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身世之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母的这段身世,宋祁本身是知道的,早在晋安的时候,宋府败落之后,便有不少的人拿这个做文章。

可是他根本从未在意过,出身青楼又如何,若是可以选择,谁人又是情愿做妓女呢!

而且,这么多年,娘亲一直温良贤淑的操持着宋家大小事务。即便是后来家道中落,家境贫寒,可是她仍旧是不离不弃的守着这个家,为他们百般着想。

所以,如今再是有人拿凝香的出身说事,宋祁倒不是觉得颜面有失,而是唯恐那么风言风语会影响到他的娘亲。

宋谨自然也是这般打算,他一生所求,不过是妻儿平安康健,他们一家三口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便算是此生无憾。至于其他的,他从来不是很在乎的。

可是如今,有人在拿这件事情做文章,意图伤害他的妻儿,让他岂能坐视不理!

事关妻子的名声,还有宋祁的仕途,宋谨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承担这一切。可是宋母却不是这般想法,这件事情的根结在她的身上,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的话,日后还是会有人就此生事。

夫妻二人只一商量,便最终决定,对众人公开那个秘密。

原来,当今的探花郎宋祁,根本就不是宋家的亲生骨肉!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顿时让人觉得有些晕头转向。怎么感觉最近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这前面宋母是青楼女子的事情还未完,现在就又传出宋祁不是宋家的孩子,这事情,也实在是太过峰回路转了。

这件事情,宋家夫妇从未与任何人说起过,不过,宋祁本身却是知情的。

原来当年,宋谨娶了凝香之后,二人为避那些流言蜚语,便搬到了晋安之地。此后,凝香改名为锦绣,取夫君名字中的一个同音,为自己命名,可见其心意。

只不过,锦绣多年混迹青楼,她的身子不比寻常女子,于子嗣一事上,却是有些困难。

当时,宋谨为了治好她,不知请了多少名医,好不容易才算是有了一个孩子,可是最终却还是“流掉”了。

身为女子,若是不能为夫君孕育子嗣,这是何等的可悲!何况锦绣本就是风尘出身,因此觉得自己配不上宋谨,可是未曾想,他却是毫不在意,就连她特意为他备下的侍妾,也都给散了。

不得不说,宋谨这般举动,倒是惹得锦绣心下愈加的愧疚。而也是在这时,丰延与临水开战,晋安之地常有难民出没,那时的宋谨生意也越做越大,便时常好心的为那些人施善布粥。

直到临水兵败之后,宋谨在外谈生意的时候,偶然就下了一名母子,便将其带回了府上。

可是未曾料到,那女子因为受伤惨重,不多日子便去了,只留下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这女子一死,这孩子的身世便也成了谜,宋谨左右一想,这孩子如今无依无靠,他与锦绣也是膝下无子,不若就将他养在身边!

何况,这孩子在这时候出现在他们身边,想来也是一种缘分。

只不过很快的宋谨便发现了问题,这个孩子似乎是口不能言!

锦绣自然也是发现了的,可是尽管如此,他们仍然是将宋祁爱若珍宝,视如己出。他们或许是命里无子,如今意外得来了这么一个孩子,不管他是有什么毛病都好,他们都会尽心尽力的将他抚养长大。

话虽是这般说,但是到底还是能治好了这孩子的哑疾才是最好,宋谨走访了很多的名医,却大多束手无策。最后还是有一年的冬季,宋祁得了很严重的风寒,连日的高烧不退,吓得他与锦绣都要以为这孩子是不是活不成了。

可任是谁也没有想到,最终他不仅是平安的活了下来,竟是连以前不能开口说话的病症也好了!

虽然最后家道艰难,可是宋家夫妇从来没有委屈过宋祁一分,一直都是将他奉为掌中至宝,直到如今。

这整个往事,均是由宋家夫妇亲口承认,还特意说明可以到晋安之地去查实。而且,他们还说当年与严家指腹为婚的便是流掉的那个孩子,宋祁既是后来他们的养子,却是与这件事情无干的。

何况当初,他们也没有这般赶着要娶严家的女儿,反倒是严家一见他们败落,便急吼吼的跑来自己退了亲。

事到如今,也算是事情真相大白,而且,不仅是冲淡了此前有关宋谨身世的谜团,还有所有人在听闻这段故事之后,都感念宋谨的痴情和锦绣的无私。

毕竟,这般将自己的身世大白于天下,只为了洗白别人倒在孩子身上的脏水,这可不是每一个娘亲都能做到的,更何况锦绣又不是宋祁的亲娘!

话既是说到这个份上,那么新的问题便来了,宋祁真正的父母到底是谁?!

听宋父所言,当年,宋祁的娘亲已死,可是娘亲死了,不是还有爹吗?怎么也不会音讯全无才是!

慕青冉听着墨锦打听回来的情况,却是不禁微微皱眉。

“你方才说,那女子当年是身着盔甲?”慕青冉的眼中满是忧思,仿佛是联想到了什么一般,她再一次和墨锦开口确认问道。

“回王妃的话,正是!”只不过这一点,宋谨并没有公开言明,这是地宫后来查探到的。

因为那女子身上穿的,是临水的兵服,当时丰延与临水正在开战,若是被人知道他“窝藏”临水的士兵,那可是不得了的。所以这一段,便刻意被宋谨隐去未说。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却是愈见蹙起,墨锦见状,不禁心下微思,他认识王妃这么久,还从未见过她露出这般神色呢!

难道是这宋祁的身世有什么问题吗?

而墨锦心中所想,也恰恰正是慕青冉现在心中正在怀疑的。

女子、铠甲、临水、哑疾

这种种的情况,都要慕青冉觉得万分熟悉!

当年丰延与临水开战,舅父战死沙场,舅母与表哥不知所踪。而她听闻舅母本就不是寻常女子,常常与舅父一起并肩杀敌,浴血奋战。更为重要的是,她那位素未谋面的表哥,可不就是天生哑而不能言!

这般一想,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难道宋祁,其实就是沈灵均?!

这个想法一出来,顾不得细想,慕青冉直接便去了沈太傅的院子。

而此时的沈太傅,也是刚刚听到了这些消息,当然他知道的只是宋谨说出来的这些,他尚未言明的那些,却也是毫不知情的。

“外祖父”慕青冉一进来,便见到沈太傅背手站在房中,慢慢在屋中踱着步。

“青冉来了!”一见是慕青冉,沈太傅原本的满面“愁容”,顿时便变得晴朗了许多。

“您在做什么呢?”方才进门的时候,见到外祖父的状态,似乎他也是得到消息了。

“无事无事!”沈太傅的眼中有一丝不自然,他极少对慕青冉撒谎,是以这般神色,她只一眼便可以看出来他说了谎。

想来,是上一次出了初七的事情,让外祖父一时心有余悸了吧!

“我今日听闻了一些消息,外祖父要听听吗?”

说完,慕青冉便将今日墨锦与她说的情况,仔仔细细的又给沈太傅复述了一边,果然听她说完,沈太傅便是一脸的激动之色。

“当真吗?!”难道那孩子竟会是他的孙儿?!

怪不得,此前褚懿劝他吃酒,他百般推脱,还言说自己幼年哑而有疾,可是自己当时并未在意。

如今这般一想,可不是事事都有“征兆”嘛!

“十有!”慕青冉觉得,世间之事虽是难说,但是有太多的巧合和意外。

外祖父这一生实在是过得太“苦”了些,如若晚年真的能与宋祁相认,倒也算是圆了他的一桩心事。

沈太傅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顿时便更加的激动,那是仕芳的孩子啊!竟然还活在世上,他原本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那那咱们”一时间,沈太傅竟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们是不是要尽快与他相认才好?

见状,慕青冉便知道沈太傅的打算,虽是不忍心扫他兴致,但是她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外祖父且等一等,眼下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如今,整个丰鄰城都在关注着宋家,人们都在猜测宋祁的亲生父母是谁,若是这个时候外祖父与宋祁相认,只怕是会闹得喧嚣尘上。

等?!

闻言,沈太傅不禁一愣,随后望向慕青冉。

“宋祁如今的身份特殊,外祖父贸然与他相认,只怕是会害了他。”他如今已经在丰延的朝廷入朝为官,夜倾瑄和夜倾昱均是争相拉拢他。

可是陛下也是有意栽培他,他现今即便是不立刻站队夜倾瑄,他也仍是会“耐着性子”与他周旋。可若是现在传出他与外祖父的关系,那便是间接等于他与靖安王府有了闲扯,到时候,一定会成为夜倾瑄的眼中钉,肉中刺,欲先拔之而后快!

所以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确认与宋祁的关系!

沈太傅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也是觉得自己考虑不周,险些害了自己的孙儿。

可是青冉说要等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虽是不能相认,但是外祖父依旧可以像从前那般与他联系。”既是她能猜出宋祁的身份,难保夜倾瑄身后之人猜不出来,一切还是照旧,别让他们起疑才好。

一旦有人将宋祁与外祖父联系到一起,只怕到时一定会有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所以一定要防患未然。

而且,虽是她现在猜的不离十,可是若然真的到了与宋祁相认的那一天,还是要证据才行。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这段时间,让地宫的人去调查一下,最好是能找到一些证据!

这边慕青冉与沈太傅因为失而复得的亲人,满是欢喜之色,倒是严家,被宋家夫妇忽然这么一搅合,从前的说辞,便有些站不住脚了。

严权几次去找大皇子,均是被门房拦了回来,心下也是愈加的急切。

他好不容易来到丰鄰城,一是为了生意,二便是为了女儿与宋家的婚事,可是谁知如今竟是闹到了这步田地!

严倩雪从随着父亲到丰鄰城开始,便一直期待着宋祁会来见自己,可是等了许久也未曾见到他的人影。这段时间,城中满是关于宋家的流言,她本以为宋祁的名声受了牵累,便不会再“瞧不起”她了,可是谁知,他仍是这般倔强着性子不肯低头。

到如今,人们已经不再去关注那些流言蜚语了,倒是大多调转枪头来指责她们家的不是,真是让她急的不行!

不过既是她认准了的,便是他无心在此,她也一定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