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风流成性/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中,正带着诸位皇子和朝臣一同商议政事,夜倾辰神色清冷的站在一旁,极少说话。

他今日不知为何,一直觉得有些心绪不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正在思虑间,却忽然见到外面进来一位小太监,走到蔡公公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何事?”见蔡公公的面色微变,不禁开口问道。

“启禀陛下,来传话的小太监说”说到这,蔡公公不禁拿眼瞄了一眼夜倾辰,随后才又接着说道,“说是王妃身子不适,烦请王爷过去。”

闻言,夜倾辰的眸色瞬间一变,青冉身子不适?!

“在哪?!”夜倾辰的声音中满是紧张与担忧,让一旁的夜倾瑄不禁暗暗嗤笑。

未想到,凡事无所惧的靖安王竟是也会有这般时候,不知道待会儿,他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满心担忧慕青冉。

“回王爷的话,在蘅阳殿。”

蘅阳殿?!

蔡公公的话方是说完,夜倾辰便瞬间消失了身影。

“父皇,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往朝华殿去了。”夜倾漓的声音适时的响起,闻言,便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在想,恰好路过蘅阳殿,可以去看看那丫头。

辰儿不是说身子已经大好了吗?怎地又是忽然不适了?!

“走吧!”

“摆驾朝华殿!”随着蔡公公的声音落下,夜倾瑄和夜倾漓两人,不禁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的眼中见到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夜倾昱在一旁冷眼看着,却是不禁心下奇怪,怎地今日不见老七?!

明明与夜倾辰是前后脚的功夫出了承乾殿,可是方是出了大门,便依然看不见了夜倾辰的身影。

不过夜倾瑄对此,倒是并不担忧,左右太后她们这个时候也该是到了衡阳殿了!

待到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终于到了衡阳殿的时候,却只见太后和皇后以及身后的各位宫妃候在了门口,而夜倾辰则神色冷寂的站在那里,想来是还未曾进到殿内。

待到走近,才发现人群之中,正跪着一名宫女,看样子,皇后正在盘问。

“怎么回事?”看着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宫女,不禁皱眉问道。

“启禀陛下,是这宫女此前在花丛中窥探,见臣妾们过来,便火急火燎的要冲进殿中,不知意欲何为!”皇后语气平稳,敛目温顺的说道。

“这宫女行迹可疑,臣妾本欲进去查探一番,却不想她说是靖安王妃身子不适,在里面休息。”

“嗯,的确是靖安王妃在此。”闻言,淡淡应道。

不过,目光扫过那名宫女,却是不禁皱眉,既是主子在休息,她不在殿前伺候,跑到远处是做什么?!

“既是王妃在此,你怎地不在殿前守着?跑到花丛中是去做什么?”太后的声音忽然响起,倒是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

昭仁贵妃听着太后说出的话,一时间,心下不禁感叹,唱戏唱全套,太后这个主意打的还真是妙!

“奴婢奴婢,是是王妃说不用奴婢在跟前伺候的。”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再听她多说,只抬脚直奔着殿内而去。

而恰在此时,为慕青冉来问诊的太医也是到了衡阳殿,紧跟着夜倾辰便也走了进去。

不想这时,这婢女竟是忽然起身跑到殿前,张手便拦在了夜倾辰的面前。

“王妃她身子不适,还是待奴婢前去通报一声吧!”闻言,夜倾辰却是脚步未停,狠狠的将她踹到在地,随后便是全力的一脚,便踩断了她的脖子,跨过她的尸体便周身阴寒的向里面走去。

一旁的太医距离夜倾辰是最近的,看到他眨眼之间便夺了一人的性命,顿时便吓得脚软,险些栽倒在地。

后面的一群宫妃见此,均是吓得禁不住惊呼出声,又唯恐殿前失仪,只得紧紧的捂住嘴巴,唯恐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可是眸中的惊惧之色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只觉得背脊都散发着阵阵寒气。

夜倾瑄不甚在意的扫了一眼那“死不瞑目”的宫女,随后便淡淡的转开了目光,夜倾辰越是担忧慕青冉,对他们的计划越有利,此刻的担忧在接下来的时候,皆会化为滔天怒意,“烧”的人体无完肤!

太后和皇后这样的女流之辈自然是比不上夜倾瑄的淡定,虽然夜倾辰杀人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是每一次,都会让她们有一种下一秒就轮到她们的错觉。

此刻看着那宫女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瞪大的眼中写满了不敢置信,只一味的望着她们的方向,太后顿时觉得自己额角有冷汗流下。

不过事已至此,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要想到待会儿夜倾辰看到的景象,太后勉强压住心神,也抬脚进了殿内。

这外面一群皇子朝臣,自然是不方便进去“探访”的,可是她们同为同为女子,倒是要进去“看望”一下。

夜倾辰推开紧闭的房门进殿的时候,脚步忽然就是一顿!

身后跟着太医见此,不觉探头看向里面,却是瞬间吓得退出了房中,紧紧的低着头不敢言语。

殿外的等人见了,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夜倾瑄却知道,那殿内发生了什么。

他一开始便有意设计慕青冉失了名节,只是这与她“暗合苟且”之人,却是难定人选。初时,他将目光放到了夜倾昱的身上,可是后来想想便也作罢。一来那人目标太大,不好算计二来,父皇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六皇子府和靖安王府同时遭了秧,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后来老七向他“毛遂自荐”,他虽是担心他心软被慕青冉的巧言令色蒙骗,但最终还是决定让他去。

因为,他一早便在那殿中燃了“催情香”,即便到时候老七对慕青冉心生怜惜,却只怕也是“身不由己”!

夜倾辰一直站在门口处,未再向里行进,而是眸色深深的望着内殿。纱幔纷飞,层层叠叠,将里面床榻上的人影显得愈发的朦胧不清。

只是却仍然隐约可见那两具相拥而缠的身体,在床榻之上共行鱼水之欢!

他的目光很是冰冷,周身仿佛是坠入冬日的寒泉一般,冷的瑟瑟发抖。

见状,夜倾瑄的目光看向皇后,后者一时会意,顿时便紧走几步,进了殿中

“这!这是大胆!”皇后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一般,满脸的羞愤之意,却仍然是坚持着开口呵斥道。

床上之人,似乎是并未听到她的这一声斥责,仍是交颈而卧,兀自沉沦。

身后的太后等人也均是纷纷上前,看到眼前的情况,顿时臊的脸通红,转过头去不再看。

“不不是说,是王妃,在这休息吗?”人群中,不知是哪个贵人小主,忽然说了这么一句,顿时便让众人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里面的人是靖安王妃?!

虽是觉得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果,但是却又觉得事实本就是这样。

怪不得方才那宫女行为那般诡异,原是这屋中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在把风。再联想她此后说话时支支吾吾的样子,百般阻扰夜倾辰进到殿中,好像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靖安王妃在这休息,可是却又不留宫女从旁照顾,殿门紧闭,原是为行“苟且”之事!

可是,却有人不是这般想法。夜倾昱冷眼看着眼前的这景象,却不觉得慕青冉是这般人。既是已得夜倾辰独家宠爱,何以舍近求远,还要与别人有私。

再则,依照这位王爷的脾性,胆敢背叛他的人,有几条性命够活!所以,他倒是不相信慕青冉会与谁有私情,但是她不想,不代表没有人暗害!

夜倾昱看了看一旁的夜倾瑄和夜倾漓两人,语气颇有些不解道,“怎地一直未瞧见七皇弟?”

闻言,众人不禁一愣,随即四下看了看,果然是未看见夜倾睿。忽然,电光火石间,有人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这殿内之人不会是七殿下吧?!

想到此,众人又不禁觉得,还真有可能是七殿下。毕竟他在丰鄰城中风流成性是出了名的,这宫中但凡是有些姿色的宫女,哪个他没有逗弄过,靖安王妃又是那般倾国倾城的美貌,他一时起了色心也是有可能的。

虽说忌惮夜倾辰的手段,但若是你情我愿,这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顿时,众人纷纷低下了头,均是不敢看向夜倾辰。他素日脾气便古怪的很,此刻更是被当着众人撞破了王妃与被人的私情,他如何不恼怒!

“来人!将这两个不知脸面的下贱坯子给我捆起来!”太后的一声令下,顿时便有侍卫进来,直奔床榻而去!

皇后见状,觉得自己都要控制不住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意,这一次,她看慕青冉要如何打这场“翻身仗”!

未等侍卫靠近床榻,便见到那榻上之人,忽然慢悠悠的起身,掀开帷幔的一角,露出半裸的身躯。

“扰了本殿的雅兴,你们该当何罪!”声音中满是慵懒和之意,却是让听到的众人,顿时心头一震,那人不是夜倾睿却又是谁!

那床里躺的,便是靖安王妃没错了!

从她们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瞧见床上还躺着一人,只是夜倾睿微侧着身,挡住了她的容貌。

似乎是未料到外面这么多人,夜倾睿的脸上,有瞬间的错愕之色。随后便若无其事的穿衣下塌,自若的仿佛是只他一人在殿内一般。

“睿儿!你怎地能做这般糊涂的事!”太后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痛心,好像满是对夜倾睿的失望之意,不过听的人却是显然并未在意。

“皇祖母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向来如此,怎地今日竟是这般大的阵仗?”夜倾睿状似有些不解的问道,正在拢着腰带的手,不禁一顿。

“你往日胡闹便罢了,可今日”说着,太后仿若是避讳着什么一般,拿眼瞟了夜倾辰一眼,方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哎,造孽啊!”

而殿外的等人,见皇后等人均是聚在殿门口,也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后来竟是连侍卫也出动了!见此,的眉头越皱越深,眸中也是一片晦涩,抬脚便走向了衡阳殿。

不想这时,却见夜倾宁像一阵风一样,急急忙忙的跑进衡阳殿,顾不得夜倾辰的满身冷寂,拉起他的衣袖便向外走,“辰哥哥快和我走,王妃嫂嫂身子不舒服。”

闻言,皇后却是瞬间愣住,顾不得许多,便一把拦住了转身欲走的夜倾宁,“你说什么?!慕青冉?!”

怎么可能?!

慕青冉不是就在这吗?!

“母后母后,你掐疼我了”说着,夜倾宁挣了挣被皇后紧紧“握在”手中的小手,可怜兮兮的说道。

一旁的惠妃见了,赶忙上前,轻言唤道,“皇后娘娘”

可是还未等皇后反应过来,夜倾辰却是一把扯回夜倾宁的小手,将她夹在腋下,便一路出了衡阳殿。

留下这一众人,均是眐愣不已。王爷就这么走了?!他甚至都不看一下,那里面到底是不是王妃?!

夜倾睿的目光慢慢扫了一眼夜倾辰的背影,随即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他本以为,他会直接冲过来杀了他呢!

太后完全状态之外的看着眼前突逢的变故,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皇后怒气冲冲的几步走到床边,一把掀开了帷幔,只见一名宫女一丝不挂的躺着床上!她一时气急败坏,眸中满是欲先处之而后快的杀意,“来人!把这个下流胚子给本宫杖毙!”

说完,便有侍卫上前,也不顾那宫女的衣不蔽体,直接拖着她便走。

“皇后娘娘饶命啊!娘娘饶命啊!”一听闻杖毙,那宫女赶忙声嘶力竭的求饶,根本不知道自己好端端的为何会忽然要被杖毙。

“慢着!”夜倾睿一直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见着那婢女那被侍卫拖出殿中,他方才出言制止。

闻言,那宫女顿时面露欣喜的望着夜倾睿,祈求他能救下自己。

却只见他慢慢走到自己身边,拿过一旁的衣物,目光同情的帮她披上,随后,便蓦然起身,不再理会她的哭喊,任由她被人强行拖曳出去。

是他为脱困局,将无辜的她牵累进来,可是他能做的,也不过就是这些。

方才见到夜倾辰“火急火燎”的带着夜倾宁离开,夜倾瑄便知道,他大费周章布的一出局,仍是未曾伤到慕青冉分毫!他的目光愠怒的瞪着殿中的夜倾睿,却只见后者是神落魄的站在那,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他这样子,夜倾瑄一时更是气愤不过,一转身,便出了殿中。夜倾昱站在一旁,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一时间,心头愈见“欣喜”。

看来夜倾瑄又是失了算计,今次被慕青冉躲过一劫,想必她定是要秋后算账的,接下来的日子,只怕就是要热闹了!

而另一边的夜倾辰,在夜倾宁的引路下,一路奔着“冷宫”的方向而去。

夜倾宁被他夹在腋下,一时间只觉得脑袋晕的要命,可是看着自己被夜倾辰带着在皇宫的宫殿顶纵横起跃,一时间,也顾不得难受,只觉得万分惊奇,她这是在飞吗?!

待到终于到了目的地,夜倾辰将她放下的时候,夜倾宁险些一个脚软倒在地上。

没有再去理会夜倾宁,夜倾辰抬腿便进了“晋华宫”。

见状,夜倾宁黑白分明的大眼提溜一转,便一屁股坐在了殿外的台阶上。她会选择将王妃嫂嫂带到这来,自然是有她的用意,若是回了华清宫,人多眼杂不说,事后恐也会让她们怀疑,这是母妃的主意。

这一处宫殿靠近冷宫,平日少有人来,倒是不会引起别人的主意。

殿内

夜倾辰疾步走到床边,看到床上躺着的人时,方才将提着的一颗心放下。

他一早便知道衡阳殿的人不会是青冉,若是青冉有何不妥,墨音他们自会来传话。只是他进到殿中的时候,却感觉那殿内满是甜腻的香气,让他不禁想到了宫中那些脏阉的手段。

只要想到这些东西被人用在青冉的身上,他就恨不得直接杀了他们!

“夜倾辰”忽然,慕青冉轻轻的呢喃着什么,身子也仿似极为不舒服一般,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我在。”闻言,夜倾辰赶忙坐在床边,欲伸手将她抱进怀中。

不成想,她却是微微睁着眼睛,拼尽全力一般躲开了他的手。

“青冉?”

她的脸上满是酡红之色,眸中不复清明,却是更见水润,偶尔压抑不住而出的呻吟声,更见婉转娇媚。

她分明就是饱受之苦!

“青冉,我是夫君。”他动作轻柔的张手将他拥进怀中,感觉到她的身子娇柔似水,却是瞬间一僵。随后她却是慢慢转头将鼻子凑近他的颈侧闻了闻,这才放心一般,将自己依偎进他的怀中,口中还喃喃自语道,“药药香,是是夫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