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富可敌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靖安王府内主仆一派安然宁静,全然一副不受外面情况影响的样子。

而就在众人等着看夜倾辰和慕青冉如何应对这局面的时候,却是忽然传出锦乡候的二公子被举报私运罗斛香,这个消息一出,顿时便无人再去关注百香阁的事情了。

这件事情还要从方庭盛接到密报开始,他也是今日接到的一封匿名信,说是丰鄰城中有人借制香之便,偷偷贩卖罗斛香。见此,方庭盛当时便带着人按照信上写的地方去搜查。

旁的倒也罢了,只是这罗斛香可是陛下明令禁止的香料!只因为这香会让人产生幻觉,,和逍遥散无异,只是功效会差一些而已。可是时间久了,也是一样让人依赖成瘾,难以戒掉。

这般害人之物,自然是不会让其在丰延流传,很早之前便明令禁止过,绝不容许人私藏此物。是以方庭盛在接到密报的时候也并未管是真是假,直接便带着人赶过去了。他心里想的很简单,宁可是什么事都没有白跑这一趟,也绝不能坐视不理。

可是哪曾想,待他带着人冲进那处别院的时候,见到的却是锦乡候府的二公子袁逸也在。

方庭盛既是在天下脚下为官,自然也明白官场这些弯弯绕绕之事。这密报之人,想来定是与袁二公子有所过节,或是说,是与锦乡候府有所过节,因此才会引着他前来搜查。

他自然是不愿搅进他们的争斗之中,可是如今匿名信他已经见过,暗处之人定然是在盯着这件事。若是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怕事后这事被别人翻出来,陛下反要治他个经管不严之罪。还不如现在就仔细查探一番,若是查不到罗斛香,自然最好,若是查到了那就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袁逸看到方庭盛带着人进来的时候,心下不禁微疑,怎地这京兆尹会突然来此?!

先不说他这地方选的较为隐蔽,他又未曾做什么作奸犯科之事,好端端的方庭盛带着人来查什么?!

“袁公子,本官接密告,说是这里有人私藏罗斛香,所以前来搜查一番。”方庭盛的话说的还算是较为客气,一来他不确定这信的内容究竟是真是假二来,即便不顾及锦乡候,可端是看在大皇子的面子上,他也不能让袁逸太过难堪。

“罗斛香?!”闻言,袁逸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总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哪里跑出来的罗斛香啊?!

“是,还望袁公子行个方便。”

“方大人请。”虽是不知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不过袁逸还是较为客气的配合着方庭盛。左右他这不过是在调制安息香,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他要搜便搜。

之所以此前搞得这般神神秘秘,也不过是为了防止慕青冉和袁徽知道了会在暗中使坏,现在他已经大致都要弄完了,也不怕他们知道了。

“想来这般方大人定然是会安心了。”见那些官差均是空手而归,袁逸不禁轻松说道。

这些香料先开始调制到最后的封装,他均是全程看着的,哪里会有什么罗斛香!

“这院子各处倒是没有什么异处,只是这香料”仔仔细细的好一番查探,却也是未见罗斛香的影子,不过那些已经封装好的香料却是未曾查验。看着满屋子的瓶瓶罐罐均是装着安息香,方庭盛的眼中划过一丝讶然,这么多的安息香,锦乡候府还真是大手笔啊

“大人的意思是?”

“只怕是要一一查验了。”今日若是别的原因倒还好说些,可是这罗斛香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他也是不敢含糊的。

方庭盛的言外之意便是,这罗斛香若是藏在这些安息香中,却又当如何?!

“方大人这般,却是有些与我为难了。”闻言,袁逸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这些是好不容易完工的香料,若是每个都经过他们拆封查验,却不知要检查到何年何月了。

“下官职责所在,还望袁公子体谅则个。”

见方庭盛并不与他行方便,袁逸一时间也是有些恼火。他无缘无故的便跑来仗着一封匿名举报信便要搜查他的别庄,他没有与他计较已是大人大量。现下竟是还要得寸进尺的检查香料,这他如何能答应!

“方大人此言,未免有些托大了!”他倒要看看,区区一个京兆府尹,竟是要翻天不成!

二人一时间争执不下,最后便闹到了的跟前。即便是进了宫,袁逸也是不怕的,左右这些安息香最后也是要进献给和华良娣的,只不过原本是想要经过大皇子的手,现在是由他直接面见圣上,说不定效果会更好。

可袁逸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进宫的时候,丰鄰城中再起流言

袁徽听着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却是兀自躲在房中“偷笑”不已。那封匿名信是他派人送到方庭盛的手中的,为的便是让京兆府尹的人去查验,从而打乱袁逸将那些安息香呈给陛下的计划。

他也是左思右想的考虑了许久,方才决定了这个办法。一来,他不能让袁逸顺利的将这些东西进献给陛下,二来,他又不能将整个侯府都牵累进去,万般无奈之下他才是想到了这个办法。

原本他以为方庭盛定然会强行查验那些安息香,却未曾想两人直接闹到了宫里,这个局面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稍稍有些偏离了原本设计的轨道,不过也没有关系,他既然是走了这步棋,自然便还有后招!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袁徽的后招还未曾使出来,从出事开始便一直沉寂的靖安王府,此刻终于有了反应。

先是百香阁的掌柜出面,将百姓购买香料的银钱全数退还。接着又是王府的管家墨锦出面说明了情况,言明这安息香的制香秘方是来自锦乡候府,却不知为何会成了假的。

据言,当日锦乡候带着袁逸到靖安王府提亲下聘之时,不仅是给了几处香料铺子,为表诚意,竟是连安息香的配制秘方也一并交给了靖安王。

可是这番说辞,有的人相信,却是有人不信的。锦乡候府素来是靠香料发家,如今将制香的秘方给了旁人,这岂非是自断财路?!

不过恰恰是这种疑问,才令人想到如今出现假香料的情况。原来,锦乡候是打的这个算计,既是想奉承了靖安王,假意将制香的秘方拱手相赠,实则却是用假的来诓骗王爷王妃!

一时间,原本对夜倾辰和慕青冉的憎恶之意也均是转移到了锦乡候的身上。

靖安王府之内琴声悠扬,湖心亭中的女子一身湖蓝色掐金色柳絮碎长裙,映着亭外盈盈碧水,愈发衬的整个人清丽绝伦,秀华无双。空灵纯净的琴音在她的指尖流溢而出,借着湖面的水音儿,不禁让人心驰神往。一曲方罢,慕青冉看向在亭外候着的墨锦,轻声说道,“都处理好了?”

“回王妃的话,是,所有买到假香料的百姓均是已经退还了银钱。”

“锦乡候府那边有什么动静?”

“袁逸已经和方大人闹进了宫,锦乡候现在还未有何举措。”

“知道了。”

闻言,慕青冉不禁淡淡望向湖面,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可是只是偶有风丝拂过,便也能漾起层层涟漪

她一早便知道慕青欢给她的秘方是假的!

一来正如慕青欢自己所言,她根本接触不到侯府这般重要的机密之事,所有的制香之法若是这般容易的便能叫一个“外人”知道,那锦乡候府的香铺只怕早就黄了。二来,依照慕青欢的心性,即便是她能拿到真正调制安息香的方法,她也未必就会告诉自己。

既然一开始便确定了这些事情,那后面发生的便皆是在意料之中了。

她刻意隐晦的将自己要安息香的调制秘方的事情并不全部告知慕青欢,只有这样“遮遮掩掩”的状态才会更加让慕青欢信以为真。而至于将宫中的安息香都送到了华良娣的宫中这件事情,虽是知道的人不少,但是了解内情的人却是不多。

内务府总管的香料本就有限,加之安息香这般名贵,是以宫中也并不十分多。可是这事情偏偏袁逸和慕青欢是不得而知的。即便是锦乡候知道,可是偏偏袁逸为了防止节外生枝,他根本就不敢将自己私自调制安息香的事情说出去,单等着都准备完全再到锦乡候的面前“邀功”。

这些事情,自然也皆是在慕青冉的算计之中,因为她知道,虽然两个儿子皆是庶出,可是锦乡候明显更加偏疼袁徽。正是因此,不到最后一刻,袁逸绝不会将自己筹划的事情先行告知锦乡候!

再后来,她暗中命人偷偷将袁逸的行踪透露给袁徽知道,接下来的戏,即便不用她插手,他们兄弟二人便会“自相残杀”!

至于慕青欢给她的假秘方,她自然也是不会浪费,依旧照着开始的计划一般,研制出“安息香”,卖给众人。不过,这当中有个症结便是,来买香料的人一部分是普通百姓,一部分是达官贵人。

若是寻常百姓买了假的香料,知道这香铺背后的主事是靖安王府,估计大部分都只会当成是吃了个哑巴亏,不了了之即便是一些官宦之家,自然是巴结夜倾辰都来不及,更不用说这几个银子,只怕就是假的,他们也会在外人面前吹捧成真的!

她能想到这一点,慕青欢定然是也想到了的,为防没有人将事情闹大,慕青欢一定会提前准备好“引头”的人。所以慕青冉一早便命墨锦严加注意那些去百香阁购买香料的人。

事后证明,她的猜想是对的,买香料的人与来闹事的人果然不是同一批人!那群百姓之中混杂了太多的乞丐,为的不过就是壮大他们的声势,以求更多的人加入。

慕青欢的这一手算盘打的实在是精,如果不是慕青冉先行布下这局,引着他们上钩,只怕现下也是不明真相。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袁徽“代”她出手,即便是事后袁逸要追查什么,也是找不到她的身上。何况,估计锦乡候他们也是没时间“理会”她的,毕竟眼下的情况,还是要应付陛下更为麻烦一些。

毕竟连宫中都有限的安息香,怎地到了锦乡候府竟是俯首可拾!难道区区一个侯府竟是比的上皇帝的国库吗?!

从一开始,慕青冉打的便是这个主意,锦乡候府即便是素善制香,可是擅长制香与满府香料这是两回事。正常情况下即便是侯府有些安息香这也没什么,可是一有就是这么一大堆,这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

再加上联想到前些时候袁逸迎娶慕青欢,那可是一箱子一箱子的聘礼往靖安王府搬,这般大手笔,想来那些安息香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前前后后种种事情加在一起,众人不约而同便得出一个结论,锦乡候府富可敌国啊!

想到现在满城风雨闹得沸沸扬扬的关于侯府之事,慕青冉不禁淡淡笑开。她等的便是这个时机,要在锦乡候府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的时候,再站出来澄清假香料一事,这个时机下,效果才是最佳的。

因为如果一开始的便将事情推到他们的身上,无凭无据,想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人们根本不会去关注所谓的证据,而且王府已经赔了钱给他们,已经平息了他们的怒气。

冷静下来之后再看待这件事情,他们不仅不会“怨怪”靖安王府,反而会帮着他们说话,因为她和夜倾辰是被锦乡候蒙骗了!

再一则,墨锦说着假香料的来源是锦乡候府,想来定是遭到侯府中人的否认。可是这种事情,即便是否认了,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证明,也是无济于事。至于百姓会相信谁的,那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

况且,这假香料的来源若果真是锦乡候府,那是不是说此前侯府的安息香也有可能是假的?!

当然这些也只是一些传言,谁都没有实际的证据去佐证这些。可是三人成虎的道理,大家都懂的,若是不能趁这个机会证明侯府的清白,只怕日后是会影响了老招牌。

而要想证明这一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公开安息香的调制秘方!

想到这一步,慕青冉眸光不禁也染上了丝丝笑意。这样的说法需要一个领头人,慕青欢懂得利用百姓的流言和“群威”,她自然也懂得。

而此刻的慕青欢,上一刻还在等着袁逸的好消息回来,可是谁料到,好消息没等到,竟是传来了一大堆的坏消息!

先是说袁逸私下调制安息香的别院被人发现,京兆尹带着人前去搜查“罗斛香”。慕青欢即便是对香料一无所知,也是听说过这种香料等,那是禁香啊!袁逸怎么会私藏那种东西?!

只略想了想,她便明白,这是他着了别人的道了,只是就是不知,是袁徽还是慕青冉了

即便是这样,慕青欢也并未担心什么,她倒是和袁逸想到一块去了,左右这香料也是进献给陛下的,即便是闹到了宫中,他们也是不怕的。

可是他们不怕,不代表锦乡候不怕!

他听着小厮从外面打听回来的消息,脸都要气青了!这个不孝的糊涂东西,他没事调制那么多的安息香做什么?!

锦乡候并不清楚前因,可是他却是十分明白“后果”。此刻外面谣传的什么他诓骗靖安王夫妇,什么百香阁的假香料,他均是不在乎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全城都在传的“锦乡候府富可敌国”。

这可是比任何事情都要严重的,一个侯府之中的财力竟然能够比拟一个国家,这是多骇人听闻的事情,又会在陛下的心中形成怎样的想法,这次,他可是被这个孽子害惨了。

而这件事情的半个“始作俑者”袁徽,此刻却也是全然不知道发愁的“缩”在自己的院中,单等着自己下一步计划的实行

夜倾瑄听闻这件事情的时候,袁逸和方庭盛已经进宫了!那就意味着,他和锦乡候同样的担心的事情,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会传到陛下的耳中。

他目光微沉的盯着眼前的书案,眸中一片晦涩。这件事情,实在是发生的太突然了,根本就是让人措手不及,他派去截住袁逸的人竟是只差一步,眼睁睁的看着他与方庭盛进了承乾殿。

若是他现在进宫去阻拦,反倒是显得欲盖弥彰。可是他不明白,好端端,袁逸怎么会想要去调制那么多的安息香呢?

虽然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靖安王府看似都没有掺和进来,可是夜倾瑄总觉得,这事情与慕青冉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待到袁逸与方庭盛从宫中出来的时候,袁逸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幸辛苦苦筹备了这么久的事情,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报也就罢了,竟是还未锦乡候府招来这么大的“祸患”!()《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