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洞房要闹才热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褚懿这么一闹腾,靖安王府中人都知道墨刈与紫鸢的好事将近了。

墨刈依旧是一副冷冰冰不爱理人的样子,府中下人平时也不敢与他亲近,倒是紫鸢,白白净净,温温柔柔的一个小姑娘,别人与她亲近些,此时也是免不了要来“恭贺”一番的。

见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紫鸢本来还打算找墨刈“理论”一番的,可是见褚懿兴致高昂的为她的婚事做准备,一时间倒也不知道找了墨刈要说些什么。

她一早便已经答应了要嫁给他,现在又恰巧师傅也在,好像是上天刻意安排的一般,她势必要与他成亲一样,既然如此,便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左右等着出嫁就是了。

其实这件事情,被“雷”的外焦里嫩的不止是紫鸢,另外一个当事人也是没有想到会造成这种结果。

墨刈本来是想,自己不能对紫鸢的师傅有所隐瞒,他既是问了,那他便如实相告。可是谁曾想这一告,竟是“告”出他和紫鸢的婚事忽然提前了,虽然有些意外,但不可否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满心雀跃!

慕青冉看着在一旁为自己添茶的紫鸢,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本来计划是没有这么快将紫鸢嫁出去的,可是不知褚先生是怎么知道这事,竟是“一跳八丈高”急吼吼的要墨刈与紫鸢成婚!

他这般火急火燎的态度倒是让慕青冉有些眐愣,难不成褚先生是知道紫鸢已经墨刈了?!所以才会这般着急?

见是“闹”到了这样的局面,慕青冉心知即便是她有心劝阻,紫鸢为了不让褚先生担心,也定然是会义无反顾的嫁给墨刈。是以,她也只是给她准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并未多说什么。

不得不说,褚懿这一番动作,实在是“害苦”了靖安王府的这一帮人。他看似“随性”简单的举动倒是引得他们私下猜测不断,倒是误打误撞的催促了这段“姻缘”。

紫鸢并无父母在世,自小便陪在慕青冉的身边,后来拜了褚懿为师,师徒俩的情分也是情比父女。这一次紫鸢的婚事,可谓是忙坏了褚懿,他本就没打算在丰鄰久住,定然是要尽快参加完紫鸢的婚事,届时他也可放心的离开。墨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去了一趟烟霞山,怎地回来之后,墨刈就要娶媳妇了?!

明明他对流鸢“下手”比较早,也是他的心意最先让人知道,最后怎么会是这个冰块先自己一步呢!

原本因为得了机会与流鸢“亲密接触”的墨潇,此刻满面愁云,全然不复出府时候的欢喜雀跃。因着婚后紫鸢还是要留在慕青冉身边服侍她,是以墨刈也没有在府外另行置办房屋,主要是他也置办不起!

他所有的银钱已经全部“上交”到了紫鸢的手中,虽是每月仍有俸禄,但是置办屋田,却是远远不够的。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齐备,似乎就只差拜堂成亲了。

两人成婚的这一日,靖安王府的门前早早的便挂上了大红的灯笼,放了许久的炮竹,之后便大门紧闭,谢绝见客了。

惹得城中的百姓一时间好奇不已,均是在纷纷猜测,这王府中出了什么喜事,后来方才得知,是王妃身边的婢女嫁给了王爷身边的侍卫。

这一般来说,女子身边的陪嫁丫鬟那就等于是夫君的女人,待她身子不便,要去做通房伺候的。

不过看咱们王爷这般作为,怕是除了王妃,他是不准让任何人近身的,怪道会同意将婢女许给自己身边的侍卫。

不过,看王府今日这般举措,倒是让人纷纷猜测,不知是怎样的丫鬟,竟是得了这般殊荣,连客都不见了,只为了操办她的婚事!

慕青欢在锦乡候府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十分的郁闷。慕青冉连对她身边丫鬟的亲事都是这般尽心尽力,何以对她的事情却是不闻不问,权权交由管家打理!

想到这里,她的眸中便满是愤怒。

若是换作以前,慕青欢或许并不会太过在意这种事情,即便是慕青冉不在意她,可她仍是锦乡候府的少夫人。

但是现在自从上次香料的事情之后,袁逸被罚跪祠堂,被放出来之后便对她有些不冷不热的,全然不似以往那般疼惜。

甚至她还发现袁逸近来的目光总是盯着她身边的丫鬟瞧!

原本嫁来锦乡候府的时候,慕青冉为她安排了陪嫁的丫鬟,但是她唯恐她们是慕青冉的人,便寻了错处,将她们打发到别的地方去了。

可是哪成想现在身边的这两个,居然也是不省心的!

明明都是为人夫君,何以夜倾辰就可以做到守着慕青冉一人明明都是嫁为人妇,何以她就要在此委曲求全

靖安王府中

因着没有外人,观礼的也不过就是慕青冉等人还有一些府内的下人。沈太傅和褚懿不知,但是慕青冉却是知道,这里看似只有他们这群人,可是暗处的墨音等人只怕早就找好了自己的“位置”,单等着看热闹呢!

“一拜天地!”随着墨锦的声音响起,墨刈手中握着鲜红的绸带,带着紫鸢面向天地而拜。

“二拜高堂!”

褚懿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首的位置,手不停的捋着花白的胡须,看着眼前嫁衣似火的一对“璧人”,褚懿有一种刚刚炖好了的“八宝鸭”就这么被人端走了的感觉。

照理说,原是应该慕青冉和夜倾辰坐在上首的位置上。

可是如今既是褚先生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紫鸢总是要拜一拜他的。况且夜倾辰素来就不在乎这些虚礼,或者说,在对与慕青冉有关的事情上,他从不在意这些虚礼,是以便出现了之前的景象。

“夫妻对拜!”紫鸢的头上蒙着盖头,即便是睁着眼睛,也只能看到自己鲜红的裙摆,入目皆是红彤彤的一片,索性便闭上了眼睛。

“送入洞房!”听到墨锦在一旁调笑的声音响起,慕青冉心下不禁暗暗有些担心,他们都会跑去闹洞房的吧!

也不知道紫鸢能不能应付的来,毕竟,旁的人倒也罢了,那“五只”的不按常理出牌,她可是领教了的。

见慕青冉的面上似有担忧之色,夜倾辰却是不禁微微笑了,她倒是思虑周全,不过与他们相处这么点的时间,便知道他们素日惯会胡闹的。

地宫中人,素日所做的事情,多是与人命有关,这种“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导致了他们这么群人的性格迥异,只因为每个人选择宣泄的方式不同。

难得今日这般欢喜放松的日子,想来他们是要疯够的,夜倾辰也是懒得理会他们。

恰好可以和青冉单独待在一起,没有人打扰

“王爷姐夫!”慕青珩见新人都被送进了洞房,夜倾辰也环着大姐姐准备离开,他赶忙倒腾着小腿跑到他面前出声唤道。

夜倾辰:“”

这倒霉孩子看着机灵,怎地这般没有眼色!

“珩儿有何事?”见夜倾辰的脸拉的“老长”,慕青冉不觉心下失笑道。

“嗯大姐姐,我我有事找王爷姐夫。”说完,还特意拿眼瞄了夜倾辰一眼,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讲!”

“我,我不想和墨熙学武,我可以找别人吗?!”确切的说,慕青珩跟着墨熙就没学到武功!

他每日与太傅大人学完课程,兴致勃勃的找墨熙去练武,可是后者总是拉着他看那些他新研制出来的瓶瓶罐罐的东西

这一点,其实也是不能全然怪墨熙,他向来郁郁叨叨的没个完,旁人一听他开口就直接转身走了。

现在好不容易出现这个一个“乖宝宝”,他说什么,他都眨着大眼乖乖的听着,顿时便激起让他想说的更多的!

“可以。”只要别总出现在他和青冉面前,他随便找谁都行。

见终于解决了慕青珩这个麻烦,夜倾辰拉着慕青冉便赶快回了浮风院。

另一边,紫鸢一群人簇拥着送回洞房之后,原以为他们就会离开了,谁知这群人竟是直接围在了床榻前,嚷嚷着要看新娘子。

流鸢在一旁见了,生怕这群人欺负了紫鸢,便赶忙开口要阻拦,却是被墨潇一把捂住了嘴巴,给拖到了人群之后!

方才在观礼,这群“煞星”不方便出来,现在入了洞房,没有外人在场,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捉弄墨刈。而且,流鸢现在若是出口阻拦,墨潇敢保证,待到他们两人成亲的时候,绝对会被他们给玩死!

“掀盖头!掀盖头!”紫鸢听着外面吵闹喧天的声音,不禁嘴角微抽,她此刻已经顾不得紧张了,只觉得这情况实在是糟糕无比。

令人意外的是,墨刈并没有因为他门的起哄调笑,就出手料理他们,反倒是自顾自的掀了盖头

“美!”

“漂亮!”

“画中仙!”

“玉貌花容!”

闻言,紫鸢不禁臊红了一张脸,她微微抬眼看着墨刈,第一次这般期待他出手收拾这群人!

可是紫鸢看到的,却是一双失神的眼眸,直直的望着她,似是丢了魂魄一般,让她原本就有些微红的脸,更添血色。

墨刈印象中的紫鸢,永远是温温柔柔的样子,一袭紫衣,将她妆衬的更加稳重得体,何时见过她这般艳丽娇羞的样子,一时间,便没有听到墨音他们打趣的话,只满心满眼皆是她。

“喂!回魂了,新郎官!”

“再不回神,新娘子都要被别人抱跑喽!”

这话一出,墨刈顿时狠意一显,墨音等人顿时一惊,不过随即却是愈发贱兮兮的笑道,“嘿嘿嘿新婚之夜这么暴躁,可是会吓坏新娘子的!”

果然,这话一出,墨刈顿时转头望向紫鸢,随即便敛去了自己的满身杀意。

“出去!”看也看了,总不至于还是这般没完没了吧!

墨刈这话一出,墨渊俊眉不禁一挑,出去?!

开什么玩笑,洞房还没闹,就像把他们赶出去?!

“墨刈,你这就不厚道了,洞房还没闹呢!”

“就是呀!”

“闹洞房!闹洞房!洞房不闹不热闹!”

墨渊的话一出,剩下的几人纷纷附和,兴高采烈的要闹洞房。

见墨刈隐隐有发火的征兆,墨锦神秘兮兮的对着紫鸢道,“今日若是不让他们尽了兴,只怕你和墨刈也是不得消停!”

便是墨刈武功皆在他们之上,但是猛虎架不住群狼,他们几人若是合力压制,墨刈未必就能讨得了好处,倒时候“身心俱疲”,只怕是洞房也力不从心

不得不说,在这一群毫无道理可言的人之中,墨锦是最有“心机”的一个,只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便成功说服了紫鸢。

“你们要如何闹?”就在墨刈还在和他们对峙的时候,一道柔柔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见是新娘子发了话,顿时几人更是热情高涨。

“哈哈,还是新娘子爽快!”

“也不如何就是猜拳,输了吃酒!”

听闻紫鸢的话,墨刈不禁转头望着她,眉头不禁微微皱起,“我喝!”

“不用你!”墨炎的声音满是痞气,谁要和他喝啊!“我来与你猜拳,你输,新娘子喝!我输墨琀喝!”

“好!好!就这样办!”

众人吵吵嚷嚷中,墨刈和紫鸢被迫赶鸭子上架,前者开始了人生迄今为止“第一次”划拳,后者则是屈指可数的饮酒!

可想而知输的有多惨烈!而墨炎和墨琀根本就是“碾压式”的胜利!

墨炎这个提议完全就是在拿他们的优势去“欺压”墨刈他们的弱势,不过他丝毫不觉得有可耻之处。

墨刈常年跟在夜倾辰的身边同进同出,有这么一个“片叶不沾身”的主子,可想而知墨刈的生活有多单调,这种风月游戏自然是从未接触过,又哪里会是常年混迹江湖的墨炎的对手!

再说紫鸢,跟着慕青冉这般乖巧听话的主子,酒量自然比不上墨琀,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酒量!

墨刈一直输,紫鸢便一直喝不过几杯下去,脸色愈见酡红,眸光也愈显迷离

慕青冉静静的倚在贵妃榻上,唇边带着温婉的笑意,只是,眼中却偶尔闪过一抹担忧。

方才她特意派人去新房外瞧了瞧,只道是屋内吵闹喧天,热闹不已闻言,慕青冉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群人是实在无事可做嘛!不过是人家的洞房,怎地闹得这般欢腾!

“我已经告诉墨刈,明日不用他过来!”夜倾辰刚刚沐浴过后出来,便见到榻上的慕青冉眸中似有忧色,心知她有些担忧那丫头,便出言安慰道。

闻言,慕青冉倒是有些惊讶,她倒是没想到,他的心思会这般“细腻”,想的倒是很周全嘛!

“紫鸢脸皮薄,我恐墨音他们闹得太狠了些。”

“不会的,风水轮流转,他们明白的。”早晚都有可能轮到自己成亲的那天,现在把事情“做绝”,只怕是将来也不会好过。

“你确定风水会转到他们那?”墨音他们几个慕青冉实在是想象不到有什么人能把他们几只给收了!那女子一定有过人之处!

“总有一两个白痴的!”

慕青冉:“”

好歹是自己的手下,这样说貌似不好吧!

再说被自家主子嫌弃的这群人,闹了好一番,才算是从新房中出来。

虽是也喝了些酒,不过相较已“神志不清”的紫鸢,墨琀的状态简直是不要太好,目光清明,步伐稳健,冷傲着一张脸便与墨嫣一同离开了。

屋中,墨刈看着面颊绯红的紫鸢软软的躺在床榻上,忽然有些明白了这群人闹了许久的目的。

是怕紫鸢醒着他不好用“强”吗?!

他慢慢伸手抚过她的脸颊,不知是不是觉得有些痒还是如何,紫鸢微微侧脸躲过,手也有些不耐烦的拨开触感粗糙的大掌。

她慢慢睁开双眼,素日明亮的眼眸此刻满是迷茫之色,“墨刈?”

“嗯。”

或许是因为醉酒,紫鸢的声音满是娇柔,听得墨刈不禁心下一跳,狠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不要晃!”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人总是晃晃悠悠的,让她的头有些晕。

他没晃啊!

“好。”

心知紫鸢是醉了酒,墨刈也不同她理论,只微微抱起她,将她头上的钗环除去。

“你怎么那么笨啊!一直输害我要,要喝酒!”

闻言,墨刈正在拢着她发丝的手不禁一抖。

紫鸢的这一句话,说是责怪,其实听起来倒更多的像是撒娇!

“抱歉。”嘴角上说抱歉,墨刈心里却是半分愧疚也没有。

其实即便是两人成婚,墨刈对于紫鸢对他的态度也是有些不敢抱太大希望的。不过,她既是醉了,倒是让他轻松了不少。

将她的外服脱得差不多了,墨刈一把抱起她,向屏风后面走去。

“你抱我做什么?”

“怕你冷!”

“怕我冷你脱我衣服!”

墨刈:“”

她是不是其实根本就没醉?!

“墨刈我要沐浴”

看来还是醉了!

“好。”

自然是好,洗的“香喷喷”的,才好将她拆吃入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