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箭双雕/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了靖安王府之后,慕青欢颇有些“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的院子。慕青冉带着紫鸢直接回了浮风院,却只见之前不见踪迹的流鸢已经身在院中。

“小姐,袁逸真的会迎娶三小姐吗?”紫鸢总觉得,小姐今日这一出局,袁逸事后未必就是想不透,既然会明白自己被小姐算计,那又怎么会乖乖的就范呢?!

其实紫鸢心里担忧的也不无道理,毕竟这般被人算计,事后还傻傻的依照约定前来迎娶慕青欢,那袁逸岂不是太傻了一点!不过,这事情无关袁逸的聪明与否,而是在于这件事情发生的时机不对。

眼下锦乡候府接连在陛下面前出错,即便是有着袁玮琴怀有“皇长孙”的功劳,可是这般被他们挥霍,也是早晚会被陛下惦记上的。更遑论,大皇子妃的这一胎未必就会是个男婴!

正是因为如此,慕青冉才这般明目张胆的设计他,虽说这件事情对慕青欢的名声也会有所影响,不过这却恰好是她想要达到的效果。

“会的。”她特意带着云舒出现在袁逸的面前,为的就是让他知道,这件事情,六皇子也搅在其中,若是他不能如约迎娶慕青欢,到时候不说是靖安王府会将事情闹出来,就是六皇子府上的人也会抓住这件事情不放的。

而且袁逸一定会将今日发生之事告知锦乡候,袁逸或许不知道慕青欢与自己真正的关系如何,恐还会以为自己为了顾忌慕青欢的名声而不会将此事声张。但是锦乡候不一样,那日在大皇子府,他明显就是事事知情的,所以他定然也会知道,自己走这一步棋,无非就是利用慕青欢给他们找麻烦罢了,却是根本不会顾忌什么姐妹之情!

总之不管他们如何商议,最终如何决定,袁逸一定是非娶慕青欢不可的。而且,这局已经开了,后面的事情,不需要她多言,想来云舒回去说过之后,六皇子自己便会处理的。

有这么一位虎视眈眈的人盯着,想来锦乡候很快就会来靖安王府下聘了!

“可是小姐,您为什么要将三小姐嫁给袁逸呢?”在紫鸢看来,像三小姐这样心机深沉的女子,倒是还不如二小姐那般冲动莽撞的人好对付。何不一次性的将她解决就好,这般留着她,还将她嫁到锦乡候府,这不是纵虎归山吗?!万一到时候她倒戈,与锦乡候他们沆瀣一气,继续坑害小姐怎么办!

“将他们都绑在一起,就不用个个击破了!”既是蛇鼠一窝,那自然是都要在一起,这样出了什么事情,才好“牵累”啊!

慕青冉从一开始就计划着要将慕青欢送出去,毕竟将她一直留在王府之中也不是长久之计,可若是贸然处置了她,倒也引得旁人猜忌,何况还有珩儿在,便是更加不好下手。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她“送”出去,至于送到哪里去,她左思右想,都觉得只有锦乡候府才最为合适不过。一则,表面上看来,这算是她为慕青欢谋的一门婚事,能将她名正言顺的弄出王府二则,慕青欢以后身在侯府,却是会为她带来许多的便宜。

而慕青冉之所以会选择袁逸来布这一出局,却是因为了解了他的为人之后,方才有的决定。锦乡候膝下育有三子,嫡长子袁列是现在的侯爷夫人所出,次子袁逸和三子袁徽则均是由府上的两位姨娘所出。

袁徽为人较为奸诈阴险,做事很有锦乡候的风格,倒是袁逸,虽然并非什么善男信女,却是较之侯府的一窝人,要“憨厚老实”一些,不过,这也紧紧只是相对而言。

相较而言,自然是与袁逸的性格更好把控一些,而且,根据墨锦查到的消息,袁逸素日便较为欣赏那些“小家碧玉”的女子,慕青欢之于他而言,实在是在合适不过了。慕青冉相信以她的手腕,定是会将袁逸的心思牢牢的把控在自己的手心里,到时候慕青欢随便给袁逸吹吹什么枕边风,事情就好办多了。

如今袁列被陛下发配丰州,终身不得归还,那这锦乡候府的世子之位,定然是要在两位庶子之中选择的。袁逸和袁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今慕青欢既是要嫁与袁逸,为求保命,她自然会尽心尽力帮袁逸得到候府世子的位置,以便将来继承侯府诺大家业。凭慕青欢的心机手段,慕青冉相信,锦乡候府的日子,以后怕是会很热闹呢!

家中都起了火,不知锦乡候还有没有时间再去关别人家的“闲事”!

袁逸赶回到侯府的时候,刚进到大门口,便见到素日跟在锦乡候身边的小厮候在那。

“二公子,侯爷命您回来之后直接去他的书房一趟。”

闻言,袁逸忽然觉得有一丝不好的预感,父亲难不成是已经知道了?!

脚步微沉的走到书房之中,只见袁徽也在房中内,袁逸的脸色顿时一沉。

“二哥。”袁徽恭恭敬敬的对着袁逸一拜,颔首之间,隐隐藏住眼角幸灾乐祸的笑意。他可是都听说了,二哥竟然因为醉酒唐突了女子,这事情本也没什么,可偏偏是发生在这个“风口浪尖”之上,那就有些麻烦了。

“三弟也在。”他已经是紧赶慢赶的回来了,未曾想竟还是让袁徽先他一步到了父亲这,看样子,两人均是已经知道了那事。

“你今日去了一品轩?”锦乡候的声音压得很低,袁逸素来对这个父亲很是了解,自然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一时间赶忙跪在了地上。

“孩儿今日轻信于人,遭小人暗算,丢了父亲的脸面,望父亲责罚。”袁逸的脸上满是羞愧之色,不过他的心底却是清楚明白的很。袁徽定然是已经将今日发生之事告诉了父亲,他这个三弟,向来就不是善茬,与其等到父亲震怒来质问他,不如他自己先行交代了。

袁徽听到袁逸的话,不禁暗暗低头掩饰自己眸光的冷意。倒是反应的快,竟然这般直接的就招了,他原本还以为他会好生辩驳一番呢!

“暗算?”注意到袁逸话中出现的字眼儿,锦乡候原本愤怒的眼神渐渐变得疑惑。

“是,孩儿是被靖安王妃算计了。”回来时的路上,袁逸已经将说辞想好了,更何况,他说的本也属于事实。

靖安王妃?!

又是慕青冉!

想到这个人,锦乡候心里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好好的列儿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被流放丰州。如今,她竟是还未完,将主意打到逸儿的身上,是打算与他死磕到底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被慕青冉算计了去?!

待到袁逸将今日的前因后果讲清楚,又见素日跟在他身边的观言,确然是踪迹无寻,锦乡候方是知道他所言非虚。他知道慕青冉的那个三妹妹,名唤慕青欢,倒是比大皇子身边的那个要聪明识趣的多,就是太过软弱没有气场了些。

别的倒是还不打紧,可是这事被六皇子的知晓了,却是有些难办。

“所以,孩儿当时便应下了这门婚事。”就当时的情况而言,那是最佳的解决方式了。锦乡候自然也明白,可是想到被慕青冉这般摆了一道,他又要在殿下面前闹得没脸,眼底便是如何也化不去的怒意!

要知道,这慕青欢可是殿下安插在王府的眼线,可是如今却被慕青冉这般弄到了锦乡候府,这哑巴亏他吃的多冤啊!

可是他又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破解之法,若是抵死不承认,或是倒打一耙说是慕青欢勾引逸儿的,先不说这说法不能过的去,就是六皇子一党也会将这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到时候捅到陛下的面前,事关靖安王府,他如何能讨到好处。届时万一再连累了琴儿和殿下,那原本的这一手好牌可是生生浪费了不是!

虽是心下想的明白,不过这闷亏吃的实在是令人觉得如鲠在喉。锦乡候目光微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袁逸,叹了口气方道,“罢了,你先起来。”

虽是他自己没有防人之心被设计了,但锦乡候心里却知道,慕青冉那般心机智谋之人,当日大皇子府中他们环环相扣,一步步将她逼上绝路,她亦是能凭一己之力绝处逢生,更何况如今她要设计逸儿,她在暗,他们在明,自然是防不胜防。

袁逸见脸色并未有再怪罪他意思,赶忙起身站到一旁。一边的袁徽见此,心下不禁满是遗憾,竟是这般容易就被他躲过了一劫,实在是令他有些失望!

不过,袁逸虽是答应了要迎娶慕青欢,但锦乡候却觉得这也要好好商议一下,是怎么个娶法。他原本也是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做做文章,却不想,此后的一道圣旨来的那般快,瞬间砸的他魂不附体!

夜倾辰今日还未回府的时候,便隐约听到街上有人议论纷纷,说是锦乡候家的二公子唐突了哪家的小姐

袁逸

想到这人,夜倾辰的眸光不觉冷了几分,回府的时候方是想让墨锦派人去查探一番,却不想意外得知这事情的“主谋”之人竟是慕青冉!

回到浮风院的时候,慕青冉正静静的倚在贵妃榻上看书,温润柔和的一个侧面,嘴角微微挂着淡笑,她的目光中满是宁静,莫名的,看的人很是心境平和。

“回来了?”觉察到有人在盯着自己看,慕青冉顺着视线望去,却只见夜倾辰静静的站在一旁,认真的凝望她。

“嗯。”见她看过来,夜倾辰便抬脚走至了她身边坐下。

“袁逸的事,是你的主意?”夜倾辰总觉得,若非朝局受限,否则青冉即便身为女子,若是入朝为官,定是会有一番大作为,不过他却是未必肯舍得她如此操劳。

“是。”既能解决掉慕青欢这个麻烦,又能给锦乡候添堵,她何乐不为。

“不可太过动心劳神。”旁的夜倾辰倒是不怕,左右她就是直接将锦乡候杀了,他也有办法帮她摆平。不过若是为了这群不相干的人而伤了精神,那他却是不依的。

“我晓得。”闻言,慕青冉不觉轻笑。

她做的这些事情,或许在夜倾辰看来,都是太过麻烦,若是换了他只怕是看不惯谁,直接提剑就杀!可是慕青冉不一样,或者说,别人看待他们的眼光不一样。

如果是夜倾辰,那似乎不管他做出多么令人震惊,不合时宜的事情,旁人虽是满心愤怨,但却是不敢将他如何。但是如果换成是慕青冉或者是其他任何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不管是在还是丰延的百姓眼中,均是没有这样的特权的。

所以慕青冉想要对付锦乡候,想要对付夜倾瑄,就必须拿出针对他们的确凿的根据。只有这样,旁人才会信服,才不会觉得她是仰仗夜倾辰的宠爱而祸乱朝纲。

至于夜倾辰为何明明担心慕青冉的身子,却还是放任她整天诸多谋算,自然也是为了怕她无趣。他心知青冉是什么样的人,并不是一味需要他保护的弱女子,她可以窝在他的怀中被他细心呵护,亦可以与他并肩博一个万里江山,单看她的心情选择便是。

“你近日还再喝药吗?”说话的时候,慕青冉“小心”的看着夜倾辰的神色,虽然她现在的身子不适合有孕,可是子嗣这种事,也不是说有就有,总要提前打算的。

“嗯。”在将她的身子养好之前,他绝对不会让她有一丝有孕的可能,那样的风险他冒不起!

闻言,慕青冉的脸上不禁划过一丝失望之色。夜倾辰见了,心里也微微有些不好受,他轻轻的将手搭在她的背上,动作轻柔的抚上她的黑发,声音清冷的在她耳畔低吟,“青冉,要听话,只要你将身子养好,答应你的事情我定然不会失言的。”

夜倾辰实在是见不得她有一丝的不悦,终究还是张口说出了承诺,而他,向来是一诺千金!

“好。”左右这种事情急不得,她要的也不过就是他的态度。

见她终于又露出了笑颜,夜倾辰方是放下心来,眼中也不免满是柔光,不禁微微探身将身子压向她。

察觉到他意图的慕青冉将手抵在他的胸前,眼中满是羞意,“你离我远些,不就免去了吃药”若然不碰她,不就不怕她有孕了嘛!

“我为何要这般与自己为难?”闻言,夜倾辰竟是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微微挑眉望着慕青冉。放着现成的俏媳妇不亲热,倒是自己一个人“憋”着,他为何要那般和自己过不去!

“可现在,我又不适合有孕。”

“嗯天道酬勤。”

慕青冉:“”

她就不说话,看着某位“不知羞耻”的王爷继续编!

方才见夜倾辰进到了屋中,紫鸢便颇有眼色的退了出去。方是出了屋子,便感觉到廊下有一道灼灼的目光盯着自己,不用想,她也知道这人是谁。

想来他仍是不知自己答应了与他的婚事,他只要一得闲,还是锲而不舍的跟着她,也并不如何说话,却是满眼的坚毅之色,似乎她不答应嫁给他,便要与她不死不休的样子。

“我有话与你说。”紫鸢深吸了一口气,径自走到墨刈的身边说道。

闻言,墨刈眸光微动,却是不言不语的跟在她身后。暗处的墨音等人见了,顿时眼睛放光,正准备悄悄的跟上去,却是不想墨刈猛然间回头一记凌厉的眼刀“射”了过来,瞬间吓得几人纷纷逃窜,不敢跟着起哄。

行至院中的一个僻静之处,紫鸢才是转身认真的望着墨刈说道,“我已经同小姐说了与你的婚事”

话音方落,紫鸢明显感觉到墨刈的眼神豁然一亮,人也瞬间闪身至她的身前,紫鸢见状,下意识的便想向后退了一步,却是猛地被他一手拉住,动弹不得。

“你做什么?”紫鸢紧张的四下张望了下,这般拉拉扯扯的样子万一被别人瞧见怎么办!

“心甘情愿?”墨刈的声线是一贯的冰冰冷冷,除了初时听到紫鸢的话时,眸中闪过的一抹亮色,脸上却是再无其他表情。

听墨刈这般一说,紫鸢却是停止了挣扎,她慢慢抬头直视墨刈毫无情绪的眼眸,“那你呢?心甘情愿吗?”他会娶她,难道不是因为占了她的身子,想要对她负责吗?!

“是。”墨刈的表情未变,只目光专注的望着紫鸢,说了这么一个字。

“心甘情愿的想要负责任?”可是偏偏她并不需要他的负责,救他也好,也好,这些都是她心甘情愿的,唯独嫁他不是!

“不是!”说话的时候,墨刈的脸色依旧未变,只是不知为什么,他的耳根却是微微有些泛红。

不是想要负责?那是

紫鸢微微皱眉看着墨刈,忽然间,脑中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泛红。她猛地使力想要将手从墨刈满是薄茧的大掌中抽出,方是转身欲走,却被身后那人忽然一把举起扛在了肩上,几个“起跃”便消失在院中,眨眼间带着她回到了她的房中。

刚被放了下来,紫鸢瞬间便离得墨刈老远,眼神略显“防备”的盯着他。任是紫鸢如何也没有想到,墨刈这般不声不响的人竟是会做这般大胆的举动。

墨刈愣愣的站在那,看着紫鸢像防贼一样的防着他,他的神色略有些不知所措。方才见紫鸢忽然要走,他一时情急便想也没想的将她一路扛回了房间,倒是未想到,会唐突了她!

紫鸢目光微凝的看着与他一桌之隔的墨刈,不禁想到自己方才脑中闪现的想法墨刈他,该不会是对她

见他忽然绕过桌边,似要走到自己面前,紫鸢见此,刚想向后退一步,可这次,墨刈却是未能让她如愿。他的大掌一把掐在她的腰间,将她举了起来,直接“放”在了桌子上,双手拄在她的身侧,将她牢牢的困在自己与桌子之间。

“墨刈!”他这是做什么?!

“你讨厌我?”紫鸢因为害羞一直低着头,是以也没有见到墨刈问这话时眼底的紧张之色。

“不,不讨厌。”平心而论,紫鸢并不讨厌墨刈,可是那也不代表她就喜欢他啊!

“那可心悦我?”

闻言,紫鸢却是平静的抬头与他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也不!”

虽然一早心里便清楚答案,但是听到紫鸢这般亲口说出来,墨刈不可否认的,心情有些糟糕。

“但你答应了与我成亲!”

“那不一样!”她对他,并没有男女之情,答应嫁给他,与心悦于他这是两回事!

“哪里不一样?!”

哪里都不一样!

紫鸢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一板严肃的人,此前她一直以为墨刈会坚持娶她,是为了要给她一个名分,可是今日和他这般一说,她竟是有了别的想法,而这个想法却是让她自己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若是墨刈果真对她对了情,那她该怎么办?!

墨刈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却是忽然抽出自己腰间的匕首放在了她的手中。紫鸢被迫握住冰凉的匕首,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他是何意,却是只见墨刈握着她的手将匕首抵在了他自己的心口!

“刺下去!”墨刈的声音冰冷的响在她的头顶,却是让紫鸢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是不是疯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紫鸢想抽出自己的手,却是被他紧紧的握住,恐会无意间伤到他,她便也不敢大力的挣扎。

“杀了我!”既是污了她的清白,她又不甘心嫁给他,那总要给她一个交代的!

“墨刈!”

“或者嫁给我!”

“我不是已经答应与你成亲了吗?”他这是在闹什么?!饶是紫鸢素日再好的脾气,此刻也不免有些焦躁。

“心甘情愿?”

紫鸢:“”

又绕回来了是吗?!这人的脑子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