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生死一线/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绕是墨刈这般见过了大场面,也是没有见过这般接二连三的刺杀。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重要的是,现在最可怕的已经不是那些刺客,而是王爷!

墨刈看着眼前满身冰寒之人,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所有事关王妃的事情,王爷向来都是万分看重的,如今居然事关王妃的安危,想来定然是不会轻易善了了。

这群人实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旁的倒也罢了,可是事事冲着王妃去,只怕这次,是要“血染江山”了!

夜倾辰眸光冰冷的看着地上“垂死挣扎”的人,唇边却是忽然绽放一抹森森的笑意,似是黑夜之中开出的一朵妖艳的花,虽是美丽至极,却又寒洌无比。

未给那人反应的机会,他直接一脚狠狠踢向那人的心口,却是只见那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飞”出了帐外。

不再去管他的死活,夜倾辰神色冰冷的转身,眸中满是嗜血残忍的杀意。

青冉难产而亡!

夜倾辰的耳边不停的回荡着这几个字

可是!

他并不曾接到消息,得知青冉有孕之事,但是这群人绝不会空口白话,无故编出这样的谎话来诓骗他!最有可能的便是青冉是真的有孕了,但是她为了避免自己担心,并没有让人告知自己这件事。

所以

他的青冉有孕了!

他和青冉有孩子了!

他要当爹了!

这个想法一出来,夜倾辰的眼色顿时变得异常的兴奋,看的一旁的墨刈奇怪不已。

王爷怎地忽然露出这样的神情?!

按理来说,他应当是“阴风阵阵”的四处杀人才对呀!

而此刻的夜倾辰却是全然没有墨刈想象中的那么愤恨,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青冉有孕的事情,恨不得立刻就飞回丰鄰城去。

可是随即想到什么,夜倾辰原本还有些欣喜的眸光,却是忽然一变。

青冉有孕,他们居然利用此事来刺杀自己,那想来如今她那边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要想到那些魑魅魍魉在打青冉的主意,夜倾辰就恨不得将他们都杀了!

墨刈在一旁看着王爷的神色变了又变,心下却是不禁一震,王爷不会是“疯了”吧!

“去查!”忽然,夜倾辰稍显清冷的声音传来,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尤为冷寂。

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在计划着要设计他与青冉!

“属下遵命!”

墨刈觉得,不管这背后之人究竟是谁,只怕都不会有好下场了。

而事实上,当最后夜倾辰了解到全部的事情经过之后,他的所作所为却不仅仅是让那些人没有好下场那么简单!

待到外面那些将士将那两名刺客都收拾走了之后,帐内再一次恢复了安静。

夜倾辰的手慢慢探进怀中,拿出一方素色的帕子,他的目光在看到的瞬间,便变得异常的柔软。

他觉得自己自从有了青冉之后,情绪变换的越来越多,以前他哪里知道“恐惧”为何物,可是如今,恐惧、惊慌、忧虑、相思百般滋味,渐沉心底。

青冉身子素来不好,后来好不容易经过褚先生调理,渐有起色,如今她怀有身孕,他却没有陪在她的身边。

自古女子有孕生产都是万分危险之事,所以他此前并不想让青冉有孕,即便他心里,比任何都希望他和青冉能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

可是比起“骨肉”,他更想要青冉平安康健。

他的手,慢慢抚过手帕边角的那朵玉簪花,眸中渐渐变得愈加的深情和自责。

她那么苦,那么无助,可是偏偏,他都没有陪在她的身边,既是身为夫君,他本该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才对。

以往她每次来了小日子,身子稍有不适,他见了都会舍不得,如今更不要说是她自己一个人怀胎十月!即便心下再是明白墨锦他们定是会护她周全,可是到底还是放心不下。

帐内一直静默无声,墨刈仿若是不存在一般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而夜倾辰兀自沉浸在相思之中,不能自拔。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青冉,这般同是月华辉辉,却争叫两处相思,你可知吾心所念

此前新年之际,他想到一年之前两人还在一处的情景,却是不禁深深皱眉,却是不知当时青冉是何情况?

而说起这一年的新年之际,单不说是靖安王府,便是丰鄰城,较之去年也是天壤之别。

边关正在打仗,便是连宫中都不设歌舞宴会,只简单办了家宴,更何况是寻常百姓。

而慕青冉因为身子渐重,便没有前去,只在王府中与沈太傅他们共贺新年。

可说是庆贺,又有谁有心思呢!

慕青冉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尚且没有对夜倾辰全然坦诚相待,可是如今,却已经怀了他的骨肉,在他们共同的家中,像所有的妻子一样,盼着自己远征的夫君归来。

她的手,不自觉的摸到头上带着的那根白玉兰簪,自从他送了她这根簪子之后,不管再配以何种头饰,这玉兰簪却是不曾换下来过。

如今已至新年,便是她想要寻他再要一个礼物,也是不能够了。

紫鸢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慕青冉微微出神的样子,不禁也是心下微思。虽是去年此时小姐还未与王爷交付真心,但是到底大家都在一处,热热闹闹的气氛也好。可是如今虽是有太傅大人和珩少爷在,可是到底也解不了小姐思念王爷之心。

可是为了避免对腹中的孩子有影响,小姐又不敢太过忧心忡忡,未免她们担忧,她总是人前欢笑,却是人后落泪。

眼下尚且不知道王爷要何时才能回还,可是只怕,段或是赶不上小姐生产的。这一次,想必不止是陛下,便是王爷,也应是想要一鼓作气,直接攻下临水的,既是这般,那又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不知是不是主子没在府上的缘故,就连府中的下人,也是兴致缺缺,不若去年那般喜庆欢腾。不过好在王妃有孕,也算是为王府增添了一丝喜气,只要想到王爷回来时见到这般景象,定然是要惊讶的不知如何是好才是。

慕青珩看着坐在桌前,神思渐有游离的慕青冉,他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自从王爷姐夫离开之后,大姐姐虽是未曾终日以泪洗面那么夸张,但是他偶尔能从她的目光中看到忧心和思念。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在慕青珩的印象当中,大姐姐向来都是温淡恬静,凡百事都不上心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清清淡淡”的一个人,如今竟是会这般将王爷姐夫放在心上,他想,他一定要快点长大,在王爷姐夫不在的时候,好好保护大姐姐。

像之前的那个什么劳什子公主,以后他绝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而慕青珩今日这般近乎是孩子气的想法,在此后的生活中,的确是以此为目标,一刻不曾忘记。

就连慕青珩这样的“小孩子”都能体味到慕青冉的不对,更遑论是沈太傅!

只是即便知道青冉心中所想,沈太傅除了平日时常陪陪她,与她说些新得的孤本之中的妙语佳句,倒也没有别的可做之事。

他现在唯愿这场战争快快打完,夜倾辰能够早日归来,青冉平平安安的生下这个孩子,即便是要他豁出这条老命,他也是眼都不眨一下的。

其实说到底,慕青冉也并未做什么让他们担心之事。仍旧是每日看看书,练练字,就连素日不爱喝的药汁,在知道是紫鸢特意为她熬制的安胎药时,也是半分不推辞的仰头喝下,一滴也不剩。

可是偏偏是她太“正常”,所以偶尔流露出来的思念之情那么明显,才会让他们更加的心疼和不舍。而事到如今,从夜倾辰离开之后,到现在,早已过半年之久,寒来暑往,花开花落,已是一月又一月。

安灵犀已经与夜倾昱成了婚,大婚之日,慕青冉甚至还派了墨锦前去贺喜。而安灵犀也果然像与慕青冉保证的那般一样,再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过。

不过,后来慕青冉倒是听说,她似是想要在六皇子府占的一席之地,却是不知为何惹到了那位云舒姑娘,现下正是斗得“如火如荼”,不可开交。慕青冉得知这消息之后,却是不禁淡淡微笑,这却是歪打正着了,她怎地忘了六皇子府上还有这么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高人”在!

安灵犀对上云舒,怎么看她都讨不了什么好处!这样一来,倒是省的自己出手了,毕竟从一开始,慕青冉就没有放过安灵犀的打算,只是当时适逢战时,不宜挑起事端罢了。

何况慕青冉也根本不相信,安灵犀就是真的有那般“乖”,真的不会暗中有什么小动作!慕青冉觉得她大抵是以为只要不是在丰鄰城中行动,自己便不会知道了。可她越是没有行动,便越是说明她留有后招,而这后手自然是为了对付夜倾辰!

想到那人,慕青冉的眸中便渐露思念,不知是不是有了身孕的缘故,让她越来越容易触景生情。时常想着想着什么,便会联想到他的身上,几次与紫鸢她们说话,都是叫错了名字,这是以前从来都不会出现的事情。

如今已过春日,她依旧是命墨锦购进着绨料,虽是一时新鲜,如今丰鄰城中购买的人越来越少,可是她却依旧没有停止这般行为。

也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作不知,有了杭胜甫的前车之鉴,旁的人即便是心有意见,却也是不敢贸然议论了。

而慕青冉也的确是不将别人的想法放在心上一般,仍旧是自顾自的做着。临水的百姓从去年开始,见是卖绨有利可图,这一年初春之际自然是不予余力的继续种植,甚至有很多人特意放弃了自己的老本行,专门跑去卖这个。

慕青冉听说到这般情况的时候,眸色很是温淡,并没有特别欣喜,也没有莫名悲壮。只声音依旧温柔的吩咐墨锦,要他严密的注意临水那边的近况,那感觉似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事实上即便是到了如今,墨锦也仍是不知王妃究竟要打算做什么,只是她吩咐的,他统统依旧照办就是了。

而慕青冉此刻心中想的却是,如果这件事情进行顺利的话,或许会为夜倾辰解去一大烦忧。而且,她总觉得他已经知道她的打算了,否则也不会在初时刻意“闹到”陛下的面前。

现在只要静观其变,便可见成效了!

日子一天天的向前过,夜倾瑄与夜倾昱之间依旧是小打小闹不停,但却是“无伤大雅”。依旧是独宠华嫔,昭仁贵妃似是再难有出头之日,而统理后宫之权,依旧是被惠妃娘娘“牢牢”的握在手中。

一切看似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可是事实上,有很多事情都在悄悄地海边。

比如御史大夫杭胜甫不知具体犯了何事,竟是被革职查办!有的人心里清楚原因为何,所以今后处事会更加趋利避害有的人不知原因为何,但却也依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而慕青冉的肚子如今也是越来越“鼓”,紫鸢连带着派来的两个太医,一起照顾着她的胎像,倒是一直未曾出过什么大的差错。

或许是心知“父王”不在的缘故,这个孩子竟是难得的没让慕青冉操一点心。如果不是他每日都会在她的肚子中动来动去,她甚至都要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实在太过“听话”了!

她竟是一丝不适的反应也无,只除了偶尔双腿会有些酸胀,旁的便也没什么了。毕竟嗜睡这个情况,也算不得什么不适之状。

早过了六个月之后,便派了宫中的几位嬷嬷过来,均是为了慕青冉生产那日做准备。而墨锦也一早便是寻好了稳婆,奶娘所有的一切,均是没有烦劳到慕青冉一点,便都已经准备周全。

知道这是慕青冉的头胎,惠妃娘娘还特意出宫来到王府,想为她传授一些“经验”。

这女人家生孩子,便是相当于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儿,可是马虎不得。靖安王妃这又是初次有孕,旁的倒也罢了,王府中的下人自是会安排妥当,只是这自己的心里,终归是有些没底害怕的。

慕青冉倒是没有因为生产之事害怕,她只是忧心若是万一生产之时自己遇到了何种意外,不能生下这个孩子,那该怎么办?!

虽是有些胡思乱想,但却是不可不想的事实!

这一日,慕青冉叫来了紫鸢,摒退了所有人,似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紫鸢,我的话你可会全然听从?”

“小姐的话,奴婢自然听从。”闻言,紫鸢却是难免有些奇怪,好好的,小姐怎么忽然提起这些。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自己做的忤逆了她的意思吗?!

“如此我有一件事,想要嘱托你。”想来想去,这件事情,也只有紫鸢最为合适。

“小姐请讲,紫鸢定然万死不辞!”她自小便伺候在小姐的身边,向来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便是如今要她的性命,她也会给的!

闻言,慕青冉却是颇为无奈的一笑,这丫头,好好的说这些死呀活了的。

虽然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也没有多吉利!

“如今,这孩子月份越来越大,待我临盆之日,若是有何闪失”

“呸、呸、呸!小姐胡说什么呢!”慕青冉的话未说完,便被紫鸢皱眉打断。

小姐怎么能说出这样不吉利的话!

“紫鸢!待我把话说完!”如若可以,她自然也不想做这般打算,但是凡事无绝对,这世上之事本就瞬息万变,谁能保证这情况就一定能如何如何。

所以,她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以防万一。

“如果可以,我必然是拼劲全力也要保住孩子和我自己,但若是一旦有何意外你应当明白我的意思。”倒不是她如何没有求生的意思,只是若然孩子和她只能留下一个,那她必然不会用孩子的性命去换自己的性命,想来每一个母亲,都是如此。

她自然也考虑过,一旦她出了何事,外祖父、珩儿、紫鸢和流鸢,只怕是都不会好过。可是也只能让她们原谅她自私一会,她实在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出事!

至于夜倾辰他们的孩子,他定然不会对他不好,已经失去了她,绝不可以再失去孩子了。

“小姐”紫鸢的眼中,都要急得快要掉出眼泪了。

明明是这般大喜的事情,怎地忽然之间就变得这么“悲伤”了。

“若果真到了那一步,你便事后告知王爷,这是我的意思。”

她必须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整肃,计划周全才好。

自己的身子,旁人不知,她自己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虽是眼下瞧着较之往日好了许多,但是到底还是多年负累,哪里是说好便那般彻底的。

只是夜倾辰和外祖父他们均是有意瞒着她,她便也只当不知。

她的身体,终归是较之一直身体康健之人,要差了一些。所以这生产的危险也自然要比旁人大一些。

而她如今这般做,倒不是杞人忧天,只是想要“未雨绸缪”罢了。她自然是拼尽全力,也要保住自己母子平安,既能免了别人的担忧,又能给夜倾辰完完整整的一个家。

此刻远在边关之地的夜倾辰,又何尝不是万般忧心思虑。

一边担忧慕青冉的身体状况,一边却又还要顾忌着纷战。

而与此同时,临水之地却是忽然出现了大的问题一个即将要为临水带来灭国之灾的重大危机!

此前因为慕青冉不断的派人购进绨料,临水的百姓见是有利可图,今年初春播种之时,便纷纷开始种植绨。

不仅如此,农民不去务农,商人不去经商,纷纷于庄地放弃农耕,反倒是纺织的纺织,售卖的售卖。

初时自然是赚的金银满钵,可是谁知本以为今年仍是会财源滚滚,却是不想种出绨根本无人再买,而庄稼因为荒废也是没有收成,如此一来,不要说是军粮,就连百姓的粮食都成了大问题!

开始的时候,因为百姓大多靠着这个赚到了银子,众人都是尝到了甜头。不仅是百姓,便是连楚沛也因为此事而觉得轻松了不少,至少赚到了钱,粮草一事便无需太过发愁了。

可是楚沛只想到了其一,却是未曾料到其二!

便是临水的百姓都是金满箱、银满箱又如何,现下是有钱“无货”,根本买不到粮食。

而夜倾辰竟像是早已料到了这般情况一般,一早便命人率军赶往临水与北朐的边境,拉开阵势。只要是有临水的百姓前往北朐之地购买粮食,均是被丰延的将士直接拦了下来。

另一边老王爷也是派军援助,还特意派遣使者前往北朐的皇室与北帝交涉。若是北朐于此时对临水施以援手,那边是公然与丰延反目,可此前他们方是送了一位公主过去和亲,难道却是不做数的嘛!

这样一来,北帝便是有心插手,却也不能够贸然举措。可是若然真的袖手旁观,只怕丰延夺了临水,便会直奔他北朐而来。

唇亡齿寒他如何不惊心!

可即便如此,北帝最终在老王爷的多番武力镇压之下,终是停止了一切的小动作,再对临水不理不问。

可若是一味的这般困禁临水之人,指望他们坐吃山空倒是容易,可若是因此而激起民怨,便得不偿失了。

毕竟他们要战的,是一代王朝,而非一国百姓!

所以,但凡是投降丰延,甘愿身为丰延子民之人,均是可以走出这个偌大的“包围圈”,重获新生。

这般一来,众人眼见可以活下去,自然是纷纷直奔丰延而去。而若是长此以往下去,临水只怕是就要成了一座“空国”了!

毕竟有民方才有君,有家方才有国!

而临水如今,却是分明人离家散,国破城亡!

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一出,传回丰鄰城的时候,众人一时间均是被震惊了。

居然就靠“买东西”,竟是能生生摧毁一个国家!而当人们再是想到这是何人想出的办法时,却是不禁更加的惊诧。

这事不正是靖安王妃所为嘛!

一时间,慕青冉又是在丰鄰城中的百姓心中上升了不止一个高度。不仅是人长的美,竟是头脑也这般聪明,远在千里之外,便可以为王爷分忧解难,出计退敌,这般才貌双全的女子,也难怪王爷会这般喜爱!

可是,在这当中,却是也有不少的人在议论,这靖安王妃可是临水人,怎地帮着别人“打起”自家来,会这么厉害!

这可不正是弃了本家!

如此一来,原本都在颂扬慕青冉智谋无双的人,却是都开始说她丧事良心,连自己的出身之地也忘了。

而就在这时,刑部尚书易思堂却是忽然站出来为慕青冉说了话。只道是那日与杭胜甫同去王府的时候,亲眼见到王妃交了一封书信给蔡公公,让他务必转呈陛下,还特意嘱咐那是王爷叮嘱的。

如今想来,应当便是王爷早有设计,准备用此计一举拿下临水!

而且,陛下在看完那封信后,的确是没有计较靖安王妃的举动,甚至还是默许了的,这可不就是因为王爷的吩咐。却原来王妃也不过是按照王爷的吩咐办事,怪不得便是众人此前那般误会她,她却是也只字不提,原是为了达成王爷的“命令”。

此后,倒是无人再言慕青冉的不是,反倒是都在说王爷妙计安天下,实乃天生战神!

一时间,丰鄰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此事,夜倾辰在丰延百姓的心中也是形象越来越高大。

这个男人象征的如今已不仅仅是他个人,他是整个丰延的传奇,是人们心中不可磨灭的神话!

墨锦将外面城中的流言禀告给慕青冉听的时候,他自己心中受到的震撼绝不比外面的百姓少。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还从头到尾参与了这件事,可却是仍然“一无所知”。

王妃她真是走一步,瞧百步,他实在是难以匹敌。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王妃居然将这美名都送到了王爷的身上。旁人不知,以为这事是王爷的安排,可是墨锦却是知道,这件事情根本完完全全都是王妃一手策划的。

慕青冉听完,却是不禁眉目温婉的浅笑,果然是有成效的,如此一来,这场战事怕是就打不下去了。

她初时决定这般做的时候,心里也是难免有些纠结之意的。到底这般做,会牵累了一些无辜的百姓,可是但凡是战争,又怎会完全避免伤及无辜呢!

最能究其根本的解决之法便是,必须要让丰延完全天下一统,才能永远杜绝战争。所以,她坚定了心中的想法,想出了这个计策。

可既是为了国家筹划,段或是不能完全花费她们王府的银钱的,所以她特意请了玲珑坊的绣娘,赶制了那些华服美衣,为的便是让众人感兴趣,从而掏钱出来!

此后因为夜倾宁起了头,宫中的几位公主均是开始“效仿”,倒是起了不小的作用。后来消息传到了边关,慕青冉觉得旁人不知道她这举动背后的含义,但是夜倾辰想必是知道的。

否则,他不会刻意传信给陛下,将事情闹得这般大,为的便是将事情早一步公之于众,免得事后有人利用此事对她闲言碎语。

而她自然也是清楚他的意思,所以才刻意仿造他的字迹,写了一封书信,呈交给陛下。其实说是书信,也不过就是信封之上写了“陛下亲启”这四个字,这还亏得她素日喜欢临摹他的字迹,外人看去,倒是瞧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儿。

可是事实上,那信件里却满是她的字迹,将她大概的想法告知了,所以他后来才会默许她的行为。

而她“伪造”的那封书信,不仅是为了向陛下回明此事,还为了向世人表明,这个计策,是夜倾辰所为。

既能将自己从流言发漩涡中解救出来,又能将夜倾辰足智多谋的形象深深刻在百姓的心中,一举两得。

如今,终是有了成效,倒是不枉费

想来这般情况下,夜倾辰很快就会回来了。

虽然,怕是赶不上孩子的出世了想到这,慕青冉慢慢伸手抚摸上她的肚子,眸光中,满是温柔的笑意。

尽管父王不在,可是娘亲仍然会好好的保护你,你也要自己尽力我们一起平安的活下去,等待你父王凯旋归来。

而此刻的边关,因着临水粮草的问题,战事已经是无法“继续”,似乎等待临水的,只有覆灭这一条路。

丰延的将士也似乎得到了指令一般,并不曾再对临水的将士发动攻击,只一味的等着将这偌大国家生生“困死”!

既是不曾发动战争,夜倾辰竟是不知跑到了何处,并不曾在丰延的军营之中。而在丰延的将士中偶有传言,都说王爷又有新的计策,暗中带了他的亲卫,不知又是计划了什么制敌之策,为求更加快速的摧毁临水,而进一步谋划。

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是时有发生,左右丰延军中不少将领,夜倾辰便经常出其不意的亲自带人出去作战。不过往往都是秘密进行,待到敌军察觉之时,已是被他杀到近前,想要反抗也是无能为力了。

可是这一次,竟是除了几位将军,连丰延军中的一些普通将士都知道了,倒是不知是不是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还是刻意为之。不过可以肯定的却是,夜倾辰这样的举措,传到临水人的耳中,不是窃喜敌军主将不在军中,而是满心恐惧,不知夜倾辰又是计划了什么样的“阴谋”,准备对付他们!

而至于趁着夜倾辰不在,向丰延大军奋起反击这样的事情,楚沛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如今军中粮草短缺,便是连温饱都成问题,却又如何打仗!

何况如今探子回报,夜倾辰似是“去向”不明,还不知道他又要生出什么事端呢!楚沛更是不敢贸然浪费兵力,万一这是对方设下的圈套,估计让他掉以轻心引他上钩怎么办?!

依着夜倾辰的性子,若然真的是不在军中,又怎么会闹得这般“人尽皆知”,他的保密工作若是做的这么差劲,便也不是丰延的靖安王了!

就在众人都在纷纷猜测,夜倾辰究竟是去做什么了的时候,却是不曾想,北朐皇室忽然传出一个令所有人都震惊的消息。

北帝遇刺了!

而且,不仅是北帝一人,所有北朐皇室直系皇子公主均是一夜之间毙命!

堂堂一国皇室,竟是一夜之间被人诛杀殆尽,这是怎样的深仇大恨!就在此时,六皇子府中却是忽然传出安灵犀通敌叛国的消息,慕青冉闻言却是不禁一愣,这位云舒姑娘还真是好大的动作啊!

而与此同时,老王爷竟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几乎是同一时刻便率军进攻北朐境地。

慕青冉觉得,这或许是与夜倾昱的一个计策也未可知。毕竟据她所知,陛下应当是想要一举攻下北朐的,可是因着安灵犀的到来,才暂时休战。如今为了师出有名,才刻意借云舒之手收拾安灵犀,也借故再次向北朐发动战争。可是如今的北朐国,已非当日可比,皇室中人均是被斩杀殆尽,国家已无主君,社稷已无江山,唯有举国投降这一条出路而已。

最终万般无奈之下,北朐众位朝臣联名上奏降书与丰延,从此甘愿归向丰延,再无北朐一国,再无北帝一说!

而楚沛在得知这般情况的时候,却是不免心下一突,上当了!

敢情夜倾辰是与自己玩了一出空城计!

他竟是真的撇开了千军万马,独自一人前去行动,可是任是何人也没有想到,夜倾辰竟然会直奔北朐而去。虽说如今丰延只逼北朐,胜券在握,可是好端端的,他诛杀了北朐皇室之人做什么?所有人面对这般情况均是一头雾水,不明其理,可是也有脑筋转的快的人,忽然想到,莫不是是王爷所为?!

联想到此前丰鄰城的传言,再加上之前缙云公主对靖安王妃的无礼,众人不觉想到之前杭月婷的下场。王爷怕是,如今最为憎恨觊觎他的女人吧,是以唯恐王妃不悦,他才这般动怒!

不过这些也只是一些众人的猜测,而就在人们众说纷纭之时,这事件中的主角靖安王妃,却是忽然有了动静!

慕青冉发动的时候,正是夜间,她初时只是觉得腹部有些不适,不过却是并未放在心上。因着已近临盆,她最终也时有阵痛,并未太过惊慌。

可是后来,那一阵阵的痛感渐渐传了过来,慢慢开始有了规律,她便心知怕是要临盆了。

众人正是酣睡之际,沈太傅和慕青珩闻讯匆匆赶来的时候,慕青冉已经被一群嬷嬷在房内伺候着,正在生产了。

连同墨锦、流鸢在内,几人均是在外间急得团团转。紫鸢在一旁陪着慕青冉,她身有医术,一旦有何情况,也好及时施救。

而此刻产房之内

慕青冉的眸中满是温润的湿意,却是迟迟不让泪水落下。她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脸色苍白的好似透明一般,纤细白净的手指紧紧的握着身下的锦被,指尖已是毫无血色。

素日淡粉色的唇瓣此刻被她自己咬的充血红艳,渐渐渗出血丝,却是仍旧忍着不发出一声呻吟。

忽然,不知是不是疼痛实在难耐,慕青冉猛地喊了一声,却是生生吓得外面的沈太傅脸色煞白。

“啊”慕青冉的声音,并没有十分的大,可却是嗓音之间满是痛苦难耐,只是让人听着,只觉得心中十分难受。

她的眉头紧紧的蹙起,下身席卷而来的痛意,让她的神思渐渐游离,不复清明。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全身上下的骨头被人一根一根的敲碎,再重新一点一点的拼合,痛不欲生!

因着是夜间,屋中的烛光隐隐绰绰,她的眸中满是泪水,看着眼前的景象只是愈加的模糊。

灯光摇曳之间,眼前似是浮现了那人一贯清冷的面孔,眸中忧色深深。

“夜倾辰”

原来我竟是这么想要见到你!

竟是这么想,你能陪在我身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