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追捕刺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玮琴进到里间的时候,便见到慕青冉轻倚在床榻上,正面色红润的喝着汤药。

闻着那味道,倒是微微带香,似是回奶茶的气味。

“王妃气色瞧着倒是不错!”袁玮琴方是进到了里间,便笑意盈盈的朝着慕青冉说道。

这按理来说,慕青冉应当是在正厅接见大皇子妃的,一来这卧房较为私密,非是相熟之人,轻易不会进来;二来这也未免有不敬的意思在,难免让人觉得她托大。

可是眼下她方才生产完不久,还在坐月子,倒是也顾不得许多。

何况袁玮琴今日前来,也不是为了对这些不打紧的小事挑三拣四的。虽是两人站在对立面,但是袁玮琴也不得不承认,依照慕青冉的性格,她倒是不像那般持宠而娇的人。

“大皇子妃有礼,我这般却是有些失礼了。”闻言,慕青冉不觉望向来人,声音轻柔的说道。

袁玮琴在一旁准备好的绣墩上落了座,接过紫鸢奉上的茶水,不觉笑意恬恬。

“王妃这是说的哪里话,如今自然是你的身子要紧。”说完,她的目光慢慢在屋中看了看,方才不经意的说道,“怎地不见小世子?”

“奶娘方才抱下去喂奶了。”眼见袁玮琴的目光似有探寻,慕青冉也只当不知,依旧是笑意弯弯的与她说着话。

“王妃和王爷均是这般天人之姿,这小世子将来,想必是要将这普天下的姑娘都迷了去才是!”

听袁玮琴这般一说,慕青冉却是不禁轻笑。

怎地所有人都以为陌儿会长相如何出众,虽然她没有像夜倾辰那般嫌弃自己的孩子如何,可是到底平心而论,他也并没有长得如何出众,不过就是和寻常人家的孩子一样罢了。

“大皇子妃说笑了,陌儿他实在是相貌平平,稍后见到你便知道了。”谁知慕青冉这般一说,袁玮琴却是并没有当真,只以为她不过就是谦虚罢了。

“陌儿?这是小世子的名字?”并没有听说父皇为这孩子赐名,那这名字

“嗯,名唤夜安陌。”

“安得心源处处安,陌上濛濛残絮飞这名字倒是极好,却是不知是何人起的?”难不成,竟然真的是如殿下所言,是夜倾辰回来了,而为这孩子取得名字!

“是外祖父为他起的名字,原是王爷和父王都不在,我不好一人做主。”说着,慕青冉似是有所感伤一般,眸中不复方才的幸福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神伤。

“早前便听闻太傅大人的盛名,这名字确然是极好的。”袁玮琴的神色看不出一丝作伪的迹象,好像真的只是觉得这名字极好一般。

一旁的紫鸢闻言,却是不禁微微一愣,小世子的名字不是小姐起的吗?

而慕青冉之所以选择说是沈太傅,为的便是事后他们会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若是换做平时,夜倾辰尚在王府,便说是她为孩子起名,这也没什么。可是此刻他不在,她自己自作主张,难保不会有人趁机生事。

说是外祖父,却是说得过去一些,毕竟他老人家的身份摆在那,才学也摆在那,却是容不得被人置喙的。

“皇长孙现下如何,身子愈发康健了吧!”自从满月宴之后,慕青冉倒是再不曾见过皇长孙了。

夜倾辰走后不久,她便被紫鸢发现怀有身孕,之后便不怎么出王府了,宫中的宴会也是从不露面,倒是并未见到。可是据闻不止是她,便是其他的人,对这位一出生便万众瞩目的皇长孙,也是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

也不知夜倾瑄是想要将他保护的太好还是如何!

慕青冉本也就是随口一问,可是谁知袁玮琴的脸色却是忽然一变,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便赶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笑道,“嗯,已是好了许多了。”

那稍纵即逝的一抹忧伤却是被慕青冉真真切切的看在眼中,大皇子妃她在悲伤什么呢?

据说她生产的那一日,差一点便难产而亡,好不容易保住了自己和孩子的性命,但是身子却实在是虚弱了些。

也正是因此,此后皇长孙便一直小病不断,身子倒是没有十分康健。

而夜倾瑄也是以此为由,并不经常让他露面,想来也是为了避免遭到他人的毒手,将皇长孙保护的很是周密。

两人正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说着话,却是不想墨锦忽然神色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启禀王妃,金吾校尉夏大人求见!”

金吾卫指挥使——夏韬!

他来做什么?!

“可有说是何事?”

“回王妃的话,夏大人说是正在抓捕一名逃犯,瞧着他是往咱们府上过来了。”这夏韬可是有些不好对付的,不比袁徽一流的那些无用之辈。

慕青冉闻言,却是眸光淡淡的望了大皇子妃一眼,随即才吩咐墨锦说道,“夏大人是要搜查靖安王府吗?”

谁不知道这金吾卫是掌管丰鄰城安危的部门所在,夏韬要缉拿逃犯,旁人自然是不会怀疑什么。可靖安王府是什么地方,容得他说进就进!

“夏大人只言,是为了避免王府中人遇害,方才想要进来搜查刺客。”慕青冉的话,墨锦自然是已经先行与夏韬说了一番,只是他的分量到底是比不得王妃的。

“他此举是在说王府会窝藏罪犯吗?!”

墨锦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便微微低头不再应声。

凭着王府的铜墙铁壁,莫要说是一个逃犯,便是这丰鄰城中数一数二的暗卫只怕也是有来无回。这位夏大人,明显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也难怪王妃不愿让他进来。

“你只出去告诉他,若要求见,便只他一人进来,若是要搜查,那边去陛下那里请了圣旨再过来!”

袁玮琴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偶尔便会不着痕迹的看慕青冉一番。

这女子当真是不简单!

先不管她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让夏韬进门,单是这说出的话,便让人毫无把柄可抓。

“王妃为何不愿让夏大人进来呢?”墨锦走后,袁玮琴便状似不解的问道。

“王爷现下不在府中,夏大人满口嚷嚷着要抓贼人,若是我让他进来搜查了,只怕这城中又要传出什么污言秽语了。”听袁玮琴这般一问,慕青冉便也不觉有什么的,直接将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

对方闻言,却是微微点头,眸光不觉划过一丝暗光。

不多时,就在慕青冉以为墨锦已经打发走了夏韬的时候,却是忽然听见外面响起了刀剑相博的声音。

随后便听到外面响起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看来是不止一人!

“下官金吾卫指挥使夏韬,拜见王妃,拜见大皇子妃。”忽然,外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男性的声音。

慕青冉听闻,却是不禁淡淡一笑,还真是好手段,说是进来便进来了。

“夏大人好大的官威,竟是这般不请自来,擅闯靖安王府!”慕青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从房中传出,语气之中好似也没有半分苛责之意,只是这说出的内内容嘛却是不禁让夏韬眉头一皱。

这位王妃,还真是如传言一般不好对付呢!

“回王妃的话,方才是见有罪犯逃匿到这附近,下官方才会贸然带人进府,墨管家也是看见了的。”说完,夏韬便看向一旁的墨锦,后者不觉进了房中。

“启禀王妃,确然是见到了几名黑衣人,夏大人想必是一时情急,便没有知会属下,直接带着人进来了。”墨锦的这一番话,看似在为夏韬解释,却是实际上,只让人觉得他冒失无礼,不懂礼数。

“人在何处?”听墨锦这般一说,慕青冉便也不再揪着夏韬的事情不放,反倒是较为关心那群逃犯之事。

“回王妃的话,有两人已经被流鸢拿下,还有一人不知所踪!”说完,墨锦似是面有难色一般,有些难以启齿。

“既是如此,左右夏大人在这里,便烦劳他带着人去查一查吧!”慕青冉闻言,却是好像根本不在意府中进了罪犯一般,只眸色平静的望着墨锦,声音淡淡的说道。

“属下遵命!”说完,墨锦便直接带着夏韬一起去搜查。

紫鸢闻言,却是赶忙到外面吩咐流鸢,去将小世子接过来。

直到流鸢护送着奶娘,一路抱着夜安陌而来,慕青冉眸中的笑意才愈加明显了一些。

可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袁玮琴总觉得慕青冉好像并不怎么担心一般。依旧是目光平静的与她说说笑笑,丝毫未受到一点影响。

再说另一边,原本墨锦是在王府的门前便拦住了夏韬,可是却是正在两人交涉之际,忽然见到有三名黑衣人从王府的屋顶上一跃而起。

夏韬见状,未等知会墨锦一声,便直接带着人追了进去。

那三名黑衣人直奔浮风院而去,却是在刚到院门处的时候,便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流鸢给拦了下来。

那三人武艺不低,加上配合默契,流鸢也只压制住了其中的两人,却是被另外一人给逃走了。

而待到夏韬他们追赶到浮风院的时候,却是只见到流鸢脚下踩着两名黑衣人,神色狠厉的瞪着他们。

直到回明了王妃,墨锦才又带着他们在王府中查探那黑衣人的行踪。可是不知为何,竟是几下探寻,均是一无所获,夏韬带来的人,搜查的也是极为仔细,边边角角均是不曾放过。

待到他们来到一间空置的院落时,夏韬的脚步顿时一顿,随后略有疑惑的看向墨锦。

“不知这一处是”怎地瞧着很是冷清,并无人居住的样子。

“只是间空着的院落”想到什么,墨锦又似乎解释的说道,“原是供奉老王妃的灵位,只是先前出了袁家大公子的事情,王爷恐老王妃仙灵受扰,便换了一处地上,这里便也就空下来了。”

说完,墨锦便抬脚欲向里面走去,却是不想,夏韬竟是一时迟疑了。

这里便是上一次袁列犯事的地方,瞧着却是冷清,但是里面花草树木倒是修建的极为雅致,的确像是极为重要的所在。

“既是这般,便只你们两人进去查探一番,切记不可损伤一草一苗!”说完,夏韬便朝着墨锦微微颔首示意。

后者见状,便也微微含笑施礼。

他就说夏韬是个聪明的,他已经说了老王妃的灵位早已不在此处,可是他却还是这般小心翼翼的。单是这份谨慎,就非当日的袁列可比!

一群人均是在院外等候,不多时,便见到夏韬派去的那两人一无所获而归。

最后到的一处地方,是老王爷的廖云轩,夏韬方是要带着人进去,却是忽然见到从天而降两人,转瞬间便落到了众人的眼前。

“何人敢擅闯廖云轩!”

乍一逢此变故,夏韬下意识的便要拔剑相向,幸好被一旁的墨锦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

“慢着!”说完,墨锦便先行上前拦住了正要出手的两人,却不是墨潇和墨音,又是何人!

夏韬目光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均是一身墨色深衣,目光冰寒的望着他,蓄势待发。

“夏大人只怕是有所不知,这一处廖云轩乃是我家老王爷居住的院落,自从上一次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王妃便命人将老王妃的灵位请到了此处,王爷还特意调派了高手过来此处,以防老王妃仙灵受扰。”

墨锦这话一出,夏韬的脸色便是顿时一变。

这般说来,如今老王妃的牌位便是供奉在此处,那他们岂非是无法进去搜查了?!

“这”

忽然,墨潇飞身而起,一掌便将一个什么物件打向了人群这边。

待到落地之时,众人方才瞧见,可不是他们苦苦追寻的黑衣人嘛!

“擅闯廖云轩者,杀无赦!”说完,墨潇便又退回了院门中站着,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态势。

夏韬见此,却是心下不免“咯噔”一下。

这下,可是有些不好办了人已经被他们打死,而且是死的透透的了,他们也没有了搜查的由头。

可是这般大张旗鼓,好不容易才进来了王府,难道竟真的这般空手而归?!

“夏大人,罪犯均已落网,不知可还有何事?”说完,墨锦的目光似是不经意的扫过一旁的廖云轩,随后才又看向夏韬。

后者见此,便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若是再不离开,岂非是打扰了老王妃的清幽之地。

“既是确保并无隐患,本官便可放心了。”

纵是万般不情愿,夏韬也唯有带着人离开。

然而此刻的廖云轩中,夜倾辰和墨刈两人,正一坐一站的待在房中,好不悠闲自得。好像根本就不担心夏韬会带着人闯进来一般。

其实事实上,夏韬也的确是不敢,有了袁列的前车之鉴,还有谁敢这么做!

更何况,那所谓的三名黑衣人,均是已经被靖安王府的人屠杀殆尽,他也没有理由再进去廖云轩中查探了。

而此刻慕青冉却是怡然自得的抱着夜安陌待在浮风院中,等着夏韬的人无获而归。

相比于慕青冉的淡然闲适,倒是大皇子妃这位客人,显得尤为紧张一些,时不时的便忍不住向外张望一下,慕青冉见此,也只当她是担忧有刺客进府,简单的出言安慰几句,便也作罢!

可是与此同时的宫中,却是有人又上了奏章,只道靖安王不遵王命,擅离职守,私自回了丰鄰城!

因着前几日宵禁之后,有人手持靖安王府的令牌,令守门的将士大开城门,是以这事便被人宣扬了出来。

一时间,好不容易平静了一段时日的丰鄰城,再次沸腾了起来!

------题外话------

重生之将门女刹

前世,她信奉天地,祭拜鬼神,却得了个天地弃,鬼神抛的下场。

身为澜氏王朝护国大将军府的嫡出小姐,父母疼惜,哥哥关爱,虽身在将门,却比其他世家贵女活的肆意飞扬!

奈何,一朝入情网,终身悔恨缠。

他是朝臣称赞百姓拥戴的三皇子,温文尔雅气质出众,却把权术玩弄得炉火纯青。

将军府一百二十三口,满门抄斩,只因为他的一句“不负初心”!

浴血归来,她不信天地,不拜鬼神,手握翻云覆雨剑,斩断千难万险事。

含笑间,昔日渣滓片甲不留!

重活一次,她不要做养在深闺的娇娇女,只愿当人见人怕的女罗刹!

结局1v1,爽爽爽,宠宠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