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玉簪花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安王妃给皇长孙的福袋中怎地会有凤甘草的味道?!

这个疑问一出来,众人顿时便觉得,情况有些不妙,难道是王妃有意陷害皇长孙不成!

闻言,也不觉皱眉望向慕青冉,怎地觉得今日的事情均是冲着这丫头去的呢!

“福袋难道不是七皇子妃准备的吗?”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唇边不觉泛着温婉的笑意。

皇后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顿时目光一狠,看向七皇子妃的眼神也不复方才的温和。

“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的声音很是“严厉”,满满都是愤怒。

这可是她的“亲孙儿”,如何能由得旁人“算计”!

“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妾也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未具体插手。”说完,七皇子妃便缓步上前,盈盈拜倒在地。

夜倾睿闻言,却是不禁微微皱眉,这事怎地还与她有关系?难道,是她陷害慕青冉的?!

“而且,那福袋大家都是一样的,应是不会有何差错的才是。”七皇子妃这般一说,孙太医不觉再去查看,这一看,却是发现那福袋只是淡淡有些“凤甘草”,反倒是那玉簪花盛上的气味要更为浓郁一些。

“回禀陛下,这凤甘草原是在这花盛上的,应是只沾染了些许在这福袋上而已。”越是说下去,孙太医的脸色便越是难看。

这玉簪花盛若果然是靖安王妃的,那这事情可就复杂了!

“来人!将靖安王妃拿下!”皇后闻言,顿时便厉声呼道,急于要将慕青冉扣押。

胆敢残害她的皇孙!她今日必然是不能与她善罢甘休!

“慢着!”夜倾瑄的声音却是在这时忽然想起,他微微扬手制止了皇后的话,接着目光看向慕青冉,继续说道。

“这事情还未查清楚,母后不可妄下结论。”夜倾瑄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果然见他脸色沉沉,心知他定然也是为此忧心气愤,便心下“稍安”。

“那簪花就是她的,如何还不清楚!”皇后显得极为“激动”,似乎已经万分肯定,“凶手”就是慕青冉一般!

众人闻言,也是不禁心下一惊!

难道竟然真的是靖安王妃出手害了这皇长孙不成?!

“臣妾倒是觉得,未必会是王妃所为,毕竟她没有理由这般做!”就在所有人都有些惊疑不定的时候,七皇子妃的声音忽然柔柔的响起,说出的话不觉让人心下微思。

七皇子妃说的也没错啊!靖安王妃即便是与大皇子有“过节”,但是这般残害皇长孙,一旦像如今这般被陛下查出,却是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既是弊大于利,那她又为何要这般做,或者说,她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

可是想来想去,这件事情归根究底最终受益的人还是六皇子夜倾昱!难道是他与靖安王妃“勾结”,想要意图谋害皇长孙,进而打击大皇子?

可若不是靖安王妃所为,那缘何她的簪花会出现凤甘草的气味?!

而且,从出事到现在,令众人奇怪的还有夜倾辰的“态度”。方才太后不过是说了一句要赐婚的话,他便是拔剑相向,怎地方才皇后已经命人要将王妃扣押,却是未见他有丝毫的反应,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好半晌,见众人均是无话,慕青冉方才淡淡的说道,“此前,我并不知晓有集福一说,还是到了大皇子府上,听闻七皇子妃提起,方才得知,却又如何事先未卜先知呢!”

慕青冉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并未有如何的“盛气凌人”,可是偏偏说出的话,竟像是带着魔力一般,让众人不自觉的便听进了耳中。

这话说的也没错,既是那么多的官家小姐都在,想来靖安王妃也是没有撒谎。而且方才皇后娘娘也说了,这是七皇子妃想出来的法子,王妃却又如何提前得知!除非她们二人,一早便是串通好的!

可是这偏偏却是最不可能的!先不说慕青冉与七皇子妃并不相熟,再则七皇子和大皇子的关系摆在这,他的正妃却又如何会去害他“兄长”的孩子呢!

而且,夜倾睿本就是夜倾瑄一伙的人,如何会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人”!

“即便如此,可这簪花你又作何解释?”皇后一把夺过孙太医手中的簪花,狠狠的执到了地上。

慕青冉慢慢起身,走至殿中,她示意一旁的婢女捡起地上的簪花递给她。她的目光很是专注的望着手中的花盛,唇边却是不觉泛起淡淡的笑意。

“却是与我的簪花极为相似”众人闻言不禁仔细朝着她手中的簪花望去,却是只见一支玉白的花盛,静静地“绽放”在其手中,与她头上的那只,根本别无二致。

这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这王妃是故意的不成?!怎地“睁着眼睛说白话”?

“这话却是如何说?”的声音忽然响起,让人不觉精神一震!

“我手中的这簪花上,花瓣之上的露珠是由珍珠所做,共有三颗,可是我佩戴的这个却只有两颗!”说完,她微微扬手,摘下了原本佩戴在发间的簪花。

见此,便微微抬首示意蔡公公,后者会意,便赶忙上前两步。朝着慕青冉微微施礼之后,将她手中的两朵簪花呈到了的面前。

那“露珠”虽是做装饰之用,却是极小的“几颗”珍珠,若非是仔细观察,段或是不会发现的。

注目看着手中的两朵簪花,仔细“比对”一番之后,却是不觉笑了出来。

“拿给皇后看看!”说完,便命蔡公公将其呈到皇后的面前。

夜倾瑄一听这语气,便不觉有些“担忧”,父皇怎地好像,已经相信不是慕青冉所为了一般?

皇后按照慕青冉说的,仔仔细细的看着两朵簪花上的“不同”,本欲找些什么来反驳,却是最终,也没什么新的发现,不觉心下更气。

众人一听的话,再看皇后的表情,便心知慕青冉说的定然是真的。既是这般,那想来这事情原不是靖安王妃所为。

“可王妃的簪花怎地就剩下这一个了?”就在众人都以为这事情算是解释清楚了的时候,不想七皇子妃却是声音清淡的开口,语气之中满是不解。

一听这话,皇后顿时来了精神,对呀!若然不是慕青冉做的,那为何她头上原本一对儿的簪花,此刻竟是少了一个?!

“不知靖安王妃对比作何解释?”皇后总觉得这件事与慕青冉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不将这件事情查“明白”了,她心里着实是不舒坦。

闻言,慕青冉却是淡然一笑,只见她将手掌伸出,随后慢慢将掌心摊平,却是只见那白皙的手掌上静静地躺着一支玉白的簪花,应着大殿的“灯火辉煌”,散发着淡淡的光彩。

见状,七皇子妃的脸上蓦然闪过一抹震惊,却是立刻极好的掩饰好脸上的表情。她抬首望向慕青冉,却是生生撞进了一双柔光似水的眼波中。

慕青冉含笑的看着七皇子妃,将她所有的反应均是尽收眼底。看来,这件事情果真是她所为,可是她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她自认应该是与七皇子妃并无过节,即便是偶有碰面,两人之间实在是没什么交集可言。那她如今这般做到底是何意?

随即,慕青冉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七皇子妃身边的夜倾睿,却是忽然眸光一闪。

难道是为了他?!

如果是夜倾瑄要出手“对付”她,怎么也不会轮到是七皇子妃在前面打头阵,最有可能的就是她是自己策划了这一切,旁人根本毫不知情。

虽然开始不明白她的原因,但若是为了夜倾睿,那这情况就“明朗”很多了,或许是上次宫宴发生的事情,让她在心里“惦记”上了自己。

只不过,她的手段“差”了一些,事情准备的不充分,手法未免略显“拙劣”了一些,否则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她化解。

今日之事,若是换了大皇子妃,只怕就不会这般容易善了了。相比之下,七皇子妃今日之举,不知是“临时起意”还是筹谋已久,可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没什么不同!

“这簪花先前有些松动,便将它摘下来了。”慕青冉的声音柔柔的响起,听在七皇子妃的耳中却是分外“刺耳”。

她明明亲眼见到慕青冉摘下了那支簪花,为何她的手中还有一个?!

众人闻言,纷纷定睛看向慕青冉手中的那支簪花,果然见那“花瓣”之上只有两颗珍珠,“化作”露珠点点。

这般一看,倒是那福袋中的簪花是“假的”?!

靖安王妃只一对儿花盛,可既是头上一支,手中一支,那原本被装进福袋中的,却又是何人的?

“那这簪花是何人所有?!”皇后的声音很是有些“气急败坏”,本以为这事是慕青冉所为,可谁料竟是这般峰回路转。

“青冉以为,眼下查探这簪花是谁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皇长孙安然无恙。”慕青冉这话一出,众人顿时觉得,这话没错啊!

即便是“残害”皇长孙罪无可恕,可是眼下确保他身子康健才是最为重要的啊!

夜倾瑄闻言,不觉眉头一皱。

见慕青冉的目光一直望着自己,他不觉微微眯眼。自己的反应是不是被她“察觉”了什么?

皇长孙已经被太医带下去治疗了,可是他依然呆在这,未曾跟着去,这一步是他失算了。

众目睽睽之下,夜倾辰却是豁然起身,顿时吓得七皇子妃猛然瑟缩了一下,夜倾睿见状,虽是微微皱眉,却是不着痕迹的侧身,微微挡住了她。

众人见此,不禁纷纷来了“精神”,难道王爷又要“动手”了?!

可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夜倾辰这一次却是没有再“大动干戈”,而是步伐沉稳的走到蔡公公面前,伸手“夺回”了慕青冉的那支簪花。

走回慕青冉身边之后,他微微抬手,将手中的簪花重新簪在了她的发间,随后微微向后退了退,注目打量着她。

见状,却是略微无奈微笑,这个辰儿啊!真是不知道让他说什么才好,就这般大庭广众的“兀自作为”,还真是和他爹像极了。

看夜倾辰这般举动,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微笑,她家王爷果然是与她极具“默契”的。

其实早在一开始七皇子妃提议要“集福”的时候,慕青冉便有些“防备”。她倒不是如何料事如神,未卜先知,只不过素来的心思细腻,让她对除了自己信任的人以外,向来多加提防。

所以在听闻要将自己的“贴身”之物装进福袋之后,她便留了个“心眼儿”。她故意当着七皇子妃的面,将自己头上的簪花摘了下来,可是却根本没有装进去!

取而代之的是,她将腰间锦带上缝绣的一颗珍珠放了进去。而且,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将摘下来的那支簪花做了一些手脚,取下了上面的一颗小珍珠。

而头上戴着的这个,因为太过“显眼儿”,她原本打算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也如这般取下一颗“小珍珠”,可是未曾想,却是被夜倾辰代劳了。

方才她刚是进到殿中,他便抬脚向她走来,而且一眼便注意到了她的“发饰”有所变化。

当时她便想,何不趁此机会呢!

所以她在夜倾辰摘下那支簪花的时候,便微微启唇无声的说了两个字“珍珠”,随后微微翻动掌心,让他看到了已经“处理”好的那支。随后,便见他重新为自己戴上了簪花,所有人都以为夜倾辰不过是觉得她发饰“不正”,为她重新佩戴一下,其实却是不然!

如今,见他再次为自己“簪花”,慕青冉的唇边不觉泛起微微笑意,却是让众人见之“失神”。

只觉得这夫妻二人,不笑静美,一笑倾城。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争论”下去也是没什么意义,虽然知道这簪花不是靖安王妃的,可是却也实在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所为。

“臣妾相信面由心生,王妃何等样人物,臣妾相信她不会这般做的。”忽然,华嫔娘娘竟然是开口为慕青冉说了话。

这可是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主儿,进宫这么长时间,从未见她“招惹”过什么人,更是不曾见她管过何事,怎地今日竟是忽然开了“尊口”,帮靖安王妃“作保”呢!

慕青冉闻言却是不觉微微挑眉,这位华嫔,怎地会忽然为她说话?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可是至少,她也算是“帮了”慕青冉,这自然便算是“得罪”了皇后和大皇子。

难道她是夜倾昱的人?!

可是想想,慕青冉却又否定了心中的想法,如果是哪位皇子身边的人,不会选择在这个“无关紧要”的时候暴露自己。

“哦?连爱妃既是都这般说,那定然是与靖安王妃无关的!”不知是不是华嫔的话起了作用,这话一出,明显就是不再“计较”这事的意思了。

七皇子妃闻言,原本便有些阴郁的脸色,顿时便变得更加难看。她刚欲再开口说话,却是被夜倾睿猛的一把拉住。

见状,她下意识的便转头望向夜倾睿,见他满眼“不赞同”的看向自己,顿时便有些“羞愧”之意。

从嫁给他开始,他虽然“寻花问柳”,但却是从来不曾让别人动摇过她的地位,也从不曾给她“脸色”看。所以,即便是他做了什么,她也从不真的放在心上,庸人自扰。

可是今日她设计了慕青冉,他到底是要对她有些“意见”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