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自相残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辰的一句“杀一儆百”却是让慕青冉不禁一愣,何时她家王爷竟是变得这般“有退有进”了?!

她原本以为,他会说将他们都“杀光”呢!

“可知主谋之人是何人?”古语有言,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自然是要先揪住“主谋”之人,其他的人才好料理。

“江南府尹林如海!”一提起这个名字,夜倾辰的眸光顿时一冷。

林如海?!

这人她倒是从未听说过,只不过他胆子倒是不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都敢做!

“他既是主谋之人,那赵林甫呢?”他身为此地知府,应该也是牵涉其中才对。

“自然是狼狈为奸,而且,赵林甫是林如海一手提拔上来的。”这两人必定蛇鼠一窝,同流合污。

怪不得,原是还有“知遇之恩”!

“王爷想要敲山震虎,青冉倒是觉得可以再加一计,锦上添花。”慕青冉的声音柔柔的响起,显得极为无害。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瞬间一亮。

他一把伸出手将慕青冉拉进怀中,随即大掌慢慢摩擦她细嫩光洁的脸颊,低声说道,“娘子智计无双,为夫愿闻其详。”

忽略掉他颇为“不正经”的语气,慕青冉声音轻柔的说道,“离间之计!”

话落,夜倾辰微微凝神思虑片刻,随即猛的一把抱起她,将她“托举”着抱在自己身前。

“王爷!”突然而来的“凌空之感”让慕青冉下意识的便紧紧抱住夜倾辰的脖子,唯恐自己会掉下去。

“得妻如此,实乃吾之大幸。”

微微低首看了看抱着她的某人,得夫如此,真是她的“不幸”!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这点很方便,有很多话不需要“说透”,一点即通。很显然,夜倾辰便是这般的聪明人,慕青冉只说了大概的意思,后面的“戏”,他便会自己“补足”。

第二日

夜倾辰依旧是“假意”出去忙碌,慕青冉本来还是打算在房中看书消磨时间的,可是看着流鸢略显“兴奋”的和她说着这里哪里东西好吃,哪里地方好玩,她不禁淡然失笑。

墨潇倒是个“聪明”的,知道流鸢某些方面孩子心性,他便变着法儿的带着她玩,只不过他主子这般“忙里忙外”不得空闲,他却只顾着自己讨流鸢欢心,就不怕被罚吗?!

听流鸢说的这般有意思,慕青冉想想,便决定也出去走走,左右来了这么几日,便一直待在房中,现下出去走走,倒也聊胜于无。

一听慕青冉说要出去,流鸢原本黑白分明的大眼忽然一亮,随即便蹦蹦跳跳的要去收拾东西。

暗处负责保护慕青冉的墨潇和墨炎听完,顿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待到东西收拾完毕,“一行人”便准备出府。

可是方才出了他们现在住的院子,慕青冉便见到了一个妇人身后带着两名妙龄少女向她这边走来。

这人是周氏!

慕青冉只在那日刚到府上的时候见过她一次,之后她不怎么出院子,夜倾辰又对外称她一路舟车劳顿身子不适,更加是无人敢来打扰。

而原本她身为王妃,到了这里之后,这边的地方官家眷原应是“第一时间”便来拜见的,倒是也因此而“耽搁”了。其实,不见倒好,她倒是也清静一会儿,即便见了,也不过是与她们虚与委蛇。

“臣妇拜见王妃。”

“臣女拜见王妃。”

“起身吧!”慕青冉的眸光淡淡扫过周氏身后的两名女子,唇角慢慢浮现出一抹笑意。

未想到赵林甫和周氏容貌均是平淡无奇,却是能“生养”出这般整齐标致的女儿,不知“幸”或“不幸”。

“王妃您这是要出门?”周氏试探着开口,眸光看到慕青冉脸上的面纱时,不禁心下一喜。

这都多少日了,她竟是从未摘下过面纱,即便是出府要带,可是眼下尚在府中,竟然还是未曾摘下,可不就是“无颜”见人吗?

一旁的赵婉蓉“悄悄的”拿目光看向慕青冉,却只见她一身天水碧的绢纱薄裙,盈盈动人的站在那,那料子她连见都未曾见过。

“随便出去转转。”闻言,慕青冉也未有不悦,只淡淡同她说道。

可是慕青冉不在乎,不代表别人不在乎!紫鸢一听这话,顿时便一皱眉,怎地小姐贵为王妃,出行之事还要和她一个深闺妇人报备吗?

“那臣妇去命人准备车驾。”

“不必,我只随意走走。”慕青冉每说一句话,赵婉蓉看向她的眼神便“好奇”一分。

这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呢?明明面容“不得见人”,可是却偏偏声音“细腻婉转”,说不出的“清灵动人”。而且她周身气度非凡,满是淡然风姿,只让她愈加的好奇,她究竟相貌如何。

“如此那臣妇命护卫沿路保护王妃。”车也不用,总不能连侍卫都不用吧!

否则,哪里还有王妃出行的“架势”,和寻常百姓有何区别!

“无需这般大动干戈,我只待着婢女便可。”说完,也不再理会周氏,径自带着紫鸢和流鸢离开。

走过周氏身旁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却是让她顿时“愣”在了那里!

那是一双好美的眼睛!

被她看着,只觉得像是失了魂魄一般,不自觉的沦陷其中。

虽然此前周氏便知道这位王妃虽是旁人不得见真容,但是远远望过去,却也觉得那一双眼睛“华光四射”,但是今日这般近距离一看,方才觉得何为“艳华流光”。

“娘!娘您怎么了?!”见慕青冉走后,周氏便一直“呆愣愣”的站在那,任是两个女儿唤了半天,方才回神。

看着眼前面露焦急的两个女儿,周氏只觉得平日瞧着她们俩如花似玉的笑容,此刻竟是毫无“美感”,只觉得寡淡无奇。

“无碍无碍。”说完,便心不在焉的离开了,身后留下的赵婉蓉和赵婉柔两人不禁相视一看,却是满脸的困惑。

娘亲她这是怎么了?!

而另一边的慕青冉,带着紫鸢和流鸢也是在街上随处走走逛逛,好不悠闲自在。看着街上热闹喧哗的样子,慕青冉不禁觉得,若是有了那批银子,想来他们会生活的更好。

待到逛的累了,三人便准备寻个地方歇歇,看着流鸢眼巴眼望的盯着湖边的船舫,慕青冉不禁失笑,却还是示意紫鸢,去包下一个。

“晃晃悠悠”的坐在船上,慕青冉看着水中的潋滟湖光,只觉得“美不胜收”。就在这时,在她们船只的对面行过一只装点精致的大船,看来是哪户出手阔绰的人家包下的。

两船“交会”而过,只有短暂的“并行”时间,却仍是有人在这短暂的时间里,见到刹那“景色”。

“林兄!林兄!”一名锦衣华服的公子出声唤着身旁之人,却只见那人神色“痴迷”的望着后方,不知在看什么。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却只见那被唤之人仍旧是喃喃自语道。

听的一旁的人一头雾水,不知他这是忽然间怎么了

慕青冉回到赵府的时候,已经是个把时辰之后的事情了,而在这期间,城中却是忽然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有人欢喜有人愁”的事!

如今城中的百姓均在纷纷传言,说是城外的一处运桥坏了多年,可是今日忽然有大批的工匠前去,进行修建。百姓见了,均是奇怪,不知是何人做的“好事”,细问之下方才得知,原是知府大人赵林甫!

这消息一出,可是乐坏了百姓,但是却愁坏了赵林甫!他从来没有下过命令,说要修建什么劳什子的桥,也从未支出过银两,可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若是事情到此为止便也罢了,偏偏过了没两日,工程便停工了,只道是银子不够了。而这群人口口声声说是受他命令动工,现下弄到一半停工,百姓自然到他这里来闹。若是换作平时,他或许还会有何良策,可是现下靖安王就住在他的府上,这事万一传到他的耳朵里,那他岂还有命在?!

何况,他根本无法出言解释,说修建运桥之事不是他所为,届时百姓只怕是骂也将他骂死了,最后闹到喧嚣尘上,而靖安王也还是会知道。

万般思虑之下,赵林甫无奈,只得亲自添了钱,让工程继续,方有如此行事,才能将这件事安抚下去,而他此举,倒是为自己在百姓间赢得了一个好名声。

可是他自认为化解了危机,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得罪”了这江南一带的地方官员。

本来嘛,这赵林甫为人便很有些“小气”,特别是于钱财一事上,根本就是一个“守财奴”,他对自己尚且如此,更遑论对百姓!所以,说他拿出自己的钱来“造福”他人,他们是打死都不信的。

既是不信任他,便少不了要查证一番,而查证之后的结果便是,他们“合力”谋求的那笔恤银少了!

而少的数目,却恰好是赵林甫“补给”百姓用来建桥的那些!

事到如今,若说不是赵林甫私自动了这笔钱,只怕是无人相信的。而此前每每议论此事,他都稍显退缩之意,特别是靖安王来了江南之后,他表现的愈加明显。

似乎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赵林甫为了“将功折罪”,所以不顾他们的安危,将这笔钱换了一种方式,依旧是用到了百姓的身上,而他也为自己赢得了好名声。

然而就在赵林甫为这一切“沾沾自喜”的时候,却是又有百姓前来“催款”,先是建桥,后又修路,赵林甫总觉得这事情就是在冲着他来一样。可他开始已经添了那么多银子进去,现在若是忽然断了供应,那他的名声不是一样“丑了”!

正是因此,几番思虑下来,赵林甫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填补”进去。而与此同时,那批恤银的银钱也在同步减少

慕青冉听到外面的纷纷传言时,却是不禁淡淡微笑。

当日她与夜倾辰说起的,便是这般“计策”!

虽是在赵府中仅仅住了几日,但是她也大致了解了赵林甫这个人,包括他的一切做事风格和行事作风。

他好财不好色,但却偏偏又胆小怕事,所以一直都是跟在林如海的身后去“混饭吃”,这也是为什么林如海会选择提拔他的原因,毕竟这样的人,比较好拿捏。

所以,她和夜倾辰在计划这件事情的时候,首先便将目标锁定在了他的身上。赵林甫有一个很矛盾的地方,就是他明明是“贪官”,但很显然,他不想让别人那般想,甚至他是极其看重自己的名声的。慕青冉记得,她当时说起他的时候,流鸢说了一句什么来着“当还想立贞节牌坊”!

虽是用词低俗了些,却是话糙理不糙。

赵林甫的确是这种心理,所以,他们利用这一点,先为他在百姓心中留个“好名声”,而他为了不破坏这个“假象”,一定会自己尽力周全。

至于那批恤银夜倾辰一早便查清了被他们藏在何处,不过是“运”些银子出来,这自然是难不倒墨刈他们的。

尽管在事发之后,他们也已经加强了守卫,但是对于地宫的人来讲,却是无甚区别的。

夜倾辰自然也可以直接将那批恤银全部运走,可是这样一来,便无法有切实的证据向那些人问罪了。所以,他才会这般迂回的行径,就是为了这群人窝里斗,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便是如今这局势。

现在,她们倒是不需要再做什么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不相信林如海还能坐的住,只怕是在酝酿着要如何料理赵林甫一番,或者直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将自己摘的干净。

慕青冉不知道赵林甫到如今有没有看透这步棋,若是他还打算求生,便应该立刻到夜倾辰面前去“戴罪立功”,方可躲了这“劫难”。

赵林甫与林如海共事多年,她不相信他手上没有一点点林如海贪赃枉法的证据!

同样的,对方的手上也定然是握着他的,并且同样准备呈给夜倾辰。但是这两份“罪证”的真假,还不是夜倾辰说了算!如今,便端要看赵林甫能不能想明白个中关节了。

夜倾辰回来的时候,慕青冉尚且还未安睡,她静静的坐在灯烛下,眸中一片温软。

“今日怎地还未安歇?”往日他回来的时候,她均是已经“沉沉”睡去了。

“想问问你情况如何”虽然事情都是按照他们设想的在发展,可是难保有什么变故突生,还是小心一些好。

“一切顺利,你不必忧心。”这几日的连番动作,让林如海那个老狐狸有些坐不住了,这倒也好,他等的便是他的“动作”!

“赵林甫可有何反应?”

“为求保命,自然是什么都舍得出来。”这两人如今便算是“掐上”了,若是照他之前来看,都应该一气儿都杀了他们才好,一了百了。

不过如今照着青冉这般行事,倒是不用他动手了,只不过其他的那些“虾兵蟹将”,却是一个都不能漏掉!

慕青冉看着夜倾辰眸中满是冷冽的杀意,一时间竟是什么都未说,接下来的事情,她想他有他的解决方式,她只要偶尔说说自己的想法就是了,至于其他的她却是不需要管的。

夜倾辰的手法固然狠辣,但是不可否认,那是最有速最见效的办法,既能达到处罚他们的目的,又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一举两得。

她慢慢伸手抚过他冰冷的眼睛,果然见到上一瞬还神色清冷的眼眸,瞬间变得满含柔情,见此,她灿然一笑,便偎进他的怀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