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公然投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般变故一出,原本还歌舞升平的宴会顿时变得人心惶惶。好好的,大皇子妃怎么会忽然吐血?!

传唤了太医之后,夜倾瑄抱起昏迷过去的袁玮琴便“步伐匆匆”的进了内殿。

锦乡候虽是身为人父,可是到底是男子,不已跟着进去,只得与众人一同待在殿内,却是如坐针毡。

大皇子妃如今可是双身子,这般出了事情,先不说大人如何,只怕是这腹中的孩子

众人能想到这些,皇后自然也是想到了,看着太医进去内殿,她便也有些坐不住的想要进去瞧瞧。

这个孩子可是关乎着瑄儿的夺嫡之路,万万不可有何闪失!

似乎是所有的人都在屏息以待太医的结果,不管出于真心还是假意,大家都会装出一副很是关心的样子。

不过,却是唯独有两人,依旧是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悠闲”模样。

一个是我行我素的夜倾辰,一个便是云淡风轻的慕青冉。

这夫妻二人全然像是“局外人”一般,夜倾辰神色清冷的将剥好的荔枝,一个个的去核儿放到慕青冉的面前。后者眉目温淡的静静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神色无异。

直到太监出来回陛下的话,只言,大皇子妃是中毒所致,太医还在诊治。

这话一说,满殿皆惊!

中毒?!

是谁胆敢给皇子妃下毒?而且这举动又到底是针对大皇子妃,还是针对她腹中的孩子?!

“查!给朕查!”闻言,方才还含笑的眸子却是瞬间阴沉了下来。

“奴才遵命!”说完,便下去“盘查”负责今日朝华殿一应事项的宫女太监。

慕青冉眸光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心下却是在不住的思量。如果大皇子妃腹中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那最直接的受益的人便是六皇子夜倾昱!

可是依照她往日对夜倾昱的认知,他不像会做出这么直接事情的人。更何况,如果大皇子妃出了什么事,夜倾瑄和陛下头一个怀疑的就是他,他不会这般引火烧身的。

慕青冉倒不是就觉得夜倾昱没有嫌疑,只是觉得他往日手段较为迂回,即便是出手,也段或是不会让人联想到他的身上。

可是不是夜倾昱,那会是谁?

又或者这是夜倾瑄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他刻意命人给大皇子妃下毒,在众人面前,营造出一种她被谋害的“假象”,实则,这一切都是他所为!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只能证明,大皇子妃腹中的孩子根本就保不住!而夜倾瑄不过是利用这一点,来为自己谋求最后的福利。

但是这些,也仅仅只是她的猜测,并没有实际的证据。至于真相到底是不是如她想的一般,只要等待会儿太医出来说明情况,她想她就会明白了。

因为如果那孩子“胎死腹中”,就证明她方才想的都是对的但如果母子皆是平安,那这就不是夜倾瑄原本的计划!

毕竟虎毒不食子,更何况这个孩子带给夜倾瑄的是全然百利而无一害的,他绝不会拿这孩子去冒险。

拿一个健康的孩子去陷害一个“久斗不败”的敌人,实在是不划算!

这般想着,慕青冉的眸光不觉落到了锦乡候的身上,想比此前意气风发的侯爷,此刻的锦乡候尽显老态。

恍若是上次香料之事,一夕之间将他打击的彻底,现在侯府的香料生意也是大不如前,事事受到尤家在生意上的挤兑打压。偏偏锦乡候为了避免陛下的猜疑,只能忍气吞声,这才生生将自己呕出病来了。

此刻,侯府事情未完,大女儿又是“生死未卜”,想来也是够他愁的了。

不多时,便见孙太医满头大汗的从内殿走了出来,一下子拜倒在了地上,“启禀陛下,大皇子妃身中毒物,臣虽尽力解救,尚且保住母子二人平安,但是到底还是动了胎气,恐与身子有损。”

母子平安

众人闻言,纷纷松了一口气。

是真是假且先不言,至少皇后和锦乡候等人就是真的将心放到了肚子里。而至于昭仁贵妃和六皇子,却是不得而知了。

既然只是动了胎气,那便必然不是夜倾瑄的手段,那又是谁?

“好端端的,怎地会突然中毒?”皇后的声音中满是疑问,颇为不解道。

自从得知大皇子妃有孕之后,不要说是在大皇子府,就是去到宫中各处,她也是事事小心,一应所食所用,均是有人验过了方才了安下用下,怎地这般“严防死守”,竟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回禀皇后娘娘,是有人在皇子妃的吃食中下了毒药。”孙太医的话音方落,便见到蔡公公带着一名宫女上殿,说是皇子妃今日的吃食,均是由她传送。

“皇子妃如今身中毒药,你可知罪?”的声音沉沉的传来,顿时吓得那宫女跪倒在了地上。

“奴婢奴婢不知啊!”

“既是由你负责,可菜品被人动了手脚,你如何不知!”说着,的声音忽然拔高了一个音节,顿时吓得那宫女身子愈加颤抖的厉害。

“不是不是,奴婢,不是奴婢负责的”今日的确是该她当值,但是

“还不从实招来!”

皇后见她吞吞吐吐,便心知定有隐情,赶忙出声喝道。

在皇后的一再逼问之下,这名宫女方是才说了实话。

原来,今日虽是她当值,但是不知白日是吃坏了东西还是如何,竟是肚子一阵阵的绞痛。她实在是受不住,便央求同为宫女的如诗替她顶一会儿。

可是谁想到竟是会出这样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接触到大皇子妃的那些东西,又哪里知道怎么会有毒呢!

“传如诗!”

可是未料,如诗这个名字一出,皇后的脸色顿时一变。慕青冉远远的看着她突变的神色,一时间,有些奇怪。

待到如诗进殿之后,慕青冉只觉得这女子样貌让她觉得似曾相识,仿佛在哪见过一般。

“奴婢如诗参见陛下。”

“今日,可是你负责大皇子妃的饮食?”

“回陛下的话,正是奴婢。”如诗的神情有些不解,好像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为何陛下会忽然传唤她上殿。

“可是那餐食之中却是被人动了手脚!”

“这却是不关奴婢的事,玩望陛下明察。”如诗显得极为慌张,似乎完全不解自己怎地忽然就搅进了这个乱局当中。

本欲命人将她们拖进慎刑司严加审问,却不想在这时,忽然又跑出个叫泠月的宫女,说是有要事禀报。

左右事情都已经凑到了一堆儿,便也直接将她宣了进来。

泠月一进来,便直接跪在了地上,直言在如诗的床铺下发现了“奎宁”,这东西有毒不说,可是还有堕胎之效啊!

泠月此话一出,的眸光顿时一凝,“孙太医,大皇子妃所中何毒?”

“启禀陛下,正是奎宁无疑!”

泠月进殿之前,众人只道大皇子妃中了毒,但是究竟是何毒所致,却是无人所知,至于泠月,就更不可能知道。

一时间,众人看向如诗的眼中满是怀疑与防备,她既是藏着与大皇子妃中的一样的毒,如何能摘得清。

“泠月!你为何害我?!”闻言,如诗似是极为震惊一般,满眼的不敢置信瞪着泠月,“陛下,您一定要明察,奴婢没有私藏奎宁啊!”

“这倒是奇了,皇嫂这边方是中了毒,你这丫头便在她的房中发现了奎宁,倒也巧的很!”夜倾羽的话一出,殿内之人顿时觉得,这九公主的话也不无道理啊!

怎地不早不晚,偏偏是在大皇子妃中毒之后,她跑过来告状,这时机,竟像是掐算好的一般。

见众人均是因她的一句话面露疑惑,夜倾羽一时间不禁有些洋洋自得。若不是她,只怕还没有人发现这个问题呢!

她兀自想的简单,却是让一旁的昭仁贵妃心下一惊,她微微转头下意识的看向夜倾昱,果然见他目光幽深的盯着夜倾羽。

既是她这般资质蠢笨都能想到,这殿内众人皆是人精一般,如何不会起疑。只是现在态势并不明朗,根本不宜随便开口,他躲还来不及,夜倾羽倒好,偏偏说了话给人辫子抓!

慕青冉听闻夜倾羽的话,不觉将目光放到她的身上,这位自以为是的公主,将来也不知是何归处。她既无夜倾宁的聪明伶俐,也无夜倾城的自甘平庸,明明样貌才情在诸位公主当中并不十分出众,却是偏偏心高气傲的很。

现下有昭仁贵妃护着,她尚且还感觉不到这般“炎凉世态”,可若是以后没了昭仁贵妃呢!她难道竟还是指望夜倾昱会像如今这般与她“兄妹情深”吗?!

“奴婢早前便发现如诗的行为有些不对劲儿,只是未曾多想,直到今日偶然间才发现这东西,本也不该如何,还是后来听闻大皇子妃中毒,奴婢才大着胆子前来求见陛下的。”泠月的这一番话,貌似听起来没什么不对。

将今日在朝华殿伺候的太监宫女都盘问了个遍,最终还是一名小太监说,见到如诗之前端着大皇子妃的汤饮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做什么。

孙太医闻言,向微微点头示意。他方从内殿出来之后,便已经仔细查验了大皇子妃的饮食,的确是那碗冬菇滑鸡粥中被人下了奎宁!

事已至此,已经是人证物证俱在,如诗再是如何辩驳,也于事无补。

就在众人以为她会继续辩驳,为自己证明清白的时候,谁知她竟是忽然癫狂的大笑,随后将一切都承认了。

可是她这一承认,众人又是不解,她一个小宫女缘何会这般怨怼与大皇子妃?!

难道不是背后有人指使吗?!

“呵呵皇后娘娘,莫不是忘了,如画是怎么死的?”如诗的脸上满是嘲讽的冷笑,她毫无惧意的直视着皇后,眸中满是滔天的恨意。

如画!

闻言,慕青冉的心下顿时一震,怪不得从如诗进殿开始,她便觉得她有些眼熟,现下才算是明白,她的容貌,与如画有几分相似,想必是她的姐妹。

如画当时是受皇后指使,意欲谋害昭仁贵妃和她的孩子,最后,被陛下施以绞刑!那如今如诗是在为她报仇吗?!

慕青冉知道如画,是因为昭仁贵妃小产那日,她与夜倾辰均是在场。除了她,此刻听闻如诗这话同样震惊的还有昭仁贵妃和六皇子。

夜倾昱觉得,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隐隐超出了他的预想,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还真是不好说。

他们几人自然是知道谁是如画的,自然也是知道,不过旁人却是不知的。

可是即便不知如画是何人,也不妨碍他们“推测”整件事情。

如诗只是一名宫女,如何能避过宫中众多耳目,给大皇子妃下毒?除非有人在她的背后为她谋划!

慕青冉想,既是她这般猜想,想来其他人必然也会是这般猜测,接下来,夜倾瑄那一派的人定然是严加查问如诗背后之人,到时候把谁牵扯进去,只怕都是讨不了好处。

见如诗竟是将矛头直接对准了皇后,夜倾漓不觉紧紧的皱眉,她说的话怎地与计划的不一样?

“皇后娘娘为求一己私利,以我性命相要要挟,命我我姐姐如画去残害昭仁贵妃腹中的孩子,事情败露之后,竟然直接将她灭口,如今我也要你尝尝这骨肉分离的滋味!”如诗越说越是激动,最后尽是突然吐血倒在了地上。

“奴婢谢贵妃娘娘大人,不计小人过”说完,如诗便闭眼倒在了地上。

孙太医见此,上前探了探的她鼻息,却已是一命呜呼,想来她进殿之前,便已经事先服毒了。

如诗已死,也承认了自己谋害大皇子妃的“罪行”,只不过她最后的那一句话,却是实在耐人寻味。

既是报了这般“深仇大恨”,何以要感谢昭仁贵妃?!

慕青冉眸光淡淡的望着脸色略微苍白的昭仁贵妃,再看看同样神色紧张的皇后娘娘,一双秀眉不觉微微蹙起。

如诗的话半真半假,让人无从考证,害了大皇子妃,揭露了皇后娘娘,最后又扯出了昭仁贵妃这一局不论是夜倾瑄还是夜倾昱都不是最终的获益人,更甚者,这事情好似是针对这他们二人发生的一般!

忽然,慕青冉脑中灵光一闪,她转头看向自己身边之人,是他?!

见她忽然看向自己,夜倾辰微微凑近她一些,却是突然扬起一抹大大的微笑,瞬间让她原本要出口的话给忘了。

哎,美色惑人!

不过瞧他这般样子,看来定然是他出手没错的!不过慕青冉奇怪的是,他不是素来不喜这些“都心斗角”的,怎地今日也是这般迂回的战术。

见她依旧状似不解的望着自己,夜倾辰伸手握住她的柔荑,摊开她的掌心,一笔一划的写着。

感觉到他温热的指尖一下一下的在她掌心“书写”,让她一时觉得有些微痒。

顺、水、推、舟

顺水推舟?!

感觉到他在掌心的字是什么,慕青冉不觉一愣,他的意思是,这果然是夜倾瑄一手导演的好戏?!

而此时的夜倾瑄却仍是守在内殿,寸步未曾离开袁玮琴。他的眉头皱得死紧,眸中满是担忧之色。

一旁服侍的宫人只道是大殿下担心大皇子妃和未出世的孩子,其实却并非全然如此,夜倾瑄此刻心下更多的是费解。

明明只是假意中毒,何以琴儿的膳食中真的出现了毒药?!

好在已经坐稳了胎,虽是动了胎气,但却并未导致流产,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是夜倾瑄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怎地会变成这个样子?而且,他有一种预感,既是琴儿的毒药被人换成了真的,那想必现在殿前的本该进行的事情,或许也已经出乎了他们原本的计划。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预感,但是当他真的听到太监的回报的时,还是不可避免的动了怒。

这个如诗怎地会突然改了口供?是夜倾昱?!

而这边夜倾瑄百思不得其解,夜倾昱又何尝不是摸不着头脑。

若说夜倾瑄是为了斗垮他才故意设了这一出局,可这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不仅将皇后残害昭仁贵妃的事情捅了出来,还搭上了自己未出世的孩儿和正妃的性命,怎么看都是不划算的。

所以,夜倾昱觉得这事不会是夜倾瑄所为,可若不是他那,难道是慕青冉?!

想到这,夜倾昱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慕青冉,却只见对方眸光淡淡的吃着夜倾辰为她剥好的荔枝,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慕青冉倒是有理由这般做,毕竟夜倾瑄此前刚刚设计了她,可是她怎么会在事情突发的情况下,计划的这般周全?竟像是有预谋的一般!

思虑了半刻,夜倾昱也是未得正解,目光扫过慕青冉身边的夜倾辰,他的手慢慢转动着白玉扳指,面露深思。

总不会是这位王爷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