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宋祁身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权早在晋安之时便一直派人留意着宋祁的动向,得知他入朝为官,他便决定绝不能放弃和宋家的这门婚事!

只是他决定了没用,现在是宋祁半点不想与他们严家有任何的牵扯。可或许是上天不忍“亡他”,竟是将声音做到了丰鄰城,他左右一想,索性直接举家搬迁过来,又能接近宋祁,又能到天子脚下见见世面,一举两得。

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果然没错!

这才过了多久,宋祁便在这寸土寸金的丰鄰城有了自己的府邸,这下,他更是要好好的想想,究竟要如何才能与他攀上关系。

但是令严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满心欢喜的带着女儿前去宋家拜访的时候,宋祁竟然直接命人避而不见!这可是气坏了他,不过就是做了个“京官”,竟也学人家这般忘了本分,不认人了!

最令他不解的是,即便是宋祁这般拉的下脸面给他闭门羹,可是按照宋家夫妇的性子,原是不会这般的啊!怎地这一次,竟是连见也不见呢?

严权哪里知道,正是因为宋祁拉下了脸面,宋家父母才知道他的“决心”,他只怕段或是不肯再与严家有任何接触的,那他们自然也就与他一条心。

而且,自从当年宋家败落,严权不禁袖手旁观,甚至还落井下石之后,宋父对这个人的印象便算是全部毁了。如今见他们家似有“起色”,他便带着女儿赶着来巴结,他自然更是瞧不上他!

可是谁知这事情过去没多久,城中便开始流言纷纷,直言宋祁自从当了官之后,便“牛气”的连乡人都不认了,屡次上面拜见均是吃了闭门羹诸如此类的流言,数不胜数。

只略一想想,便可知这消息的来源大抵就是出自严家人的口中,只是没有真凭实据,他们也不好兴师动众的去问人。

宋祁倒是并不在意,随便他们折腾,只要不是在他眼前惹他烦厌就好。可是他不在乎,不代表宋家二老不在乎,自己的儿子好端端的被人污蔑的这般,这口气如何咽的下!

于是宋父择了一天的日子,便准备约严权谈一谈,可是谁知这不谈还好,一谈之后,竟是一夜之间,又添“话题”!

百姓之间纷纷流传,都说这宋家与严家是世交,两家之前便曾指腹为婚,可是怎料这探花郎名登荣榜之后,竟是准备悔婚,不认这门婚事了!

可是严家姑娘此前便一心系于他身上,如今已是到了出阁的年纪,他这般做,却是实在有些薄情寡性。

紫鸢一字一句,绘声绘色的将外面的流言将给慕青冉听,却是见她神色的淡淡的坐在那,并没有过多的情绪。

反倒是一旁的流鸢,听完之后,顿时变得气鼓鼓的,只道宋祁是个“负心汉”。

慕青冉闻言,却是不觉失笑,只怕这城中的百姓,如今也是这般觉得的吧!

如果不是事先便知道了这段故事隐情,只怕单是听着流言的一面之词,她也难保不会被“迷惑”。可是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方才是明白原来宋祁才是被伤害的那一个。

如今,严家利用百姓间的舆论,对宋家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如果宋祁不能很好的解决这件事,只怕影响他的名声事甚至是关乎他的仕途。

而这件事情,最终的确是闹到了的跟前,只因为探花郎宋祁,应为这般“背信弃义”之事被参了!

可是令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到了朝堂上,竟是有了另外一番光景。

先是大皇子夜倾瑄一力作保,只言以他的人格作保,宋祁绝非这般见异思迁之人接着六皇子夜倾昱竟是直接拿出了证据,皆是在晋安之地的百姓有目共睹的真相。

却原来,本就是严家不信守承诺在前,如今含血喷人在后,实在为人所不耻!

见真相既是这般,不仅没有苛责宋祁,反倒是还赏赐了他许多的宝物,这事情,便也就此作罢。

而靖安王府中,流鸢听到了这般真相之后,又是再一次被气得鼓鼓的,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因为宋祁,而是因为见利忘义的严家!

沈太傅在初时听闻宋祁悔婚的时候,便有些心下难安。他总觉得那孩子不似那般的人,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可是一个人的谈吐一时尚且伪装,可两人前段时间经常在一起研究学问,却总觉得那不似伪装。

那般心性耿直的一个人,如何会做出这般令世人嘲笑的事情,沈太傅心下其实是不愿相信的。

直到最近又有新的消息传出,得知宋祁才是委屈的那一个,沈太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不免有些为他抱不平!

连带的,让他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严家家主也是有些不待见。

至于那宋家二老,既是能教养出这样的儿子,想来即便是商贾之家,也定然是忠义之人。

因着六皇子直接在朝中为宋祁正了名,丰鄰城中流言的风向也是随之而变,众人都纷纷骂起了严家,一时间倒也是热闹不已。

可是慕青冉听闻这般说法之后,却是不免觉得,或许这本就是一出戏呢!

之前污蔑宋祁的流言究竟是何人放出来的,他们并不得知,现在这么一看,或许是严家自己搞出来的鬼儿,也或许是哪位“德高望重”的皇子也未可知。

毕竟像如今这般,严家令宋祁受了委屈,夜倾瑄和夜倾昱可不是争着抢着帮他洗刷冤屈嘛!

所以,慕青冉倒是觉得,要么严家也是被人利用,要么,他本就已经站队,为何人效力了!如果是后一种可能,倒是有点像是夜倾昱,否则怎么会时间点掐算的这般凑巧。

夜倾辰听完慕青冉“分析”的情况之后,却是难得的望着她微微摇了摇头。

不对?!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是哪里猜错了吗?!

“不是夜倾昱!”见她略微不解的望着自己,夜倾辰便开口为她解释道。

不是夜倾昱?!

那是夜倾瑄!

见她眼中似有震惊之色,夜倾辰心知她知道了答案,便微微点头。

“怎么会是他?”不管怎么瞧,当日在朝堂上的事情,都是夜倾昱出力最多,若然严家不是他的人,却又为何这般?

“青冉为何觉得不是他?”不知夜倾辰是不是故意的,竟是不直接告诉她,反倒是这般与她打哑谜。

“若严家效忠夜倾瑄,为何将这般大好的拉拢宋祁的机会拱手让人?”这难道不会太不合常理了吗?

“聪明反被聪明误!”夜倾辰的语气中有一丝戏谑,眼神中满是漫不经心。

他拉过她的小手儿,与自己的掌心相对,看着她比自己小了一圈儿的手掌,不觉淡淡微笑。

可是慕青冉闻言,却是一愣,随后方才明白他说的话。

夜倾瑄前不久刚是送了一座府邸给宋祁,陛下虽是当时并未说什么,可是谁知道他心里究竟如何想!

如今这般事情,夜倾瑄却是实在不宜再冲在前头了,倒是不如让夜倾昱去走这个人情,他从旁协助便好。

这般一想,慕青冉便知道为何夜倾辰说严权是夜倾瑄的人了,只不过

“你是如何得知的?”难不成他一直在派人盯着他们吗?

“猜的!”看到她眼中的疑问之色,他却是抿唇一笑,只说了这么两个字。

猜的?!

难为他竟是说的这般信誓旦旦,原来竟是半分依旧也无,都是靠自己的臆测!

“青冉觉得为夫猜的不对?”明知道她已经认同了他的猜想,可是偏偏他还是要问上一问。

她怎么敢!

“没有”眼见要到晚膳时分,慕青冉准备到外间去看看,可是谁料当她要抽回手的时候,却是被他紧紧拉住,直接扣在了怀里。

“做什么?!”慕青冉死死的按住他的手,眸中满是惊慌失措。

“乖乖地让我抱抱,我就不做什么!”夜倾辰的声音中满是得意之色,一只大掌轻轻松松的便掐住了她的一双小手,还特意为了向她昭示两人之间的力量悬殊一般,举起手放到了她的眼前。

慕青冉见此,却是不觉微微闭眼,他就不能有半刻的“正经”时候吗!

已经听他这般说了,慕青冉便也不敢挣扎,只望着他抱一会儿,两人便出去用膳吧!

初时,夜倾辰的确是静静的倚在榻上抱着她,可是抱着抱着,就有些心猿意马。

手开始渐渐不受控制。

感受到他的手渐渐有些急切的摸索着她的身体,慕青冉无奈的睁开眼睛望着他。

“王爷怎地这般言而有失?”他如今,真是越来越说话不算话了!

“这话如何说?”他一边埋首在她的颈间吮吻,一边状似配合的回道。

“你方才明明说只是只是抱一下的!”怎么现在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嗯,我言而有失,青冉不要同我一般见识!”说完,他便张口含住了慕青冉一开一合的小嘴儿。

慕青冉:“”

居然就这么不要脸面的承认了!

她倒也并非是这般故作姿态的人,若是夜间之时,便是他如何折腾,她都会尽量依他。可是现在,一会儿就要传膳了,他这般做,她还要不要见人啊!

每日均是这个时候传膳,可是今日不知为何,王爷回来之后,便直接回了正房,如今房门紧闭,主子也未曾命人摆膳,一众人便有些摸不着头脑。

见状,紫鸢便合计去敲门问一下,看是否晚些时候再传膳。

可是没想到刚到了门口,就被墨刈一把拖住,懒腰扛在了肩上!也不过周围人看过来的目光,直接便扛着紫鸢离开了。

墨昀在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在的晃着手中的柳枝,不觉微微挑眉,墨刈这个木头,倒是极懂得护着自家的小媳妇儿啊!

眼下,王爷只怕是正黏着他家王妃“缠绵”呢!紫鸢若是这时候没眼色的撞上去,只怕是会惹得主子不快,还不如远远的避开,安全的多。

紫鸢和流鸢都是这浮风院的大丫鬟,她们两人都不去近前伺候,这旁人自然更是不敢。紫鸢被墨刈带走了,流鸢虽是与墨潇守在浮风院中四处“玩”,但是小姐不传唤,她是不会过去的。

而且某位王爷在里面,她才不去呢!

就这样,原本王府每日都准时传膳的规矩被打破了,不仅如此,摆膳的时候,却是未见王妃,王爷只是命他们都弄好之后便退下了,也不用人在近前伺候。

府中其余的下人不知,可是墨昀等人却是再清楚不过了,王爷定然是又“欺负”他家王妃了!

他们虽然没胆子去听王爷的“墙角”,可是架不住他们的脑洞大呀!

靖安王府这边其乐融融,可是王府之外,却是又开始兴起了波澜。

原本宋祁之事已经算是过去了,可是谁知这时竟是会忽然传出,宋祁,其实是一名妓女所生,也正是当今的宋夫人!

这个消息一出,丰鄰城顿时便炸开了锅!

妓女自古便是为人不耻的身份,任是谁也没有想到,宋祁的生母竟然会是一名妓女!

据传言,听闻这宋母当年还是妓院的花魁呢!后来被当时还只是一个卖酒的小贩赎了身,安家落了户。

原来当年,宋母年轻之时是淮安之地有名的花魁,名唤凝香。她本也是风尘女子,虽是心中稍有不甘,可是为求生计,她也唯有如此。

最重要的是,她的卖身契都在妓院老鸨的手中,便是她有心“退步抽身”,却也是无计可施。

直到有一天,妓院中来了一个客人,指明要见她!

她原本以为是哪家的侯门公子,却不想开门见到的竟是一个穿着普通,其貌不扬的寻常百姓。

凝香自认自己虽不是倾城绝色,可是在这淮安之地,却也算是容貌不凡,既是身为花魁,这“价钱”自然也是水涨船高,非一般的妓女可比。

可正是因为如此,慕名而来之人更是不少,但是大多都是一些世家公子哥,家中银钱不少,自然都是花在她的身上!

但是像今日这般,只是一个穷酸的百姓,却又不知他花这般大的价钱,找她为何,不会太过不值当了吗?

而且,这妓院中的老鸨向来是个看人下菜碟的,见这人这般穿着,只怕是狠狠的“宰了”他一通,方才是让自己来见他的。

一时间,凝香倒是对这人有些好奇,怎地舍得这般银钱,只为了来见她。

按照他今日来逛花楼的银子,只怕是都够娶一个老婆了!

与他一番交谈,凝香方才知道,他是个酒贩,终日靠酿酒,卖酒为生。

原是个商贩

身在这般风尘之中,她什么三教九流的人没见过,倒是也并未觉得如何,只是往日伺候那些公子老爷伺候惯了,今日倒是头一遭伺候一个“下等”人。

一时心中悲戚,不知这般日子究竟到何日才是个头,凝香便不住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都言女子醉酒是及其危险的事情,特别是身边还有一个男人在。可是她是个例外,她本就是卖身的活计,再是危险,又能如何?!

越是这般想,她心下便越是不顺,喝的酒便越来越猛。

那人本欲劝阻,却是最终说她不住,也只能由得她喝,直到最后终于醉倒

次日凝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着完好的躺在绣床上,昨日的那人还未离开,却是坐在椅子上,一直守在床边。

屋中满是酒气,还混杂着一些呕吐的酸臭气味,让她一时不禁微微皱眉。

她看向那人,却见他正拄着额角浅眠,原本破旧但却干净的衣物上,此刻却满是污秽。

见状,凝香不觉一愣。

他这是照顾了她一整晚?!

她素来风尘之中混迹,昨夜虽是醉酒,可是自己的身体如何不知,他定然是没有碰过自己的!

可是他花了这般多的银钱,却只是傻愣愣的在此照顾了她一夜?

不可否认,凝香的心里,一时有些难以平复。

已近白日,老鸨意欲进来“赶人”,却是被凝香拦住了。直到那人自己睡醒,她方才第一次正眼打量了他一下。

他昨日好似说,他姓宋,叫宋宋谨!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宋谨都没有再来找过她,凝香想,他大概是没钱了吧!

而事实上,也确然如凝香所料一般,宋谨早就听闻凝香的“美名”,不过此前一直未曾有何心思。可是直到之前有一次机会,他偶然见到她一面,回去之后辗转反侧,思之不能忘,所以他一狠心,拿着攒了许久的银钱,去包了她一晚。

也正是那一晚,宋谨见到了这个女子不为人知的一面,心竟是莫名的揪痛了许久。

之后,他便做了一个决定,他要为她赎身!

尽管手中没有银钱,可是只要她能等他,他一定会赚足了钱来娶她的。

凝香再次见到宋谨的时候,已经是几月之后的事情了,她初时以为他应是没钱了,可是后来一想,却又觉得,那人大抵是觉得自己害得他人财两空,段或是不会再来了。

可是谁成想,他竟是又上门了。

这一次,宋谨直接开门见山,言明自己要娶她,望她务必珍重自己,不可再如那日那般饮酒。

都交代完之后,还拿了一些银子给她,让她不要过得太清苦。只道自己接下来要攒钱,暂时不会过来看她了。

凝香握着手中的银子,眼中却是渐渐泛出泪意。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竟是打算要为自己赎身!

此前也不是没有一些公子哥张罗着要为她赎身,可是最后却都不了了之了。况且,她自己也是不愿的,之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妓院中有姐妹被大户人家赎了出去,开始倒是热闹了几日,可是时间一久,新鲜感一失,便也就丢在了脖子后头,最后生生落得个被大夫人折磨死的下场。

她不愿自己也罗轮到那般结局,还不如暂且先委身在这青楼之中,过一日算一日吧!

可是如今忽然出现了这样一个人,他没有骇人的背景,也没有富庶的条件,可却是一颗心的为她好,真心实意的想要为她赎身。

凝香与宋谨约定,一年之期,到那时,不管他有没有筹够银子,都要来见她一面。

可是哪里就是那般好筹集银子呢!凝香又是花魁,老鸨必然是不愿放她离去的,这钱嘛!定然也是死命的要!

其实,这笔钱凝香自己也能拿得出来,只不过,她总要再“试探”宋谨一番的。

如若他到时来赴一年之约,即便他的银子不够,她自然也会为他添上可若是他不来,那便算是他们有缘无分了。

而事实宋谨也果然没让她失望,一年之后,他带着银钱而回,甚至还成为了富甲一方的酿酒大户!

之后,他风风光光的为凝香赎了身,八抬大轿将她迎娶进门,本以为是幸福的开端。却没有想到,淮安城中的流言蜚语,害的凝香苦不堪言。

万般无奈之下,宋谨为了凝香,直接举家搬迁,到了晋安之地落了户,此后才有了宋祁!

只不过这当中自然又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