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制香秘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转眼,华裳进宫已是半月有余,这半月几乎是召她侍寝,可谓是羡煞了那群同她一同进宫的秀女。她既是这般独得的恩宠,已经隐隐有盖过昭仁贵妃的势头,若是日后再生下一名皇子,只怕到时候母凭子贵,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

皇后自从被解了禁足之后,也只是在朝阳宫见了夜倾瑄,其余人却均是被她以身体不适为由给挡了回来。昭仁贵妃看着这般安静没有动作的皇后,心下也是明白,定然是大皇子叮嘱了她,不可轻举妄动,免得莽撞之举,图惹陛下烦厌。

若是换了往常,即便是宠幸了新的秀女,昭仁贵妃也是不怕的。左右她已经有了皇子傍身,也算是儿女双全。可是如今正当得宠的人是华裳,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在选秀的第二日见过那女子一面,单就容貌而言并未与容嘉贵妃如何相像,可是远远望去,那身型打扮,性格气质却是真的有几分相似。倘或陛下果真因此而独宠华裳,再不理后宫之人,昭仁贵妃想想便觉得头痛欲裂。

而且,她每每见到华裳,总是有一种在面对容嘉贵妃的感觉,让她心中总是有些“毛骨悚然”!当年的那些事情,却是皇后他们在背后捣鬼设计,但是这里面自然也有她的推波助澜。

所以这些年,即便是了解一些当年事实的真相,她却从来都是闭口不言,因为一旦皇后被陛下注意此事,那她自然也是讨不了好处的!

如今见到与容嘉贵妃相似的华裳,她自然是不敢贸然出手,唯恐触怒了陛下,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一时间,宫中两位主位的娘娘均是放任华裳这般独享的恩宠,旁人自然是更加不敢言语。久而久之,宫里便开始流言纷纷,说是昭仁贵妃要失宠,新晋秀女华裳有取而代之之势。

待到这消息传到慕青冉的耳中时,她不禁有些微微皱眉。这是何意呢?替身?!

可若是命中唯一,如何能让别人替而代之?!

“若是易地而处,你会如陛下一般吗?”扯了扯一旁正在看书的人的衣袖,慕青冉淡淡问道。

“你说呢?!”很是清冷的声音,但是却不难发现,那声音里隐隐有些不悦,好像她问了什么“愚蠢”的问题一般。

“嗯我,我知道你不会,所以才说是易地而处啊!”见他目光有些愠怒的望过来,慕青冉赶忙改口。

“那也不会!”她本就是无可替代的,却又哪里来的这些假设。

“可是陛下会”

“若然是我,定是直接杀了那些女人,可是陛下与我不同。”性格不同,对人方式不同,所以他也不会走到那一步。

慕青冉了然的点头,可是她总觉得华裳这般在宫中受宠,假以时日,定是会影响昭仁贵妃的地位的。

而慕青冉所担忧的事情,没过多久,终于发生了!

因为华裳连连在面前露脸,导致宫中流言四起,都说贵妃是要失宠了。可这话不知怎么竟是传到了夜倾羽的耳中,她那般火急火燎的性子,自然是当时就怒了,直接便“单枪匹马”的杀到了华裳的宫中大闹了一番。

而咱们这位华良娣不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仗着的宠爱有恃无恐,竟是就这么与九公主对着干!而当昭仁贵妃得到消息赶到的时候,正面色阴郁的斥责夜倾羽。

这件事情的最终,自然是以华裳的“大获全胜”结束。而九公主因为行为无状,莽撞冒失,又被下令禁足了!连昭仁贵妃都被连累遭到了的斥责,这在以前是几乎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昭仁贵妃看着躲在的身后神色平静的女子,一时间,心头无名火起

宫中一些宫人之间的流言,如何会传到高高在上的公主耳中,只怕是有人刻意为之了。

慕青冉坐在园中的亭子里,凉风徐徐吹来,将她如墨的发丝散在空中。她目光沉静的望着亭外的湖水,水中偶尔撒下一下鱼食,看着湖中的锦鲤争相而食,她的唇边不觉化出一抹淡笑。

食物只有这么多,可是想得到的鱼儿却是不计其数,自然会争抢的“头破血流”!

听闻前些时候陛下带着宫中的华良娣去御兽园,有马儿惊了御驾,还是华良娣不顾己身挡在了陛下的面前。想来过不了几日,良娣的位份便衬不起她的身份了吧!

为了赏赐她,还特意命人内务府将今年所得的安息香统统送到了她的宫中。

安息香这么名贵的香料,竟是眼也不眨的都送给了华良娣,还真是“千金一宠”啊!

想到什么,慕青冉唇边的笑意愈加变深,盈盈含水的明眸倒映着湖中的水色,一片晴光潋滟。慕青欢嫁去了锦乡候府这些时日,听说与袁逸琴瑟和鸣,举案齐眉,也是时候该派上用场了。

慕青欢到了一品轩的时候,慕青冉已经在包间坐了多时了。

“欢儿来迟了,还望大姐姐恕罪。”成亲之后的慕青欢较之未出阁时并未有明显的变化,仍是怯生生,乖巧听话的样子,只是模样较之以往的“纯真”多了一丝艳丽,倒是比以前明艳了几分。

“三妹妹说的哪里话,快些坐吧!”慕青冉神色淡淡,并未显得十分热络。

见此,慕青欢也并未在意,仍是声音软糯的同慕青冉说着话,而后者也是嘴角含笑的淡淡应着。

“不知大姐姐今日叫我前来是为何事?”从嫁进侯府开始,慕青欢就知道自己是有“使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慕青冉就会找上自己,可是过了许久都未她有什么动静,她甚至都以为慕青冉是不是忘了她的存在了!

“三妹妹出阁之前,你我约定之事,不知你可还记得?”既是在侯府中过得如此风生水起,只怕很难再安心为她做事了吧!

“自然是铭记于心,断不敢忘。”闻言,慕青欢赶忙神色紧张的应道。她的目光真切的望着慕青冉,让人不忍有半分怀疑之意。

“嗯,如此便好。”微微颔首,慕青冉继续道,“那便要烦请三妹妹将侯府制香的秘方告知与我了。”

什么?!

闻言,慕青欢不禁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眸中满是震惊。

大姐姐想要侯府制香的秘方?!

早前锦乡候来王府下聘的时候,慕青欢便听说聘礼中有几处锦乡候府的香料铺子。她当时还奇怪,锦乡候为何会这般做,他就不怕自家的生意被抢了吗?!

后来还是她将疑问说与袁逸,方才知道原来锦乡候本就是故意这般做的。因为侯府名下的香料铺均是有专门的下人在打理,铺子可以送给靖安王府,可是伙计却是不能送的,可是少了这些人,就等于没有制香的方子,那等待他们的只有关门大吉!

可是现在,慕青冉竟是打上了侯府制香秘方的主意,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大姐姐这却是与我为难了,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制香的秘方啊!”这话慕青欢倒是没有说假的,她初到侯府能安稳度日已经是不错了,如何还会得知这些!

“自然是难办,否则,我也不会找你。”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似乎并没有强求之意,可是说出的话却是让慕青欢面色一变。

“不知大姐姐要这秘方何用?”在她看来王府是不缺银子使得,或者不仅是不缺,甚至是挥霍不尽的。

不过,倒也不知是为什么,总觉得他们一个两个的均是十分看重银子。此前她嫁到侯府,听袁逸说,慕青冉为她准备的那些嫁妆,其实本就是侯府送去的聘礼,甚至连盛装的箱子都懒得换一下,满箱子的金银珠宝又是原封不动的抬了回来,倒是那些银子元宝都被留下了。

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今竟是连大姐姐也变得这般“财迷”?!

“自然是有大用途。”听慕青欢问起,慕青冉却是含糊其辞,并没有具体说明。

感觉到慕青冉对自己的不信任和防备,慕青欢便也没有再追问。

“虽是这般说,可是这制香的秘方那般多,欢儿何从下手啊?”

“我只要安息香的秘方便是。”

只要安息香?!

想到近些日子无意间听到袁逸提起的宫中之事,慕青欢心下微微深思。大姐姐要这安息香是打算送给华良娣的吗?!

她听闻陛下进来独宠宫中的华良娣,命内务府将所有的安息香均是送到了她的宫中。

大姐姐是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对华良娣表示一番,以便博得她的好感吗?!

“制香向来是侯府的生计所在,不要说是我,就是夫君他素日接触的也是不多,大姐姐直接让我盗取秘方出来,实在是难如登天。”慕青欢说的倒是的确是实话,只不过,很多事情看似无解,但若是真的想要达到目的,却并非半点可能也无。

“这便要看三妹妹的本事了。”她既是能以这般身份进入锦乡候府,还将袁逸的心牢牢的控制在手上,说她半点法子也无,慕青冉段或是不相信的。

“我我需要些时日。”这事情她要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还望三妹妹不要让我失望”

慕青欢回到侯府之后,私下里一直命人盯着靖安王府的那几处的香料铺,没过几日,果然见到有几位调香的师傅被雇佣了进去。这时她才是方知,慕青冉是真的打算调制安息香,可是她怎么能将这么大好的机会拱手相让呢?!

自从长子袁列流放丰州之后,侯府世子之位空悬,袁逸和袁徽本就是卯足了劲想要“上位”,现在有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自然是不会轻易的放过。

而她既然是嫁给了袁逸,自然是希望他能仕途顺畅,稳稳的坐上侯爷的位置,到时候,她不就也水涨船高的成为了侯爷夫人!

所以,慕青冉今日提到的事情,她要好好谋算一番,争取利用这件事情向锦乡候证明,袁逸才是世子的最佳人选。

慕青冉想来也是心下提防着她坏事,是以并未言明要安息香究竟有何用。不过她不说,却不代表慕青欢不知道,陛下既然是如此爱重华良娣,那他们若是能趁此机会与她攀上关系,更甚者将她拉拢到大皇子这一阵营,岂不就是立了大功。

待到晚些时候袁逸回府的时候,自然是听说慕青欢出府去见慕青冉了,他下意识的便皱眉。

这个靖安王妃,实在是心机太过深沉,欢儿这般心思单纯,难保她不会被她利用!

“你今日,去见了靖安王妃?”刚回到屋中,袁逸便拉着慕青欢问道。

“嗯,大姐姐派人唤我前去相见。”她一边说这话,一边将干净的帕子递到他的手上,让他净手。

“什么事?”

闻言,慕青欢的身子不禁一僵,却是生生被袁逸看在了眼中。

“怎么了?”察觉到慕青欢的表情有瞬间的不自然,袁逸不禁心下奇怪道。

“没没什么!”可是偏偏这般欲盖弥彰的样子看在袁逸的眼中,更是确定慕青欢定然是有事瞒着他,难道是和慕青冉有关?!

“欢儿,还不与我说实话!”他的这个小妻子素来单纯善良的紧,只怕若是自己不问,她定然是要自己闷在心里的。

“是,是是大姐姐”说着,慕青欢似要哭出来一般,满面皆是为难之色,倒是看的袁逸心疼不已。

果然是慕青冉!

这女人又要如何?!

“她说什么了?!”袁逸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自己被她设计不说,如今娶了欢儿,她竟是还不放过他们!

“大姐姐她让我将府中制香的秘方偷给她!”说完,慕青欢仿若是再没脸见袁逸一般,深深将头低了下去,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什么?!

这话一说,袁逸顿时惊得不轻,她好大的野心,竟是还想要侯府制香的秘方!

“夫君,是欢儿不好,都是我的错”慕青欢紧紧的拉着袁逸的衣袖,似溺水的人一般抓着手中仅剩的浮木,“出阁之前,大姐姐她便与我说过,让我嫁来府上之后,时常时常将府上的事情告知她”

“什么?!”袁逸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没想到,慕青冉竟是还存了这份心!她这是要将整个侯府都放在她的掌控之中吗?!

“夫君!欢儿没有说,欢儿什么都没有告诉大姐姐是真的!”见袁逸真的动了怒,慕青欢赶忙向他解释道,出口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听得人不禁心下不忍。

“好了好了,我自然是信你的。”袁逸回神间见到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女人,急忙轻声哄道。他自然是相信慕青欢说的话,如果她真的将侯府的事情说与慕青冉知晓,现在也不会主动提及这件事情了。

“我,我不想帮大姐姐做不利夫君的事情,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着,慕青欢的眼中似乎又有泪水流下,水汪汪的眼中满是委屈与茫然。

“我知道,我会处理的,你将今日之事仔细说与我听听。”见慕青欢这般样子,袁逸哪里还舍得对她怨怪,只得满心愤恨慕青冉,觉得她心机深沉。

闻言,慕青欢方是渐渐平复情绪,将今日见慕青冉的事情娓娓道来。只是这当中,却又少不了的加了一些她自己的想法。

听到慕青欢听到安息香,袁逸的脸色有瞬间的迟疑。

安息香慕青冉怎么会想要要这香的秘方?!

见袁逸眉头深锁,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慕青欢状似不经意的开口说道,“夫君,这安息香很名贵吗?怎么陛下赏赐了华良娣安息香,大姐姐也要安息香!”

慕青欢这番不解其意的问话,却是让袁逸顿觉醍醐灌顶!他怎地没有想到,慕青冉要这香的秘方,定然是想自己研制出来好献给陛下或是华良娣的!

想通了这一点,袁逸的想法与慕青欢不谋而合,这般大好的机会,他怎么能白白的送给慕青冉!

“这香素来是宫中才得用的,其他的人也只有几位皇子和受宠的大臣才得了一些。”陛下命内务府将安息香全部都送去了华良娣的宫中,这香本就名贵,想来是宫中也所剩无几,若是他能将这香奉到陛下面前,想来定是会得陛下亲眼有加的。

“那我们”

“自然是不能便宜了慕青冉!”

这秘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到慕青冉的手上的,一则,有了这方子,她研制出安息香,进而巴结上华良娣,六皇子一党就更加势大二则,王府名下现在的那几处香料铺子均是空置着,若是得了秘方开了业,岂不是要抢走侯府的生意!

袁逸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他相信这一次定能通过这个机会,让父亲对他刮目相看,说不定还能在大殿下的面前露露脸,那世子之位,岂不就是唾手可得!()《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