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温泉药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婚之夜方过,众人看着早早便起床准备去浮风院的紫鸢,一时间,眼中满是惊愕!

这王爷不是已经准许了他们今日不必过来伺候了吗?!

那紫鸢怎地还是过来了?而且墨刈不在!

而此刻在新房中的墨刈,在紫鸢“轻手轻脚”自以为没有惊扰到他走出房间之后,便瞬间睁开了双眸。

素日目无表情的一张脸,此刻竟是忍不住的满含笑意,笑容渐渐越来越大。

他想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的“妙人儿”,终于到手了,如何能不开心!

想到紫鸢晨起时羞愤欲死的表情,墨刈忽然一愣,随即却是又恢复了以往的冰块脸。

他知道昨晚能如愿以偿皆是因为紫鸢酒醉,若是清醒只怕心里是不愿的,而但凡她有一丝的不愿显露,他都不会忍心勉强她。

即便她心下现在没有他又如何,她已经嫁给了自己,既是夫妻,以后同床共枕,想来日久生情的情况也是不难。他就不信,他这般黏着她不妨,她会一直无动于衷!

墨刈的这一番持久战准备,紫鸢是全然不知的。

事实上,紫鸢现在整个人都是蒙的!

第一次给墨刈的时候,是为了救他,而墨刈那时或许也并未有意于她,是以她心无旁骛,并不觉得如何。

可是这二次她竟是生生在新婚之夜醉倒,虽然隐隐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因为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平日沉默寡言的墨刈,竟是那般“孟浪”之人,她是不是被骗了!

经过王府这群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夜倾辰“要求中”的温泉终于修建完毕。这也就意味着,慕青冉在即将告别终日喝药的生涯之后,又要开始每日泡药浴了!

褚懿在温泉竣工之后,还特意去查验了一番,看完之后只有一个感受,临水败给丰延不是没有原因的。

单是王府的财力,估计就是在临水任选出一户也是望尘莫及的。

从这个温泉修建开始,慕青冉从来没有去看过,直到全部事情已经竣工,夜倾辰拉着她去泡浴的时候,她才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里面的情景。

走过前殿,绕过层层帷幔,慕青冉方才见到浴宫中央的温泉池,瞬间傻眼,会不会太大了?!

温泉池的四周是雕刻着麒麟的出水口,如涓涓细流一般,缓缓汇入池中,漾起一圈接着一圈的细密涟漪。池中蒸腾着热气,泉雾缭绕,映着四周明亮的烛光,折射出暖融的光芒,渐蒙人眼。

绕到屏风之后,慕青冉才在一群婢女的服侍下宽衣解带等她披着一层似有若无的轻纱出来的时候,看见依旧杵在那的夜倾辰,顿时便脚步一收,回了屏风后面。

身旁跟着的婢女见了,却是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王爷怎么还在这?”她原以为他走了的,所以才没有多想的便走了出去,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件薄如蝉翼的纱披,脸色瞬间泛红。

“青冉觉得我该去哪?”说着,便抬脚走向了屏风之后。

听闻外面脚步声响起,慕青冉的神情瞬间有些“紧张”起来,这人不会又要任意妄为了吧!

“退下!”

待到一群婢女都退了出去,慕青冉才算是抬头望向夜倾辰,她多希望他也一道出去了。

“我要泡药浴,王爷在此,想是也帮不上什么忙的。”她这又不缺人服侍。

“这药浴有治疗伤痛的效果。”

“你受伤了吗?”他这几日明明并没有出府,何况两人同榻而眠,并未觉察他有何异样啊!

“内伤!”

慕青冉:“”

她希望他这般严肃的表情与自己说这件事,并不是为了待会儿欲行不轨!

见她略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夜倾辰倒是难得的心情极好,直接打横抱起她,便走向了池中,口中还振振有词道,“衣衫单薄,小心着凉。”

闻言,慕青冉也只是淡淡的望着他,并不说什么。已近端午时节,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哪里就那么容易着凉。

明明就是他“心存邪念”,偏还说的冠冕堂皇。

虽是已近夏日,但是慕青冉的身子,素日便较常人有些寒凉。此刻“沉入”池中,周身均是被温滑清澈,暖意洋洋的温泉包围,鼻翼间满是淡淡草药清香,她不禁微微闭眼,口中发出一声喟叹。

怪道自古贤圣之人也多是畅写诗词描绘温泉,想到那句“汤泉吐艳镜光开,白水飞虹带雨来”,慕青冉就觉得,确然是描绘的入木三分。

忽然听闻旁边有水声响起,慕青冉却是眼也未睁,不用想也知道是何人!

夜倾辰静静的看着此刻的慕青冉,她微合眼睑,长而卷曲的睫毛上挂着细密水汽,虽是未睁开眼睛,可是他知道,那睫毛之下是怎样盈盈含水的一双明眸。

因着热气的蒸腾,慕青冉平日略显苍白的脸颊,此刻满是红晕。她的发丝柔顺的贴在她光洁的背部,热气氤氲的水珠顺着她曲线优美的脖颈缓缓滑落,莫名看的他有一些口干舌燥。

想也未想的便抬脚向她走去!

直到被人紧紧的从后面抱进怀中,慕青冉才不得不睁开双眼,手指无力的按住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颇有些无奈的转头望着身后的始作俑者。

“虽是殿内燃着烛火,可眼下尚在白日,你就不能别闹吗?”天色还未黑全,他就不能先消停一会儿吗?!

“便是夜间,青冉也是这般说辞!”

“你好歹是一国王爷,手下掌管千军万马,怎地这般不顾忌脸面?!”

她是在骂他不要脸吗?!

“我与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在一起,这又岂会关乎脸面!”

说完,夜倾辰便似“泄愤”一般的张口咬在了慕青冉的肩膀上,可是入口“柔软细嫩”的肌肤,却是生生让他不敢使力,渐渐变咬为吻,生生将气氛弄得瑰丽旖旎。

慕青冉感觉到禁锢在自己腰间的手收的越来越紧,夜倾辰呼吸在她颈间的气息仿佛带着灼人的温度一般,让她的肌肤也渐渐泛着淡淡粉色,看的身后之人几欲血脉喷张。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青冉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夜倾辰的声音低迷的响在慕青冉的耳边,透着每每他沉沦之中特有的暗哑,让慕青冉不禁娇躯一颤。

下一句?!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他就不能好好同她说话吗?!什么时候他也学会这般迂回了?!

慕青冉原本以为,自己会这样被吃干抹净的,不曾想,夜倾辰竟是忽然抱起她坐在了他的腿上,他的手环在她的腰间,不住的将她压向自己。

“青冉,咱们来连句吧!”

啥?!

连句?!

现在?!

两个人身上均是未着寸缕要在这般境况下,连句?!

他哪里想出来的这些花样?!

先是要与她洗鸳鸯浴,洗便洗吧,可为什么总是要弄一些小动作呢!

这也罢了,可是干嘛要抱着她坐在他的身上王爷你是忘了自己没穿衣服吗?!

现在又要连句这是要闹那般啊!“承欢侍宴无闲暇”薄唇慢慢肆虐着慕青冉通红的耳垂,却仍是不忙刚刚说起的话题。

回应他的,是慕青冉猛地将自己的脸埋进了他的肩窝处,让她死了吧!

见慕青冉这般举动,夜倾辰竟是不可抑制的笑出声来,胸膛传来的阵阵笑意,令慕青冉更觉羞臊不已,说什么也不愿抬起头来。

“青冉不知道吗?输了的话可是会有惩罚的!”

还有惩罚?!

可是她几时答应同他连句了,明明就一直是他自己在自说自话!

其实即便是说了,她的下场也还是难逃被拆吃入腹。可是如果不说的话,夜倾辰一定会借题发挥,指不定闹出什么新的花样,专挑她的含羞的事情“对付”她,到了那般境地,她倒是宁愿他一开始便直奔主题,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如他一般勇于“尝试创新”的。

趁着慕青冉沉默的时候,夜倾辰的唇片刻不停的在她的肩甲处留恋,直到如雪肌肤红梅开遍,方才重新覆在了她温软的唇瓣上。

“春从春游夜专夜”一句话,却是被她说的支离破碎,映着水面之上的波光粼粼,慕青冉的眸中也似有华光流过,璀璨生辉。

听着这般细腻婉转的声音入耳,夜倾辰近乎把持不住的便想与她抵死缠绵,却仍是耐着性子与她耳鬓厮磨,待她渐渐情动

“笙吹雏凤语,裙染石榴红。”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哪里听来的这些“淫词艳曲”!可是偏偏这些诗词,她也读过!

虽是偶然见到,不过她素日清淡惯了,也并不觉得如何,不过是些诗词罢了。

她甚至还时常研究人家句中的平仄,还有一些对仗之法,可是今日之后,慕青冉觉得,她会将这些书卷都“烧了”!

“不碍事,为夫可以言传身教。”夜倾辰的唇瓣轻轻含住她的,声音不甚模糊的传来,“蓬莱人少到,事难穷可晓得了?”说完,还怕她分神一般的,将她又抱紧了一些。

真的是“言传身教”!

“说与我听听!”

闻言,慕青冉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探手在他腰间掐了一把,不想,却是让他的呼吸变得愈加的急促。

夜倾辰的手满是暗示意味的在她的背部有意,一下一下的顺着她散在身后的发丝,虽是动作轻柔,但慕青冉总有一种他在为自己方才掐他的一下报复,颇有些以牙还牙的意思在里面。

“蓬莱人少到,事难穷”慕青冉的声音已经近乎是呢喃了,她实在是与他耗不起了!

不知又是想到了什么,夜倾辰唇边竟是漾起了明亮的笑意,“原是一直我在说,想来有失公允,这次青冉先说。”

有失公允这件事情从始至终有公允可言吗?!

“嗯?”

“鸳鸯被里成双夜。”

“一树梨花压海棠!”想了想,夜倾辰忽然皱眉道,“青冉是嫌弃我老吗?!”

先是骂他“不要脸”,后又嫌弃他“老牛吃嫩草”,她是不是开始厌弃他了?!

闻言,慕青冉简直欲哭无泪,是他非逼着她说的,她不过是脑中闪出一句便说出口了,哪里会想那么多!

想到自己被他“欺压”至此,慕青冉一时间忍不住心头火起,学着他那般,轻启檀口便咬在了他的颈侧。

虽是想要一时拿他出气,可是慕青冉到底不忍心真的咬伤他,便也未使出多大的力气。可是偏偏这般似“挠痒痒”的一“吻”,让我们这位垂涎美色已久的王爷,再也把持不住了。

一手扣住慕青冉的后颈,便向她吻了过去。

身下温热的泉水似乎还没有两人的身躯灼热,慕青冉的神思渐渐游离,细白的手指攀住夜倾辰有力的肩膀,她的身体不住的后仰,却是被他的手掌稳稳的托住。

烛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渐渐漾起层层涟漪,一圈圈的荡漾开来,循环往复,无休无止

待到慕青冉被夜倾辰裹着披风抱出浴宫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方是绕过回廊,却是好巧不巧的遇到了褚懿。

褚懿眸光一扫被夜倾辰紧紧护在怀中昏昏欲睡的慕青冉,顿时一张老脸臊的通红!

他虽是不比沈太傅那般刻板严肃,可是到底也是个行为有矩上了年纪的人,怎么也是想不到那般令人闻风丧胆的靖安王,竟会这般!

“老夫有一句话,要嘱咐王爷,万望王爷见谅。”哎,虽是一把年纪说这话有些不大合适,可是他不说,却只怕是也无人能说了。

“先生请讲。”听闻褚懿说“嘱咐”,夜倾辰想多半是与青冉的身体有关吧!

“这冉丫头的身子尚在调理当中,王爷须知,要细心呵护才是万万不可,图一时之快,影响了她的身体。”这一番话说下来,褚懿却是连头也未敢抬,实在是“压力”太大了!

“有劳先生。”

说完,夜倾辰便直接抱着慕青冉离开了。

身后,褚懿看着步伐稍快的夜倾辰,却是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夜倾辰被褚懿“叮嘱”的这一番话,自然是不会让慕青冉知道,若是让她知道两人“共浴”之事被褚先生撞破,日后只怕是再难与她亲近了。

他倒也不是刻意要引她害羞,只是偶尔逗弄一下她,权当是夫妻之间的闺房之乐,却不想,会累及她的身子。

罢了,左右此前那么久都忍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单等她身子“痊愈”,他再将之前的都补回来!

慕青冉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在床榻上躺了许久,才慢慢做起了身。

她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希望自己的身体慢些恢复,虽是有些任性的话,可是她实在是心下不安,自己一旦要是全然康健了,夜倾辰还指不定要如何的变本加厉呢!

她现在甚至隐隐有一个猜想,觉得夜倾辰这般坚决的要建一个温泉在府中,除了是为她的身体着想,其实还有为他自己的福利考量的因素在吧!

待到流鸢进来服侍她梳洗的时候,慕青冉才忽然想起,自己还未细问当日流鸢去烟霞山的情况呢!

“烟淼她如何?”当日流鸢回来的时候,恰逢紫鸢大婚,她一时着忙,便也只确定了烟淼在烟霞山之后便并未急着询问其他,眼下得了闲,倒是要问一问。

“姑娘瞧着挺好的!还要留我在那玩些日子呢,不过我心里记挂小姐,便与墨潇回来了。”

“三皇子的人可是一直跟着你们?”以夜倾桓的心机手段,即便是放心她派人去看烟淼,他也定是不会全然撒手不管的。

“嗯,去的时候一直跟着我们,后来回来的时候就不跟了,都留在烟霞山了。”

看来夜倾桓是打算“看着”烟淼了,唯恐她再逃了!

不过,烟淼哪里是他那些护卫能看住的!

他应当是不知道,烟霞山的入口不止这一个,他的护卫进不去山中,只能守在山下,可是这根本就是徒劳,烟淼若是要走,他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但是,慕青冉并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告知夜倾桓,左右是他欺骗烟淼在先,现在想要得到她的原谅,自然也要靠他自己去努力,旁人即便是插手,也是无济于事的。

“让墨锦将近日新得的苹果送一些与十二殿下。”

“是。”虽然不明白小姐这般做到底是何意,不过流鸢还是一样欢快的去照办了。

而当这筐从外地新鲜进贡的水果运到三皇子府的时候,夜倾桓淡淡扫过那一筐苹果,唇边渐渐漾起一抹微笑。

苹果平安!

知道烟淼平安在烟霞山中他便放心了,不过若是以后她也是这般生气了就“逃走”可如何是好?

要不要废了她的武功?!

想到这里,夜倾桓唇边的笑意未变,目光却渐渐变得深远。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最怕的便是一念而起,不得消亡。

夜倾君看着神色平静的夜倾桓,不觉开口问道,“三哥不将烟淼姐姐接回来吗?”

“她心不在此,此刻不愿归来。”

“那她何时会心归此处?”

“待到时机成熟,便是归时。”只不过这时机,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为妙!

闻言,夜倾君也不再追问,到底眼下最为要紧的也不是这件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