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别人笑他太疯癫/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祁的事情,在丰鄰城中如今也算是闹得沸沸扬扬了,可是这位探花郎,自己好像是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

依旧是每日上朝下朝,偶尔去靖安王府向沈太傅请教学问,可是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沈太傅看自己的眼神很是有些奇怪。

有点怜惜和宠爱的意味在里面!

至于众人都在议论的,他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宋祁虽然心下也是好奇,但是他也明白,眼下不是最佳的时机去调查那些事情。

因为宋谨一早便没有瞒着他这些事,所以他知道自己的生母已经离世。

至于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却是一无所知!

不过,眼下也不急于一时,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差这段时间了。等到丰鄰城中局势稍定,大局一稳,他再好好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

而自从沈太傅得知宋祁可能是自己尚在人世的孙儿之后,此后再是见到他,眸中总是免不了的爱怜之意。尽管慕青冉已经嘱咐过他,可是到底有时候仍是会泄露一些心底的思绪。

不过,至少没有招来宋祁的怀疑,这便也无甚影响。

对于宋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夜倾昱自然也是有所耳闻,只觉得这事情愈发的“扑朔迷离”,却是有意思的紧。

他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夜倾瑄的推波助澜,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严家一定是戏中的一角儿!

夜倾昱的确是有意拉拢宋祁,可是更多的,却只是为了给夜倾瑄“添堵”。她要做什么,他就偏是不想如他所愿,就是要和他唱反调。

到如今,这件事情已经算是平息,人们再是议论,也不过就是好奇宋祁的亲生父母是谁。对于这个答案,夜倾昱其实也是有些好奇的,只是那人吩咐了他不需要过多的去在意,他便也就不准备着人去调查了。

毕竟,一旦他出手,就一定会引来夜倾瑄的注意,到时候万一查出什么“不尽如人意”的消息来,就有些不好玩了。

这一日,慕青冉听闻墨锦说,夜倾辰的生辰快到了,慕青冉才是想起来,她竟是一直不曾注意到他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夜倾辰的生辰若是按照他的性子,定然是不会大肆操办的。

这样也好,她本也不喜欢那般热闹的场面,只在王府中安静的为他庆贺庆贺便是了。

就是不知陛下会不会另有准备?

宫中

看着神色冷然的夜倾辰,不禁心下微叹,怎地不在慕青冉面前,就一直这副冷冰冰的样子,他又不欠他的钱!

不过,想到钱抬眼看向那人,他今年的生辰也是快要到了,不会还是不办吧!

“你如今也是成了家的人了,这生辰”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试探的意味在里面,见夜倾辰冷冰冰的看过来,他便佯装不知的移开了目光。

“不办!”他与青冉都是不爱热闹的人,何苦办什么宴会,让自己受那份洋罪!

“你都这个年纪了,做事不可再这般任性胡闹!”往年不办也就算了,今年都成了家,没准再过一段时日,说不定就当爹了,如何还能这般随心所欲。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觉挑眉,这个年纪是哪个年纪?

他家青冉还没嫌弃他老呢!

不对她好像是“嫌弃”过他一次!

见夜倾辰面露深思,以为自己的话他听进去了,不禁有些欣慰。看来到底是成了家的人,如今也算是定了心性,说的话也能听进去一些。

“待到你生辰那日”本想说,待到夜倾辰生辰的那日,他也会亲自去恭贺,想问他要什么样的寿礼,却是不想,话未说完,就被他给打断了。

“不办宴会,陛下只送些银钱使使就行了。”别的稀奇珍宝他倒是也不缺,唯独银子,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闻言,却是一时都被气的笑了,他到底要那么多的银子做什么呢?!

见状,蔡公公却是不禁心头一痛,再这么被王爷要下去,陛下的国库只怕是都要空了!

反倒是夜倾辰自己,并不觉得这个要求有多过分。以前小的时候,每一次他过生辰,陛下恐他思念母妃,便命人将国库开了,带着他进去选,但凡是他看上的,均是直接送与了他。

不过后来慢慢大了,这项特权倒是没了,那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以前拿的那些东西实在是太“中看不中用”了。到底还是银子实在一些,于是从那之后,他便只要银子,没有上限,至于下限嘛自然也要全凭他高兴。

最终拗他不过,也只得放弃说服他的想法,时刻准备着为他支取银子。

夜倾辰走后,敬事房的太监小心翼翼的捧着九钉御盘,奉上了宫妃的绿头牌,只扫了一眼,便抬手翻了一个。

蔡公公在一旁看着,不禁眸光一闪,又是华嫔娘娘!

这位主子的荣宠,可实在是太过令人艳羡了,今夜过后,又不知道这宫中会传出什么样的闲言碎语呢!

早前便有太监传旨,说是陛下今晚要驾临华安宫,华嫔便一早准备好了准备接驾。

她入宫也是有段时间了,原本以为这新鲜劲儿一过,陛下便不会再专宠她一人了。可是谁知,事到如今,她竟还是这般宠冠后宫。

华裳虽然不是什么有见识的官家小姐,可是这后宫女子的争风吃醋,她便是听,也是听说过的。可是为何自打自己进宫以来,却是并未见得又何人为难自己?!

她自然是不知道,她的性子淳朴,便有意护着她,这宫中哪一个不是人精,谁还会在这个时候给她不自在!

更何况,连皇后娘娘和昭仁贵妃都不出手,其余的“小人物”便更是不敢去触陛下的眉头。

是以华裳在宫中的日子,还真是很有些如鱼得水。

不过,那贵人告诫过她,绝对不能恃宠而骄,否则一旦移了性情,贪婪之心一起,陛下就会对她失了宠爱,她的爹娘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所以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给什么,她便要什么,他不提,她便也不问。

今日到华安宫的时候,方是一进殿,便看到了一身粉嫩宫装的华裳,顿时眼前一亮。

他最喜她穿这样的衣裳,是以内务府也多是送这般颜色的衣物给华裳。

“参见陛下。”尽管与日日相见,可是每次见到他,华裳仍然是拘谨的。

“平身。”见她眸中似有紧张之色,一时心头一软,便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这是在做什么呢?”看着殿中的桌上放着一本正摊开的书,旁边铺展的宣纸上,满是歪歪扭扭的字迹,见状,不禁一时好奇道。

“回陛下的话,臣妾在习字”说着,华裳似害羞一般的低下了头。

她出身乡野,并不识的几个字,若是一直身在乡间,倒是没什么可是如今既是入了宫,她总觉得自己斗大字不识一筐,未免有些让人笑话了。

闻言,却是不禁挑眉一笑,她倒是有上进心!

“朕瞧瞧你学的是什么书!”径自走过去拿起桌上的书本,却是不禁失笑出声。

资治通鉴!

她用这本书来习字?!

“这书不适合你看,回头朕让蔡青给你送来几本。”女儿家还是看些诗经就好,学这些东西做什么!

“臣妾谢陛下。”华裳闻言,自然是满口答应。

左右她也不过就是想习字,看什么都好,只要有字就行。

见她面上似有羞怯的一笑,不禁伸手揽住她,两人之间距离极近,他甚至能嗅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馨香”。

蔡公公见此,一甩手中的拂尘,示意殿内的宫女都随着他退到了殿外守着。

陛下今晚,怕是不会回承乾殿了

靖安王府这一日,迎来了一位稀客,慕青冉听完墨锦的话后,不禁一愣。

十二皇子?

他怎么来了?!

好像自从上次与三皇子一起过来之后,不便不曾见到他来过,今日怎么

“只他一人?”这个时候他一个人过来的?

“回禀王妃,只身边跟了两名护卫,并未见三殿下!”

“嗯,我知道了。”说完,慕青冉便直奔正厅而去。

若是无事,夜倾君不会贸然来王府,想来是夜倾桓有事要与她说,却是自己不便前来,方才让夜倾君代劳。

只是不知道,会是何事?

方是进了正厅,便见到夜倾君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手上捧着一杯茶盏,安静的品着。

见状,慕青冉不觉眸光一闪,他何时变得这般稳重了!

印象中,夜倾君一直都是活泼的,或天真,或无邪,有时候甚至是有些“聒噪”的,但却从未见过他这般安然。

“君儿拜见靖安王妃!”见是慕青冉到了,夜倾君放下手中的茶盏,站起身后,便向着她拱手施礼。

慕青冉见此,先是一愣,随即却是淡淡微笑。

反倒是身后的紫鸢,看的有些莫名其妙,这十二殿下怎地瞧着与往日有些不同?

以往每次见到小姐,他不是都会兴高采烈的唤她一声“仙女姐姐”吗?!怎地今日,竟是这般有礼有矩,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十二殿下有礼。”短暂的眐愣过后,慕青冉便是回神,也微微淡笑着与他回礼。

想来他这般举动,便是不打算在自己面前掩饰了。

见慕青冉并非十分错愕自己的举动,夜倾君也是不觉朝着她淡淡微笑,唇边两个大大的梨涡很是可爱,让人不觉想要伸手捏一下他的脸颊。

虽是之前有刻意伪装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也的的确确是真的对慕青冉颇有好感的。事实证明,他也没有看错人,不管她后来是抱着什么目的对自己好,最初的时候,她的确是没有因为他的身份和智力就如旁人一般瞧不起他!

这也是后来他决定黏着她的理由,虽然跟着这样心思聪敏的人很容易暴露自己,但是不赌一把怎么知道呢!

想到这,夜倾辰的眸光便不觉染上一层冰寒。

他自幼失去了母妃,父皇对他并不在意,一直是三哥处处维护他,保全他。

宫中向来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人人都想巴高望上,没人会对一个废弃的太子和不招皇帝待见的皇子有好脸色。

那些年,他和三哥的日子过得如履薄冰,处处受到大皇兄和皇后的打压排挤。如果不是有三哥护着他,只怕他早就被人害死了。

直到后来,六皇兄异军突起,与大皇兄分庭抗礼,湘妃娘娘也渐渐独占鳌头,他们兄弟二人才算是渐渐被人们遗忘。

之后,他渐渐长大,总想着不能成为三哥的负累,于是,他便开始听三哥的话,整日的装疯卖傻。

丰鄰城中人人都道当今的十二殿下是个痴儿,他每每听到,总是朝着那些人灿然的一笑,心底却是愈加的冷硬。

第一次见到慕青冉的时候,他方是在宫中被卫霖他们一群人欺负。

这种戏码在宫中是有发生,他倒是有能力自保,自是这样,便难免会功亏一篑。所以,不管他们怎么折辱他,他依旧是状若痴傻的受着。

甚至有的时候,为求逼真,他还刻意会在大皇兄他们面前出现,让他们看着自己是如何被人欺负的。

但是那一次,他无意间见到了夜倾辰和慕青冉,知道她便是靖安王妃,他便有心要试探她一番。于是,他刻意与三哥分开走,将自己“暴露”在卫霖他们的眼前,然后故意引得他们来欺负自己,之后再跑到慕青冉的面前与她偶遇。

现在想想,这真是自己做过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之后,卫霖果然是寻到了他,还没有眼色的与慕青冉杠上了,那时他便知道,这女子看似柔弱,却实则心机聪敏,只三言两语便打发了卫霖。

他能感觉到,她似乎是在刻意维护他,虽然不知道为何,但这是个好现象。

后来,三哥为了迎娶烟淼姐姐,在春猎之时,故意跌下山崖,而他也名正言顺的住进了靖安王府。

这一切的确是在他们兄弟二人的算计当中,一旦三哥出了何事,烟淼姐姐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所以,三哥便假意坠落山崖,实则却是早有安排,单等着烟淼姐姐去寻他,再对外声称她对他有救命之恩。

何况三哥假装摔断了腿,若是父皇不答应让他迎娶烟淼姐姐,只怕日后这婚事也是要耽搁下来。而且,他们一早便将大皇兄和六皇兄的态度算计在其中,心知他们定然是要从旁劝和的。

而对于他来讲,住进靖安王府,得到慕青冉的庇护,就等同于是与夜倾辰攀上了关系。将来不管发生何事,只要他不坑害慕青冉,想来,他们夫妻二人定然是不会弃他于不顾的,而他要的,也不过就是这一层保障。

只要能不再成为三哥的负累,让他放心的去谋划自己的事情,这便算是他的任务!

虽然知道自己这般状态,瞒不了慕青冉多久,但是他没想到,竟是会这么快的就被她发现了!

上一次来王府,回去之后,三哥便与他说起,慕青冉不禁是知道了他装疯卖傻的事情,就是连三哥的腿疾,也是没有瞒过她。

而且,不禁是她,夜倾辰也是心如明镜,只是那人向来冷漠骄傲,旁的人事情只要不烦劳到他,他向来都是不管的。

但是既然已经被识破,他便决定“摊牌”,毕竟欺骗别人倒也罢了,继续欺骗慕青冉,那未免有些太过不自量力了。

“此前为求生计,对王妃多有隐瞒,还望恕罪。”虽是于她有利用之嫌,但是夜倾君知道,他心里是真的信任她的,而非对其他人一般的全然防备。

“世人皆有秘密,殿下无须如此。”即便是他有心利用,但是到底并未将她如何,她自然不会开罪他。

更何况,她也是有意帮助三皇子夺嫡,能对他施以援手,自然也是无可厚非。

这这位当事人对这情况接受的倒是快,可是难为紫鸢在后面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人是十二皇子?!

如果不是这张脸未曾变样,紫鸢都要觉得,这人是不是冒充的了!

“今日过来,是三哥有事想请教王妃。”

闻言,慕青冉微微点头,她便知道,应是三皇子有何事才对。

“请讲。”

“烟霞山中是否不止三哥知道的一个入口?”夜倾君的话中满是疑问的语气,他今日也正是为了此事前来。

之前,三哥派人在江湖上留意的人传回了消息,说是缥缈仙子现世,有人有瓜洲古渡一带见到了她!

可是三哥派去的暗卫一直守在烟霞山外,根本不曾见到烟淼姐姐出去过。所以,要么是慕青冉骗了他们,烟淼姐姐一开始便不在山中,要么就是烟霞山还有别的入口,而三哥只知道其中一个,却是被她从另外一个“逃”了!

但若说是慕青冉欺骗他们,这可能却是微乎其微,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后者。

慕青冉闻言,却是淡淡微笑,看来烟淼是真的走了。

“说是入口倒也不尽然,若然烟淼想走,整个烟霞山,处处都是她的路!”那山中机关重重,是烟淼的师傅早年间布下的,后来为了将这五行八卦之阵的方法交给了烟淼,她整日闲在山中无事,便处处设下机关,一重套着一重,寻常之人只怕进去就是个死!

虽是这般说起来,全然是“害人”的阵法,但是对于烟淼来讲,那机关相互交错,却是变死门为生门,处处皆是相通。

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夜倾君的眸光顿时一暗,原来竟是这般。可是这些烟淼姐姐甚至不曾告诉过三哥,难道,她一早便为自己留了后路,料定了有今日吗?

观夜倾君的神色,慕青冉便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这事情也不怪烟淼,她能相信夜倾桓,为了出了烟霞山,已是不易,难道还要要求她更多!

更何况,她会知道的那么清楚,却是因为她是烟淼除了她师傅以外,认识的第二个人!

两人脾气相投一些,却又是截然不同的人生,一来二去倒是相熟相知。

“烟淼姐姐如今只身下山,会不会有何危险?”听三哥说,她可是从未步入江湖,虽是名声响亮,却只是她师傅为她留下的一份保障而已。

“危险?你是说烟淼,还是江湖中人?”慕青冉的唇边一直挂着盈盈浅笑,一时间,倒是让夜倾君有些担忧的思绪慢慢平复。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流鸢武艺如何?”他之前曾和流鸢一起习武,便是本身不会武艺,但是对流鸢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比之三哥的暗卫也不为过。”虽是不明白为何她会有此一问,但是夜倾君仍是照实说了。

“若我说流鸢在烟淼的手下,走不过十招,你可相信?”这也正是为何每次一提起要去烟霞山见烟淼的时候,流鸢总是异常的兴奋。

十招?!

闻言,夜倾君也不免惊讶的瞪大了双眼,虽然他一直知道烟淼姐姐的武功很厉害,但是他从未见她真正出手过。今日听慕青冉这般一说,他算是在心里有了认知,难怪她会问自己,是觉得烟淼会有危险,还是江湖中人会有危险。

这般看来倒是他多虑了。

只是

“王妃不会担心烟淼姐姐心思单纯吗?”毕竟,江湖险恶,她便再是武功高强,却也难保有人暗害。

“江湖不比朝堂,那些心机叵测她都能应付的。”说到这,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皱眉。

看夜倾桓如今这架势,似是非烟淼不可,可若是将来他登基为帝,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后宫佳丽三千人,到那时,烟淼又该各处和从呢!

“倒是王妃更为了解烟淼姐姐一些。”

“殿下不过是关心则乱。”她知道烟淼的本事,江湖之大,却是根本奈她不了。

反倒是这丰鄰城的方寸之地,怕是会毁了她的心性。

只不过,眼下想这些也有些为时过早,走一步看一步吧!若然真的走到那一步,她若是不想再与夜倾桓一起,她自然也是要帮着她的。

“我本殿还有一事不明,还想请王妃解惑。”之前与她撒娇打混,已经用惯了这般说辞,忽然冷冰冰的一声殿下,倒是让他有些不适应。

“殿下请讲。”只装作没有听到他那一声口误一般,慕青冉淡淡应道。

她猜他是想问自己如何发现他的真面目的吧!

“不知王妃是从何时知道真相的?”这件事情,他困扰了许久,便是问了三哥,两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纰漏之处,不知她究竟是从何处探到了蛛丝马迹,还是说,是夜倾辰告诉她的?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笑开,她果然所料不错,他就是想要问这件事情。

其实,一开始她就仅仅只是怀疑而已,并不确定。最开始疑心的时候,也是在对夜倾桓起疑的时候,既是有这般心机深沉的兄长,何以夜倾君会变得这般!

而且,两人均是这般不得圣宠,一直活在人的视线之外,可是夜倾君屡次被人欺压,却仍是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若然真的是这般痴傻之人,只怕早就被人害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可是这些,到底也不过就是她的一些推测而已,真正让她开始有些确定的,是那日三皇子大婚。

夜倾漓当时为了当众羞辱夜倾君,便命人拿他取笑,可是当时不管众人如何调笑,他均是紧紧的抿着唇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这件事情在外人眼里或许没什么,只是觉得愈发的滑稽可乐。

可是慕青冉确实是不禁上了心,却是寻常之人被人这般当中取笑,也会是这般反应吗?

左思右想,她都觉得不是!

若然是真正的痴傻之人,见到别人这般哄堂大笑,自己定然也是跟风效仿,一味的傻笑可若是个心智正常的人被人这般当众羞辱取乐,只怕是要恼羞成怒,当即便动怒的。

但是偏偏夜倾君这两种情况都不是,他既不笑,也不恼,只是不发一语的坐在那,只能说明他不傻也不疯。

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装傻!

正是为了要印证心底的猜想,所以慕青冉在夜倾漓开始为难他的时候,并没有出手相帮。而是在这事情过去之后,见到众人要劝他吃酒的时候,方才开口为他解围。

不过这件事情之后,她便算是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加之后来夜倾辰与她说的一些情况,她便已经算是肯定了这件事。

紫鸢在一旁听完慕青冉的话后,才终于理清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十二皇子一直都是在装傻吗?

她们这一群人,竟是就这般被一个小孩子给“耍”了?!

忽然间,紫鸢再是看向夜倾君的眼色,变得复杂了许多。小小年纪,便是有这般深沉的心机,还不知将来长大了要如何呢!

听慕青冉声音淡淡的说完这些事,夜倾君才算是恍然大悟,原来竟是在那时露了马脚。

他当时还疑惑,怎地不见她为他解围,原是在试探他。

夜倾君的目光不觉望向慕青冉,她这般心聪慧黠,又貌美如花,倒是难怪夜倾辰将她奉为掌中至宝。

实在是她已名花有主,而且她也恐只是将他当做弟弟,否则,他定然也是要争取一下的。

只是如今嘛罢了,就且只将她当做自己的仙女姐姐吧!

“哎装了这半日,可是累坏我了,仙女姐姐也不说与我拿些果子吃!”一出口,夜倾君的语气却是一改方才的老成持重,又变回了之前稚气未脱的样子,只是不难发现这语气中满是熟稔和随意,不比往常的拘谨和刻意讨好。

连称呼也是变了回来,方才还一口一个“王妃”和“本殿”,却是忽然就变回了你呀我呀的。

慕青冉闻言,不觉淡淡失笑,他倒是聪明,火候拿捏的这样好。先是一般正经的与她解释之前的事情,满是显现他的稳重,待到事情解决明白,便彻底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

其实这般近乎有些小孩子的耍赖举动,才是真正的夜倾君吧!

见他这般作为,慕青冉倒是可见他的诚意,也不觉淡淡微笑,示意紫鸢再为他添一些茶水。

“这府里还有何人是你不认识的,想要什么,只自己去寻便是了。”

慕青冉这话一出,夜倾君的眸光顿时一亮。虽是为了烟淼姐姐的事情而来,可是他到底也是有些恐与仙女姐姐说明之后,她会与自己心存芥蒂,可如今听她这般言语,他倒是放心了许多。

“我那去找流鸢姐姐玩!”说完,他便蹦蹦跳跳的出了正厅,却在行至门口的时候,双手扒着门框,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对着慕青冉笑吟吟的说道。

“对了,仙女姐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三哥放心不下烟淼姐姐去寻她了,我恐怕还要在王府上借住一段时日!”说完,便不管慕青冉是何反应,径自便跑开了。

跑出老远之后,慕青冉还是能听到他的笑声,不禁微微扶额。

哎千防万防,未成想,还是被夜倾桓算计了一遭,竟是又将他扔到了王府,日后只怕这样的事情,恐是还会时有发生。

不过夜倾君似乎在王府,倒是活的快活一些,不用去提放这个,算计那个!

“小姐,留他在府上没事吗?”不知为什么,紫鸢总觉得这般小的年纪,便这么的心机叵测,实在是令人有些后怕。

“无碍。”回头见紫鸢满脸皆是忧色,慕青冉不禁出言安抚道,“你无需担忧,他也不过是为求自保,比起三皇子,他已经算是良善很多了。”

她也是到了如今才明白夜倾辰为何要说夜倾桓是虎狼之辈,看来这话果然不假。

明明看起来是一个闲云野鹤,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一般,谁能想到行事竟是这般心思诡谲。

可是慕青冉明明是安慰的一句话,倒是让紫鸢听完,脸色更加的难看。

这还良善?那三皇子得是什么样啊?

忽然,还心疼烟淼姑娘,怎么就嫁了这么个披着羊皮的人,相比之下,倒还是她家小姐的王爷更好一点。虽然脾气古怪点,但是不会与小姐耍那么多的心眼子啊!这一点倒是让人放心不少!

“可是小姐王爷回来,会不会不高兴啊!”

应该不会吧!

第一次,慕青冉有些不确定了,见到夜倾君,夜倾辰应该不会气的将他直接丢出去吧!

而事实上,夜倾辰回了王府之后,见到夜倾君的第一眼,便脚步未停的直接命令墨刈将人送回三皇子府。

谁知夜倾君竟是一把抱住夜倾辰的大腿,说什么都不离开。

他又不敢去抱仙女姐姐,那只好巴住他不放了,口中还振振有词道,“辰哥哥你不能这么绝情啊!我父皇和你父王是亲兄弟,咱俩也是一衣带水的兄弟,三哥为了媳妇不管我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慕青冉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间有些难以招架,这是与她事事言明之后,便懒得伪装了吗?

可是这般死缠烂打的方法,他是怎么想出来的?还是说这是在解放天性?!

想到某位王爷平时的行径,慕青冉的目光慢慢扫过夜倾君的脸上,一时间不禁觉得,他们夜家的人为达目的,都是这般不顾脸面的吗?

夜倾君到底还是留了下来,不管出于何种因素,慕青冉都不会真的让夜倾辰将他送回去。

生活忽然就好像回到了之前的那段时光,夜倾君每日与慕青珩一起与沈太傅学习,之后再找流鸢去练练舞,再趁着夜倾辰不在,来缠一缠慕青冉一切都很有规律。

这一日,正赶上夜倾辰的生辰,朝中的众位大臣均是纷纷前来恭贺,贺礼也是一箱箱的搬进王府,只是人嘛却是都被拦在了外面。

礼是收下了,但是人就不用见了,墨锦得了夜倾辰的吩咐,只言王爷今日心情不佳,改日再设宴补回。他一个人守在王府的门口,将所有人都挡了回去,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别人推辞见客,都是说身子不适,唯有咱们这位靖安王,只言心情不佳,之后的话,根本不用墨锦多说,他们便自己赶忙离去了。

既是王爷心情不佳,他们可是不敢我那个跟前凑合,届时闹得个赔了性命,岂不是无妄之灾!

虽是外人不明内情有些害怕,但是王府中人,却是喜气洋洋的。往年王爷自己一人,从不过生辰,可是今年有王妃了,这事情自然就不一样了。

知道今日不比往常,夜倾君和慕青珩也是有眼色没有往浮风院去凑合。

夜倾辰今日休沐,本打算好好与慕青冉待在一起,却是一大早便没有见到她人。直到她手中端着一盘“香喷喷”的糕点而来,夜倾辰才算是明白她去干嘛了。

慕青冉身后跟着的婢女端了一碗长寿面,悄然无声的放到了桌上。

夜倾辰见状,却是未曾看过去一眼,都言生辰之日要吃寿面,可是他却从来不以为意。

一旁的流鸢见了,却是不禁轻声哼道,“难为王妃亲自下厨了,竟是看也不看。”说完,她便气鼓鼓的走开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随后便见到夜倾辰有些愧疚之意的望了她一眼,随后便拿过碗筷,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见状,慕青冉却是禁不住轻声笑开,难得这位英明一世的王爷,竟是被她家流鸢耍了一通。

方是吃了几口,夜倾辰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味道与素日王府中的厨子做出来的无异。青冉即便再是厨艺高超,可是想来也段或是不会口味这般相似的。

再见到她脸上满是洋溢的笑意,顿时便明白自己被那丫头给耍了!

见他脸色顿时一变,慕青冉赶忙将手中的藤萝饼拿起一块塞进了他的嘴巴。却是不想还未来得及抽回的手掌被他一把握住,随后便放在了他的唇上。

她的食指被他捏住含在口中,温热的舌尖轻轻,顿时让慕青冉羞红了一张脸。

本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不要去怪罪流鸢,却是没想到竟是将自己陷到了这般境地。

“这是什么?”他此前倒是未曾吃到过这糕点,不似其他的那般甜腻,反倒是咸滋滋的,更合素日的口味。

“藤萝饼!”早前便说过要做与他吃,只是那时不会是个借口而已。

他素日不喜甜腻的吃食,是以她特意没放那么多的糖,而是换了一些盐。

“青冉亲手做的?”

“嗯。”

“生辰礼物?”

“是。”

“就这个?”会不会太敷衍他了,虽是亲手做的,但只是一个糕点,他就这么好打发吗?

就这个?!听他这语气好像还有些不满意。

“那王爷还想要什么?”他似乎对这个生辰宴也不是很上心啊!怎地忽然对着礼物这般计较起来!

“你!”说完,夜倾辰便一把将她搂进怀中,眸中满是星光闪闪。

生辰之礼,自然是要别开新面,总要特别一些,才能体现出诚意。

慕青冉尚未反应过来,便见到他从一旁拿过一个五彩琉璃的酒壶,放到了桌面上,顿时便是一愣。

“庆贺生辰,无酒怎么行呢!”说完,便自顾自的斟满了杯。

见状,慕青冉忽然有不好的预感,是谁把酒给他的!

“话虽是这般说,可是多饮无益。”最好是一滴都别喝!

“可惜青冉不能与为夫共饮,罢了,为夫将你的份也喝了。”说完,便仰头干了一杯。

慕青冉见此,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今夜怕是不会好过了。

“夜倾辰你是想借酒生事吧!”

闻言,夜倾辰正在倒酒的手忽然一顿,随即便将手中的酒壶随意放到了桌面上,直接抱起慕青冉便欲向里间走。

既是被她看破了,索性直接来吧!

可是走至一半,却是又忽然顿住,又返身向外走去。

而慕青冉的这一颗心却是被吊的七上八下的,他这到底是要干嘛?

“去哪?”忽然见他不去内间,倒是返身向外走去,慕青冉的心里忽然有不好的感觉。

不在床上总觉得更危险!

“浴宫!”说完,又满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慢悠悠的补充了一句,“沐浴比较方便!”

慕青冉:“”

他果然是早有预谋想的这般周全!()《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