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舞水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华殿内,此刻已经是丝竹声声,歌舞盈盈。众人好像根本不记得方才了什么,只专心致志的欣赏着歌舞的表演,或是附耳评论,倒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祥和之气。

当慕青冉和夜倾辰相携出现在殿内的时候,众人顿时精神一震,赶忙转头望去。

“臣赴宴来迟,望陛下恕罪。”

“无碍,入座吧!”的目光扫过慕青冉,见她面色红润,眉目端庄,眸中秋水含波却是哪里有身子不适的样子!

只是,眼眉之间倒是可见些倦怠之色,若是换做往常,辰儿只怕早就带着她直接回府了,哪里还会来坚持赴宴,想必这也是慕青冉的主意。

蓦然听闻夜倾辰的声音响起,夜倾睿原本放松的身子顿时一僵,他下意识的转头望向那人,却是见她盈盈而立,眼波流转间,皆是眉眼含丝,万般柔情,顿时便觉得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他强自要求自己勉强移开了目光,却是已然有些魂不守舍。她也吸入了一些催情香,夜倾辰去寻了她来,此刻却是换了一身宫装,微微闭眼,夜倾睿的唇边满是苦笑之意。

她如今如同春雨后浸润的娇花一般,盈盈美目,秋波华光。

七皇子妃看着丧魂落魄的夜倾睿,不禁伸手,将他正在斟酒的手按住,眉头越蹙越紧,酒水全都溢了出去

她顺着夜倾睿的目光望向站在夜倾辰身边的女子,只觉得她美得如梦似幻,即便同样身为女子,她也不禁被她的美貌一时震惊,更何况是男子。

虽然夜倾睿素来风流惯了,但是她知道,慕青冉对他来讲,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与以往那些女子都不一样!

所以,此前不管他多胡闹,她从未出言制止,或是有半分的不悦,甚至府中的一些姬妾还是她为他“准备”的。

因为她心下明白,不管夜倾睿如何流连“花丛”,却绝不会让人威胁她的地位,也绝不会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情,是以她一直放任不管。

直到慕青冉的出现!

“母妃!”夜倾宁跟在夜倾辰他们两人之后进殿,目光寻到惠妃的位置,便撒开腿跑到了她的身边。

这一幕可是让众人哭笑不得,却也是无人会说什么,十公主尚在年幼,加之陛下娇惯些,偶尔一些小女儿家的姿态,倒也是不会为她惹来非议,反倒是只让人觉得她天性烂漫,心底纯真。

“瞧瞧你这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公主该有的仪态,当心你父皇罚你!”虽是见到了夜倾宁,惠妃娘娘眉目之间的担忧之色方才褪去,但是却只字未问她去了哪里,又为何会与慕青冉一道回来。

非是惠妃心下不好奇,而是眼下这般场合实在是不宜多问,只要她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便好。

而且,别人不知,惠妃自己却是心下明白的。宁儿这孩子,看似是个嘻嘻哈哈心思单纯的小姑娘,可是自己生养的孩子她如何不知,这丫头有的是鬼机灵呢!

“母妃惯会拿父皇吓唬我,父皇才不舍得训斥宁儿呢!”夜倾宁这话说的倒是真的,虽然对那些皇子的要求较为严苛,但是对这极为公主,却是极为宠爱的。

虽是不比对夜倾辰的纵容,但是却更多的是另一种为人父的“关爱和保护”。否则,四公主也不会在这个年纪没有出阁,依旧是活得很滋润,此刻终是议了亲,也是千挑万选出来,没有半点敷衍之意。

“宁儿去哪了?怎地现在才回来?”皇后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一时间,让惠妃抱着夜倾宁的手不觉一紧。

“回母后的话,王妃嫂嫂身子不适,宁儿一直陪着她了。”说完,还“贼兮兮”的转头朝慕青冉笑了笑,全然一副孩子姿态,倒是很难让人生疑。

“那是在”

“哦?咱们宁儿如今竟是也成了小大人儿了,会照顾人了?”不知是不是刻意,皇后未说完的话竟是生生被给截断了,只笑眯眯的看着夜倾宁问道。

“可不是嘛!宁儿可懂事了,辰哥哥还答应我,以后让我去王府多陪王妃嫂嫂呢!”夜倾宁的语气中,满是“洋洋得意”,让听闻的一时也是失笑。

夜倾辰:“”

他几时说了这样的话?!

慕青冉听闻夜倾宁的话,却是不禁暗暗低笑,想不到这丫头这般“唯利是图”,竟是连夜倾辰都“坑”上了,实在是有趣的很。

众人一听便明白了,原来果然是靖安王妃与十公主一直在一起,毕竟十公主都这般说了,一个小孩子家如何会说谎!更何况,她素来与靖安王妃并不相熟,为何要平白无故的帮着她。

见这事情这般被人高高拿起,却是轻轻放下,太后已然是黑了脸,今次算计慕青冉不成,以夜倾辰的性子断然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这件事情,心里明镜似的几人,其实心下最忐忑的,还要属昭仁贵妃!夜倾辰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肯定的了,她现在最怕的是,夜倾昱也会知道!

这个“儿子”,她说不上完全了解,但是对于他的一些行事作风却是一清二楚。她与他同在一条船上,可如今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掉转刀口帮着皇后和太后对付慕青冉。

这事情如果被夜倾昱知道,只怕不止是她难得善终,就连羽儿恐也会被她牵连。

昭仁贵妃此刻心下心思百转,面上却是分毫不露。慕青冉遥遥望着面色自若的昭仁贵妃,唇边不觉泛出淡淡的笑意,她虽然不解昭仁贵妃为何会帮着太后她们算计她,但是她想,定然是她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她们的手中。

而这份把柄,不仅是会让她在陛下的面前失了宠爱,更严重的是会丢掉身家性命!

可是究竟是何事呢?

不管这些人如何心思各异,可殿内的歌舞依旧是盈盈华美,伴着管弦丝竹,翩然起舞。

这时,殿内的乐点忽然一变,原本还柔情似水的歌舞忽然变得混沌有力,由殿外重新进来了一批舞姬。带头之人眉目精致,却是稍显英气,她一身墨色的舞裙,将整个人显得冷寂又肃杀,让见惯了“咤紫嫣红”的这一群人,顿觉倍感新鲜。

一时间,殿内众人的目光皆是被他吸引去。

随着鼓点的响起,她猛地掷出腕间的水袖,却是一段鲜艳的红绸,像是喷薄而出的烈火,直冲着四周的鼓架而去。

“咚”的一声,鼓声仿若是直接叩击到了人们的心上,带着无尽的震撼与压抑之感,让人只觉得心绪莫名的悲壮。

随着鼓点越来越密集,那女子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直到最后,众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双眸之间只剩下一抹墨色与一段鲜红在翩然飞舞,孤寂清廖,却又是仿佛有着无限的澎湃激情,在燃烧最后的热烈。

一舞方罢,那群舞姬方要离场,众人却是一时间有些意犹未尽。

慕青冉的目光慢慢打量着殿内的女子水袖舞倒是常见,只是这般悲壮澎湃的水袖舞却是难得一见。这舞蹈既是名为水袖,素来讲究身韵合一,身姿摇曳,动作行云流水,方为舞姿最为优美。

衣着也是向来偏向素雅清淡,方有轻柔淡雅之感。

可是今次这女子却是一身墨色深衣搭配鲜艳的红绸,但是这造型便让人耳目一新,更遑论她舞姿新奇,虽是身子娇柔,却生生给人一种满蓄力量之感。加之她本身相貌出众,却是更见英姿飒爽,这一番水袖舞之后,想来这姑娘必然也要一跃成为“人上人”了。

“这舞蹈倒是新奇有趣,赏!”这般龙颜大悦,顿时便有小太监领着一群人下去领赏,却是唯独领舞的那名女子,仍旧是立在殿内不动。

“你唤何名啊?”

“臣女名唤杭月婷。”

臣女?!

闻言,殿内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她既是自称“臣女”,那必然是哪家朝臣的女儿,再想到她说姓杭,一时间,众人便都将目光放到了杭胜甫的身上。

“启禀陛下,小女不才,方才却是献丑了。”杭胜甫起身,走到杭月婷的旁边,向着上首的拱手解释道。

原来竟真是杭大人的女儿!那他这般,是意欲何为啊?

“臣女此前,远在华安洲,未得见天子真容,所以才特意求准了父亲,想要在今日这般端午节宴献舞一曲,以表臣女对陛下敬畏之情。”

想来不管是何人,都是喜欢被人称赞的,天子也不例外。杭月婷这话一出,确然是眉眼含笑,他素日便极为儒雅,此刻一笑,更觉平易近人,全然不似那般掌握生死大权的皇帝。

“你这舞倒是有些意思,不似以往一般落了俗套。”

“臣女编排此舞,是因上京途中目睹了我边关将士的日夜操练,一时心有所感,便做了这支舞。”杭月婷的声音很是清透,目光满是如同男儿的“志在四方”。

一般的女子第一次得见天威,如何会这般落落大方,一时间,倒是让人不免对她刮目相看。

“而且,臣女也有意借此舞以表对靖安王的敬佩感激之意。”说完,杭月婷便直接转头看向了夜倾辰。

却只见后者全然无所觉的兀自为慕青冉剥着荔枝,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被人“提名”了。

这宫宴上的菜品虽是各色齐全,但却是众口难调,青冉并不十分喜食这些东西,他也不勉强。只看着少用一些不至于空着肚子便好,现下吃点水果,待回府之后便好好“饱餐”一顿。

见夜倾辰这般无视自己,若是换了寻常女子,只怕早就是“羞愤欲死”了。可是这位航姑娘却仍是目光坦然的站在那,没有一丝窘迫之意。

“王爷保家卫国,为丰延子民开疆扩土,如今百姓能安享太平盛世,陛下贤明自是不必多说,再有,自然也是王爷功不可没。”



见夜倾辰还是不答话,杭胜甫的一张“老脸”顿时便有些挂不住。

见状,慕青冉实在是觉得这场面太过尴尬,不觉伸手在桌案之下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这般冷漠。

“嗯。”

嗯?!

人家一个女儿家说了这么多,你就只回了一个“嗯”?!

就连慕青冉也不免觉得这对话实在是太过“惨不忍睹”了,不禁对着杭月婷微微一笑,后者则是忽然一愣,随即也是灿然一笑,仿佛全然不将夜倾辰的冷漠放在心上。

“王爷与王妃鹣鲽情深,月婷艳羡不已。”杭月婷这话一出,顿时让殿内中人一愣。

其实这丰鄰城中艳羡慕青冉的,又何止是杭月婷一人,只不过旁的人均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罢了。可是偏偏这姑娘不仅说,还是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当着正牌王妃的面前,倒是显得光明磊落,让人钦佩这般勇气可嘉。

“杭姑娘舞技了得,谈吐见识皆是不凡,有女如此,是杭大人之幸。”

“王妃过誉了。”

杭月婷的这一番水袖舞之后,仿佛是一时间,将宫宴的气氛推向了,众人原本蔫蔫的兴致也是拾了回来。

一时间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很是热闹。

“臣素日听闻探花郎才学不浅,今日倒是想要与其切磋一番,不知探花郎可否赏脸?”说话之人,是翰林院掌院学士项少怀项大人。

“项大人久负才名,微臣不敢唐突。”宋祁虽是名中探花,如今却只是内阁侍读学士,比之从二品的项少怀,自然是不能贸然开罪。

“既是全为诗酒助兴,宋卿也不必太过在意。”的目光慢慢扫过项少怀,却是没有出言制止,反倒是顺着他的意说了下去。

“如此,请项大人出题。”既是陛下都开了口,宋祁知道自己推脱不得,也只能应承下来。

“两猿截木山中,问猴儿如何对锯?”项少怀这话一出,殿中有些人的脸色蓦然一变。

“锯”与“句”字谐音,项少怀这般说,分明就是暗骂宋祁是“猴儿”,这般明目张胆的嘲讽却是让人不解其意。毕竟有了解项少怀的人,知道他素日并不是这般喜欢“看人下菜碟儿”的人,可今日这是为何忽然向宋祁发难呢?

“一马隐身泥里,看畜生怎样出蹄!”略微思考了片刻,宋祁便目光坦然的说道。

这“蹄”与“题”也是谐音,可宋祁的这后一句话可不就是暗指项少怀是“畜生”,虽是与上联对得很正,但这难免言辞太过冒犯了些。

闻言,众人一时皆是忍不住的想笑,可是顾忌到项大人的脸面,却均是暗暗低下头憋着。

见项少怀面上似有恼意,宋祁又不急不忙的接着说道,“全为今日宴会诗酒助兴,得罪之处,还望项大人见谅。”

这话一出,项少怀便是想要发怒也是不行,毕竟宋祁这是在拿陛下的话在堵他的嘴,何况事情是他挑起,如何能在此刻失了风度。

“梅开不登龙虎榜。”项少怀再次出题的时候,却是直指宋祁此次考得探花郎是“梅开二度”,并不是第一次会试便拔得头筹。

“半月依旧照乾坤。”

“东启明西长庚南箕北斗王乃摘星汉。”说着,项少怀向着拱手而言。

“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臣是探花郎。”略一思忖,宋祁便对着施礼答道。

“哈哈,好!好!对的好!”宋祁话音方落,不觉拍手称赞,眸中也满是赞许之意。

一旁的项少怀见了,却是默不作声,虽是未有任何赞许之意,却是未再出言为难,只深深的看了宋祁一眼,便回了座位。

慕青冉眸光清润的望着这一幕,唇角不觉淡淡微笑。

原来他便是宋祁!

学识才智自是不必多说,但是他今日与项大人的这几番对句,只怕就会“名扬内外”了。更不好说他如今年华正好,又正得陛下的赏识,模样又是生的极为俊朗精致,只怕是这丰鄰城的姑娘又有的“盼望”了。

夜倾辰见慕青冉一直盯着宋祁的身影在看,一时便有些心头不快!他伸手轻轻的在她腰间“按”了一下,不多!只一下,却是瞬间让慕青冉身子娇软的靠在了他的肩上。

见慕青冉神情错愕的望着他,似乎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忽然失了力气一般,夜倾辰一直紧抿着的唇角,也是不觉微笑。

可是慕青冉的心下却是近乎崩溃的,她方才经历了一场“”,身子本就乏的不行。她一直勉强撑着端坐于此,可是偏偏他还要来闹她!

她方是要开口说他几句,却是忽然感觉旁边一阵骚乱。

“大皇子妃!您怎么了?!”

“琴儿!琴儿!”夜倾瑄看着忽然吐血倒在案上的袁玮琴,一时急的眉头紧锁,连声音都似乎变了调。

看着眼前忙乱的景象,慕青冉顾不得与夜倾辰理论,只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们,心下却是心思百转。

这便是夜倾瑄的后招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