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自荐枕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臣妇等参见王妃。”一见慕青冉进来,原本还在相互攀谈的几位官家夫人,忽然纷纷噤声,向她施礼问安。

“起身。”慕青冉的眸光淡淡扫过在座的几人,随后收回视线,淡然的走到上首的位置坐下。

见她们仍是有些“拘束”的站在房间中央,慕青冉不禁有些失笑,她有这么可怕吗?!

“坐吧!”说完,才见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坐了下来。

都已落座之后,周氏一一坐了引荐,慕青冉眸光的淡淡的轻柔应声。众人看着她脸上一直带着的面纱,一时间,不禁想起之前听出周氏话里话外的意思,均是有些惊疑。

难道这王妃竟然真的是相貌丑陋不得见人?!

“这是上好的庐山云雾茶,王妃不若也尝尝”周氏看了一眼慕青冉脸上覆着的面纱,目光最终停在桌上放置的茶盏之上。

一旦喝茶,她便必然要揭开面纱,届时,被人就会瞧见她的真面目了。

她从外回来,若是连茶水也不吃一口,就证明她是真的相貌有异,不能让外人得见!

周氏微微低头,掩盖住眼眸中隐隐跳动的兴奋。

闻言,慕青冉却是未有任何觉得不对的地方,只是端起茶杯,状似无异的说了一句,“果然是上品,还未入口,便直觉呼吸间满是馨香之气,府上果然所食所用,皆是精致考究。”

慕青冉这话一出,周氏的脸色,却是蓦然一变。

她怎么忘了她既是身为王妃,又是什么顶好的东西没见过!自己这般,实在是有些叫人笑掉大牙了。

不过,只要能让慕青冉摘下面纱,这些却是都不值什么。

周氏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慕青冉,却只见她缓缓抬起一只手,慢慢伸至耳后,摘下了一直以来带在面上的轻纱。

刹那间,众人只觉得心头一震,满室的烛光都暗淡了下去。

那女子柳眉弯弯,一双水眸灿若星辰,秀丽玲珑的俏鼻,粉嫩水润的薄唇,挂着淡淡的笑意。她的脸上未施脂粉,却仍是白皙清透愈发衬的双眸盈盈含水,一时只让人觉得,那般胭脂水粉却是会生生破坏了这般好颜色!

再看周氏,却是满脸的震惊不已,只觉得自己好像见到了天外的仙子一般。

慕青冉的身上,“笼罩”着一种淡淡的出尘之气,让人觉得温婉和善,却又不敢贸然亵渎。

一旁正在斟茶的丫鬟见此,却是生生看呆了眼,忘记了要顾看茶杯,那茶水却是全部溢出杯外。若是换了平时,只怕早就被罚了,只是今日,众人却是没人注意到她,只因为,她们的注意力均是在那名女子的身上。

紫鸢站在慕青冉的身后,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禁暗暗有些得意。

想来她家小姐的容貌,定然是让人见之不能忘的!

“这茶确然不错。”慕青冉忽然出口的声音,方才唤回众人游离的思绪。

周氏猛然回神间,这才想起赵林甫曾经与她说的话,说靖安王妃貌若天仙,王爷是恐外人唐突,才会让她一直带着面纱,不以真容视人。

她当时还不以为意,同样身为女子,她只当若是真的貌美非凡,只怕是让人知道还来不及,如何还会“藏着掖着”!可是今日这般一瞧,却是忽然信了。

大家同为女子,她们尚且是看呆了神色,若是换做男子,这结果可想而知。只怕是十有均是会被迷得神魂颠倒,不知今夕何夕。

“王妃真是天人之姿。”说话之人,是一位年纪较之其他几人较小一些的妇人,她的眸中到现在还隐隐有着激动之色,仿佛是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般。

闻言,慕青冉却是未说什么,只朝着她淡淡一笑。

其他人见此,也均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应承说道,而这当中,只有周氏,一直一言不发的坐在那,明显的心不在焉。

“怎地不见两位小姐?”目光扫了一眼周氏的身后,并未见到平日跟在她身边的两个女儿,慕青冉略显奇怪的问道。

谁知却只是这一句话,却是让周氏的脸色忽然一僵,随后眸光有些“闪闪烁烁”的说道,“她们她们不过是小孩子家,哪里能在这插得上嘴!”

小孩子家?

若是她没记错,赵家两位小姐的年纪与她相仿吧!

不过这屋中之人均是成了亲的“妇人”,她们二人不在此处,倒是也正常,可是慕青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再看看周氏略显不自然的神情,却是让她愈发的肯定这种想法。

只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

见天色也不早了,众位夫人便也都准备起身告退了,可就在这时,周氏竟是忽然开口挽留,只言今日大家难得相聚,这般早的散了岂不是扫了王妃的兴致。

慕青冉闻言,却是不禁微微皱眉。

扫了她的兴致?!

她却是哪里来的兴致?!

不过,她却是也没有拆穿周氏,只神色淡淡的坐在那,并不多言。

众人一时间,也是摸不准这位王妃的态度,竟是也不敢贸然起身离开。不过心里,却是不禁对周氏的态度有些奇怪,白日的时候,是她下帖将她们都请了来,已是在府上做了许久,后来她又说未曾拜见王妃,于礼不合,众人便等到王妃归来,如今怎地竟是还不愿让她们离去?!

周氏一面掩饰自己面上的焦急,一面不禁在心下感叹,怎地那边竟是还未有消息传来

却是正在这时,外面慌慌张张的跑进一名小丫鬟,满脸的惊惧之色,仔细看过去,不难发现她身上还沾染了一些泥土,仿佛刚刚摔倒了一般。

“夫人!夫人不好了”一路跌跌撞撞的跑过来,那小丫鬟却是已经气喘吁吁。

“大胆!王妃在此,怎地这般不懂礼数!”像是为了显示自己当家主母的风范一般,周氏的脸色蓦然一沉,狠狠的斥责道。

“奴婢,奴婢参见王妃”不知为何,一听说王妃在此,那小丫鬟的身子却是猛然一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只声音颤抖的说道。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好奇,却是不知她做了什么,怎地生生将一个小丫鬟“吓得”这般!

不过若她没有记错,这丫鬟是赵家小姐身边的人吧?

“到底发生何事?”见她这般唯唯诺诺,周氏不禁心下又是一气,只觉得自己在外人的面前丢了脸面。

“是是小姐,小姐她王爷要杀了她!”

“什么?!”周氏一听,顿时便眼前一黑,勉强撑扶住身后的丫鬟,也顾不得屋中还有客人在,抬脚便向外走去。

慕青冉闻言,却是不疾不徐的慢慢喝着茶,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那小丫鬟说什么一般。

众人见此,虽是好奇究竟发生了何事,但是也不好跟着前去。可是如今主人家没在,却是想要告辞而去也是无人,一时间,竟又是只得继续待在这。

事已至此,慕青冉方才明白,为何刚刚那小丫鬟连看也不敢看向自己,想来是被她家王爷吓得!

想到有那样的人做夫君,她这个王妃定然也不是个好像与的,说不定和夜倾辰一样,动不动就要杀人!

紫鸢见自家小姐仍旧是静静的品着茶,一时间却是好奇不已,好端端的,为何王爷要杀赵家小姐?

不多时,却只见周氏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连发上的钗环都乱了,可她却是顾不得许多。

方是进到屋中,便一下跪倒在了慕青冉的跟前,顿时让众人惊掉了下巴。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王妃,求王妃救命啊!求王妃救救小女吧!”说着,周氏声泪俱下的一下下的在地上向慕青冉磕着头。

“夫人这是说的什么话?”闻言,慕青冉似是不解一般,声音疑惑的问道。

“王爷王爷要要杀了蓉儿,还望王妃去求求情,求王爷高抬贵手啊!”是到了这般时候,周氏方知悔悟。

其实,她早该想到的,早在那日觉得慕青冉单单是一双眼睛便能比拟世间万物的时候,她就不该再抱有幻想。如今,竟是生生害的自己的亲生女儿要“命丧黄泉”!

“好端端的,王爷为何要杀贵府小姐?”

慕青冉这话一出,周氏的脸色顿时一僵,“嚎啕大哭”的声音也是一顿,那场面竟是说不出的滑稽。

而众人闻言,也是不禁有些好奇,这好端端的,靖安王缘何要杀一名闺阁女子?!

“是是小女年幼无知,恐冲撞了王爷!”支吾了半晌,周氏方才说道。

可是这叫她如何启齿呢!

一旦说了蓉儿是为了“勾引”夜倾辰不成,而遭此一劫,那日后蓉儿还如何嫁人啊!



这个字她倒是用的“精妙”,闻言,慕青冉竟是朝着周氏温柔的一笑,随后声音淡淡的说道,“小姐身在自己院中,如何会冲撞到王爷?夫人这般话,却是要令其蒙羞了!”

闻言,周氏忽然心头一跳,再看慕青冉的神色,果然见她眸光淡淡,仿若一点都不在意一般。

其他人闻言,也是疑惑不解,这王爷王妃的坐在的院子,可是几月之前为了接驾大皇子和王爷特意扩建的。不要说与赵府小姐的院子,便是赵大人的“后院”,只怕也是相隔甚远,这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冲撞到呢!

若是往“风月”一边想想,难道是王爷看上了赵家小姐美貌,不得到手,这才恼羞成怒?可是眸光扫过一旁静静安坐的靖安王妃,众人忽然觉得,这是最不可能的一种情况,有这般貌若天仙的妻子在侧,王爷又岂会看上赵家小姐那般的“清粥小菜”!

既然不是王爷,那便只有一种可能了,是赵家小姐自己凑上去的?

见屋中众人皆是神色各异,慕青冉见效果已经达到,便也不再与她“为难”,慢慢起身之后,才声音轻柔的说了一句,“走吧!”

听闻这话,周氏顿时也是顾不得许多,连忙前边带路,竟是理也没有理会其他人。

现在这种时候,却是何人也比不得她的蓉儿重要!

一路回了她平日住的院子,却是还未进院,便听到里面的“吵闹”之声。

闻声,周氏赶忙加快脚步赶了进去,却是在刚进了院门口的地方,便瞬间呆愣在那,随即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失声痛哭。

“啊蓉儿啊!我的儿啊”

待到慕青冉进到院中之后,只见夜倾辰神情肃杀的站在廊下,眸光不知落在何处,却是满眼的冷寂杀意。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弓箭,正指向对面的方向。

远处,是赵林甫气若游丝的躺在地上,天色昏暗,慕青冉看不清他的面相,却也能猜到,这人定然是被打的狠了。

院中跪了一地的丫鬟仆人,却是无人敢出言“阻止”,均是纷纷趴伏在地上,唯恐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

四下看了看,却是没有见到赵婉蓉,慕青冉一时奇怪。

流鸢忽然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肘,随即伸手往旁边一指,慕青冉顺着望去,却也是免不了的“震惊”!

树上!

只见院中一颗几人合抱的大树上,赵婉蓉正“身形单薄”的被吊在树上,而夜倾辰手中的弓箭,也正是指向她的方向!

赵婉蓉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于夜色之中,若是不仔细瞧,并不能看见她身上“五花大绑”的绳子,如果忽略她脸上惊恐之际的表情,这当时一副“极美”的画面。

慕青冉缓步走到夜倾辰的身边,伸手轻轻搭在了他握着弓箭的手上,那指尖的寒凉,让她有瞬间的“不忍”。

“王爷”

突然听到慕青冉的声音,感觉到她覆在自己手上的掌心满是温热之感,让他原本清冷无边的眸光渐渐“回暖”。

“青冉你怎么才回来?”知不知道,他等了许久了!

说完,他拉住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掌中,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眸中猛地闪过一抹幽光。

真的好想,都杀了他们!

如果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青冉怎么会亲眼见到他要“杀人”!

忽然之间,便有些觉得握在手中的弓箭似是“烫手山芋”一般,可是不杀了他们,又实在难消心头之气。

“有些事情耽搁了,夫君等很久了吗?”见他眸中“忽闪”不明,慕青冉便柔声顺着他说道。

“嗯。”

想了想,慕青冉竟是忽然一笑,唇边似天上的月牙一般,微微弯起,“那我们早些回去吧!”

说完,就拉着他想要离开,谁知,他竟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微微使力,又将慕青冉拉了回去!

“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呢!”说完,便环抱着慕青冉,将她的脸朝着自己的胸膛,再次张开了“圆月弯弓”。

慕青冉的耳边,听着箭满弦上的声音,忽然伸手抱住了夜倾辰的腰际,侧脸贴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也听到自己一字一句的说道,“夜倾辰,我不想你杀人!”

特别是杀这些不值当的人!

话毕,她明显感觉到他的身躯猛地一僵,虽是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慕青冉觉得,也定然是“好看”不到哪里去的。

半晌,他最终还是松手“丢掉”了手中的弓箭,狠狠的瞪了远处的人一眼,便拉着慕青冉回了房间。

这一眼,却是让周氏遍体生寒,她赶忙噤了声,“踉跄”着起身,吩咐下人将人“解救”下来。

她也赶忙奔赴到赵林甫的旁边,见他被夜倾辰打的受伤颇重,赶忙招呼下人将他抬下去。另一边,一群小厮也是纷纷架上梯子,到树上解下被吊了许久的小姐。

方是被“解救”下来,或许是长期“绷着”的神经忽然得到了纾解,赵婉蓉竟是连话都未曾说出口,便直接晕了过去。

这可是吓坏了周氏,赶忙命人去请了郎中过来,即便蓉儿不晕过去,老爷的那一身伤也是要医治的。

待到院中终于恢复了平静,墨渊等人才悠闲的坐在树上开始讨论这事

原来,今日傍晚间,夜倾辰便回了院子,只是慕青冉出去尚未回来,左右无事,他便想先歇一歇。

可是未想到,这一“歇”竟然就是直接睡了过去!

夜倾辰若是是与慕青冉在一起,身边向来是不需要人服侍的,是以墨刈也只在暗中守着,单等着王妃回来,他便“功成身退”。

可是未想到,没等到王妃,竟是等到了赵家小姐!

墨刈隐匿在暗处,眸光冰冷的看着“款款而来”之人,尽管房中未燃灯烛,但是就着月光,他仍然能够清楚的见到来人身上的衣物。

那是一件近乎“透明”的纱裙,赵婉蓉在外面罩了一件清浅披风,待到行至屋中之后,便伸手脱了下来,只留下身上的一件薄裙。

墨渊他们就守在外面,却是没有暗中出手阻止,根本就是故意“放任”她进来,想让王爷亲手料理了她,他们好看看热闹!

想到这,墨刈看着夜倾辰微合的眼睑,心知王爷在她推门的那一瞬,便已经清醒了,便也没有动作。

可是这件事情,你知我知,赵婉蓉却是不知的。

她只当房中燃了些安神香,夜倾辰回来安睡之后,怕是不会轻易醒来,即便是醒来,有“美人”投怀送抱,难道还会有男人能拒绝吗?

更何况,娘亲已经和她说了,靖安王妃是个貌丑无颜之人,有那样的妻子常常在侧,如今她主动前来伺候,说不定他心里是极“喜爱”的呢!

或许,就此废了那个相貌丑陋的王妃,换她坐坐那个王妃的位置呢!

越是这般想,赵婉蓉的脸上就越是兴奋,甚至初时的紧张惶恐,此刻全都变成了“坦然”。爹爹的后院,有那么多的姨娘,哪一个不是使出浑身解数对爹爹投欢送抱,她从未见他拒绝过。

同样身为男子,夜倾辰自然也不例外。

一边想,赵婉蓉一边走向,就着窗外的月色,看着夜倾辰清冷的脸颊,她只觉得自己方才安定的心忽然又开始“砰砰”乱跳起来。

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她的脸不禁慢慢泛红。

正要将手伸向他的脸颊,却只见床上原本还在“安睡”之人,猛地睁开了眼睛,眸光森冷的看着她。

赵婉蓉吓得赶忙缩回了手,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清醒了。不过随即想到什么,她的唇边羞怯的一笑,却是盈盈拜倒在地,微低的身子,露出胸前的“大好春色”。

“婉蓉前来伺候王爷安寝。”声音娇滴滴的,满是魅惑之感。

夜倾辰闻言,却是瞬间翻身坐起,眸光愈见阴冷。

“你们是想死极了”夜倾辰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再这样静谧的夜里,显得尤为“骇人”。

暗处的几人闻言,顿时心下一惊,险些没有从房上直接“摔下来”!

可是赵婉蓉听闻这话,却是不禁一愣,你们?

许是因着做贼心虚,一听夜倾辰说“你们”,赵婉蓉只当是他说的她和娘亲,顿时便吓得不敢言语。

可是未给她再反应的时间,却是忽然感觉到别人提起了衣领便瞬间“飞了”出去。

而原本守在院外的丫鬟,本该是在两人“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假意”跑到周氏那去将事情“宣扬”出去,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恐夜倾辰事后不认账。

这事情她们本也算是计划周全,只是唯一漏算了夜倾辰的性子。

即便是没有慕青冉在身侧,依他的性格,又怎会容许旁人这般算计于他,定然是要杀了她全家“泄愤”的,这事情夜倾辰不是干不出来!

而眼见自家小姐被王爷的护卫“吊”在了树上,那丫鬟顾不得惊惧,赶忙跑去找夫人求救,还沿路命人去请老爷过来。

赵林甫赶到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情况,却是没生生吓得晕了过去,这娇滴滴的“大闺女”怎地就给“吊”起来了!

可是还未等他开口求情,就是被墨刈按在地上,一顿胖揍。

赵婉蓉面对这般突然的变故,本就有些没反应过来,看着自家爹爹前来,她以为王爷看在他的面子上,定然会放过自己,可是谁知他竟是直接命人将朝廷命官往死里打!

事已至此,她算是知道谁来也救不了自己了,可是她心里就是不明白,为何他会这般对待她?!

而赵婉蓉的所有疑惑,均是在见到从院外翩然而至的那人时,有了“明明白白”的领悟。

墨渊等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当时的情景,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不在场的墨潇他们听。

流鸢如今被墨潇带的,也是常常和他们“混在”一起,此刻大家一起“蹲在”树杈上,聊得好不尽兴。

只是忽然听闻了那劳什子的赵家小姐,居然要勾引夜倾辰,流鸢顿时就“火了”!即便平时不喜欢那人,也讨厌他总是霸占着小姐,可是他只能是她家小姐一个人的,别人连看一眼也不行!

这般一想,流鸢顿时压不下心头这口恶气,就“磨刀霍霍”的想要去找那小姐算账。墨潇见了,赶忙将她安抚下来,那人虽是可气,但是既然王妃开了口要留他们一家性命,定然是有她的考量,他们就不要跟着添乱了。

听闻墨潇这般一说,流鸢觉得他说的也对,便也就打消了这般念头。不过想到夜倾辰这般“洁身自好”的举动,她却是不免撇了撇嘴,哼!指不定又拿着这事在“哄”她们家小姐同他亲热呢!

而房中,夜倾辰虽是答应了慕青冉放过他们,却仍是难解心头之气,只是因着她开了口,他总要依着她的。

更何况她说,不想他杀人!

见他的脸色,慕青冉便知道他心里定然是有些不快的,拉着他在一旁的矮榻上坐下,又斟了一杯茶,她方才声音轻柔的说道,“以茶代酒,为夫君赔礼了!”

闻言,夜倾辰竟是微微挑眉,顺手“捞过”她,将她环抱在身前,侧坐到他的腿上。

“青冉何出此言?”他的手“紧紧”的环在她的腰际,直接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

“害夫君独守空闺在前,又令夫君心生不悦在后,这岂非都是青冉的过错?”她初时的确是未曾料到,周氏竟然会胆大到让赵婉蓉来“勾引”夜倾辰!

起初周氏说各府夫人来拜见她,她本就心有疑虑,后来未曾见到赵家姐妹,她是有些奇怪,但却是如何也没有想到,周氏竟然会“舍得”自己女儿的名节去做这样的事情!

独守空闺?!

虽是听着有些别扭,不过也和这般情况类似。

只不过心生不悦?!

他几时对她心生不悦了?

“我何曾对你不悦?”他“喜爱”她都来不及,又哪里会有不悦!

“既是未曾不悦,那何以这般眉头深锁。”说着,还恐他辩驳一般,动作轻柔的伸出一指,轻轻地“点在”了他的眉间。

“我是厌恶他们!”夜倾辰伸手握住她的手指,慢慢放在掌心中摩擦。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失笑。

“可我就是不想你动手杀了他们。”说话的时候,她的眸光精亮的望着他,眼中闪着熠熠光辉,看得他“心动不已”。

这般近乎“任性胡闹”的语气,是青冉从来不曾在他面前展现过的,却只让他觉得“娇嗔可爱”,想要什么都听她的,都哄着她!

“好!青冉想我怎样便怎样!”说完,他便倾身向前,“堵住”了她刚欲开口说话的嘴。

慕青冉刚刚轻启檀口,夜倾辰偏就在这时候“凑”上来,方是贴上她的唇瓣,他便有些“急不可耐”的将“湿热”的舌探进她的口中

虽然俩人亲吻的次数不少,可是每一次被夜倾辰吻着,特别还不是在“床上”的时候,慕青冉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实在是不知道他接下来又要做什么令人心跳加速的事情,虽然成亲已有半年之余,但不可否认,即便是慕青冉,在“这方面”,也实在是摸不透夜倾辰的想法。

感觉到他湿热的唇舌一直“含着”她的,不断的与她摩擦纠缠,慢慢地,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升温”了许多。

尽管每每与慕青冉亲热,夜倾辰总是告诉自己要“温柔”一些,可是吻着吻着,便有些控制不住一般,想要的更多,想将她拆!吃!入!腹!

夜倾辰的手掌不自觉的在她身上“摸索”,紧紧的贴着她的后背,顺着她背脊间的曲线慢慢摩擦延伸往下

却是忽然,被她“按住”了!

似是有些“诧异”一般,夜倾辰放开一直“凌虐”的唇舌,微微抬起脸看着她,他的眸中迷离之色尽显,明显已然“动情”,看得慕青冉不禁心头一跳!

赶忙“紧紧”按住他的手,再不制止他就“来不及”了,可她还有话没有说完呢!

“夜倾辰”只刚唤了他的名字,慕青冉却是“猛的”捂上了自己的嘴巴。

这般甜腻软糯的声音,听了只会更加“激动”吧!

而夜倾辰也果然“不出所料”的身子猛然一僵,随后便“挣脱”她的手,一把将她紧紧搂紧怀中,环着她的手臂不断的收紧。

纱裙半解,青丝微散,慕青冉紧闭着双眼“坐在”夜倾辰的腿上,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脖颈,将脸埋进他的肩窝。

他的唇不住的在她身上游移,四处点火,大掌在她光洁的背部来回“抚摸”,感受掌下的细腻柔软。

“青冉”夜倾辰的声音清冷不再,却是满含的低哑,他的唇不停地“撕咬”着她肩上的肌肤,直到“开出”一朵朵妖艳的红色花儿。

明知道青冉的皮肤细腻,每每他未觉得如何大力,她却已经“遍体鳞伤”。可他就是忍不住!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留下气味,忍不住在她身上打上“烙印”,也忍不住让她像风雨中的“娇花”一般,在他手中“战栗”开放。

“青冉,帮我”说着,他拉过她的手按在他身上的衣物,让她亲手为他“宽衣解带”。

闻言,慕青冉神色“迷迷糊糊”的“听着”他的吩咐,一件一件的为他褪去衣衫夜倾辰眸光含笑的盯着她看,这个时候的青冉,最是“听话”不过,她神思略有些“混沌”,不管他怎么“胡闹”,她都会答应。

而一直被某人“诱哄”着的慕青冉,却在最后碰触到他“火热”的肌肤时,猛然回神!

她刚刚做了什么?!

看着某个“志得意满”,笑的很是“春风得意”的王爷,慕青冉顾不得自己现在衣衫半褪,便起身欲走,却是被他双手按住腰部,动弹不得。

“夜倾辰你轻点”他的手“紧紧”的“掐着”她的腰部,不用想也知道那里定然又是“红了”一片。

“青冉不许跑!”一松手她就要“逃了”,这怎么行!

他的身子猛的往上一顶,随即将唇印上她的,将她所有的娇吟叹息通通吞入腹中,唇间发出满足的喟叹。

神思游离之前,慕青冉脑中还在想着,她哪里要“跑了”?!

她只是想回床榻上去!

这个地方她会有心理阴影的

可是这些都已经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夜倾辰的“攻势”一次比一次迅猛,故意想出各种手段摆弄她,慕青冉才识,虽是素日性子温淡,但是于床笫之间还是过于羞臊,哪里能比得上夜倾辰这般“没羞没臊”的。

俩人方是纠缠没一会儿,她便已是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夜倾辰”能不能别再要了!

“叫夫君!”

“夫君”出口的话,已是破碎凌乱,“别我,我有点累了”

“青冉你的身子明明已经好了,不许再诓骗我!”话毕,还似惩罚一般的,张口“咬在”了她的肩膀。

可说是咬,他又哪里真的下得了口呢!舌尖一圈一圈的在她圆润的肩头打转,烛光下,泛着盈盈光彩。

慕青冉的手无所适从的攀附住他的肩膀,垂至腰际的墨发散在背后,挡住她背部纯白无暇的肌肤,随着夜倾辰越来越“激狂”的动作,半散的青丝“韵律摆动”,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曲线

她此时,已经不知道夜倾辰说了些什么,她的眸光渐渐凝聚在一点,眼中似水朦胧,泛起层层雾气,却是让夜倾辰不觉慢慢沉沦,只恨不得与她“抵死痴缠”。

窗外的月光渐渐洒入,照落在她的脸上,只觉得月下观美人,美色更添十分。

倩纱罗裙,锦衣绣袍,随意的被主人家“丢弃”在地上,从窗前的矮榻一直延伸至内间的床榻。

帷幔之后,影影绰绰印着两个交叠的身影,那般亲密无间,宛若一人。

红宵帐里人相伴,倩纱窗下影相缠

次日一早,某位王爷“神清气爽”的出了院子,原本眸色温软的眼中,却是忽然间变得肃杀冷冽,让人不寒而栗。

林逸风

子债父偿!

原本他还“犹豫”那恤银之事找何人“开刀”,这可不就是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

此后的几日,江南之地之能用“腥风血雨”来形容!

靖安王夜倾辰“追回”失踪的恤银,却是发现这些银钱竟是藏在江南府尹林大人的家中!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民怨四起,相较为百姓“谋福”的赵林甫,林如海可谓是乌云罩顶。

紧接着便是巡抚大人李崇明带着侍卫直接将林如海进行扣押,被关入狱之后,没过了几日,便又传出他因着熬不住酷刑,便供出了一应共犯之人!

面对“步他后尘”被抓进来的其他同僚,林如海简直是百口莫辩。

但是他自己心里明白,那些所谓的罪状,根本就不是他说的,定然是赵林甫!是他向夜倾辰告了密!

可是他唯一不解的就是,明明是他们先准备舍弃赵林甫的,何以夜倾辰却是反过来对他下手?!

这般一衣带水的行径,却是让原本刚刚“平静”的城中,顿时再生波澜。

百姓倒是安安稳稳的看着“热闹”,倒是“苦了”这些地方官,唯恐那日睡着睡着觉,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已经身陷牢狱了。

这场大肆的官场肃清之举,持续了近半月,每日均是有官员被捕入狱,条条件件,均是有理有据。而大家纷纷为了“戴罪立功”,都在不停的攀咬着他人,牵涉出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若是换了旁的人,他们或许还会“合力”与他斗上一斗,可是夜倾辰这位“不管不顾”的王爷,可是真的闹出好大的阵仗。

不禁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还震慑了现在为官做宰之人。

这次事件之后,江南之地官场清明,官员公正廉洁,极少再出现当年那般混沌不堪的()《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