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情义难全/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慕青冉的轻语呢喃,夜倾辰一时间,有短暂的眐愣。

她方才的抗拒是以为来的人不是他吗?!

不可否认,慕青冉的这般举动,让方才还满腔怒火的夜倾辰,此刻满心皆是心疼。

他动作轻柔的执起她的下颚,方是吻上她的唇瓣,却是眼角余光扫到她颈间鲜红的液体,瞬间眸光一凝。

她受伤了?!

“出来!”夜倾辰的声音中满是冷寂,他将慕青冉紧紧的揽在怀中,防止她乱动。

闻言,墨音和墨影瞬间闪身出现在殿内,却是单膝跪地,并不敢望向床上之人。素日“嘻嘻哈哈”行为无状的两人,此刻的脸上满是严肃,全然不见往日一丝的玩世不恭。

“怎么回事?”他命他们在青冉的身边保护,他们就是保护她的嘛!

“启禀王爷,七皇子将王妃困在衡阳殿,后来欲行不轨之事,不过被王妃化解了。可是不料殿内燃了催情香,王妃用匕首刺伤了他,方才脱困。”墨音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他心里忽然明白了王爷为何会对王妃这般挚爱情深。

那般情况之下,想来若是换作其他女子,只怕早就中了圈套。可是偏偏,她不禁凭一己之力化解了危机,还在最后“逃”出衡阳殿的时候,将退路都计划周全了。

墨音觉得,他大抵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王妃陷入昏迷之前,倒在他怀中的样子。明明是那般娇弱温婉的女子,可是却也同样有那般坚强的意志和深沉的心机。

其实,墨影心里受到的震撼与墨音差不多,当时他几次都要出手,可是均是被墨音制止了。

明明只要王妃一声令下,他们便可以“轻轻松松”的救她出去,虽然代价可能是暴露地宫的隐秘,可是他们的使命本就是为了保护她。

但是墨影没有想到,直到最后,王妃也没有让他们现身,直到出了衡阳殿,她倒在墨音怀中的时候,只说了一句“去找十公主”便彻底昏睡了过去。

他自然知道王妃为何他们去找十公主,而非直接去找王爷,这般女子的确是值得被王爷这般宠爱才对。

“属下保护王妃不力,甘愿受罚!”不管王妃有没有吩咐,她受伤是事实,他们没有出手也是事实!

“嗯”一声近乎娇媚的呻吟从慕青冉的口中溢出,顿时便让夜倾辰的脸色一变。

“出去!”

闻言,墨音和墨音瞬间便没了身影,已经是保护不周了,难道还要再给自己多添一条罪名不成!

似乎是身体的忍耐到了极限,慕青冉的额头渐渐沁出细密的汗水,眉头也紧紧的皱着,口中不时发出的呻吟声都在昭示着,她的身体正在饱受之苦。

顾不得多想,夜倾辰倾身便压在了她的身上

而慕青冉则是仿若濒临干涸的娇花,恰逢了最后一丝清泉一般,紧紧的攀附住了他。夜倾辰恐她意识不清之下“伤”到自己,便伸手扣住了她的双手,不让她再乱动。

“夜倾辰我不,不舒服”她很难受意识很模糊,总觉得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我知道,青冉乖,要听话。”夜倾辰此刻的状态也是比她好不到哪里去,只是,近些时日因为有褚懿的叮嘱,夜倾辰不敢贸然与她亲近。

他平日便极喜爱与她痴缠,更遑论如今她被“”主宰,更见妩媚风情,他如何忍得住!只是唯恐自己激动之下,会不小心弄伤她,这才迟迟未敢动作。

看着慕青冉在他的身下婉转娇吟,夜倾辰的唇顺着她白皙的颈间一路而上,落下点点亲吻眸光扫到她颈侧的血迹,不禁眸色一暗,随后将唇轻覆而上,轻柔的鲜红的血迹。

小心翼翼的避开她脖子上的伤口,夜倾辰的吻像是细密的春雨一般,热切而又温柔的“洒落”在她的脸颊和肩膀。此刻的慕青冉较之以往每一次的床笫之欢,都要更为“热情主动”,自然也是引得夜倾辰“焚身”,更加的欲罢不能

虽然远远的避开晋华宫,但是墨影和墨音两人自然是知道殿内是何种情况,眸光扫过殿门前一坐一站的两人,墨音的嘴角不觉狠狠一抽。

以墨刈的耳力殿内的情况,只怕是一清二楚吧!

还有就是十公主,年纪会不会太小了点,就这么听王爷的墙角,会不会影响她的成长啊?

夜倾宁此刻倒是没有墨音想的那么“无聊”,她的脑中此刻都在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

王妃嫂嫂既是这般命人来找她,便已经算是表明了立场,那她自然也要有些诚意才是

另一边的衡阳殿

虽说夜倾辰中途离场,慕青冉也是“下落不明”,但是眼前的这个“烂摊子”还是要有人收拾的。

“睿儿,你怎地会在此处?”太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明明计划那般周全之事,怎么会忽然发生这般大的反转!

“这里自然是最近最方便的地方。”夜倾睿的语气中满是调笑与不以为意,说出的话也是“流里流气”,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他素日便风流放荡惯了,便是做出这般事情,众人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

“可是,那宫女明明说是靖安王妃在此处安歇”听闻太后这般揪着这事不放,西宁侯的眼中不觉闪过一丝冷意。

“皇祖母是问错人了吧!靖安王妃在哪,自然是只有王爷才知道!”说完,夜倾睿似是极不耐烦一般,拂了拂袖管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眸中满是漫不经心。

夜倾昱听闻夜倾睿的这一番话,再看他如今这般状态,不禁心下微思这不是夜倾瑄刻意针对慕青冉布的一出局吗?怎地老七竟是这般说辞?!

一时间,众人也是不明事情缘何会成这样,想必是传话的太监宫女一时着忙,报错了殿名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方才十公主不是就来寻王爷了吗?看来王妃是一直与十公主在一处的!

“你如今也是娶了正妃的人了,怎地还这般眼馋肚饱的!”皱眉看着“吊儿郎当”的夜倾睿,不禁出口训斥道。

一群宫妃当中的七皇子妃闻言,眸中满是失落之意

“儿臣行为无状,还望父皇恕罪。”

“哼!这话朕早已不知听了几百遍了!”

“儿臣定然下不为例。”

闻言,也只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便抬脚走开了。

夜倾瑄跟在的身旁,只目光寒凉的看了夜倾睿一眼,便什么都未曾言语。

事已至此,棋局落败,再多说什么,也不过是枉作笑谈。皇后接受到夜倾瑄的示意,本欲再次开口,却是生生顿住,一时气愤不已,却也只能是憋闷心中,紧随着太后而去。

衡阳殿一时安静下来,只剩下了跪在地上的夜倾睿和站在门口的夜倾漓。

他慢慢走到夜倾睿的身前,伸手扶他站起,手掌却仿佛是“不经意间”按在了他的左肩处,却是见夜倾睿的身子猛然一僵!

“我猜的果然没错,你当真是受伤了!”方才他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七哥一直是侧身对着他们,刚刚穿衣时,也是明显动作一僵,便让他一时心下有些怀疑。

闻言,夜倾睿眸光一闪,却是没有接话。

“是慕青冉吗?!”七哥受伤也只是方才之事,除了那个女人,他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能让堂堂一名皇子刀伤在身而不敢传唤太医!

“不是!”

“七哥!”他就不明白,慕青冉就有那般好,都已经刺伤了他,竟还是让七哥忍不住帮她遮掩!

“八弟!此事已过,切勿多言。”已经走到了这般境地,他如何还会将她再牵扯进来。

见夜倾睿的眸光沉沉的望着自己,夜倾漓原本到嘴边的话却是生生咽了回去。即便他什么都不说,可既是他能瞧出端倪,大哥又岂会不知?!

“七哥,臣弟希望你勿忘你我兄弟三人之情!”说完,夜倾漓便抬脚出了衡阳殿,一时间,殿中只剩下夜倾睿一人。

听闻夜倾漓这般一说,他的眼中不禁满是“愧疚”之意,到底是情义两难全。

他无法在那般状态下,强要了慕青冉,因为他受不了她看向他的目光那样温淡无波的目光,会让他觉得自惭形秽。

其实,那香虽是会让他动情,但却绝不会让他心智全然迷失。

他素来风流成性,的事之于实在是太过“稀疏平常”,偶尔为添情趣助兴,他府内的姬妾也有人大着胆子对他用这些东西,可他只当不知。

几次三番下来,这些东西于他,虽是会有效验,但是较之常人,却是不会那般完全沉沦其中,不复清明。

但是这些,慕青冉并不晓得。所以,他起初的确是有打算借着那“催情香”的效力,趁机瞒混过去。

他原本以为,慕青冉定然会被掌控,失去理智。他当时便想,即便是她将他当成夜倾辰,他也认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她会醉眼迷离的唤着他的名字,就在他满心欢喜的时候,她手握着匕首毫不犹豫的便刺向了他的左肩!

夜倾睿知道她并没有要杀死他的意思,否则,依照他当时全然没有防备的状态下,她不会刺向他的肩膀,取而代之的应该是他的心脏。

尽管那里面“装着”她!

她问他“清醒了吗?”

夜倾睿想,他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见到她才会这般“鬼迷心窍”,她手中握着的匕首,他绝不会看错,那是夜倾辰素日防身用的,与他的赤霄剑是“一对儿”,事已至此,他还如何能不清醒!

所以,他才会放她离开,他自然知道自己这般做会令大哥失望。可是面对她,他真的无法狠下心来伤害!

尽管开宴之前,便已经闹得有些人心惶惶,但是宫宴仍然还是要继续。只不过还有没有兴致,就另当别论了。

因着夜倾瑄恐事后被人查出这熏香被人做了手脚,是以并未放了许多,因为他以为,凭借夜倾睿对慕青冉的心思,只需要一点点迷乱他的心神便可。

加之慕青冉吸入的时间并不是很久,倒是比夜倾辰预计恢复神智的时辰快了许多。

“夜倾辰”许是方才刚经历一场,慕青冉的声音隐隐透露着一丝疲惫和慵懒。

“我在这里,青冉觉得如何?”见她微合着眼睑,出言唤他,夜倾辰赶忙捧起她的脸关切的问道。

“没事了。”

“咱们这就回府!”说完,他便拿过一旁的衣物便要为她穿上。

“可是,宫宴”

“嗯?”宫宴?她竟是还有精神想着宫宴?!

“我们直接回府,便不参加宫宴了吗?”她几次与夜倾瑄“交手”,也算是摸清了他的一点习惯,他既是设计了她在先,便必然不会仅此一手,定然是还有后招,可是若不去参加宫宴,她如何能知道他的后招是什么?

“你还有力气参加宫宴?!”夜倾辰都要被她气笑了!

平日在王府他每每与她“翻云覆雨”,总是担忧她身子受累,不敢全然随心所欲,怎地今日竟是不见她“喊累”了!

“不是,还有你在身边嘛!”听出他语气中的森森寒意,慕青冉竟是难得的有些瑟缩,不禁将声音放低了些。

“那也不准去!”她是不知道自己如今这样子有多“勾人”是嘛!他自己看了尚且有些心猿意马,更何况是旁的人,他怎么舍得给他们看!

闻言,慕青冉微微探身,凑近他的耳侧,在他的耳边轻语了几句,却是让夜倾辰的眸光倏然一闪,却仍是没有说话。

见状,她脸色微红的伸手环住了夜倾辰的脖颈,将脸埋在他的肩窝处,“夫君,求你”

从慕青冉嫁与夜倾辰开始,她从未这般几乎撒娇一般的语气同他讲话,一时间,让夜倾辰只觉得倍感受用,想也未想的便应了声。

见他终于是松了口,慕青冉不禁盈盈浅笑,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件事,放在任何人身上,均是使得!

既是已经答应了她,夜倾辰便绝不会反悔,左右他也要与那些“牛鬼蛇神”算算账,这般算计了青冉,以为没有证据他便会就此罢休嘛!

慕青冉方要起身穿衣的时候,却见原本的宫裙已经变得“皱乱”不堪,实在是无法穿着它再去赴宴。

夜倾辰见此,先行将自己的衣物穿戴整齐,将她紧紧的掩在纱幔之后,才出口唤道,“墨音!”

“属下在!”说完,墨音便将手中拿着的布包呈到了夜倾辰的面前,接着便瞬间闪身离开了。

看着布包里面她的另外一身宫装,慕青冉只觉得,方才墨音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贱兮兮”的

她和夜倾辰都没有吩咐他去马车上取另一件宫裙,他自己却是这般“有眼色”的做了,那他和墨影是不是都知道方才殿内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慕青冉原本方才脸色稍退的脸瞬间又涨红了起来。

“药效还未退干净?”见此,夜倾辰却是停下为她穿衣的手,颇有些疑惑的问道。

听出他语气中的“戏谑”之意,慕青冉不禁伸手捶了他的肩膀一下,脸色愈加羞红。

想到自己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的时候竟是换了一身衣服,一时也是心下好笑。

她倒是并不担心有人质疑她换了衣裙,凡是世家小姐或者诰命夫人出府赴宴,均是会多带一件衣裙,以备不时之需。万一若是那件弄脏了或是哪里破损,未免殿前失仪或是失礼了主人家,均是会赶忙换掉的。

不过能瞒的了别人,只怕是瞒不过夜倾睿的吧!毕竟

等到夜倾辰终于抱着慕青冉出了晋华宫的时候,夜倾宁在台阶上坐的脚都酸了。

“王妃嫂嫂!”见慕青冉被夜倾辰直接抱了出来,夜倾宁一时间脸色一红,却仍是笑容灿烂的朝她唤道。

“今日多谢十公主了。”虽是这般样子有些不成体统,但是她实在拗他不过,左右待会到了朝华殿前,他将自己放下就是了。

“诶?王妃嫂嫂这是从何说起”闻言,夜倾宁不禁微微偏头,状似不解的问道,“宁儿不过是见王妃嫂嫂身子不适,便去帮你叫辰哥哥过来,既是血脉至亲,如何这般客气!”

听闻夜倾宁的话,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微笑,心下暗暗感叹,她原就感觉这位十公主是个“扮猪吃虎”的主儿。今儿一件见,倒果真是机灵聪明的很!

“日后有难,本王不会袖手旁观。”见她今日帮了青冉,夜倾辰倒是觉得,这丫头瞧着比往日顺眼了许多。

“如此,倒是宁儿要谢过王妃嫂嫂了。”

闻言,就连暗处的墨音等人也不禁失笑。这般小的年纪,事情看得倒是通透的很,知道王爷最在乎的便是王妃,便事事都“冲”着王妃去。

说完,夜倾辰便抱着慕青冉直接向朝华殿的方向而去,身后,是夜倾宁蹦蹦跳跳的跟着,倒是和谐的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