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王府一窝都爱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锦走后,慕青冉便吩咐紫鸢,将这件事情告知慕青欢知道。一来是为了“震慑”一下她,看看她们当日的赌约,她是否还记得二来,她们同胞姐妹一场,自然是要以尽哀思的。

而恰在此时,锦乡候府的聘礼也是抬到了靖安王府的门口,倒是惊掉了一众人的下巴!这不知是何时,锦乡候怎地又与靖安王府攀上了亲戚?!

不过,有不少当日了解一品轩之事的人,却是不这般想,这摆明了就是锦乡候家的二公子袁逸毁了人家王妃妹妹的名声,锦乡候唯恐事情闹大,这才赶忙下聘,想要堵住百姓的悠悠之口。

这一日锦乡候带着袁逸到靖安王府的时候,未想到夜倾辰竟是也在。看着他们带着的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夜倾辰眼皮未抬,只声音清冷的说道,“银子!”

什么?!

锦乡候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夜倾辰说银子?!

“不知王爷说的是何意?”

“银子不够!”

这下不要说是锦乡候,就连袁逸都听的清清楚楚,靖安王这是在嫌他们带的聘礼不够!可是这么多箱子的金银珠宝,他竟是还嫌少,那到底要多少才算是多呢?!

“那不知不知王爷觉得多少才合适?!”

“端看侯爷的诚意如何了!”夜倾辰状似满不在乎的说道,神色之间颇为清冷。慕青冉静静的坐在一旁,并不言语,不过见夜倾辰这般毫无顾忌的“敲诈”锦乡候,她不禁在心下暗笑。

看他的诚意如何?!

这说了等于没说嘛!偏偏锦乡候现在又不敢转身就走,到时候不娶慕青欢,先不说靖安王府,就是六皇子那边,就会一状告到陛下那里去。而现在恰逢科考之事还未过,他躲都还来不及,如何能在这个关口再因为这等“不入流”的小事犯到陛下的手中。

左右便全当做是破财免灾了,锦乡候心下一狠,便赶忙让人传话回命府中,着人再添聘礼!

看着院中摆放的满满的箱银,夜倾辰只抬眼淡淡扫了一眼,随即开口说道,“这便是侯爷的诚意?”

这便是?!

听这语气,怎地仿若夜倾辰竟还是不满意一般?!

袁逸微微皱眉与锦乡候对视,夜倾辰是打算让他们散尽家财吗?!

听闻夜倾辰的语气中满是威胁之意,锦乡候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从怀中掏出了一沓“纸张”,“这是微臣在丰鄰的一些香料铺子,还有在城外的几处庄子,还望王爷和王妃笑纳。”

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他侯府上下百余人可还是要过活的,这般“贵重”的聘礼,只怕是整个丰鄰城,也是无人可比了!

见父亲将香料铺子都双手奉给了夜倾辰,袁逸一时间,心下有些焦急。谁不知道锦乡候府之人素善制香,可是如今父亲竟是将铺子都奉上了,这日后就不怕自家的生意被抢吗?!

“原来这便是侯爷的诚意”

锦乡候“”

还要如何?!难不成要他的老命吗?!

如果不是因为对面坐着的人是夜倾辰,锦乡候觉得自己早就命人打将过去了!这哪里有半点王爷的风度,简直就是和土匪恶霸别无二致!

“本王与王妃还有要事,至于婚事的相关事宜,墨锦相商便可。”说完,不顾锦乡候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直接拉着慕青冉便离开了。

他毕竟是堂堂一国侯爷,夜倾辰竟是就这般将自己扔给王府的管家?!未免也有些欺人太甚!

而且,见夜倾辰这般态度,锦乡候的脑中莫名的闪过一个词“银货两讫”。

“墨管家,这婚事”

“侯爷不必挂心,只要银子到位了,其他的事情我们王爷不会在意的。”听闻墨锦这般一说,锦乡候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这叫什么话?!

难道绕了这么一圈,夜倾辰就是为了坑他一笔银子吗?!还有这个管家,怎么他们主仆两人均是开口银子闭口银子,他们到底是在商议婚事,又不是人牙子买卖人口!

其实夜倾辰虽然有故意为难锦乡候的地方,不过大体来讲,他也并非完全是刻意为之,而是他本就是这般打算!在夜倾辰的眼里,任何赏赐都比不过银子来的实际有用,是以每每他完成交代的任务,“论功行赏”的时候,他均是毫无悬念的要银子,久而久之,便也不再问了。只待他回城,便直接命人从国库中取了银子送到王府,方便快捷。

而正所谓有其主必有其仆,在夜倾辰这般的想法“荼毒”之下,地宫十二星这群人更是视银子为“至宝”!否则墨刈前些时候也不会将自己的全部身家都交到紫鸢手上在他看来,这便是他的真心与满满的爱意!

因此,可想而知,在夜倾辰这般看重银子的情况下,居然曾经开口为慕青冉要了一根玉簪,这简直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质的飞跃!

出了正厅之后,慕青冉想到方才锦乡候满脸的抑郁之色,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两人方是回到浮风院,便见到慕青珩神色踌躇的站在院门口,转来转去的样子却是一直没有进去。

不经意间回身见到相携而归的两人,慕青珩的目光倏然一凝,随即走到他们身边,“大姐姐,王妃姐夫。”

慕青冉总觉得,慕青珩看见夜倾辰的时候比见她还要兴奋,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有何事?”虽说如今的慕青珩已非从前可比,可他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加之他素来亲近慕青冉,在她面前,更是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是以慕青冉很明显的感觉到,他有心事!

“没没什么!”说完,慕青珩飞快的看了慕青冉一眼,随后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见此,慕青冉也没有再追问,只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便先回了院子。见慕青冉一走,慕青珩瞬间窜到了夜倾辰的身边。

“大姐姐是要将三姐姐嫁到锦乡候府吗?”他一直对此事一无所知,还是今日见锦乡候带着人来王府下聘,他方才得知。

“嗯。”

“是不是三姐姐做了什么?”慕青珩其实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三姐姐做了什么事,依照大姐姐的性格,段或是不会这般举措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青冉不会拖到现在才出手!”

因为他?!

慕青珩眨巴着大眼,仔细想着夜倾辰的话。不会拖到现在那便是,大姐姐早就有心要处置三姐姐了,但这却是为何?!

随即慕青珩想到那日在大皇子府出来之后,大姐姐说的那一番话,再联想此前他们尚在大皇子府时三姐姐的表现,一个想法赫然出现在脑中,难道三姐姐一开始答应来王府,本就是居心叵测?!

见他似是想明白了个中曲折,夜倾辰便也不再多说。

“是我一直在拖累大姐姐”慕青珩低着头,声音闷闷的说道。从在临水时开始便是,她细心为他谋划,为他筹谋铺路。如今到了丰延,竟还是这般,他急于想要长大,想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有朝一日,可以不必再成为大姐姐的负累,而相反成为她的依靠,可是如今,他竟还是这般不成器,甚至刚刚,他心里还在纠结大姐姐为何要这般做!

“想反过来保护她?”

“嗯!”慕青珩用力的点头,他就是这般想的。

“青冉有我保护就够了,不需要你!”

额暗处的墨昀等人闻言,一时间有些哑然。王爷你这般直白的打击一个小孩子,其实是不利于他健康成长的!

“那”大姐姐有了王爷姐夫,就不需要他了吗?!

“不过,待到将来我与青冉有了孩儿,你要负责保护好他!”这句话,夜倾辰本就是随口一说,算是为慕青珩幼小的心灵寻找一丝慰藉,为他找些存在感。但是任是我们英明一世的靖安王如何也没有想到,慕青珩会将他的这句话深深的印在脑海中,贯彻到底!

慕青珩再次出现在慕青冉面前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他的神色有些变化。明明刚刚在院门口的时候还是有些纠结之意,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竟是全然释怀的样子了?!

而且,他那是什么眼神,怎么觉得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呢?!

慕青珩的目光不受控制的黏在慕青冉的腹部,王爷姐夫说,大姐姐将来会生下一名小宝宝,那样他就是小舅舅了!顿时觉得心里面满满都是责任感,为了当好他的小舅舅,他一定要勤加习武,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见这孩子只是目光精亮的盯着她,也不说话,一时间,就是慕青冉也有些心下奇怪,夜倾辰到底是和他说什么了?!

待到两家亲事议定,选好了成亲的吉日,就单等着日子到了,将慕青欢嫁出去便可以了。这一番商议,墨锦差点没把锦乡候给活活气死!

即便袁逸是被慕青冉算计着娶了慕青欢,正常来讲,锦乡候应该是爱答不理的对待的这件事情,好让慕青冉没脸。可是事事偏偏就是反了过来,锦乡候这般事事上心的态度无非就是怕慕青冉事后翻小肠儿,说他目无靖安王府诸如此类的话。更何况他的一举一动均是被六皇子的人盯着眼睛里,他哪里敢有半分的松懈。

不过,眼下他可以忍一时的委屈,待到慕青欢嫁到锦乡候府,那时候不管他们如何对待她,却是任何人都说不出什么的。夜倾辰即便是再厉害,还管着别人的家事不成!

这边锦乡候正在忙着帮袁逸“料理”麻烦,夜倾瑄却是全然无心理会他们的,只因为再过一段时间,选秀便又要开始了。在此之前,他还要好好筹划一番呢!

“老七,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一来对于女人,夜倾睿的确是比他们要了解的多,二来,也可以让他就此机会出去散散心,别总是闷在丰鄰城整日的想着慕青冉。

“好。”夜倾睿自己也知道他这段时间状态有些不好,刚好趁着这次的机会若是能结识别的姑娘,从而将那个人从自己的心里“挤”出去,到也未尝不好。

“还有那个宋祁,想来若是这次的会试不出什么差错,父皇将来定是会对他委以重任。”想起那日宋祁在殿上的表现,夜倾瑄就觉得这般人物若是能拉拢过来,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我已经派人去查探过了,这晋安的宋家原本也是个乡绅之家,不过后来败落了,如今更是一贫如洗。”夜倾漓细长的眼眉微微眯起,不过,倒是鸡窝里飞出了个金,若然宋祁能金榜题名,宋家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而且,我还说,这宋祁原本与严家定过亲。”

“严家?!”夜倾瑄颇有些兴致的问道,怎么又与严家什么相干?!

“就是严世聪的妹妹,原本与宋祁青梅竹马,两人此前曾有婚约在身,不过后来宋家败落,严家便翻脸不认人了。”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不过若是严家家主知道宋祁会得父皇的青眼,只怕肠子都要悔青了吧!

还有一点便是严家瞧不起宋祁的穷困潦倒,先是悔婚在前,后又挤掉他的贡生名额在后,宋祁他心里定然是怨恨的。夜倾瑄觉得若是他能利用好这一点,从而将宋祁拉到自己的麾下,倒是不失为一桩美事。

没过多久,便是慕青欢与袁逸大婚的日子。

柳姨娘已经离世,所谓长姐如母,慕青欢出嫁的一应事宜自然皆是慕青冉做主。不过话虽是这般说,实际上慕青冉却是半分未曾插手,均是墨锦在前后料理。

不过,慕青冉却仍是从宫中为慕青欢请来了教养的嬷嬷,特别是在大婚的前一日叮嘱她一些夫妻的闺房之事。这种话慕青冉段或是与她说不出口的,左右一想,还是到昭仁贵妃的宫中请了一位嬷嬷过来,较为合适。

因着明日便要出嫁,慕青欢近些时候都没有怎么出院子,而是一直待在自己的院中,等着出阁之日。慕青珩方是过来的时候,便见到慕青欢正在绣着一个荷包,很是精致漂亮。

“明日便是要出嫁了,三姐姐怎地还在操忙什么?”大姐姐把所有的事情均是筹备好了,三姐姐只等着做个便是,怎么还在缝制什么。

“不过是闲来无事罢了。”说完,慕青欢状似不经意的将手中正缝制的东西放进了针线筐里,拿过一旁的丝帕盖住。

那是她准备赠给袁逸的,既是要嫁到锦乡候府,便是等于将自己置于虎狼之地,她自然是要多加谋划一下。最好是能够得到袁逸的宠爱,这样这能更加安稳的在侯府站稳脚跟。

“三姐姐既是嫁到侯府,日后好生生活便是,想来有大姐姐在她定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受委屈的。”想到夜倾辰与他说过的话,慕青珩不觉眸光一闪。

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委屈?!

“珩弟年纪尚幼,有些事情,我不同你说,不过是不想你为此烦心。”慕青欢的眼中似有纠结之意,看向慕青珩的眼神满是不忍与辛酸。

“三姐姐要说什么?”

“如今我既是出了王府,留你一人只身在这,虽是放下不下,却也实在是自身难保,你自己定要万事小心。”

闻言,慕青珩的眸光倏然一凝,“劳三姐姐挂心了,珩儿心下明白。”

出了慕青欢的院子之后,慕青珩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变。三姐姐这一番状似不经意,却实则挑拨离间的话他如何听不出,如果不是此前就听墨熙师傅说了当日的事情,只怕他还会以为他这位三姐姐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他今日来此,本是打算“敲打”她一番,即便是到了侯府,只要她不生出异心,慕青珩觉得大姐姐定然是会保她性命无忧的。可是见她今日这般,却好似仍然有自己的打算似的,倒是让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日慕青欢出阁的时候,慕青冉一早便起来准备了。待到锦乡候府的花轿前来迎人,送着慕青欢上了花轿,这事情方才算是结束。看着王府门口拥挤着人山人海的人,一时间热闹不已。可不是足够热闹嘛,一个是侯府公子,一个是王妃妹妹,况且两人之间又隔着靖安王府与大皇子之间的暗流涌动,实在是让一干人等莫名不已。

若是往常这样的场合,夜倾睿定然是脑袋削尖了“冲”到第一个,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便对这些再提不起兴致。今日他本就打算直接出城的,可是骑着马看着大街上拥挤的人群均是向着靖安王府而去,他便也下意识的策马跟着人流向前走。

慕青冉与夜倾辰并肩站在王府的门口,她好像感觉到人群中有人在看着自己,她顺着那道灼热的目光回望过去,却见那男子一身紫衣,手执折扇,高高立于马上,遥遥向她望过来。

见她发现了自己,夜倾睿也没有躲闪,反倒是眼神有些热切的朝着她微微颔首,看到对方也微微点头示意,他竟是有些雀跃的想要上前一些。可是待看到她身边站着的夜倾辰时,却是生生顿住,随即一马鞭抽了下去,转身便策马而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