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侧妃之位/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上次杭月婷来过王府一次之后,已经隔了许久未曾来了。不过这对王府中人也是没什么影响就是了。

原本紫鸢还觉得杭月婷这性子与清鸾公主有些相似,可是自从上次听慕青冉说完之后,她心下倒是对她有所“烦厌”,总觉得那人“心里深沉”,对王爷“图谋不鬼”!

而那件事情,慕青冉却是对夜倾辰只字未提,一则是觉得没必要,二则是恐她家王爷知道,就直接提剑杀过去了!

可是杭月婷到底并未犯什么“罪”,这般做,却是实在没必要。她既是敢“纵虎归山”,便自然有她的打算。

日子一天天的向前过,慕青冉的身子也是一日比一日越好,前几日,见她也是“无碍”,褚懿便也动身离开了。

紫鸢虽是有些不舍褚懿,但是想到他性子向来如此,“无拘无束”惯了,她便也没没有强留他。

褚懿这一走,倒是让沈太傅又觉得“无趣”了些,不过好在慕青珩一直在他跟前围前围后,宋祁也时不时便过来王府,倒是比之以前在临水,要更“热闹”一些。

靖安王府中日子一直这般平静无波,可是大皇子府上,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据闻是因为前些日子袁徽的事情,让大皇子妃动了胎气,这段时日便一直有些不大爽利,太医也是一波接着一波的往大皇子府跑。

慕青冉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却是不禁一愣,下意识的便觉得这事是有人刻意为之。毕竟这事情闹得这般大,或是传到大皇子妃的耳中,定然会影响到她安胎,这情况这般显而易见,夜倾瑄不会想不到,所以他一定也是“严防死守”的不让消息走漏,可是最终还是“防不胜防”!

既是有人刻意将消息“传给”大皇子妃知道,是夜倾辰吗?!

可如果是他,他应是会告诉她才对。不是他的话,那是

夜倾昱!

想到这个人,慕青冉的眸光倏然一凝,他真个是好算计啊!

就是不知,大皇子妃能不能熬过去这道“坎儿”了,即便是她无碍,可是她腹中的孩子,却实在是有些“危险”。

慕青冉虽是未到大皇子府上亲眼看见,但是事实上的情况也和她所料不差了。

大皇子妃“发动”的时候,是在夜间,众人都在睡梦当中。因着她这一胎后期一直胎像不稳,夜倾瑄便一早“备好”了稳婆,连太医院的太医也是有固定的几人一直留守在大皇子府中。

皇后因着一直被禁足朝阳宫,是以并未得知这般情况。事发突然,夜倾瑄只顾着袁玮琴生产的事情,竟是忘记了要去宫里通知一声。

袁玮琴的这一胎生的极为凶险,一直从头一日的夜间,“折腾”到了第二日的晚膳时分,方才终于传出来了消息。

丰延皇室的皇长孙终于出世!

尽管生产的过程极为“艰难”,可是最终到底保住了这个孩子,作为丰延皇室的第一个皇孙!

只不过,太医却是在之后在大皇子妃把脉的时候说,虽是这一胎生了下来,但是这以后只怕大皇子妃,是再难有孕了。

这个消息一出,众人一时间,有些不知是何“感受”。虽说大皇子妃如今已经有了皇长孙傍身,但是这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的准呢!

到底没有人会嫌弃“孩子”多呢!特别是身在皇家,自然是子嗣越多,手中握有的筹码便也越多。

大皇子府这边自然是因为喜得皇孙而一派热闹景象,可是相比之下,月华宫中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夜倾昱的脸上,竟是难得的没有以往略显“邪魅”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满是凝重之感。

他明明已经命人将消息传到了大皇子妃的耳中,她也确然是动了胎气,加之之前在端午宫宴上她还中了毒,如今怎地还会平安的诞下皇长孙?!

“昱儿,这下咱们该如何是好啊?”到了如今地步,即便是昭仁贵妃,也是不免有些“心慌”。

若是换了以前,或许她还不会这般“自乱阵脚”,可是如今“大权”旁落,宫中一直是惠妃娘娘在主事,华嫔又“独得圣宠”,在宫中一枝独秀,让她如何不惊心。

闻言,夜倾昱的眸光倏然一暗。事到如今,夜倾瑄的“儿子”已然出世,连父皇都亲自过府去“看望了”,他还能如何!

“静观其变吧!”现在做什么都太过“引人注目”了,而且“皇长孙”已然出世,他还能做什么?!

除非他能做到“悄无声息”的“解决”掉这个麻烦,否则一旦被父皇查出,他有几条命够“玩”!再则,这孩子如今可是夜倾瑄的“掌中至宝”,他只怕是要保护的里三层外三层,想要下手,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怕是过不了几日,皇后就要重获自由了。”夜倾瑄的孩子已经出世了,不日便是“满月宴”,于情于理,陛下都应该会让皇后娘娘出席。

这般一来,便算是解了皇后的禁足令,那夜倾瑄一党的“势力”就更加大了。

夜倾昱闻言,不禁伸手轻轻按压着额角,只觉得这情况实在是“糟糕透顶”!

“若然父皇当真解了她的禁足令,母妃也无需担忧,只放任不理就好。”夜倾昱的目光不知落到哪里,声音显得很是平静。

闻言,昭任贵妃的眼神却是一亮,原本面色“忧虑”的半倚在榻上,却是忽然起身坐了起来。

“昱儿可是有何妙计?”他既是“嘱咐”自己不要轻举妄动,难道是他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以不变应万变!”他现在也没有明确的“想法”准备要如何做,只不过,眼下这般“风声鹤唳”的时候,总要暂避风头的。

“华嫔近来如何?”这也是个不好应对的“主儿”!

倒并非是华嫔本身如何难对付,而是有父皇“护着”,他们根本下不了手。

“没什么特别的,还是一样的宠冠后宫”昭任贵妃说这话的时候,却是免不了语气中的“酸涩”。

这宫中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几月之前,这风光无限之人还是她,这么短的时间竟是换成了别人!

不过尽管眼下有些心里不顺,她倒不觉得华嫔就如何能“握住”陛下的心,毕竟再是像,她终究也不是“那个人”!

“她倒是沉得住气!”夜倾昱对这个华嫔倒是没有过多的了解,但是单就这番“稳得住”的“架势”,就不免让人高看一眼了。

自古荣辱周而复始,登高必跌重,这宫里有太多的人都等着看受宠之人“倒台”了,从前是“盯着”昭任贵妃,如今却是盯着华嫔“看了”。

“母妃也不必为此忧心,只要我们沉得住气,自然有别的人坐不住!”他就不信,皇后能“纵容”母妃“独霸”后宫这么多年,是因为他在前朝与夜倾瑄分庭抗礼,可是华嫔“在外”却并无人依傍,有的人“不自量力”要对付起来,想来会觉得得心应手的多。

闻言,昭任贵妃也不禁暗暗点头,到底如今宫中尚且仍是惠妃主事,对她也没什么“敌对”,至少比换作旁的人要好太多了。

这件事情虽是喜事一件,可是到底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喜的是夜倾瑄一党,忧的事夜倾昱一党。

至于靖安王府这一边,慕青冉虽是也觉得这结果有些“影响”大局,可是,从知晓大皇子妃有孕开始,就该知道她此刻会诞下孩子,只不过是男是女尚且不知罢了。

皇长孙这一出世,亲自下旨,为其取名为“夜琛”,满赋深意,对其寄予厚望。

转眼之间,便是皇长孙夜琛的满月宴,不要说是朝中众臣,便是连素日不良于行的三皇子,都是带着十二皇子前来,可见这事有多“轰动”!

这次的满月宴,会前往,这是“毋庸置疑”的。皇后虽在禁足当中,但是这般情况,她自然是应该到场,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太后居然也来了!

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扫过坐在“主位”的太后,眸中满是“温淡”的笑意。

端午宫宴之后,她便一直没有进宫,倒是有一段时间未曾见到太后娘娘了,看着“精神矍铄”的太后,慕青冉不禁觉得,她的心态还真是好,上一次那般算计了自己之后,她就不怕自己“报复”吗?

还是说她觉得自己根本不能将她如何?

其实太后心里想的也与慕青冉猜的差不多了,端午之后的那几日,她的确是过的有些“惶惶不安”,可是后来发现慕青冉并没有“针对”自己的打算,她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庸人自扰”了。

她可是太后,慕青冉再是得夜倾辰的疼宠又如何,于国于家,孝字当头,他们都“不敢”将自己如何!想通了这一层,太后便又恢复了以往的状态,甚至在得知袁玮琴生下皇长孙之后,便也和一起,来了大皇子府上。

想到太后这般近乎是“炫耀”的举动,慕青冉便不觉失笑。她知不知道自己这般毫无章法的“打法”,会毁了夜倾瑄和西宁侯多年的谋算!

而且,她当真是以为自己不能让她如何嘛?她现在不出手,不过就是在等一个“契机”,可是现在看来,或许用不着她,夜倾瑄或是西宁侯就应该“忍不住”了才是。

慕青冉现在甚至都有一些怀疑,当年后宫争斗,力保上位的“后宫之主”真的是眼前这个人吗?!

还是说她当年也不过就是个傀儡,一切,其实都是西宁侯在“暗中操作”?!

否则她实在是理解不了,为什么曾经那般“叱咤后宫”的一个人,如今会变得这般脑筋不灵光,做出的事情总是这般“作茧自缚”。

若说太后的到来,已经够让人意想不到了,那华嫔的到来,简直就是生生打了皇后一个“嘴巴”!

这不是慕青冉第一次见她了,可是不管见了几次,她总像是宫中“默默无闻”不受宠的宫妃一般,丝毫看不出一丝“恃宠而骄”的样子。

虽然现在只是嫔位,可是这般荣宠加身,只要没有什么大的过错,问鼎妃位,只是指日可待。

可是瞧着华嫔安安静静的坐在皇后下首的位置,不说话也不看人,只静静的微微低首坐在那,不知是“羞怯”还是如何,可是,既是这般“陪皇伴驾”之人,理应是见过大阵仗之人,却又有何羞怯之感。

似乎是感觉到了慕青冉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她微微抬首对上她的视线,却在看到慕青冉的容貌之后,瞬间惊艳,随即便脸色“微红”的低下了头。

见状,慕青冉不觉淡淡微笑,她怎地会是这般反应?!

忽然,门口处一阵骚动,只见大皇子妃由婢女搀扶着,身后跟着奶娘抱着皇长孙,慢慢走了进来。

众人一番问安施礼之后,方才安然落座。

大皇子妃的脸色很是“不好”,虽是脸上已经擦了厚厚的胭脂香粉,可仍是掩盖不住她苍白的脸色。

想来是生产之时尚且还未恢复,尽管出了月子,可是当时差点一尸两命,却不是那般容易调理回来的。

一见到孩子进来,众人顿时便围将过去,唯一没动的就只有慕青冉和华嫔!

已是满月之期,皇长孙已然长开,不复刚出生时的“瘦小枯干”。这一月,夜倾瑄显然是下了“血本”,将这孩子养的极好。

太后已经有太多年未曾见到这般小的奶娃娃了,爱不释手的抱在怀里,一直在盯着他说话。

慕青冉的眸光淡淡望着被太后抱在怀中的“小人儿”,或许是实在太尚在襁褓之中,她并没有看出这孩子究竟是像大皇子妃还是大皇子。

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娃,任是谁看了,只怕都要忍不住抱一抱的。皇后从太后的手中接过皇长孙的时候,满眼皆是无法明说的笑意。

如今,可是瑄儿先行生下了皇长孙,她也被陛下“放了”出来,这下她倒要看看,月华宫那个“贱蹄子”如何还能与她争!

目光扫过安静坐在一旁的华嫔,皇后原本的满脸喜色,却是忽然变得有些阴郁。没想到好不容易斗倒了一个昭仁贵妃,如今又来了一个华嫔!

受宠程度比之昭仁贵妃甚至更胜一筹,今日这般场合,是她一个嫔位的小主能来的吗?!可是偏偏陛下开了口,她也不能阻止什么!

一想到这,皇后看向华嫔的目光,就充满了“愤怒”和“怨毒”。

一群未出阁的姑娘家,见到这样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娃娃,自然是觉得“新奇”不已。纷纷在围前围后的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称赞的话,竟像是恨不得将所有的溢美之词都放到这个孩子的身上。

也有心思周全之人,看到大皇子妃神色淡淡的坐在一边,赶忙也凑上去一番奉承。闻言,大皇子妃也只是淡笑应着,神色之间满是疲惫之色。

没坐一会儿,她便先行起身告辞了,只留下了奶娘带着皇长孙在这里。

因着生产之时对大皇子妃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是以她身子虚弱众人也都理解,并未说什么。更何况,单凭着生下皇长孙的“功劳”,她如今可是皇室的“功臣”,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慕青冉的眸光淡淡望着大皇子妃的背影,渐渐有些失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恰在此时,七皇子妃忽然开口说道,“有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这般幼爱,皇长孙定然是福泽深厚。”

“嗯,是这话。”闻言,皇后的脸上满是喜悦之色,连奶娘要将皇长孙接过去,她都没有同意,仍旧是自己亲手抱着,半分不让人碰。

“臣妾听闻,民间有种说法叫集福,满月之日的孩子若是能得到大家的福物,可是极好的呢!”说话的时候,七皇子妃的脸上满是“讨喜”的笑容,让众人听了,也不禁有些感觉到喜悦。

慕青冉对这位七皇子妃没有什么过多的了解,虽然也有过几面之缘,但是她的性子似是很安静,远没有大皇子妃这般引人注目。

今日倒是难得见她这般“活跃”!

“集福?!”皇后闻言,脸上满是不解之色。

集福?那是什么?!

“就是前来观礼的各位女宾,将身上佩戴之物,随意拿一个什么都好,装进福袋之中,挂在皇长孙的身上。”说着,七皇子妃还解下了自己腰间的一枚玉佩,示意众人。

皇后闻言,不禁满心欢喜的点头,觉得这主意不错。

将众人的心意和祝福都变成“福物”赠予她的琛儿,这般“集福”确然是极具新意的。

“如此,便命人去准备福袋!”皇后这般一发话,下边的人立刻便去“操忙”。

见状,七皇子妃却是再次说道,“左右无事,臣妾这便下去看看,免得下人们弄得不尽心。”

“倒是有劳你了。”这还是皇后第一次“正眼”看这个皇媳,倒是瞧着比以往“顺气”不少。

往日夜倾睿总是风流胡闹,也不见七皇子妃出手挟制他,是以她总觉得她“没有手段”!但今日听她这一番话,却是“有眼色”了些。

“母后说的哪里话臣妾去了。”

七皇子妃一走,众人依旧是围着孩子打转,却是忽然传来“哇”地一声,却见那孩子嗓门嘹亮的哭了出来。

皇后一见,顿时急得不行,赶忙将孩子递回给奶娘去喂奶。直到皇长孙被抱走,过不多时,七皇子妃方是回来,身后跟着一名婢女,手中捧着的托盘上满是红艳艳的福袋。

众人见此,便纷纷在自己的身上寻着能“送出去”的物件。

慕青冉眸光淡淡的望着“忙碌”的众人,唇边不觉泛起淡淡的微笑。她微微抬手从发间摘下一支玉簪花的花盛,原本一对的头饰,却是只余一个,仍然戴在头上,倒是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感觉到旁边有一道视线一直在盯着自己,慕青冉不觉淡淡回望,却是只见七皇子妃微微颔首向她示意。

见状,慕青冉也微笑示意,随即移开目光,微微侧身,将手中之物装进了福袋。

而这一切,均是落到了一双在暗暗盯着慕青冉的眼睛里。

待到宫宴开始的时候,慕青冉方是随着众人一起,去到了正厅。

领着众位皇子已经先一步到了正厅,正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什么。慕青冉方是进到殿中,便看到夜倾辰一眼便见到了她,目光一直凝在她的身上,见状,她不觉朝着他淡淡微笑。

夜倾辰却是丝毫没有顾忌还有旁人在场,直接走到她的身边,拉过她的手便抬腿欲走。可是方走了一步,却是忽然停住,猛的回身盯着她看。

“怎么了?”怎地忽然这般看着她,可是有何不妥?

“你发间的簪花呢?”出来的时候,他记得她是戴了“一对儿”才是,怎地此刻就剩下一个了?

什么?!

慕青冉闻言却是不禁一愣,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夜倾辰这般郑重其事的同她讲话,竟然是问她的发饰!

“我记得是两朵玉簪花才对。”晨起的时候,他亲眼看着她戴上的。

“王爷真是观察的细致入微。”这般小的细节,他竟是也能注意到,她算是服了他了。

“事关青冉,为夫向来如此。”说完,他伸手摘下她头上仅剩的一朵花盛,放在手中看了片刻,然后才又重新伸出手,将它簪在了她的发饰偏右的位置。

随后又凝神打量了慕青冉一眼,觉得自己有些多此一举,他家青冉不管如何,都是一般的美!

旁边的人见了,均是不禁偷偷暗笑,这王爷竟是这般的迷恋王妃,看来这容貌之于女子,当真是重中之重啊!

只不过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再是貌美如花,靖安王妃难道还能“青春永驻”不成!

自古有言“色衰则爱驰”,或许再过些时日,王爷便不会再这般“迷恋”王妃了。

杭月婷远远的望着这一对璧人,眸中爽朗之气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沉”。即便慕青冉能够独占夜倾辰的心房又如何,即便夜倾辰对慕青冉情有独钟又如何,他难道还能违抗陛下的圣旨不成!

想到这,她面露微笑的随着御史夫人一步步的走向席宴,安身落座。

众人方都坐下以后,才见奶娘身上挂着红艳艳的“福袋”抱着皇长孙而来。见状,眸中隐隐闪动着“激动”的神色,待到奶娘走近,他近乎是急切的伸手接过,夜倾瑄见此,眸色深沉的淡淡微笑。

可是这一幕落到夜倾昱的眼中却是分外刺眼,父皇当真是极喜爱这个孩子!想来夜倾瑄他们,要风光好一阵子了。

锦乡侯见此,眼中也是不免沾染了丝丝笑意,可眼角却是已经出现了细密的纹路,已见老态。

这恐怕是他近来最开心的一件事了,连日被袁徽的事情闹腾着,他也是多日不得“消停”,甚至险些因此而害了女儿失了孩子!

不过好在,最终是有惊无险,如今平安生下这个皇长孙,她日后的地位也算是“稳固”些。只是想到大皇子妃日后都不能再育有身孕,锦乡侯的眸中的笑意却是一点点褪去,渐渐变为忧虑。

“这是何物啊?”说着,从夜琛的襁褓当中拿起一个红色的小布袋,语气之中满是好奇。

“回陛下的话,这是福袋,用来集福用的。”皇后闻言,便将方才七皇子妃的那一套说辞说了出来,“琛儿身上的带着的是母后和我,还有靖安王妃和诸位皇子妃的,其余人的,便都挂在了奶娘的身上。”

闻言,的目光看向那奶娘,果然见她的身上满是红色的小袋子,与琛儿身上的无异,不禁也无声微笑,这说法倒是有些意思。

“嗯,朕的孙儿,自然是福气绵延。”将皇长孙还给奶娘之后,方才落座。

“瑄儿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日后行事要更加稳重些,多为你父皇分忧才是。”见的心情不错,皇后便试探着开口说道。

“母后说的自然是,儿臣谨记。”夜倾瑄起身向着一拜,举手投足之间,满是上位者的气势,让众人看着不禁心下暗叹,大皇子如今真是越来越有“王者之风”了!

“瑄儿倒是有了自己的骨肉,哀家看着心下也是欣慰”太后闻言,也是不觉开口附和,可是谁知她随即话锋一转,却是忽然说道,“可是你们兄弟几个怎地都不见动静?”

闻言,夜倾睿与夜倾漓却是不禁相视一看,太后这话是何意?

“昱儿,你也成婚许久了,怎地一直未见六皇子妃有何动静呢?”太后的目光慢慢转到夜倾昱的身上,不禁开口淡淡说道。

“回皇祖母的话,想是孙儿于子女缘上福薄,比不得大皇兄这般有福气。”听闻太后的话,夜倾昱的声音有些慵懒的响起,好似全不在意一般。

卫菡就坐在夜倾昱的旁边,听闻太后的话时,她便是脸色一僵。本以为自己就要难堪的时候,却是不想夜倾昱的一句话,为自己解了围,让她心下稍安。再次看向身边之人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感激和“情意”。

“这是说的什么话!定然是你们不上心,睿儿也是这般,整日家的胡闹!”说着,太后状似“生气一般”,还“瞪”了夜倾睿一眼。

这举动却是让后者有些莫名其妙,好端端的,又关他什么事!

随即想到可能是自己上次的事情让太后又想了起来,他也唯有无奈的苦笑。

“王爷倒是不若孙儿这般胡闹,可是不也尚且没有子嗣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夜倾睿却是忽然话锋一转,直接将话题引到了夜倾辰的身上。

慕青冉心道,来了!

从太后开口的时候她便有所感觉,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果然,绕了没两句,便将事情说到了她与夜倾辰的身上。

“王妃身子不好,暂无子嗣也是情有可原”说着话,太后的眼睛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慕青冉,似乎是等着她“回话”一般。

可是半晌,也未见她有何反应,太后一时心下闷气,可是该说的话却又不得不说,只得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不过,这话虽是这般说,到底子嗣一事也是马虎不得。”

既是之前单独与她说,被她“搏”了回来,那如今她旧话重提,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却要看她如何“驳回”!

见那夫妻二人仍是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仿若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般,太后顿时便气不打一处来。

“靖安王妃王妃,你说呢?”既是在那“装聋作哑”,那她便直接点名道姓,看他们又如何躲得过去!

“不劳太后费心。”未等慕青冉说话,夜倾辰却是忽然一把在桌案之下按住了她的手,直接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均是,不愧是靖安王,竟然就敢这般给太后“没脸”!

太后听完以后,气的脸都要绿了,可是她又不敢直接对夜倾辰那个“疯子”发火,只得将矛头对准了慕青冉。

“哀家听闻,前些日子王妃时常召哪个官家女子入府,哀家还以为是为了辰儿做安排呢!”说着,太后的目光颇为挑衅的看向慕青冉,她倒要看看,这会她如何“躲在”夜倾辰的身后不言不语!

众人闻言,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王妃时常召官家女子进府?

这难道是准备为王爷纳立侧妃吗?!

“是杭御史的女儿时常去府上拜见,太后娘娘这般说,却是要耽误人家的名声了。”见太后定要逼自己出言,慕青冉便淡淡微笑的说道,却是四两拨千斤,没有太过在意的感觉。

慕青冉这一番话一出,却是又毁了方才众人的猜想。原是这杭姑娘自己上门求见啊,而且听王妃这话的意思,好似没有要为王爷“纳妾”的意思啊!

闻言,杭月婷的眸光不觉一闪,只目光如炬的看着慕青冉,不明白这女子的反应怎地这般快

“杭御史家的姑娘?!是哪一个啊,上来让哀家瞧瞧!”说着,太后的目光慢慢扫向下面的朝臣的家眷,面露好奇。

“臣女杭月婷,拜见太后娘娘。”闻言,杭月婷身姿飒爽的上前,对着太后便盈盈一拜。

“原是这丫头,哀家记得你!”说完,太后便朝着她招手,示意她上前。

看着太后拉着杭月婷的手,“亲切”的问这问那,旁人心中只一阵艳羡。可是慕青冉看着,却是只觉得好笑,这一幕何曾相似,太后似乎,只有这一个办法,先是拉拢,拉拢不得便是打压!

“你是个伶俐的,瞧着身子也康健些,哀家记得你状似还会些武艺?”说到“康健”二字的时候,太后的语气咬的有些重,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

“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自小便练了些武艺强身健体,至今未曾落下。”杭月婷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是“洪亮”,不似一般的闺阁女子,面见“天威”之时,满是胆怯扭捏之态。

“嗯,这丫头哀家瞧着喜欢,模样嘛,也清俊,可曾许了人家?”

“不曾。”闻言,杭月婷摇了摇头,目光不着痕迹的望了望夜倾辰的方向。

“如此,哀家今日便做主,将你指给辰儿做侧妃,如何?”

太后这话一出,顿时满殿皆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