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谁更重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再次醒来的时候,方是睁开眼睛,便见到了躺在她身边的人。

他的脸色很不好!

想起之前发生苏离的那件事情,慕青冉觉得,这人只怕又是没日没夜的赶回来的。偏生的回来的时候又是刚好她生产之时,这一守又是一整天,便是铁打的人也是扛不住的。

他会忽然回来,想必是没有经过陛下的首肯的,再联想到之前北帝之死,慕青冉觉得,夜倾辰应该是从一早便开始计划赶回来了。

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有孕的?!

她轻轻的伸出手想要抚过他的脸颊,却是不想他忽然开了口。

“青冉”薄唇轻启,声音低沉的逸出一声呻吟。

闻言,慕青冉的手却是生生顿住,再仔细看着他的眉眼,却是发现他并没有清醒。

原来,不过是梦呓而已。

紫鸢进来的时候,便见到慕青冉已经清醒了过来,见她脸色也不复之前的苍白,微微透着红润,她才算是放下心来。

可是目光看到正躺在慕青冉身边的人时,紫鸢却是不禁一愣,随后面上似有难色。

这这般情况,该如何为小姐清理身子呢?!

似乎是察觉到了外间的响动,夜倾辰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慕青冉满含心疼的眼神,忽然就觉得心里满是饱涨之感。

他俯身在她的唇角落下轻柔的一吻,随后便朝着她粲然一笑。

见状,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也是朝着他嫣然一笑。

古人诗中有云,都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可是偏偏他们却是相顾无言,一笑艳华光

“启禀王爷王妃,奴婢来服侍更衣了。”紫鸢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打断了还在凝神相视的两人。

闻言,夜倾辰却是在慕青冉略带疑惑的目光中起身,伸手便从她的脚下拉起了被子。

“做什么?!”见他的动作,慕青冉赶忙伸手拉住他,说什么也不放开。

“乖,要为你清理身子。”说完,夜倾辰便自顾自的直接要去解她的亵裤,慕青冉哪里肯!偏又是躲不过去,旁边还有一群婢女在,她只得死死的拉住夜倾辰衣摆,眸中满是羞恼之意。

她当然知道是要为她清理身子,可是为什么是他亲自动手?!

看着紫鸢她们深深的低着头站在一旁,并不看向这边,慕青冉的心头忽然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她昏睡的时候,就一直是他在帮她清理吧?!

慕青冉倒不是因为怕夜倾辰日后会嫌弃她或是如何,她只是单纯的觉得难为情。虽然两人成婚已久,做过比这更亲密的事情,可是这感觉到底不一样。

“夜倾辰!我不舒服!”见实在是拦他不住,慕青冉只得这般说道。

听闻她说不舒服,夜倾辰顾不得别的,赶忙俯身凑到她身前,却是忽然被她环住了颈项。夜倾辰先是身子一僵,随后唯恐会压到她,便也不敢轻易挣脱。

“哪里不舒服?”他就知道,生了一个孩子,哪里有哪些老嬷嬷说的那么简单!

什么只要安心静养一个月,只要将月子做好了,就不会再有什么事,她此刻不就是不舒服了!

“你出去!我就没事了”后面的一句,慕青冉几乎是呢喃着说道。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禁微一挑眉,抬头看向慕青冉,却是只见她满脸羞红的望着他,眸中满是难以言说的抗拒。

“可是方才也是我亲自动手!”似是还嫌她的脸不够红一般,夜倾辰竟是“火上浇油”的接着说道。

一次和几次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是他!

“现在不行!”他也知道是方才,那时候她在昏睡中,自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何。

可是眼下她清醒着,怎么可以还让他做这样的事情!

见她实在是“抗拒”的厉害,夜倾辰也心知她定然不是在刻意与他推诿,便也不忍心因为这种事情让她羞臊不已。于是,他便颇为无奈的伸手轻轻在她的脸颊上捏了一把,随后便施施然的起身向外走去。

见状,慕青冉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他在,便是别的侍女,她也不会这般纠结。

等到夜倾辰再回来的时候,慕青冉已经穿戴整齐,他自己也是梳洗沐浴了一番,又变回那个清冷无际的靖安王。

慕青冉眸光淡淡的看着他向自己走来,却是总觉得他似乎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好像身上的杀伐之气,更重了一些,眸中的幽暗之色也愈加的浓郁。

“青冉在看什么?”见她一直目光微凝的望着自己,夜倾辰不禁有些奇怪。

闻言,慕青冉却只是淡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

她不是那般做作骄矜的女子,不会因为夜倾辰伤了人命便将自己的思绪困在其中左思右想。战场之上刀光剑影,他不杀人便只有被杀的份儿,这个道理,她心里是明白的。

她也不过是有些心疼他罢了,到底杀了别人,也会让他的心变得越来越冷硬,越来越嗜血。

可是不管如何,只要是在她的面前,他永远都是春风化雨,不曾有半分苛责。

两人均是差不多有一整天未曾进食了,墨锦让人备了一些精致的细粥和糕点,送到了房中。

夜倾辰先是“伺候”着慕青冉喝了一些粥,待她用完之后,方才又自己匆匆用了一些。不多时,奶娘便抱着夜安陌走了进来,将孩子交给夜倾辰之后,便无声无息的先行告退了。

墨管家可是特意吩咐过了的,王爷不喜话多聒噪的人,只安分守己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而对现在的她来讲,只要喂养好小世子,便是安分守常了。

想必是刚刚喝完了奶,夜安陌正兀自睡的香甜,全然不知这两位新晋的父母正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看着他白白嫩嫩的小手露在外面,夜倾辰好似受到蛊惑一般,慢慢的伸出手去想要触摸他的手指,却是被他下意识的张手握住了手指。

“青冉!你看!”见状,夜倾辰颇为诧异的看向慕青冉,随后又目不转睛的看着床榻上的孩子。

慕青冉自然也是看到这般景象,她的眸中满是温柔的笑意。

想来这世间的一大幸事便也不过如此,夫君,孩子,都在自己的身边,身为女子,她很是满足。

“陌儿认识他的父王呢!”慕青冉的手轻轻地抚过他的脸蛋,只觉得掌下像水一般的细腻柔滑。

父王

对呀!他如今已是当了父王的人了!

夜倾辰一只手握着慕青冉的,一只手的手指被儿子攥在小手中,只觉得幸福皆在掌中,满心欢喜。

他的手那么软,那么小,夜倾辰觉得自己都不敢用力去碰他,只觉得像是一滩水一样,柔软的不可思议。

“他几时才会唤我父王呢?”似乎,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听到他喊他父王的样子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心下好笑。

这孩子方才出世不到两天,他便开始计划着要听他开口说话了嘛!

“王爷也太过心急了些!”他现下见东西尚且不能看全呢,要想会说话,却是哪里有那么快!

“他长得不好看!”明明青冉那般倾城之色,便是长得像他些,想来也不该是这般“平平无奇”的样貌才是。

听他这般一说,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敢情这孩子刚出生,便是被自己的亲爹给嫌弃了吗?

而且她还从不知道,夜倾辰原来还是个这么注意相貌的人。

那他

“夜倾辰”

“嗯?”夜倾辰此刻的注意力均是在自家儿子的这个长相上面,是以也没注意到慕青冉准备要和他说什么。

“你很注重相貌吗?”总觉得他不像是那么肤浅的人啊!

“注重他的!”说着,夜倾辰伸出手指着榻上香梦沉酣的小人儿。

别的人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是他和青冉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平凡呢!

慕青冉原以为夜倾辰会说,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只要身有抱负,方为血性男儿,却是要那般出众的样貌做什么!

可是谁知,他竟是这般毫不犹豫的就承认了,倒是一时让她不知说什么才好。

其实夜倾辰心里想的倒也简单,左右不过是觉得,这副皮囊好些,将来如他这般娶了青冉这样倾城绝色的妻子,至少不会让旁人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只是夜倾辰不知,哪里会有人敢这般说他的儿子!

更何况,这样想自己的儿子,实在是有些不大厚道了。

“嗯或许是物极必反吧!”慕青冉眸光温软的望着娇小的奶娃娃,只觉得怎么看怎么喜欢,哪里就有夜倾辰说的那般“平凡”了,只是比不上他的那般妖孽天成就是了。

闻言,夜倾辰不禁皱了一下眉头,物极必反?

是说他们两个太“完美”了,所以孩子注定要平凡一点吗?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夜倾辰这边一直在纠结着自家儿子的长相,可是即便是聪明如他们,也实在是难以预料,这孩子未来的人生,到底会是怎样的绚烂多姿。

似乎是睡了许久的缘故,终于在这对新晋荣升的父母看的忘乎所以的时候,夜安陌一阵嘹亮的啼哭声,昭示着他的该用膳了。

见他方是醒来便大声的嚎啕大哭,夜倾辰满眼皆是惊诧。

怎地方是醒了就开始哭?!

其实说是哭,刚刚出生的孩子,根本就是没有眼泪的,他也不过就是“哇啊哇啊”的喊叫罢了。

见状,慕青冉赶忙伸手轻轻的拍着他,口中轻柔的哼着什么古老的歌谣,渐渐地哭声慢慢小了下来。

奶娘在外间自然是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可是主子们未传唤,她也不敢贸然进去,只得略有些心急的在外面候着。

渐渐将孩子安抚下来,他也不再哭闹,只安静的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

“青冉!他在看我!”如果说这个孩子真的是长得很平凡的话,那唯一不平凡的,便是这一双眼睛了。

又大又圆,漆黑的眼珠儿直直的望着你,里面似是有一汪清泉一般,让人看着便觉得心情澄净了许多。这种感觉和慕青冉的眼神很像,只不过这孩子还年幼,尚且看不出究竟是什么眼型。

见夜倾辰似是很是高兴一般,慕青冉便也不扫了他的兴致,只微微淡笑着附和。

听嬷嬷们将,这么小的孩子,眼睛虽是能睁开,但是他看到的东西却是十分有限。似是夜倾辰所谓的孩子在看他,其实只不过就是他的目光刚好投注在他所在的那一处罢了。

是不是每一个初当人父的男子都是这般,觉得新奇,觉得喜悦,即便清冷无情如夜倾辰,也是这般的喜不自胜!

忽然,又是一声响亮的啼哭,召回了慕青冉的思绪。

见他又哭了起来,夜倾辰便伸手将他抱起,却是只觉得掌中的小人儿像是水一样,一碰就化开了。他本打算将他交给奶娘去喂奶,却是没有想到,夜安陌刚到了他的怀中,便停止了哭泣。

因着才是生产的第二日,慕青冉还不能起身,便只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父子俩。

其实她说的没错,这孩子竟是好像真的认识夜倾辰一般。

夜安陌不再哭,却是也不再睡觉,只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夜倾辰,后者也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慕青冉见这父子俩就这般“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不觉好笑。

“还是将他抱给奶娘吧,他应是饿了的。”只做做样子的开始哭了几声,现在倒是安静的很,想来长大之后会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呢!

而慕青冉此刻心中的想法,在此后夜安陌能说会走之后,只觉得自己言之过早了。

可是那个时候,夜安陌已经成了丰鄰城远近闻名的小霸王,无人敢提,无人能惹,简直就是所有人的梦魇!

只不过此刻,他尚且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小婴儿,看起来乖巧又听话,十分惹人喜爱。

将夜安陌交给奶娘之后,房中一时安静了下来,想到他此刻在丰鄰城,那边关之地,必然是无人镇守的。虽然如今临水已是强弩之末,但是到底还是需要他坐镇把关才行,他想必是要尽快赶回去的。

“王爷什么时候回去?”慕青冉的声音满是不舍之意,她从前也不是这般不识大体的人,可是眼下,却是真的舍不得他离开。

夜倾辰自然也是听出了她的情意,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脱口而出,“不走了!”

反正临水也撑不了多久了,即便是没有他,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北朐已经举国投降,如今丰延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不禁淡淡轻笑,他如今怎地变得这般任性了!

“将士浴血奋战,护卫的是家国百姓,王爷不可随意待之。”夜倾辰的话,慕青冉是相信的,他若是说不走了,那便是真的不打算走了,并不是在说一些假话来哄骗她开心。

可正是因此,她才会更加的感动,才更不能让他为了她的儿女情长背负重责。

“青草离离,冉冉归期,夫君奋战疆场,何年何月,青冉都会在此等你”说完,慕青冉便朝着夜倾辰温柔的一笑,眸光之中满是深情惬意,让夜倾辰只觉得心下暖融一片。

他何其有幸,能得妻如此!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他们以后的时间,还多着呢!

“嗯,青冉说如何,为夫便如何!”虽是心下担忧她,可是眼下她已经平安的生产,并无大碍,他心里多少也能放心一些。

左右即便是再回去边关,也就是个把月便能凯旋而归了。

临水只怕以后这片王朝大陆之上,再无临水了!

至晚一些时分,慕青冉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夜倾辰轻轻的俯身在她眉间落下一吻,又望了她半晌,便起身离开了。

这次回来,他并没有事先惊动任何人,就是连陛下也是不知情的。

有些事情,还是要处理一下,不然将来出了隐患,就不好办了!

月华辉辉,映照着万家灯火,于此静谧的夜晚,似乎每家每户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或许不为人知,或许平淡无奇,但却是个人身在其中,不可自拔。

从墨刈跟着夜倾辰回来的那天,紫鸢第一眼见到他之后,忽然就有一种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

可是最终,她也只是含泪对着他微微一笑,并没有让眼泪留下。

明明他不在的时候,纵是万般思念,她也会努力说服自己,并没有显露分毫。但是此刻他已经回来了,她却是忍不住的想要哭给他看,想要看着他急得团团转,却又笨嘴拙舌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抚的样子。

紫鸢没有慕青冉想的那么多,她只以为他们回来了,便是不会再回去了,所以在听到墨刈说几日后还要离开的时候,泪水顿时便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滚滚而落。

这可是吓坏了墨刈,他几时见紫鸢这般伤心的哭过。

“紫鸢,别哭了”他的手轻轻的捧着她的脸,擦了一下,还有新的泪水涌了上来。

“是我不好!”是他不能陪在她身边,还反倒惹她担忧。

“那你打我出出气!”怎么样都好,只要她别再这么难过了。

她什么话都不说,就只坐在那默默的流眼泪,却是哭的他的心都揪着疼。

墨刈拉过紫鸢的手,轻轻的覆在自己的心口,眼底满是心疼之色。

“紫鸢,我心疼!”

“给我看看,可是受伤了?”闻言,紫鸢也顾不得自己的难过,赶忙拉过他的手要查看,却是不想被墨刈一把抱进怀里。

“没有受伤,可是你哭的我心疼,别哭了,好不好”

墨刈这话一出,紫鸢却是瞬间脸色爆红,他几时也学会说这样的话了!

可是偏偏,墨刈自己不觉得这是什么哄人的心情,他都是发自内心的说的。看着她哭,他便真的是觉得心脏被人攥在心中,狠狠的捏住,疼的连呼吸都困难一般。

紫鸢也知道自己有些任性了,见他真的是满眼的担忧之色,便微微仰头在他的下颚吻了一下,随后便将自己窝在他的怀中。

感觉到怀中娇小的人儿和脸上温热的触感,墨刈的身子却是猛地一僵,随后伸手轻轻的推开紫鸢,自己也向后退了退。

见状,紫鸢却是不免有些奇怪,他这是怎么了?

一时间,紫鸢的脸色也有些难为情,她难得的主动亲近他,竟是被他这样当面拒绝了,她素日脸皮薄,如何受的了。见此,也是羞红着脸不敢再看向他,只装作要为他准备沐浴的衣物,便欲起身起开。

墨刈见状,也心知这般举动让她误会,眼疾手快的将她“抓”住之后,竟是难得的也有些羞涩之意。

“紫鸢!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哎,实在是难以启齿!

见他竟是有些脸红,紫鸢倒是一时间忘了要害羞,只呆愣愣的看着眼前之人,不明白他怎么会忽然变得这般。

“我只是恐你有孕!”这般娇妻在侧,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可若是万一一朝中的,让她怀有身孕,那可如何是好!

“你不想要孩子吗?”否则的话,为何要说这样的话。

“自然不是!”他怎么会不想要孩子,只不过

“现在不行!”已经有了王妃的前车之鉴在先,他如何还敢独留她一人在王府中怀胎十月。

这段时间,他只是看着王爷满心焦灼,便也是跟着忧心,更何况是紫鸢!

所以,他不能碰她!

万一要是一个不小心让她有了身孕,而他又不在她的身边,即便是王妃和墨锦他们会仔细的命人照顾她,可是到底不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还是放心不下。

想要孩子但是不是现在?

紫鸢仔细想了想墨刈的话,方才明白他的意思,他原是担心她如小姐一般吧!

这个傻瓜!

见他满眼的纠结之色,紫鸢忽然有一瞬间的疑惑,这还是那个冷冰冰的暗卫吗?

不再是一个冷冰冰的表情,不再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他好像在她面前鲜活了一般。

实在是不忍他为自己担忧,紫鸢微微凑近他耳边说了几个字,墨刈的眼睛先是一愣,随后却是豁然一亮。二话不说便欺身压向了紫鸢,后者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便被人放倒在了床榻上。

他要不要这么心急啊!

“为何不早点同我讲?”他怎地忘了,自己的小娘子可是会医术的,随便为他开些方子吃一吃,晚一些有孕也不是不可能。

哎到底是关心则乱,墨熙之前不就是一直在为王爷调制这样的汤药吗?他竟是一时着忙,都忘到脑后了。

“你惯会杂学旁术的,我以为你知道!”他常常与墨熙一起,她以为他原该是知道的。

不再与她争论这个问题,墨刈觉得,眼下最要紧,是要一解相思之苦!

她知不知道他有多想她,多怕他一个不在,便再跑出来个什么“苏离”、“苏和”的将他的小娘子拐跑了!

墨音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在的躺在屋顶上,脸上满是坏坏的笑意。

“墨刈还真是厉害啊!”明明是顶着一张冰块脸,却是生生将紫鸢哄得服服帖帖的,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嗯,的确是厉害!”难道的,向来寡言少语的墨琀也轻声附和着。

闻言,墨音不禁满眼的好奇看着墨琀,“呦呵连你也这么觉得,说来听听,他哪里厉害?”

竟是连墨琀都这般觉得,她不是向来不掺和他们的事嘛!

“从边关没日没夜的赶回来,连王爷都累得吐血了,他竟然还有精力行房,还不算厉害吗?”墨琀的表情一本正经,好像自己说出的话,根本不是女子难以启齿之事。

墨音:“”

好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可问题是墨琀你就这样在背后揣度自己上级,真的是不怕被报复吗?!

他就说,墨琀和墨嫣就不能算是女人!

明明长得那般冷艳孤傲,怎地说出话来却是这般流里流气,简直比他还吊儿郎当的!

夜倾辰回房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慕青冉睡的很沉,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回来。

灯影之下,夜倾辰的表情清冷的可怕,他的眸光一片幽暗,全然不复以往在慕青冉面前的深情缱绻。

他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覆在慕青冉的手腕上,却是慢慢收紧,无法控制的用力

“嗯”手上有丝丝痛意传来,让原本还是昏睡的慕青冉渐渐转醒。

看着夜倾辰神色冰冷的看着自己,眸中隐隐跳动着怒火,她一时清醒过来,却是心中茫然无比。

他这是怎么了?!

她不过是睡了一觉,他为何要用那样的表情望着她?

“如果夜安陌和我只能活一个,你选谁?”夜倾辰的声音,清冷无际的响起,明明还是她素日熟悉的音色,可是偏偏,却让她不寒而栗。

他在说什么?!

“夜倾辰”

“回答我!”他似乎不想要听她说话,只是执着的想要一个答案。

慕青冉的手软软的被他握着,眸中满是疑惑。

他和孩子只能选一个,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

忽然,慕青冉想起之前的时候,她曾经单独吩咐过紫鸢,若是临盆之时发生什么意外,务必让她保住孩子!

当时她摒退了所有的下人,包括流鸢在内,但是却唯独,忘了暗处的墨潇他们。

是他们将这件事情告诉夜倾辰的?!

“我不选!”孩子和他都是一样的重要,她没有办法做抉择,即便这个问题只是假设。

闻言,夜倾辰的手却是忽然大力的捏住她的手腕,眸中的怒火那么清晰可见。

明明感觉到了手上的痛意,明明她只要说出他的名字,就会让他消了怒气,可是偏偏她就是微蹙着眉头,却是眸光平静的望着她,说什么也不再开口。

“慕青冉!”实在拿她无可奈何,他狠狠的一拳捶在床榻之上,却是放开了一直掐着她的手。

又不忍心伤到她,可是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这一关,夜倾辰的眼中已经阴郁到了极致。

心知隐隐猜到了他为何会忽然对自己发脾气,慕青冉也不辩驳,只安静淡然的望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因为她心里知道,如果这个问题换成是她问他,她想,夜倾辰一定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她!

“为了保住他的命,你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豁出去不要,那我呢?!”夜倾辰的语气中,满是伤心绝望的质问,似是气极的不行,他的眼中都变得隐隐带着血丝。

她知不知道如果她出了任何的事情,他如何还能独自活下去!

明明他只要她好好的活着,他只想好好的守着她一人!

“你明明答应了我,他日白首要一起死,可是你当时却准备失言了”一旦她生产那日发生了什么意外,是不是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夜倾辰,如果那日我死了,让你好好抚养陌儿长大,你会如我所愿那般做吗?”听他说了许久,慕青冉才终是开口。

闻言,夜倾辰慢慢抬头望着她,一时间竟是不知该作何回答。

他想陪着她一起死,可是却又如何置她的遗愿而不理!

“如果日后还会面对如那日的抉择,我依旧会选择保全陌儿,舍弃我自己!”慕青冉的眸光中含着星星点点的流光,她的唇角带着温婉的浅笑,好像两人说的,不过什么稀疏平常的玩笑话一般。

“可倘或有一日,若是你我一起遇难,却然只能活下一人,那我便与你一起死!”

话音方落,夜倾辰便猛然俯身将她紧紧的抱进怀中,深深的将头埋在她的肩窝,手都好似微微颤抖一般的点住了她的唇瓣。

慕青冉的手慢慢抬起,轻轻的环住他的脖颈,缓缓的闭上双眼,不再说什么。

她之前便觉得夜倾辰有哪里不一样了,事到如今方才明白过来。

他对她的独占欲比之前更强了!

夜倾辰对她的执念是从何时开始的,她并不清楚,但是这股执念到底有多深,她想她是明白的。他曾经对她坦言,他从前只喜欢杀戮,喜欢嗜血的快感,可是后来,这些都提不起他的兴趣,反而都渐渐演变成了对她的执念。

如今他于修罗之场归来,又是被她那日临盆之时生死一线之间的情况“刺激”了一下,方才会更加的惊心。

“夜倾辰,他是我们的孩子”所以,他要如爱我一般的爱他!

“青冉我,控制不住!”他当时只是觉得她要为了别人舍弃他,便满心的恼火,纵是心知她对自己的情意,可是却只觉得如今有别人更让她在意了。

他方才在书房对墨潇等人问话,本来是想要了解一下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青冉的状况如何,却是不想听到他们提起此事。他不是不喜爱这个孩子,可是比起孩子,他更在意青冉!

“陌儿以后会有自己的人生,你才是我要一直陪着的人。”随着慕青冉轻柔的声音响起,她一句一句的轻言安抚,将自己的心意,都讲给他听,方才是让他渐渐安心。

其实单就夜安陌而言,夜倾辰是喜爱他的,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主要是他和青冉的孩子,他如何不疼爱!

可是事关慕青冉的安危,那便都只能靠边站了!

不过如今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夜倾辰有些放心了,他的青冉就只是他的,谁也抢不走,儿子也没用!

慕青冉本以为这件事情之后,夜倾辰多多少少会对夜安陌有些不同,可是谁知他竟是好像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般,依旧是对孩子爱不释手。

事实上,慕青冉猜的也没错,夜倾辰的确是在见到夜安陌的时候,心里有点小情绪。但是这些都不妨碍他作为父亲对儿子的喜爱,只要他不危及青冉的安危,他便一直是爱他的。

只是他虽然在意孩子,但却是更在意慕青冉,所以为了不让青冉有何不悦,他便会更加的保护好夜安陌,不让他受到一丝的危险和磨难。

而墨潇几人是到了此刻方才知道,他们以为王爷听了王妃的话,本会满心的感动,怎地竟会是大发雷霆!

这也间接导致了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墨潇都被流鸢不待见,就觉得他像个“长舌妇”一样,在背后传闲话。

这可是生生将墨潇给冤枉的呀!他也不过就是听从命令办事,王爷问话,他岂敢不回答,哪里知道他会那般动怒,还生了小主子的气!

其实倒也不怪墨潇他们,只要是慕青冉之于夜倾辰的意义,非是爱到情至深处,不能明白

夜倾辰这般未得传召便私自回城,若是被人知道了,即便是庆丰帝再宠爱他,也是难免大臣的指责。是以经过慕青冉之前的劝慰之后,他便也打算在三日之后便离开了。

可是不想这一日,大皇子妃却是忽然来了府上,只道是来庆贺王妃诞下麟儿之喜。

慕青冉闻言,不禁与夜倾辰相视一眼,两人都觉得是有些来者不善!

她与大皇子妃素来没有什么交情,或者说,根本就是对立的局势,她怎地还会这般好心的亲自前来探望,这不是有鬼是什么!

若是直接避而不见倒是容易,可万一她本就是过来试探,见他们不敢见,怕是会漏了底。思虑了片刻,慕青冉便吩咐墨锦将人请进来,看看他们究竟打算做什么。

慕青冉觉得,虽说夜倾辰回来的时候较为隐蔽,可是难保就无一人得知,夜倾瑄只怕是已经得知一些音讯,只是不敢确定,方才会让大皇子妃前来。

既然如此,她便更没有道理不见了,总是要交锋一番,才能知道对方的意图是什么!

夜倾辰本是不想让她掺和这件事情的,方是生产完不久,若是不仔细静养,万一累坏了怎么办?可是却是架不住慕青冉对他微微一笑,便神思迷离的都听她的安排了。

这件事情,只能是她出面,效果才最好!

若是夜倾辰自己解决,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如今夜倾瑄在暗,他们在明,根本不知道对方手中究竟掌握了多少的信息,因此还是小心些为好。

袁玮琴被墨锦一路引着进到浮风院的时候,只觉得这王府之中不甚冷清,走了一路也未见几个人。不说是主子,便是下人,也多是侍卫,连婢女也没有几个。

看来外面传言的果然没错,靖安王府当真是除了慕青冉这一个正妃,不要说是侧室,便是连婢女都少的可怜!

------题外话------

七点—八点会有加更,大家要记得看哦!(づ ̄3 ̄)づ

推荐好友小酒儿的重生爽文

《重生嫡女不好惹》

上官凝从没想过自己倾尽一切换来的竟是大雨之夜被恩爱夫君亲密表姐联手斩于刀下的结局。

再次睁开眼睛,时间回到自己九岁的那一年,屋外桃花盛开岁月静好,倚窗而坐上官凝目光幽深:“老天爷送来的机会,断断没有浪费的道理,这一世只管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对我好的我必舍命相护,欠我的我必讨还誓死不休。”

小小的将军府后宅,风云变幻血雨腥风,上官凝素手执棋从容应对,受宠姨娘转眼沦为阶下囚、天之宠儿瞬间身败名裂、美艳表姐突嫁寒门为妾

这一世不信情爱不问红尘,却偏偏邂逅霸道男子一枚:上官凝,这一世我护着你,谁若伤你一毫我必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