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王府有后/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鸢距离慕青冉的身边最近,是以最先发现她的不对劲儿,赶忙伸手扶住她,免得她晕倒在地。

见状,原本隐匿在亭中的墨音等人,均是纷纷现身,他一把抱起慕青冉,便运起轻功直奔浮风院而去。

身后的流鸢等人也是赶忙紧随其后,一时间,慕青冉晕倒的消息顿时便在王府传了开来。

墨音方是抱着她回了寝房,随后便见到沈太傅神色慌张的赶来,身后跟着的慕青珩和夜倾君也是满脸忧思。

这好好的,人怎么就晕倒了呢!

实在是以前慕青冉的身体状况太少,这方是有了一点风吹草动,众人皆是着急的不行。只以为她是身子还未好的健全,如今夜倾辰一走,可能是素日忧思过重,这才又病倒了。

将慕青冉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之后,紫鸢赶忙上前为她搭脉,眉间是如何也化不去的担忧。

明明师傅走之前以前交代过,小姐的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怎地还会忽然晕倒?!

床榻前,紫鸢眉头紧锁的为慕青冉号着脉,而沈太傅等人也均是围坐在床边,目光满是担忧的望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人。

慕青珩与夜倾君照理是不应该进来的,只是这两人一个是王妃的弟弟,一个是“形同痴儿”的皇子,何况靖安王府中向来无人看重这些虚礼,倒是无人说些什么。

而墨音等人也早在他们进来之前,便先一步隐去了行踪。

“如何?”见紫鸢放下了慕青冉的手,仔仔细细的为她掩好锦被,沈太傅赶忙开口问道。

“回太傅大人的话,王妃她有孕了!”紫鸢的眼中满是惊喜之色,脸上是如何也藏不住的笑意。

她原本还以为小姐是因为担心王爷,而有些熬坏了身子,却不成想,竟是怀有身孕了!

而沈太傅闻言,却是瞬间愣在了当场,一时间未有反应。

有有孕了?!

他竟是要做外曾祖父了!

终于是反应了过来紫鸢说了什么,沈太傅的眼中竟是隐隐闪动着泪光,让人一时间高兴之余,竟是也被带动的有些感动。

慕青珩从听完紫鸢的话,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慕青冉的身上,特别是一直盯着她的腹部。

那里如今是正躺着一个小宝宝是嘛!

王爷姐夫之前说过,待到他与大姐姐的孩儿长大,他便是小舅舅,要负责好好保护他!

如今,他终于要发挥自己的作用了!

而慕青珩眼下的这般想法,又何尝不是靖安王府一众护卫的想法。

他们王爷终于有后了!

以前王爷不在,他们的职责便是好好保护王妃,如今怕是不止要保护王妃这么简单,还要保护好尚未出世的小主子!

这一群人当中,不管是明处的还是暗处的,在听到慕青冉有孕的消息后,均是激动异常。

若是要说何人还算正常一些,倒是要属平日不太“正常”的夜倾君了。

“仙女姐姐有孕多久了?”夜倾君的声音一出,顿时便拉回了众人的思绪。

“已有近两月的身孕了!”说完,紫鸢自己心下也是一愣。

小姐的月信可不是已有两月未来!只是她往日身子不好,这月信也总是不那么准时,是以她倒是并未注意到,也是她粗心了。

“今日怎会忽然晕倒?”夜倾君的目光慢慢扫过沉睡的慕青冉,她的脸色很是苍白,看起来精神也不大好,也不知这一胎能不能坐得稳!

“想来是王爷不在,王妃这段日子便有些担忧。”虽是慕青冉嘴上不说,但是紫鸢心下是明白的。

即便那人再是强大,可是到底心下难安,总是忍不住为他担惊受怕,就像她对墨刈一样。

闻言,夜倾君微微点头,的确,如今夜倾辰不在,仙女姐姐的心绪定然是要受到影响的。这件事情,他看来要知会三哥一声,若是被大皇兄他们知道了,也不知会是何反应,他们还是要早作准备才是。

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他都一定会拼尽全力保下仙女姐姐和她腹中的骨肉!

因着这是慕青冉的头一胎,沈太傅虽是有些话不太方便,但是到底还是她的身子要紧,也顾不得许多,只仔仔细细的询问了紫鸢许多,均是事无巨细,认真的记在心里。

怀孕期间,本就有诸多的注意事项,何况慕青冉的身子此前一直不好,紫鸢确定她的脉象之后,便赶忙去药庐为她熬制安胎药去了。

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沈太傅也带着慕青珩等人都先回了自己的院子。

待到慕青冉幽幽转醒的时候,却是只见紫鸢和流鸢,墨嫣和墨琀均是围坐在床榻前,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她方是要起身,便见到紫鸢赶忙过来扶住她,在她背后放了一个大迎枕,让她靠坐着更为舒服些。

坐起身后,慕青冉才见到,原是不仅墨嫣和墨琀坐在这,外间竟是也坐着“几只”!

墨锦、墨潇、墨音、墨影、墨清

这是要三堂会审?!

看着这几人均是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看,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同她讲。

难道!

“可是王爷出了何事?”一瞬间,慕青冉的脸上不复往日的平静淡然,取而代之的是满目惊忧。

能让这几个人同时出现在这里,定然是发生了大事,可她如今能想到的,便只是夜倾辰了。

见状,紫鸢赶忙出言安抚道,“小姐别担心,不是王爷!”

不是夜倾辰那这是?

“属下恭喜王妃!”话毕,却只见几人齐整整的瞬间单膝跪在了地上,一个个的脸上均是洋溢着笑容,就连素日满脸冷傲的墨嫣和墨琀也是眸中丝丝笑意。

这下,即便是聪明如慕青冉,也是一时间有些茫然。

“王妃,您有身孕了!”见慕青冉一脸不解的望着他们,紫鸢不禁微微笑道。

身孕!

她有孕了!

闻言,慕青冉下意识的便伸手覆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眸中不禁染上了丝丝笑意和惊讶,这里有了夜倾辰的骨肉!

怪不得她近日总觉得自己身子有些乏累,原以为是夜间未曾休息好,却不想,竟是因为怀有身孕了。

“多久了?”

“已近两月!”

“王妃,要不要将这个消息赶快传给王爷?”墨潇的声音忽然响起,这事若是让王爷知道了,定然是要高兴死的。

告诉夜倾辰?

可是慕青冉闻言,却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还是先不要告诉他。”这本是令人开心的事情,只不过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夜倾辰。

即便是得知她有孕,他会很开心,可是只怕更多的是要为她担心的。加之他如今又不在她的身边,定然会担忧她有孕期间会否身子不适,更加会担心,她生产之时会否平安。

其实墨锦心中所想,倒是与慕青冉不谋而合。他倒不是不想让王爷知道,可是依照眼下的情况,还是等王妃腹中的小主子满了三个月,坐稳了胎像之后再报给王爷知道吧!

“王妃,那是否要先与宫中的陛下报喜?”即便眼下不说,可是将来待到四五个月的时候,怕是要显怀的。

“嗯,自然是要告知陛下的。”这本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选择先不告诉夜倾辰,也不过是为了避免他担忧罢了。

“王妃,如今既是怀了小主子,还望您务必保重自己,即便是忧心王爷,也要顾忌腹中的孩子才是。”紫鸢的声音忽然响起,一时让屋中的几人顿时连连点头。

是这个话呢!即便王妃担心王爷,可是更要保重自己才是!

“我晓得的,你们也无需太过担心。”他们素日便忧心她的身体,她心下自然都明白,如今既是有了这个孩子,只怕更加是要万分小心谨慎了。

“属下必当誓死护卫王妃和小主子的安危!”

若人有何人来犯,就不要怪他们心狠手辣,不念慈悲了!

流鸢伺候着慕青冉喝了安胎药后,便又为她搭了一次脉,见脉象平稳,并无异常方才放下心来。

一时间,地宫的几人也是纷纷散去,只留墨嫣和墨琀在内间暗中守着。

而墨锦亲自进宫求见陛下,禀告慕青冉有孕的消息,却是顿时让高兴的直接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墨锦见状,不禁嘴角微抽,怎地瞧着陛下这样子,竟是比得知大皇子妃有孕时,还要激动!

就连一旁的蔡公公也是满脸激动的样子,见此,墨锦的眼中也不禁有些骄傲之色。

看来他家王妃育有身孕还真是众望所归啊!

而当墨锦出宫之后,随他而去的还有亲自指派的两位御医,各种的珍奇药材,还有一箱箱的银子!

慕青冉看着眼前站着的两位御医,不禁淡淡一笑,却是顿时让两人紧紧的埋下了头。

这靖安王妃果真是倾城之姿,他们却是不敢唐突冒犯的。这被指派来照顾王妃的身子,瞧着倒是足以显示陛下对他们二人的倚重,看着风光,可若万一要是王妃腹中的孩子有个什么好歹,先不说陛下,单是王爷只怕就要先取了他们二人的性命!

可慕青冉心中想的却是,派了御医来调理她的身子,她倒是可以理解,但是这一箱箱的银子是怎么回事?

略想了想,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失笑,想来是她家特立独行的王爷总是这般做,现下陛下倒是懒得去想该给他们什么赏赐了,只一味的赐下银子就对了。

有多重视靖安王府的这个孩子,只见他对慕青冉的态度,便可知道了。

夜倾瑄得到消息,知道慕青冉怀有身孕的时候,只觉得脑中“嗡”地一声。他蓦然想起之前夜琛的满月宴上,夜倾辰说的一句话,他说他又不要这万里江山,偏要子嗣做什么!

他以前不以为然,可是自从听夜倾辰说完那句话后,便算是明白了,他说的是对的。

夜倾辰没有子嗣,对于他们而言,才是最安全的。

可是偏偏如今慕青冉怀了身孕!

父皇竟是还亲自指派了御医去照顾她的身子,虽是琴儿有孕的时候,父皇也是这般做了。可是这一次的这两个御医,是在太医院默默无闻的两人,医术并未见得有多高明,可是偏偏父皇就是派了他们前去。

那只能说明,这两人是父皇自己的人,派到靖安王府才最是让他放心!

医术高不高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安全。

这般行径,便足可见父皇对于夜倾辰的孩子的重视,竟是丝毫不比皇长孙的差。若然十月怀胎之后,慕青冉果然诞下一名男婴,那将来的事情,倒是真的有些不好说了!

而原本这丰鄰城中,以为慕青冉身娇体弱不能生养之人,也是纷纷打了嘴巴。她便是此前身子不好,可是依旧那般得王爷宠爱,更遑论如今这般有了身孕,想来这地位只怕是更加无法撼动。

夜倾昱得到这消息的时候,却是没有像夜倾瑄那般担心,反倒是极为高兴。他是没有孩子与夜倾瑄一争高下,可是如今可不是来一个劲敌嘛!

而且,还是一个夜倾瑄绝对不敢轻易招惹的劲敌!

父皇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是明确了,若然是何人敢与慕青冉和她腹中的骨肉为难,只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倒是不担心,所有他一开始,就是与慕青冉是同一国的,只有靖安王府越来越好,他的胜算,才越来越大。

也正是因此,慕青冉有孕的消息传出去的第二日,夜倾昱便命云舒带着贺礼,前往靖安王府去探望。

墨锦带着云舒直接去到浮风院的时候,慕青冉正在喝安胎药。

她的眉头微微蹙着,看起来好不可怜的样子,她这辈子只怕是摆脱不了吃药的命运了。之前身子不好便一直要吃药调理,好不容易后来起了起色,无需再服药,却又要开始泡药浴,本以为身子渐渐好转,终将摆脱吃药的“夙命”,那成望竟是又怀了身孕,要是吃安胎药

见状,紫鸢却是忍不住的侧身偷笑,明明是那般通透的一个人,可是偏偏在服药这件事情上,竟是会这般小孩子气!

云舒进来的时候,慕青冉方是喝完了要,正在漱口,见此,她便安静的候在门边,并未急着上前问安施礼。

墨锦见状,却是不禁心下暗叹,好个有眼色的丫头,怪不得六皇子会派她前来。

这照理说,王妃有孕,六皇子既是要来贺喜,即便是王爷不在府中,他身为外男不便前来,可是到底也该是六皇子妃亲临,而非是像这般派一名丫鬟前来。

只不过想起曾经襄阳侯府被夜倾辰一夕之间灭了满门,六皇子如今这般举措倒是也无可厚非。

“奴婢参见王妃。”见慕青冉一切收拾妥当,云舒才缓步而入。

“云舒姑娘起身吧!”来人一身淡淡紫衣,静然而立。

她虽是自称奴婢,可是慕青冉却是从未将她当作过真正的丫鬟看待。有些人的周身气质,非是一件衣物亦或是一个称呼便能轻易改变的。

紫鸢也常穿紫衣,可是那颜色很衬她,她性格本就稳重得体,是以只觉得那般颜色的衣物放才能彰显她的脾气秉性。

可是慕青冉觉得,云舒不是这样的!

虽是只见过寥寥数面,但是云舒给人的感觉,气势很盛,根本不似那般惯会伺候人的丫鬟可比。总觉得她常穿紫衣,并非是本身有多喜爱,而是这般略显深沉的颜色,可以将她眉眼之间的凌然傲气压低一些。

“奴婢奉六殿下之命,特来恭贺王妃有孕之喜!”说完,云舒便将手中的贺礼清单交到了墨锦的手中。

“倒是多谢六殿下的美意。”说着,慕青冉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云舒,见她似是有何话说,便摒退了房中的其他婢女,只余紫鸢个流鸢两人。

云舒见状,心知这二人必然是慕青冉亲信之人,便也就不再有所顾忌。

“其实奴婢这次前来,还有代我家殿下多谢王妃之意。”

慕青冉闻言,却是不禁一愣,有些不解云舒这话是从何说起。

谢她?!

夜倾昱谢她什么?!

见慕青冉似乎面露不解,云舒却是并未继续说下去,反倒是提起了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如今锦乡侯虽是被放归家,但是袁三公子身上背负的人命一案,却是万万洗脱不掉的!”

听云舒提起这事,慕青冉方是一时间恍然大悟。原来夜倾昱是指的这件事情,看来他果然猜出严世聪之死是她所为了!

“六皇子慧谋无双,眼下这般局势,便刚刚好!”说话间,慕青冉的眸中满是晶亮之色。

云舒觉得,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她这般说辞,想来无论如何她也是不会相信,这般品貌非凡的女子,竟是玩弄起权术,这般得心应手!夜倾昱曾经说过,若然慕青冉身为男子,只怕是这天下都要被她算计了去!

这边云舒心下感叹慕青冉,而相对的,慕青冉却是在心间合计着她。

听云舒这般一说,倒是可见,夜倾昱的许多事情并不瞒她。这倒是变相印证了自己的猜想,若然云舒只是个普通的丫鬟,何以会被夜倾昱这般信任重用!

想来这中间定然也是有着他们的故事,只是外人不得而知罢了。

送走了云舒之后,慕青冉想起如今丰鄰城的这般局势,一时间,唇边不觉淡淡微笑。

她此刻但是不担心会有何人来算计她了,只怕是陛下比她自己还要在意这些。这城中但凡有些脑子的,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撞到刀口上来,而没有脑子的她自然也不会轻易被人算计了去!

慕青冉的手慢慢的抚摸上小腹,眸中满是温婉的笑意。

夜倾辰我们有孩子了。

即便如今你不在身边,可是我一定会尽力护他周全,也一定会尽力保护自己完事周全。

她从未像如今这般,会这样思念一个人,明明他人已是不在身边,可是每每独处,却总是觉得他的音容笑貌皆在眼前。

第一次,她这般思念他。

第一次,她想要任性的即刻便见到他。

也是第一次,她意识到,夜倾辰并不只属于她,还属于这丰延的天下!

可是慕青冉到底就是慕青冉,她聪明,所以她不庸人自扰,她淡然,所以她不事事纠结。她明白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便是担心夜倾辰,但却是不可以因此而影响身体,进而影响到孩子!

夜倾昱这般大张旗鼓的派云舒前去靖安王府探望慕青冉的事情,很快便在丰鄰城中传开了。一时间,各家各户的朝中大臣,也是不甘落后一般,纷纷前来恭贺。

慕青冉素来是与夜倾辰一般,不喜那般热闹场面,也懒得与众人周旋之人。再加上墨锦等人的极力洗脑,最终这这贺礼嘛,倒是都收下了,但是人却是不见的。

墨锦只一句,王妃身子不好,需要静心安胎,便将一众人都挡了回去。

可是挡的了别人,却是没想到,七皇子妃居然也会来王府拜访,这倒是出了奇了!

听到墨锦说起七皇子妃的时候,慕青冉不禁一愣,随即想了想,还是让墨锦将她请了进来。

虽然不知道她此番前来是何目的,但是她到底不比那些朝中的大臣,连面都不见一下,未免有些太过托大。

“王妃有礼!”方是进到花厅,七皇子妃便见到慕青冉闲闲的坐在那,一旁的婢女小心的在她的身后垫了一个靠垫,又拿过一旁的薄被轻轻搭在她的身后的腰间。

“七皇子妃有礼!”慕青冉闻声望去,却是只见那女子眉目温柔的站在那里,朝着她微微颔首示意。

方是落了座,便听到七皇子妃的声音近乎平静的响起。

“我今日前来,是为了殿下”说完,她便目光灼灼的望着慕青冉,却是见后者一脸的不解。

为了夜倾睿?!

她这是

即便是聪明如慕青冉,也实在是不解她这是何意,之前还为了夜倾睿与她设下陷阱,如今竟是前来探望她,实在是有些让她难以置信。

“自从王妃有孕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殿下便有些忧心王妃的身子,不过他不便前来,我便替他过来了。”说这话的时候,七皇子妃的眼中似有泪光闪过,但也只是瞬间,便也坠入眼眸深处不见。

我她竟是用的这般称呼!

一时间,慕青冉闻言,却是不禁心下微思。她总觉得今日的七皇子妃有些不一样,似是放下了一些什么,又好似想通了一些什么。

与她说话时,好像也并未有端着皇子妃的架子,似乎只是想寻常人家的妯娌之间,闲话家常一般。

“七皇子妃这话似是有些失言了。”慕青冉的声音软软的,很动听,她的目光一直是温温淡淡的,并未带着一丝的敌意,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上次宴会设计陷害过她一般。

这般女子既有容貌又有智谋,合该是自己比不上她!

“王妃不必介怀,我知贵府上必不会有那般乱嚼舌根之人,我说的也都是事实而已。”自从得知慕青冉有孕的消息之后,夜倾睿便偶尔会面露忧思,她冷眼看着,便心知他恐是担心她。

但是他已经答应了大皇兄,绝不会在受慕青冉的左右,所以即便想确定她是否平安康健,他也是硬逼着自己不去探听的。而她既是嫁了他,便理应凡事以他为重,为夫君分忧解难,本就是妻子的本分。何况由她来探望慕青冉,大皇兄才不会有所怀疑,也能在父皇面前不至于失礼,倒是一箭双雕。

闻言,慕青冉再次看向七皇子妃的目光,却是一时有些矛盾。

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明明深爱夜倾睿,爱到曾经也盲目的与自己为敌,可是如今,却是这般委曲求全的跑来探望自己,只是因为那个人想要知道她的情况!

若然易地而处,夜倾辰的心中装着另外一名女子,想来她在知道的那一刻,就会从此关上心门,再不会让他侵蚀自己的世界!

“得妻如此,是七殿下的幸运。”如果夜倾睿懂得珍惜眼前人的话,就该好好和她走下去。

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七皇子妃先是一愣,随即却是不禁苦笑一声。

她似乎并不认为殿下对她用情多深,方是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我有一事不明,不知王妃可否为了解惑。”这件事情,从上次宴会之后,便一直在困扰着她。

“请讲。”

“我此前设计陷害了王妃,却为何事后不见你有何还击?”从慕青冉嫁给夜倾辰开始,凡是与她为难,和她作对的人,哪里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所以那日之后,她一直以为自己也会遭到她的“报复”,可是过了许久,这事竟然就不了了之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微笑,原来她在别人心中是这样一个睚眦必报的形象。不过倒也相差不远,她本就是这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报十分的性格。

至于为什么唯独没有对她出手其实,多多少少是因为夜倾睿的关系!

她能感觉到夜倾睿对她的情愫,她也会偶尔利用他对她没有防备之心,而观察出一些自己想要得知的消息。即便是不管之前自己利用他的几次,可是单是上一次端午家宴他放自己离开,这边算是自己承他的一份人情。

所以当时夜倾瑄找那名婢女出来顶罪之后,她便没有再找她的麻烦,因为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设计了七皇子妃,都难保不会将夜倾睿牵扯进来,即便能让他置身事外,可是依照他的性格,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七皇子妃遭难的。

“因为七殿下!”既是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慕青冉并没有刻意隐瞒,而是和盘托出。

因为殿下?!

闻言,七皇子妃却是猛然一惊,她当时的行为是不是险些就害到殿下也被牵累了!

见她似是想明白了当时的情况,慕青冉便也不再多言,只静静的捧着手中的热茶,眸中情绪莫名。

如今已近深秋,天气愈见转凉,以往夜倾辰在的时候,总是习惯将她的手握在他的大掌中为她取暖,如今便只能依旧手捧一盏热茶,回忆消耗她过剩的忧思。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原来从头到尾,都不过只是她自己的“异想天开”罢了。

这位靖安王妃,远比外人设想的还要聪明!

她懂得揣摩人心,明白拿捏别人的软肋,却是让人不由折服,渐渐沉沦在她那双温婉淡然的眼波当中。

今日这一番话,她似乎明白了为何靖安王会独独宠爱于她,也似乎明白了殿下为何偏偏阵营相对,却仍是一头扎了进去,无怨无悔。

“皇子妃对殿下眷恋情深,莫要为他人所惑。”倒不是她如何善心仁慈,只不过同为女子,她爱的实在是太过深沉,生生是将自己都陷在其中,无可自拔。

若然真的能这般无所畏惧,全然奉献的爱一个人,或许会比处处猜疑,事事嫉妒要来的幸福的多。

“多谢王妃!”

她想,如果不是她的夫君爱上了这般女子,如果不是因着阵营不同,她会很像要和慕青冉成为至交好友,毕竟这般女子不仅是只得男子倾心,便是身为女子,她也是忍不住想要与她交好。

送走了七皇子妃之后,慕青冉听着墨锦口中提到的贺礼清单,在听到一人的时候,却是不禁一愣。

华嫔?!

她竟是也送来了贺礼!

似乎是上一次在大皇子府上也是这般,她无缘无故的为自己说话,如今得知她有孕,也是奉上了贺礼,倒是不知究竟是何意。

想是因着夜倾昱的关系,昭仁贵妃也是奉上了厚礼,不过墨音等人却是在暗中仔仔细细的查探了一番,见是没有任何异常,方是放下心来。

他们可是至今未忘,当时端午宫宴算计王妃之人还有她一个!

只不过王妃说留着她还有用处,便一直没有让他们出手料理。如今她假惺惺的送来了贺礼,但是谁又知道她安的是什么心!

看着紫鸢手中拿着一些婴儿用的小围嘴儿,手帕之类的东西,慕青冉倒是觉得眼前一亮。

“这是何人送来的?”这礼物虽是不比那些金银器皿贵重,但是却难得胜在心意。

“回王妃的话,是惠妃娘娘。”

惠妃娘娘!

这便是了,惠妃娘娘在宫中的绣艺向来是一绝,如今得知她有了身孕,亲手缝制一些小物件,倒是可见她的用心。

“是十公主殿下亲自送来的,只是她道恐扰了王妃安胎,便只将东西交于属下,便直接回宫了。”

夜倾宁亲自送来的?!

想到那个“机灵鬼”,慕青冉的唇边却是不觉泛起淡淡的微笑。

也罢,那就等着胎儿满了三个月之后,胎像稳了再请她来王府小坐。

“太后可得知了这消息?”忽然想到什么,慕青冉放下手中的茶盏,问墨锦说道。

“启禀王妃,太后如今疯疯傻傻,清醒一阵糊涂一阵,只怕是无人告知她这些的。”

“这般大喜的事情,怎么可以不让太后她老人家知晓呢!”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唇边满是温婉的笑意,可是墨锦见了,却是赶忙低下了头。

又开始了!

王妃又要算计人了!

“记得告诉太后,就说靖安王妃与腹中小世子,安然无恙。”

小小世子?!

紫鸢闻言,却是颇为震惊的看着慕青冉,小姐怎地知道就是个小世子,连她都看不出来呢!

可是紫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是不代表墨锦也不明白。

王妃的意思是打算刺激一下太后吧!

她如今久居深宫,消息不甚灵通,只怕是告诉她王妃有孕,就要被气个半死,更遑论是得知王妃怀的是个小世子!

“属下遵命!”

墨锦走后,紫鸢的脑中却是一直在回想着慕青冉方才说的那句话。

小世子

若是万一不是世子呢?

“小姐王爷会不会希望您怀的是个小世子?”想了半晌,紫鸢还是斟酌着开口说道。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夜倾辰好像还从未说过希望将来的孩子是什么性别。

“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

之前她身子不好,夜倾辰恐她会多想,是以极少提到子嗣的问题。如今听紫鸢这般一说,她方是才想到,她似乎从未听夜倾辰提起过有关对孩子的期待。

不过一般都会希望是男孩儿吧!

毕竟,这还关乎到王府世子之位的传承,只是想到那人曾经说起不想让她有孕,宁愿从宗亲当中选一个孩子出来,继承靖安王府,慕青冉就不禁淡淡微笑。

想来不管是男是女,他应都是不会在意才是!

只不过若这一胎便是个男孩儿,想来之后,夜倾辰便更有理由不让自己再次有孕了。

可是她总觉得,一个孩子未免太过孤单了,虽然多了也会太过“热闹”!

紫鸢见慕青冉一直淡淡微笑着不说话,原本还有些担忧的心思,却是忽然轻松了不少。

此前小姐身子不好,王爷为了担心她,甚至都豁出不要子嗣了,如今又如何会因为男女的问题而对小姐有何想法呢!

她如今也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那小姐如今,要先想想孩子的名字吗?”

名字

其实,这本该是夜倾辰来取的吧!

可是按照如今的情况,待到她生产,他应是还在边关才对,段或是来不及的。

“眼下还早,待过些时候,便让外祖父费些心思吧!”又或者,说不定宫中那位一开心,还会给赐个名字什么的,这都是说不准的。

紫鸢闻言,也不禁失笑,只道是自己太过心急了些。

而另外一边,墨锦也遵照慕青冉的吩咐,命宫中的眼线将她有孕之事告知太后,还特意注明,说太医诊过脉后都言是个男孩儿。

其实这话说给别人听,段或是不会相信的,毕竟只是诊脉便分辨男女性别,想来即便是褚懿,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不过这世上倒是真的有一些经验老道的嬷嬷,能够通过看孕妇的肚子形状,进而猜测这腹中之子是男是女。

可是慕青冉如今只有两个月的身孕,根本还未显怀,却是压根看不出什么。偏偏她却是这般言之凿凿的命人告诉太后,这是一名男婴,其实本也就是为了气她!

加之太后如今疯疯傻傻,只怕是说什么,她都会记在心上的。

而事情也果然如慕青冉所料一般,之前太后虽是疯癫之状,但却至少还是每日按时进食,偶有清醒的时候。可是自从听了慕青冉怀孕的消息之后,却是水米未进,不多日子,便已经瘦的皮包骨,折磨得不成人样了。

可即便如此,慕青冉派去盯着西宁侯府的人,依旧是未有收获。

她每每听到,却是不禁淡淡微笑,只道这西宁侯当真是个沉得住气的,接下来就看谁耐得住性子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