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赤霄短匕/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爷?!

她要和亲的人是王爷!

安灵犀这话一出,墨锦等人顿时眉头紧皱,顾不得她在一旁稍显得意的嘴脸,赶忙转头看向慕青冉。

唯恐她因为这一番话而心气郁结,进而动了胎气。

靖安王三个字一出,慕青冉脸上的浅笑,瞬间僵在唇边。原本还红润的脸色却是顿时变得毫无一丝血色。

她嫁的人是夜倾辰!

想到这里,慕青冉的眉头紧紧的蹙起,手下意识的覆在小腹之上,脸上却满是痛苦之色。

“王妃!”紫鸢见状,顿时吓得魂儿都没了,她赶忙伸手扶住她,手也瞬间搭在了慕青冉的腕上,却是不禁微微一愣。

见此,墨锦的眼色瞬间冰寒的射向一旁的安灵犀,却是生生骇得她向后退了一步。

好可怕的眼神!

虽然初见这管家,安灵犀便知道他一身武艺不凡,可是方才那般毫不掩饰的杀意,还是让她吓了一跳。

不过她也是于战场上杀伐之人,不比那些闺阁的小家女子,岂会是他一眼便吓得无状之人。

微微敛住心神,她看着慕青冉的脸上满是难耐之色,心下却是难免有些慌张。

“王妃既是身子不适,本宫便先告辞了!”说完,也不顾其他人的目光,径直便匆匆离开。

她本来还打算直接住进靖安王府,可是眼下这般看,今日实在不是最佳的时机。

眼见安灵犀莫名其妙而来,如今却又匆匆而走,墨锦等人虽是心下愤恨,但却是一时顾不得她了,只满心担忧慕青冉的情况。而就在安灵犀离开之后,原本还“痛不欲生”的慕青冉,却是忽然放下捂着腹部的手,慢慢直起刚刚还微俯的身子,朝着正担忧她的几人微微一笑。

墨锦见状却是猛然一愣,王妃这是

装的?!

唯一算是淡定一点的,还要说是紫鸢了。初时她也是真的担忧的,可是一给王妃搭上脉,她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脉象有力平稳,根本就不是动了胎气的样子,这般一想,紫鸢再看慕青冉略显痛苦的表情,便觉得没那么担心了。

“王妃您吓死我了!”墨锦的声音显得颇有些有气无力,似是方才经历过什么重大打击一般。

慕青冉闻声望去,却是果然见到墨锦急的满头大汗,一脸的余惊未散。

这似乎还是慕青冉第一次见到墨锦这般惊慌的样子,素日不管发生什么事,他总是一派“运筹帷幄”的样子,从未见他有丝毫的惊慌失措。

看来这次是真的将他吓到了!

“你无须担忧,无碍的。”她也不过是随机应变而已,并没有计划的那般周全。

“王妃,那个什么公主说的是真的吗?”紫鸢的声音,略微试探的响起,说出的话,却正是在场几个人的心思。

“多半是真的!”她说来和亲,是真的!

但是和亲之人是夜倾辰这就有些水分了!

若她所料不错,安灵犀今日过来,应该不仅仅是来示威才是。

她应当是还有些别的打算,只不过被自己这般作为,给“吓走”罢了。待到她事后反应过来,便会知道自己今日不过就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慕青冉心中的想法却是没有说与紫鸢她们知道,未免她们更加为自己担忧,还是不说为好。

可是紫鸢他们想到方才那人提起,说是要嫁进靖安王府,便是满心的膈应!慕青冉之所以会假装动了胎气,也不过是为了看看这位缙云公主的反应。

若是她依旧自说自话,全然不顾及她的死活,那么慕青冉便相信,她今日过来完全就是为了耀武扬威,而她所说之话,想必定然是有所根据。

可这位缙云公主却并非如此,见她动了胎气,却是吓得“赶忙告退”,说明她是不想惹祸上身的。

至于她口中所言,只怕是也言过其实,半真半假。

“那怎么办?!”闻言,流鸢急不可耐的问道。

虽然她平日也不喜欢那人一直缠着小姐,但是也绝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别人去不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静观其变吧!”依照眼下的情况,安灵犀定然不会仅仅只是这么一手。

今日被她连蒙带骗糊弄了过去,但是只怕日后,就没那么好打发了。

安灵犀回到驿馆之后,方才意识到,自己莫不是被那位王妃给“耍”了一通?!

此前她说了那么多的话,均是不见她有任何异常,偏偏一提到了夜倾辰,她却是顿时脸色一变。

她既是那般聪慧,却又如何看不出自己是在故意气她!既是看出来了,却依旧是动了胎气,那边只能说明她是故意的!

想到这,安灵犀的眼中满是兴味,这女子倒是有些意思,想来将来若是入了靖安王府,必然会与她有一番好戏呢!

她今次不与她多做纠缠,不过是为了保证边关安稳,她此行目的,是为了和亲丰延,确保不再出兵。若是不禁没完成本身的“任务”,倒是反招的靖安王妃动了胎气,岂非都是她的罪过!

虽是近日方才抵达丰鄰城,可是她对这位靖安王妃也是早有耳闻。

不仅偏得靖安王的宠爱,便是陛下也是对她爱屋及乌,诸多纵容。

虽然身子在她看来弱了些,但是那模样倒是真的极为整齐标志,即便她同为女子,第一眼见到她的容貌也是生生被震撼了。

怪道将靖安王迷的什么似的,原是果然名不虚传,竟然真的好似天仙下凡一般的品貌!

可是即便再是貌美如花,又有谁能保证一辈子得到别人的青眼。更何况,所谓夫妻,又岂是仅仅只需要相貌便可以,这其中感情深浅,信任与否,又何尝不是需要注意之事。

这般一想,安灵犀原本有些被慕青冉影响的心绪却是渐渐平复下来,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到底还会发生什么,谁又能说的准呢!

而事实上,也差不多如慕青冉所料一般,安灵犀果然是在丰鄰城“扎根”住了下来。虽是一直没有表态究竟与她和亲之人是谁,但是就是这般模糊不清的态度,才更让人觉得捉摸不透。

至于被她亲口提到的夜倾辰慕青冉却是并不打算将如今丰鄰城的情况告诉他。

他远在千里之外,且不说这一来一去传信需要的时间,可即便是告知了他,也不过是图惹他担忧罢了。可她如今最不想的,便是他为她担心思虑,战场上刀剑无眼,生死不过转瞬间的事情而已。

何况眼下的情况,她尚且是能够应付的,既有墨音他们护卫,又有陛下的维护,怎么看她都不会让人欺负了去的。

而且若然只是耍心机玩手段,她倒是并不担心,至少目前为止,她还从未因此而败过!

近来丰鄰城中偶有传言,只道这北朐来的和亲公主,竟是要嫁给靖安王,这不之前还因为这事儿,靖安王妃还动了胎气,险些没有保住这个孩子。

一时间,有些人还未曾见到过这位和亲公主,便已经开始对她心下烦厌。虽然都是同为和亲而来的公主,但是慕青冉如今已经是丰延名正言顺的“媳妇儿”,相比安灵犀,到底是更有“群众基础”!

这丰鄰城中谁人不知,王爷对王妃宠爱有加。如今王爷出征在外,竟是跑出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人来跑到王妃面前“搬弄是非”,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子,待到王爷归来,岂非要伤心死了。

这边丰延百姓对安灵犀的态度实在是恶劣的很,不仅是因为她是北朐而来的和亲公主,更因为她自己素来引以为傲的“战场杀伐”之事!

可是这些事情传到了百姓的耳中,就变了味道。

她既是北朐皇室的公主,又是军中一计决生死的大将,那还不知她曾经斩杀了他们丰延多少的将士呢!

只想到这,众人便恨不得游街示威,将这个劳什子公主送回她的北朐去!

而这件事情的主角儿安灵犀,除了初时到过靖安王府之后,便一直“窝”在驿馆中。也一直不曾下旨,众人便也一直蒙着,不知道事情究竟会如何发展。

这段时间,慕青冉的肚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大。流鸢她们每每见到,却是只觉得惊奇不已。

天气也越来越冷,她们甚至都不再让她随意出门,每日都只“缩”在房中,万事都不让她插手。

看着刚刚拿起的书便被紫鸢一把抽走,慕青冉却是忽然一愣,随即失笑着摇头。

她如今真是越来越经常想起他了!

慕青冉的手慢慢覆上“高高”隆起的小腹之上,她柔软白皙的手慢慢的一下一下的轻抚着腹部,感觉异常温柔。

她的目光中满是温婉的笑意和深深的思念,交织而就,化成了眸中点点星光,熠熠生辉。

忽然,慕青冉的动作猛地顿住,她眼神惊奇的望着腹部,素日的淡然此刻竟是全然不复。

“夜倾”辰

孩子,动了

下意识唤出口的名字,却是让慕青冉自己,也猛然愣住。

然后才发现,她想与之分享的人,却是根本不在身边!

原本还满心欢喜的神色,却是慢慢安静下来,眸中异样的光彩也渐渐消散。她的手重新开始动作,一下一下地,慢慢抚摸着小腹,似是在与腹中的孩子对话一般。

你的父王此刻正在边关奋战疆场,他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是百姓心目中无可替代的战神。

虽然他此刻不在你和娘亲的身边,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他是爱你的!

墨锦进来的时候,正好瞧见这一幕,只觉得心头顿时一震。

王妃素日便给人一种宁静安然的感觉,如今有了身孕,只让人觉得更加的温柔似水。每每看到她的那一双眼睛,总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与她亲近一些,备感亲切。

眼下王爷不在,她一人守着靖安王府,化解外人设下的种种危机,这又岂非是一般女子可比!

再加上如今怀有身孕,王爷又于战场之上浴血杀敌,她每日忧心思虑尚且不及,却还要顾忌这丰鄰城的暗流涌动,当真是不易。

“启禀王妃,缙云公主来了府上。”墨锦收敛心下的思绪,微低着头,向慕青冉说道。

闻言,慕青冉的动作未停,只声音淡淡的说道“不见!”

“属下知道了”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墨锦便毫不犹豫的立刻向门外走去,急着要去打发了那个没眼色的公主。

紫鸢在一旁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却是并没有其他的反应。左右小姐不想见那公主,那便不见,反正他们也是不放心小姐与她见面的。

可话虽是这般说,但是到底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不见,安灵犀竟是全然不放在心上。接着第二日、第三日她竟是“不知疲倦”的前来求见,而墨锦也是依照慕青冉的吩咐,一概以一句“王妃安胎期间,不宜打扰”为由,给挡了回去。

众人本以为这般情况之下,安灵犀定然是不会再来了的,可是谁知道没隔几日,她竟是又跑了来!

而这一次,慕青冉再次听到墨锦的禀报时,却是没有再置之不理,相反的是,竟是让墨锦将她迎了进来。

“王妃如今可真是万分珍重小心啊!”还未见到来人,慕青冉坐在屋中,便已经是先行听到了声音。

“公主近来倒是清闲的很!”三天两头的便往王府跑,也不知她是到底有何要事。

安灵犀方是进了屋中,便见到慕青冉轻倚在贵妃榻上,眸光清润的望着她。

“听闻王妃身子不适,一直在府中静养安胎,是以本宫便想着来探望一番。”安灵犀进到屋中之中,便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的桌旁坐下。

紫鸢见状,虽是心下不愿,但是到底还是上前为她斟了一盏茶。

“如此倒是有劳公主满心记挂了。”慕青冉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好像没有听出安灵犀话中的“讽刺”一般。

这段时间,安灵犀每每前来王府,均是被墨锦给挡了回去。想来几次折腾下来,她心里的忍耐也是到了极致,必然是不会再忍下去了。

正是因此,她今日便没有如以往一般,命人直接打发了她,反倒是与她见面“一叙”。为的,也不过就是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手段要使出来!

“王府上下,如今这般在意王妃的肚子,想来王爷远在千里之外,还不知要如何担忧呢!”连下人都尚且这般,更何况是夜倾辰本人!

慕青冉闻言,却也只是淡淡微笑,并不言语,只兀自听着安灵犀说下去。

“呵呵想来王妃这般娇弱女子,合该是这样被人保护的!”说完,安灵犀的目光颇为凌锐的看向慕青冉,似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娇弱

慕青冉唇边的笑意,渐渐变得愈加令人迷醉。

是说她成为夜倾辰的负累了吗?

安灵犀的语气满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之意,就连一旁的紫鸢都听出来了。

微微用眼神示意紫鸢和流鸢稍安勿躁,慕青冉继续眸光温润的望着安灵犀。

“公主想说什么?”总不会是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却只是为了说她身子“虚弱”之事。

“王妃果然是聪明人!”说完,安灵犀的目光扫向慕青冉身旁的紫鸢和流鸢,似是介意她们在这里一般。

见状,慕青冉却是并没有开口支走她们,她倒不是担忧安灵犀会对自己不利,毕竟眼下身在王府中,她不会傻到在这里对自己下手。

可若是按她的意思做,那便表示她极想要知道她要说什么,可事实上慕青冉对她说的,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而且若将紫鸢她们支走,恐她们也会担忧屋内的情况。

见是这般情况,安灵犀便也不再卖关子,只直接开口说道,“我向来觉得王妃是聪明人,可偏偏在对王爷的事情上,竟是这般糊涂!”

说着,安灵犀似是颇为遗憾一般的摇头叹息。

“还望公主明言。”

“王妃以为自己堪配王爷吗?”安灵犀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慕青冉,想要看到她是何反应。

可是她这话一出,却是让紫鸢和流鸢两人齐齐色变。

这是什么话!

难道她家小姐,竟是还配不上靖安王吗!

不理会那两个小丫鬟的反应,安灵犀只独独注意着慕青冉。

“王爷是这丰延至高无上之人,寻常人必然是较他不配,本宫本以为,这身为靖安王妃之人,定然也是龙姿凤态!”

说完,她似是打量了慕青冉一番,随后才又接着说道,“王妃固然是有天人之姿,可是这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副皮囊罢了。真的身居此位,你又对王爷有何帮助呢?”

话已至此,慕青冉如何还不明白安灵犀话里话外的意思。

原来她今日竟是打算来“劝说”自己退位让贤的!

安灵犀的弦外之音,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慕青冉即便是有倾世之貌,可也不过就是一个“花瓶”,对夫君是一点助益也无。不仅如此,她如今甚至改成为了夜倾辰的拖累!

靖安王妃身子不好,这事情在丰鄰城并不是秘密,人人皆是得知。而夜倾辰为了她的身子所作所为,在旁人眼里,是他对她恩宠有加,但是在安灵犀的眼中,这便成了慕青冉给他造成的负担和困扰。

又是兴建浴宫,又是外出寻医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夜倾辰在操持!

“说句不怕王妃恼火的话,若非是你和亲而来,陛下下了圣旨让王爷不得不娶你,想来如今的靖安王妃之位,还不知花落谁家呢!”

这话慕青冉倒是赞同!

若然不是有和亲之事,想来夜倾辰到现在,也不可能与自己有相识的机会。可是随即想想,却又觉得不对,即便没有陛下的圣旨,他作为冥夜,也是与自己相识了的。

“所以”兜兜转转说了这么一大堆,慕青冉觉得安灵犀话中的重点也该是来了。

“所以,同样前来和亲,你如今所得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时间上比我早到而已,否则的话本宫倒不觉得自己一定会输给你!”

话至此处,慕青冉再看向安灵犀的眼神中,忽然多了一丝玩味。

“不信的话,王妃要试试吗?”说着,安灵犀颇为挑衅的看向慕青冉。

“试什么?”

“看看若然本宫也同样嫁给了王爷,他到底会更中意谁?”

闻言,慕青冉却是忽然掩唇淡淡轻笑起来。

这位缙云公主,还真是异想天开,她跑来她所居住的王府上,议论着她的夫君,居然还问她要不要试试夜倾辰更加在意谁!

先不说这件事情无不无聊,可是她为什么要拿夜倾辰去作这样无聊的赌约!

“王爷是青冉的夫君,是本宫腹中骨肉的父王,不管有没有公主出现,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哼王妃倒是惯会自己开解的。王爷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身边之人必然要与他出生入死,同甘共苦,而非一味的躲在他身后,寻求保护!”

安灵犀的话音方落,暗处的墨音等人却是纷纷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出手收拾了这个公主了。

说他家王妃只会一味的躲在王爷身后寻求保护?!

这人是疯了吗!

就凭他家王妃,根本不用别人保护好吧!

单是玩笑间,便足以杀伐决断,绝计生死了!

“公主所言,似乎也并非全无道理”可是令墨音他们大为奇怪的是,慕青冉不禁没有反驳她,竟然还顺着安灵犀的话说了下去。

“可是本宫以为,王爷娶妻,需要的是妻子,而非一位将军!”慕青冉的声音,听起来温温柔柔的,好似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她知道,安灵犀听进去了!

她不得不承认,这位缙云公主虽然看似莽撞,行为有些粗枝大叶,但是她与夜倾羽的娇蛮却全然是两回事。

安灵犀今日过来王府所说的话,看似蛮不讲理,却实际字字珠玑。若非她素来便是这般心性随意之人,只怕会被她这些话影响,进而每日忧思,只觉得自己万般匹配不上夜倾辰,生生的庸人自扰。

“是吗”谁料慕青冉的话一说,安灵犀初时眼神黯淡了一下,可是转瞬间便又变得得意非常。

听她这明显满不在意的语气,慕青冉难得的,正视了她一番。

竟是还有后招吗?!

“王妃不若看看这是什么!”说完,只见安灵犀快速的抬腿,从靴子中抽出了一把匕首。

乍一见她这般举动,流鸢以为她欲对慕青冉不利,便赶忙摆开架势,护到了慕青冉的身前。

可是慕青冉的目光,却是一直紧紧的看着安灵犀手中的那把匕首,迟迟没有说话,也未有任何举动。

紫鸢见状,不觉奇怪,待她也顺着慕青冉的视线看过去时,却是身子猛然一僵,眼睛也微微睁大。

那是赤霄短匕!

王爷的匕首!

世人皆知,丰延靖安王一柄赤霄宝剑,一把赤霄短匕,从不离身,可是为何会在她的身上?!

随即,紫鸢猛然回头看向慕青冉,却是只见她目光凝滞的望着安灵犀手中之物,仍是未曾回神一般。

见状,她的眸光不觉一闪,却是只伸手拉过流鸢,“处变不惊”的退到了一旁。安灵犀见状,却是不无得意的朝着慕青冉说道,“王妃可看清楚了?”

闻言,慕青冉才状似恍若回神,只是眼眸之中,仍是有着不敢置信。

“这是王爷之物,向来王妃素日陪在王爷身边,该是见过才对!”说完,还恐慕青冉不相信一般,又向前有了两步,将那匕首,拿的与慕青冉又进了一些。

“你从何处得来?”慕青冉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极为温淡,但是听在安灵犀的耳中,却是只觉得她不过是在极力掩饰罢了。

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把通体全黑的匕首上,说是她不在意,安灵犀却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自然是王爷相赠!”说着,安灵犀似是极为得意一般的挑眉,手腕翻转间,便将那匕首重新收回了袖中。

“王妃难道不好奇,本宫为何从一开始便打定了注意要嫁给靖安王?”说完,也不管慕青冉是何反应,只自顾自的接着说道。

“其实本宫与靖安王早年便相识,远在你之前!”

接下来的时间里,整个房间安静的可怕,只有安灵犀的声音颇为洋洋自得的响起,说着她与夜倾辰不为人知的相识。

原来,早在夜倾辰尚未如今日这般功成名达的时候,他曾在幼年之时与老王爷常驻沙场。那时的夜倾辰,便已经渐显将帅之风,时常带着手下的亲卫,对敌人发起突袭。

而那个时候的安灵犀,也只是一个“疯癫无状”的小公主,被人宠的无法无天,即便她说要上战场浴血杀敌,虽是当时的先帝不愿,但最终还是由得她去。

就这样,少年少女初次相遇,便是在战场之上。夜倾辰的武功远在安灵犀之上,她几招落败,原以为自己会被那人俘获,谁知他竟是眼也不眨的便将她放走了!

从那之后,她心里便一直没有忘记他,虽是国家偶有纷争,但是这些都不妨碍她对他的感情。

事隔这么多年,她原本以为凭着他那般高傲之人,只怕早已经将当年之事忘得一干二净。

谁知她此前奉命赶往临水,以解他们边境之危,却是不想二人竟会再次阔别重逢。

最重要的是,夜倾辰率领大军明明已经见到了她,却是并没有发动攻击,反倒仍旧如幼年时那般,直接放了她离开。

甚至在两人错身分别之际,他还将这把匕首交到了自己的手上。虽是两人只言片语未说,但却是无声胜有声,所有感情都交付于手中之物。

听闻安灵犀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久,待到她终于说完的时候,却是只见慕青冉听的入神,眸中盈盈闪着水光。

安灵犀自然不会蠢笨到以为慕青冉是被自己的故事所感动,相反她应当是被自己所描绘的事情“刺伤”了才对。

任是何人听到自己的夫君,竟然心里装着另外一个女人,想来都是不好受的。即便慕青冉再是聪明淡然,遇到这样“戳心窝子”的话,也是难保伤心。

紫鸢面露“不忍”的看着慕青冉,见她眸中闪着泪花,却是一直未曾掉落,一时间,心内只是愈加的难受。

再次看向旁边的安灵犀时,只觉得她的面目变得更加的可憎了。

这人刻意跑到小姐面前来说这些话,分明就是没安好心!真恨不得直接让流鸢一剑杀了她算了!

可是紫鸢心里也明白,这也不过是想想,眼下两国正在交恶,若是此时安灵犀死在了靖安王府,只怕即便是陛下,也难以对天下百姓有个交代。

这般一想,紫鸢却是顿时有些泄气。

“所以王妃现在明白了吗?”见这房中的主仆三人均是有些“不在状态”,安灵犀却是神色安然的开口。

不难发现,她的语气之中,满是幸福满足之意,听到慕青冉的耳中,只觉得更加的刺耳。

“本宫身子突感不适,公主请回吧!”慕青冉的声音忽然“有气无力”的响起,虽然依旧恬静淡然,但是总让人觉得有一些没有“真实感”。

似乎是较之往常,声音更加的轻柔,也更加的“缥缈”。

“王妃既是身子不适,那便安心养胎吧,本宫告辞了。”左右今日要做的事情,要说的话,都已经达成了,再待下去也是徒劳。

若是万一慕青冉因为她这几句话而动了胎气,进而伤了腹中的孩子,岂非是她的罪过!

这般一想,安灵犀只恨不得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而就在安灵犀离开浮风院之后,这五种的主仆三人,脸上的神色却是都忽然一变。

伤心难过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洞察世事的平静。

这般情况,倒是让暗处墨音等人觉得奇怪不已。

他们虽然不相信王爷会对安灵犀有情,但是到底她说的幼年之事是真是假他们并不得知道。

因为王爷在迎娶王妃之前,他们素来只是守在地宫,并不在王爷身边保护。

若是要说王爷自小到大发生的事情,那还是要属墨刈和墨熙知道的最为清楚。毕竟他们两人经常跟着王爷同进同出,了解的情况也比他们要多。

“小姐,这缙云公主到底打算做什么?”紫鸢的声音很是有些疑惑,安灵犀难道就是为了要挑拨小姐和王爷之间的关系吗?!

“不是她想做什么,而是陛下想要做什么!”说着,慕青冉的手慢慢抬起,轻轻拂过自己的眼睫。

刚刚听安灵犀说起的故事,她倒是并非受到什么影响,只是再次听到她提起夜倾辰,才让她一时有些没有控制住情绪罢了。

紫鸢听闻慕青冉的话,却是不禁一愣。

陛下?!

这怎么会与陛下有什么关系呢?!

见紫鸢似是不解,慕青冉却也没有多加解释,只微微淡笑着望着自己隆起的腹部,眸中一片清明之色。

若是按照正常陛下的行为,安灵犀这般不管不顾的几次跑来王府,为了避免对她腹中的孩子造成什么影响,陛下应该很快便出手“解决”了才对。

可是他不禁没有这般做,但凡只是冷眼看着这些,对于安灵犀到底应该与何人和亲,也是只字未提。

所以慕青冉便觉得,陛下是刻意这般做的。或许,是为了将这个麻烦推给她!

依照她的性子,虽是从不轻易与别人为难,但是既然别人都已经欺负到了“家门口”,她哪里还有退缩的道理!

安灵犀今日这一番举动,先是当着她的面,将自己贬低的一无是处。接着又道出她与夜倾辰多年的“故交”之缘,换做是别的人,只怕早就伤心的想要“一头碰死了”!

这位缙云公主这般大的举动,即便是这丰鄰城的百姓也是知道的,更遑论是宫中的陛下!

这般一想,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微笑,陛下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吧!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慕青冉所料的这般,确实是对于该如何安排安灵犀的“去处”而颇为头痛。

就像是当初准备要将慕青冉许给何人一般,这是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

一来,这关乎丰延和北朐两国的邦交,若是处置不好,恐会引来别人的风言风语。

二来,如今丰鄰城中局势虽然看似安稳,但是这是因为正逢战乱,待到局势安定,这北朐公主代表的,岂非又是一股势力!

这般一想,却是段或是不能将她随意指给何人。可若是指给夜倾辰先不说慕青冉会如何,只怕夜倾辰自己,就会先闹得个“人仰马翻”,不得善了。

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才决定,这事还是由慕青冉出面解决最为合适。

那丫头有心机有手段,摆弄这么一个“有勇无谋”的公主,只怕是还不在话下。

再说安灵这一边,从王府出来以后,她脸上张扬的笑意便没有褪下去过。

今日在慕青冉的面前说了这般多的话,安灵犀并未指望她会全部相信,但是想来那匕首她定然是上心了的。

毕竟那可是夜倾辰素日贴身带着之物,如今竟是会出现在她的手上,想来慕青冉再是聪明过人,也定然是想不明白这一步的。

这一日之后,安灵犀便一直派人关注着靖安王府的情况,可是未等到慕青冉的什么消息传来,竟是有人见到丰延的三皇子,去了王府上“拜见”。

夜倾桓这一走,也是有日子没有回来了,如今再次回了丰鄰城,便直接去了靖安王府,准备接夜倾君回去。

可是别人不知道,慕青冉却是知道,夜倾桓前来,必然不仅仅是了接夜倾君回去。

见他一人“形单影只”的回来为,慕青冉压下唇边的笑意,目光浅淡的望着他。

看来烟淼并没有随他回来这位三殿下,怕是有些急了吧!

若是按照以往慕青冉对夜倾桓的了解,这人只怕是会“循序渐进”,慢慢才会说出自己的目的。

可是今日却是不然,慕青冉方是进到厅中,夜倾桓开门见山的说道,“王妃可知藏剑山庄庄主?”

藏剑山庄庄主?!

钟銘枫?!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眸光一闪,三皇子竟是连他也知道!

难道这次烟淼离开烟霞山,竟是去找他了?

那人慕青冉只听烟淼提起过一次,她作为局外人听着,倒是觉得那人似是对烟淼有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