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作壁上观/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既是已经闹到了这般地步,已经是耐心全无。他皱眉看着殿中如诗的尸体,略一挥手,便有侍卫进殿将人拖走。

转头看着神色略显慌张的皇后和昭仁贵妃,的眸光深处,一闪而过一丝厌恶。

“贵妃统理后宫,一日之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依朕看,还是将这权柄交出来的好!”的声音平静的响起,未见一丝恼意,却是让昭仁贵妃瞬间觉得锋芒在背。

“臣妾遵旨。”事到如今,她除了遵旨,还能说什么呢!

死死的按住要起身向陛下求情的夜倾羽,昭仁贵妃的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如诗的那一番话,陛下定然是听进去了的,她根本无从辩解,因为根本连问都不问。

此前她表现的种种宽宏大量,善解人意,到此刻,想来在陛下的眼中都成了“虚伪”的表现。

不过来日方长,倒是不急于眼下这一刻解释明白。

见这般一说,夜倾睿和夜倾漓心知,他是打算料理此事了,便也不再揪着如诗临死前说的那一番话不放。毕竟若是再查下去,即便是能牵扯到昭仁贵妃,却也只怕是生生折进去了皇后娘娘,实在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太不划算!

听陛下说要将统理六宫之权收回,皇后的脸色倒是轻松了不少,可是还未等她完全反应过来,便听到的声音再次响起,“惠妃,这后官便仍旧由你管理。”

“这臣妾,遵旨。”惠妃怎么也没想到,看了半天的戏,最后竟是又将自己“搭”了进来。

见母妃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夜倾宁不觉好笑。其实,母妃倒也不是那般不堪大用之人,她只是没心思与她们争,唯恐会间接害了她和四皇姐,所以只想着安安稳稳的守着她们过日子就好。

但是夜倾宁却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大皇兄和六皇兄即便再是争斗,可段或是不会贸然的将母妃和她们牵扯进来。

一来,母妃素日性子“软弱”,极少与人争什么,也没什么野心二来,她和四皇姐皆是女子,并不会对他们的夺嫡造成任何的威胁。

相反,说不定,还会对他们有所助益,毕竟若是与她们交好,那将来的驸马自然也是拉拢的对象。

大家都以为她年纪她素日又是一派“天真”的样子,很多事情,也并未有多提防她。

别以为她看不出,以前从未见大皇嫂对四皇姐有多热络,可是自从宫中传出四皇姐与内阁大学士的婚事,今日进宫的时候,大皇嫂可不是一直在拉着四皇姐说话!

“皇后近身日子身子不适,便还是回朝阳宫中养着吧!”这便是仍要禁足她的意思了!

“陛下!臣妾”

“朕的话,皇后没有听到吗?”的眼中满是不郁之色,语气之中慢慢的警告之意,她如何没有听到!

“臣妾晓得了。”皇后虽是心下不平,但却是也不敢再为自己辩驳。

毕竟当着众位朝臣的面,变向将自己禁足,这还是头一次。若是再继续争论下去,还不知是什么罪呢!

慕青冉的目光在皇后与昭仁贵妃之间慢慢游移,唇边却是不觉泛出一抹笑意,恐怕任谁都没有料到的便是,今日这一出儿,获益最大的竟是默不作声的惠妃娘娘!

她与惠妃的接触实在是不多,不过想来能教养出夜倾宁这样古灵精怪的孩子,惠妃定然也不会是“愚笨”之人。或者说,能在这深宫之中安稳存活的,又有几人是蠢笨的。

即便是失宠或是被人设计,也不过是技不如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罢了。

事情似乎都得到了“完美”的解决,可众人也皆是无心饮宴,便也都随着的语毕,纷纷散去。

出了朝华殿后,也不管身边还有没有人在看,夜倾辰一把便抱起慕青冉向宫外走去。

身后,是夜倾睿黯然神伤的一张脸,不过,今日一事,他心下似乎是明白了许多。不管他如何做,慕青冉的心里断然是没有他的,今日他遵从心意放她离开,只是日后利益冲突,便莫要怪他了!

或许是夜倾辰的怀抱的太过安逸,也或许是慕青冉实在是乏的很了,她竟是就这么窝在夜倾辰的怀中睡着了。

看着她闭着双眸,面容恬静的窝在他的怀中安心睡去,夜倾辰的心里却是不禁想起她白日中了催情香的场景待她的身子大好了,他要不要也偶尔在房中备些这东西?

想到这里,夜倾辰却是不觉微笑,若是慕青冉此刻醒着,定然是要疑惑的,她家夫君什么时候笑起来,这般“邪恶”了?

倒也不是夜倾辰“异想天开”,而是青冉素日性子娇羞,极少对他主动亲近,是以今日那般景象,即便是他现在回想起来,仍是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所以,他心里才打着自己的小盘算!不过,绝对不能被青冉知道,否则,她怕是再也不会理会他了

待到回了王府之后,墨锦看着被王爷抱下车的王妃,神色顿时一紧,王妃受伤了?!

可是待走近见王爷神色无异,方知是自己多虑了,原是睡着了。

不过,看到慕青冉睡着了,墨锦不禁心下又是一愁。

实在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不过是去了趟宴会,王妃怎地的就劳累的睡着了,褚先生不是已经在帮王妃调理了吗?怎地还是未见起色呢!

不行!明日得吩咐府中的厨子,给王妃“加餐”!要大补!否则怎么为他们咳,为他们王爷,生养奶娃娃!

不过他怎么瞧着,王妃的衣服好像是换了一身,走的时候不是这件吧

因着在宫宴上未用什么东西,她又是被自己好一番折腾,夜倾辰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将她唤起来用些东西再睡。

慕青冉实在是累极,虽然素日浅眠,但是只要每每被夜倾辰“缠着”,她便是不够睡的。

这般两极分化的状态,也实在是有些折磨人!

“青冉,用些细粥再睡。”夜倾辰声音轻轻的响在她的耳边,见她微微皱眉,却仍是没有清醒的样子,夜倾辰不觉伸出手将她抱起,靠在自己的怀中。

或许是身体忽然的凌空,让慕青冉瞬间清醒,只是还有些睡眼迷蒙。

“嗯?”

“你今日都未曾正经用过膳食,吃些细粥再睡,嗯?”时辰已经不早了,若是吃的太丰盛,也恐她不宜消化,还是用些简单精致的各样细粥小菜。

“嗯。”迷迷糊糊的靠在他的身上,慕青冉勉强睁开双眼,隔了半晌,才是终于彻底“清醒”。

想到自己是因为什么才会这么“疲累”不堪,慕青冉的脸以一种不可见的速度,迅速泛红。

夜倾辰见此,也不打趣她,只安静的为她喝粥。

慕青冉看着递到自己嘴边的汤匙,不禁一顿,“我自己来就好了。”

虽然房中只他们两人,但这举动实在是有些令人难为情,何况她又不是受了什么重伤!

“青冉若有这力气,不若留着待会儿让我多疼爱一会儿”

闻言,慕青冉下意识的便伸手握住了他的嘴巴,一双美眸微微“怒视”着他。

他如今怎地这般“油腔滑调”?!

感觉到她的细嫩柔软的掌心覆压在自己的唇上,夜倾辰近乎是想也未想的便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却是瞬间“吓得”慕青冉收回了手,满眼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好像这才回神自己方才做了什么,一时间,夜倾辰的耳根也不免有些泛红的迹象。

“情难自禁”夜倾辰状似呢喃道。

说完,他再一次将汤匙递到了慕青冉的唇边,这一次,她什么都未说,乖乖的将细粥都喝了下去。

待到“酒足饭饱”,下人便进来将东西都收走了。慕青冉见状,却是微微一愣,他方才只顾着自己,似乎还未用膳吧!

“王爷不饿吗?”

“饿。”说这话的时候,夜倾辰的目光紧紧的随着慕青冉移动,眸光深处隐隐跳动的火焰,令人“心下惊骇”。

“那为何不用膳?”

“还没好。”她刚刚用过膳食,不宜“剧烈运动”,还是再等一会儿。

还没好是什么意思?

“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左右他也还未用膳,她方喝了粥,也不宜立刻睡去,便想起了在宫中的事情。

“夜倾瑄有意布一出局,拉昭仁贵妃下水。”

只是昭仁贵妃吗?怕是不仅如此吧!

一旦事情按照夜倾瑄计划的发展,届时事关如画的死,怕是连她也要算在内,毕竟当时,她也在月华宫,当真是赖不掉的。

“那王爷又是如何知道的?”夜倾瑄既然是布局,自然筹划已久,也定然万般小心谨慎,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山人当然自有妙计。”

慕青冉:“”

为何觉得他在卖关子呢!

事实上,夜倾辰也的确是没费多少力气,便毁了夜倾瑄的计划。

他毕竟幼年在宫中待了那么多年,很多弯弯绕绕,他不用只是因为懒得用,不屑用,但并不代表他不会。

夜倾瑄初时的计划是打算让如诗以报仇为名,对袁玮琴下毒,当然,下毒是假的,只不过后来,让他换成了真的!

而在陛下查证这件事情的时候,如诗便会将矛头对准陛下,而非后来的皇后!

之后还会牵扯出青冉,再加上现在靖安王府与六皇子的关系要较之大皇子府好上些许,待到如诗临死之前的话一出,只怕所有都会怀疑,是不是昭仁贵妃与青冉一起,在背后策划了这么一幕。

至于,他准备给袁玮琴的奎宁之毒,却药量不多,目的只为在于将事情进行的更加逼真,也是为了“敲山震虎”!

不过,他并不打算真的除掉那个孩子,毕竟只要袁玮琴腹中的孩子在世一日,夜倾昱就要担忧一日,这么好的牵制他的筹码,他为何要除掉!

是到了此刻,慕青冉才觉得,怪不得夜倾瑄和夜倾昱都争抢着想要拉拢夜倾辰,而拉拢不到,便要想方设法的“铲除”。

他本就兵权在手,无人可以制衡,再加上若是这般玩弄权术,只怕是皇位也唾手可得。

偏偏,陛下又对他更为倚重,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占尽,也难怪他们会提防他。

但是慕青冉知道,夜倾辰虽是算不上什么绝对的忠臣良将,但是“犯上作乱”这样的事情,他段或是不会做的。

只不过,除了,怕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青冉。”见她微微皱眉深思,夜倾辰不觉紧贴着她的耳畔低声唤道。

“嗯?”

“我饿了。”说着,他的手轻轻抚过摩擦着她的唇瓣,暗示意味十足。

饿了就去用膳啊!这么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做什么?!

“那你你快去用膳啊!”

“好!”说完,夜倾辰忽然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到了桌子上。

他要干什么?!

“你做什么?!”

“青冉不是要我用膳吗?”他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看着原本淡淡粉嫩的薄唇瞬间变得“娇艳欲滴”,夜倾辰的眸光不受控制的,渐渐变得幽暗。

闻言,慕青冉简直有些愣住!

她说让他用膳,是让他去吃东西,又不是她!

何况即便是“吃”她,真的有必要将她放在桌子上吗?

王爷你以后难道再用膳的时候不会“见物起意”吗?!

神思恍惚间,慕青冉忽然被夜倾辰一把压倒在了桌子上,差点将“魂儿”都吓飞了!

“夜倾辰!你别这样!”他怎地如今越发孟浪了!

“青冉,我喂饱了你,你也该喂饱我才是。”说完,便不顾她的挣扎,直接捧住她的脸便吻了上去。

慕青冉简直欲哭无泪,又不是她求着让他喂得,难不成他就是在这等着她呢吗?

“这里不行!”勉强推开他纠缠不放的热吻,慕青冉气喘吁吁的说道。

他哪里想出来的这些“羞人”的想法,怎么会在这!

“那哪里才行?”

“去,去榻上。”只要不在此处!

闻言,夜倾辰将她搂进怀里,竖着抱起她的腰,便向榻上走去。

背后,在慕青冉看不到的地方,素日神色清冷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好不“阴险”。

若是他直接开口求欢,想来青冉定是不会同他“胡闹”的。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只要不是在桌子上,退而求其次,回了榻上,不管他怎么折腾,她都会依着自己的。

想到这,夜倾辰只觉得身心都无比舒畅,步子也越迈越大,几步便回了里间。

其实对于床笫之欢,夜倾辰以前,是从来没有概念的,甚至说,他对女子都是没有概念的。

唯一的例外,是他的母妃。

其余的人,便只有“杀”和“不杀”的区别!

但是正所谓万物相克,一物降一物,想来大抵如此,慕青冉之于夜倾辰,或许就是那“一物”。

从初见,到倾心,他自己都不清楚感情从何而起。似乎就是遇见了,便上心了,渐渐对她越来越在意,直到感情喷薄而出,再也无法收回。

所以他才会在直到和亲的人选是她时,忽然便一改之前的态度,答应了迎娶她。

如今,既是成了自己名正言顺的“小媳妇儿”,夜倾辰便总是想着在她身上“找乐子”,找着找着,便“起火了”!

若非是遇到青冉,他恐怕还真是不知,原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是真的

此刻见她眸光闪闪,红唇艳艳的躺在自己身下,夜倾辰就觉得周身的血气都忽然翻涌而起,只想与她痴缠到底,看着她婉转承欢,方才觉得心满意足。

许是方才睡了一会儿的缘故,慕青冉现下倒是不如方才那般困倦,可是她倒宁愿自己“昏睡”过去。

这段时间,想是为了她的身子着想,即便夜倾辰每每盯着她泡浴,看的自己“兴致高昂”,血脉喷张,他却也仍是未曾对她如何。

可是今日忽然又“开了荤”,想来,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她了。

而事实上,夜倾辰也的确是这般打算的,他瞧着她近些日子,身子的确是康健不少,想来便是恩爱一番,也是使得的。

便是这般“宽慰”自己,某位不知餍足的王爷自然是闹到极致,方才终于“好心”的放过慕青冉。

待到第二日紫鸢去伺候她梳洗的时候,硬是等到了“日上三竿”,方才见到某位应该去上朝的王爷慢慢悠悠的从房间出来。

而慕青冉起身之后瞧着同样有些“满脸疲惫”的紫鸢,不禁一愣,随即想到什么,却是面色微红。

这日子真是没法好好过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