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殿试/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日早朝的时候,锦乡候看着站在前面的夜倾辰,脸色很是难看。他刚刚才算是被慕青冉算计了一把,眼下看着在她背后撑腰的人,自然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前些日子因着袁列被流放的事情,他一直并未上朝。原本锦乡候是打算做些什么“补救”一下,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被流放到那种苦寒之地。

可是后来大殿下特意命人传话,让他绝不能轻举妄动。后来他才想到六皇子的人一直在暗处盯着他,单等着他出手便将事情捅到陛下的耳中。如此一来,他也唯有亲眼看着,半分插不了手!

“晋安之地的贡生,均是已经进京了吗?”的声音沉沉的传来,瞬间惊醒了陷入深思的锦乡候。

“回禀陛下,均已到丰鄰。”

“好,宣他们即刻进宫见朕!”

现在?!

明明殿试的时间定在几日之后,为何陛下会在这个时候要召见这些人,而且,还单单只是晋安之地

晋安那是文康的地界儿!

想到这,锦乡候的眉头倏然一皱,该不会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又做了什么蠢事吧!

旁的人尚且不明白好端端的要提前见这些人干嘛,但是夜倾瑄却是与锦乡候一样,想到了晋安之地的科考负责之人是袁文康,一时间,夜倾瑄的心下有不好的预感。

冷眼看着下站脸色各异的大臣,却是什么也没有说,直到传唤的人到为止。

此次通过会试的人选只选了前三名前来,因着他们会试的成绩最为优异,是以便决定先探探他们的底。夜倾辰神色清冷的看着自殿外走进的三人,漆黑的眼眸中一片幽光。

“学生严世聪、秦安、杜维庸参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三人战战兢兢的对着高高在上的帝王拜倒在地,山呼万岁。

“平身。”目光微凝的看着这三人,一时间脸上情绪莫名。

“朕此前已经看过你们会试的答卷,却是字字珠玑,语尽详实,令朕大为感慨,是以今日便一时兴起召你们前来,想要一睹风采。”

此话一出,却是众人所见,那三人面色顿时一变。

这倒是奇了!

既是能得天子召见,这自然是无尚的荣耀,何以他们的脸色均是这般“难看”?!

夜倾昱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和殿中的三人,一时间表情变得很是玩味。晋安之地的考生先时他还并未注意,方才无意间看到夜倾瑄和锦乡候的神色,他方是想起,袁文康当年被贬之地可不就是晋安!

这下倒是有好戏看了,没想到他还未出手,锦乡候自己倒是撞到了父皇的手上,真是上天助他!

殿内的众位大臣均是打量着眼前的这三人,虽是殿试还未到,可是如今陛下这明显就是有意要试探一下他们三人,只怕若是表现的好了,将来定是青云直上啊!

“朕今日,还请来了一位老先生,这可是位学术大家,就让他来考考你们罢了。”说完,示意蔡公公将人宣进来。

众人回身望去,却是只见沈太傅稳步步入大殿之中。

锦乡候见此,脸色顿时一变。陛下这是何意?这可是在丰延的朝堂之上,竟是将临水的太傅大人请到了殿上!虽说他已经辞官,可如今正是朝见之时,可不比此前大皇子府的宴会,陛下这是真的存了心思要请他入朝为官吗?!

近些年,各国之间偶有战乱,三国之间百姓混居而住已是常事。他国的栋梁之才,亦是主君争相竟夺的对象,甚至有一些是在本国怀才不遇,偏偏到了别国得到君主的赏识,从而平步青云。

几次对沈太傅礼遇有加,这次更是在朝见之时,将“甄选”贡生的重任放在了他的身上,虽说最终的决策权在陛下,但是这般举动已经足够表示他对沈太傅的另眼相看。

这边众人心思各异,夜倾辰却是在沈太傅出现的瞬间,便抬脚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扶住他行至御前。

夜倾辰这般举措却是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这可是靖安王,就连陛下只怕也是未曾得过这般待遇的,竟然得他这般“照顾”,看来王爷果然是对王妃情深不渝,竟是这般爱屋及乌。

坐在龙椅上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下一时酸涩不已。他倒是第一次见辰儿这般有对一个“老人家”的态度,这待遇不仅是他,只怕是他爹也是没有的!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可他怎么连“爹”也忘了!

“老朽参见陛下。”沈太傅还颇为诧异,今日一早便有公公到王府传旨,说陛下召他进宫,却未言明是何事。

“太傅大人请起。”因着沈太傅的年纪和学识,唤他的名姓未免有轻视之嫌,是以依然唤他太傅大人,以视敬意。

“今日请太傅大人前来,原是因为您学识渊博,想借您智慧考一考这三人。”

闻言,沈太傅却是不禁一愣。目光扫过殿中站着的三人,一时心下微思,这三人不似朝中官员,看穿着年纪倒像是一般学子

“陛下这般实在是太过抬举老朽了,实在是恐有负陛下所托。”这般出风头的事情,沈太傅并无意去做,更何况这殿内之中本就有人对青冉“诸多不满”,他若是再这般得的青眼,只怕是“木秀于林”!

“诶太傅大人不必如此过谦。”

“陛下既是这般说,外祖父应下便是。”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在一旁响起,顿时让殿内之人均是纷纷望去。

沈太傅闻言,也是颇为诧异的看向他,不过见夜倾辰眸色平静的回望他,也心知他这般说定然是有他理由,便也就不再推辞。

左右也是“三催五请”,若是再不应下,恐旁人也会说他“拿乔”,既是这般,还不如应了便是。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沈太傅慢慢转身看向站在殿内中央站着的三人,缓声开口说道,“敢问三位公子,不知如何看待这君臣关系?又是如何衡量这君民之重?”

沈太傅的这几个问题一出,三人的脸色竟是不约而同的有些变得惨白。这问题实在是有些不好回答,虽是说的好了,自然是得了圣心,可若是哪怕有一句话说错,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不知三位谁先回答?”

这先答之人自然是有利有弊,利处在于可以先行发表自己的观点言论,占了先机,不用顾忌会与别人雷同弊处自然就是唯恐为别人做了嫁衣裳,先行发言倒是让别人容易猜测出陛下的想法。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先开口的样子。

见状,的声音略有些不悦的响起,“朕看你们在会试的答卷之上,均是侃侃而谈,怎地今日到了殿上,竟是都闭口不言了!”

“你来说!”说完,神色颇有些不虞的指着站在最中间的一名男子说道。

“遵旨。”被点名的人正是秦安,他的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渗出,一双眼睛不住的四下乱转,若非有衣袍遮住,否则别人均是会见到他如同筛糠一般的双腿。

“学生以为,君者当为天,正所谓天之骄子,理应受万民敬仰爱戴。”秦安的声音很虚,唯恐拿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一般,战战兢兢显得尤为小心。

“那君臣又当如何?”眼神笑眯眯的问道,还是龙心大悦一般。秦安见此,以为自己这般说迎合了的心思,一时间心下稍安。

“臣子是为辅,君者当为主,自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既是知道了这般回答的“套路”,秦安也是越说越顺。

“既是如此,朕现在就命你去死!”

什么?!

闻言,秦安猛地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不要说是秦安,就是在场的诸位大臣也是全然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大反转。

明明先前看陛下的反应,还是较为满意的样子,怎地忽然间就要夺人性命了?!况且又素来不是那般动不动就要人掉脑袋的暴君,这般“莫名其妙”的杀人,还是第一次!

沈太傅初闻的这句话也是一愣,虽是到丰鄰的时间尚短,但是沈太傅对这位君王还是有所耳闻的。若非是贤明主君,也不会短短数年便将丰延的版图扩展的这般大,段或是做不出这般随意杀人的行为,想来,是为了“考考”这人。

“陛下!”秦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自以为回答的“天衣无缝”的答案,怎么会转瞬间就为自己招来了祸患呢!

“你这是要抗旨吗?!”的脸色忽然一变,顿时吓得秦安“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着后面站着的严世聪和杜维庸也均是吓得一激灵,怪道人人都说伴君如伴虎,看来果然如此。

“学生学生,不敢。”秦安的眼中此刻一片惊恐之色,跪在殿上的身子一直抖个不停。忽然,殿内传来了一阵奇异的骚味,众人不觉纷纷屏息皱眉。

夜倾辰冷眼看着吓得尿了裤子的秦安,眸中一片晦涩,这种废物,简直就是死不足惜!

殿上众人也皆是满脸鄙夷的望着他,竟是被吓到了这般样子,实在是不堪为大用!

“殿前失仪,拉下去!”

话落,便有侍卫进到殿中,不顾秦安的连连哀求,直接架着他,将他拉出了大殿之上。

“陛下,陛下饶命啊!陛下”

直到将他拖出去好远,甚至还能听到秦安的哭喊求救声。夜倾瑄见状,心下不觉微思,父皇这是有意要试一下这两人的胆量。按照常理来说,秦安这般哭闹喊叫,早在殿上被拖出去的那一刻便会被侍卫堵住嘴巴,可是如今父皇分明就是有意试探这两人一番!

“你们两人谁来说?”秦安已经被处置了,的脸色又变得“和善可亲”,好像刚刚那个杀伐决断的皇帝并不是他一般。

“陛下”闻言,两人瞬间纷纷跪倒在地,仿佛已经预见了自己马上到来的“死亡”。

“陛下,他们二人既是都答不上来,臣倒是有一人举荐。”忽然,一直站在一旁沉默无语的夜倾辰开了尊口。

夜倾瑄皱眉看着夜倾辰,不明白这个时候他跟着参合什么!

“哦?是何人啊?”

“也是此次参加会试的考生。”

“传他上殿。”

不多时,便见到有一一身麻布粗衣的男子缓步上殿。他的眉宇之间满是凌然正气,沈太傅看着他,下意识的便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总觉得这孩子“一身傲骨”与自己年轻之时极为相似。

“学生宋祁参见陛下。”虽是一身麻布衣裳,可是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即使是满身狼狈,可是仍然难掩其气度风华。而相对也有一种人,即便是绫罗绸缎加身,也不过是徒有其表,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罢了。

“你既也是参加会试的考生,那朕不免也要考一考你。”说完,再一次将沈太傅的问题复述了一遍。

闻言,宋祁目光清明的望着,随即朗声回道,“学生以为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这话一出,沈太傅的眼中蓦然一亮。这话虽是有些“大胆”,但是不可否认,为君者,理应如此。

不过,沈太傅欣赏宋祁这般敢说敢言,却不代表也是这般想。见的脸色稍变,宋祁虽然也是心下一惊,不过,他仍是目光坚毅的望着他说道,“学生以为,天下之多者水焉,浮天载地,高下无不至,万物无不润。而民之恰如水,君者益为舟,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继续说。”的脸色有些神色莫名,让人一时间猜不到他内心的想法。

宋祁听闻他这般说,虽是心下也有些打鼓,但脸上却未见怯懦之色。

“为君之道,必须先存百姓,若损百姓以奉其身,犹割股以啖腹,腹饱而身毙。夫民者,至贱而不可简也,至愚而不可欺也。故自古至今与民为仇者,有迟有速,而民必胜之。”

这一番话,可谓是劝谏之言了,可是宋祁每说一句,沈太傅都不禁暗暗点头。有这般想法和胆识,这孩子若是假以时日,必能成为栋梁之才!

“不知忠孝二字,你又如何解释?”也不知宋祁前面的回答是否让满意,他竟是随之又问了一个。

“为人臣子,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为人臣不忠,当死言而不当,亦当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谓之忠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谓之孝。”

“嗯,说得好,现在,朕想以君的身份要你去尽忠,你当如何?”不知为何,竟是又将话绕回了方才秦安所言。一时间,众人脸色皆变,这问题分明就是个圈套,不管怎样回答,结果都不会好过!

若是宋祁应了所言,那等待他的就是和秦安一样的下场若是他不应,就分明是忤逆圣上,结果还是难逃一死。

听闻的话,宋祁初时一愣,就在众人以为他也会吓得哭爹叫娘的求饶时,却只见他淡淡应道,“学生,遵旨。”转身便走出了大殿。

宋祁这般一说,倒是让沈太傅有些意外,方才听他之言,皆是有理有据,观点明确,若然能够入朝为官,定然会是治世之能臣。

严世聪和杜维庸此时没有别的想法,只满心庆幸方才自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否则现在就也是一命呜呼了。这官做不做的上倒是另说,别再将小命搭进去,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就在众人以为宋祁早已命丧九泉的时候,却见那人满身湿漉漉的回来了!

“你这是未曾尽忠?!”微微眯眼,似有不悦之色。

“回禀陛下,学生方才已经跳入太液池中,准备投湖自尽,不想却是遇见了一人,是他劝阻学生回来的。”

“哦?是何人?”

众人闻言,也均是纷纷好奇,这太液池中会遇到何人,这宋祁分明就是在信口开河,他就不怕陛下治他哥欺君之罪吗?!

“回陛下的话,是屈子!”顿了顿,宋祁方才继续说道,“方才学生遵照陛下旨意,原打算投湖自尽,却不想屈子与我说,我这般做法实在是陷陛下于不义。他说,想当年楚王是昏君,他不得不死,可如今皇上这般圣明,我却也是一心求死,这实在是令陛下背负昏君的骂名。为人臣子,如何能陷主君于大不义,所以学生便回来了。”

宋祁说完这番话,殿内有好一会儿都是鸦雀无声的,随即,却是忽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好,好!”

“恭喜陛下,丰延既是有这般栋梁之才,实乃国之大幸。”沈太傅是真的觉得宋祁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份心机胆识,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

夜倾昱的目光淡淡打量着宋祁,嘴角牵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此人这般大放异彩,只怕今日过后,上门求见的人会将门槛都踏平了吧!

“既是这般才华横溢,不知你在会试中名次如何?”

“学生已是落榜之人!”

这话一出,顿时朝野皆惊!()《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