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王府世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慕青冉在里面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慕青珩急得啪嗒啪嗒的掉眼泪。沈太傅见状,也是满心担忧,却又是半分力也出不得。

就在众人皆是在外面惊慌不已的时候,却是只觉得眼前“一阵风”刮过,便见到内间产房的大门忽然大敞四开。

虽是隔着屏风,但是却仍然可见里面影影绰绰的一群人围在床边。

紧随而至的墨刈和墨熙见状,却是不免纷纷皱眉,王爷方才进门的时候是不是踉跄了一下!

而此刻产房之中,原本注意力都在慕青冉身上的嬷嬷们,忽然见到有人闯了进来,刚要将人赶出去,却是在见到来人时,猛然一愣。

这么大的动静,紫鸢自然也注意到了,她下意识的回眸看过去时,却是只见夜倾辰满脸惊忧的望着床上的慕青冉。

王爷!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王爷”一旁的嬷嬷们见状,刚要开口劝说夜倾辰出去,却是被紫鸢微微挥手拦下。

眼下这个时候,便是小姐吩咐,王爷也未必肯出去,更遑论是她们!

还是不要轻易言语,免得惹得王爷不快,到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就不是她们能控制的了。

紫鸢满心担忧这些人会惹怒夜倾辰,可是事实上,此刻的他却是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位嬷嬷说的话。

夜倾辰的眼中,此刻只剩下了慕青冉一人。

他只看到他的青冉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她的脸上满是水光,不知究竟是汗水还是泪水。她紧紧的闭着双眸,素日安静淡然的眸色此刻竟是不知该何种样的痛苦不堪!

一口雪白的贝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瓣,却仍是压抑不住那一声声的呻吟和嘶喊。偏偏脸色越是苍白,越是衬的她的双唇艳若滴血。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她的身边,却是忽然失去了拥抱她的勇气。

这是他的青冉!

可是怎么会,要遭受这样的“磨难”,他明明承诺过,要许她一世无忧的。

“青冉”夜倾辰的声音轻柔的不像话,他半蹲在床前,伸手抚过她已经渗出血丝的薄唇,指尖都是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夜倾辰

我好像听到你的声音了。

“啊!”忽然,慕青冉猛地大叫了一声,瞬间将原本便满脸煞白的夜倾辰惊得血色全无。

“青冉!”他唯恐她再咬伤自己,便赶忙将手指放到了她的唇边。

“王妃,要用力啊!就快要出来了!”一旁的嬷嬷不停的在旁边说着鼓励的话,可是慕青冉却是半分也听不进去了。

她现在只是感觉到满身的痛意将她淹没,痛的似乎已经开始出现了幻觉了。

眼前的人是夜倾辰吗?

他怎么会露出那样惊恐的神色,眸中满是一片赤红,似乎还有淡淡水光,盈满了眼眶。

果然是幻觉,夜倾辰怎么会哭呢!

她想看见他笑,看见他得知她育有了他们的孩子时,心满意足的向着她微笑,那定然是极美的。

所以,即便是万般皆难,她也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啊”越是使力,痛意越是传来。

夜倾辰一把握住她揪着锦被的手,那纤细瘦弱的手腕,只让他连用力都不敢。

“夜倾辰我好疼”待到最后,慕青冉已经是神思游离,只知道心中最后的想的便是夜倾辰,似是她唯一的支撑。

所以,她一遍遍的唤着他的名字,一句句的诉说着她的难过与痛苦。

一旁接生的嬷嬷闻言,却是更深的压低了头颅,只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这可是靖安王的名讳,谁人敢轻易出口!

可是瞧着王爷的样子,倒像是没什么奇怪的意思,只由得王妃唤他,她唤一声,他便应一声。

“青冉我在!”夜倾辰的手不住的擦着她脸上的汗水,大掌紧紧的握着她,似是要给她力量一般。

如果可以,夜倾辰觉得,他不要她生了!

不要孩子,谁都不要,他只要她一个人就够了!

“看见头了,王妃再加把劲儿啊!”

“王妃再用力!”

“哇啊哇啊”忽然,伴随着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慕青冉却是直接晕了过去。

“青冉!”

一直注意着慕青冉情况的夜倾辰见此,却是瞬间而起,猛地一把扯过紫鸢,几乎是要杀人的一般的说道,“快点救她!”

不可以!

青冉不能出事的,你明明答应过我了!

夜倾辰这般近乎是要杀人的神色,便是连紫鸢也是吓得一惊。

“王妃只是累的晕过去了,稍后便会醒来”如果不是紫鸢会医术,也一直陪着慕青冉,知道她并没有难产的情况发生,只是见着夜倾辰这样的举动,只怕是还真的以为慕青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了。

“为何会这样?!”突然就晕倒了,怎么会没什么事呢!

“只是生产累极,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奴婢不敢有所欺瞒。”

闻言,夜倾辰方才不再追问,却是不顾旁边的嬷嬷在为慕青冉“清理”身子,只满心心疼的坐在一边守着她。

“恭喜王爷、王妃,是一位小世子!”那接生的嬷嬷将刚出生的孩子清洗干净之后,又用被子包好,方才抱给一旁的奶娘,纷纷跪倒了地上,向这主人家贺喜。

可是谁知,夜倾辰竟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只安静的望着慕青冉的睡颜,手一下下的轻轻梳理着她散落在脸侧的发丝。

紫鸢见状,便微微示意她们起身,引着她们都出了屋子。

这个时候,哪怕说是小姐生了个小世子,就算是生了个龙凤胎,王爷也未必见得会有反应。

他只怕此刻除了小姐,旁的人谁也容不下了。

沈太傅他们方才便在外面听到了婴儿嘹亮的哭声,原本要问墨熙他们怎么会突然回来的话,也是忘到了脑后。

见奶娘抱着一个小小的“包袱”出来,众人顿时便围了上去。

“大姐姐如何?”一见到有人出来,慕青珩瞬间便跑了过去,张口便问道。

“回珩少爷的话,王妃无碍,只累得极了,便昏睡了过去。”

听闻奶娘这般一说,屋中的几人方才是松了一口大气。

沈太傅闻言,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直高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

“恭喜太傅大人,是位小世子呢!”奶娘将怀中的孩子递到沈太傅的手中,满眼欢喜的对他说道。

“是,是,是该恭喜”沈太傅怀中抱着软软小小的孩子,激动的连话也是说的乱七八糟。可是任是谁听着,都不难听出那语气中满含的惊喜和开心之意。

这是他的重孙儿!

刚刚出生的孩子,五官尚且未长开,也是瞧不出到底长的好看如何。可或许是自家人看自家的孩子,均是会有这般心里,沈太傅只觉得这孩子长得与青冉想象,极为漂亮惹人疼爱。

方是出生,只哭闹了几声,便窝在沈太傅的怀中,沉沉的睡去。

奶娘见状,忙伸手接过,慕青珩因着身子不高,并不能完全见到孩子的容貌,便一直垫着脚看过去。却是不想被身后的墨熙一把抱起,瞬间便高了别人不止一星半点。

慕青珩看着在奶娘的怀中睡的安稳的孩子,却是不仅一愣。

因着刚刚才出生的缘故,孩子在羊水中泡了许久,身上的肤色白中透着淡淡的粉色。

慕青珩觉得这孩子倒也没有多漂亮啊!怎地这帮人将他夸的什么似的!

相比大姐姐和王爷姐夫的长相,怎么着这孩子也应该是“貌美天成”才对啊,而如今这般,却是实在有些普通了!

而慕青珩的这句话,在这孩子长大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断言过早!

墨锦见着一群人其乐融融的看着孩子,微微退到最后,吩咐人将一早准备好的赏钱拿来,一一交到那些嬷嬷的手中。

不仅是在房中伺候的人,整个靖安王府上下,人人有赏!

这边忙完,他淡笑着退出了房中,天色已经破晓,还是要赶快进宫给陛下报信才是!

王妃既是诞下了男胎,想来之后王爷断然是不会再让她有孕了,这位小主子说不准今日便被陛下封了世子之位!

而事实证明,墨锦所料果然是没错,出了皇宫的时候,他自己还轻笑不已。

他这卦算的也实在太准了些!

折腾了这一夜,总算是事事大吉,孩子平安出事,慕青冉也没有大碍。奶娘抱着孩子下去喂奶之后,沈太傅便也带着慕青珩也回了院中休息,吩咐人等慕青冉醒来,再去唤他们。

房中

夜倾辰一直坐在慕青冉的床边,连姿势似乎都没有变过一般。

房中仍旧还有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他自然是闻到了,没人比他更清楚那是什么味道!

他无法形容刚刚回来推门而入时,见到眼前的景象,自己所受到的震撼。

青冉那么无力的躺着床上,一旁的下人一盆一盆的端着那些触目惊心的血水,耳中充斥着她难耐的嘶喊,夜倾辰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是不是他再来晚一步,就见不到这么脆弱的她!

是不是等到他凯旋而归的时候,她只是抱着他们的孩子,温婉恬静的朝着他笑,却是只字不提曾经经历的痛苦与无助。

好在他回来了!

即便是无能为力的陪在她身边,可是至少,他见到了青冉对他的心意!

第一次,夜倾辰觉得自己这般无用!

明明她那么痛苦,可是偏偏他束手无策。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千疮百孔,也不愿她有半分的不适,可是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他带给她的。

夜倾辰的眼眸中,渐渐开始泛红,他的手紧紧的拉着慕青冉的,唯恐眨眼之间,她便会消失不见。

她似是不舒服极了,便是睡梦之中,也是双眉紧蹙,很是不安的样子。

见状,夜倾辰伸过手将她轻轻的拥着,一下下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手指也慢慢的抚过她的眉心,似是要抚平她紧皱的眉头一般。

她怎么会这么让他心疼!

明明育有身孕,却是唯恐他担忧,只字不提。如今便是临盆,她也是咬牙挺过,实在疼痛难忍,她只一句一句的唤着自己的名字,却是让他更加揪心不已。

她或许不知道,他从前最是喜欢听她唤自己的名字,温温软软的声音,让他只是听着她说话,便心中欣喜难耐。

可是今日,那每一句“夜倾辰”,都像是直接敲击在他的心口,一下又一下,陪着她痛着,受着。

原来,他早已成了她心中最有力的支撑!

“青冉”薄唇轻柔的在她的眉间落下一吻,夜倾辰的眼中,映着房中的烛光,闪闪发亮。

慕青冉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时分,方才醒来。

而她睡了多久,夜倾辰便在旁边守了多久。

中间偶有婢女过来未慕青冉清理身子,夜倾辰也是不假他人之手,亲力亲为,寸步不离。

倒是那些婢女,纷纷恐惧的不行,均是恨不得将头埋到地下去。

这可是堂堂一国王爷啊!

便是寻常百姓家的人,怕是也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反观倒是夜倾辰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像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其实大多女子生产之后,都是不会让自己的夫君近身。

一则是身上带着一些血腥之气,味道不好二则便是,方才生产完,要排清恶露,自然是身子难得干净,这般情况下自然是避免夫君瞧见,否则的话,怕是会影响以后的闺房生活。

所以,即便是身边的嬷嬷不说,自己也是不会让人近身的。可是谁知这王妃眼下昏睡着,王爷竟是毫不嫌弃的亲自服侍她,这若非是亲眼所见,她们段或是不敢相信的。

等到一切都弄好,众人也都退下之后,夜倾辰仍旧是静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床上的人。

慕青冉醒来的时候,便见都一双微微发红的眼圈,素来清冷的眸色,此刻却是满含担忧。

夜倾辰真的是他!

她原本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并没有以为是真的。

“夜倾辰”因着之前生产的时候,喊的太过用力,此刻慕青冉的声音有些微的暗哑。

见到一直安静的躺在床上的人忽然睁开了双眼,夜倾辰几乎是惊喜的不知该如何才好。没有人知道他一直安静的坐在这,其实心里有多惊慌,他多怕青冉就这样沉沉的睡去,再也不醒来。

他有好几次都试探的伸出手,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又不放心的一直将手搭在她的脉上。

眼下见她终是清醒,还听她唤自己的名字,他才算是真的放下心来。

“青冉我害怕了!”夜倾辰俯身抱住她,将头深深的埋在慕青冉的肩窝处,似是在给她呵护,又似在寻求她的慰藉。

害怕你就这样永远闭着眼睛,再也不用那般温软含情的眸光望着我害怕你未留下只言片语,就不在万家炊烟袅袅之时,手捧一盏热茶等我回来

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害怕!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仅一愣,随即明白他的意思,却是只觉得眸中一热,似是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

“夜倾辰,我很想你”慕青冉的声音轻轻的响在他的耳边,却是让夜倾辰不禁身子一僵。

她说她很想他!

这还是慕青冉第一次这般主动的向他表达思念之情,可便是只这一次,“威力”无穷!

慕青冉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颈间有些湿意,脑中忽然闪过之前生产时的过程,她以为的幻觉,其实是真的。

那夜倾辰真的哭了?!

即便之前没有哭,那现在

慕青冉慢慢从被中伸出手,双手捧着他的脸,与他面对面相视而望。

他的脸上有些青色的胡茬,发髻也有一丝半缕散落而下,全然不复往日的清冷俊朗。

他怎么会这么狼狈!

“孩子呢?”想起她努力生下了他们的孩子,慕青冉的语气中便满是欣慰之意。

谁知闻言,夜倾辰却是忽然一愣。

孩子?!

对呀孩子呢!

经慕青冉这般一说,他方才是想起,从她生产完到现在,他好像都没有见到孩子。

“来人!将孩子抱过来!”见慕青冉一直望着自己,夜倾辰忽然有些语塞。

他怎么能告诉她,她费尽千般苦,万般难生下的孩子,就这么被他无视了!

直到奶娘将孩子抱给夜倾辰,他才算是第一次见到属于他和青冉的的孩子。

只觉得怀中抱着的小人儿软软小小的一团,正在沉沉的昏睡,脸还是皱在一起,并未长开。可是奇怪的是,他却并不觉得难看,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流划过,莫名满足。

这是他们的孩子呢!

慕青冉尚未能完全起身,便只微微侧头看着夜倾辰怀中抱着的孩子,眉眼之间满是温婉的笑意。

幸好!

她与孩子均是平安康健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一家三口,才会这般幸福的在一起。

“是男孩还是女孩?”当时生产之后她便直接昏迷了,是以也并不知道这孩子的性别。

可是谁知她这般一问,却是只见夜倾辰还是一愣,随后看向一旁的奶娘。

“回王妃的话,是位小世子!”奶娘也是有些心下奇怪,这王妃晕过去了,不知道正常,这怎地王爷也是不知道呢?

可是这奶娘哪里知道,当时夜倾辰满心都是在担忧慕青冉,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的。

见到夜倾辰的反应,慕青冉大致上也能猜出,自己昏过去之后,这人只怕是真的“吓到”了。

一时间,也说不上心下是感动多一点,还是“好笑”多一点。

“孩子的名字要叫什么?”她虽是原本就打算让他来想,可是到底觉得时间来不及,便准备要麻烦外祖父了,不曾想他竟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名字?!

的确,这孩子出生怎么能没有名字呢!

“青冉来起!”这个孩子是她怀胎十月而生,自然是她想唤什么便是什么。

“我?”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有些眐愣。

“嗯,青冉说什么,便唤什么!”

听他这般说,慕青冉心下微思,随后轻声说道,“夜安陌!安宁静好,桃蹊柳陌可好?”

“好!”既是青冉起的名字,自然极好。

更好的是她言辞之间的期翼。她希望现世安稳,山河秀丽,他自然会为她做到!

见慕青冉眼中似有疲惫之色,夜倾辰将孩子交给奶娘之后,便依旧守在她的身边,不管她如何劝说,也是不肯离开。

待到房中只剩下他们俩人,慕青冉的手被他握在掌中,最终敌不过倦意,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

而就在她闭上眼睛的瞬间,夜倾辰的脸色却是忽然一变!

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向后栽倒。

暗处的墨音等人见状,赶忙纷纷现身,方是要将夜倾辰扶到外间去,却是只见他的手紧紧的握着慕青冉的。

唯恐惊扰了王妃,墨音赶忙去唤墨熙进来。

好好的,王爷怎么会忽然吐血?!

墨熙进了里间之后,一眼便看到夜倾辰唇边带血的倒在床榻前,见此,他赶忙加快脚步走至床边。

搭在夜倾辰的脉上,片刻之后,墨熙脸上的焦急之色方才褪去。

“无碍,只是急火攻心,方会如此。”

听墨熙这般一说,几人才算是放下心来,可是随即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血迹,顿时便又是奇怪。

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情急难耐,方才会如此呢!

这些别人不知道,墨熙和墨刈却是知道的。

从王爷得知王妃有孕开始,他便开始计划着要赶回丰鄰城!

所以,夜倾辰刻意对外放出消息,只道他并不在军中,这样半真半假的消息散出去,旁人叫不准事情的真相,自然是不敢贸然出手。

而素日军中跟他的人也都是知道他做事向来不向任何人报备,都是自己想做什么,便直接去做。常常只身一人便深入敌营,搅得一番天翻地覆,这事情他也不是没做过。

因此,他此次消失不见,还特意召集了军中的主将,将消息提前告知了他们,但是具体是什么计划却是只字未提。

当北朐传来消息,北朐皇室均是被斩杀之后,这天下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夜倾辰亲手所为。可是事实上,他根本从未去过北朐,从一开始他的目标便是直奔丰鄰城!

墨刈和墨熙一路随着他直奔丰延而回,而墨炎等人被他派去北朐,务必取北帝性命!

他这般做的举动,一则是为了给世人一个障眼法,让他们都以为自己去了北朐,为的是进一步的作战计划二则,便是为了给青冉报仇!

他们既是敢在青冉有孕之时,故意设计拿他来说事儿让青冉不得安宁,那他们便都不要“消停”!

如今倒是还剩下一个北朐的公主,不过已经被夜倾昱的人收拾了,倒是便宜了她!

虽是计划的十分周全,但是因着王爷并不确定王妃到底怀胎几月了,是以他们便拼着命的赶路。

每每到驿馆之时,他们均是连口水都不喝,只换了马匹便急忙继续赶路。

昨晚连夜赶回王府的时候,方是到了府门前,连日奔波的马儿都直接轰然倒地。

其实这段时日赶路,墨熙隐隐有一种当日从江南赶回丰鄰的感觉,当时王爷身中剧毒,尚且是不遗余力的赶路,更何况如今他身体康健,自然更是不要命一般的赶回来。

方是回来了,却是刚好逢至王妃生产,忽然被这般情况一惊,寻常人倒是还好,可是王爷素来都是拿王妃当成自己的命一般护着,这担忧恐惧自然不是旁人可比。

连日的劳累不得休息,回来之后又是守了王妃这么久,墨熙觉得王爷的身体已经是到了极限。

再加上他一直忧心王妃因此出事,刚刚好不容易见到她醒来,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一松,这才吐出了这口心头血。

几人本是打算将夜倾辰安置在外间休息的,可是看着他紧紧握着慕青冉的手,便也只能“凑合”着将他安放在王妃的身边,想来待会儿他一醒来便见到王妃,也会很开心的。

再说另一边的宫中

从墨锦进宫给报信开始,一直到他离开,脸上的表情就没有变过。

直到他已经走了许久,蔡公公才实在忍不住的出言提醒道,“陛下,该传膳了!”

便是再因为王爷有后而开心雀跃,却也不能连饭都不吃了不是!

闻言,才恍然回神,可是想的,却是与蔡公公截然不同。

这孩子既是出世了,那这名字也不知是起了没有?辰儿远在边关,依照慕青冉那丫头的性子,应是不会自己拿主意的,既是如此,他作为皇爷爷,自然最是有资格赐名的。

“蔡青传旨!”

蔡公公闻言,却是一愣,方才让墨管家带了旨意而去,直接封了那孩子的世子之位,怎地又要传旨?!

随即想到什么,蔡青却是状似无奈的发笑,陛下竟是急着要赐名了。

“陛下王爷尚且不在,于此时传旨,是不是”到底还是要问问王爷的意见,这事若是换了旁人,御赐的名字,自然是代表着无尚的荣耀。

可是这位主子到底比不得旁人,谁知道他心里究竟会怎么想呢!

这既是靖安王府的第一个孩子,难保王爷会想要自己亲自为他起名呢!

蔡青虽是话未说全,但是却是已经会意。这倒也是,这孩子毕竟是辰儿的第一个骨肉,难保他自己会有些想法。左右他的名字已是自己比照皇子起的,这个孩子,还是留给他自己吧!

“倒是你想的周全,是朕心急了!”说完,淡笑着摇了摇头。

虽是皇长孙出世的时候,他心下也是开心,但是比之辰儿的孩子,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倒不是他如何冷血薄情,对待自己亲生的儿子如何不好,只是他们虽是他的儿子,却也是这丰延的皇子,从一出生就注定了要失去很多。

皇家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有一半是为了死!

所以,他才会对辰儿那般宽容,几乎是将他对所有孩子不可表达的心意都是放到了他的身上,如今得知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他自然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陛下只是太过开心了!”蔡青说着,眸光却是渐渐浮现回忆之色。

有多少年了,陛下没有这般喜形于色过,似乎是自从容嘉贵妃仙逝之后,陛下便是连笑,也都不再出自真心了。

“是啊!开心!给研磨,朕要快些将这个消息告诉皇弟!”既是他都当了皇爷爷,那他这个正牌爷爷,更加是有权利得知这个消息。

“老奴遵旨!”

承乾殿因为这个消息,全宫上下均是喜气洋洋,便是陛下开心,他们下人自然也是放心许多。

可是消息传到朝阳宫的时候,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砰”地一声,皇后狠狠的推翻了眼前的小几,眸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慕青冉居然真的生下了一个男胎!

虽然此前太后宫中便偶有传闻,只道靖安王妃腹中怀的是一个男胎,可是到底这世间并没有这般“未卜先知”的医术,皇后也就没有太过在意,可是谁知到了如今,竟是真的!

她也不是没有动过什么念头,想要暗中做些手脚,除掉她的这个孩子。

可是一来靖安王府被人治理的太过严密,根本无从下手,二来,瑄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对慕青冉出手,她便也唯有忍耐至今。

虽是不能大张旗鼓的对慕青冉如何,但是暗中,她却是在朝阳宫中焚香祝祷,期望着慕青冉生下一个女胎,或是直接难产,死了便一了百了!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今日竟是听到了这般消息,让她如何能静下心来!

“皇后娘娘息怒!”殿中的宫女见状,赶忙纷纷拜倒,唯恐皇后的怒气殃及到自己。

“母后想开些吧眼下已经如此,便是再气,也不能如何了。”袁玮琴的声音没什么情绪的响起,嘴上说着安慰的话,眸中的情绪却是半分未变。

袁徽早在几月之前,便被陛下下旨处斩,锦乡候整日缠绵病榻,大有一病不起的态势。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锦乡候府败落已经是迟早的事情,而她这个大皇子妃的位置,也不知还能做到几时!

她素来便是个通透之人,便是嘴上再不愿承认,但是她心里却是明白,慕青冉较之她,实在是要幸福的太多太多。

夜倾辰对她第一无二的宠爱,身体平安康健的孩子,一切的一切

可是偏偏慕青冉有的,她看似都有,却实则不过是镜花水月,一片虚妄罢了。

“琴儿,瑄儿便就这么打算眼睁睁的看着?!”一旦夜倾辰有了孩子,只怕是在陛下心中的分量,又要更重一些。

今日才得了消息,陛下竟是下旨将那襁褓中的婴儿封为世子,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殿下已有应对之策,母后稍安勿躁就好。”这也正是她今日进宫的目的,殿下恐皇后太过沉不住气,才让她特意进宫与她开解一番的。

“真的?他打算怎么做?”皇后闻言,却是瞬间惊喜的连眼神都亮了一分。

“臣媳自然是不敢欺骗母后的,只是至于殿下打算如何做这臣媳却是不知。”这种事情,殿下怎么会让她知道!

“嗯,有办法便好!”最怕的便是一味的退让,适当的时候,也是要让他们瞧瞧厉害的。

“你素日进宫,便也应该多带着琛儿才是,你父皇也是极喜爱他的呢!”说着,皇后似是有些不满的看了袁玮琴一眼,这十天半月的也不见她将她的宝贝孙儿带进宫来给她瞧瞧!

“是,臣媳记住了。”听皇后提起皇长孙,袁玮琴的脸色却是忽然一僵,眸中转瞬之间划过一抹暗光,随即才若无其事的说道。

皇后打的主意,她如何不知,大抵是想着要利用皇长孙来威胁靖安王府世子的地位。想到这,袁玮琴却是不免心下嗤笑,若然真的是得父皇宠爱,何须如此!

相比朝阳宫的怒气滔天,昭仁贵妃的月华宫,却是实在温馨的可以。

夜倾昱和夜倾羽都双双陪在昭仁贵妃的身边,比之皇后的滔滔怒意,他们却是温风和煦。

慕青冉这一胎,虽然是个男孩,可是这又如何,只要夜倾辰没有争夺皇位之心,便是再来一个男孩,于他们也是无碍的。

这件事情,端看个人怎么想,怎么看了。

凭着夜倾昱对夜倾辰的了解,若然是他想要这皇位,即便是他没有孩子,即便是他不得父皇的宠爱,便是拼着乱臣贼子之名,他也定是会起兵造反的。

所以,靖安王府有后,于他而言,其实无甚不好的影响,相反的,还会对他助益良多。

而只有夜倾昱好了,昭仁贵妃和夜倾羽才会活的更自由,这都是一衣带水的关系,斩不断的。

从月华宫出来之后,夜倾昱直接上了马车回了六皇子府,进了书房之后,却是见到云舒一脸平静的坐在书案之后,手中拿着一本兵书,看的津津有味。

“你如今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竟是就这般明晃晃的坐在他的书房中,却哪里还有半分婢女的样子。

“殿下说笑,云舒万万不敢。”话虽是这般说着,她却是半点准备起身的意思也无,“是殿下吩咐,让云舒私下自由随意些便好,奴婢不过是遵从主命罢了!”

闻言,夜倾昱也不与她逞口舌之快,知道她素日便是个牙尖嘴利的,只沉默的到一边坐下。

“方才那人来过。”

“说了什么?”夜倾昱方是送到嘴边的茶盏,听闻云舒的话,却是忽然顿住。

“夜倾辰回来了!”想到那人说起的话,云舒便觉得有些惊讶,可却又觉得似乎本该如此。

什么?!

夜倾昱闻言,却是不禁一愣,夜倾辰回来了!

“而且夜倾瑄怕是也得到了些什么消息。”

即便不敢确定,但是单单只是得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夜倾瑄便也会顺藤摸瓜证实这件事情。

所以夜倾瑄是打算对靖安王府发难吗?

略想了想,夜倾昱的手慢慢转动着手上的扳指,嘴边不禁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方才还说靖安王府的喜事对他而言有所助益,可巧这“助益”不就是来了!

夜倾瑄既是要为难他们,他偏就要帮着他们!

倒时出了事,看看父皇会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云舒在一旁冷眼看着夜倾昱脸上的笑容,不觉抖了抖肩膀,好好的又这样笑,定是又在算计什么人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