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路遇劫匪/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恤银之时解决完了之后,夜倾辰便直接轻车简从的带着慕青冉离开了,像来时那般,并未惊动任何人。

大的问题都已经解决完毕,剩下的一些琐事,李崇明都会自行处置,倒是不用夜倾辰再是费心。

至于赵林甫,若是日后他懂得收敛,那便且容他继续活下去若是不然他也已经将一应罪证给了李崇明,有任何不妥,他大可以自行处理。

夜倾辰本还打算带慕青冉在江南一带游玩些时日,只是出了赵婉蓉的事情,让他心下生厌,便巴不得赶快离开。加之慕青冉也是挂心沈太傅和慕青珩,两人便一拍即合,决定直接启程返回。

不过,这回去的时候,却是较之来时,心情放松了许多。

一来不用忧心贪污一案,二来不必过意在乎归期,倒是又让流鸢玩了个尽兴,尽管她还是有些“不待见”夜倾辰!

而墨刈这段时间与紫鸢的感情也是“与日俱增”,两人共乘一骑,虽是“交流”不多,但是偶尔的四目相对,眸中满是情意绵绵。

看着墨刈身上的衣物均是紫鸢的手艺,慕青冉不觉淡淡微笑。

平日瞧着墨刈为人闷声不响的,却原来竟是这般会“讨人欢心”,或者是她家紫鸢太好“骗”了?!

相比之下,墨潇和流鸢的情况就好像是“老驴拉磨”一般,一直停滞不前。

不过,倒是一群旁观者,看的“乐不可支”。流鸢性子多变,对着王妃是一个样,对着别人又是另外一个样,而且两极分化极其明显。

至于墨潇她的确是觉得这人对她好,她对他也“不差”啊!她近来“打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慕青冉和紫鸢在听闻流鸢这般想法之后,顿时心里“心疼”墨潇好一会儿,是她们“教育”不当,才“害的”流鸢这般残暴!

众人就这么一走一逛的奔着丰鄰城而回,而此刻的他们却是绝对想不到,回去的之后,丰鄰城中会是怎样的波澜又起。

这一日,马车方是行驶在官道上,墨刈依旧是带着紫鸢骑在马上,流鸢和地宫之人隐匿在暗处,“玩的”不亦乐乎。夜倾辰安坐在马车中,慕青冉的头枕在他的膝上,眉目温婉的睡去。

昨夜在客栈之中,他一时“兴起”,又是闹得有些过了头,今晨见她还在睡着,本不打算启程的,随即想想,却还是将她“裹好”,抱上了马车。

她一直沉沉睡着,夜倾辰的手慢慢梳理着她的长发,一下接着一下

见她梦中偶尔微微蹙眉,夜倾辰眸光一闪,动作轻缓的“扒开”她的衣领,却只见颈侧满是青紫的“吻痕”,不觉就是眸光一暗。

想来别的地方因是更“壮观”吧!

难怪她似是一直有些不舒服,想着,夜倾辰便伸手慢慢搭在她的腰间,轻轻的为她按摩着,想要帮她减缓一些不适。

可是谁知,他的手方才放上去,却见她的身子猛地一僵,随后便下意识的向后躲去。夜倾辰见此,赶忙伸手将她搂住,随即耳根微红。

那里

脑中不自觉的想起昨夜他掐着她的腰“狠狠”要她的场景,不觉微微伸手按住额角,开始深深的怀疑自己的自制力。

似乎是青冉的身体恢复之后,他倒是越来越没有节制了。

在这么下去,只怕是青冉下次就不会再给他“碰了”!他犹记得上一次,似乎是他醉酒之后的一次,她第二日便有些生气了,今次恐怕也是好不到那里去!

马车依旧是在平稳的向前行进,可是忽然,马车骤然一停,马儿便是一声长鸣。

夜倾辰稳稳的护着慕青冉的头部,唯恐她受到“颠簸”醒来,见她一直呼吸绵长,方才是放下心来。

他微微闭目靠在身后的迎枕上,并不理会外面发生了何事,左右有墨刈他们会处理,不需要他劳心。

马车外

四通八达的官道之上,一群手持钢刀的大汉正将几辆马车团团围住,看样子,似是一群匪徒。

被他们包围着的是一家人,男子约莫中年年纪,身后跟着一群早已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子。地上七歪八倒的躺着一些人,似是他们的护院,已经是死的死,伤的伤,根本不值一提。

那群匪徒似是未曾料到会有人经过一般,皆是严阵以待的盯着墨刈和紫鸢看,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连他们一起“劫了”。

而那户人家见有人路过,皆是露出欢喜之色,满心雀跃的以为就要得救了。

谁知墨刈竟只是神色冰冷的瞥了他们一眼,却是并未言语,只是淡淡的策马向前走,身后的侍卫见此,也是目不侧视的驾车而行。

见状,紫鸢却是并未说什么,王爷未曾下令,墨刈这般做也定然是有他的道理。

可是他们想走,却是有人不“甘心”放行!

“站住!”为首的那名匪徒突然出声喝道。

明明已经见到了他们杀人抢劫,竟然还是这般“镇定自若”的离开,是颇有来历,还是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在他的地盘上,不留下点什么东西便走,日后在江湖上要如何混!

闻言,墨刈却是理也未理,仍旧是一言不发的向前走。

那人见此,顿时心头一怒,狠狠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便带着人向着墨刈他们怒气冲冲而去,留下其他的人,继续在看着原本的那户人家。

紫鸢见此,不禁微微皱眉,伸手覆在了墨刈的胳膊上,拉了拉他的衣袖。

见状,墨刈却是不甚在意,在她的手上拍了拍,示意她不必担心。

“老子在和你说话!你是聋了吗?”说完,那群人竟是轰然一笑。

暗处的等人闻言,却是不禁暗自好笑,这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他到底知不知道,他骂的人可是“皇家一等暗卫”的统领,待会儿只怕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吧!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墨刈却是没有出手,只见他微微扬手,露出手掌间的令牌,直直的朝着那群人。

靖安!

靖安王府?!

这下,这群人却是吓傻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墨刈和他身后的马车。

这马车之中的人竟是靖安王不成?!

可是一国王爷,为何这般“低调”?为首之人的目光渐渐扫过马车周围“护卫”,一时间,眸中闪烁不定。

不过,他也的确是听说,王爷带着王妃外出寻医问药,这却也是难保之事。

再则,骑在马上的这个男子不太简单,只怕伸手不凡,而且看马车周围的那些护卫各个都是“练家子”,想来定然是靖安王无异!

这般一想,那些人却是不禁心下一惊。

自古民不与官斗,更何况他们这般本就是“为非作歹”之人,见到“官家”自然是能避则避。而且,看刚才“打头护卫”的态度竟是打算冷眼旁观的意思,他竟是自己“白白”的凑了上来,这不是早死吗!

这般一想,那劫匪的领头之人,却是忽然跪在了地上,身后之人见此,也是纷纷跪倒。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王爷大驾,还望王爷恕罪。”说完,他微微回首朝着身后的众位兄弟略一点头,便猛地从怀中掏出一物,“狠狠地”掷在了地上。

墨刈见此,却是忽然拔剑出鞘,剑锋扫过,那颗“烟弹”便不知飞向了何处。

而与此同时,马车中的夜倾辰听到墨刈寒剑出鞘的声音,顿时眸光一冷。他伸出手掌轻柔的覆在慕青冉的耳朵上,唯恐待会儿的“刀剑相搏”之声会惊扰了她。

墨刈一早就注意到了那带头之人神色不对,料定了他们不敢出手,但却是绝对打算逃跑的,所以他在那人出手的瞬间便动手了。

想跑?!门儿都没有!

马车四周的护卫见此,并不上前,只默默走上来两人,拉过紫鸢骑着的马,将她纳进“保护圈”。随后,便各个“神色悠闲”的看着墨大人瞬间撂倒他们几十号人!

哎这战斗力,果然是不可小觑啊!不愧是王爷身边的一等护卫!

这已经不是紫鸢第一次见到墨刈出手了,上一次他们去接太傅大人,那厮杀状况,也是比现在“惨烈”百倍。

可是不知为何,她今日竟是隐隐有些为他担心,尽管知道那不过是一群盗匪,武功平平,根本伤不到他分毫,可是不知为何,她就是忍不住的有些为他担心。毕竟刀剑无眼,万一不小心伤了该怎么办?

墨刈出手料理这些人,简直就是“大材小用”,收拾他们也不过是转眼间的事儿。

他并未下“死手”对付那些人,不过就是断个胳膊断个腿,让他们以后再也无法“为非作歹”罢了。回首间见紫鸢神色担忧的望着他,墨刈的眼睛顿时一亮。

而一旁的被墨刈“顺手”而救的那一家老在听到那劫匪头子说出“王爷”的时候,却是全部愣在了当场。

王爷?!

这丰延的王爷还能是何人,难道就是那位靖安王!

想到此,这些人“颤颤巍巍”的跪在了地上,忙朝着马车的方向拜倒。

“参见王爷。”只见那家主带着一众家眷,向马车中人拜道。

墨刈神色冷冷,见马车之中未有回音,便心知王爷有些不胜其烦,直言道,“退下!”

闻言,那家主略整了整衣衫,“控制”好面部表情,方才上前对着墨刈说道,“方才多谢少侠出手相救,严某不胜感激。”

见状,墨刈却是神色冰冷的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身手利落的翻身上马,勒起缰绳便欲直接离开。

那家主还欲再言,却是在见到墨刈冷冷的扫来一眼之后,赶忙住了口。

只不过这一路上距离丰鄰城还有些距离,他的护院均是死的死,伤的伤,怎地不见王爷“关照”一下?

虽然不关照他也没什么不对,但是正常情况下,都是会随口提一句的吧!

比如邀他们同行之类的

但是看那人的一双眼睛,墨刈便知道他心里在“合计”什么。只不过,王爷若是果然那般“心善仁慈”,怕也就不是他们家王爷了!

虽是未得邀请,不过严权仍是赶忙命那些还“活着”的小厮,驾车前行,“紧紧”的跟着前面靖安王府的车驾。

墨潇等人在暗处见了,不禁眼眉一挑,他倒是打的好算计,想着跟在王府的车驾后面,便“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外面发生的这般状况,却是丝毫没有影响到马车内的两人。慕青冉依旧是枕在夜倾辰的膝上,却是隐隐有转醒的趋势。

夜倾辰见此,动作轻柔的伸手将她抱起,看着她迷蒙的睡颜,一时间,竟是又有些“心猿意马”。

赶忙将视线转向别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却不想这时,怀中的人好似没有“自觉”一般,慢慢的在他怀中“磨蹭”了一下,仿若是还没有“睡醒”。

“青冉”睡了好久了吧!总是一直睡,也不太好吧!

“嗯?”慕青冉的声音很是娇软无力,她现在只感觉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人昨天在她晕过去之后到底又做了什么?!

想到这,慕青冉便微微“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可是某人不禁没有自觉,还颇为“厚脸皮”的凑上前去贴着她的脸颊,满是“讨好”之意。

“先不要再睡了,起来吃些东西吧!”晨起时她只喝了些清粥,然后便一直到现在,还什么都未吃呢!

“嗯。”她现在有些不想理这人,他近来实在是越来越“胡闹”了。

闻言,夜倾辰赶忙“伺候”着她进食,打叠些心意开始赔小心了。

待到慕青冉终于用完膳,夜倾辰慢慢的凑到她跟前,语气中满是宠溺的说道,“青冉怎地不爱同为夫说话?”

“累!”看着他,慕青冉眸色淡淡的说道。

夜倾辰“”

这对话貌似根本无法进行下去啊!

“那夫君给揉揉?”帮她按摩缓解一下,会不会好一点

“不用!”闻言,慕青冉竟像是听闻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赶忙伸手按住了他伸向自己的“魔掌”!

她现在身子还在酸痛,全身上下只怕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他再碰岂不是更难受!

更何况,他要是单纯的为她“按摩”还好,若是按着按着,他“色心又起”,她哪里陪他折腾的起!

“青冉,我保证不做什么!”怎地他现在竟是成了“洪水猛兽”了?不会日后真的不给他碰了吧这怎么行!

保证不做什么这话若是以前,慕青冉还会相信,因为顾忌着她的身子,可是现在,打死她都不信了。

“青冉如今竟是对我一分信任也无吗?!”

一分也无!

见她只眸色温淡的望着自己,并不说话,夜倾辰竟是头一次有了无奈之感。

他昨日真的就那般“肆意妄为”吗?怎地就将她“吓成”了这般!

“为夫发誓,日后定然不会这般任性胡闹了,可好?”夜倾辰试探着伸手搂过她,见她并未“闪躲”,方才眼神精亮的微笑。

这可如何是好,为一时贪欢,竟是要葬送自己以后的福利吗?

“当真?”说到底,慕青冉再是聪明,可是面对夜倾辰,却仍然是“道行”差了点。不过说了几句,她便稍见心软。

“自然当真!”见她似有松动,夜倾辰赶忙“面色严肃”的保证。

慕青冉看着眼前“瞬间变脸”之人,忽然有一时的恍惚,他真的是一个人吗?!

怎地人前人后差距这般大?!

至于某位一言九鼎的王爷到底是不是真的这般“说话算话”,那便是后话了。

众人一路往丰鄰城而去,此后的路程却是并未再遇到“匪徒”之类的,一路畅然无阻。

丰鄰城

回到王府之后,慕青冉方是进了大门,便见到迎面向她跑过来的慕青珩,身后还跟着沈太傅和褚懿。

“大姐姐!”慕青珩的语气之中满是欢喜之色,好像盼了她许久,才终于将她盼回来一般。

“嗯,外祖父,褚先生。”

见慕青冉与夜倾辰终是回来了,沈太傅这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

或许是身为医者的“天性”,褚懿却是分外“关注”慕青冉的身体状况。见她面色红润,并无任何不适,这才放下心来。

只不过他怎地觉得冉丫头这般疲乏,没有精神的样子呢?

随即想到什么,褚懿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慕青冉身旁的夜倾辰,随后暗自偷笑。

哎虽是这般有些为老不尊,可是,这位王爷还真是“面冷心热”啊!

回府中休息了两日,连日的疲乏才算是减缓了不少,夜倾辰也是颇有眼色的未敢来闹她。只不过,想想墨锦之前和自己禀报的事情,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原来,就在她和夜倾辰离开丰鄰城不久,城中便又起波澜。

先是宫中,华良娣又被陛下抬了位份,从原本的良娣一跃成为华嫔,这可是庶二品的位份!宫中多少贵人小主,哪怕是在宫中度过一生,只怕是未见得能到这个品阶,可是看起来这位良娣却是犹如“乘风破浪”一般,势如破竹。

上一次被升为良娣的时候,慕青冉便有所感觉,这女子只怕是不会仅仅停留于此,果不其然,才这么短的时日,身份又是水涨船高。

只怕问鼎妃位,指日可待!

这般做法,慕青冉倒是觉得不难猜到,自从上次端午宫宴,陛下夺了昭仁贵妃的“大权”之后,宫中倒是一时安静了许多。

毕竟如今管事的是惠妃娘娘,可她只有夜倾宁这一个公主在身,夜倾城又即将出嫁,自然对任何人都造不成什么威胁。

可是皇后被禁足朝阳宫,贵妃没有治宫大权,看起来两方像是打了“平手”,可是实则不然。

自从靖安王府与大皇子府“势同水火”之后,在外人眼中,就等于他们是与夜倾昱站到了一起,所以,旁人会以为,靖安王府是六皇子手上最大的一个筹码!

或许也是这般想的,所以,他不会再一味的任由夜倾昱做大,要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打压,方能平衡夜倾瑄和他的势力。

若是论起帝王之术,其实临水的宣德帝也是这般,不过之所以丰延这般强大,朝堂并未混乱,原因还是在于帝王本身!

宣德帝太过重视权利,他将所有的势力都把持在自己的手中,而且天性多疑,皇子们纵使是“天纵英才”,可是却一直接触不到权利的中心,久而久之,便一直沉沦于朝堂的尔虞我诈,对于国家,对于百姓,却是不闻不问。

可是不一样,他虽然意图“牵制”夜倾瑄和夜倾昱两人,可是他却并没有独揽大权。

相反,他放权“放”的,简直不像是一位帝王!

不过,慕青冉倒是觉得,他这般做定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毕竟兵权在夜倾辰的手上,夜倾瑄等人要忌惮的便不仅仅是一人。

而且,有关朝堂,事关百姓,均是会对这两人委以重任,倒是也能看出他对他们的“有意栽培”。

现在,这两位皇子均是可以独当一面,想来便要开始算计的“新的办法”了!

比如再立宠妃!

如今的华嫔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昭仁贵妃,或许受宠的程度,有过之无不及,只是就是不知道于子嗣之上,有没有缘法了

宫中这般暗流涌动,宫外却也是“风起云涌”。

锦乡候府出事了!

先是慕青欢被人发现与袁徽“被袁逸当场“捉奸在床”!

慕青冉听到墨锦这般说的时候,眸光不觉一凝。没人比她更了解这位三妹妹了,这种事情她段或是不会做的。

倒不是她如何相信慕青欢的为人,而是自从她嫁到锦乡候府,与袁逸成为夫妻之后,慕青冉觉得,她心里定然是准备与他好生“过日子”的。

因为慕青欢明白,夫妻一体,只有袁逸好了,她才能好。所以她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帮袁逸“争夺”锦乡候世子的位置,这自然就与袁徽站在对立面,却又如何会与他有私!

再则,袁徽不比别人,那可是袁逸的“死对头”!慕青欢如何也不会傻到与他有何牵扯,否则,岂不是作茧自缚。

可是,即便慕青冉分析的再是明白透彻,但这件事情已然发生,所以,她才更加觉得,这会不会是袁逸为袁徽设的一出局?!

既能铲除掉袁徽,又能“报了”当初她设计他的“仇”!

毕竟,出了慕青欢这样的时候,只要不出半刻,丰鄰城中便会闹得沸沸扬扬。这可是靖安王妃的妹妹,出了这样的事情,活活败坏了侯府的名声,自然也会牵累慕青冉的名声。

而袁逸恰好是看中了慕青冉不在丰鄰城中的这一点,才会肆意“宣扬”这件事,因为即便是等慕青冉回来了,这件事情也早已过去,再想做什么文章,也是不能够了。

正是因此,慕青冉才是更加的确定,觉得这件事情就是有人刻意为之。否则的话,偌大侯府,出了这样没脸面的事情,不先遮掩也就罢了,竟然这般折腾的“人尽皆知”!

特别是袁逸!

“叔嫂这可是活生生的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他不为顾自己名声,将事情压下去倒也罢了,竟是还这般唯恐别人不知道的到处去“宣扬”,这难道不会太奇怪了吗?!

如果事情到了这里就完了,或许倒也免了后面的“祸乱”。

此后袁逸一纸休书休了慕青欢,而袁徽也因此,被锦乡候“赶出”了丰鄰城,撵到了乡下的庄子去。

可不知是为了诚心悔悟还是如何,慕青欢竟然提出要“出家”!

不知他们是如何商议,或许是念着“一日夫妻百日恩”,袁逸最终驾车,亲自将她送到栊翠庵,让她在此清修。

可是,变故也就是发生在这时!

栊翠庵位置偏僻,建造的地方,已近山顶,而袁逸在驾车的上山途中,不知因何故,竟是连人带车摔下了山崖!

锦乡候府之人几番到崖底去探寻,可是那下面满是“湍流”的溪水,倒是见到了马车摔得四分五裂的“残害”,人或者说,尸体却是遍寻不到。

一夕之间,锦乡候白发人送黑发人,与侯府夫人几番晕厥,险些就此丧命。

大儿子被流放丰州,二儿子坠崖身亡,如今他便只剩下这一子了!万般无奈之下,锦乡候赶忙派人接回了袁徽,急忙进宫向请旨,册立袁徽为候府世子。

回想到这,慕青冉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她总觉得,这事情没这般简单。

意外?!

坠崖身亡?!

她曾经不是也用过这般障眼法

或许袁逸是真的“坠崖身亡”了,但是慕青欢她却是不敢肯定的。

倘或她与袁徽“之事,当真是被袁逸设计陷害,那依照她那位三妹妹的性子,怎会这般善罢甘休!

她本是一心想要“扶持”袁逸上位,他不与他夫妻同心倒也罢了,竟还是为了坑害袁徽,连她也设计了进去。平心而论,若然易地而处的话,慕青冉觉得,她或许做的会比慕青欢还“狠”!

只不过若然真的是慕青欢和袁徽联合,一起设计报复了袁逸,那么依照这位侯府三公子的为人方式,只怕是绝容不下慕青欢的。

若然他朝东窗事发,岂不是自打嘴巴!

所以,他一定会“杀人灭口”!

当然,他与慕青欢谋划这件事情的时候,自然是满口答应,事后会如何如何,但是真的到了“事后”,他究竟如何做,谁又能保证?

要么,慕青欢便是连着袁逸,一起被袁徽堵死了后路,一同掉下山崖摔死了要么,就是慕青冉一早料到了袁徽是何人,为自己早早的想好了后路。

略一思索,慕青冉觉得,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这些,还都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并没有实际的证据,也作不得数。

可是,如果她设想的都是真的,那么就意味着,一旦慕青欢现在还活着,袁徽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

这般一想,慕青冉的眉头却是微微舒展,她不知道慕青欢还没有保命之法,但是她不会袖手旁观的。

倒也并不是说她有如何好心,只是左右锦乡候这一家子的事情,早晚也是要料理的,解决了袁徽,锦乡候府再无翻身的可能。而且,袁徽一死,倘或慕青欢真的还在世,倒是也算是救了她一命,珩儿那里想来他也会“好过”一些。

慕青冉这边方是拿定了注意,便派墨清暗中盯着袁徽,摸清了他的生活习惯,才好朝他下手。

可是,令慕青冉没有想到的是,还未等到她出手,墨清竟是有了新的发现!

医馆?!

还是城外的医馆?

闻言,慕青冉不觉微微皱眉深思,袁徽去哪里做什么?!

若是果然生了病,锦乡候府不会连御医都不请,更何况,即便是不请御医,单就这丰鄰城的大夫也是好过城外乡下的。

“他是生病了?”慕青冉的语气中有一丝怀疑,是真的生病了还是别有图某

“回王妃的话,是。”

“你可知道是何情况?”

“知道。”不知为何,墨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似乎是有些隐隐的笑意。

有什么好笑的吗?

“是什么病?”

闻言,墨清却是脸色忽然一变,随后支支吾吾的不肯言语,眼睛也不敢看向慕青冉的方向。

见状,慕青冉心下微疑,墨清这是什么情况?

忽然,想到什么,她近乎是试探的开口问道,“可是有何隐疾?”

“嗯,嗯,嗯!”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墨清赶忙连连点头。

袁徽得的是“花柳病”,这叫他如何当着王妃的面说出口啊!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非得一剑杀了他不可!

王妃真是聪明啊,他还什么都没说,她就猜出来了。

不过哎,没文化真可怕啊,他怎地就没有想到“隐疾”这个词呢!

得到肯定的答案,慕青冉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不自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袁徽竟然会身患隐疾!

待到墨清走后,慕青冉转头望向一旁的紫鸢,见她也是状若启齿的样子,一时间,便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袁徽患的,果然是花柳病!

想到这,慕青冉的唇边淡淡泛起一抹笑意,却是让紫鸢不觉有些觉得背脊发凉。

小姐不要笑了!人家得的是“花柳病”,你这么笑让她觉得,这还不是袁徽最惨的情况。

而事实,也确然如紫鸢所料一般,没出几日,丰鄰城中流言又起。

大家纷纷言说,锦乡候府的三公子染上了“花柳病”!

这个消息一出,可谓是让众人惊掉了下巴!

花柳病?!

这看着俊秀的一个世家公子,怎地会患上这般难以启齿的病症。这看起来啊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不知“身”。

锦乡候府

袁徽面色铁色的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

这消息,怎地会这般不胫而走?

明明此前他一直隐瞒的很好,并未有何人知晓,就连待在身边的小厮,他也是令他们候在外面,不许到近旁“偷听”,怎地这般“严防死守”,最终还是被人知道了!

他一怒之下,欲去杀了那老大夫泄愤,却是忽然想起,若是这个时候杀了那人,岂不是等于不打自招?

杀又杀不得,可是这口气如何咽的下!最重要的是,他的“病”还没有治好。

而得知这般消息的锦乡候和侯爷夫人,却是急急忙忙的赶到袁徽的房中,皆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袁徽万般无奈之下,心知再也隐瞒不过,也唯有承认。

锦乡候闻言,却是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连眼睛,一时都有些发直。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怎地他袁家上下,竟是要“一子”不留吗?

难道真的是老天爷是看他做的祸事太多,所以才纷纷报应在他儿子的身上!

现在回想起之前侯府人丁兴旺的热闹场景,锦乡候一时间,有些老泪纵横。这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怎地就变得这般面目全非了。

那如今他锦乡候府竟是要后继无人了吗?!

话虽是这般说,但是锦乡候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般等死,也顾不得这张老脸,立即便进宫去请御医。

太医来了之后,为袁徽好一番把脉,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半晌,吴太医方才说道,“侯爷,贵公子这病症,问医时间太晚”

“什么?!”闻言,侯爷夫人却是忽然一惊,只道袁徽这是没救了,一时竟是晕了过去。

见状,吴太医也是一愣,他说啥了这夫人怎地就晕过去了?他话还未说完呢!

“太医,犬子到底是如何情况?”锦乡候虽然也是心下一惊,但却是稳住了心神,赶忙问道。

“下官是要要说,令公子问医时间太晚,下官只能保住他一命,至于其他的”说完,神色颇为“惋惜”的看着锦乡候,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言外之意。

谁知袁徽听闻,却是赶忙追问,“其他的如何?”

袁徽的情绪很是激动,他紧紧的拉着吴太医的胳膊,不停的追问着他,见状,太医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沉声说道,“只怕日后于子嗣上,要困难一些”

可是,说是“困难”,实际上,只怕就是“绝后”吧!

吴太医这话一出,不禁是袁徽,就连锦乡候也是满脸的不敢置信,一时间均是“呆愣”在那。

不过,这花柳病本就如此,尚且能保住一命,已是不幸中的大幸。若是换了寻常百姓家的人患了这病症,只怕是唯有“等死”的份儿,更不要说再“肖想”子嗣一事。

“吴太医不能再想想办法吗?不管是花多少钱,用什么名贵的药材,本候都拿的出!”

“侯爷,下官只能尽力而为,再多的,却是无能为力。”人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哪里是银钱或是权势可以支配的。

依照三公子这般情况,即便是“华佗再世”只怕也是回天乏术。

锦乡候府的消息,丰鄰城中已是人尽皆知,便是想瞒也是瞒不住了。

可是外人知道便也罢了,夜倾瑄现在犯愁的是,绝不可以再让袁玮琴知道!

上一次因着侯府香料之事,不知是哪里出了错,竟还是传到了她的耳中,害她动了胎气。今次出了这般大的事情,想想都“头疼”。

前些日子袁逸坠崖身亡的事情,他费了好大的周章才“瞒了”下来,可是未曾想,袁徽紧接着便出了这样的事情,锦乡候府如今是犯了什么晦气了吗?!

可是再仔细一想,夜倾瑄却是有些奇怪,这袁徽患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一直都未曾被别人知晓。怎地慕青冉这一回丰鄰城,这事情就被宣扬了出来,会不会本就是她所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