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凯旋而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式与来人交手之后,墨刈除了觉得他的身手与流鸢相似之外,对他的武功也是颇感意外。

这人是刺客?

武功这么平常的人,跑来刺杀王爷,是被人设计了来送死的吧!

三招之后,墨刈便已经出手擒住了来人。

若是按照往常的情况,墨刈必然是问也不问的便出手直接了结了他的性命,这是地宫的规矩。

一旦抓到刺客,非是王爷吩咐,否则绝不会留下活口。既是为了刺杀而来,那便多半都是死士,便是留下他们的性命也是无用的。

可是今次,未等到夜倾辰吩咐,墨刈便没有动手,这人行事这般奇怪,只怕是大有来路!

夜倾辰神色清冷的望着眼前蒙面之人,他的目光慢慢皆是冰寒。

他曾经与流鸢交手过,自然知道那丫头的武功招数,这人虽是学艺不精,但是绝对是与流鸢“师出同门”!

只不过他此前偶然间听青冉说起过那丫头的事情,杀手哪里来的师傅!还不是谁活下来,端看的是个人的造化!

想到这,夜倾辰的眸光倏然一凝,他慢慢起身走至那人的身边,微微低头俯视着跪在地上之人。

忽然,他猛地抬起一掌便欲打向他,却是听到那人急忙出声喊道,“杀了我青冉再也不会理你了!”

闻言,夜倾辰却是猛然收手,神色也是一顿。

青冉?!

她怎么知道青冉?

一旁一直锁着她手臂的墨刈也是一愣,听这声音是个女的!

暗处的墨渊等人见状,却是不禁心下一跳,大脑飞速的运转,这女的该不会是以刺杀为名,行勾引之实吧?!

虽说这几只的脑洞开的有点大,但是这三更半夜的闯进来一名女子,你说她是为了刺杀,但是这手法也太粗劣了一些吧!

夜倾辰倒是没有墨渊他们那么跳脱的思维,他的思绪重点均是放在了来人提到的“青冉”两个字。

他微微点头示意墨刈扯下她脸上蒙着的黑布,却是只见面巾之下是一张笑的有些欠揍的嘴脸。

“嘿嘿嘿原来外面传言是真的,只是提起青冉的名字便这般有用!”说话之人,倒是真真正正是个女儿身。

她的眸光中并无一丝害怕恐惧之意,眼尾微微上挑,看起来凌厉又傲人,偏生嘴边挂着一抹“贱兮兮”的笑意,生生让人觉得她身上痞气太重。

“楚鸾”夜倾辰的声音轻轻冷冷的响起,却是让来人不觉笑意一顿,随后才又继续若无其事的望着他。

“正是正是!”见是被夜倾辰认出来了,楚鸾便也不再藏着掖着,只大大方方的承认。

来人可不正是两年多前,在临水出宫逃走的楚鸾——清鸾公主!

闻言,墨刈心下一愣,却是仍旧没有放开钳制她的手。

当年夜倾辰夜探尚书府的时候,墨刈也是在暗处跟着的。对于楚鸾,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可即便知道她是王妃的闺中密友,但是她到底也是这临水的亡国公主!

她今次乘夜而来,又是要刺杀王爷,谁能保证她安的什么心!

听她这般似是无所顾忌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夜倾辰倒是目光一沉。

“刺杀本王,可是死罪!”

“诶!可不能讹人啊!你这不是没死嘛!”说着,楚鸾仿似还有些要急于与他理论一番的样子,却是被墨刈紧紧的按住不能动弹。

“我说冰块脸,你再这么不放手,当心我见了紫鸢的时候,告诉她说你非礼我啊!”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被捏的没有知觉了,楚鸾不觉回头望向墨刈说道。

便是素日冷漠如墨刈,此刻也是不禁一脸懵逼的表情。

告诉紫鸢什么他非礼她?!

闻言,墨刈竟是第一次有一种想要不问缘由的将人杀了的冲动。

而墨渊几人对视一眼,均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这姑娘确定是个公主?!

王妃真的与她相熟吗?

“我说妹夫,咱就别装了,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还是让这冰块脸先松开吧!”再过一会,怕是这手就要废了。

闻言,墨渊他们已经被雷的没有反应了。

她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居然敢管王爷叫妹夫!

妹夫亏她想的出来!

王妃这边的“娘家亲戚”是不是都这么残暴,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厉害呢!先是流鸢黑眼白眼看不上王爷,现在来了位公主,竟也是这般性格迥异。

这般一看,王爷的夫纲貌似不太振啊!

见夜倾辰目光黑沉沉的盯着自己,并不曾说话,楚鸾也并不害怕,只目光坦然的与他对视。

其实,倒也不是楚鸾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是因着慕青冉的关系,她心知夜倾辰不会动她。要杀早杀了,何苦等到现在,她可不觉得眼前之人是什么善男信女!

他杀人不眨眼的名声,她可是久有耳闻的。

“放开她!”半晌,就在众人都以为夜倾辰会一直这么沉默下去的时候,他方才开口说了话。

墨刈闻言,便瞬间松开了手,还刻意退了几步走到旁边。楚鸾的余光瞥见,却是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不会是真的害怕自己和紫鸢说什么吧!

这人瞧着冷冰冰的,看不出来但是对紫鸢那丫头极为上心。

活动一下筋骨,楚鸾兀自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便径自走到桌上倒了一杯茶喝。

夜倾辰眸光清冷的望着她,虽是未曾出言阻止,但是眸中已见不悦。可是楚鸾明明瞧见了,却是只当不知,她也不觉得夜倾辰给自己摆脸色有什么不对,她又不是青冉,怎么可能换他的和颜悦色!

“我这次过来呢原是有事相求。”喝了一口茶。楚鸾方才开口说道。

闻言,夜倾辰依旧没有说话,却是微微转头扫了一眼地上的匕首,方才又转头看了看楚鸾。

言外之意便是,这便是你求人的方式?!

见状,楚鸾却是忽然来了精神,好像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冒失一般。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原是为了试探你的武艺,方才会如此!”若是只靠着身边的护卫才能行事,那多没用啊!

唯有这般文武双全,方才能配得上她家的青冉!

听着楚鸾这般一板正经的胡说八道,夜倾辰也不拆穿她,只静静地坐着,让人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其实楚鸾真的是没有说谎,她漏夜前来,除了有事要求夜倾辰帮忙,还有一点便是顺带的试试他的武功。若是能与夜倾辰过过招,那简直是虽败犹荣啊!

可是谁料到竟是还未等到他出手,自己便先被他的护卫制服了实在是有够丢人的!

而且,怕是还连累了流鸢小师傅的名声,看来日后还是要勤加习武才是。

“嗯便是看在青冉的面子上,你也该答应帮我才是。”见夜倾辰一直沉默着并不理她,楚鸾不得已只好又将慕青冉搬了出来。

“讲!”不知为何,楚鸾明显感觉到自己提到青冉的时候,对面的人明显连语气都冷了几分。

这却是为何?

难道是不愿提起青冉?可既是不愿,何以还要让她继续说下去?

还是说他是不愿意听到自己提到青冉?!

“我要去丰鄰城,你大军凯旋的时候顺路将我捎上吧!”

楚鸾这话一出,夜倾辰的眼中却是瞬间划过了一抹幽光。

她要去丰鄰城总不会是去游山玩水的,只怕多半,是为了见青冉!这般一想,夜倾辰几乎脱口而出便是拒绝,可是随即想到很久以前她一直随身带着的那把匕首,到了嘴边的话,却是又生生咽了回去。

“嗯。”只声音清冷的应了一声之后,夜倾辰便不再理会楚鸾,兀自翻身躺下,也不管她是何反应。

墨刈闻言,却是不禁心头一跳,他有一种预感,一旦这位公主殿下随他们回了丰鄰城,只怕日后王府再无宁日!

不仅仅是他,便是墨潇也是不能幸免!

而事实上,虽是没有墨刈料想的那般严重,却是到底也相差无几了。

未成想到夜倾辰会这般干脆的就答应,是以在听到那声“嗯”的时候,楚鸾还在滔滔不绝的试图要说服他。

“诶我告诉你啊,你不带我去,我自己爬也要爬去的,到时候被青冉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你!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楚鸾眼见夜倾辰已经躺下歇息,她便赶忙闭了嘴。也不用墨刈帮忙领着,只自顾自的便出了营帐,不过片刻,便听到外面喝酒划拳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不热闹。

夜倾辰:“”

墨刈:“”

这人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呢?!

明明高贵如公主,却是偏生说话行事,比之墨音他们也不为过。

不仅是墨渊他们奇怪,便是夜倾辰,也是有些不解。青冉是那般恬静淡然的一个人,怎地会与这样一个“泼皮无赖”一般的人成为好友?!

墨刈他们只以为夜倾辰会答应带着楚鸾一起,是真的恐她日后在王妃面前说什么,可是事实上,即便楚鸾今日不来,夜倾辰也会派人将她“抓”过来的。

只因为在丰延的大军出征之前,青冉便曾经隐晦的向他透露过,让他暗中留意一下临水驻扎北朐边境的大军中,有一个女扮男装的人,若是找到了,务必确保她的安全。

当时他尚且未曾想起是谁,便也没有多问,左右不过是找人而已,便是知道是何人,也还不是一样的找法!

既然是女扮男装,便必然是不愿别人知道她的身份,所以知道名字和不知道名字,其实是没有区别的。

事到如今,夜倾辰方才知道,原来青冉当初说的人就是她!

只是她一个公主怎么会跑到边境去?!

如夜倾辰这般自小万千宠爱在一身,长大之后又位高权重,他自然是不明白楚鸾这种如履薄冰的生活。不过或许他也能想明白,只是懒得去想罢了,除了慕青冉和夜安陌,如今也是没有什么能让他另眼相看了。

第二日一早,丰延的大军拔营而起,继续浩浩荡荡的向丰鄰城进发。

若是以往的时候,夜倾辰定然是直接带着墨刈他们,先行直奔丰鄰城而回。可是如今,军中尚且有不少临水归降的将士,为了避免他们中途生出异心,这军中还需要他坐镇才是。

看着楚鸾一身丰延将士的衣服,嘻嘻哈哈的与一群男子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样子,夜倾辰不觉微微眯眼。

看来她混进军中也不是一日两日了,竟是无人察觉,倒是有几分真本事!

便是连墨渊他们瞧着,也是觉得这位公主殿下厉害的紧!

你说墨嫣和墨琀两个够凶残了吧!但是也就是在他们面前,没什么特别忌讳的男女大防,大家虽是平日玩笑,但是真正的感情却是比之亲兄妹也不为过。

但是说到底她们两人性格使然,平日他们也不敢与他俩勾肩搭背的,但是这位女子不!应该说,这位“兄弟”着实是不简单啊!

楚鸾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被墨渊他们打上了“假小子”的标签,这也奠定了以后她在地宫的形象和地位!

而此刻的丰鄰城中,因着太后病危,人人皆是不管到底真心还是假意,都纷纷装作忧心思虑的样子。

夜倾桓在临去惠远寺之前,特意将夜倾君送到了靖安王府上,墨锦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兄弟俩,一时间有些语塞。

总觉得王府都要成了客栈了!

这十二皇子可是得着了好地方,赖上了王妃,整日想来便来,如今更是“师出有名”了。

夜倾君一路跑到浮风院的时候,慕青冉正抱着怀中的夜安陌在逗哄。

早几日,便已经过了夜安陌的满月宴,应为夜倾辰不在,慕青冉的身子又素日传闻不好,是以并没有太过大肆操办。加之太后如今病重,不管是真是假,众人总要做做样子的。

虽是没有大摆筵席,但是依旧是有不少的朝臣前来恭贺,墨锦也依旧是毫不手软的统统受了下来。

按照以往的惯例,若是果然稀奇难得,便留下给王妃和小世子日后用,若是虽然名贵,但是并不少见,便直接被他充库入账。

眼下四方太平,以后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再过几年珩少年成婚,这便是一笔开销,便是看在王妃的面子上,这排场也是不能小了去。然后几年之后的再过几年,小世子也长大了,还是议亲,又是一笔花销。

再说紫鸢和墨刈两人,早晚也是要有孩子的,若是男孩,得用聘礼吧!若是女孩,得有嫁妆吧!虽说墨刈自己便拿的起,但是王爷和王妃定然是不会一毛不拔的。

而且,墨潇便是再笨,再过个几年的时间,还不得将流鸢追到手了,到时候那大婚之礼,还是得用银子,接下来有了孩子,孩子长大,又是银子

这般一想,墨锦却是生生吓得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怎么感觉这花销好像是无穷无尽的呢!

地宫十二星唯有墨刈一人成了婚,那剩下的这群“光棍儿”岂非都是要花费这一份儿的!

很久很久的之后的某一天,夜倾辰听到墨锦这般说的时候,却是不禁俊眉一挑,“本王几时说过要为他们准备老婆本了?”

墨锦闻言,却是不禁一愣,“那墨刈”

“那是王妃为紫鸢准备的!”墨刈的老婆本,都是他自己的钱!

“那墨潇”

“也是王妃为流鸢准备的!”

墨锦:“”

意思就是王妃会照顾她的婢女,但是王爷绝不会照顾自己的护卫就是了。

那早知道他们也娶王妃身边的婢女了,还能剩了自己的老婆本,实在是失策啊失策!

不过这些便是后话了,但是当时的夜倾辰想的却是,既是都能有女子看上他们了,让想必不是傻就是呆,既然如此,何不彻底骗了来,还花什么银子!

而若是墨音他们知道夜倾辰心中的想法,却是不知会作何反应,这却是不得而知了。

如今再说回现在,夜倾君的目光呆呆的望着慕青冉怀中的孩子,一时间有些错愕。

这是夜安陌?!

怎地瞧着与之前满月的时候不一样了?!

慕青珩在一旁看着夜倾君略显错愕的神情,心下倒是平衡了许多。

他还是每日与太傅大人都来看望呢,可是却也觉得这孩子日日都在变化,而且是越变越美!

是的,没有错,就是越变越美!

小孩子家本就还是看不出性别的,加上这孩子实在是长得精致可爱,更是让人不辨雌雄。

如果说此刻的夜安陌便已经足够令他们惊艳了,那么两月之后,他百岁之时,再也无人敢说他不像是慕青冉和夜倾辰的孩子了。

“仙女姐姐,这孩子变化好大呀!”上一次他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呢!这前后也不过就是十几天的时间啊!

“听嬷嬷们说,他如今最是贪长的时候,容貌的确是有些变化的。”饶是慕青冉整日的看着他,也是觉得这孩子变得越来越漂亮,每每睡熟之后,张开那双大眼睛滴溜溜的望着你,不哭也不闹,倒是极为乖巧听话。

“如今倒是能瞧出这孩子的貌若天成了!”夜倾君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夜安陌,心下却是不觉微思,只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较之夜倾辰也是不为过。

只是可惜是个男孩,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迷倒这丰鄰城中多少姑娘家呢!

“仙女姐姐,若这孩子是个女娃,你会将她许配给我吗?”忽然,夜倾君坐在一旁,伸手拉着夜安陌的手指,眉眼带笑的问着慕青冉。

话音方落,夜倾君便感觉一旁有一股“刺人”的视线在一直盯着他,他若有所觉的转头望去,却是只见慕青珩满眼警惕的看着他。

见状,夜倾君却是扬起一抹大大的微笑,露出脸上的梨涡并不理会他。

慕青冉闻言,也是有瞬间的眐愣,随后见到夜倾君对夜安陌满眼的喜爱之情,随后才声音轻柔的说道,“不会!”

斩钉截铁!

没有一丝犹豫的便拒绝了!

“为何?”闻言,夜倾君竟是还不死心一般的继续追问道。

“**”说着,慕青冉便看了看怀中的孩子,又望了一眼眼前的夜倾君,便没有再说别的了。

**!

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夜倾君方是实在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可不是这个理儿嘛!

他与夜倾辰是堂兄弟,若是他将来娶了自己的侄女儿,岂非真的是**了

“哎这倒是幸好是个男儿身!”否则的话,若当真是个姑娘家,偏他还一头栽了进去,只怕还真是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其实说到底,夜家的男人骨子里都有一些不拘世俗的因子在,就像是父皇当年执意要迎娶母妃,就像是皇叔为了老王妃不再续娶,就像如今夜倾辰为了仙女姐姐这般

总而言之,都是认准了一件事情,便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这般一想,夜倾君忽然想起许久未见的烟淼,不觉眸光渐添忧色。从小到大,他从未见过那样的三哥,他一直都是淡然的,万事不过心的,可是如今,每每看到他自己孤单的坐在竹林下面看着远方发呆,他心里都极为不舒服。

夜倾君知道是三哥做的事情骗了烟淼姐姐,或者说是他们兄弟二人联手骗了所有人!

但那实在是形势所迫,若非是三哥为了找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迎娶她,又何须这般麻烦。

可是眼下,烟淼姐姐一直对三哥避而不见,便是有心解释,却也是无计可施。

慕青冉看着夜倾君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忧伤,却是不知他想起了何事。

而此刻被夜倾君担心的夜倾桓,却是正安坐在惠远寺的禅房当中,静默的无声的抄写着桌案上的佛经。

屋外夹杂着风声传来的刀剑相博的声音,却是丝毫没有打扰到他。

片刻之后,外面安静了下来,从外面走进一个带着面具的劲装男子。

“启禀主子,均已拿下!”

“格杀勿论!”夜倾桓的声音很是温润,根本听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他手上的动作未停,依旧是悠闲自得的朝着经书上的内容,然而口中下达的命令,却全然将佛祖的教诲丢在了脑后。

“属下遵命!”

了空大师进来的时候,夜倾桓已经抄完了一整本经书,正在闲闲的倚在靠垫之上,眸光清润的打量着自己的字迹。

“殿下心中无佛,便是抄再多的经书也是徒劳。”了空大师的目光无悲无喜的望着夜倾桓,似是有意劝慰他一般。

“大师心中若有佛,却又何苦将自己困身于此”夜倾桓的声音好似不甚在意的响起,他微微抬头看向了空大师,眸中虽是温润如常,可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其中的不屑一顾。

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了空大师这般严于律己,难道不也是因为心中无佛吗?!

经书中言,“智人除心不除境,愚人除境不除心”

他若当真是除了心,又何必将自己“困囚”在这惠远寺中,不得自由!

“正是因为贫僧不得了悟,方才不愿殿下也是这般!”

“人人生而有命,本殿命中如此,挣脱不得。”夜倾桓慢慢放下手中的经书,声音愈加轻缓的说道。

了空大师闻言,却是不禁叹气,他二人相识已久,可是他始终不能化解他的心结,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贫僧只愿殿下莫要失了初心才好。”他话已至此,再多说下也是无用。

夜倾桓闻言,却是不禁一愣。

初心嘛呵呵,他哪里还有呢!

自母妃离世之后,他一瞬天堂,一瞬地狱,早已失了这颗心。直到后来遇到烟淼,他喜欢她简简单单的没有任何烦忧的样子,她似乎也是极喜欢他与世无争的作为。

可是她不知,她的单纯无忧是真的,而他的自甘平庸——是假的!

直到有一天,他剖开了自己,将一颗早已失落的心鲜血淋漓的放在她面前,却是已经换不回她的回眸一笑。

如今更是连面也见不到了。

可是,烟淼若是以为只这般,他就会放弃的话,未免有些小瞧了他!

只要一日未曾和离,她以为她走的掉吗?!

了空大师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眼瞧着夜倾桓的眸光中闪烁不定,便心知他心中执念已定,不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

有些事情,非是自己想通悟透,旁人纵是千般规劝,也是无用的。

话已至此,了空大师便也不再多言,只微合手掌缓步向门外走去。

“弄脏了大师的院子,本殿稍后会命人清理的。”忽然,夜倾桓的声音轻轻的在后面响起,语气中仿若还含着淡淡笑意。

“如此,便有劳殿下了。”说完,了空大师便直接离开了。

走到院中的时候,看到满院的尸体,鲜血流的到处都是,了空大师不觉微微闭眼,最后口中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便转身离开了。

了空大师走后,夜倾桓拿过自己亲嘴手抄的经文递给一旁的护卫,命他着人快马加鞭送回城中,以为太后祝祷祈福。

太后娘娘如今的身子病重,却是并没有一时便一命呜呼,生生折腾了个人仰马翻,却也还是没有咽气。

又过了一段时日,庆丰帝便接到了消息,丰延大军班师回朝,不日便要抵达丰鄰城了!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便让原本笼罩在众人头上的阴云退去了不少。

如今,丰延已经完全统一了这片大陆,那么将来不管是谁继承了皇位,都是已无后顾之忧。

从前可能大皇子和六皇子争斗起来,尚且会因为战事而稍稍平息,如今,只怕是再无忧虑。

而且眼下最棘手的问题是,从北朐和临水收编的降军该要如何处置?

既是已经投降,自然是要按照军队的军规进行分部收编,但是这兵权该交于何人呢?

夜倾辰?!

这似乎是绝佳的选择,但是他手上已经握有丰延本来的兵权了,庆丰帝既是有意将三匹力量分开,便是不能交到同一人的手上。

为的便是这当中万一有不是真心归降的人,到时候借机生事就麻烦了。

千挑万选,最终也是没有结论,庆丰帝到最后也是没有下旨到底将军队交由何人。

慕青冉听闻夜倾辰要回来的消息时,素日便温然含笑的眼波中瞬间便惊起了一圈涟漪,泛着点点波光。

他终于要回来了!

得知大军将要凯旋,不要说是慕青冉,便是王府中的下人也是激动非常。

平日倒也不觉得什么,可是自从王爷出征之后,他们便觉得好像少了主心骨一般,唯恐有哪里伺候的不周到,亏待了王妃。

如今更是不用说了,连小世子都出生了,他们一应人干起活来,虽是更加的有劲儿,但却是也更加的小心翼翼。

大军进城的那一日,慕青冉本来想要去一品轩中看看盛况,但是想到身边还多出了一个“小包子”,却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夜安陌如今还有几天便要到百岁宴了,想是越来越大的缘故,他竟是愈发的黏着慕青冉。素日便是除了奶娘喂奶的时候,平时却是片刻不能离开她的身边,否则便要开始哭闹。

所以她今日若是想要出府的话,只怕王府会因为这么一个半大的孩子,闹得人仰马翻。

可若是带着他一起,又时实在放心不下,到底是年纪太小了些,若是真的带他出去,先不说是会不会不小心着凉生病,单是墨锦担忧她们准备出来的阵仗,只怕是都要比得上夜倾辰他们大军凯旋了。

左右一想,她便只是安然的待在浮风院中,静盼那人归来。

反正这么多时日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夜倾瑄静坐在天香居的包间当中,微微低头看着楼下挤得人山人海的情况,不禁皱眉深思。

父皇至今没有下旨意说明,到底要何人接手降军,方至如今,他也是没有猜出他的用意。

眼下这般情况,父皇自己手中握着近乎一半的兵权,夜倾辰的手中还有一半,此前围剿镇北将军凤彧之时,所收编的十万大军尚且都在他的手中,父皇迟迟未曾收回。

按照如今的局势,父皇若是为了要平衡朝中的势力,便会将降军的兵权交由夜倾昱来执掌。

这样的行事风格,才符合父皇素日的行径。

忽然!

楼下一阵吵闹喧天的惊呼声响起,拉回了夜倾瑄正在沉思的思绪。

他闻声望去,却是只见主街正中央的位置,有一人一身银白铠甲,器宇轩昂的骑在马上,眸光清冷的直视前方。

虽是隔着些距离,看不清那人的容貌,但是夜倾瑄知道,那人必是夜倾辰无疑!

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片段,似是两年前也是这般情况,大军入城,凯旋而归,他只静坐在茶楼之上,远远的观望着。

街上的百姓大多都是久闻靖安王的大名,却是不得见其人,如今见着那高头大马上姿容无双的人时,却是不禁纷纷愣住。

都说这靖安王妃是貌若天仙,可是怎地这王爷也是这般天人之姿!

前些时候,还听说王妃诞下了一名小世子,却是不知又是何种样的丰神俊貌!

天香居的楼上,一名身着黑袍的男子慢慢踱步到窗前,他的目光略显探究的望向夜倾辰,脸上罩着一方面具,却正是那日在大皇子府的假山之上饮酒之人。

忽然,夜倾辰似有所觉一般,突然向这边看来,那人便赶忙侧身,闪身在了窗后。

夜倾辰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一处的窗子,却是已然空无一人。

方才有人在看着他!

似是

想到什么,夜倾辰的眼中渐渐划过一抹幽光,随后他移开视线,继续若无其事的前行。

楚鸾身上穿着丰延的将士服装,隐身在人群当中,满眼新奇的四下张望。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丰鄰城,两年前的那一次,她才刚到了临阳城,便传出了两国交战的消息,顿时便又急急忙忙的往回赶。

如今却是不想会在这般情况下到了“敌国”!

看着街道两旁神色激动的百姓,无不热血沸腾的高声唤着夜倾辰的封号,楚鸾一时间却是安静了下来。

她的目光直直的望着前面骑在马上的人,眼中情绪莫名低落。

这才是一带英王该有的样子,临水若然是哪怕有一位皇子如夜倾辰这般,如今想是也不会落得国破城亡的地步!

纵是外界对他传言纷纷,都说他杀戮无边,但是却也是他保住了丰延的一方乐土,想必这也是为何他会受到百姓爱戴的原因吧!

这一次凯旋,夜倾辰没有如上次一般任性,匆忙而回,进宫见了陛下便直接回了王府。而是“规规矩矩”的率领身边的得力干将进宫,领了赏,谢了恩,方才回府。

庆丰帝本来打算当晚便安排庆功宴,但是想到他们这一路风尘仆仆而回,还未好好休息,便改在了三日之后。

不过到底是几日之后,夜倾辰根本就不在乎,他现在满心满眼皆是要回府见他的青冉和儿子!

夜倾辰回到王府的时候,刚好是晚膳时分,一路脚步不停的回了浮风院,方是进到屋中,便见到那女子盈然浅笑的望着他。

“回来了?刚好可以用膳了”说着,慕青冉便慢慢起身,拿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湿帕子走到他的身边。

她轻轻的拉过他的双手轻轻擦拭,随后才拉着他入座。

一切都好像没有变过一般。

夜倾辰觉得,他好像没有与她分离过这么久,不过就是他去上朝,下朝之后回来,她嫣然浅笑的与自己闲话家常。

如果忽略掉她眸中的盈盈泪光。

他忽然伸出手一把将眼前的佳人搂进怀中,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汲取着她发间的香气,让他觉得心头异常的满足。

“青冉,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了!”战事已平,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了!

听着头顶上传来他的声音,慕青冉的唇角慢慢弯起,她缓缓地伸出手环住他的腰身,慢慢闭上了眼睛。

门口的小丫鬟方是端着最后的一道汤饮进来的时候,见到眼前的这般情况,却是赶忙低着头退了出去。

流鸢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丫鬟脸色通红的站在门边,不再进去,一时间心下不解。

哎紫鸢姐姐被小姐吩咐今日不必过来伺候,让她与墨刈同去,如今剩下她自己在这,好无聊啊!

余光瞥见一旁树上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的那人,流鸢瞬间觉得更无聊了!——

题外话——

依旧是七点到八点,记得约起哦!听说作者大大下章要发肉肉呢!

重生天后之男神碗里来

苏子婉

前世,第一影后经历男友闺蜜双重背叛害死于自己家中。

重生,她展现惊人演技迅速再次爬上娱乐圈的巅峰。

白落颜,娱乐圈的传说。

白染儿,娱乐圈的奇迹。

你说她演技不好?

不不不,无数好莱坞导演捧着剧本求她出演,天价片酬在所不惜。

你说她长得不好?

不知道多少圈内人说起她就只有一句,明明靠脸就可以称霸娱乐圈。

你说她人品不好?

国民女神明明辣么暖心亲民!

你说她绯闻缠身?

呵呵,和**oss在一起了之前那些绯闻会是公司炒作吗?你们还有没有把**oss放在眼里啊!

**oss还有一分钟即将到达战场!

一对一,无虐,男女主身心干净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