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端午佳节/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日慕青冉依照褚懿的嘱咐,依旧是每晚去浴宫泡浴,但是难得的却是,夜倾辰竟是安分了不少。

每每陪她前来浴宫,也只是静静的坐在池边,露出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只不过,却是并未有任何动作!

这倒是奇了!某位“见色起意”的王爷,竟是忽然变得正人君子了吗?

倒是让她奇怪不已,这人怎地忽然之间就转了性?!

日子就在这样看似恬静舒适的情况下,一点点的向前走,不久便迎来了端午佳节。

按礼来说,端午那日,宫中定然是有宫宴的,慕青冉原本还担心自己与夜倾辰进宫之后,沈太傅一人在府中过节,未免略显“孤寂”。

不过恰好,如今褚先生也在王府,他们二人一处,倒是可以解解烦闷。

不知道夜倾桓今次会不会去赴宴,毕竟,烟淼可是无法出席的!

不过,想到那人如今的“身体状态”,说不定,会以此为由借机不去呢!而事实上,也果然如慕青冉所料一般,夜倾桓在宫宴的那一日,的确是并未到场,也正是因此,才错过了一场千载难逢的“好戏”。

进宫赴宴的那日,慕青冉和夜倾辰先是去了一趟华阳宫,毕竟心下再是厌烦太后,可是她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总要拜见一番的。

却不想二人方才进到殿内,却是瞧见了满屋子的“莺莺燕燕”,千秋各色。上到皇后,下至宫妃,还有几位公主和皇子妃,不可谓不热闹。

“臣拜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

“臣妾拜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

“起身吧!”太后的声音显得略有些有气无力,带着一丝“懒洋洋”的感觉,不知是身子不适,还是本就不愿“理会”他们夫妻二人。

慕青冉闻言起身的时候,目光淡淡扫过坐在上首的太后,唇角温婉的笑意未变,却是暗暗压下内心的惊讶。

太后怎地变成这般模样了?!

此刻的太后娘娘与慕青冉之前进宫见到的状态完全是无法相提并论,不知是因为此前接连不断的发生“意外”,让她的身子大不如前,整个人硬是生生瘦了一大圈,连两腮都微微有些向里面凹陷。

想到墨音此前自己提过的他们“整人”的法子,一时间慕青冉心下觉得愈发的好笑。

太后的身子瞧着是每况愈下,倒是慕青冉,一反此前的病弱,现下看着倒是比之前“精神”了许多,脸色也不像从前那般苍白,隐隐透着红润。

太后面色冷冷的望着慕青冉,任是谁能都能看出她眼中的不喜,一时间,倒是让人摸不透这太后究竟在想些什么。

之前不还是十分热络的时常召靖安王妃进宫吗?

怎地如今,竟是有些不大待见的样子?

“咱们这都是女人家在叙话,王爷便先去陛下那边吧!”见夜倾辰还守在慕青冉的身边不动,太后便忍不住开口道。

闻言,夜倾辰眸光微凝,却是感觉到慕青冉的手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他方才没有出言顶撞。

“有事命人去唤我。”又探了探慕青冉的手心,不复以往的寒凉,夜倾辰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听到夜倾辰嘱咐的话,太后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不过想到什么,便又稍稍安下心来,这华阳宫都是自己的人,又有谁会去帮慕青冉传消息呢!

只是太后不知道的是,夜倾辰口中说的人,指的是墨音和墨影。不过,这一点,太后是不知道的,旁人自然也是不知道的,只除了慕青冉!

“王爷对王妃还真是呵护备至啊!这青天白日的在太后娘娘宫中,会有什么事啊!”待到夜倾辰离开之后,六皇子妃卫菡便“急不可耐”的开口说道。

夜倾辰在这,她不敢说,他走了,她自然便没什么可怕的。

虽然来之前夜倾昱便叮嘱过她,或者说是警告过她,不准冒犯靖安王府的人,。

可是她一见了慕青冉,便顾不得许多了。

想起她曾经间接害的襄阳侯府满门被灭,可如今却过得风光无限,卫菡看向慕青冉的目光中便充满了怨毒。

卫菡的这一番话,不仅是在抢白慕青冉,话中还隐隐透露着夜倾辰是唯恐太后要将慕青冉怎么样的意味!

见状,慕青冉也只是淡淡笑道,“我素日身子不好,比不得六皇子妃身强体健,让六殿下少些心。”

这话一出,顿时让卫菡的脸色瞬间一沉,谁不知道自从襄阳侯府败落之后,她在六皇子府的地位如履薄冰,慕青冉的这一番话,可不是在讽刺她嘛!

殿内众人闻言,也纷纷低头状,假装没有听到这句话。

不过,卫菡这般公然发难于慕青冉,倒是乐坏了一旁的皇后。最好是俩人能“掐”起来,闹的越凶越好,到时候看夜倾昱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而另外和皇后想法一致的,便是大皇子妃袁玮琴了。

她太了解卫菡的性子了,那就是一个喜欢“横冲直撞”的主,初时她嫁给大皇子的时候,卫菡还对她抱有敌意,几次与她为难。

直到后来襄阳侯府败落,她整个人都被夜倾昱拿捏在手里,她方才不敢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

一旁的昭仁贵妃见此,心里不禁暗骂卫菡“愚蠢”!好好的,她招惹慕青冉干什么,她难道不知道昱儿现在“拉拢”他们都还来不及嘛!

“青冉近些时候,瞧着身子也比之前好了不少不是!”总不能让气氛就这般僵持着,再则,昭仁贵妃也恐卫菡没眼色的再说些什么,便赶忙将话接了过来。

“劳贵妃娘娘挂怀,确然有些起色。”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目光不好痕迹的扫了一眼昭仁贵妃身边的夜倾羽,不禁心下好笑,这位“傲娇”的小公主倒是安分了许多。

“听闻王爷为了王妃的身子,特意命工匠在府内建造了温泉浴宫,看来果然是有效验的。”大皇子妃坐在慕青冉对面的位置,貌似不经意的说道。

可是谁不知道夜倾辰为了给慕青冉修建这个浴宫,可还是生生被御史参了一本呢,虽然最后事情不了了之了。

慕青冉听了,也只是微微淡笑,并不说话。

“玮琴,过来哀家这,让哀家瞧瞧未来的曾孙!”说话的时候,眼光微微瞟向一旁的慕青冉,后者却是自在坐在那,全然不受影响的样子。

不过,慕青冉不在意,倒是让殿内旁的人留了心思,太后这话是笃定这是个皇子了吗?!

“嗯你呀!是个有福气的,定要好好安胎才是,女人家呀,说到底还不是生养孩子才是正经。”这话,太后状似是在嘱咐袁玮琴,实则,却是在“敲打”慕青冉。

即便有夜倾辰的宠爱又如何,连个“蛋”都不会下,还不是迟早要被休了!

不过,太后这有意讽刺慕青冉的一番话,却是让一旁的卫菡也是跟着脸色一变。

她嫁到六皇子府上,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这肚子怎地一点消息也没有?!

慕青冉听闻太后的话,再看看六皇子妃的脸色,却是不禁笑的更加的灿然,“太后娘娘感同身受,自然说的极是。”

闻言,太后原本对着袁玮琴笑意盈盈的脸色瞬间变得阴郁无比。

这么一看,众人方才想起来,太后也是没有自己的孩子的!她方才的那一番话,明明就是想打击慕青冉,却是不想,竟被她反将了一军。

事实上,慕青冉心里有一个疑问,太后如今在众人眼中都是全然不管事的态度,可是现在忽然对大皇子这般亲切,她就不怕被人怀疑什么?!

还有便是大皇子妃,她是否同样不知道西宁侯府已经与大皇子“结盟”了,否则,怎么敢公然的接受太后的示好!

明明夜倾瑄和西宁侯在前朝万分小心翼翼的隐匿着此事,可是到了后宫,她们竟是像唯恐别人不知道一般,想来她们应该均是不知情的。

夜倾宁静静的窝在惠妃的怀中,眨着一双大眼,湿漉漉的看着慕青冉,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王妃嫂嫂真是厉害,三言两语便打发了太后这个“老妖婆”!

“华良娣到!”

随着外面公公的声音响起,慕青冉转头望向门口的方向,只见一女子着一身粉嫩宫装而来,俏丽的如同三春的桃花一般

“臣妾拜见太后、皇后、各位娘娘。”

“起来吧!”

这还是慕青冉第一次见到这位华良娣,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方才她进来的瞬间,昭仁贵妃的脸色是不是僵了一下?慕青冉的目光慢慢滑过昭仁贵妃身上的一件月白色宫裙,最终落到了华良娣的身上。

她的身上有一种质朴淳厚的感觉,与这宫中的各色女子均是不同,想来,这是她最像容嘉贵妃的地方吧!

一见到华良娣进来,夜倾羽顿时便变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想来若不是昭仁贵妃在一旁“按着”,她只怕是又要冲出来与人“大干一场”了。

见到华良娣进来,这后宫女子或多或少均是会露出一丝不悦,可唯独只有惠妃,仍是静静的坐在那,怀里抱着夜倾宁,给她“投喂”着各色水果。

而反观“主人公”倒是低调的很,从进来开始问安之后,便一言不发的坐在一边,单等着别人问话,也只是寥寥数语,并不多言。

也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受人嘱咐,刻意如此。

“华良娣今日这一身宫装可是蜀锦织就,想来定然又是陛下赏赐,真真让人艳羡。”说话之人应是与华良娣一同进宫的秀女,慕青冉见她言辞讥诮,想来又是免不了一番唇枪舌战。

“是陛下抬爱臣妾了。”闻言,华良娣微微敛目,脸上未见一丝傲然之意。

见状,慕青冉倒是微微笑了,这女子倒是也有些意思,这般盛宠之下,居然还没有恃宠而骄,难能可贵。

“母妃,蜀锦很名贵吗?我记得父皇此前还赏了四皇姐一些呢!”夜倾宁眨巴着大眼,状若不解的问惠妃道。

“你四皇姐言行得体,讨你父皇的宠爱,偏你整日上蹿下跳的没个消停时候,怎地不见陛下赏赐你!”惠妃的这一番话,看似打趣夜倾宁,却是生生岔开了方才的话题,这母女俩一唱一和,倒是让人不觉突兀。

“宁儿这般便很好,惠母妃无须对她太过严苛。”夜倾城笑着对夜倾宁招了招手,将刚刚剥好的荔枝喂进了她的嘴里。

夜倾城这还是慕青冉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四公主。

听闻三年前,陛下为她择了良婿,只是尚未过门儿,夫君便离世了,这在当时来说,可是望门寡,以后若是再议婚事,就很难了。

即便她高贵如公主,却是免不了众人私下对她的议论纷纷。

那次事件过了不久,陛下本欲再为她赐一门婚事,可不知是为何,竟是被她生生拒绝了,此后便也一直未曾议亲,还是近些时候,才听闻陛下似乎有意将内阁大学士温逸然招为驸马。

不过,慕青冉记得,此前宫中不是都在传,昭仁贵妃有意为九公主选定的驸马人选便是温逸然吗?!

那如今

“宁儿待会儿与我回宫,我拿些蜀锦与你,到时候让惠母妃与你做些喜爱的衣物。”那些蜀锦本就是因为父皇为她安排的出嫁事宜赏赐的,宁儿既是喜欢,便送与她一些也不值什么。

“嗯嗯,还是四皇姐对宁儿最好!”说完,便抱着夜倾城的腰往她怀里钻,全然不见半点公主该有的仪态,反倒是像寻常人家的小女娃,让众人看得一时间也不免哈哈大笑。

“你就惯会欺负你四皇姐,城儿这般倒是惯坏了她。”惠妃娘娘虽是嘴上说着略显“斥责”的话,可是语气中却满是宠溺。

听着夜倾城一口一个惠母妃,慕青冉也不禁淡淡微笑,她能感觉到四公主是真的喜爱夜倾宁,也是打从心底里敬爱惠妃娘娘。

听闻早前四公主的母妃病逝,便将她托付给了另外一位宫妃,却未曾想临终嘱托所托非人。虽是宠爱这几位公主,但是到底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夜倾城偶尔便难免受了委屈。

还是后来惠妃见了,便对她帮衬一二,加上后来夜倾宁这样讨人喜欢的个性,在中间作为纽带,一来二去,她便也与惠妃十分亲近。

至于当初四公主的母妃为何不直接将她托付给惠妃,慕青冉猜想,她大抵是觉得惠妃已经有了十公主,必是不会再对夜倾城上心的,不过事实证明,这位惠妃娘娘还真是不负贤惠之名。

“十公主天真活泼,让人喜爱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惯坏!”大皇子妃笑意盈盈的看着夜倾宁,满眼皆是喜爱之色。

众人说说笑笑,仿佛方才的无声硝烟均是梦一场,再开始说话的时候依旧是谈笑风生,让慕青冉心下钦佩不已。

在华阳宫坐了片刻,见太后的脸色愈加疲乏,众人便纷纷告退。

“左右宫宴还有些时候,靖安王妃便再坐一坐,同哀家说说话吧!”

慕青冉方是要与众人一同离去,却不想太后竟是忽然开口说了这样一番话。

有话要与她讲?!

事到如今太后竟是还不死心吗?!

跟着惠妃走在最后面的夜倾宁闻言,不禁回头望过去,却见皇后与贵妃也端坐在那,未曾离去,一时间,心下不禁奇怪,太后要留王妃嫂嫂说什么话?!

“王妃坐了许久,竟是连茶也未吃一口,想来是嫌哀家这的东西比不得王府的名贵!”太后微微合目,很是放松的样子,可偏偏说出的话却是咄咄逼人。

“茶性偏寒,多饮无益。”她不喝一则是因为她不渴,二则,便是因为夜倾辰叮嘱过她,不要轻易在宫中饮用吃食,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谁的手脚就是“干净”的!

“哀家原以为,有了那温泉,王妃的身子便强健了些许,不想还是这般虚弱。”那么多人喝茶都无碍,偏到了她这里就茶性寒凉,真真是“矫情”的很。

闻言,慕青冉不觉微微皱眉,她怎么觉得,太后有些要撕破脸的感觉呢!这般夹枪带棒的嘲讽她是什么意思,想要激怒她吗?!

目光慢慢扫过一旁的皇后和昭仁贵妃,前者是事不关己的幸灾乐祸,后者是神色纠结的惊慌忐忑。

见状,慕青冉一时心下生疑,皇后暂且不论,可是昭仁贵妃哪里是这般情绪外显的人,可她如今这般,是刻意为之,还是难掩情绪

“太后若是无事,青冉便先告退了。”她无意在此与她做口舌之争,而且,慕青冉隐隐觉得,太后今日这般做,定是有什么事情在谋划,她在此久待,于她并无好处。

想走?!

闻言,太后的眼中,一闪而过一抹阴鸷,她若是能出了华阳宫,当她这个太后是摆设嘛!

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慕青冉转身便走,却在回身的瞬间,后颈忽然一痛,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