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又起纷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好说歹说,才算是制止了夜倾辰带着她去浴宫的想法。这个时候去浴宫,只怕是傻子都能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好事!

不过,虽是勉强答应了她不去浴宫,可是这卧房嘛段或是避不开了。怎地别人家过生辰均是喜气洋洋的吃长寿面,然后欢欢喜喜的和亲朋好友聚一聚,可偏是她身边的这一只,就这么难搞!

夜倾辰觉得,自己自从遇到青冉之后,就愈发的明白何为欲求不满了。以前是顾忌她的身体,现在嘛,倒是可以放开手脚,全然无所顾忌的疼爱她了。

看着他将自己放倒在床上之后,慕青冉原本以为随之而来的便是他的亲吻,可是却是半晌未见他有何动作。等到她慢慢睁开双眼看过去的时候,却是瞬间愣在了当场。

他手里的是什么?!

见她睁眼看了过来,夜倾辰的俊颜不禁便是一红,随即便手中的“书”啪的一声合上,猛地一下便倾身压覆在她的身上。

见状,慕青冉却是全然没有心思理会他,她的心绪,此刻都是在方才他手中拿着的物件上。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他手中拿着的,应该是避火图吧!

夜倾辰居然也会看那种东西?!

还有他为什么要看?!

该不会是想到什么,慕青冉只觉得遍体汗毛都炸了起来。

“我我忽然有些,不舒服改日再说。”慕青冉面色绯红,吞吞吐吐的说道。

只要一想到,待会儿夜倾辰会怎么“对付”她,她现在心中就满是想逃的冲动。

说完,她也不看向夜倾辰,只兀自要伸手推开他,只不过却是徒劳无功罢了。

夜倾辰轻轻松松的便制住了她的两只手掌,牢牢地固定在了她的头顶上,张口便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直到淡粉的唇瓣开始充血变得艳丽红润,他才慢慢松开嘴,状似“恶狠狠”说道,“凭你撒谎,就该罚!”

或许是慕青冉的举动刺激到了他,夜倾辰竟是也不再避讳她,径自取过一旁的书本,认真的翻看起来。

慕青冉见此,整张脸都像是被火烤了一般,心脏都止不住的砰砰直跳。如今这般情况,他在那认认真真的看着“春宫图”,她若是还能平静,那就奇了怪了!

看着他一页一页的将整本书都翻看完毕,慕青冉只觉得,她连逃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若是被他捉住,下场只怕是会更惨,可是她不明白,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想起去看这些东西?

明明素日是那般清冷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床笫之间的事情,这般热衷呢!

“你看那些东西做什么?!”慕青冉的声音不复以往的淡然,多了一丝羞臊和不安,声音较之平常更为低弱。

“哦?青冉知道我在看什么?”闻言,夜倾辰竟像是颇为奇怪一般,没有回答,倒是反问了她一句。

慕青冉听他这般一说,却是顿时紧紧的闭上双眼,不去看他眼中明显的调笑之意。

她真的要被自己给蠢哭了!

与夜倾辰成亲之前,宫中的嬷嬷便曾经教导过她房中之术,这是每个即将出阁的女子都必须经历的。而他手中的那种春宫图,她自然也是见过的,可是她自己看,和如今与他一起,亲眼看着他一页一页的翻看,这完全是两回事!

“你到底想做什么呀!”双手都被他牢牢地控制着,慕青冉挣脱不得,一时情急,便咬了他的下巴一口。

未成想却是见到他的喉结猛地滑动了一下,接着便见他慢慢的伸出手,拇指一下一下的描摹着她的唇形。

“再咬一口”说完,他便微微凑近她的面前,将指尖探进她的口中。太太可怕了,她不咬他就是了!“不不敢了”他眸中的眼波似是黑夜中的一团幽火一般,紧紧的盯着她,她哪里还敢下口!

“也罢,左右为夫也是学习完了,咱们来实践一下。”话毕,便起身抱着慕青冉做到他的腿上,一手覆在她的背上,另一只手握住她细嫩的柔荑,慢慢带向他腰间的锦带。

慕青冉的脑中此刻还有清明神思,娇羞无比的随着他的手为他宽衣解带,衣物一层一层的剥落,最终露出他伤痕累累的胸膛和精瘦有力的腰肌。

夜倾辰的手拉着她的,慢慢抚上那每一条伤疤,薄唇含住她小巧的耳垂,温热的舌尖不停地撕咬,感觉到怀中的人猛然一颤,他的唇边,却是难得的绽放一抹笑意。

“痛吗?”指尖慢慢的划过他腰间细长的伤疤,慕青冉的眸中满是心疼之意。虽是知道过了这般久的时日,定然是不会再有何感觉的,只是当时必然也是危及性命的伤患才是。

“青冉摸摸,便不痛了。”一边说着,夜倾辰的手也是兀自忙碌着,不住的“撕扯”着她的一闪裙摆。

时隔这般久,哪里还会痛呢!明知道他是在故意博得她的同情,可是慕青冉仍然是心软了。慕青冉的手被他紧紧的握着,一点点的向下游移,半是强迫半是诱哄着她与他更加亲密无间!

她的柔荑带着细微的凉意,冰火交加,却是让夜倾辰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他的眸光变得愈发的精亮,直直的望着慕青冉,好似一团烈火般要将她吞噬殆尽。

慕青冉的身体娇软的似一汪春水一般,虚弱无力的倒在他的怀中,每每这个时候的慕青冉,皆是脆弱的让他惊艳。

他慢慢执起她的手,覆在自己的唇边,湿热的唇舌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吮吸,让原本便渐渐情迷的慕青冉,一时间眸中更见水雾。

身侧,是不知翻到哪一页的春宫图,早已被主人家遗忘在了一边,无人问津。

夜倾辰觉得,这大抵是他过得最为舒心快意的一个生辰,所思所念之人就在自己的身边,抱她入怀,便再无所憾。

次日一早,夜倾辰本该是继续休沐的,可是却早早便被的一道旨意,给直接召进了皇宫。

夜倾辰离开的时候,慕青冉尚未醒来,紫鸢等人安静的候在外面,未敢进去打扰。昨日王爷的生辰,府中的下人都得了赏钱,本来众人要过来谢恩的,只是却都被墨锦拦了回去。

紫鸢觉得,怪不得墨锦能成为这靖安王府的大管家,实在是太有眼色了。昨日那般情况,只怕王爷定然是要与她家小姐痴缠的,若是大家伙没眼色的凑上去,倒是惹得王爷烦厌。

如今小姐至今未起身,更是证明昨日墨锦所做不错,看来今日又要去熬一些滋补的汤药了。

慕青冉起身的时候,见身边早已没了夜倾辰的身影,听紫鸢说起,方才是知道,他被陛下召进宫去了。

这般急急忙忙的被传召进宫中,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既然是已经惊动了夜倾辰,那想来是有重要的大事,就是不知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夜倾辰这一进宫,却是一直未曾回来,晚膳时分派了宫里的小太监过来传信,只道是不回来用膳,让慕青冉不必等他。

见是这般情况,慕青冉不禁心下微思,究竟是发生了何等样的大事,竟然会到此时还未归!

一直到了亥时初,夜倾辰方才回来,一进到房内,便看到慕青冉静静的倚在贵妃榻上,见到他回来,便放下手中的书本,坐起了身。

“可用过晚膳了?”慕青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目光温软地望着他,让他原本躁动的心忽然安静了下来。

虽是夜倾辰并不十分挑嘴,但是宫中的一些吃食到底是没有王府中的更合他的口味,她担心他这一整天又是没有好好用膳。

“已经用过了,不必再操忙。”见她似要下榻,夜倾辰便直接伸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那你先去沐浴吧!”说完,慕青冉回身将一早为他准备好的衣服递到了他的手中。

见状,夜倾辰便起身向屏风之后走去。

慕青冉见此,也唤了下人进来,将原本为夜倾辰温着的热粥盛了一些送过来。他虽说是用了晚膳,但是到底用些热粥暖暖肠胃又容易消化。

夜倾辰从屏风后面出来的时候,看到坐在桌边的人“忙碌”的身影,一时间眸中不免染上丝丝笑意。

他尝了一口她为他盛好的粥,只觉得满口醇香,温度也刚刚适宜,不禁眸色渐渐温软。

“陛下今日召你进宫是为何事?”他忙了这般久的时间方才回来,想来是什么燃眉之急的大事。

“宣德帝驾崩了!”夜倾辰的声音很是冷寂,似乎提到这个人让他的心情尤为不顺。

什么?!

宣德帝驾崩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突然了。

算起来,宣德帝的年纪也是与相仿,如若不是身染恶疾,怎地竟是会忽然薨逝?

或者是有人暗害?!

“怎么死的?”

听慕青冉这般一问,夜倾辰顿时喝粥的手便是一顿,实在是太过敏锐了。

“据传闻是病魔缠身。”

传闻

那便是没有依据了,可是好端端的,一国帝王如何会病魔缠身!

若是换了别人,说是整日忧国忧民,劳心费神,慕青冉是相信的。可是宣德帝,那是个再自私不过的人,他段或是不会为难自己一分的。

所以,她倒是更觉得他像是被人害死的!

慕青冉的脑中不停的在回忆着临水朝廷的情况,五皇子已死,三皇子楚沛和四皇子楚凌一直相争多年,却是不知如今宣德帝一死,究竟是他们二人何人上位。

“那临水如今是何情况?”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却是不知,如今临水“当家做主”之人是谁。

“楚沛暂管朝政,等宣德帝的丧期一过,便即刻登基称帝。”想到此前地宫的人与他传回的消息,夜倾辰的眸光便不觉一暗。

楚沛!

最后竟然是他坐上了那个位置吗?那楚凌呢?

慕青冉只觉得脑中满满皆是疑问,好像忽然之间就铺天盖地的发生了许多事情一般。

“为何会是他?”即便是宣德帝驾崩,可是怎么也不会什么话儿都未留的就撒手西去了。

“说是宣德帝临死前的口谕,将皇位传给了他。”可是到底真实情况是如何,谁又知道呢!

只是口谕!

而非遗诏!

楚沛当日似乎还有意迎娶青冉为妃!

这笔账,将来有了机会,它定然是要好好与他清算一番的。

虽是眼下这般想,但是即便英明如夜倾辰,也是没有料到,这个机会会这般快的就到来了!

若然是这样,那这件事情就很值得推敲了,谁又能知道那口谕究竟是不是宣德帝亲口说出来的呢!

更何况,楚凌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怎么会这般轻而易举的就被楚沛得了手,这当中,应该还是另有隐情才对。

依照宣德帝的性子,向来是将权柄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从不分半点的权利出去,在这一点上,与他完全是两个极端。

这般权力集中制虽是便于巩固自己身为上位者的地位,可是也间接导致了,一旦他出了何事,朝中并无主事之人,整个皇室会如一盘散沙一般。届时只需要轻轻的一阵微风,“呼”地一下便吹得什么都不剩了。

古来能人异士可挽狂澜于既倒,可扶大厦之将倾如今却是不知,临水这般情况,楚沛会如何应对。

而且,她总觉得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趁着临水内乱,一举攻下他国,岂非又将丰延的版图扩大!

见慕青冉的目光渐渐变得悠远,夜倾辰心知她在心里算计着这件事情,也不出言打扰她,只在一旁静静的喝着粥。

只不过,他的心里想的却是另外的一件事。

听闻楚沛当日似乎还有意迎娶青冉为妃!

这笔账,将来有了机会,它定然是要好好与他清算一番的。

虽是眼下这般想,但是即便英明如夜倾辰,也是没有料到,这个机会会这般快的就到来了!

大皇子府

白月碧水,湖边嶙峋怪石的假山之上,坐着一人,他身上穿着通体全黑的长袍,整个人都融入了黑暗之中。

他的脸上罩着一方黑色的面具,遮掩到鼻翼上方,只露出了淡淡薄唇,却是可见他一侧脸上狰狞的伤疤。这人手持白玉酒壶,微微仰头靠坐在山石之上,好不悠闲自在。

他的目光遥遥望向东方,眸中情绪莫名悲戚,将手中的酒壶微微倾斜,晶莹的酒水顺流而出,洒在地上,浸入土中。

他好似在祭奠何人一般,一直未曾饮酒,只一味的将酒倒在地上。

远远地廊下,夜倾瑄见此,不禁微微皱眉,却是没有上前打扰他,只略看了片刻,便转身离开了。

那人并不知道夜倾瑄曾经来过,只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今日过后,只怕这王朝大陆终将再起波澜,临水若无覆灭,丰延绝不会收手,这是大势所趋,任是何人也无法阻止!

将酒壶中的的最后一点酒全部倒在地上之后,他猛地从假山上直接跳下,拂了拂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他才起身向屋中走去,口中却是不禁喃喃低叹道,“争不逢人话此身,此身长夜不知春。自从国破家亡后,陇上惟添芳草新”

自从宣德帝病逝的消息传来之后,夜倾辰便一直派出地宫的人,在严密的探查着宣德帝的死因,过了不久,果然有了结果!

原来那人,果然不是简简单单的去世,若只是被他那“成器”的儿子害死倒还好说些,可问题是竟然还和北朐有了牵扯!

慕青冉听完夜倾辰说的话之后,不禁微微皱眉,难道楚沛为了得到皇位,竟然跑去勾结北朐人吗?

想借北朐之手,料理了楚凌,可是难道他就没有想过会引狼入室?

实在是不清楚楚沛脑中是在想些什么,如今临水乱做一团,他即便是做了皇帝有何能如何!

而且,依照眼下这般情况,只怕不日,便会派兵出征了。

想到这,慕青冉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夜倾辰,心中隐隐有些酸涩。

“怎么?”怎么会忽然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

“陛下是不是有意要出兵了?”虽是疑问的语气,但是慕青冉知道,这是眼下最佳的时机,若是能一举攻下临水,那丰延一统王朝大陆便指日可待。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倏然一闪,随即,才微微点了点头。

“是!”陛下早前便有意一举攻下临水,可是之前夜倾瑄和夜倾昱内斗不止,几个外戚侯爷虎视眈眈,并不是最佳的时机。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襄阳侯府覆灭,锦乡候府苟延残喘,剩下西宁侯与抚远候却是分别力保夜倾瑄和夜倾昱,完全势均力敌。

后宫之中皇后仍做中宫主位,可是昭仁贵妃依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惠妃独揽大权,华嫔一枝独秀。怎么看,这情况都是再均衡不过了。

或许夜倾瑄唯一稍胜夜倾昱的一筹的便是,他手中有一个皇长孙,可是谁能保证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更何况在外人眼里,靖安王府如今可是与夜倾昱站到了一起,这般一想,这胜算还真是不好说。

所以,他们两方互相牵制,却是谁也不会贸然出手,这般情况才是最佳的出兵时机!

“只是出兵临水?”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可是话中的内容,却是关乎着两国的机密大事!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禁摇头失笑,她这般聪慧却是实在让他有些觉得自愧不如。

事实上,陛下已经暗中联络了老头子,命他直接前往西北之地,待到他这边兵发临水,那边便也一起出兵。

“双管齐下!”既是要打,自然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只不过,夜倾辰觉得,他们既是能想到如今是出兵的最佳时机,北朐和临水也都不是傻的,如何会不知,只怕是他们也早早做好了准备,所以只有越快才能越见效益。

“父王直接前去边关?”

“嗯。”

慕青冉闻言,不禁微微点头,这般举动却是最有益的。

夜倾辰在明,老王爷在暗,看似是夜倾辰招摇过市兵发临水,实则却是老王爷要出其不意的带兵攻打北朐!

而且,他这些年常年游历在外,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这般奉了陛下的密旨直接前去出兵,却是能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只不过,想到眼前这人不日便要出征远行,慕青冉的眸中不免染上了一丝担忧。

他身上那些斑驳的伤痕,她每每见到总是心疼不已,是以如今想到他又要将自己深涉险境,便不觉有些心下忧虑。

可不管是于国于家,他的身上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他不仅是她的夫君,更是这丰延的靖安王!

心下百转千回,最终也不过化为眼眸中的一缕忧思,慕青冉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夜倾辰素日知她甚深,如何不懂她心中担忧,以往每次出征,他总是异常的兴奋,身体中嗜血的因子叫嚣着要将敌人斩杀殆尽。

可是如今他却丝毫提不起杀戮的兴致,只一味的不放心将她独自留在丰鄰城。可是边关不比江南之地,那里风沙铄粒,环境艰苦,他如何舍得她陪他去那里吃苦!

也唯有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他才能快些回来与她团聚。

而此刻的人们都尚且不知,夜倾辰为了心中的这个执念,于这场战役当中又是怎样的残忍手段,后世人曾提起这场战争,只道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从宣德帝驾崩的消息传来之后,朝中之人便已是开始纷纷猜测,究竟陛下是何打算。而一个答案并未让人等的太久,便一道旨意下来,命令靖安王夜倾辰挂帅亲征,一举攻破临水,完成丰延图霸天下的大业。

这道圣旨一出,丰延朝廷倒是一鼓作气,朝中上至皇子,下到朝臣,竟是纷纷响应,为了即将出征的将士捐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件事情本就是夜倾昱带头,因此他一党的人自然是紧随其后,抚远侯和尤家都纷纷效仿。而夜倾瑄那边的人见此,自然也是不甘落后,这点银钱对他们而言到底算不得什么,既能在陛下面前立了功,又能在百姓心中赢个美名,何乐不为!

慕青冉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却是不禁心下微思,丰延会这般强大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尽管朝臣也会暗中站队,皇子之间也是暗流涌动,但是他们懂得何为重中之重!

而这恰恰是宣德王朝败落的原因!

想到外祖父见到这般景象,只怕是要心下愁思万千的。

几日前夜倾辰同她说完宣德帝驾崩的消息后,她不日便将这事告诉了沈太傅,一则外祖父早晚都要知道,若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还不如她亲自告诉他。二则,她也希望外祖父能明白,丰延如今态势吞并他国是早晚之事,非是一人之力可以扭转。

沈太傅如今也算是看明白了,宣德王朝走到这一步也是大势所趋,他来了丰延这段时间,也看清了丰鄰城的态势。虽是皇子之间也是不免勾心斗角,但是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他曾经向宣德帝辞官之时,便留了一句话给他,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照如今的情况来看,宣德帝根本没有领会他话中的意思,反倒是丰延的这几位皇子,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

夜倾辰不日便要出征,他心下清楚青冉自然是对他万分忧心不舍,可这孩子却每日大把的时间跑来陪他,唯恐他因此事而伤身劳神。

事已至此,他如何分辨不出孰轻孰重!

他为官在任期间,自认对江山社稷,对主君,对百姓,没有半分对不起的地方。如今他既是已经辞官,便也算是全了他今生的责任,已是无所牵挂。

何况,如今对他而言青冉才是最重要的,若然他要是出了何事,青冉才是最忧心忧虑,这般因小失大的事情他段或是不会做的。

丰延王朝间,再次下旨,靖安王领命出征,兵发临水!

尚且维持不到一年的安宁局面再一次被打破,而这一次,丰延似乎是有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地步。

慕青冉远远站在高阶之上,看着万千将士神色肃穆的站在下面,为首之人气宇轩昂的骑在马上,目光清冷的望着她。

夜倾辰一身银白铠甲,阳光下泛着冰寒的光芒,整个人显得肃杀又冷寂。

微风吹过,扬起他身后墨色的披风,映着四周飘扬的战旗,猎猎作响。他策马转身,面向身后众位将士,声音清冷却一字一句的说道,“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为图丰延霸业,兵发临水,虽远必诛!”

“兵发临水,虽远必诛!”

“兵发临水,虽远必诛!”

迎着烈烈朝阳,万千将士齐声高喊着口号,心中满是饱涨激动之感!

慕青冉能够深切的体会到,他们心中对于夜倾辰的敬仰和崇拜,那近乎是一种堪比对于帝王的追随。

他是丰延的不败战神,更是这群将士心目当中的不可侵犯的神话!

率领几位皇子和众位朝臣一起为远征的将士践行,看着他们群情激昂的呐喊着口号,一时间,众人心下也是壮志满怀。

他的目光悠远的落在夜倾辰的身上,这孩子与他的父亲越来越像了。

几年之前他还是那般“顽劣不堪”的样子,如今,也成了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作为三军统帅,要为这个国家开疆扩土。

慕青冉一直在望着夜倾辰,他的背脊挺的笔直,身姿伟岸的坐在马背上,她虽然没有看着他的面容,可是她却是知道,那身影的前面是怎样风华无双的一张脸,原本清冷淡漠的一双眼望着她是又是怎样的深情缱绻。

这是她的夫君,保家卫国,开疆扩土的一代英王!

她虽心下眷恋不舍,可是却又觉得内心骄傲自豪,总觉得他本就该是这般高高在上,收万人敬仰才对。

夜倾辰的目光较之往日要更为冷肃,他的目光慢慢扫过身前的众位将士,声音清冷有力的开口说道,“出征!”

夜倾辰的命令一出,三军将士顿时齐整整的迈步,手握缨枪昂首挺胸的向前走。他的目光一直直视前方,忽然感觉到远处高阶之上有人在凝望着他,便不觉回眸望去,隔得距离有些远,可是他仍然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她。

那一抹莲青色映入眼帘,却是让他的眸光不觉一闪,青冉待我凯旋!

这场战役之后,定然许你一个岁月静好,盛世安稳!

直到大军走出很远,慕青冉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目光一直注视着根本已经被军队“淹没”的身影。

她微微仰头看着天空一碧如洗,映着灿烂骄阳,觉得这一日的天气真是不错,可是不知为何,总觉得心情有些阴郁!

她不觉微微闭眼,眼角似有湿润的液体划过,顺着脸颊而落,最终坠入尘埃之中。

夜倾睿隔着人群看着慕青冉,见她眸中满是夜倾辰再无其他,一时间心下也是不禁有些难受。

可是他身旁的七皇子妃又何尝不是这般思绪,她心心念念的人,眼里心里却只有另外一个女人!

只不过她却偏偏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

夜倾辰这一走,虽是人不在丰鄰城,但是后续的事情,他倒是都安排的十分妥帖。

以往他每次出征均是会将墨熙作为军医带着,随军而行,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原本准备将墨刈留在青冉的身边,可是被她百般制止了,最后依旧将墨音等人留在了她的身边。

自从夜倾辰走后,紫鸢便不免有些担忧,如今这丰鄰城中的牛鬼蛇神眼见王爷走了,也不知会不会算计着要暗害小姐!

当她将心中的想法说给慕青冉的时候,后者却是淡淡微笑,并未见丝毫的忧虑。

这城中看不过她的人多了去了,盯着靖安王妃这个位置的人只怕也是不少,可是平日都不曾见到他们出手,如今这般时候,看似夜倾辰不在,方便行事,可是实则却是不然。

先不说如今夜倾辰不在,王府上下均是万分戒备小心,即便有人有心想害她,也是不易得手再则,夜倾辰不在,可是陛下还在啊!即便是看在他的面子上,陛下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被人谋害的。

而且,这几位皇子之中,夜倾桓和夜倾君就不必说了,一个远在江湖,忙着追媳妇,一个现在就在王府。

夜倾昱本就有心拉拢靖安王府,之前便一直事事礼让,更遑论此刻,自然是更加不会与她为难。

至于夜倾瑄慕青冉倒是觉得,他应该不会选在这个时候找她麻烦!

眼下夜倾辰的确是不在丰鄰城,可是他日后终归是要回来的。一旦自己发生了何事,谁也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夜倾瑄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盛世安稳的丰延王朝,而绝非一个四分五裂的国家!

这一点,他们想的,要比宣德皇室的人通透的多,不会因小失大。

所以,她根本就不会担心他们会对自己有所算计,退一万步来讲,即便他们有心谋害,她难道还只一味的受着嘛!

夜倾辰想来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会放心的离开。

只不过她现在倒是并不担心自己,而是更为担心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