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临水刺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睿接到夜倾瑄的传话,策马赶去城门口的时候,却是只见夜倾漓已经先他一步在那里了。

那守城领头的侍卫忽然见到两位皇子都是来了此处,却是忽然有些错愕,今儿这也不知是什么日子,怎地一个两个的均是往这城门跑!

先是夏大人一直守在这,后来大皇子也过来了,好嘛!现在竟是连另外两位皇子也赶过来了。

“情况如何?”方是下了马,夜倾睿便声音焦急的问道。

“跑了!”夜倾漓的声音很是懊恼,明明就差一步!

差一点点,他就可以堵到夜倾辰了!

闻言,夜倾睿却是不禁眉头紧皱,到底还是让人给跑了

“怎么回事?!”看八弟的样子,倒像是知道这人是怎么逃走的一般。

“是墨熙手持靖安王府的令牌,大摇大摆的从城门走了出去,他身边带了两名随从,并无人注意”说完,夜倾漓的目光,阴狠的瞪了一眼旁边守门的侍卫,却是吓得那人赶忙垂下了头。

都是一群废物!

连个大活人都看不住!

若然真的是什么只手遮天的计谋倒也罢了,偏生是人家大摇大摆的从眼皮子底下溜走的,让他如何能不气!

“皇兄去了何处?”夜倾睿四下看了看,并未瞧见夜倾瑄的身影,不禁奇怪的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传信的人只说皇兄命我来此处堵人!”可是他快马加鞭赶过来的时候,一番查问之下,竟是墨熙早带着人出城去了。

便是那时要去追也是来不及的!

可是他奇怪的是,明明皇兄已经吩咐了夏韬要严加盘查,怎么这守城之人竟是会见到靖安王府的人反倒不拦着呢!

这件事情,倒是夜倾漓有所不知了。夜倾瑄想要利用夜倾辰出城的时候给他来个人赃并获,可是这事到底还是知道的人不多,他也不能宣扬的人人都知道。

特别是还要防着庆丰帝的人,万一若是被宫中的人知道,他刻意针对夜倾辰,那只怕庆丰帝不会轻易善了。

正是因此,这件事情除了夏韬和他较为信任的下属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得知。

至于这些守城的侍卫,自然更是不被信任,不会被告知。

而与此同时的城外,夜倾辰和墨刈两人已是卸去了一身的伪装,三人扬鞭策马,一路直奔边关而去。

他们出城已久,便是夜倾瑄的人要来追,也是来不及的。

另外一边的靖安王府

慕青冉看着眼前额角带血的夜倾宁,忽然一愣,随即赶忙拉过她仔细的查看。

“怎么会受了伤?”按照她们原本的计划,应是没有这一出戏才是。

“哈哈,王妃嫂嫂连你也被骗到了!”说完,夜倾宁便眉眼含笑的伸手摸了一把额头,随即便见到原本还伤痕累累的额角,却是忽然变得白皙光洁,哪里有受伤的痕迹在。

“这是”怎地好像是变戏法一般,一擦就没了。

原来是假的!

“这是辰哥哥教给我的,抿在脸上跟真的一样!”说着,夜倾宁便又是露出了满眼的星星状,满满均是对夜倾辰的崇拜之意。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失笑,他就不能教些好的给别人嘛!

偏偏都是这些旁门左道,生生将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都给教坏了。

暗处的墨音听见夜倾宁这般一说,却是不禁嘴角微抽,可不是跟真的一样嘛因为那本来就是真的人血!

这位小公主怕是还不知道吧!

“今日辛苦宁儿了,既是受了伤,便回去好好休息,改日好了再过来。”

“嗯,哭的宁儿眼睛都肿了,可是要回去好好歇歇的,那宁儿改日再过来同王妃嫂嫂叙话。”说完,便由紫鸢一路送着出了王府。

夜倾宁走后,慕青冉轻轻的向后倚着身后的大迎枕,眸光不禁慢慢变得温淡。

今日这步棋,走的还真是险!

从夏韬来王府搜查犯人的那日开始,她和夜倾辰便觉得夜倾瑄定然是还有后手!

依照他素日的行事风格,绝不会是只单单这一招而已。他喜欢用连环计,一个接着一个,让人应接不暇,一环套着一环,让人晕头转向,最终折到他的手里。

所以,墨锦这几日便一直密切的注意着丰鄰城中的情况,果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彼时他们方才觉得,夜倾瑄像是打算将夜倾辰困在丰鄰城中,待他离开,便直接当场按住!

此前她刻意让墨潇和墨音在夏韬的面前露面,名为护卫老王妃的灵位,想必这事他回去之后定然会告知夜倾瑄。她倒是不怕他们知道靖安王府中有暗卫,若是果真连个罪犯都拿不住,那才反倒是奇怪呢!

既是王府便有高手护卫,夜倾瑄绝不敢贸然派人在外监视她们的动静,一旦打草惊蛇,便空亏一溃了。

因此,慕青冉觉得他最又可能的便是在城门一处设置关卡!

一来,那里是出城的必经之路,即便是夜倾辰能够飞檐走壁,也是不可避免的要经过那里;二来,金吾卫的人本就可以四处巡查,若然是为了追捕逃犯而一直守在城门处,倒是也无可厚非。

事实上,夜倾辰本来是打算在白天的时候硬闯过去的。

那时候只有他和墨刈两个人,而且分开行动,夜倾瑄他们会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夜间宵禁之后,绝不会想到他们敢在白日正大光明的闯过去!

不过是金吾卫的那群废物而已,他还不放在眼里,不过还是要动动手,费些时间罢了。

只是恰逢今日夜倾宁过来府上,又见她为她悉心准备勒贺礼,便一时计上心来,设计了这一出儿。

想来夏韬也是被夜倾宁这个机灵鬼给绕的一蒙一蒙的,若非是后来夜倾瑄去,只怕夏韬不会再去咬紧宁儿不放!

慕青冉就知道,这件事情由夜倾宁去做,再是合适不过了。

她年纪小,说出的话比较让人轻信,没有人会去想要这般怀疑一个孩子。而且,先时夏韬要搜查的时候,她都是和颜悦色的配合,可是接下来的几次,已经是显露了她的不悦。

但是她这般折腾,又是实在让人放心不下,直到她最后动怒,方才是遏制住了夏韬的行为。

正是因为有了前几次的铺垫,所以最后一次当夜倾宁被夜倾瑄拦下来的时候,众人见她哭的那般委屈又受了伤,方才会心下一惊。

特别是夏韬!

那可是堂堂公主,被他们像犯人一般查来查去,万一她一时心中憋闷跑到陛下的面前撒个娇,只怕是他们都没有好下场!

但是夜倾瑄不一样,他到底是皇子,又是夜倾宁的皇兄,便是陛下有心责罚,却是无关性命之忧的。

所以,夏韬才会在最后打了退堂鼓,心生退缩之意。

想到方才夜倾宁进了王府还哭哭啼啼的样子,慕青冉不禁淡淡失笑。

这位公主殿下还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也幸好只是位小公主,否则的话,这夺嫡之争只怕是又要热闹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青冉的眸光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不复方才的温婉笑意。

不知王爷现在到了何处了?

再说夜倾瑄,他直到将夜倾宁送到了靖安王府,才又回了大皇子府上,方是进了书房,便见到夜倾睿和夜倾漓两个人均是等在房内。

“大哥!”一见他回来,两人便赶忙起身迎了过来。

“没堵到?”见他们两人均是在这里,便可想而知结果是什么。

“嗯。”

闻言,夜倾瑄眸光一暗,他慢慢走到书案之后桌下,眸中情绪莫名。

夜倾睿见此,心知他心下不大爽快,便也不再多言。

是呀好不容易有一次能够抓到夜倾辰的把柄,却是还眼睁睁的看着机会从手里溜走,换做是谁心情都不会好的!

错过了这一次,不知道下一次还是什么时候了!

夜倾瑄本是有意打算在这一次利用群臣的压力,刚好揪到夜倾辰的把柄,便想办法将他手中的兵权分来一些,不过太多,只一些便可。

虽是眼下不多,但是须知鲸吞蚕食,时日久了,自然便多了。

若是换在此前,夜倾瑄是不会起这个念头,因为三国未曾统一大业,便是将兵权交由他手上,一旦战事一起,还是要交回给夜倾辰。

可是眼下情况便不一样了,北朐已经投降,临水也是指日可待,丰延已经成为了这个王朝大陆上不可攻克的传说。既是已然要盛世安稳,那这兵权自然是没必要一直放在一个不可掌控的“将军”手中。

不过夜倾瑄心里也明白,依照父皇对夜倾辰的宠爱和信任,他绝对不会将虎符交到别人的手上,所以这件事情,还要他自己去谋划争取才行。

夜倾睿和夜倾漓看着那人一直沉默无语的坐在那里,眸光中满是暗沉一片。两人不禁相视一眼,随后都在心底觉得,皇兄怕是又在筹划什么了。

但是大抵老天总是不会一切都按照人们的意愿和计划来走,夜倾瑄还尚未有何动作,却是宫中忽然传出了消息,只道是太后娘娘病危,命几位皇子极速进宫!

这个消息一出来,后宫中从皇后到小主,均是纷纷到华阳宫中侍疾。而三皇子也是即刻便前往了惠远寺,准备为太后娘娘焚香祝祷,而至于夜倾君嘛自然又是被“丢”在了靖安王府。

照理来说,慕青冉应该同几位皇子妃一样,去宫中侍疾的,但是她眼下刚刚生产完,还在坐月子,便也就被庆丰帝免了这一趟。

一时间,宫中人人都在传言,只道是太后娘娘命不久矣,怕是就在这几日了

而丰鄰城中的这个情况,却是无人告知夜倾辰的,不过即便是告诉了,只怕他也是全然不在意的。

可能知道了,也不过就是声音清冷的来一句,“谁管她!”

他现在的精力全部都放在了打仗和“想家”这两件事情上!

楚沛拒不投降,只言要战到一兵一卒才肯罢休,然而临水朝中的众位朝臣却是纷纷谏言,这般情况,临水已是尽了气数,再是坚持,也不过是枉造杀孽罢了。

如今边关之地,只剩下五万将士在听从号令,若然楚沛再继续一意孤行的话,那接下来的局面,也不过就是多了五万英魂的血祭而已。

这场战争到了现在,已经是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丰延已经是不屑斩杀临水的那些老弱残兵。连军中的粮草都供应不上,更遑论是寻常的百姓。

临来临阳城中又是涌进了大批的临水百姓,均是犹如逃荒一般的而来,可想而知如今的临安城中是何情况。

时日一久,想来临水便会变成一座“空城”了!

见状,夜倾辰也不急着再掀起战争,只单等着楚沛自己作茧自缚。

果然!

没过几日,便有探子来报,临安城中的百姓忽然纷纷揭竿而起,朝中的大臣也有被他们煽动之人,纷纷罢官在家。临水如今已是全然乱成一锅粥了!

夜倾辰闻言,却是不禁冷笑,这便是楚沛的本事?!

倒是还不如他爹在位的时候呢!至少,人家将皇位和权柄都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哪像他生生众叛亲离!

他故意命人将消息放给边关的那五万临水将士,果然其中便也有人开始反了!

这种事情,最怕的便是有人起头,只要有个人开始了,其他的人便会开始纷纷效仿,渐渐的便不易镇压。

百姓都要起义将皇帝推翻了,他们还为谁打仗?

而且,靖安王如今并未言说要屠城或是连他们一起斩杀,若然投降只怕是还有一线生机,将来或许还能与家人团聚

不过这当中,自然也有忠臣良将,宁死不屈,夜倾辰听闻,虽是心下觉得有几分血性,但是却更多的觉得这是愚忠。

庆丰十九年,丰延分别向北朐和临水同时发起攻击,一年之后,北朐战败投降,举国归顺。同年十一月,临水皇帝拒不投降,临水百姓不甘主君昏庸无道,自发组织起义,大开城门,迎接丰延军队攻进临安城。

皇城之中,也唯有几千名禁军,还在为楚沛死守这最后一道防线。

可是当他们看着夜倾辰一人提剑斩杀不下数百人时,却已然均是纷纷失去了冲上前的勇气。

夜倾辰挥剑斩下楚沛的首级之时,眸中一片冰寒,旁人只道他是憎恶此人昏庸无道。却是并无人知晓,他不过是想起这人曾经算计青冉,才会心中憎恨。

这人也配肖想他的青冉!

楚沛的首级被夜倾辰命人高挂临安城的塔楼之上,自此,整个王朝大陆,均是被丰延收归而入,一统天下!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会这般“圆满”的结束之时,这一晚,夜倾辰的帐中却是忽然来了不速之客!

那人刚刚进入帐中的时候,夜倾辰和墨刈便都已经发现了,只是二人却均是没有出手,想要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黑暗之中,那人却是方位清晰的直奔夜倾辰的床榻而去。

忽然,眼前寒光一闪,便见那人手中持着匕首狠狠的便朝着床上之人刺下去,墨刈见状,方是要出手将他拿下的时候,却是见她猛然从手中散出一包药粉。

而夜倾辰也是瞬间翻身而去,却是根本不在睡梦之中。

墨刈在闻到那气味的瞬间,便是不禁一愣,那味道怎地和紫鸢素日配制的迷药那般像?!

未等他细想,便见那人又是出手攻来,这一看,他却是更加吃惊。

这人武功路数怎地与流鸢一模一样!

他究竟是谁?!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劫色骄妃》作者:列无暇

女主说:

我擅赌。和我赌,你得多备几条裤衩

我擅变。眼睛一眨,软妹子变老妈妈

我会武功,也会催眠。睡觉觉,睡觉觉你倒!

我是穿越而来的唐七糖!

我隐藏在公府装聋作哑,却飘忽在赌馆酒楼作威作福,

直到遇见他

男主说:

我擅赌。和我赌,你得捂紧你裤裆里的东西

我擅变。眼睛一眨,高冷男变小正太

我孤独绝望,也冷漠腹黑,皆因我的身世。

我是妖孽美男卫曦之!

我幽居在王府装疯卖傻,却在江湖暗影里叱咤风云,

直到遇见她

且看穿越女子和古代美男如何灵魂碰撞,擦出绚烂火花,谁又会将谁先推倒,拆吃入腹?

姑娘,不如我们赌一个?

我输了,我归你,我赢了,你归我!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