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行浊言清/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慕青冉就这样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昭仁贵妃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虽然太后一早便说不需要她插手,只需她在一旁看着即可。可是昭仁贵妃又不是傻子,她如何不明白太后打的是什么主意!

如今,慕青冉已经算是在偏帮昱儿了,那就等于是与她同在一条船上,她万万是不会“坑害”她的。

而太后也是恰恰看中了这一点,才会定要她也在此处,到时候就算是慕青冉出了什么事,有她作为“证人”,想来旁人也是会相信她的说辞的。

毕竟方才那么多的人可是都看见了,她同慕青冉一起留了下来,依照现在六皇子府和靖安王府的关系,她肯定是要“护着”慕青冉,不会让她受太后和皇后的算计,可是偏偏事与愿违!

而她如今之所以会听太后的“调遣”,也不过是恐他们拿当年容嘉贵妃的事情说事。

那件事情,绝对不能被知道,否则,她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左右这次太后和皇后一道设计慕青冉,也无需她动手,只要事后表示一问三不知就是了。至于以后她们还不会再拿此事作为要挟,她却是不怕的,这事情再一再二,却绝无再三再四。

若是果真闹到了那一步,她定然也是不会让她们讨了好处就是了!毕竟,如果她算是帮凶的话,那她们才算是“主谋”,这罪名孰轻孰重,想来太后和皇后心中皆是十分清楚的。

只是眼下尚且要忍了这一时的为难。

皇后目光阴狠的瞪着慕青冉,眸中是说不出的愤怒。

她总算是能出口恶气了,这会,即便是夜倾辰有三头六臂,只怕是赶不及救她!

再则,待会事发,夜倾辰还会不会管她,都很是难说,照她想,可能会直接一剑杀了慕青冉,也是说不准的。

她倒不是认为夜倾辰不重视慕青冉,可恰恰正是因为重视,才更加忍受不了!

“带下去吧!”太后的声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可是一旁的周嬷嬷却是知道,太后等这一日等了多久。今日,总算是能惩处到这个靖安王妃了。

方才出手打晕慕青冉的那位婢女闻言,拿过一旁的准备好的锦被,裹着慕青冉便快步出了内殿。

昭仁贵妃见此,不觉眸光一闪,“既已无事,那臣妾也先告退。”

“贵妃这是急什么?不会是打算去报信吧!”皇后的语气中满是嘲讽和防备,让一旁的太后闻言,看向昭仁贵妃的眼中也满是冷意。

“皇后娘娘多虑了。”倒是没看出来,皇后素日稀里糊涂的样子,今日倒是精明的很。

“我劝你还是省些心思吧!今日这一局,便是神仙来了,也是难救慕青冉!”她们既是出了手,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绝不会半途而废。

闻言,昭仁贵妃面上不变,只是这袖管下的手,却是禁不住在微微发抖。竟也是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被皇后的这一番话给气的。

虽然心下明白皇后既是这般明目张胆的开局,必然是有夜倾瑄在背后给她撑腰,否则,段或是不会计划这般周全的。只不过他们究竟是打算将慕青冉如何?!

殿内,层层纱幔遮住内殿的景象,只余角落的香炉,燃着袅袅“熏香”。

夜倾睿目光贪恋的望着床上的人,眼中满是眷恋深情。

她的气色较之以前红润了不少,看来夜倾辰为她建造的浴宫果然是有效验的。此刻她于昏迷中未醒,倒是可以让他“肆意”欣赏,不会被打扰。

他从来没想到过,有朝一日,他会有这样的机会,与她共处一室,而她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他慢慢伸出手,近乎是“膜拜”一般的,想要握住她的柔荑,而暗处的墨音和墨影,也暗暗运气,随时准备出手。

虽然王妃一早就吩咐过他他们,没有她的命令,不可贸然行动,可是如今这般情况,他们定然是不会“放任不管”的!虽然,可能就暴露了地宫十二星的身份,但是却也管不了许多了。

就在夜倾睿的手与慕青冉的袖管近在咫尺的时候,床上之人却是忽然呓语一声,幽幽转醒

慕青冉睁开双眼的时候,一时间有些不知身在何处。可是看到床畔坐着的那人时,原本还略显迷蒙的双眼,却是瞬间清醒!

夜倾睿!

他怎么会在这?!

或者说她为什么,也在这?!

她记得,她是在华阳宫,皇后和昭仁贵妃也在场,可是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忽然晕倒了

是太后!

夜倾睿的目光静静的凝视着慕青冉,看着她的眸光闪烁不定,心知她定然是在思索着整件事情。可是,再是思索也是无用,左右她人都已经在这了,局面已是无法扭转!

“青冉”这还是,他第一次无所顾忌的唤她的名字,而不是一声客套疏离的“靖安王妃”。

她或许不知道,他最恨的就是这般称呼她,好像在提醒着他,两个人之间隔着的身份和差距,向他在昭示,她是夜倾辰的人!

“七殿下慎言!”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夜倾睿的口中传出,慕青冉一时顾不得还在想的事情,只直接出口打断了他。

她竟是连名字,也不愿让他唤!

慕青冉忽略掉夜倾睿看向她时,眸中的忧伤,只自顾自的起身下塌。

“你走不了的”夜倾睿的声音幽幽的从身后传来,闻言,慕青冉顿时停住脚步。

其实她若是强行要走,也不是不可,毕竟墨音和墨影均是在暗处,可是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能让他们两人现身!

凭夜倾睿的身手,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除非杀他灭口,否则他事后定然会查出她身边带着暗卫,进而查到地宫与夜倾辰的关系,这些事情,不得不防。

更何况,她身边的人,是最后的“保命符”,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会轻易依赖他们!

随后,她的目光淡淡扫过门外,虽是房门紧闭,但是未见外面有何人把守,那他说自己走不了,是指

“七殿下打算关着我吗?”说话的时候,慕青冉慢慢走到一旁的桌边,慢慢坐下。

夜倾睿见状,眼眸却是瞬间一亮,可是却并未接话。

夜倾睿既是这般不让她离去,想来是为了等一个时机。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被人撞见,可不是闹着玩的!

到时候,即便是两人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她却是百口莫辩,无从证明。毕竟,她与夜倾辰早已圆房,并非处子之身,无论如何也是解释不清的。

再则,换作旁人倒也罢了,若是让夜倾辰亲眼目睹她和夜倾睿在一起,依照他的性子,应该是会一剑杀了他们俩人!太后她们打的,是这个主意吧!

夜倾睿知道这些,慕青冉迟早都会想明白,也并未打算隐瞒她。大皇兄开始计划的确是这样,只不过开始是打算陷害她与夜倾昱,只是后来想想,便也作罢。

一则,夜倾昱目标太过乍眼,不方便下手,二则,若是慕青冉与夜倾昱同时遭殃,想也不用想,便知道是谁的主意。

但是若换成是他,便不一样了。

若是被旁人撞见他与慕青冉“私会”,先不说他此前便是风流多情的性子,但是他们两人的身份和背后代表的势力,会不会引着旁人觉得,这是夜倾昱的主意?!

到时候祸水东引,端看父皇的心思了。

两人各怀心思的各据一方,沉默不语,半晌,慕青冉忽然开口说道,“太后与皇后这般志同道合的算计我,那想来大皇子与西宁侯的关系也是准备公之于众了?!”

什么?!

闻言,夜倾睿忽然起身走至她的身边,语气郑重的说道,“祸从口出,你不可胡说!”

“呵呵,是不是胡说,七殿下心里,应当比我更清楚才对。”看夜倾睿的反应就知道她说的事情多半是真的。

事实上,倒也不是夜倾睿为人有多简单,藏不住心思。只是每每面对慕青冉,他便下意识想不起要去堤防她,也是因此而几次被她“利用”。

可是这件事情,若是被皇兄知道了,那她就更加必死无疑了!

“记住我说的话!这件事情,你必须要装作不知情!”皇兄费力隐瞒了这么久,若是知道被慕青冉一语道破,届时一定会杀她灭口的!

慕青冉目光平静的望着夜倾睿,两人的情绪倒是生生反了过来。明明她才是应该着急惊慌的一个,怎地瞧着,他竟是比她还坐不住?!

“那今日这件事情,也能装作毫不知情吗?”她可是如今成了“演戏”之人呢,要她装作一无所知,会不会太强人所难了。

“今日既是我在此,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吗?!”她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他几次三番的示好,分明就是刻意视而不见!

素日只要一想到她与夜倾辰一起,他便是“心痛难忍”,更何况今日这般情况,是让她与别的男子一起。所以,他才会央求大皇兄,让他来这“看着”她

“七殿下玲珑心思,青冉资质愚笨,确然不懂。”慕青冉眸光淡淡的望着他,全然没有一丝的羞怯退缩。

可夜倾睿竟是一时被她气的笑了,她资质愚笨?!那恐怕这丰鄰城中再无聪明之人了!

“你不懂?!好!那便来看看,究竟我如何做,你才会懂!”说完,他忽然一把扣住慕青冉的手腕,便拉着她向床榻走去。

慕青冉的手被他紧紧的扣住,一时挣脱不得,待到她终于挣开的时候,却已经被夜倾睿扯到了床上。而他站在床边,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目光“”的望着她。

夜倾睿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心跳的这般快,她就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只要他微微伸手,便可以将她拥进怀中

他方要将慕青冉拉进怀中,却是因着她的动作,瞬间吓得心跳都快停了。

慕青冉的手中握着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唇边泛出的丝丝笑意,却是看的夜倾睿心惊肉跳。

“青冉!”

“七殿下的心思,青冉当真是不知!”慕青冉的声音很轻柔,眸中依然是素日的云淡风轻,仿佛她的手中握着的不是匕首,而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准备簪在发间。

“我”

“殿下若然是心悦于我,如何会做出这般污我名声之事?”慕青冉的声音,很轻,却是字字句句,真真切切的传到了夜倾睿的耳中,“可殿下若不是心悦于我,那这般强人所难之事,为何一定要是我?”

闻言,夜倾睿却是瞬间愣住!

的确,若是他心悦她,如何会做出这般伤害她的事情,可是若不喜爱她,那这般风流韵事,他此前并未没有经历,何以要非她不可!

“殿下若执意如此,我少不了就是一死,至少还能保全自己的名声!”说完,夜倾睿眼看着慕青冉将手中的匕首往颈间送了一分,瞬间,便有红色的血液顺着她白皙的颈间流下。

“不要!”见此,夜倾睿忍不住失声制止,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眸中满是惊惧之色,“我我不会,不会强迫你!你把匕首放下来!”

他做不出伤害她的事情,也见不得她伤害自己。

既是被她吃的死死的,那也唯有退让,不过却只能仅此而已。

“我无心求死,只是殿下步步紧逼,我方才出此下策。”见夜倾睿果然退到了桌边坐下,慕青冉便将颈侧抵着的匕首缓缓放下。

这一步棋只能保证夜倾睿不会冒犯于她,却是万万不会让他同意放自己出去!

“我不做什么就是,你你就乖乖在这待一会儿,我不会不会再怎样的。”夜倾睿现在倒是庆幸自己向皇兄提出这般要求,否则,想到是别的男人与她共处一室,他恐怕真的是难以接受的。

现在,至少他可以保证,她不会受到什么别的“伤害”,至少,他答应她的,便绝不会失言。

只是夜倾睿能保证的,只是有理智时候的他,被主宰的时候,可是全然没有理智可言的!

慕青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儿!越来越虚软无力,头也一阵阵的发晕,衣物下的肌肤也是越来越热

而桌边的夜倾睿则是一早便发现了不对劲儿,他自小长在宫中,这里面的脏阉手法,他最是熟悉不过了。方才他便感觉到,殿中燃着的熏香隐隐带着一丝甜腻,不似一般的香料。想来,应是催情香一类之物。

他的目光看向床上之人,果然见她脸色愈见酡红,眸中渐渐失了清明。

夜倾睿的唇边,渐渐泛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大皇兄果然是不信任他的,竟是还准备了这一手!

想必,她定然是觉得,这是他的安排。也罢,左右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她会把他想的这般不堪,也是正常。

“看来是有人恐殿下临阵退缩,在背后助你一臂之力!”真是准备的万分周全。

慕青冉觉得,夜倾睿应当也是不知情的,否则开始的时候,他便没必要言辞那般激烈,也不会再后来向她承诺那一番话。实在是太多此一举了,他完全可是单等着那香料的功用便是。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睿却是忽然一愣,随后才微眯着那双风流无边的桃花眼笑开。

她实在是聪慧的让人觉得“可怕”!已是这般状态下,她竟是还能“千思万想”,思绪不断。

尽管一直在心底告诫自己,不可以冒犯那人,可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就在身边,的坐在床上,两人又皆是受支配,他如何能控制的住!

即便初时心下清明,此刻,却已是眸中不满,脑中清明不再。夜倾睿慢慢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床榻,看着慕青冉静静的坐在床上,双眉紧蹙,却是硬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丝的呻吟,顿时看的他有些心猿意马。

“殿下未免有些,行浊言清!”慕青冉强撑着一丝清明,尽量声音平稳的说道。

她看见夜倾睿起身走向了自己,可是她隐隐看到的却似夜倾辰的身影,摇摇晃晃,让她一时看不真切。

闻言,夜倾睿呆愣了半刻,方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嘲讽”自己,一时间有些进退维谷。可是身体隐隐的,却是一点点的蚕食他的理智,最终不复一丝理智。

“青冉我,我心悦你!”即便你心里没有我,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夜倾睿”慕青冉的声音满满透着娇软与深陷中的软糯,让闻言的夜倾睿更是神色痴迷。

他渐渐俯身将自己贴近她,两人咫尺之间的距离,让他能够清楚地嗅到她清浅的呼吸间,满是淡淡药香,似是酒香一般醉人。

“青冉呃!你?!”

“清清醒,了吗?”入目,是夜倾睿不敢置信的一双眼,他的目光慢慢向下,看着她毫不犹豫刺进自己左肩的匕首,一时间,竟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