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散尽家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流言止于智者,可是这世间能真的参透这句话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喜欢人云亦云,以讹传讹。

就比如现在发生的锦乡候府的事情,明明是一群不明真相的百姓,可是他们仍然会交头接耳的议论这件事情,慢慢的宣扬的大街小巷人尽皆知。

以至于现在有太多的人甚至已经认定,锦乡候府的安息香一直都是用假的香料在糊弄世人!

这样的纷纷流言之下,想要证明侯府的清白,似乎只有公开香料秘方这一个法子。可是一旦这么做了,就代表着侯府失了这一道买卖,而且也是变向的得罪了其他的行家。

可是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锦乡候府实在是不宜再历经任何风浪了,万般无奈之下,锦乡候也唯有出此下策。其实,若是换作平时,他一定能想出更加合适的解决办法,只是眼下,他却是实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周旋。毕竟,一旦这事情宣扬不止,一来是影响侯府香料的生意,二来便是让陛下觉得他们是犯了“欺君之罪”!

靖安王府

紫鸢听着墨锦随时传回来的外面的情况,一时间心内满是惊讶。从小姐开始盘算这件事情开始,她和流鸢一直都是陪在她旁边的,可即便是从头看到尾,她还是有很多地方不明白。

“小”刚刚要脱口而出的一声“小姐”,在看到对面夜倾辰凉凉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生生咽了回去,“王妃,三小姐那边”

这件事情过后,想来慕青欢定是会想明白其中的关节,日后怕是更加会与小姐对着干了!

“她当初既是答应了嫁到锦乡候府上,便也是存了要金蝉脱壳的心思,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与我一起。”慕青冉的声音很淡,语气中满是云淡风轻。

从设计慕青欢与袁逸的那日起,慕青冉便知道,她与慕青欢的关系绝无可能缓和!因为从一开始,慕青欢便已经做出了她自己的选择,甚至是较之慕青蓝,更为坚定的选择!

“可奴婢担心她日后对您不利!”紫鸢话音方落,却是忽然感觉亭中杀气四溢!

慕青冉啼笑皆非的看着眼前冰着一张脸的夜倾辰和“目露凶光”的流鸢,虽是状似有些无奈,可心下却满满皆是暖意。而暗处的“几只”,也皆是磨刀霍霍。

谁敢对他们家王妃不利,让他们流年不利!

紫鸢:“”

忽然就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有锦乡候府才有她的立足之地,若是连侯府都没了呢!”

什么?!

见慕青冉的唇边满是温婉的笑意,紫鸢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姐是打算将整个锦乡候府都折进去?!

夜倾辰闻言,却是连眼皮都未眨一下,只安静的坐在一边专心致志的剥着荔枝。

眼下尚且不是正当吃荔枝的时节,可是昨日他进宫瞧着有人进奉的荔枝,当即便向要了几筐。原因无他,青冉素日对吃的东西虽是不十分挑嘴,但是她特别爱吃的东西极少,也唯有荔枝,她见到还能多食一点。

看着满满一盘晶莹剔透的荔枝肉,目光再移向那一双素日握剑的手掌,慕青冉的心中似有暖流划过,看向夜倾辰的眼神也满是柔情蜜意。似乎只要事关她的事情,他皆是亲力亲为,很少假他人之手,明明他是那般高不可攀的人,如今却偏偏变得这般“贤惠”,若非亲眼所见,她自己也是实难相信的。

不要说是慕青冉,就是素来与夜倾辰“不合”的流鸢见了,也不免嘟着嘴,将眼睛转向了一边。姑且就看在他对小姐不错的份上,今日不同他计较了。

想到什么,紫鸢微微皱眉道,“王妃,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锦乡候就这么干看着吗?!”

这么大的事情,锦乡候竟是到现在还坐的住!

“自然不会。”她想,那人现在多半已经进宫了吧!

御书房

“爱卿此时进宫,是为了何事啊?”面色微沉的看着跪在下面的锦乡候,眼色微凉,一时间,脸色变得愈加的难看。

“启禀陛下,臣是为了兵部的恤银之事前来。”锦乡候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余光扫过一旁的袁逸,眸中满是怒意。

一旁的方庭盛闻言,却是微微一愣,这锦乡候的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啊?!

他本以为他是来解释安息香的事情呢!怎地又将几月之前的事情拿出来翻腾?!

袁逸就跪在锦乡候的旁边,也是满眼的费解之意。他原本以为父亲来“救”他的,怎地又提起了那么久的事情

“恤银?!”的语气满是疑问,眼中却隐隐有着玩味之色,这事情已经过去这般久了,这“老东西”如今是打算在这事情上作文章?

“前几日臣偶然与纪大人聊到此前江南的疫症之事,虽是病情已过,但是江南之地本就不比丰鄰富庶,经此一灾,百姓生活更是艰难。”

知道锦乡候的话并未说完,也不出言打断,而是继续听他说下去。

“臣恐陛下为此,日夜忧思,不得安寝,是以想要为陛下分忧。”锦乡候的言辞极为恳切,如果不是今日的时机太过恰好,只怕大家都要以为他竟是真的为了解忧而来。

“哦?不知爱卿打算如何为朕解忧啊?”

“臣打算变卖几间香铺,以解江南百姓之苦。”

闻言,袁逸的脸上满是震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是听到了什么。

从锦乡候进殿开始,袁逸便一直不敢看向他的方向,唯恐看到的是一双盛满怒意的眼眸。他本以为,父亲既是进宫求见陛下,必然也是来帮他解释安息香的事情,可是怎知他竟是提了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现在居然又听到他说起要变卖府中香铺的事情,让袁逸一时间更是摸不着头脑,父亲这是打算做什么?!

他们锦乡候府素来以调香起家,如今竟是打算弃了本家吗?!

袁逸实在是想不通锦乡候这般举动是何意,可是他想不明白,不代表和方庭盛也想不明白。锦乡候这明摆着就是打算“将功折罪”,“破财消灾”。

既是将侯府诺大家业都显在了的面前,惹起他怀疑,那他只能将这些钱财散出去,方才能解了侯府的危局。否则,只要惦记着侯府一日,他们袁家又岂有安稳之时。

当然,如何名正言顺的将这笔银钱散出去,也是经过锦乡候百般思索的。若是他贸然提起要赈灾江南,那只会更加证明他侯府万贯家财,富可敌国,届时,就是真的说不清了。可是如今,他言明自己要变卖香铺,拿这笔钱财去赈济江南受苦的百姓,这便是也能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

“不想爱卿竟是有这份思量,朕心甚慰啊!”话已至此,如何还不明白锦乡候的打算。

说到底,这件事情并不足以让他对他们问罪,也没有什么十足的罪证,可是怕就怕在帝王的心机难测,唯恐被他惦记着。

“为陛下分忧,理应如此。”

见松了口,锦乡候一直提着的心才算是落下。

方庭盛看着眼下的局势,心下也不由得佩服锦乡候,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竟是这般大手笔,可是仔细想来,为了保命,散些银钱也不值什么。

不过,这也便是方庭盛想的简单的地方了。表面上看来,锦乡候不过是损失了一些银钱,可是实际上这件事情带来的后续影响可是无穷无尽的

袁逸回到侯府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无比的颓丧,初时的意气风发此时尽显落魄狼狈。他原本满心以为自己会得到陛下的赞赏,进而为自己以后的仕途铺路,可是谁能想到,听完方庭盛的禀报,竟是脸色晦暗的望着他,一时间,让他心惊不止。

若说袁逸蠢笨倒也不是,只是一个人的想法若是太过深陷其中,旁边无人指点迷津,那他便会愈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无论如何也是想不明白其中问题所在。

就好像方庭盛在见到别院一间接着一间的房中满满皆是瓶瓶罐罐的安息香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与袁逸截然不同的。这也导致了袁逸一直想不通为何会摆脸色给他瞧,直到锦乡候赶到宫中去“补救”,他方才恍然大悟!

袁徽在府中待了半日,为的就是等着袁逸从宫中回来,他好亲眼瞧瞧他的狼狈样。他自然是知道父亲进了宫,不过他以为父亲是担心袁逸的香料之中会被查出罗斛香,却哪曾想到,事情早已脱离了他的掌控。

还有一个不明真相的人便是同样等在府中的慕青欢,从百香阁的事情发生开始,城中便好似炸开了锅一般,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被爆出来,生生让人晕头转向。

从知道袁逸进宫开始,慕青欢便觉得这事情隐隐脱离了他们二人设想的轨迹,只是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袁徽还是慕青冉搞得鬼!

直到后来听说,街上都在传言锦乡候府“富可敌国”之事,她方才明白,自己是被慕青冉耍了一通!

她能想明白这其中的事情,想来袁逸也是想明白了,那这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她从前总觉得慕青蓝性子急躁,不懂得隐忍,可是现在她方才明白那种感觉,被人这般利用玩弄,如何能忍!

可是慕青欢同时也明白,即便不想忍,她也是无计可施,何况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看看袁逸的反应和态度。

回了侯府之后,袁逸便直接被锦乡候带去了书房,自然是少不了一顿责骂。加上还有袁徽在一旁煽风点火,锦乡候更是怒不可遏,事后,还将袁逸罚跪了祠堂。

晚些时候慕青欢去偷偷看他的时候,果然见他脸色很是难看,与他说话,他也是并不言语。心知他此刻心绪不佳,慕青欢也是不敢打扰他,只将吃食留给了他便离开了。只是,慕青欢绝不会想到,这件事情之后,她在锦乡候府过得最舒坦的日子也终将结束。

这事情到这里,原本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是旁人不知,锦乡候自己心里却是极为明白的。今日这一出,他赔了银钱不说,还将自己的把柄送到了陛下的手中。况且,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他今日为证侯府制香的清白,直接将安息香的调制秘方公布天下,这事只怕也是会惹起同行的众怒啊!

而就在锦乡候为此万分郁闷纠结之时,却是又忽然听说,给京兆尹报信的人竟然是袁徽!

这个消息一出来,锦乡候竟是被气得生生昏了过去!一时间,锦乡候府也是“兵荒马乱”、人心惶惶。

相比之下,靖安王府这边就实在是太过安宁了。

想到锦乡候现在可能有的状态,墨锦就觉得王妃这一招才叫真正的“连环计”呢!这一出接着一出,简直就是让人应接不暇。

这么多番打击之下,锦乡候即便是没被活活气死,想来也是会给自己呕出病来。

想到这城中一日之间发生的风云变化,均是这女子一人为之,墨锦一时间心下不免有些唏嘘。

果然王爷这般“妖孽天成”的存在娶的王妃也不是等闲之辈啊!很显然,墨锦此刻的想法与地宫其他的“几只”不谋而合。

再说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夜倾昱听说的时候,开始只是知道百香阁的事情闹了出来,他本是打算站出来说说话。可是后来一想,以慕青冉的心机手段,即便这不是她自己刻意为之,她也定是会平安化解,再是不行,身后有夜倾辰这么个“大佛”在,也断然是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这么一想,夜倾昱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锦乡候即将要面对的局势是如何,反倒是有些替他“担忧”。不过,既是给锦乡候找不自在,他自然也是要掺上一脚的。他倒是未具体做什么,只是吩咐了身边的人密切盯着侯府的动作,不过这一点要让锦乡候知道,这样他做起事情来才会畏首畏尾,才会留有破绽。

事实证明,夜倾昱料想的果然不差,听闻锦乡候从宫中回府之后便“病倒”了,这下,估计便是夜倾瑄也是坐不住了吧!

而事实上,夜倾瑄虽是没有夜倾昱想的那般稳不住,但也到底是被这事闹的有些心烦意乱。他已经折了一个襄阳侯,难道还要再搭进去一个锦乡候府吗?!

这两者的分量可谓是截然不同的,一则锦乡候府是名门望族,枝繁叶茂,旁系颇多二则丰鄰城中有半数的香铺均是侯府名下,这其中能为他带来的利益可谓是不少。既是这般于他有用,夜倾瑄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处置呢!

可是眼下老七在晋安之地尚未回来,老八素日又是有些太过阴狠,他自己并不方便出面,最后也只能命人带话给锦乡候,给他指一条路走。不管眼下损失什么,先是消了陛下的疑心才是正经。

寻常百姓听说,或许也只当是参与饭后的谈资,并不明白这其中隐含的深意。可是他们这群满身上下均是心眼子的人哪里会不明白呢!

锦乡候的身后是他夜倾瑄,那侯府既是这般“金银满钵”,更遑论他的大皇子府!再则,他已经是贵为皇子,早已锦衣玉食,享用不尽,如何还需要这般打量的银钱,既是需要,也只有一个可能造反!

这个想法一出来,夜倾瑄自己先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虽说并不似那般喜好猜疑的君主,但是自古帝王久居高位,未免大权旁落,有谁不是不不算计,处处小心。所以,一旦心里真的这般想,那等待他们这一群人的能是什么好结果!想到这,夜倾瑄的眉头不禁越皱越深,还是要赶快平息这件事,绝不能越闹越大。

这事情夜倾瑄本是瞒着袁玮琴的,怕的就是她为此忧心忧虑,从而伤到精神,动了胎气。可是偏偏怕什么就是来什么,也不知是何人走漏了风声,最终这件事情竟还是被大皇子妃知道了,而她也果然因为担心锦乡候而动了胎气。

慕青冉听说这事的时候,不禁微微皱眉,大皇子府中被袁玮琴治理的很是严密,更何况夜倾瑄既是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告知大皇子这件事,那她是如何得知的?!

想到什么,慕青冉慢慢转头看向身边之人,方是开口,还未出声,便被他顺手“投喂”了一颗刚刚剥好的荔枝。

“是我命人做的。”唱戏唱全套,左右也是设计他们一会,何不一气到底。

“王爷现今也是会做这般玩弄人心之事了!”慢慢吞咽下荔枝肉,只觉得满口皆是甜腻冰爽,十分爽口。

不过,慕青冉更关注的倒是夜倾辰这般作为,他素日不是最嫌这般算计来算计去的麻烦嘛!怎么还会刻意命人去做这样的事?

“你不是道我为人阴险狡诈?!”他记得她曾说这般说过,还称赞夜倾桓光风霁月!

这是在秋后算账吗?!

“夫君定然是听错了,我原是说你英姿焕发,风云叱咤!”见对方隐隐有翻小肠儿的趋势,慕青冉有眼色的连称呼都变了,赶忙给他“顺毛”。

“青冉才是闭月羞花。”

才说了没两句,见这人又开始不正经,慕青冉不禁伸手轻轻捏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再多言。

“冠盖京华?”可偏偏某位王爷就是这般没有“眼色”,依旧是我行我素,没完没了。

见他愈发的胡闹,慕青冉赶忙拿过一旁的一颗荔枝肉,塞进了他的嘴里。指尖不经意间碰触到他温软的唇瓣,让她一时间微微红了脸。

“羞羞答答!”

慕青冉:“”

吃着荔枝也堵不住他的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