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林甫近几日有些焦灼,不仅仅是因着百姓的事情,还因为林如海对他的态度!

他初时还没有注意到,后来经过百姓“闹了”这几次,他方才想起来,这么大的动静,林大人竟是都没有派个人来问问话。

他也知道自己这般可能会引起旁人的不悦,可是靖安王如今就住在他的府上,他半分“小动作”不敢有,唯恐被夜倾辰抓住把柄。

就在他以为,这件事情算是“破财消灾”之后,不想外面忽然又起流言。

现在若是有过路的行人问一问,如今江南之地,谁人是百姓心中的“好官”,那必然是江南知府赵大人是也。

而相对的,有好官就有“贪官”!又被人赞扬称颂的,就有被人憎恶唾骂的!

赵林甫属于前者,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林如海竟是成了后者!

这样的情况一出来,两人的关系越闹越僵,赵林甫这边还是“云里雾里”,可是林如海那边却是已经恨的牙根痒痒。

他本也是在官场“沉浮”了这么多年,如何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对待赵林甫的这件事情上,他的确是有所怀疑,可能是有何人在背后蓄意“挑拨离间”。

可再多的怀疑,也是消解不了对于死亡的恐惧。即便这件事情十有是假的,可是这当中的风险,他仍是冒不起!所以,唯有让赵林甫没有说话的机会,他才能有活下去的机会!

更何况,这当中牵扯的何止是他一人,江南之地半数以上的地方官员,有几个是干净的!

只要让他们明白这当中的厉害关系,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赵林甫这个时候想要自己“摘”出去,却是门儿都没有!

这一日,众人外出巡查回来之后,赵林甫却是直接将夜倾辰请到了书房之中,只言是有要事相商。

闻言,夜倾辰神色清冷,未置一词,却是深深的看了赵林甫一眼,便调转脚步,去了书房。

方是进了房内,赵林甫却是掩上门扉之后,转身便跪倒在地。

“下官要向王爷请罪!”说完,赵林甫便深深的拜倒在地,上身趴伏在地面上,半晌未曾起身。

“赵大人何罪之有?”夜倾辰的声音很是清冷,与往日无异,根本让人分辨不出,他是真的不知,还是只是在与他“周旋”。

“下官下官,知情不报,实乃大罪!”说话的时候,赵林甫一直不敢看向夜倾辰,他一直低着头,额头却满是汗水滑落。

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完全是将身家性命都押进去了!

若是结果还不错,他尚且能保住头上的这顶乌纱帽,若然不尽如人意,只怕是连这条老命都要折进去!

“知何情而未报,犯何罪而未言?”

“下官知道那批恤银的下落!”似是“视死如归”一般,赵林甫一咬牙,闭着眼睛便将事情说了出来。

他本以为夜倾辰会震惊非常的追问,却没有想到,他仍是冷冰冰的坐在那,一言不发的望着他。

见状,赵林甫原本还信心满满的想法,却是忽然没有了“底气”。

王爷他不会是都知道了吧?!

想到此,赵林甫的脸色忽然变得很是难看,偷偷瞄着夜倾辰的眼神也是惊疑不定。

见此,夜倾辰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缓缓的伸手从袖管中掏出一叠信纸,洋洋洒洒的丢到了赵林甫的面前。

随意捡起一张看去,赵林甫却是瞬间脸色惨白,一丝血色也无!

这是

他再拿起几张,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着他为官这些年做过的“好事”,每一件都仔仔细细的有着记载,甚至连证据都十分“贴心”的准备好了。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不可能是夜倾辰调查出来的,只会是旁人“告密”,将他的事情,均是说与了夜倾辰知道!

地上胡乱丢弃着那么的纸张,他却是已经没有了看下去的勇气。事已至此,他如何还敢企图将自己从这件事情中摘出来,也不敢再提自己“知情不报”的事情,只原原本本的将事情和盘托出。

夜倾辰听着赵林甫说出的话,却是越听下去,神色愈见冰冷。直到最后,赵林甫只觉得满屋子的杀意与冷冽,让他生生住了口,不敢再言。

“这些证据,除了告密之人,本王尚且未让第二人知道。”

什么?!

王爷这是何意?

赵林甫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贼溜溜”的眼珠不停的转来转去,一直在想着夜倾辰话中的意思。

半晌,他的眸光豁然一亮,赶忙紧紧的再次拜倒,唇边却是忍不住的笑意。

“下官谢王爷开恩,下官愿戴罪立功!”

夜倾辰既是告诉他这证据未曾让第二人见过,便是表示他未曾准备将他的罪行大白于天下,而这般做的目的,自然也是要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因此,赵林甫“趁热打铁”的将林如海和其他一应官员的相关罪状,也是纷纷呈给了夜倾辰。他们既是不仁,便别怪他不义!

赵林甫如今既是在百姓中颇具“美名”,夜倾辰自然会留着他,这本也是他一开始的计划。留他一个,对付了林如海等人一群,这买卖他可不亏!

“本王暂且留你一命,至于之后如何做”说着,夜倾辰的眸光森冷的扫了赵林甫一眼,那眼神中的警告之意,再是明显不过。

“下官定然摒弃从前,不负王爷今日恩泽。”能保住这条命已是实属不易,更何况还能留得住这官爵!

“本王给你半年之期,若是不能令江南百姓生活富足,安居乐业,到时候,别说本王心狠手辣。”顿了顿,夜倾辰扫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别以为日后天长日久,你能站稳脚跟,本王要杀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说完,只见夜倾辰猛地起身,一脚将赵林甫踹到在地,脚上的黑色锦靴狠狠的踩在了他的咽喉之上。一时窒息,让赵林甫的脸色先是涨的通后,后来却渐渐隐隐发青,他的手胡乱的四处抓着,眼睛瞪得老大,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这般近。

他现在才明白,陛下身边那么多的皇子,为何偏偏要派这位王爷前来。

因为夜倾辰喜怒无常,常人拿捏不住他的喜好,自然也就无法讨好他。而相对的,但凡是犯到他手中的人,也均是讨不了好处!赵林甫忽然觉得,即便是今日他不向他“告密”,只怕就算是没有证据,夜倾辰也一定会“杀了”林如海他们!

就像现在对自己一样!

看着赵林甫的脸色越来越青,手也渐渐无力,夜倾辰这才松开了脚。

忽然得了自由,赵林甫虽是拼命的呼吸,却是有些有气无力。他顾不得自己眼前的状况,赶忙再次晃晃悠悠的趴伏在地上,叩谢夜倾辰的不杀之恩。

见状,夜倾辰却是不再理会他,只径自走了出去。

回到他和青冉暂住的院子之后,发现她竟是还未回来,想来定然又是带着那两个丫鬟出去了!

想到这,夜倾辰就不禁微微皱眉。因着这些时候在江南,慕青冉还需流鸢的照顾,是以与夜倾辰赌约一事,倒是很久未曾遵守了。

如今不禁不遵守,还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将人带跑了,是当他“死了”吗!

而另一边,正在被自己夫君念叨的慕青冉,却是在外面与自己的两个丫鬟“玩的”很是快活!

她以往身子不好,倒是极少像现在这般,能够和紫鸢她们随意一些,多“逛”一会儿。

就在三人准备往返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生了“状况”!

原本慕青冉在中间,紫鸢和流鸢一左一右,为她隔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

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呼唤,“姑娘!姑娘留步!”

而与此同时,流鸢猛地回身,一把“擒住”刚刚要搭在慕青冉肩上的一双男子的手,略一使力便将其反剪到他的身后。

“诶!姑娘我没有恶意!”虽是被流鸢制住,但他却是并无恼意,仍旧坚持着向慕青冉说道。

闻言,慕青冉颇为疑惑不解的看向他,心下稍有疑虑。

这人她从未见过,他叫住她干嘛?!

“不知公子有何事?”娟纱之下,薄唇轻启,声音轻柔的说道。

乍一听闻这声音,那男子却是只觉得身子都酥了半边,目光痴迷的看着慕青冉。

那日在船舫之上,匆匆一面,却已是让他回去之后辗转难眠,一直不得忘却。今日本是与友人在楼上把酒言欢,却是不经意间见到从楼下走过的她,一方轻纱遮面,仿若坠入凡间的仙子,只一眼,他便认出了她!

于是他一路追踪而来,看着她身姿袅娜的背影,他出口的声音激动的仿佛都有些颤抖之意。

“我不知姑娘,可许了人家?”这话却是有礼,哪里有人当街“抓着”人家姑娘问可否许人的!

闻言,慕青冉还未说什么,流鸢倒是将按着他臂膀的手使力的一捏,顿时让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紫鸢也是不悦的看着他,这人怎地这般唐突,看着穿的“人模人样”的,未成想,竟会是这般无礼。

慕青冉倒是并未动怒,只眸光淡淡的望着他,半晌方才说道,“流鸢,放开他。”

听着自家小姐都开了口,流鸢再是不愿,也不能不听慕青冉的话,便有些“不情不愿”的松了手,退回到她的身边。

见状,那男子站直身体,整理了一下衣冠,又恢复了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形象,这才向着慕青冉又说道,“方才多有唐突,还望姑娘莫要见怪,在下名唤林逸风。”

林逸风

林!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青冉的眸光慢慢打量着眼前的男子,而被看的人初时还镇定自若,半晌之后,却是微微有些“难为情”。

向来都是他这般地无忌惮的盯着姑娘瞧,何时轮到他这般被一个姑娘家看到“手足无措”了!

“咳还未请教姑娘芳名?”他还未曾知道她的名字呢!上一次就是匆匆一别,他便错过了她,今日他定然不会再一无所知的让她离开。

“闺阁之名,不便告知。”说完,慕青冉便直接转身离开,根本不顾身后之人的满脸错愕之情。

“诶!姑娘!”见状,林逸风赶忙快走几步绕到慕青冉身前,张手便拦住了她。

“你这人怎地这般无礼?!”见周围已经渐渐围起了人群向这边看来,紫鸢唯恐这人不依不饶,赶忙出言叱喝。

“这位姑娘可是冤枉我了,眼下天黑,三位姑娘都是弱”目光扫到一旁的“虎视眈眈”的流鸢,林逸风的话不禁一顿,却仍是硬着头皮说道,“都是弱女子,在下打算护送你们一程。”

“多谢公子一番好意,却是不劳公子费心了。”说完,慕青冉刚欲再走,谁知又是被林逸风张手拦下。

似乎是觉得慕青冉在“欲擒故纵”,林逸风脸上已经渐渐显现“不耐”之色,不过想到这面纱之下会是何等的绝色姿容,他仍是安慰自己,继续与她“软磨硬泡”。

“哪里哪里,姑娘可能有所不知,在下的父亲是这江南府尹,林如海!”说话的时候,林逸风的神色颇有些“得意”,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慕青冉,想要看看她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会是何反应。

若是她也如那些庸脂俗粉一般,态度骤然一变,想来他也会因此失了些“兴致”但若是她真的如他所想一般容貌无双,或许他倒是会再考虑考虑。

闻言,慕青冉缓缓向前走了两步,压低声音,吐气如兰的说道,“公子可能有所不知,本宫的夫君是这丰延靖安王,夜倾辰!”

说完,慕青冉便唇间含笑的带着紫鸢和流鸢径自离开,这一次,却是没有再遭到阻拦。

紫鸢不禁有些好奇的回首看着呆愣在原地的林逸风,最后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的向着慕青冉说道,“小姐,您方才与他说了什么?”

怎地他忽然就是不拦着她们了?还一副遭雷劈了的样子,一动也不动!

“不过是拿王爷出来吓吓他!”说这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眉目弯弯,似乎正在微笑。

她不过是搬出自己王爷的身份“吓吓”那人,未想到竟是效果这般明显,原来她家王爷竟还有这般“功用”,想想便想要发笑!

而此刻还愣在原地的林逸风,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的脑中不停的回响着慕青冉方才说的话,眸光越来越绝望。

本宫

靖安王夜倾辰!

他居然当街调戏一品王妃!这事若是被爹知道,只怕是要活活将他打死!

不!他此刻不应该担心他爹是何反应,而是靖安王是何决定,那位传言杀人如麻的王爷,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对付他!

街上的人纷纷指指点点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林逸风,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好端端的就忽然像是丢了魂儿一般

待到慕青冉回到赵府的时候,天色已近擦黑,她刚想直接回院子而去,却是在刚行至的正厅的时候,便被周氏“拦住”了脚步。

“臣妇参见王妃。”周氏的头埋的很低,一派谦卑恭敬之态。

“夫人请起。”慕青冉的声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满是温淡之意。

“今日有各府的夫人来府上给王妃请安,不巧王妃竟是出去了,眼下人还在等着,王妃要见见吗?”周氏的话,说的很是小心谨慎,经过了上一次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该用态度来对待她。

给她请安?!

可是此前并未见拜帖,也没有提前“知会”,这却是何意?

不过人是来了,段或是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

“夫人带路吧!”

“王妃这边请。”

不知道是不是慕青冉的错觉,总觉得她答应之后,周氏的脸上有一闪而逝的轻松之意,只是在庆幸什么呢?

一路随着周氏向后院而去,慕青冉的思绪却是渐渐飞散。

王爷这时候也不知回来了没有?

不知为何,她今日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却又说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夜倾辰的这一边,看着漆黑的室内,未燃灯烛,让他不禁微微皱眉。

他最近几日,一直披星戴月的忙着“这笔糊涂账”,倒是未曾好好歇歇了。和衣躺在床榻之上,仿佛那上面还有着青冉的气味一般,不知不觉间,他竟是沉沉睡去。

屋外,一抹嫣然身影无声而近,轻轻推开门扉,向着内间而去。

一旁的累丝镶红石熏炉中,燃着的安神香,青烟袅袅()《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