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共侍一夫/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慕青欢与慕青珩便算是在王府住了下来,而沈太傅此前搬出王府也不过就是为了更好的让初七相信他与慕青冉反目,现下若是还住在外面,一则叫外人看在眼里不好看,二则,也恐慕青冉担忧,是以,他便也随着他们一起住回了王府。王府之中的下人看着府上多了人,似乎再不复往日的清冷,一时间也均是有些欣喜。就连王府厨房的大师傅平日做起饭来,也是分外的起劲儿,吃的人多,他做起来饭菜来才有成就感嘛!

在王府住下了这几日,慕青珩明显感觉到王府中人的热情和好客。虽是已经决定了要留在这里,只是他每每见到慕青冉,却还是微微有些不自然。慕青冉将这些均是看在眼里,却并没有说什么,他毕竟年纪尚幼,突然遭逢了家中那般大的变故,现下这般情绪皆是正常的,想来时间久了,或许会好些。

不过,慕青珩与慕青冉关系微妙了,却是愈发的亲近沈太傅和夜倾辰。前者是因为当时在牢中救他出去,而且他自小身边也没有祖父或是外祖,加之沈太傅也是对他爱屋及乌,是以他现在每日均是黏在沈太傅的身边,向他求教学问,孜孜不倦。至于夜倾辰……慕青珩完全是被他当日在大皇子府上的举动彻底折服,全然把他当成英雄一般的看待。他希望能如夜倾辰一般,那么强大,强大到足以保护身边的想保护的人。因此,即便是看着夜倾辰冷冷的不爱理人,他还是一见夜倾辰得空就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王爷姐夫”的叫着!

慕青冉每每听到,均是有些啼笑皆非,这般不伦不类的称呼到底是谁教他的!不过,想到宫中也曾经有一位小公主甜甜的唤她“王妃嫂嫂”,慕青冉觉得,他的这一声王爷姐夫,想来夜倾辰也是受用的。

这一日,姐弟三人正聚在浮风院中小坐,却见夜倾辰身姿挺拔的出现在院中。

“王爷姐夫!”

“见过王爷。”慕青欢在见到夜倾辰出现的瞬间,瞬间便低下了头,掩住自己豁然一亮的眸光。

“嗯。”只清冷的发出了一声单音,夜倾辰便再未说其他,径自忽略了慕青珩两人,直接走到了慕青冉的身边,“今日的药可服过了?”

“紫鸢已经伺候我服下了,你不必担心。”闻言,慕青冉不禁微微淡笑,她还要好好的调养身子呢,又怎么会任性的不吃药呢!

“虽是春日,但你素日身子单薄,还是不宜在外久坐,再过片刻便好生回屋中歇着。”轻轻地将手覆在了她的手上,夜倾辰感觉到掌下细腻光滑的触感微微有些寒凉,不禁紧紧的皱眉道。

一旁的慕青珩和慕青欢见了,均是纷纷低头状,只是若是仔细看,不难发现那微红的耳根。

“嗯,我晓得的。”

“我先去书房,你稍后若无事便过去寻我。”左右她无事总是圈在房中也是无益,还如在他眼前待着,他看着也放心些。

“好。”

好一番叮嘱,夜倾辰方是离去。

慕青欢的眸光只略微望了一眼夜倾辰的背影,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

“王爷待大姐姐真是体贴。”这般卓尔不凡的男子,竟是对大姐姐如此情根深种,慕青欢想,若是她也有这般好命便好了。

“王爷是个面冷心热之人。”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唇边漾起了一抹淡笑,脸上满是幸福之色。不过暗处的墨音和墨影等人听闻她的话,不禁嘴角微抽,心道他家王爷也就对王妃面冷心热,对别人……那根本就是面冷心更冷!

“大姐姐得王爷这般宠爱,欢儿很是替你开心。”

“待你将来出嫁,想来也是会很受夫君疼宠的。”凭慕青欢的心机手段,慕青冉觉得她若是嫁到寻常人家,想要拿捏住夫君的心思,简直是再容易不过了。不过……怕就怕,她的心思有些太过活络了。

“大姐姐!你在说什么呀!”说完,慕青欢似极为害羞一般,捂着脸不再说话。

慕青冉见此,也只是微微淡笑,不再多言。倒是一旁的慕青珩,见慕青欢这般行为,原本不谙世事的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眨个不停。

待到从浮风院回到客院之后,慕青珩却是没如以往一般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而是跟在慕青欢的身后进了她的房中。

“珩弟今日怎么想到要来我这?”她一直觉得慕青珩与她们不甚亲近,反倒是与大姐姐,感情更为要好,可明明她们才是一母所出,有时候她也是心下十分奇怪。

“我来,是有话与三姐姐说。”慕青珩的表情很是有些严肃,可是配着他这样的一张小脸,偏偏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闻言,慕青欢不禁转身正视慕青珩,是有什么话,让他这般郑重其事的与她说?

“三姐姐该不会是王府之中生活的太过顺心顺意,便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了吧?”慕青珩的眼中满是怀疑之色,他虽是不确定,但是这些日子在暗处冷眼旁观,让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若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那今日权且当做是他“未雨绸缪”,自然皆大欢喜;可若真的是像他想的那般,先不说大姐姐会不会知道,单是这王府中下人知晓,会有什么眼光看待她?!

慕青珩这话一出,慕青欢的心下顿时一惊,不过,她却仍然是面不改色的说道,“……珩弟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不过是好意提醒三姐姐一番,别忘了如今这般日子是谁给的,若是心中果然存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还是早日打消,免得被人发现,白白的丢了脸面!”这种话,若是换成此前的慕青珩,段或是说不出口,也根本是意识不到的。可是如今,经过了尚书府那般大的打击之后,他似乎是一夜之间长大,看人看事再不复以往的简单纯真。

“我实在是不知珩弟这番话是何意……”慕青欢的面上满是不解之色,她的柳眉微蹙,看起来软软糯糯的样子,让人心下不忍苛责。

“既是不懂,倒是好过懂了。”慕青珩的双眼直直的盯着慕青欢的眼睛,“我还有事,便不打扰三姐姐歇息了。”说完,慕青珩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身后,是慕青欢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张脸,渐渐变得平静,眉目舒展。

这几日,慕青欢每日均是会到浮风院与慕青冉小坐,待到夜倾辰下朝归来,她便会乖巧的问安施礼,之后颇有眼色的起身离开。紫鸢每日陪在慕青冉的身边,初时还未注意,后来便隐隐发现了规律,这三小姐……每日怎地来浮风院来的这般勤?!若说是别人家的姐妹感情甚笃,时常前来探望,倒也无可厚非,可是以前在尚书府的时候,哪一次慕青欢不是远远的避着她家小姐,怎地到了丰鄰城就是变得这般主动了?!开始紫鸢觉得,或许是这三小姐觉得在这里无依无靠,想要好好的“巴结”小姐,以便更好的生活,这样似乎是能说的通。只是……她家小姐是什么人,做事是什么风格,紫鸢觉得慕青欢心里不会不明白,既是明白,就更不需要刻意来讨好,她应该知道她便是什么都不做,只安心的生活在她的院子里,便是最好的办法,但她如今的作为……怎地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送走了慕青欢,慕青冉见紫鸢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不禁心下好笑。紫鸢回神的时候,见慕青冉饶有兴味的望着自己,一时间,有些俏脸微红。不过,忽然想起什么,紫鸢的脸色,忽然一变。自从那日从大皇子府上回来之后,紫鸢本打算当时就将初七针对自己的事情告知慕青冉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当时在殿上的表现,或许能骗的过旁人,但是绝瞒不过慕青冉的眼睛。只是,因着要安顿慕青珩和慕青欢,当时倒是没有得闲,此后每日不是他们前来浮风院小坐,便是王爷整日霸着她家小姐不放,她想与小姐说句体己话都是寻不到机会!

恰好见今日得了空闲,紫鸢略一思索,心中便有了决定。

“紫鸢?!”看着刚刚还好好的,却是忽然一下子跪倒在自己身前的人,便是慕青冉素日聪敏过人,这一时也是没有反应过来的。

“此前……紫鸢一直有事瞒着小姐,还险些因此害了小姐的名声,还望小姐责罚!”紫鸢心下明白,慕青冉如今身为靖安王妃,虽是深得王爷宠爱,但是背地里希望她出事的人只怕是不少。那日在殿上一旦是被坐实她并非完璧之身,那身为她主子的小姐,名声也一定会为她所累。而若是她当日与墨刈归来的时候便将实情尽数告知,小姐也不会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我自小一起长大,我几时责罚过你,你说这话,是存心要寒我的心嘛?!”听闻紫鸢提起“名声”,慕青冉便隐约猜到了她说什么。

“小姐……”闻言,紫鸢的眼中满满蓄起了泪水,她何尝不知道小姐对她的好,可正是因为如此,她心下才更是愧疚。

“你想说的,我却未必十分在意,我只要知道,紫鸢仍是我的紫鸢,这便够了。”难道就因为她已非完璧之身,便不再是她身边的紫鸢了吗?!其实那日从大皇子府上回来之后,墨刈便已经来找过她了。慕青冉虽是心疼紫鸢的选择,但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自责,如果不是她让紫鸢去接外祖父,又怎么会发生那种事情……

“小姐,可我……”

“紫鸢,说到底,是我对你不住。”如果当时她没有做那个决定,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了。

什么?!小姐她……已经知道了?!

“小姐您在说什么呀!”是她自己无能,没有自保的能力,才会连累墨刈就她,并不关小姐的事!

“他与我说,他想娶你,你如何想?”墨刈向她坦诚当日发生之事说,便表示了他要娶紫鸢为妻,不过,她却是没有答应。这件事情,还是要看紫鸢自己的意思,她并不想逼迫她。

墨刈?!

闻言,紫鸢心下一愣,随即便也释然了,她就说,她方才还什么都未言明,怎地小姐就知道了,原是他说的!

“小姐,我……”我不愿意嫁他!只是,这话到了嘴边,却是生生变了味道,“既是都将话说开,对小姐再没什么隐瞒的……我嫁!”

如果不嫁给墨刈的话,她不是处子的这件事情,一旦有一日再被人翻出来,到时候还是会连累小姐。还不如趁此机会,彻底解决了这个“麻烦”,想来她有了归处,小姐也会安心的。

慕青冉是什么人,紫鸢的这点小心思如何能瞒过她的眼睛,不过她也只当不知。虽是不想逼迫她如何,但是紫鸢的性子到底太过温吞了些,慕青冉不知道她不想接受墨刈与苏离有没有关系,但是她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她瞧着墨刈倒是对紫鸢颇为上心的样子,要是紫鸢能就此忘了苏离,岂不两全其美!

不过,这也只是她心下的打算,还是等过些时日再看看,如若果真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那这事情便作罢;若是墨刈能在此期间把握住机会,令紫鸢转变心意的话,届时,她再将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这一边,慕青冉在为紫鸢的事情,细心谋划,沈太傅一边却是有些满目愁云。青冉将这两个孩子接到王府中,自然是一片好意,只是,却难免有些闲言碎语令人不得安生。开始沈太傅听闻这些话并未放在心上,只是后来,他却是渐渐感觉到了不对。慕青欢的年纪也是到了可以议亲的时候,这般住在王府上,虽是与夜倾辰见面的机会有限,但是这般瓜田李下,长此以往,只怕传到外人耳中不好听。

慕青冉今日去看沈太傅的时候,明显觉得他老人家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外祖父近日,可又添了些什么新书不曾?”沈太傅素来喜欢收集一些孤本之类的,每每他得了新书总是像孩子一般拿到慕青冉面前炫耀,祖孙两人待到看完,再一起品鉴其中妙处。

“新书不曾添,倒是偶然听闻了一段故事。”左右一想,沈太傅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点一点青冉,虽然便知道她心思聪慧,只是这般被夜倾辰纵宠,难免她会意识不到这其中的厉害。

“哦?不知是什么?”

“是……湘妃竹的故事。”说话的时候,沈太傅不禁仔细打量着慕青冉的神色。他毕竟是她的外祖父,身为男子,有些话并不应该由来讲,只是青冉自小没了娘亲,这些话,如果不是他说,段或是没有人能告诉她的,可他又不能说的太过直白,只能用这种较为迂回的方法来暗示她。

湘妃竹?!

慕青冉闻言,不禁一愣,随即在脑中慢慢回想这段故事……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汨挥,竹尽斑,是谓湘妃竹!

不过,慕青冉隐隐觉得,沈太傅的重点应不是在竹子,而是在泣竹之人!娥皇、女英……二女共侍一夫,外祖父他……是在提醒她这个吧!

“这故事虽好,但却不合青冉的心意。”慕青冉淡淡笑道。

闻言,沈太傅先是一愣,随后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不禁也是随着她淡淡笑了。他就知道青冉是个明白人,什么事情皆是一点既透,只要她心下明白,有了应对之策便好。

慕青冉在客院陪着沈太傅用完了晚膳,才是动身回了浮风院。她的脑中还在想着方才沈太傅说的话,外祖父既是都想到了这个问题,她又如何不知道。慕青欢每日均是来浮风院看望她,待到夜倾辰下朝必会立刻离开,这本是避嫌的举动,只是……偏偏由她做出来,却更是让慕青冉心下起疑。

回到浮风院后,慕青冉发现夜倾辰竟是还没有回来,待到问过墨音,却见他支支吾吾的有些不敢启齿的样子。一时间,倒是让慕青冉心下好奇,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从住到王府中开始,慕青欢便注意到了府中下人对慕青冉的敬畏和维护,那些府中下人对待她均是客客气气的样子,可是她心下明白,这些都是看在慕青冉的面子上。她虽然不会像二姐姐那般表现的那样明显,但是她的心里其实是嫉妒慕青冉的,只不过,她更善于伪装自己罢了。原本在尚书府的时候,她并未有多忌惮或是羡慕慕青冉,只除了她绝世无双的容貌,不过她心下明白,美貌这种东西是把双刃剑,既是能为她带了利益,便也同样的会为她找来祸患,所以她觉得自己这般恰恰刚刚好。姨娘一直叫她隐忍,她便乖乖的听话,暗中冷眼看着二姐姐一次次的去触犯慕青冉,又一次次的铩羽而归。而她事不关己的在自己的院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单等着姨娘为她安排一门合适的婚事,届时她便再也不用低慕青冉一等了。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后来的事情会发生的那般突然,让她一夜之间,便从尚书府高高在上的小姐沦为了阶下囚。因此在后来那人找上她们对付慕青冉的时候,她虽面上有些拒绝,但是心下是乐于前来的,而她那般作为也不过是做做样子,或者说为自己的将来留一条退路,因为她知道,事关慕青冉,二姐姐一定是会冲在前头的。就像当日在大皇子府上,二姐姐那般明目张胆的与慕青冉对上,最后自然无从选择,只能继续寄身大皇子府,而她……则是作为王妃的妹妹来到了靖安王府!

一路悠闲的散着步,慕青欢的脑中慢慢算计这些事情,待到回神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刚刚准备转身往回走,却不想在这时,见到了湖中的亭子中,似乎是有人在。

夜倾辰?!

待到走进几步看清亭中的人是谁,慕青欢瞬间觉得原本暗淡的天色都亮了起来。

凉亭之中满是浓重的酒气,夜倾辰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持剑,动作毫不拖沓,行云流水一般的剑花翻飞。他的招式很是凌厉,每一剑刺出去,均是带着凌冽的剑气,他的眸光暗沉一片,这个人显得冷寂肃杀的可怕。

忽然,他感觉到似乎岸边有人在盯着自己看,猛然收剑而立,眸光锐利的瞪了过去,却在见到那人的瞬间,目光顿时变得柔和,“青冉……”

脚下,似受到蛊惑一般,慢慢向岸边之人走去……

------题外话------

热伤风……不开森,准备折磨一下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婊砸,来平衡一下我躁动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