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光风霁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乡候府之事一过,丰鄰城又恢复了往昔的宁静,而靖安王府之人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将百香阁开业,不过这一次却和上次大不相同。

靖王府名下的几处香铺被慕青冉分属开来,一半只做普通的香料,卖给寻常的百姓另一半则是出售名贵的香料,只卖给达官贵人,而寻常百姓却是连门也进不去的。

墨锦其实有些不明白王妃为何会这般做,但是随后等着香料的价码一出来,他便心下了然了。

敢情王妃这是打算“劫富济贫”啊!

看着王妃对“挣钱”一事如此上道,墨锦心里有一种“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既视感。

而慕青冉此番做也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银子,还有一层原因便是,趁机打压锦乡候!

侯府之事看似虽过,但那是在百姓之间,而真正在或者是说在一些明眼人眼中,这事情永远不会过去,只因为后患无穷。

首先便是锦乡候府的香料生意,为了避免侯府树大招风,再次经营生意之时,锦乡候可谓是低调了许多。这一低调,自然赚的银子也少了不少,加上他为了“安抚”,而变卖的几处铺子,这银钱可都是直接拨到了江南。

此前为了袁逸娶亲,又是被靖安王府坑去了不少,这一来二去,锦乡候府的条件倒是大不如前。

再则,锦乡候未与别人商议,直接公开了安息香的调制秘方,这也直接导致了其他香行的不悦。这要是换作平时,锦乡候定然是理也不理,或者直接就是“武力镇压”。

可是现在他可不敢,六皇子的人一直在盯着他,巴不得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错处,他实在是怕了!

因此,为了平息这些人的怒气,他还得“挨家挨户”的将人家可能损失的银钱赔上。

因着六皇子手下的尤家人在这些商贩之间颇有威望,万一他要是在中间挑唆个什么,那后果只怕是更加严重,所以锦乡候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可是万分不敢大意。

这一日见天气和暖,慕青冉本打算是去百香阁中逛逛,看看近来生意如何。却不想还未出门,便听墨锦来报,说是三皇子过府来了!

夜倾桓?!他怎么会突然到王府来?!

虽然慕青冉有心将夜倾桓“扶上”王位,也对夜倾君颇为照顾,可是他们两人之间的联系实在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慕青冉对夜倾桓的认知少的可怜,最基本的一些情况还是夜倾辰说与她听的。

慕青冉坐在凉亭之中,目光远远的望着假山处走来的几人。夜倾桓依旧是坐在椅子上,由着身边的护卫推着他,旁边跟着“蹦蹦跳跳”的夜倾君和蒙着面纱的烟淼。

烟淼?!

目光扫过一身白衣的烟淼时,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随即转头看向夜倾桓。

“仙女姐姐!”

“王妃有礼。”

还未到亭中,见听到夜倾君略显“兴奋”的声音,慕青冉闻声不禁朝着他淡淡微笑。

“三殿下,十二殿下。”目光淡淡扫过一旁的“烟淼”,却是不知为何竟是没有理会她,让身后的紫鸢不禁有些奇怪。

“此前诸事缠身,一直未得到府上亲谢王妃当日对君儿的维护之情,本殿没齿难忘。”夜倾桓微微拱手,眸中一片清润之意。

他失踪的那段时间,加上那与烟淼大婚,慕青冉屡次出手维护君儿,不管她是出于何种心思,他总是要来拜谢一番的。

“十二殿下天资聪颖,与我很是投缘。”慕青冉的声音柔柔的响起,她的目光淡淡看向一旁的夜倾君,却见对方眼中一闪而逝的讶然,不觉淡淡笑开。

丰鄰城中人人皆知十二皇子夜倾君心智不全,可是如今慕青冉却是说他“天资聪颖”,不知是有意嘲讽还是如何。一时间,倒是让紫鸢等人不解其意。

闻言,夜倾桓静静的直视着慕青冉,脸上表情未变,却是开口道,“带君儿去外面玩。”

见状,夜倾君并没有像往日一般再“黏着”慕青冉,而是乖乖的跟着“烟淼”走出了亭子,兀自坐在湖边看着湖中金鱼嬉戏。

“烟淼今在何处?”见亭中没有旁人,慕青冉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刚刚远远望去她便觉得“烟淼”有些不对劲儿!因着蒙着面纱,是以并未瞧见她的容貌,虽说身量打扮与烟淼无异,只是周身气度却是大为不同。

“王妃果然好眼力。”夜倾桓本也没打算将这事瞒着慕青冉,他找人假扮烟淼为的也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她恐是回了烟霞山。”说这话的时候,慕青冉明显感觉到夜倾桓有一丝的迟疑之色,他不会是不确定烟淼去哪了吧!

“恐是”慕青冉素日温淡的模样此刻竟是难得的有些愠怒,“她是三殿下的妻子,你竟是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吗?!”

“她是趁我不备,私自离开的,我命人追踪而去,也只是知道她奔着烟霞山的方向而去”烟淼的武功造诣根本不是他身边的暗卫可比,未跟到近前,便已经被甩掉了。

“那殿下此番前来是”他应该绝不仅仅是来道谢这么简单吧!

“烟霞山中机关重重,阵法犹多,我此刻不得抽身离开,所以想要烦请王妃出面,确定一下烟淼是否回了烟霞山。”只要知道她的行踪,他也便可安心。

佛经中言,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可他倒是宁愿这般既忧而怖,方可知心中牵挂!

夜倾桓的意思,慕青冉明白。

烟霞山中满是烟淼和她师傅当年设下的“陷阱”,若是外人前去,只怕是有去无回。

以夜倾桓现在的身份和情况,实在是不宜亲自出城,可若是命身边的侍卫前去,就必然要将山中的阵法一一道破,这无疑就等于将烟淼的老底儿告知了别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可若是由她出面就不一样了,想来烟淼早前也是与夜倾桓提起过她们二人的关系,是以,她是最合适的人选。

“你不打算接她回来?”只是确定烟淼在山中便可?

那言外之意便是他只要确定烟淼平安,并没有让她回来的打算,是吧!

“现下城中局势愈发的微妙,王妃既是有心扶我上位,我想将诸事都料理清楚,再迎她回来。”丰鄰城中诡谲不断,烟淼的性子实在是不宜接触到这些,可若是一直待在这,即便是他“手眼通天”,却总有顾忌不到的时候。

见夜倾桓一语道破自己的意图,慕青冉也并不惊讶,他若是这份觉悟也无,那倒是她看走眼了。

“话虽是这般说,三殿下其实是怕自己的另一面被烟淼知道吧!”慕青冉现在方才明白夜倾辰说的“虎狼之辈”是何意。

夜倾桓既是能在大皇子和六皇子的斗争中生存下来,只怕段或是不像传言一般,只会参禅念经!

烟淼心机简单,但却并代表她脑子蠢笨。夜倾桓的外表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她定然也是以为他和她自己一般,也是思虑简单,不谙世事之人,可是与夜倾桓相处的时间愈久,她发现的便是越多

夜倾桓闻言,素来云淡风轻的眼中难得闪过一抹“杀意”,虽是稍纵即逝,但是慕青冉身后的流鸢和暗处的墨音等人还是察觉到了。

“其实殿下大可不必担心,依照我对烟淼的了解,她也不过就是气你欺骗了她罢了。”相对于流鸢她们的“高度戒备”,慕青冉倒是显得并不紧张,她的目光淡淡扫过夜倾桓的双腿,随即转开了视线。

夜倾桓今日既是能前来与她说这些,便已经有些要挑明“底线”的意思在,根本不会伤害她。

再则,他既是能在夜倾瑄他们面前伪装的这般完美,如果不是他有心卸下面具,绝不会在她面前大意的露出杀意,想来是因为她提到了烟淼,一时间控制不住了。

欺骗?!

闻言,夜倾桓看向慕青冉的目光中不免又多了一丝不可思议,他实在是难以想象,那般心思简单的烟淼,怎地会与这般心机深沉的女子交好?!

怪不得夜倾瑄这般与她为难,只要将她留在夜倾辰身边一日,他们便要提心吊胆一日。

“什么都难逃王妃的一双慧眼。”夜倾桓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自己的双腿,眸色温润的笑道。

见状,慕青冉的唇角淡淡泛起一抹笑意,她初时并不确定夜倾桓的腿究竟是真的断了还是为了打消夜倾瑄等人的疑心才会这般。开始怀疑的时候,是在见到烟淼来府上接夜倾君回去,那时她便觉得有些奇怪,紫鸢的医术,烟淼是晓得的,可是她从未开口要她帮忙医治。

再则,当时烟淼的神色便有些不对劲儿,只是当时的慕青冉也是心下怀疑而已,并没有确定。

可是刚刚夜倾桓来府上,竟是说烟淼回了烟霞山,她这才知道十有这事是出在夜倾桓的身上。慕青冉实在是太过了解烟淼,她从不会是让自己受委屈的人,如果是因为三皇子府中的那些女子,她绝不会扔下夜倾桓不管,自己离开的。所以,问题一定是在夜倾桓的身上!

而能让烟淼这种“一根筋”的人动怒的事情,恐怕就只有欺骗了!至于骗了她什么,慕青冉联想此前的种种,便也不难猜到。

春猎那日,夜倾桓坠身山崖,这计划他当时定然是没有告知烟淼的,是以她那般担忧的去寻他,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假的,她自然是要生气的。

“既是在王妃面前再无隐瞒,不知今日所求,王妃可否答应?”左右什么都承认了,却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才算是不虚此行啊!

“自然是”

“为何要帮你?”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亭中,慕青冉方是闻声望去,便见到夜倾辰冷着一张脸走到了她的旁边,伸手便将她揽进怀里。

“那不知辰弟的意思,又待如何?”见是夜倾辰回来,夜倾桓神色未变,只是顺着对方的话说道。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觉着夜倾辰看向他的目光,这般不善呢!他似乎,并没有哪里得罪了他吧!

“银子!”

慕青冉:“”

她不觉微微扶额,王府中的钱多的几辈子都花不完,他何以这般乐忠于“敲诈”别人呢!

夜倾辰却是不觉得自己这般做算是什么“趁火打劫”的行为,既然是有所求,总要有些诚意才是。不过这些,只是面上的说法,实际上,他不过就是看不惯夜倾桓罢了。

他可是到现在还记着慕青冉此前称赞夜倾桓“光风霁月”方才他在凉亭之外远远的见到两人在亭中叙话,只觉得那画面分外刺眼。

其实倒不是咱们王爷想的多,实在是慕青冉与夜倾桓的性子的确是就某方面而言,有些相似之处,比如两人一样的云淡风轻,一样的时常盈盈浅笑,一个是谦谦君子,一个是温婉小姐,也难怪夜倾辰会老大不高兴。

夜倾辰此话一出,夜倾桓一时间竟是没有再接话,两人一冷一温,一白一黑,相对而坐,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

半晌,夜倾桓伸手从袖管中掏出一个白底蓝釉的青花瓷瓶,轻轻的放到了桌面上。

“我原以为,辰弟见了这个会不打算要银子了。”

闻言,夜倾辰神色清冷的望去,却也不过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瓷瓶,不过他知道,却非其中大有文章,夜倾桓不会这般信誓旦旦。

“听闻王妃素日身子娇弱,想来这天泉水会有所滋补。”夜倾桓说完,淡淡笑开望着夜倾辰,似是在说,医好了慕青冉的身子,难道不比银子更重要!

“天泉水!”慕青冉身后的紫鸢神色激动的望着那个瓷瓶,她这惊呼一出,顿时引得几人均是向她望去。

“王妃,这是鬼医的秘宝,都传言这能活死人肉白骨!”这可是比天灵草更难得的奇药!

见状,慕青冉淡淡望向夜倾桓,见他目光温润的回望她,她一时间心下知道,这人是不准备在自己面前“藏拙”了。而夜倾辰目光盯着那个小瓷瓶,却是一时间没有说话。

所谓天泉水,他自然是听说了的!为了能将青冉的身子养好,他也曾多番派地宫的出去打听,便是上次被他服用了的天灵草,他也是在江湖中出高价要买,只是,实在是千金难求!

此前听闻这天泉水的时候,他也派墨昀等人去“围堵”过鬼医,虽是重伤了他,却还是让他逃回了医谷!此后他便避谷不出,而谷外满是他设置的机关,墨昀等人也是不敢擅闯。

想来夜倾桓为了得到这药,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夜倾辰素来便知道夜倾桓为人高深莫测,他既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得到这东西,如今到手,似乎也不足为奇。

“不知这诚意,辰弟可还满意?”既是有求于他们,自然是要显示一下诚意的,慕青冉自是不必说,难得是夜倾辰,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异养好慕青冉的身体才是重中之重。

“一言为定。”既是能医好青冉的身子,让他做什么都行!

一旁的紫鸢和流鸢也是激动非常,虽说现在小姐的身子已经较之从前好了许多,可终归是较之常人虚弱了些,若是能就此去了病根岂不是更好!

这般一想,两人便更是高兴,相比之下,倒是只有慕青冉自己的反应有些温温淡淡的,并未见如何惊喜。

慕青冉倒也不是不惊喜,只是她从前一直打算是慢慢调养,或许时日一久,身体渐渐的便会好转。倒是从未幻想过有朝一日会从天而降一些“灵丹妙药”,将自己多年身体“药到病除”。

仿佛是解决了众人的一块心病,一时间靖安王府之人皆是满脸喜色。夜倾桓淡淡看着,也不觉淡淡微笑,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净土这话果然不假。

见事情已经议定,夜倾辰又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夜倾桓颇为识趣的准备离开。

“君儿,回去了。”

“可我今次都未与仙女姐姐说些话呢”说完,夜倾君还睁着无辜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慕青冉,好生委屈。

“殿下想说什么?”

“日后仙女姐姐有了女娃娃,我可以娶她当媳妇儿吗?!”

“君儿!不可胡说!”闻言,夜倾桓低声斥道。

可是一旁的夜倾辰和慕青冉却均是未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好像并不觉得夜倾君这话如何唐突。

“不可以吗”见被三哥斥责了,他便颇为委屈的看着慕青冉,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一般,等着主人的安慰。

“可”

“不可以!”慕青冉的话还未说完,却是被夜倾辰的声音生生盖了过去,“本王的女儿何以要嫁给一个痴儿!”

说完,竟是也不管夜倾桓兄弟俩是何反应,直接拉着慕青冉便离开了。

亭外的墨锦见此,赶忙迎到亭中,王爷可以不顾礼数想走便走,但是他们下属还是要全了两位殿下的脸面的。

而凉亭中一坐一站的兄弟俩,却是都没有说话,夜倾君望着夜倾辰的背影,有一闪而逝的错愕,素来天真纯净的大眼有瞬间的锋芒而露,不过转瞬间便又恢复如初,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走夜倾桓的身边准备回府。

夜倾桓的目光温润的望着相携而去的两人,不觉摇头失笑。今次这一番来的,实在是太过失策,竟是生生被他们知道这么多事,不过还好,至少不是一无所获,想到夜倾辰的承诺,他便也是放心了。

只要烟淼好好的,这些原也不值什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