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选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至晚宾客方散,袁逸回到喜房的时候已是满身的酒气。虽说人生大喜之事莫过于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可是他的洞房花烛,实在是有些太过“窝囊”了点。如果不是慕青冉设计了他,他何苦会被“逼着”成亲。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袁逸就是被逼着“主动”,他的心里自然是怨憎慕青冉,连带的,他觉得慕青欢也难保就不是慕青冉的“帮凶”!可是后来听父亲一说,他方是明白,原来这女子与慕青冉关系并非那般姐妹情深,相反她还是大皇子的人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有些愤懑不平,到底这成亲之事有些牛不吃水强按头的意味在里面,是以他并未打算给慕青欢好脸色。

回到寝房,看着烛光下盖着红盖头的小女子端坐在那,袁逸“晃晃悠悠”的几步走到她身前,未等喜娘说什么,便一把扯下了她的盖头。

红巾之下是一双怯生生,水汪汪的大眼,眼睫之上还挂着未曾掉落的泪水,看的人莫名心疼不已。感觉到头上的红盖头忽然被人掀起,慕青欢的眼神瞬间闪过一丝不安,随即便是一副惊慌失措而又强自镇定的模样。

袁逸目光痴迷的看着这样的慕青欢,一时间竟是有些忘了原本的“怒气”。一改方才的“急躁”,十分顺利的配合喜娘接下来的安排。待到终于折腾完,房中只剩下他们二人,袁逸刚要伸手抱住慕青欢,却见眼前的佳人忽然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夫君若是不喜欢儿,欢儿会安分的,只求夫君别赶我走。”说话间,慕青欢的脸颊上已是梨花带雨,看的袁逸好生不忍。

不过,她这是什么话?!自己几时要赶她走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今日是我们大婚之日,我缘何要将你赶走?”袁逸伸手拉起她,还贴心的慢慢将她脸颊上的眼泪擦拭干净。

“欢儿心里明白,夫君答应娶我,不过是因为那日在一品轩的事情,可是可是那件事情欢儿真的是不知情的!”她不说还好,这一说袁逸想起自己被设计又是万分恼火。

只是感觉到怀中的佳人忽然瑟缩了一下,他不禁出言安抚,“这与你什么相干,都是那个女人搞得鬼!”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能设计,这靖安王妃还真是蛇蝎心肠。更何况,当日事发的时候慕青欢的神情反应均不似作伪,如果不是有丫鬟拦着,只怕她早就香消玉殒了,她本也是被人利用,他怎生还舍得怪她!

“不不是,不是大姐姐的错。”她的声音很似是想要为慕青冉辩驳,可是又唯恐惹恼了袁逸,只轻声的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闻言,袁逸却是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个小女人怎地被人设计了还这般心思单纯善良!而且,想到她之前在大皇子府被大皇子利用送去靖安王府,如今又被慕青冉设计失了名声,嫁给了他,总觉得更加心疼她。

“罢了,那件事情既过了不提也罢。”袁逸用手挑起她的下巴,想要一亲芳泽,却是被慕青欢怯生生的躲了过去,她害羞的笑道,“夫君先等一下,欢儿,还有东西想要送给你。”

说完,就见慕青欢从宽大的袖管中取出一枚荷包,上面绣着几颗翠竹,俊逸潇洒,淡然成姿。袁逸见了,不禁微微一笑,连带着慕青欢的手一起握在掌中,随即便俯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靖安王府

慕青冉静静的坐在烛光下,手里拿着夜倾辰书房中的兵书看的津津有味。

“烛光微暗,恐伤了眼睛,明日再看。”说完,夜倾辰便伸手直接抽走了她手上的书。

见状,慕青冉倚在贵妃榻上,好以整暇的看着夜倾辰。

“怎么?”左右无事,夜倾辰也坐在榻上,拉过她纤细嫩白的小手,比量着自己略显粗糙的大掌,漫不经心的把玩。

“觉得王爷越来越像是管家婆了。”

“嗯?”管家婆?!夜倾辰不禁微皱俊眉,手慢慢顺着她的手臂落到了她的腰间,隔着她的衣物慢慢摩擦

“额我是说,王爷越来越贤良淑德了!”见他充满暗示性的动作,慕青冉赶忙改口,神色间也不禁满是讨好之意。

见她这般有眼色,夜倾辰便也不再逗她,管家婆便管家婆吧!左右他也只“管着”她一人。

“再过几日,是不是就要为陛下选秀了?”丰延每三年便会进行一次选秀,恰逢今年又是到了选秀的时候,到时候,又会有一批新的女子入宫。想来,昭仁贵妃也时候拿回管理六宫的权利了!

“嗯。”夜倾辰的声音很淡,这事情又不需要他去管,何况就算陛下让他去管,他也未必会应。

想到今日见到了夜倾睿,见他策马似是要出城的样子,不会就是为了陛下选秀的事情吧!

“又不知要葬送多少年轻女子的青春”三年前入宫的那一批秀女,位份最高的也不过就是个贵嫔,其余的可能是连陛下的面也未曾见过。

不知为何,慕青冉的脑中忽然想到了一句“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

三十六年那将是经历过怎样的期待与绝望,最后终将红颜熬成枯骨。

虽然听起来有些夸张,可是后宫佳丽三千,能入皇帝青眼之人屈指可数,其他的自然是籍籍无名的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任是时光变迁,也终是无人记得。

感觉到慕青冉的情绪有瞬间的哀戚,夜倾辰伸手将她搂进怀里,“那些都与你无关!”

“现在或许是这样,那以后呢”慕青冉慢慢的从夜倾辰的怀中退出来,目光清润的望着他。

那座宫城,离她那么远,可是只要有夜倾辰在,就又觉得距离她那般近!现在他是王爷,自然可以随心所欲的为所欲为,可是如果有一天他的身份变了呢

闻言,夜倾辰的眼中倏然一凝,“青冉”

“夜倾辰,那个位置,你想要吗?”这似乎是第一次慕青冉这般开诚布公的提起这件事,她一直都是有感觉的,对夜倾辰的纵容和信任,已经超出了一般的君臣关系。即便是血脉相亲,可是如果不是存了心思要扶持他,如何会这般让他接触到权利中心!

“我只想要你!”慕青冉既是已经察觉了,他便也不必再遮遮掩掩。

自然是有这般打算,只是他却未必想要接受。如果是从前一人,或许考虑诸多因素,他会答应的要求。可是如今既是有了青冉,他唯恐她受一丝的委屈,又怎会走到那般境地。

更何况,她能留在他身边陪着他,他已经是感动不已,如何还会勉强将她困在那皇城之中,让她彻底失去自由!

“夜倾辰”虽然他什么都未说,但是慕青冉明白,如果没有她,他或许不会拒绝。

“感动了?”

嗯?!

“要不要身体力行一下?”

慕青冉:“”

只觉得感动神马的,都是那天边的浮云!

没过几日,天气愈见和暖,选秀便也正式开始。

休养了个把月,昭仁贵妃的身子也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惠妃见此,也是颇有眼色的再次当着和贵妃的面,提出要将统理六宫的权利交出来。这一次,昭仁贵妃并没有再拒绝,而是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

眼下新人就快要入宫,若是没有“权柄”在手,万一一个不小心让哪个人钻了空子,岂不是得不偿失!

选秀,本该太后也是到场的,可是不知为何,自从此前太后无意间伤到身子之后,好不容易养好,没过几日便又有新的“意外”发生,倒是折腾的她一把老骨头不得利落,是以倒是并未出席。

而至于皇后,更是到现在还在被禁足朝阳宫中,一直没有放出来。最后,还是昭仁贵妃和惠妃一起向求了情,这才又重见了天日。

慕青冉听到墨锦这般回报的时候,不禁淡淡笑了,她就说昭仁贵妃是个有手段的,这般一退一进的“打法”,皇后娘娘自然不是她的对手!

倒不是昭仁贵妃好心想要施恩皇后,而是这般做才方便他们以后行事。一来,不会一直这般关着皇后,不管将来是看在谁的面子上,他一定会将她放出来的,倒不如现在昭仁贵妃自己先提出来,倒是能为她赢个好名声二来,皇后被禁足朝阳宫,便没办法出来自由活动,可是眼下新的秀女方才进宫,自然是不能少了皇后在前面打头阵!

只要将皇后放出来,她才有机会犯错,而只要她犯错,昭仁贵妃就会抓住这一点,来打压前朝的夜倾瑄。

她虽是身为中宫皇后,可是却没有半分权利在手,被昭仁贵妃这般“挤兑”,定然是怒火中烧的。到时候,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严,就难保不会搞些动作出来,而这恰恰就是昭仁贵妃希望的!

就在众人皆是以为几年的选秀也如往年一般,大家都是走走过场的时候,未曾料到,竟是难得的对一名女子上了心。

任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次选秀杀出来的这匹“黑马”,在以后的时间里竟是隐隐有独得恩宠的态势,甚至连昭仁贵妃都有些失宠的趋势!

要说这女子如何倾城绝色,却也不然若说背后势力庞大,却又实在言过其实。旁的人皆是心下奇怪为何独独看中了她,竟是从秀女进宫定好封位之后,几乎是召她侍寝。

那秀女名叫华裳,选秀那穿了一件桃红缂丝绣桃花百褶裙,粉嫩夺目的像是春天的桃花一般。众人皆是以为她这身打扮与昭仁贵妃相像,加之她年纪轻,自是新人胜旧人。

可是别人不知,昭仁贵妃心下却是一清二楚,华裳不是与自己相像,而是更像死去的容嘉贵妃!

朝云华华裳,竟是连名字都有些相似,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宫中人人都以为容嘉贵妃是禁忌,谁都不敢在的面前提起,昭仁贵妃自然也是不敢,不过她却动了些别的小心思。原本她也是和旁的人一样,以为帝王之爱不过就是镜花水月一场。可是后来她发现,自容嘉贵妃身死后,看待后宫女子的眼神,再没有那般眷恋风情。

那时候她还只是宫中一个不受宠的昭仪,一次偶然间她去到了为那女子一人栽种的桃林,她看着满目的桃花,绵延十里,只觉得满心艳羡。

也是在那里,她真真切切的听到唤了她一声“华儿”,那时候她才知道,不管容嘉贵妃是否“真的”是北朐的细作,或者她是否真的与那名侍卫她仍然是心中不可遗忘的存在。

之后毫无悬念的,她受到了的宠爱,被封为湘妃,再加上抚养了六皇子在膝下,一时间风头无量。可是这么多年,没有人比昭仁贵妃自己更清楚,她一直都是活在容嘉贵妃的影子里,所有的荣宠加身,都是因为对那个女子至死不渝的眷恋与深情。

所以,她即便更偏爱月白色的宫装,却仍然在召见她的时候,特意换上他最喜爱的桃红色即便她从来不善下厨,可为了讨他的欢心,稳固自己在后宫的地位,她仍然是想法设法的知道了容嘉贵妃以前常做给的糕点。

所有人都以为是她蕙质兰心,所以才这般独得皇上的宠爱,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些都不过是仰仗另一个女子得到的。她的心里自然会有嫉妒,但是自从容嘉贵妃死后,她再也没有这种情绪了。

虽然她满心依附,但却从未打从心底爱过他,因为她知道,他的心里从来就容不下任何人。所以即便是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替身,她却是从不在乎,可是如今,貌似出现了一个更“合格”的影子!

华裳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入宫成为皇帝的妃子。她不过就是一个乡野间的小丫头,爹娘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她虽然自认为长得还不错,但是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够一跃龙门,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可是真的当自己进宫之后,她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接她进宫的贵人说,让她常穿桃红色的宫装,她自然是满心答应。毕竟爹娘的后半生就全都指望她了,那人也说了,只要她好好听话,乖乖的在宫中伺候好陛下,她爹娘自然是锦衣玉食,享用不尽的。

从被看中的那日开始,华裳几乎每晚都会被召去侍寝。人人都以为她与陛下夜夜笙歌,芙蓉帐暖,其实,她根本至今都未侍奉过他!

虽是每晚都召她过去,却只是让她静静的坐在一旁,他兀自看着奏折,偶尔抬头看着她,满眼的眷恋与宠溺。待到他要歇息时,便命人将她送回自己的宫中,每日均是如此,倒是让华裳有些莫名其妙。

这一日,再次将华裳送走之后,看着画轴上的人,眸中满是怀念。

一旁的蔡公公见了,不禁心下微叹,陛下这又是何苦

“你说,她与云华像吗?”初见华裳的时候,不可否认,的确是震惊了。倒不是她的容貌与云华如何相似,而是那股质朴纯真的感觉,仿若一人!

“娘娘风华无双,自是旁人不可比拟。”蔡公公虽是心下一惊,不过还是沉着应道。

“自然是无人可比”

这也是为什么并不临幸华裳的原因。他会宠爱昭仁贵妃,是因为知道她们二人并不相同,不过是她一味的模仿云华可是华裳不同,她的确是有云华身上的影子在,可是偏偏又不是他的云华,所以他绝不会让自己放纵其中!

“陛下,这么多年了,您”也该放下了,何苦还这般与自己为难呢!若是那女子还在,定然是不愿见到他这般折磨自己的。

“朕恐他日九泉之下,无颜见她。”的眼中渐渐有些温热,他微微闭眼,掩去眸中的泪意。手慢慢抚过画中女子的脸颊,她还是那般明艳,笑容灿烂的似是灼灼桃花。倒是他,如今也是满头华发,有些配不上她了!

“娘娘是何等样人物,不会这般怨怼陛下的。”

“是朕无法原谅自己啊!”说罢,慢慢收起画轴,小心仔细的仿佛对待什么珍宝一般。

当年一事之后,他身边未留下任何有关云华的物件,唯有这幅画是一次梦见她之后,他匆忙起身挥毫,才将她的轮廓跃然纸上。

因为知道求而不得的痛苦,所以在看到辰儿那般执着于慕青冉时,未曾出手阻拦。世间难得真心人,既是有自己的心爱之人,生死相随,也是一大幸事。

不若他这般,看似高高在上,却是赢了天下,输了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