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为伊一醉酒颜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问了半晌,慕青冉方是从墨音那里得知,原来今日竟是老王妃的忌日,那夜倾辰他

“王爷呢?”怪不得一直未见他回来,想来今日这般日子,他定然是心情极其不好,自己在何处发泄呢!

“在湖心亭。”

闻言,慕青冉披上披风,便直奔湖心亭而去。不想方是出了浮风院,便见墨熙急急忙忙的向她奔来。

“王妃,不好了,您快去看看王爷吧!”墨熙急的满头大汗,也不知道墨刈和墨锦两人能不能顶得住?!

见状,慕青冉也顾不上细问,只当夜倾辰又是出了什么事情,急忙向湖心亭赶去。

待到终于到了的时候,慕青冉却是一时愣在了那里,这是在做什么?!怎地墨锦和墨刈竟是一起出手压制夜倾辰一人?!她的目光微转,见到一旁倒在地上的慕青欢忽然眸光一闪。

这边墨锦余光瞥见了慕青冉,只当是见到了救星一般,赶忙出声唤道,“王爷,是王妃!王妃来了!”

这句话,一时间让夜倾辰分了神,墨锦和墨刈见此,瞬间抓住机会飞驰向后,均是退到了慕青冉的身后。这个时候,颜面什么的,就着实是没有必要去顾了,再打下去,他们俩的命都要没了。夜倾辰的眸光隐隐有着猩红之色,他的手中依旧握着玄霄剑,静静的立在那,目光慢慢转向慕青冉的方向,忽然抬脚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

“王妃”墨锦见自己家王爷的这状态,一时间心下不免有些打突!已经瞧见了王妃在这,王爷怎地还是这般“凶神恶煞”的样子,不会是真的入了心魔了吧!

慕青冉倒是并未担心夜倾辰会伤害她,不过目光淡淡的扫过不远处的慕青欢,她的眼中不免一闪而过一丝寒光,她究竟是做了什么,惹恼了夜倾辰?!

其实这一次,慕青冉还真是冤枉慕青欢了,刚才在岸边见到夜倾辰,她虽然的确是心里打算做些什么,只是还未等她有所行动,不想夜倾辰竟是主动向她走来。她看着他伟岸颀长的身姿,一时间,心下满是激动之意。想到自己这段时间,日日出现在浮风院,刻意在他面前现身却又匆匆离开,果然是对的!现在没了慕青冉在边上,王爷果然就是注意到她了。自从那日大殿之上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慕青欢只觉得,当时心脏都好似停止跳动了一般。她看着他为了慕青冉与大皇子拔剑相向,当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只可惜红颜不是她!

她从未见过这般的男子,明明是那般俊美无双的容颜,却偏偏性子清冷高贵,只对那一人展颜而笑。看着夜倾辰将慕青冉悉心揽在怀中的那一刻,慕青欢承认,她心里的确是嫉妒的发狂!后来她之所以决定与慕青冉来到靖安王府,一则是因为那人的安排,二则,便是她希望能离那个人跟进一些。她并不指望夜倾辰能够像对慕青冉那样对她,她甚至没报希望夜倾辰会看上她,只是不试一试,到底还是心有不甘的,就算不能赢得夜倾辰的心,但是只要他能表现的对她稍稍有一点的青睐,那是不是就证明,夜倾辰的心中也和其他男人是一样的,并不是那般对慕青冉一往情深。

直到夜倾辰走到她的面前,慕青欢自以为得体的向他问安施礼,却见他原本的满目柔光忽然瞬间变得凌厉非常。她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感觉到颈侧一阵冰寒的凉意,随后耳边传来墨锦大声的呼喊声,“走!”

可是她却是瞬间瘫倒在地,不顾颈间流出的鲜血,目光呆滞的看着几次欲提剑杀向她的夜倾辰,一时间,失去了所有的反应能力。

直到慕青冉赶来,慕青欢愣愣的转头,看着提剑走向慕青冉的夜倾辰,一时间,心下说不上的是什么感受!

直至走到慕青冉的近前,夜倾辰方是停下。墨锦原本都准备好随时出手了,却不想夜倾辰竟是忽然间丢掉了手中的玄霄剑,一把抱住慕青冉,转身便飞驰而去!

留下一众人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啊?!王爷这般状态王妃她哎,自求多福吧!

几人一时方是要散了,紫鸢回身间见到还瘫做在地上的慕青欢,心下微思,便缓步上前道,“三小姐,奴婢送您回去。”

慕青欢呆愣愣的任由紫鸢将她搀扶回客院,一路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眼神近乎呆滞。紫鸢见到她的手按着颈侧的地方,这才发现方才她竟是受了伤,想到方才王爷的那般状态,紫鸢不禁觉得,或许就是因为慕青欢没眼色的凑上去,王爷才会这般发怒的!

另一边,墨音他们见慕青冉走后,方是才现身出来,一出来便是叨叨咕咕个不停。

“诶,我说墨锦你怎么回事啊?你干嘛要救下她,直接让王爷一剑杀了她,岂不是一了百了”

“她可是王妃的妹妹,眼下王妃尚未表态,王爷盛怒之下杀了她,那事后呢?”他们本就是王爷的护卫,照理说,只有听从命令的份儿,却没有质疑主子决定的份儿。墨刈一直跟在夜倾辰的身边,自然对这一点体会最深,是以在夜倾辰忽然提剑欲杀慕青欢的时候,他虽是就站在一边,却是未有任何动作。倒是墨锦,身手极为快速的出招,堪堪拉着慕青欢向后躲去,不过也只是勉强保住了一条小命,到底还是受伤了。

夜倾辰的武功本就在他们这些人之上,再加上他当时是那般暴怒的状态之下,出手更加是毫不留情,墨锦一人哪里扛得住。他一边叫人去请王妃过来,一边将心中顾忌说与墨刈,让他赶忙出手帮忙,否则救不了慕青欢,倒是把他自己的小命折腾进去了!

“可现下倒是救了她,那王妃呢?!”墨影想到王爷方才那般状态,只怕她家王妃的情况也是另一番的“水深火热”啊!

“额那个谁,墨熙,你你去,去为王妃,准备些大补的汤药”说完,墨锦便急吼吼的离开了。

墨熙闻言,不禁有些不明所以,汤药?!还要大补?!想到什么,墨熙的唇边不禁泛起一抹颇为“淫荡”的笑容,嘿嘿嘿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再说慕青冉被夜倾辰一路抱着飞驰而出,待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两人已经安稳的做到了一棵高大的树杈之上。

树上!

慕青冉的手,不禁紧紧的抓住一旁夜倾辰的衣袖,这里实在是有些太高了,她甚至不敢向下面望去。夜倾辰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惧意,拉过她的双手便环在了自己的腰上,一双大掌也紧紧的贴在她的背上,紧紧的抱着她。方才太过匆忙,她一时也并未注意,现下,嗅着鼻翼间满满的酒香之气,慕青冉不觉抬眼望向夜倾辰,他饮酒了?!

“青冉”夜倾辰的声音有一丝的沙哑,他的额头微微抵在她的发间,薄唇轻轻的贴在她的耳朵上,慢慢撕咬。

感觉到他喷洒在她颈间的热气带着浓重的酒味,慕青冉沉默的闭眼,他不是喝酒了,根本就是喝醉了!

“我在。”

“这才是我的青冉,旁的人——都是假的!”夜倾辰的眼中似有醉意,可是黑白分明的眼底却又是那般清晰的映着她的身影,一时间,倒是让慕青冉弄不清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醉了。不过,他说“旁的人”是指慕青欢吗?他方才将慕青欢误认成了她?后来发现了,所以才动怒的?!

“嗯那夫君是如何知道旁人都是假的?”左右见他好似神思不清一般,慕青冉便微微淡笑的诱问道。

闻言,夜倾辰却是忽然倾身向前,将脸凑到她的颈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香!”她的身上满是淡淡药香,他绝对不会认错,而且,“青冉的眼中有一汪泉水,里面满是我的倒影。”每次他稍有心绪不定,只要被那双明眸静静的凝望,好似渐渐的,原本躁动的心就会平静下来。

见他眼中尽显迷离之色,慕青冉不禁笑的愈发的发心,她竟是不知喝醉了的夜倾辰竟是会这般“油嘴滑舌”!不过不可否认的,即便是她听到这种话,心里也是满满的欣喜和暖融。

“为什么带我来这儿?”树上会不会太高了点!

“青冉,要月亮吗?!”他的手指慢慢抚摸过她巴掌大的小脸,一点一点的描摹她的轮廓。

居然会问她要不要月亮?!这种近乎“**”一般的甜言蜜语,他虽然偶尔也会在刻意逗她的时候说上一两句,但是慕青冉直觉今日的这句话不似他以往的风格。

“若然我说要,夫君便会为我摘下来吗?”左右知道他只是喝醉,并没有伤到哪里,慕青冉也就安心的陪着他说话。

“不是一早便送给你了嘛!”

一早便送给了她?!慕青冉微微蹙眉微思,她怎地不记得?!

见状,夜倾辰抬手探向她的颈间,将她掩在衣物之下的墨月玉珏放在了她的眼前。

伸手接过玉佩,慕青冉的眼中满是温婉的笑意,原来他竟是一早就宠溺的将天上的月亮送与了她。不过这是月,代表是他,墨锦他们,便是“星”,地宫十二星,原是这个意思。

“喜欢吗?”

“喜欢。”既是他送与她的,不管是什么,她自然皆是万分喜爱的。

“母妃当年与我说,父王很宠爱她,便是她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为她摘下来。她说希望有朝一日,我也遇到这样一个女子,让我心甘情愿的将她奉在手心上,百般呵护,万般疼宠。”后来,他为了取到北朐安插在临水的细作名单,偶然结识了她,几番交手之后,在她向他要一个保证的时候,他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将墨月玉珏交给了她!

“能得夫君挚爱,青冉与母妃皆是幸运之人。”或许老王妃的离世,让夜倾辰觉得老王爷愧对他的母妃,可是慕青冉并不这般觉得,既是那般情深义重,想来如何决定,老王妃的心中已然是心下明了。

“今日是母妃的忌日。”每一年的这一日,他均是会大开杀戒,也因此,这一日倒成了皇室中人最为消停的时候。他们从不在一日犯任何事,甚至是尽量不出现在他的面前,唯恐成了他的剑下亡魂。方才在亭中,他原本以为那人是青冉,不想走至近旁才发现不是,一时心头一股无名火起,脑中不停的有声音叫嚣着要杀了她!

“以后每一年,我与你一起拜祭母妃,可好?”慕青冉知道他为何会在这一日不出现在她的面前,因为这一日的夜倾辰,会想起曾经那些不美好的事情,而变得嗜血又残忍,偏偏这是他不想让她瞧见的样子!

“好。”

说完,夜倾辰蓦然倾身含住她的唇瓣,唇间满是馥郁的酒香,让人微微迷醉。天上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华洒在树上一对璧人的身上,满是朦胧诗意。

慕青冉几乎是从不饮酒,就连大婚那日的合卺酒,也是被夜倾辰下令换成了茶水。可今晚,夜倾辰明显是有些情绪激动,抱着她一再索吻,直至后来慕青冉觉得自己的唇齿间也满是酒气。因着是在树上,慕青冉又不敢大力的挣扎,唯恐会一不小心掉下去,可偏偏好像是看出她的担忧一般,未料夜倾辰竟是愈发的不满足,一双大掌也是越来越不安分。

“夜倾辰!你别闹!”这是在外面,便是夜里,可是可是到底不是在房中,以前没有接触到墨音他们,慕青冉还不知道,现在她却是十分清楚,他们素日便是喜欢待在树上的!

“青冉不喜欢吗?”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的缘故,夜倾辰话说出来颇有些挑逗她的意思,若是放在往常,慕青冉也不会太过在意,不过今日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些。夜倾辰他喝醉了,喝醉了的人有何理智可言呢!再加上,他素日行事便有些特立独行,她现在,是实在有些叫不准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有点冷。”忽略掉夜倾辰问她的那个问题,慕青冉微微蜷缩进他怀里,声音软软的说道。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是最好的回答,夜倾辰素来顾忌她的身子,想来应该不会再闹下去了。但是她忘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夜倾辰现在喝醉了!醉了的人,脑筋想法都会隐隐有些脱离正常时候的轨道

因此,当夜倾辰直接脱下了自己的披风将她裹在其中的时候,慕青冉整个人都是蒙的。

他捧起她的脸,继续追问道,“喜欢吗?”

“不不喜欢!”见他实在是不依不饶的追问,慕青冉被逼无奈,只能赶快应了他。可是说什么呢?喜欢?她段或是说不出口的,虽然说不喜欢有些危险,但是,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为什么?”

哪里有什么为什么?!

“我们回去吧!”再待下去,不知道他又会怎样闹她了!

“呵呵,原来青冉是急着回房了。”不知是慕青冉的话让他想到了什么,夜倾辰竟是忽然笑了起来,这一笑却是眸光璨若星河,璀璨流光,可是偏偏说出来的话,让她哭笑不得。

她几时急着要回房了?!好吧,她的确是想快些回去,不过,却绝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青冉”看着慕青冉微红的脸颊,夜倾辰再次不受控制的将唇覆了上去,“我想要你”

夜倾辰此话一出,慕青冉整张脸都如同可以烤火一般了,他怎么就这般不知羞的说出这种话!似乎是害怕慕青冉不应他一般,他的吻一下下的落在她的脸上,似呢喃请求一般,语气中满是暧昧缠绵,“好不好”

“青冉,应我一下,我就带你回房,不然的话”

闻言,慕青冉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似乎有什么炸了一样。答应他,便带她回房,不然的话他要干嘛?!想着他说话的语气,慕青冉总感觉似曾相识,他是不是曾经就用过这般“为人不耻”的方法吓唬她?!

“夜倾辰,你是不是根本就没喝醉?”慕青冉也不确定,她只是心下有些怀疑。

言毕,夜倾辰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依旧亲吻着她,只是原本停留在她唇畔的湿吻渐渐向下,一时间,“吓得”慕青冉脱口而出便是一声“好!”

“晚了!”方才给她机会她不选,现在才说,未免有失诚意。

听他这般说,慕青冉却是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晚了?他根本就没有给她限制时辰好不好?!

“除非”

除非?!

“若是青冉什么都依我,我还可以再考虑一下。”夜倾辰的眼中已经满是迷离之色,若是换作平时,慕青冉知他理智还在,或许还会与他周旋一番,可是如今,她实在是没那个承受力!

不过什么叫都依他?

“嗯?”

“便都依你,带我回去!”只要离开这里,便随便他折腾吧!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却是豁然一亮,脸上欣喜的表情好似得了什么珍奇的宝贝一般。伸手将慕青冉紧紧的护在怀中,便直接跳了下去!

待到两人回了房中的时候,慕青冉看着内间的床榻,忽然有些避之不及的感觉。只是还未等她如何反应,夜倾辰便一把抱起了她,直接倒向了床上。看着躺在他身上的人满脸的羞怯与茫然无措,夜倾辰一时间心情大好,他也说不上是为何,就是喜欢看他家的小王妃这般害羞带臊的模样。他的手微微在她的后背上施力,将她的身子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身上,感觉怀中的小人儿玲珑有致的身材,夜倾辰的眸光不觉一暗,喉咙也渐渐有些发紧。

慕青冉的发丝顺着两侧的颈间倾泻而下,映着她白皙的脸庞,显得清丽又魅惑。夜倾辰的吻顺着她的发梢一点一点的向上,最终寻到她粉嫩的薄唇时,瞬间扣住的她的后颈,狠狠的吻了上去。他身上的酒香似会醉人一般,一时间,让慕青冉的眼神愈见朦胧。

他的手慢慢滑过她的后背,轻柔的解开她腰间的宫绦,瞬间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这一个晚上,夜倾辰让慕青冉深刻的体会到了何谓“什么都依他!”,受到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实在是过得太过苦不堪言。不知是不是平日理智的夜倾辰太过克制,倒是这喝醉的人,行为全然放浪形骸,令慕青冉只觉得招架不住。偏偏他要便要吧,还定是要在她耳边不停的说着令人脸红心跳的话,这还不算,也定要她礼尚外来才是,但凡她稍有迟疑,他便又是抓住了机会,借机生事!这哪里还是那个平日不苟言笑,清贵无双的战神王爷,分明就是个“色胚”!

看着怀中的佳人脸色尽显疲惫之色,夜倾辰的眸光却是越来越亮。

“夜倾辰你太重了”慕青冉的声音气若游丝一般,实在是连动手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偏偏罩在她上方的那人仍是不知疲惫的求索。

“那换青冉在上面!”

慕青冉:“”

心好累,就当她什么都没有说吧!

是到这个地步,慕青冉才觉得,夜倾辰是真的醉了

------题外话------

谢谢“兮兮儿儿”、“187**4762”、“annefan”、“一二三四五54321”这几位小伙伴的票票!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