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落落青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安王府园中发生的这件事情只除了当日在场的几人,旁人是一点不知情的。一则王府之中多是伺候多年的老人,均是不会在这个日子跑到夜倾辰面前去触霉头,二则有墨影他们在暗处守着,附近会有何人,他们自然先是一目了然。

慕青珩明显感觉到这几日慕青欢有些不对劲,她整日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出屋子,也不再与他一同去浮风院看望慕青冉。一时间,他倒是不免联想之前自己担忧的事情是不是发生了。

慕青珩匆匆忙忙的一路跑到夜倾辰的书房,门口的侍卫见是他也并没有阻拦,左右每日这小少爷均是会来找王爷,不过今日怎地瞧着神色有些不大对?!

“王爷姐夫!”慕青珩急吼吼的冲到屋中,刚开了口,便见到夜倾辰目光寒冽的瞪了过来,顿时吓的他噤了声。

只见夜倾辰将手中的披风动作轻柔的盖在慕青冉的身上,小心翼翼将滑至她脸颊的青丝挽到耳后,轻轻碰了碰了她的手指,见并不十分寒凉,这才放下心来。

看到还愣在门口的人,夜倾辰长腿一跨起身先行出了房中,慕青珩见此,赶忙快步跟上。

“何事?”这小子自从到了王府近乎日日均是会过来找他,捧着一本兵书也不管上面的字能不能认全就向他求教。只不过今日见他方才进来时候的神色,好似有些事情要与他讲一般。

“我”见到了方才夜倾辰对慕青冉那般体贴备至的样子,慕青珩竟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因为他心下明白,以夜倾辰的身份和地位,就算哪怕是单纯凭他的样貌,左拥右抱,三妻四妾也实属平常不过。只是或许是因为王府中并没有其他的女人在,夜倾辰又一直表现的非慕青冉不可,所以慕青珩此时只要一想到,有朝一日或许夜倾辰也会变得如同常人一般,一个女人接着一个女人的娶进府里,他就觉得心里膈应的难受。

“近日太傅大人在教我读史书,武帝时期他的身边有一谋臣,名唤东方朔,智冠群雄,慧谋无双,只是”顿了顿,看了看夜倾辰依旧冰冷的面容,慕青珩眸光一闪,继续说道,“只是他为人有一点青珩觉得很是不能苟同,书中记载他身为朝廷大员,却言取少妇于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于女子。在青珩看来,这般须眉浊物,便是有惊世之才,也不过风流二字便可评说。”

“王爷姐夫觉得呢?”慕青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夜倾辰,似乎不想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不足为奇。”夜倾辰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只是听在慕青珩的耳中,却让他仿佛如坠冰窖。

什么?!

慕青珩怎么也没想到,夜倾辰竟是会给出他这么一句话,他难道不会觉得不耻吗?既是觉得东方朔的所作所为再是正常不过,那他如今这般对大姐姐好,便都是假的?!

“未得良人,旁人皆是虚妄。”未得青冉,这世间也不过皆是虚无。

原本刚要“发火”的慕青珩却是因着夜倾辰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生生住了口。原来,他是这个意思!慕青珩的眸光晶晶亮亮的望着夜倾辰,他就说嘛!王爷不会姐夫不会是那般薄情之人,再说大姐姐那般绝代佳人,是个男人均是要好好珍惜的。

“青珩也是这般想。”

说完,夜倾辰便抬腿欲走,可是身后的慕青珩竟是一路小跑着跟了上来。

“可想习武?”忽然,夜倾辰的声音冷冷的从他头顶上传来,慕青珩闻言,眸光瞬间变得精亮,用力的点了点头。

“想!”会了武功,他就可以变得更强大,就可以不再需要被大姐姐护在羽翼之下保护,可以反过来保护她了。

“去找墨熙。”

闻言,慕青珩果然美得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去找墨熙,不再紧紧的跟着夜倾辰。

暗处的墨音等人见了,不禁纷纷感叹,哎,王爷坑起小孩子来真是半点也不羞愧啊!他摆明了就是想和王妃单独待在一起,不想被小少爷打扰,偏偏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真是太无耻,呸!太机智了!

夜倾辰回到书房中的时候,慕青冉尚未醒来,见她掌心依旧淡淡温热,夜倾辰方是将提着的心放下。看着慕青冉恬静的睡颜,唇边似清醒时挂着浅笑一般,让他不自觉的凑近忽然目光扫到慕青冉颈侧的吻痕,夜倾辰的眸光不觉一暗。

昨晚,他的确是微微有些醉意,不过更多的,却是有些“借酒耍疯”!因为知道他醉了,所以不管他做什么,怎么做,青冉均不会着恼,那这般好的机会他又怎么会轻言放弃,自然是要好好把握。

不过,想到昨日引起他怒气的罪魁祸首,夜倾辰的眸光不觉寒光一现。昨日那一剑,只差一点便可以直取她性命,不过,倒也罢了,想来青冉应是留着她还有些用处,有她自己的打算。

慕青冉醒来的时候,夜倾辰正坐在书案后奋笔疾书的写着什么。见她睡醒,便放下了笔向她走过来。

“睡好了?”或许是睡了一觉的缘故,慕青冉的气色较之晨起时好了许多,看着她眼底满是疲惫之意,夜倾辰心底不免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嗯。”清清淡淡的一个单音,她微微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其他。

“可还难受?”青冉她不会是生气了吧?

“还好。”就是有些困倦,身子乏的很,别的倒是没什么。

“墨熙熬了一些补药,喝一点?”

“好。”又是一个字!

虽然素日慕青冉便是这般温温淡淡的模样,可是他怎么总觉得今日青冉有些不愿同他讲话的样子呢?他昨晚,是不是闹的太过了?

回想起昨晚他就着酒劲儿压着她不依不饶的求欢,难得的夜倾辰的耳根竟是有些微微泛红。他素日就不是重欲之人,或者说他对着那些不是青冉的女人就没有“欲求”!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有青冉啊,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俏媳妇在身边,又是自己明媒正娶的王妃,他当然把持不住!更何况,他如今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方是开了荤,一直顾忌着青冉的身体不好,他每每与她欢好,虽是深陷其中,但也总会在神思间留有一丝理智在,尽量不去伤到她,唯恐她身子受不住。

但是貌似昨晚,因着是母妃的忌日,他心绪不佳,后来又见到慕青欢,更是觉得糟糕,加之他再饮了酒,这种种情况叠加在一起,在见到慕青冉的时候,事情就难免会有些失控

颇有些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慕青冉喝完了补药,见她又有些昏昏欲睡,夜倾辰一时间是真的有些担心了。明明是刚刚睡醒,怎地又要休息了?!

“不是方才睡醒,怎地还这般困倦?”总是昏睡,到底也于身子无益。

“为何这般困乏,夫君竟是不知吗?”难得慕青冉说了这么一长句,却是听得夜倾辰不禁一愣。他几时听过慕青冉用这般暗讽的语气同他说话,这才明白他素日温柔好性的小妻子,终是被他惹毛了!

“青冉可是生为夫的气了?”他好像还从未见过青冉与他动怒呢!

“夫君是天,青冉哪里敢”

这就是真的生气了!

“青冉,我以后不这般了,可好?”想来能让堂堂靖安王这般打叠起心意赔小心的,慕青冉应该是普天之下第一人了。

其实慕青冉倒也不是就真的在生他的气,只是想到他昨晚一出一出的闹腾,她就禁不住觉得臊的很,他哪里想出来的那些折腾人的法子!

任是她如何也想不到,平日那般清冷高贵的一个人,怎地关起门来就变得这般以后,段或是不能再让他饮酒了。

“青冉,莫要再气了,你若实在气不过,今晚为夫任你为所欲为可好?”

可好?当然不好!

见慕青冉美目微转,含嗔薄怒,夜倾辰一时间竟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

慕青冉:“”

已经无力再与他争辩什么了,左右也是说不明白的,只要以后吩咐好墨锦,定然要管好府中的美酒便是。不过,任慕青冉如何想也想不到的是,在此后的时间里,某位心聪慧黠的管家为了他家王爷的福利多多,那可是上天入地的遍寻美酒,毕竟只有王爷“天道酬勤”,他们王府的人丁才会越来越兴旺啊!

经过夜倾辰这般一闹腾,待到慕青冉有精神想起那日的罪魁祸首时,已经是好几日之后了。

“三小姐最近在做什么?”她这几日均是有些提不起精神,夜倾辰也不准她去管那些烂七八糟的事情,她便也就一时没去关注慕青欢的情况,左右她人尚在王府之中,又跑不了。

“三小姐一直待在自己的房中,这几日都没怎么出来过。”想到那日自己送她回去时候慕青欢满脸的惊恐之色,紫鸢不禁心下微思,这三小姐不会是被王爷吓傻了吧!

“嗯,流鸢,你去一趟六皇子府上,将这个交给六殿下。”说完,慕青冉将手中的一个字条交到了流鸢的手上。

“是!”

流鸢走后,紫鸢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小姐,不明白她这个时候找六皇子会有什么事情要做。

“小姐,您找六皇子做什么呀?”紫鸢怎么想,都觉得现在应该先“收拾”了三小姐才是啊!

“既是帮他铲除大皇子的羽翼,没道理他坐享其成便好,总要出些力的。”她开始本来是打算找烟淼的,不过后来想想,觉得这般举动有些冒险,还是找六皇子,让他安排人更为妥当一些。

闻言,紫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原谅她的脑子实在是跟不上小姐的思维,她还是安心的听着她吩咐便是。

“走吧,随我去看看她。”那日之后她便听紫鸢说起了,慕青欢当日受了伤,她这做姐姐的,怎么样也要去表示一番关切之意的。

紫鸢心知小姐这是打算要“料理”三小姐了,急忙帮她取来披风,一路随着她去到客院

慕青欢看着眼前端坐静笑的慕青冉,一时间,心下不禁有些打鼓。那日夜倾辰抱着慕青冉离开之后,她本以为第二日慕青冉便会来找自己,不曾想这一等竟是等了这么多天。

这几日,她连屋子都未曾出去过,其实她当日也并未做什么逾矩的行为,只是想到夜倾辰那双凶神恶煞的眼睛,就让她不寒而栗。

或许这就是慕青欢较之慕青蓝最为聪明的一点,她有自知自明,试过了,知道夜慕青冉对夜倾辰而言是无可替代的,那她即便心下再是爱慕他,她仍然会选择退步抽身。毕竟比起一个男人的宠爱,还是自己的性命更为重要。

所以,这些时日,她也一直将自己闷在房中,在尽力想着“补救”之法。其实,她本该在第二日便若无其事的继续去浮风院看望慕青冉,这般躲着倒是显得她“做贼心虚”一般,只是,她恐再见到夜倾辰,对方会毫不犹豫的一剑杀了她!她不知道如今她如今依然安稳的活在这,是不是慕青冉的意思,不过自从有了那日的经验教训,她心下十分清楚,这绝不会是夜倾辰的“怜香惜玉”!

“我听紫鸢说,那日王爷盛怒之下似误伤了妹妹,不知可有大碍?”说起那日的事情,慕青冉的神色很是自然,好像并不知道慕青欢当日是抱着什么心思一般。

“只是一点皮外伤,不值什么的。”见慕青冉并非是“问罪”的架势,慕青欢一时间也是不免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当日并未有特别惹人非议的举动,只是那般天色下,她见到夜倾辰在凉亭中,本该转身就走,以此避嫌,可是她不退反进,这事情若是被慕青冉揪住不放,她也实在是无处申辩。

“如此便好。”想到什么,慕青冉忽然眼前一亮,“三妹妹到这丰鄰城想必也有些时间了,我却一直未曾带你出去走走,原是我疏忽了,我瞧着今日天色便不错,不若择日不如撞日?”

乍一听闻慕青冉要带着她出去,慕青欢是打算拒绝的,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一直深居王府,也不得与那边联系,今日何不就此机会?左右一想,慕青欢便顺水推舟的答应了慕青冉的“邀约”,墨锦备好马车后,几人便一路去了丰鄰主街。

本来慕青冉的身子便有些虚弱,素日也只是偶尔在王府之中随处逛逛,今日在外面,也不过是走走停停。

至于慕青欢,她心里一直记挂着事情,自然是没有玩乐的心思,不过,这倒是乐坏了流鸢,难得又有机会出来玩,她自然是极开心的。暗处跟着的墨音见了,一时间不觉好笑,看流鸢这般开心,只怕一会儿某人又要“破费”了!

逛了一会儿,紫鸢唯恐慕青冉身子乏累,便让人拿着王府的令牌先行去了一品轩订下包间。待到慕青冉她们到的时候,看着门口挂着的牌子上面写着“淮香阁”,不觉眸光一闪,随后淡然的步入房中。

看着桌上摆放的各色精致的小点心,慕青欢的眼神随即不好痕迹的淡淡打量屋中的摆设。这包间之中,处处透着整齐新雅,想来都是一些官宦子弟才会来此花费不菲之处,瞧着慕青冉驾轻就熟的样子,似乎也不是第一次来此,看来靖安王府果然是如那人所言一般,富贵荣华,享用不尽。

忽然,坐在一旁窗边的流鸢一手指着楼下对街的方向,语气很是惊讶的唤道,“小姐,你看!”

紫鸢闻言,也凑了过去,“咦,这不是云舒姑娘吗?”

慕青冉的视线顺着流鸢手指的方向淡淡望去,却见楼下对街的那名紫衣女子不是云舒又是谁!

“紫鸢,你随我去看看。”说完,慕青冉便回身向门外走去,却在经过慕青欢身边的时候,似想到什么一般,对着她说道,“碰巧遇到了相识之人,三妹妹稍作片刻,我去去就回。”

“好,大姐姐且放心去吧。”见慕青冉带着紫鸢离开,一时间,房中只剩下了流鸢和她两人。

慕青欢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小口小口的品着茶,心里却是在计划着如何将消息告知那边的人知道。她出府一趟不容易,若是不能利用今日大好的机会,日后只怕是更加难觅良机。

空气中淡淡飘来熏香的气味,慕青欢只觉得想的头都有些痛了,却还是一筹莫展。渐渐地,她隐隐感觉自己有些困顿之意,眼前也渐渐变得模糊,最后终于是支撑不住的倒在了桌子上。

一直坐在窗边的流鸢见此,方才起身走到一旁的香炉处,将里面的香灰尽数倒出,重新燃上了“正常”的香料。听着外检隐隐有吵杂的声音,她一把抓过慕青欢,便将她“扔”到床上,随后便闪身藏在了床后()《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