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飞/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这位姑娘的胆子和脑子不是一般的不正常,居然会这般贸然行事。她可知若是夜倾辰不想留活口,那墨刈的那一剑就不仅仅是架在她脖子上那么简单了。

慕青冉闻言,略有些眐愣的神色,恢复自然。

“王妃我真的就是想试试王爷的功夫”见夜倾辰依旧无动于衷,杭月婷赶忙将求助的眼色看向慕青冉。

不是说王爷素来疼爱王妃嘛!那只要她开口为她求情,应该就无事了吧!

“杭姑娘此举,未免有些思虑不周。”有这样的女儿在,御史大夫应该很是头疼吧!

“臣女知道错了不过我真的没有恶意,我要是真的想做什么,方才王爷没在,我挟持王妃就是!”

偏她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说,倒是让夜倾辰瞬间更加冷了脸,亭中的气氛一时冰到了极点。

她还打算挟持青冉?!

夜倾辰听闻她这般一说,顿时便想让墨刈直接一剑杀了她算了!

见状,慕青冉略有些无奈的看着“可怜兮兮”的杭月婷,虽然心知她说的是真的,但是这姑娘的反应,也真是着实令人无奈。

“而且哪里有刺客,连个兵器都不带的呀!”

“墨刈,放了她吧!”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听在杭月婷的耳中,只觉得是堪比黄莺的美妙声音。

墨刈闻言,瞬间收剑,退回到夜倾辰的身后。

杭月婷的目光“怯怯”的扫过夜倾辰,见他却是脸色阴沉,却并未再说什么,便心知自己这是躲过了一劫。

原来王妃的话这般管用,连王爷身边的护卫都能“驱使”!她可是听说,王爷身边的墨护卫,那可是向来只听他一人的,即便是陛下吩咐,那也得先经过王爷的同意,方才会行动。

顿时,杭月婷看向慕青冉的目光中,满是崇拜之色,让慕青冉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臣女谢过王妃,额谢过王爷。”虽然看着夜倾辰现在的眼神,仍是想要杀了她,不过好在有王妃护着她!

“杭姑娘以后,切莫如此行事!”因为你不按常理出牌,某位王爷也并非是什么“正常思维”的人,说不定就会稀里糊涂的丢了性命。

“是,臣女记住了,以后定然不会再犯。”见夜倾辰忽然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杭月婷连忙向慕青冉道,“那那臣女先告退了。”

说完,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慕青冉的眸光淡淡望着她的背影,一时间,眸中情绪莫名,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今日怎地回来这般早?”这几日朝中似又有“事情”发生,他都是早出晚归的,今日倒是较之往常早了点。

“早些回来陪你不好吗?”揽着她在亭中坐下,夜倾辰却是不答反问。

闻言,慕青冉不禁轻笑,她如今也算是被锻炼出来了,便是这般被他“言语逗弄”,也能泰然处之了。

“王爷近些日子都略有些忙,难得今日空闲,我便有些奇怪罢了。”

“江南一带,出了些事情。”听慕青冉提起,夜倾辰便不禁皱眉说道。

在夜倾辰来讲,这仿佛是极自然不过的事情,青冉问什么,他便说什么。全然不会顾忌自己说出的是什么朝中隐秘的大事,抑或是关乎国家生计的社稷要事。

江南一带?!

闻言,慕青冉不禁微微皱眉,不是早前方出了疫症之事,怎地如今又是有事发生?!

“此前拨去赈灾的那批恤银,不翼而飞了!”见她皱眉深思,夜倾辰便直接出言相告。

什么?!

那么一大笔钱,均是经过各级官员,层层下放,若说有人贪污倒是好说,只是什么叫不翼而飞了?!

“从这笔钱自丰鄰城运出,所过官员均是难保干净,但是唯独临近江南,忽然传出银子被盗了。”夜倾辰的声音显得很是冷寂,他的眸光隐隐跳动着杀意,仿佛恨不得将这些“贪官污吏”均杀了。

银子是快到江南之地才出了事情,那也就是说,嫌疑最大的,是当地的官员!

“陛下如何决策?”这笔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若是不能尽快追回,只怕是会影响江南之地的百姓生计。

陛下当然可以再派人押送一批恤银过去,只是这来回千里迢迢,实在是有些耽搁不得。

“陛下有意命我前去彻查此事。”

闻言,慕青冉轻轻点了点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涉案官员人数众多,牵扯的银子也是数目庞大,若是换了别人,难保浑水摸鱼,倒是只有他去,陛下才能放心。

“青冉可愿与我一同去?”夜倾辰微微捧起她的脸,目光期待的望着她。

她也去?!

闻言,慕青冉不禁微微皱眉,依照她对夜倾辰的了解,他虽然偶尔“胡闹”一点,但却绝不是这般“因公徇私”之人。

他此行江南,本应是为办公事,可为何会忽然说要带她一起?!

见他眸光隐隐含笑,慕青冉不禁细想,随即恍然大悟声东击西!

他是打算借着带她出游的名义,实则是暗中调查恤银失踪一事。若是他只身前往,只怕会是打草惊蛇,可若是带着她一同前去,倒是可以避人耳目。

既然他是这般打算,那想来,他也应是早已与陛下商议好了计策。

只怕是陛下会另外派一拨人去江南之地,名为调查恤银失踪一案,招摇过市,为夜倾辰打掩护。

见她渐渐眉目舒展,似是想通了个中关节所在,夜倾辰也不禁满眼皆是赞赏之意。

他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住她!

“青冉还未说,可愿同我前去?”虽然心里是有这般主意,但若是青冉不愿,那也便算了。

“既是夫君有命,青冉不敢不从。”左右自从她嫁来丰延之后,还从未出去丰鄰城走走,今次倒是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出去略逛一逛,好好看一看这丰延的大好河山!

“如此便一言为定!”见慕青冉一口答应下来,不可否认的,夜倾辰的心里很是开心。

慕青冉觉得夜倾辰为人不会徇私,其实,在这件事情上,他倒是的确有些私念。青冉嫁到丰延之前,虽是生在临水,却并不久居临安城,而是常年在外,这件事情,地宫中人早已调查清楚。

可是自从嫁到丰延之后,她似几乎一直待在王府中,即便这府内再是阔大,可也总有逛完的时候。他不忍见她一直困在这方寸之地,所以这次刚好有机会,他便决定顺水推舟,带她一块儿前去。

左右路上也不急,权当游山玩水,她现在的身子也是较之之前好了不少,让他更加放心些。

身后的紫鸢听着两人三言两语之间,便决定了要去江南,一时间,却是有些跟不上他们的想法。

怎地几句话的功夫,就要离开丰鄰城了?!

沈太傅和褚懿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眼,便赶忙抬脚直奔浮风院。

门口的婢女见是两人前来,也并未阻拦,让二人直接进去了。

谁知走着走着,走在前面的沈太傅竟是忽然一愣,随即便停住了脚步。后面跟着的褚懿见此,也不觉停了下来,向前张望,却只见人前冰冷凉薄的靖安王正端着手中的药碗,动作轻柔的给床上的女子喂药。

慕青冉的余光瞥见一旁站着的沈太傅和褚懿,赶忙按住夜倾辰还要“喂过来”的手,脸色微红的低下了头。

其实若是以往,慕青冉倒不会这般羞涩,只是她如今一没生病,二没受伤,却是这般由着夜倾辰喂药,实在是有些难为情了。

若然只是他们夫妻二人在房中还好些,偏生又是被外祖父和褚先生撞见了眼中,到底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夜倾辰见此,倒是不受影响,依旧面不改色的同他们说着话,瞥见慕青冉微微泛红的耳根,便“好心”的将药碗递到了她自己的手上。

倒不是青冉虚弱的连药碗都“端不住”,只是他喜欢与她做些亲力亲为的小事情,满是趣味生机。

“咳,青冉,我听说你要与倾辰去江南?”虽是老脸有些“挂不住”,但是沈太傅也没有忘了此行的目的,清了清嗓子,便开口说道。

“是。”这件事情本也不可能瞒着外祖父,所以便也没有吩咐紫鸢她们不可外传。

“怎地忽然要去那里?”虽然此前江南爆发瘟疫的事情,沈太傅尚且并未来到丰鄰城,但是他也是听说了那件事。

如今青冉要去,这长路漫漫,千里迢迢不说,便是那地方也不是游玩观景之处啊!

“我来丰延许久,还从未出去转转,恰逢王爷近段时间无甚要忙,便想着带我出去散散。”慕青冉并不打算将他们此行真正的目的说与沈太傅知道。

一来,是怕他担心思虑,二来,也是为了避免“隔墙有耳”,他不知道的话,若是丰鄰城中有何异动,但是能免去一些麻烦。

“可是你这身子”这才刚见好些,若是出去折腾一圈,万一累坏了怎么好!

“我近来觉得身子轻便了不少,外祖父不用挂怀。何况褚先生不是也说了,要多出去走走才好啊!”以前在临水的时候,她身子还不比如今这般康健呢!不也是一样带着流鸢和紫鸢,到处走走逛逛,却是无甚大碍。

“嗯,冉丫头这身子的确是有起色,你也不用担心,出去走走,总好过整日圈在府中。”闻言,褚先生也不禁附和慕青冉说道。

他倒是觉得出去走走挺好的,何况有夜倾辰在身边陪着,王府中下人只怕是恨不得将整个府邸安上两个轮子直接推走,哪里会照顾不好青冉呢!

再说,这若是换了被人家,这女子嫁进这深宅大院,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哪里还有机会这般出去“游山玩水”!

“外祖父放心,我定然会照顾好青冉的。”

见夜倾辰都这般说了,沈太傅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何况有夜倾辰陪着,他自然是更加放心的。

“我再配些给你料理身子的草药,在路上也不可忘记继续泡着浴,还要多加巩固才是。”

“有劳先生了。”

“这不值什么!”再过几日,他变也要启程离开了,来了丰鄰城也有个把月的时候了,再不回去,恐是那山谷中的草药都要长到房上去了!

“我听紫鸢说,先生近日便也准备离开了吗?”她也是今日白日,才听紫鸢偶然提起,今日恰好见了,便问上一问。

“嗯,出来时日也有些久了。”他原本在还是打算到这看看沈太傅便回去的,未想到会为了医治青冉的身子“耽搁”了这么久。

“我与王爷不日便要出行,先生若无事,倒是可以再略住一住。”她与夜倾辰走后,府中便又只剩下外祖父一人,虽是还有珩儿相伴,但是王府中到底人丁稀少些,恐有些寂寥之感。

闻言,褚懿先是一愣,随后目光扫到一旁坐着的沈太傅,便明白了慕青冉的意思,不禁含笑点头。

待到送走了沈太傅和褚懿,夜倾辰刚好和慕青冉“亲近”一番,却是再次被人“打断”!

“大姐姐!你要去江南吗?”还未见到人,便先听到一道略显“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忽然听闻慕青珩的声音,夜倾辰的眉头忽然紧紧的一皱,这小子竟是这般会挑时候!

顾不得夜倾辰还在一旁,慕青珩直接奔着慕青冉而去,一下子就“扑”到了她的膝上。

“大姐姐”虽然从大皇子府回来之后,慕青珩依然亲近慕青冉,但是他时常会被自己的一些想法左右,万般纠结。

所以,他更多的时候都是与沈太傅在一起,或是像个跟屁虫一般,紧紧的“尾随”着夜倾辰。

可是今日忽然听紫鸢说,大姐姐要去江南,她是不要他了吗?!

“珩儿这是怎么了?”见他眼圈红红的,像是哭过了一般,慕青冉不禁心下有些心疼道。

不过,某位王爷却是没有这般“心慈手软”!这小子那日在大皇子府中,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出的话老练的根本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可是偏偏一遇到青冉就变的这般孩子气,也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如何!

“大姐姐你别丢下我不管,我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现在这个世间,若是慕青珩最依赖的是何人,那想必也只有慕青冉了!

所以他一听她要去江南,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跟着”她一起,不然像她嫁到丰延一样,他便再也没机会见到她了!

“这”闻言,慕青冉不禁看向夜倾辰。

虽然说是游山玩水,但是实际上,夜倾辰是要去调查案子的,若是带着珩儿会不会太过危险了。

“不可以!”接受到慕青冉的目光,夜倾辰想也未想的便开口说道。

在府中时时被他打搅,不能摆脱倒也罢了,便是到了府外,怎能还让他跟着!

闻言,慕青珩颇为失望的低下了头,白白的小手轻轻绞着慕青冉的衣裙,好不委屈可怜。

“王爷方才不是说,还要去书房吗?”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辰眸光一闪,心知她有话要嘱咐慕青珩,便也没有说什么,只脸色沉沉的出了屋子。

见夜倾辰一走,慕青冉才对着慕青珩说道,“珩弟可知,王爷为何在此时带我去江南?”

闻言,慕青珩抬头看着慕青冉,不禁微微摇头。

他只是听说大姐姐要走,便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其他的倒是并未多想。

“陛下有任务交由王爷,而为了掩人耳目,带我一起,才是上策。”听着慕青冉声音轻柔的响起,慕青珩的眼中慢慢滑过一抹了然之色。

“那会有危险吗?!”既是陛下交给王爷姐夫的任务,那想来不会是什么容易办的差事,否则也不会劳动王爷姐夫的大驾!

“有王爷在,不会有危险的。”

可是若是没有危险,大姐姐你又为何不愿让我前去

这句话,慕青珩没有问出口,既是知道慕青冉对他的一番忧心思虑,他如何还会让自己成为她的负担。

“那大姐姐你自己也要万事小心。”

“我留你在府中,你也要好好照顾外祖父,知道吗?”这也是她留慕青珩在王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有他陪在外祖父的身边,想来他老人家也不必时时忧心惦记她,可以解解烦闷。

“嗯,珩儿明白。”既是被慕青冉这般“郑重嘱托”,全然没有将他当成小孩子一般,慕青珩自然也是郑重承诺。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话,若然不必听的,便大可不放在心上,当舍则舍。”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很是清润的望着他,慕青珩下意识的便点了点头。

大姐姐是指的三姐姐吗?!()《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