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血浓于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众人也算是明白了,这慕青蓝疯疯傻傻的一番话,锦乡候便当了真,还以此来“问罪”靖安王妃,好在现在真相大白了。初七见闹了这么大的一圈,慕青冉竟然还是安然无恙的坐在那,一时间,心下满是愤懑不平。他刚想继续开口说话,却是感觉到夜倾瑄微眯着眼盯着他,目光有些阴寒,让他一时间,生生住了口。夜倾瑄倒不是想要好心救他,而是事已至此,再多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反倒是觉得有刻意污蔑慕青冉的嫌疑,到时候,万一哪句话被慕青冉抓住了把柄,难免不会惹得他一身的骚!

“此人既是有污蔑王妃之意,残害人命之嫌,就应交由靖安王府自行处置!”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说的话却是一旁的初七生生打了一个哆嗦。

将他交由靖安王府?!那他岂还有命活下去?!若然如此,那他倒是宁愿被关入牢中,至少能暂时保住这条性命。

夜倾瑄听闻夜倾辰的话,心下不觉一惊。初七若是果真落到了夜倾辰的手里,只怕是不出半日,就会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旁的他倒是不怕,只是万一初七将“那人”也供出来,只怕凭慕青冉的头脑一定会猜测出他的身份,到时候,只怕是后患无穷……

“这恐怕,不合规矩吧!”沉默了一晚上,夜倾睿方是才在夜倾瑄的暗示下开了口。左右慕青冉如今未有什么损伤,那他也实在不能让大皇兄再受累,初七绝对不能落到夜倾辰的手上!

“因为几句闲言碎语便当众剑指一品王妃,这便是合规矩了?!”夜倾辰的眸光很是阴冷,如果不是因着青冉想自己解决这件事情,何须这般麻烦,只将殿内的几人拖到地宫中,不出半日,就均是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你!”夜倾睿本就是因着自己这般摇摆不定的心态而略显焦灼,如今见夜倾辰态度这般强硬,一时间,也是有些火大!

“那王妃身边这武艺高强的丫鬟却又作何解释?”夜倾漓微眯着细长的狐狸眼,语气中满是怀疑的说道。这丫头的武功深不可测,而且看她方才对上大皇兄身边的护卫,也是招式凌厉,步步皆是杀招,怎么看也不像是寻常的婢女。

“是本王命墨刈传授她武功,以保王妃平安。”

“她身手这般凌厉,岂是在王府短短数月便能练就的!”夜倾辰这话明显就是在撒谎!那丫头的武功路数他从未见过,而且那般身手,即便是有墨刈从旁指点,这么短的时间若是能练就到这般地步,那岂非人人成了盖世高手!

“这丫头天生骨骼惊奇,练武一点即通,想来八皇子……是体会不到的!”夜倾辰清清冷冷的一番话,却是瞬间将夜倾漓气的脸色发青!夜倾辰这是什么意思,是说他资质平庸吗?!

“她只经墨刈调教了几月便能打败大皇子身边的护卫,还不足以证明本王所言非虚嘛!”夜倾辰这话说的就实在是太毒了,既抬了流鸢,又贬低了夜倾瑄的人。流鸢只是初初经过墨刈的指点,便能轻而易举的打败堂堂皇子身边的护卫,那只能说这护卫的段数实在是太低了!

“夜倾辰!”

“行了,便依靖安王所言!”庆丰帝见两人隐隐有愈吵愈凶的架势,不禁出言制止道。左右就算是现在不答应他,事后他定然也是会带着人将初七从牢中带走,还不如一早就顺了他的意,对于夜倾辰的行事风格,庆丰帝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

见庆丰帝都发了话,夜倾漓也不好再继续争辩什么,若说的过多,倒是会让父皇疑心。他微微转头与夜倾瑄一对视,两人皆是在对方的眼中见到了不谋而合的一抹杀意,既是这般,那初七就绝不能活着进到靖安王府!

庆丰帝的目光慢慢滑过殿中央跪着的三人身上,一时间,竟是觉得有些难以决断。若说她们有污蔑慕青冉的嫌疑,可是方才那男孩所言又是句句偏帮慕青冉,可若是她们就是纯心帮助慕青冉,却又难免让人觉得她们心机不单纯。慕青冉见庆丰帝的视线停驻在慕青珩三人的身上,心下明白庆丰帝这是颇有些对他们的处置发难。

“启禀陛下,这三人既是青冉的弟妹,能否请陛下恩准,让青冉将他们带回王府,何况二妹妹如今的这般情况,我也是着实放心不下。”慕青冉的这一番话,无疑是给了庆丰帝一个由头,让他顺水推舟的便这个人情给了她。

可是慕青蓝再一听到要随着慕青冉前去靖安王府的时候,瞬间心下一震,慕青冉这是准备报复她吗?!一旦入了靖安王府,那可就全然是慕青冉的天下了,到时候她岂会有好日子过?!

“既然如此,便按你说的办吧!”说完,庆丰帝见闹了这么一出,这宴会自然也就是到这里,众人也是皆没有心思再玩乐下去。只略坐了一坐,庆丰帝便起驾回宫了。

庆丰帝这一走,其他的众位大臣见此,便也纷纷告辞,原本热热闹闹的宴会,一时间结束的时候,众人只觉得惨淡无比的收场。慕青冉起身缓步走到她们三人的面前,略顿了顿,方才开口说道,“随我出来。”

这里毕竟是大皇子府上,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话还是出了这里再说。慕青珩微言,半分未曾犹豫,瞬间起身便跟了上去,慕青欢见了,有纠结的回眸看向依旧在那边不动的慕青蓝,最终她还是上前拉住慕青蓝的手,将她一起拉了出去。左右还是要听听大姐姐怎么说的,慕青欢倒是不像慕青蓝那般觉得慕青冉要加害她们,若是果然如此,当初在临水的时候,何苦还要麻烦沈太傅大费周章的将她们救出去,直接让她们在牢中自生自灭岂不是更好!

出了大皇子府的门口,夜倾辰心知她有话要对她们讲,便先行上了马车。

“慕青冉,你别以为你装模作样的说要带我们回王府,我们便会傻傻的跟你去!你别做梦了!”刚刚站定,慕青蓝就气急败坏的张口“骂”道。本以为今天计划的这般万无一失,一定能够借此机会扳倒慕青冉的,谁曾想竟还是让她好好的站在这,反倒是她们,成了骗子一般的人,这叫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二妹妹身在大皇子府上,锦衣玉食,绫罗绸缎,吃用不尽,自然是不屑与我回王府的!”慕青冉的眸光淡淡扫过慕青蓝涂着鲜红豆蔻的指甲,唇边不禁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她身上穿戴均是这般落魄狼狈,唯独这一双手,依旧是细嫩白皙,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全然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实在是与这一身打扮太过矛盾。再加上她今日是经锦乡候引荐进殿,可锦乡候向来是与夜倾瑄一个鼻孔出气的,那想必早前夜倾瑄就是知道了她的存在。可是如今锦乡候世子遭难,锦乡候自己尚且还百般为难,如何还有闲工夫管她?!况且今日殿上这一出儿之后,她们便是也再无可利用之处,但是慕青蓝仍是这般有恃无恐的样子,那么结果究竟是怎样的,她大致便能推断出了。

“你……”慕青蓝的不敢置信一般的瞪大双眼看着慕青冉,她怎么知道?!

“多谢大……王妃的美意,不过,草民心领了。”慕青珩微微欠身拱手道,原本便欲脱口而出的“大姐姐”,却是生生的变成了疏离客套的靖安王妃!其实,慕青珩心下是有些矛盾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慕青冉。原本她是他心中最为完美无缺的大姐姐,他爱她敬她,可是却不曾想,她生生害的他“家破人亡”!初时得知事情的真相时,他心下对她是有怨的,只不过……后来柳姨娘在弥留之际,将所有的事情均是告诉了他,他方是才明白,原来夹杂在他和大姐姐之间,竟是还有上一代人的恩怨是非。所以后来,他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怪谁,怪慕青冉吗?!不,她只是在为她已故的娘亲讨回公道,平心而论,换作是他,他也会这般做的。思来想去,慕青珩竟是不知道这事情究竟该怨谁,该狠谁,一切都不过是造化弄人罢了……他的娘亲害死了她的娘亲,而她当初也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娘亲病入膏肓,冷眼旁观,未施以援手,一切都不过是一报还一报。慕青珩虽是心下想的明白,可是再次见到慕青冉,他到底该怎样来看待她呢?!她一边设计坑害了他的爹娘,一边却又是细心谋划为他求一条生路。是到如今地步,慕青珩才明白慕青冉当时对他说的那番话,她说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所做之事,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她还曾问过他,若是有一天发现她并不如他想象中那般美好,他待如何?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是他的大姐姐!

回想起那些话,慕青珩的心底不禁微微揪痛,他的眼底渐渐有些变得模糊。

“王妃当日的救命之恩,青珩没齿难忘,只是柳姨娘之死,父亲深陷牢狱之灾,却也是心头之痛,无法言说,万望王妃体谅。”慕青珩其实心里明白,慕青冉即便是有心设计尚书府中的人,但是对他,从来都是未曾作伪,未有一丝的欺骗之意,反倒是事事为他谋了后路。可越是这样,他的心里就越是别扭!

王妃……

闻言,慕青冉不觉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竟是连一声大姐姐也不愿唤,原来,他的心里竟是这般怨恨她!

慕青蓝听闻慕青珩的一番话,一时间眼角眉梢均是讥讽的笑意。哼!当了王妃又如何,还不是“众叛亲离”?!到底珩弟与她才是同胞姐弟,慕青冉算是个什么!

“今日一事,原是我们受奸人蒙骗,还要多谢刚刚王妃出言相救……”顿了顿,慕青珩的声音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不过今日过后,往事成烟,从此江湖路远,你我不必再见!”

“啪”地一声!在场的几人见此,均是纷纷愣住,任是谁也没有想到,素日温婉恬静的慕青冉,竟然是会忽然动手打了慕青珩一巴掌!

“大姐姐!”慕青欢竟是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慕青珩神情微楞的抬头看着慕青冉,呆愣愣的样子竟是与以前还在尚书府时无异,“大姐姐……”

“大姐姐?!怎地不唤我王妃了?!”慕青冉眸光清淡的望着慕青珩,只是眼底隐隐的怒气却是任谁都能感觉到的。

见慕青冉竟是动了怒气,一时间,慕青珩竟是有些不知该作何反应。他似乎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姐姐生气,颇有些不知所措……他近乎是有些“胆怯”的抬眼望了慕青冉一眼,睫毛上还挂着方才堪堪滑落的泪水,被慕青冉打过的一侧脸颊微微发红,看起来好不可怜。

“我费尽心机救你出来,就是为了听你与我说这一句‘江湖路远,不再相见’?!”看着慕青珩这般样子,其实慕青冉心下也是微微有些心疼,只是到底还是要将话与他说清楚,否则这孩子年纪尚幼,若是因此钻了牛角尖,倒是白费她的一番苦心。

“我……”不知是不是慕青冉忽然发火的原因,慕青珩竟是像羞愧一般的低下了头,一副等着被教训的模样。

“如今这般局势,大皇子一党定然是容不下你们的,若然你仍是执意要走,我也不会横加阻挠,不过,我还是会命人一路保护于你,定然不会让你有性命之忧。”

“是因为……你答应过姨娘吗?!”他曾听姨娘说起,大姐姐亲口承诺过,若她身死,定会护他周全!

“即便没有承诺过柳姨娘,血浓于水,我便会对你置之不理吗?!”

话一出口,慕青珩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大姐姐对他的好,他如何不知,可他这话一出,只怕是她要寒心的。

“大姐姐……是,是珩儿说错了……”说完,慕青珩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慕青冉见此,原本还是有些心下有些怒气,现在,却是满心的不忍。他到底还只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在外人面前再是装的不露分毫,想来心下也是极为脆弱的。

“好了,莫要再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慕青冉从袖中抽出一方素色的绣帕,动作轻柔的将慕青珩脸上的泪水拭去。可她越是擦拭,慕青珩的眼泪却越是掉的凶。就算是被沈太傅接出牢中,与二姐姐和三姐姐生活在乡下的那段时间,每日想起柳姨娘或是尚书府,他都不曾这般哭泣过,可是不知为何,看着慕青冉满眼心疼的为他擦着眼泪,他的眼睛就是止不住的发酸。

“时候也不早了,有什么话,我们回王府再说。”说完,慕青冉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一旁的慕青欢,“三妹妹是要与二妹妹一起留在大皇子府吗?”

“我……”闻言,慕青欢面上满是胆怯纠结之意,一边是大姐姐和珩弟,一边是二姐姐,她……她实在是不知该作何抉择啊!

“好啊!你们……你们竟是都要弃我于不顾,我们才是一母所出的姐妹!为什么你们都要向着她?!”见慕青欢支支吾吾的犹豫不决,慕青蓝却是瞬间暴跳如雷!她们竟是都要弃她而去,便是如此,那便都去投靠慕青冉吧!早晚有一日,她们会哭着回来求她收留的!

“二姐姐……”

见慕青蓝说完,便抬脚欲走,慕青冉忽然出声唤道,“二妹妹留步。”姐妹一场,她还是有几句话要叮嘱她一番的,只不过,听不听得进去,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大皇子妃素来是个手段的,你若是想在大皇子府安稳度日,劝你还是别计划着去争那些虚无缥缈的宠爱!”

夜倾瑄那样的人,对他后院的女子,怎会有一点真心呢!即便是大皇子妃,想来也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只是那女子尚且有值得利用的价值,而慕青蓝,今日过后,她已然成为一颗弃子,一颗毫无用处的棋子,还妄图在皇子府中搅弄风云,夜倾瑄又岂会容她?!

谁知慕青蓝听完慕青冉的话,竟是毫不犹豫的气冲冲的进了大皇子府,还命下人立刻关上了府门!

见状,慕青冉的眸光渐渐变得幽深,她言尽于此,究竟是如何结果,端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回到靖安王府后,墨熙等人看着忽然多出的人,一时间,只觉得惊奇不已。王府最近是怎么了?竟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来人,方是送走了一个,未曾想又是来了两个!

因着时辰不早,慕青冉便直接让紫鸢带着她们去客院休息了。折腾了这半日,她也着实是有些乏了些,看出她眼底的疲惫之色,方是行至浮风院的门口,夜倾辰竟是忽然一把抱起了她,旁若无人的向正房而去。慕青冉因着他的动作,脸颊迅速的闪过一抹绯红,不过心知他这般做了便不会改变,也就由得他去,只安心的窝在他怀中,微微闭目养神。

待到夜倾辰将慕青冉轻轻放在床榻上之时,她似乎是已经微微有些睡意,忽然,空气中似有异动,夜倾辰眸光一闪,随即轻手轻脚的为她拉过一帮的锦被盖上,才是悄无声息的出了屋子。

“何事?”夜倾辰的眸光漆黑一片,他负手站在廊下,声音清冷含翠。

“启禀王爷,初七死了!”身后,是墨刈素来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死因。”

“中毒!”

闻言,夜倾辰微微眯眼,眸中寒光一闪。死的这般凑巧……夜倾瑄出手倒是快!

待他回到房中的时候,却见慕青冉已经醒了,她靠坐在床边,见夜倾辰进来,便开口说道,“可是初七出了事?”

“嗯。”

“定是夜倾瑄所为。”除了他不作他想,她一早便觉得,夜倾瑄绝对不会容初七活在这世上,因为只要他活着,就代表着夜倾瑄的事情早晚有一日会被人知道,这样的险他根本不会冒!

“你知道……夜倾瑄背后之人是谁吗?”从设计抓捕外祖父,再到初七与舅父的容貌相似,最后引出珩儿,慕青冉总觉得即便是夜倾瑄派人查了她,却也绝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了解的这般彻底。最有可能的便是……他身后有别人,在帮着他谋划,而这个人,对她有一定的了解!

“早前便派人去查了,现下有些眉目。”他也是前些日子才得知夜倾瑄的背后之人究竟是谁,本打算处置好了,再告诉她的,却不想她也有所察觉。

闻言,慕青冉方是淡淡点头,看来,他们想到一处去了。想到夜倾瑄背后之人可能是谁,慕青冉的背脊就不觉阵阵发凉……

------题外话------

昨天没有加上,今天补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