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百香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新一次的会试已经告一段落,昨日便是连殿试也已经举办完毕。意料之中的,宋祁毫无悬念的名中三甲,不过却不是状元,而是探花!

至于为何会这么做,别人有些不明白,沈太傅却是心下隐隐有些体会。宋祁的确是富有诗书气质华,可是他毕竟未经多少世事,更加未曾涉足官场,他的性子还是要多加磨砺一番的。

宋祁虽是认为自己并不比状元差在哪里,不过既是已经考取了功名,日后只要是能报效朝廷,效力明君,其他的他倒也并不是十分在乎。

而宋祁的态度也无疑是令较为满意的,他会这般做本就是抱着要试探一下宋祁的心思,看看他是会觉得愤懑不平,还是坦然接受。既是要入朝为官,虽是心性耿直让人较为放心,但若是经不起任何风浪,即便是满腹才华,却也是不堪大用的!

听着沈太傅滔滔不绝的讲着那人,慕青冉一时间竟是难得的对他有些好奇。

宋祁

不知究竟是如何惊才绝艳之人,竟是会让外祖父这般满口称赞,她已经许久未曾见到外祖父这般欣赏某个人了。

而此刻身为探花郎的宋祁,看着“家徒四壁”的宋家,挤着满满当当的邻里乡亲时,眸中不免满是讥讽之意。此前倒是未见他们这般热情,如今是瞧着他风光无限了吗?!

旁的人倒也罢了,宋祁的目光慢慢扫过站在最前面的严家人,眼神愈见不屑。

宋家落魄之时,父亲百般请求,均是不见他们施以援手。这么多年,也是唯恐与他们有任何牵扯一般,都是能避则避,就连从小指腹为婚的亲事,他们都能红口白牙的说成是不过一句玩笑,如今竟是还有脸前来!

严家家主严权虽然并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可是让他如今这般“伏低做小”的来给一个小辈儿赔礼,他段或是不会这般做的。只是如今上面惹不起的贵人发了话,他也只能照办。

而且,看了看身边脸色愈见泛红的女儿,严权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宋祁的身上。他竟是如何也没想到,这小子竟是这般好的运气,不禁是考中了探花,更得到了宫中贵人的赏识!

“诶呀!贤侄啊,老夫可是在这恭候多时了。”说着话,严权便大步走到了宋祁的面前,满脸的“谄媚”之色,哪里还有以前的半点鄙夷轻视。

听闻严权这般“自来熟”的话,宋祁不禁将眉头皱得死紧。宋家的二老见此,也是心下有些不舒服,他们忙着招呼其他的乡邻,便也未曾顾及严家人。

“不敢当!”说完,宋祁竟是看也未看严权的脸色如何,便直接越过他,走了过去。

“宋祁!”

身后,是一道女子的声音蓦然响起,隐隐带着颤音,想来是有些激动的。

闻言,宋祁停下脚步,慢慢回身,入目的是一张姣好的容颜,泪意朦胧的双眼中满是欲语还休。

这女子是严家的小女,名唤严倩雪,正是与宋祁指腹为婚之人。此前宋家穷困潦倒,严权为了避免与他们之间的关系让外人笑话,便矢口否认两家曾经定下的婚约。而至于严倩雪,自然是听从父命,不敢再与宋祁有所往来。

她从前便知道宋祁容貌生的极好,又通文墨,若然不是后来宋家败落,她是极其愿意与他成亲的。可是后来他自己尚且难以保持生计,更何况是她,即便是嫁过去,只怕也是只有吃苦的份儿!

不过,她从来没有当面直接拒绝过宋祁,为的便是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如今宋祁衣锦还乡,日后也定然是鹏程万里,她若是于此时再与他一起,岂不是两全其美。

“不知严小姐叫住在下,是为何事?”宋祁脸上的表情很是冷静,虽是未见方才对待严权的嘲讽,但也并不十分好看就是了。

“宋祁,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考取功名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严倩雪的眼中此时满是宋祁的身影,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如今身份有所变化,总觉得他似乎连周身的气质都变了。

未曾料到的是,严倩雪的这一番话却是让宋祁深深的皱眉。什么叫做他没有叫她失望她何曾对他寄予过厚望?!

“宋公子,我家主子有请。”身后,是一名灰衣的小厮,恭敬而立。

闻言,宋祁不再理会严倩雪,直接转身对着那小厮说道,“不知贵主是何人?”

“公子您去见了就知道了。”

见这小厮并不多言,宋祁一时心下微疑。左右一想,还是去了才知道,只与宋家二老打了声招呼,并未理会严家人,便直接随着那小厮前去了。

身后的严权和严倩雪见此,不禁对视一眼,两人原本的信心满满,此刻却是不免有些担忧

袁逸这几日有些忙忙碌碌的,整日的不在侯府中,竟是早出晚归,也不知在操忙些什么。而慕青欢自从上次见过慕青冉之后,倒是极少出侯府,每日的待在自己的院中,等着袁逸回来。

旁的人不知道袁逸在做什么,可是她却是知道的!不禁知道,而且是再清楚不过了,因为有一些办法,还是她不着痕迹的“渗透”给他知道的呢!

她现在并不急着回复慕青冉,一切只要等袁逸暗中命人调制好安息香便可。这件事情之所以要在暗中进行,一则是为了瞒着慕青冉,免得她又生出什么旁的办法二则,则是为了避开袁徽,若是此事被他知晓,难保他不会从中捣乱!

自从慕青欢嫁进侯府,袁徽明里暗里给她和袁逸使了不少的绊子。这一会,等到袁逸在殿下的面前立了功,她倒要看看,袁徽还怎么蹦跶!

这边慕青欢兀自坐着将来成为侯爷夫人的美梦,却没有想到,偏偏是她怕什么来什么,袁徽此刻竟是得知了袁逸暗中筹谋之事!只不过,他倒是未打算赶在袁逸之前将安息香奉到华良娣和陛下的面前,因为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既是自己无法利用这件事情赢得殿下和父亲的认可,那自然也不能让袁逸有这份殊荣。稍稍一想,袁徽便打定了主意,要将这件事情搅和到底。

他也是无意间听小厮们提起,说是这几日二公子总是不在府上。一时间,他便留了心,初时倒是未发现什么异常,可是后来他发现袁逸经常出没的一家别院,竟是有大批的香料运进去!知道了这些,后面的事情他要查起来就是容易的多了。

将安息香均是送与华良娣的事情,既然袁逸能知道,他袁徽自然也有办法知道。

原来袁逸是打的这个算盘,想要再这件事情上,博得陛下的青眼,从而赢得世子之位有更大的胜算!

只是他偏偏不能让他如愿!

过了没几日,慕青欢依照当日的约定,果然是将安息香的秘方送到了慕青冉的手上。

“有劳三妹妹了。”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扫过手中的纸张,看起来很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慵懒之意。

“只要帮上大姐姐的忙便好。”

“三妹妹这般聪明伶俐,自然是能帮上忙的”慕青冉的唇边挂着温婉的笑意,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可是慕青欢总觉得她说出的话有些隐含深意,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为何。

“大姐姐是想要经营香料铺子吗?”慕青欢小心翼翼的问道,语气中满是试探之意。

“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你说呢三妹妹?”慕青冉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慕青欢闻言,顿时眼中满是惊慌失措,口中急忙解释道,“大姐姐,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

“嗯,我自然是知道你的。”

见慕青冉依旧是淡淡的朝着她微笑,似乎并不介意她刚刚问的问题,慕青欢方是也淡淡的笑开,不再纠结。

却不知,她心里却是因着慕青冉的这句话,而更为放心。她越是这般遮掩不愿别人知道她的目的,慕青欢就越是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想!

过了没几日,靖安王府的几处香料铺子均是同时开张,名为百香阁。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只要能付得起银子,店中香料均可出售!这番话一出,有不少人都十分震惊。要知道皇室之于平民一条较为明显的分水岭便是有些东西是被禁用的。

也正是因此,有些商铺为了表现一些达官贵族的不同,并不容许店内之物卖给平民百姓,即便是家财万贯,也是千金难求。

就比如是安息香,虽然并没有明令规定,禁止百姓使用。可是那般名贵的香料除了那些官宦之家,只怕也是无人有福气享用的,久而久之,似乎也就成了一种不成名的规矩了。

可是如今,靖安王府的这一举措,无疑是要打破这个“传统”。这事若是换了旁的人,只怕一早就被别人的口水淹死了,可是偏偏是靖安王府,那就另当别论了。

先不说夜倾辰的脾气不好,他想做什么,别人段或是拦不住的。再者,他是面前的红人,旁人想要巴结他还来不及,如何会去敢与他为难。

不过锦乡候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禁心下嗤笑。旁的事情他不敢妄言,可若是论起制香,何人能比的上他锦乡候府,靖安王府夫妇这一次可就是干等着赔钱吧!

不过,还未等锦乡候笑够,便有小厮急急忙忙的跑来告诉他,说是百香阁中竟然在兜售安息香!

安息香!

他们怎么会有安息香?!又是如何知道的调制之法?!

锦乡候的脑中有一大堆的疑问和不解,他略有些焦灼的命小厮继续去查探,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这倒不是锦乡候自己扛不住事,实在是这慕青冉的花招太多,若果然是她搞了什么鬼,他倒是真的不足为奇。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锦乡候急的有些团团转,可是反观慕青欢倒像是没事人一般,悠闲自在的待在自己的房中,全然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

她之前便已经派人盯着百香阁了,自然知道他们开张,也自然知道安息香的事情,因为那秘方还是她亲手交给慕青冉的呢!只不过现在就着急未免为时过早,好戏,还在后头呢!

或许是为了招揽顾客,百香阁在开张的第一日,不管是否名贵的香料,还是普通的熏香,均是低价售卖。这也导致了这一日的百香阁门前,人头攒动,队伍排的老长,均是为了在开张的这一日,抢购到自己心仪的香料。

可是还未等众人的兴奋劲儿过去,却又忽然传出一个消息,百香阁中售卖的安息香竟然是假的!

这可是惹恼了原本的上门客,原本买不起的名贵香料此刻均是低价贱卖,本以为占到了便宜,可是未曾想是假的,这哪里使得!

想到百香阁的身后是靖安王,有些人是敢怒也不敢言,就只当是没有这回事。可是有的人这般想,却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想,这种事情只要有一个人闹起来,自然会有人跟风效仿,毕竟“法不责众”!靖安王即便是再厉害,还能将全城的百姓都杀了?!

有人带着头,自然就有人闹起事来。先是百香阁被百姓层层围住,意图要找掌柜要个说法。可也不知道是掌柜被这阵势吓怕了还是为何,竟是直接命伙计将店门关了起来,避而不见。

这一举动看在众人眼中却仿佛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一般,立刻便更加理直气壮的想要找“主事”的要个说法!可是这主事之人是何人,还不就是夜倾辰和慕青冉。想到这一点,这一群百姓竟是直接跑到了靖安王府的门前大闹不止,王府门前的侍卫一时间竟是有些镇压不住!

这一出峰回路转可谓是看的人叹为观止,短短几日,竟是就出现了这样有伤风化的事情。慕青欢听着小丫鬟回禀的话,不禁微微皱眉,好像极为担忧一般,可是待到挥退了下人,房中只剩下她自己之后,却只见原本脸上的担忧之色,顿时变得一派坦然。

百香阁中自然不可能有真的安息香出售,因为从一开始她给慕青冉的所谓的秘方就是假的!

她倒是不怕慕青冉事后找她算账,左右她开始便是说过了,这事情有些难度。她又没有接触过制香的事情,哪里分的清那制香的秘方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不过是袁逸给她什么,她便给慕青冉什么罢了。

至于现在外面闹得沸反盈天的局面,自然也有她的“功劳”在里面。单凭这一群无知百姓,自然是不能成什么气候,为了煽动他们行事,她可是费了好一番心思呢!

现在,她倒是想要瞧瞧,看她这位“蕙质兰心”的大姐姐,如何解了这“犯了众怒”的局面!

靖安王府

墨锦寻到慕青冉的时候,她正在湖心亭中与夜倾辰对弈。

参差分两势,玄素引双行

慕青冉素手微抬,宽大的袖管慢慢滑落,露出纤细白皙的皓腕。玉制的黑子映着她白皙的指尖,显得愈加的黑亮。她的唇角微微含笑,眸中盈盈含水,缓缓落下一子。

见此,夜倾辰执起一枚白子,想也未想的便直接落下。棋局之上,黑白两子厮杀愈发激烈。

白子走势步步紧逼,分毫不让,生生要将黑子困死其中一般。可若是仔细看,黑子四处散落,却隐隐在外围布下了自己的阵势,一时,竟是也看不出究竟这二人谁占上风。

“属下参见王妃!”墨锦远远的便见到了湖心亭中的王爷和王妃,两人静坐对弈,偶尔视线相交,相视一笑,好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倒是较之外面的满城风雨,这靖安王府中犹如避世的“桃花源”一般,安逸宁静,任何纷杂忧扰均是不会闹到这里。

“起身。”慕青冉淡淡应道,随即手中的黑子缓缓而落。

“启禀王妃,外面的百姓闹起来了!”今日一早起来,便听到王府门外吵闹不休,后来侍卫回禀,他方才知道是缘何原因。

“只是百姓?!”

“还有一些乞丐混在其中。”人数众多其实并不好分辨,还好事先王妃便命他们多加留心了。

“嗯,压制住他们便可,切记勿伤了他们。”

“属下遵命。”

墨锦走后,夜倾辰看着棋盘上纷乱错综的棋局,一时间竟是忽然笑道,“青冉一心二用,为夫自叹不如。”

夜倾辰这一笑不要紧,却是让慕青冉身后的流鸢和紫鸢不禁一愣,太夺目了!她们两人极少能见到夜倾辰笑,其实不要说她们俩,就是地宫中的人跟在夜倾辰身边这么久,基本都是未曾见他笑过的,这也就是在慕青冉嫁过来之后,他们才发现,原来他们家王爷还会笑!

而此刻流鸢的心中除了惊艳,不免还在腹诽,他肯定就是用这副好皮囊才将她们家小姐“迷惑”住的。

很久很久之后,当流鸢将心里的想法说与墨潇的时候,后者下意识的便来了一句,“难道不是王妃的皮囊更好?!”

当即便是被流鸢吊起来一顿暴打!不过,这些却是后话了

慕青冉看着夜倾辰颇为“耍赖”的弃子不玩,不觉也是微微笑了。她倒是未曾想到他的棋艺竟也是如此精湛,只怕再下下去,两人也未能分出胜负。

“夫君过谦了。”见他满口的调笑之意,慕青冉也不免顺着他说道。

见他明明听到墨锦说的事情,却是什么都没有问,慕青冉一时间心下满是感动之意。他向来都是这般,只默默的守在她身后,不管她想做什么,他从未有过半点的怀疑或是阻拦,总是要她随心所欲便好。

“既是时机未到,青冉不若为我弹奏一曲吧!”他似乎许久未曾听到她弹琴了。

以前,他也并未觉得琴声如何优美动听,可是自从听过青冉的琴声之后,夜倾辰觉得,琴声如心声,怪不得他以前从不喜听这些,皆是因为他们的心声与青冉不同。

听慕青冉的琴声,夜倾辰总有一种“清微淡远”的感觉。音色净而不浊、情感细腻精致、意境幽远,恬淡自然,象外有象,意外有意。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即淡淡笑道,“紫鸢,去取我的琴来。”

的确,时机还未到,再等一会儿,唱戏之人均是上场,这才算是万事俱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