第一百四十四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听见夜倾辰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下意识的便转头望向殿外的方向。只见那人逆光而立,步履稳健的走向殿内,脚下足靴踏在大殿上的声音似乎是带着回音一般,一声一声的扣响在人们的心上。夜倾瑄皱眉看着来人,眸光锐利的瞪向夜倾睿,只当又是他一时心软,去为慕青冉搬了救兵。可是见后者与他同样震惊的神色,夜倾瑄一时也是有些怀疑,不是老七,那是……夜倾昱!

猛然抬眸间,见夜倾昱端着酒盏遥遥敬向自己,夜倾瑄只恨不得提剑杀了他!只差一点,他就成功了!众目睽睽之下,慕青冉这般被人指证,加之她身边婢女之事,她根本无从辩驳,就是父皇也不能说什么。即便事后夜倾辰要找他算账,也得拿的出证据才行!可现在……

虽然不知这般局面慕青冉是当真被吓傻了还是有她自己的谋划,夜倾昱都觉得自己有必要表示一番的,所以,在那三人进殿之后,他就命身边的人去给夜倾辰报信了。这么重要的场合,若是夜倾辰不在,那岂不是缺了许多‘看点’?!

夜倾辰神色冷然的走到慕青冉身边的时候,没有顾忌殿内的众人视线还在他的身上,确切的说,现在的夜倾辰,眼中也只能看的到慕青冉。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过她的脸颊,看着她微红的眼底,他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眼中原本的温柔之意渐渐变得有些冷凝,“哭了?!”他们……居然将他的青冉欺负哭了?!

“我……”慕青冉开口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夜倾辰抬手轻轻的一指点住了唇瓣。

“墨刈,动手!”说话的同时,夜倾辰略带薄茧的大掌轻柔的覆在了她的眼睫上,挡住了“外面”的一片刀光剑雨和“血肉横飞”!慕青冉被他遮住双眼,轻柔的揽在怀中,根本无从知道殿上发生了什么,不过听着身边有姑娘的惊呼声响起以及殿内浓重的血腥味儿,她大致是能猜到的。

从夜倾辰吩咐,到墨刈拔剑出鞘,最后只见原本包围着慕青冉的大皇子府上的侍卫,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大殿之上。而始作俑者如没事人一般静静的立在那,云淡风轻的抱着自己的王妃,如果忽略夜倾辰满脸的冰寒,以及周围四溅的血迹,那实在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墨刈收剑站回到夜倾辰的身边,整个过程表情变都未变一下,只在转身的时候,余光扫过一旁安然无恙的紫鸢,随即目不斜视的直视前方。

夜倾瑄怒目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间气的话都好似说不出来一般。夜倾辰!他未免也太不将他这个皇子看在眼里了!就这般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生生斩杀了他这么多的侍卫,他就不怕被言官弹劾吗?!

见状,庆丰帝微微摆手,很快便有人进来,将满地的尸体和血污清理干净。这般血腥的场面就是他见了都不免有些心底发寒,更不要说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哪里见过这般场面,纷纷吓得脸色苍白,大气也不敢出。有人害怕这一切,可是……自然也有人不怕这一切,夜倾辰这般维护慕青冉的所作所为,均是落在了一双怯生生的眼睛里,渐渐记在心上!

慕青蓝目光愤恨的瞪着被夜倾辰护在怀中的慕青冉,她就不明白,为何所有人都这般维护她,难道就因为她生了一个好相貌?!慕青蓝初时以为,慕青冉嫁给夜倾辰,那个传闻中残忍狠厉的战神王爷,一定会过着水深火热日子,可是她不曾想,当那人找上自己,说起慕青冉的近况时,她的心里简直嫉妒,恨的发狂!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这般偏爱她,将所有最美好的一切均是给了她,可是明明,慕青冉她是最不配得到这一切的!“王爷,这是打算要造反吗?”锦乡候目光微闪的看着夜倾辰,即便是有陛下偏宠那又怎么样,若是在此因为一个女人而犯了众怒,只怕就是陛下也保不住他!

“锦乡候,这是打算找死吗?!”夜倾辰闻言,慢慢的转头看向锦乡候,只一眼,却是瞬间让锦乡候僵在了那里。夜倾辰的眼中哪里还有刚刚看向慕青冉的温柔与呵护,满满的杀意与怒气,是夜倾辰动手杀人的前兆,要知道,刚刚可是墨刈动的手,他们欺负青冉落泪的这笔账,他还算呢!

听出夜倾辰语气中的威胁之意,慕青冉动作轻缓的抬手拉下了夜倾辰的手掌,却是瞬间被他握在手中。

“不过是与两位妹妹和珩弟多时未见,一时间,心下有些激动罢了。”慕青冉微微扬首对着他微笑,示意自己真的没事。

“王妃这话说的倒是好听,难道不是因为做贼……啊!呃……”锦乡候还未说完的话,却是生生卡在了喉咙里,夜倾辰的手掌近乎是没有控制力道的狠狠的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本王的王妃,何时容得尔等来置喙?!”夜倾辰的眼底此刻全然是一片黑沉,素来在战场之上磨砺的杀伐之气,然殿中众人均是不敢与他对视,更遑论此刻被他掐在掌中,咫尺相距的锦乡候。

锦乡候的眼中满是恐惧之色,他以前也是知道夜倾辰行事毫无章法,根本就是无所顾忌,不过他总觉得自己毕竟是身为侯爷,他就算是有心除掉自己,也是不敢这般明目张胆的动手,可是时至今日,他方才是知道,原来死亡……一直离他这么近,原来夜倾辰,真的是杀人不眨眼!

众人见此,一时间均是噤若寒蝉,不敢多言。大皇子妃看着自己的父亲被夜倾辰狠狠的掐住了脖子,隐隐有下杀手的意思,一时间急的她赶忙看向夜倾瑄,“殿下……”

夜倾瑄眉头紧蹙的盯着夜倾辰,一时间也是心如擂鼓一般,他竟是真的敢对锦乡候狠下杀手吗?!

“辰儿!”庆丰帝觉得事态若是再继续发展下去,只怕就不好收场了,何况若是真的当中杀了锦乡候,辰儿以后的名声只怕就更是毁了。想到辰儿最听慕青冉的话,庆丰帝的目光看向慕青冉,却见方才还眼色泛红的小女子此刻竟是饶有兴味的看着锦乡候,一时间,庆丰帝也是被她弄得莫名其妙。

感觉到庆丰帝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慕青冉却是没有立刻起身,她自然知道庆丰帝是希望她能出言阻止夜倾辰,可是她现在还不想那么做!看着锦乡候的脸色渐渐变得愈加的涨红,呼吸也越来越困难,眼睛开始上翻,她才施施然的起身走至夜倾辰的身边,微微点起脚尖,在夜倾辰的耳旁轻声说了几个字,谁知竟像是对夜倾辰施了法术一般,他霍然便松开了对锦乡候的钳制,拉起慕青冉的手便回了座位。

忽然被放松了钳制,锦乡候似无力支撑一般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他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条发红的掐痕。大皇子妃见此,赶忙快步走至他的身边,和一旁的婢女一起将他搀扶回座位。一时间,锦乡候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向夜倾辰,那个如野兽一般的男人,根本就不是正常人!

“侯爷此前这般笃定我与北朐有所联系,单凭这几人的一面之词,未免有失公允,不知你有何证据?”将夜倾辰安抚好,慕青冉才算是开始与锦乡候进一步“算账”。

“……证据,只要搜查靖安王府……总会有的!”一句话,却是被锦乡候说的断断续续,实在是方才夜倾辰太过大力,让他一时都不得喘息,原本慕青冉向他发难,想起夜倾辰冷冽的眉眼,他都不准备开口了,可是想到今日好不容易才将慕青冉引进他们圈套,布了这么一出局,等的也是慕青冉的这句话,若是不继续下去,岂不是前功尽弃!

可是此话一出,顿时叫众人心下微思。锦乡候这是……打算搜查靖安王府?!怎么想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向来只有夜倾辰彻查别人的份儿,什么时候轮到他被搜查,他定是不会答应的!

“侯爷打算搜查靖安王府?”闻言,慕青冉却是并未有半分惊讶或是慌张,只神色淡然的说道。

“既是为证王妃清白,自然是要查上一查的!”这话虽是说的好听,只是这殿中之人有谁不知道,锦乡候究竟是打的如何主意!

“侯爷既是这般说,那边派人去搜查吧!”众人未曾想,慕青冉竟是这般轻易的就答应了锦乡候的提议。夜倾瑄见她神色淡淡,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一时间不知她是成竹在胸,还是故作镇定。不过……初七既是一早被她发现,那他当初准备的东西想来也是早就被慕青冉处理掉了,幸好……他早有准备!

因是身在大皇子府上,便是由锦乡候的长子袁列率领皇子府的侍卫前去,不过……为了不失公允,庆丰帝还是派了段御风一同前去。而一反常态的,夜倾辰从初时的盛怒不止,现下却是安静无话的端坐在那,眸色虽然清冷,却较之方才好了许多。一时间,众人更是好奇,这王妃是和王爷说了什么,让他瞬间就放开了锦乡候,不仅如此,现下还这般好说话的,任由他们折腾,难不成……这王妃当真会什么妖术不成?!

这边等着他们去搜查的结果,殿内之人,一时无话。沈太傅看着夜倾辰在案几之下紧紧握住慕青冉的手,虽是老人家觉得有些于理不合,可是想到方才那般状态之下,夜倾辰连问都没问缘由,只一味的护住慕青冉,沈太傅的心中就不免连连赞叹,这孩子看似冰冷无情,却不想对青冉如此情根深种,怪不得方才紫鸢和流鸢这两个丫头见到夜倾辰来了,连眼睛都瞬间亮了起来!

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扫过殿中跪着的三人,慕青珩一直低垂着头,从进殿开始便是没有再开口说过话,一直任由慕青蓝在那里“冲锋陷阵”,他没有出言附和,却也同样的,没有出言辩驳。

再说另一边,段御风和袁列到了靖安王府的时候,却是被墨锦给拦在了门口。

“再说一遍,让开!”袁列的气势很是强硬,他知道靖安王府的人都是不好惹的,可是今日他是奉陛下之命前来,难道他们还敢抗旨不遵不成?!

“世子爷也未免太过不将靖安王府看在眼里了!”想起慕青冉临走前吩咐他的话,墨锦的神色就愈加的严禁。

“本世子与段统领是奉陛下之命前来搜查靖安王府,你不过是王府区区一名管家,竟是也敢抗旨不遵不成?!”袁列也不是蠢笨之人,他自然不会一味的自己说话,这不是还有段御风在嘛!这人可是个“活招牌”,有他在,向来就是陛下口谕的象征。

“墨管家,在下确然是奉陛下之命前来王府搜查,多有得罪,还望见谅!”段御风与袁列不同,他自己便是一路摸爬滚打才混到今天这个位置,而且,他早年混迹军营便是跟在夜倾辰的手底下,所以鲜少有人知道,他与墨熙他们算是旧相识,是以如今与墨锦说起话来也更为客气一些。

“既是如此,世子爷与段统领请吧!”

见墨锦终于松了口,袁列却是不禁隐隐有些失望之色,他原本还想着,若是墨锦一直坚持不放人进去,那他刚好有了借口可以带人硬闯,届时若是万一伤了府中的何人,可就是他们无心之失了。

袁列与段御风各带了一队人马分别在王府之中四处搜查,墨锦见此,微微用眼神示意人跟着他们。暗中,墨嫣和墨琀等人也是在暗处一路尾随,以防他们暗中动什么手脚。

袁列看着紧紧跟在他身后的王府下人,一时间,心下颇为嘲讽。他自然是不会傻到让动手脚的人跟着自己,即便是暗中有动作,也是在段御风的那一边,否则,岂不是引火**!再则,王府中人本就对他更为提防,对段御风,反倒是没那么警惕!

这一边,袁列不知是走到了哪一处的院子,那院中很是清冷,没有一丝人住的气息,袁列方是要带着人进去,却是再一次被墨锦带着人拦了下来。

“墨管家这又是何意?”三番两次的这般折了他的颜面,袁列就是再好的风度脾气,此刻也是有些挂不住了!

“这一处是王府禁地,我家王妃吩咐过,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墨锦的神色颇有些紧张之意,张手拦在了袁列的面前。

慕青冉吩咐的?!

闻言,袁列状似为难的说道,“可陛下的旨意是说,要搜查靖安王府上下,就是连下人房均是不能放过,更遑论是这一处?!”

“王府禁地任何人不得擅闯,既是入了靖安王府,还望世子爷能够体量则个!”袁列这边坚持要进,墨锦却偏偏又是死守不放,一时间,二人僵持不下。

再说段御风这边,方是进了浮风院,走至正房中,段御风便见到一个黑影瞬间从窗子“射”了出去。见状,段御风运起轻功便追了上去,这个时候出现在王爷和王妃寝殿内的黑衣人,实在是疑点重重,让人想不怀疑都难。

见段统领追寻黑衣人而去,一部分的侍卫也均是纷纷跟着追了出去。众人在房中一番检查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刚刚是要步出房中,不想正在这时,待在角落的一名不起眼儿的侍卫忽然脸色一变,刚要将手中发现之物拿给同伴看的时候,却是被人从后面直接一掌劈晕,随后墨嫣现身拍了拍手,拿过他手中的书信在手上掂了掂,随即粗暴的拉起他的一只腿将他拖到了暗处……

而已经步出浮风院的皇子府侍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已经少了一人!

这边的袁列与墨锦的态势,已经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袁列带来的皇子府的侍卫已经拉开了阵势,随时越准备硬闯,而墨锦这边也是带着王府的侍卫,纷纷拦在门口,说死都不退让一步!

原本袁列还只是有些奇怪,靖安王府哪里来的禁地,可墨锦偏偏是这般分毫不让的拦着他,越是让他想要一探究竟。再一层原因便是,前来搜查靖安王府的机会“百年难得一遇”,他若是能就此机会发现什么隐藏在王府中更大的秘密,以后在殿下的面前也可以扬眉吐气了!

“靖安王府之人,抗旨不遵,来人!给本世子硬闯!”说完,袁列一挥手,两方人马顿时厮打起来。虽然同样是府兵,可是靖安王府的府兵皆是与夜倾辰上过战场,刀锋剑雨闯过来的人物,岂会是大皇子府的这些人可比。可是不知今日是为何,许是寡不敌众的原因,竟是让袁列寻到了缺口,直接奔向了院内,一脚踢开了紧闭的房门……

过了许久,均是不见袁列与段御风这二人回来,就在众人以为他们是不是真的搜到了什么的时候,只见墨锦面色严肃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他的身后跟着五花大绑的袁列,以及面色沉郁的段御风。

众人见此,不禁是纷纷露出惊讶之色,这怎地出去了一趟,锦乡候世子竟是被靖安王府的管家押着回来的?!

“大哥?!”

“列儿!”

大皇子妃和锦乡候见此,均是满脸的不敢置信,他这是怎么了?!

夜倾瑄在见到墨锦进来的那一刻,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在看到后面跟着被绑的结结实实的袁列,面色沉郁的几乎要杀人!

------题外话------

谢谢“黄雪爱”富豪的五张票票!这么大手笔的亲,害我有一种想要勾搭她的冲动!(*^__^*)嘻嘻……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