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如饥似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锦来到浮风院的时候,边见到廊下站在一名小丫鬟,手中还端着托盘,而流鸢也是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一直低着头认认真真的看着“蚂蚁搬家”。

待到门口的时候,瞧着那丫头脸色微微泛红,他先是一愣,随后明了。

怕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今日若是换了紫鸢在此,段或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只怕近几日她恐是都不能来这边伺候了。

墨刈也是方才随军而归,两人小别胜新婚,自然是如胶似漆,巴不得天天“黏”在一起。

只不过时间有些差别,紫鸢想的是白日,墨刈想的是“晚上”!

不得不说,墨锦的脑筋若是在地宫中人敢称第二,那么绝无人敢称第一!

他瞟了一眼那婢女手中的托盘,随后才吩咐道,“撤了吧!”

“是。”终于是有人发了话,让她不必再这般傻傻的站着,那婢女闻言便赶忙对墨锦施礼离开。

见状,墨锦不禁眸中带笑,王爷此刻只怕是也不差这一道菜,最想“吃的”也原应不是这些才对。

夜倾辰素日便不是那么话多之人,可是不知为何,今日用膳之时,竟是难得的时不时将他征战时候的事情,捡一些趣事与慕青冉听。

他声音略显低沉的说着,慕青冉便知眸光含笑的静静听着。她知道他是恐她安不下心来,还为他征战之事后怕,为免她心疼才会与她说些轻松的玩笑话。

其实,她哪里就那般脆弱了呢!

左右他人已经平安康健的回来了,她何苦还庸人自扰,想那些做什么,珍惜眼下才是要紧。

直到用过了晚膳,两人得了闲,奶娘方才将夜安陌抱来,夜倾辰看着许久不见的自家儿子,却是一时怔愣,甚至忘了要伸手去接。

慕青冉见状,却是不禁失笑。

他这是怎么了?!

怎地瞧着竟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了!

从奶娘手中接过夜安陌之后,便微微抱高他一点凑到了夜倾辰的面前。

方是在奶娘那边吃完了奶,此刻又是窝在慕青冉的怀中,夜安陌也不闹,只眼珠儿圆溜溜的望着眼前的人。

夜倾辰看着慕青冉怀中抱着的孩子时,目光不停地在孩子和她之间游移。

这孩子的眼睛和青冉好像!

而且他几时变得这般模样了?!

明明他之前走时,他还是有些“其貌不扬”的样子,竟是不想许久未见,竟变得这般惹人疼爱了。

“青冉他是不是变漂亮了?”似是还不敢在心中确定一般,夜倾辰竟是语气中满是惊奇的问着慕青冉。

“嗯,是变得好看了。”想到之前夜倾辰还“嫌弃”过他的容貌,慕青冉便不觉轻轻笑道。

“像你!”

未成想夜倾辰竟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慕青冉初时一愣,随后面露羞涩的一笑。

油嘴滑舌!

夜倾辰一手抱着夜安陌,一手拉着慕青冉走到窗边的贵妃榻上坐下。

将夜安陌放在榻上之后,夜倾辰不觉目不转睛的望着眼前小小的孩子,把玩着他的小手,唇边竟然满是笑意。

这般乖巧的听话的性子,不哭也不闹,想是随了青冉,若然要是个女儿,便更好了。想到这,夜倾辰的眸光倏然一凝,随即想到别的什么,却又觉得这般臭小子倒也不错,至少省的外面那些人又借机生事!

“陛下于三日之后设了庆功宴,到时候,你与我一起进宫。”看着夜安陌将身上包的好好的小被子蹬的松松垮垮的散开,夜倾辰也并无不耐的动怒,只细心的轻轻握住他的小脚,又一层一层给他盖了回去。

“嗯,那陌儿”闻言,慕青冉的语气中不禁有些犹豫。

之前陌儿满月宴的时候,并未大肆操办,陛下也不便前来,只派了蔡公公过来,赏赐了好些东西。之后蔡公公临走前还特意说了一句,让她得闲的时候抱着小世子去宫中走走,想必这也是陛下的意思。

如今夜倾辰既是回来了,那要不要带陌儿一同入宫,给陛下见见?

“不带他同去!”只略微想了一下,夜倾辰便做了决定。

左右孩子的百岁宴也是要到了,届时陛下若是想看孩子,自然多的是理由,也不差这一时。

“嗯,这样也好。”慕青冉也不想带着夜安陌进宫,宫中人多眼杂,便是他们时时照顾,到底还是有人要过来探望孩子,这一人多,自然事情也多,还是留在王府中放心一些。

若然不是陛下眼巴巴的想要见孩子,慕青冉也不会有此一问。

想到陛下,慕青冉却是不禁想到老王爷,丰延的大军已经凯旋,那怎地还未见他回来?!

“父王为何还未回来?”

“早前大皇子奉命,围剿了镇北将军凤彧之事,你可知道?”说起这件事情,夜倾辰的眸光却是倏然一暗。

“略有耳闻。”听夜倾辰这般一说,慕青冉不禁有些奇怪,怎么又忽然扯到那么久远的事情了。

“这事恐有蹊跷,陛下命老”夜倾辰方是要脱口而出的一句老头子,却是见瞧见眼前的小人儿时,生生住了口。

他如今也是为人父亲的人了!

想起曾经青冉与他说过的话,夜倾辰不觉缓缓的抬头与眼前的女子相视而望,她的目光盈盈含水,莫名的就温柔了他的心。

若然她出了何事,怕是自己连孩子都不想管了,只一心想随她去了!

“陛下命父王留心彻查一下,怕是没那么简单。”夜倾辰的这一句“父王”一出口,却是让慕青冉不禁一愣,他如今怎地变了?

难道真的是身为人父,心境便有些变了吗?

“听闻当时,是因为凤彧勾结北朐,有心谋反?”难道这事竟是假的不成?!

“空穴来风,必定有因!”若非是他自己不老实,也不会被人盯上。

眼见外面天色已晚,夜安陌也是渐渐有些困倦,时不时的便好似咧嘴要哭一般,慕青冉便将他抱在怀中,轻轻的哄着他入睡。

直到他趴在慕青冉的怀中安然睡去,才终是被奶娘报出了房中。

而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慕青冉却是猛地被人从后面拉进了怀中。

还未等她回头看去,便感觉到自己的颈侧满是温热的触感。

他怎么忽然就这么急切了,方才不是还好好的?!

可是慕青冉哪里知道,夜倾辰这般状态实在是“伪装”的太久了

从刚刚回府见到她第一眼之后,他满脑子就都只想着与她耳鬓厮磨,还用什么膳啊!

偏偏她那般笑意盈盈的望着他,又是那般温柔的“服侍”他,他方才不忍心吓到她,一直忍到了现在。

眼下总算是能如愿以偿了!

夜倾辰的手从慕青冉的胳膊下穿过,搂着她的腰身,将她转了过来面朝着自己。还未等她适应眼前的景象,他便俯身照着她的粉唇吻了过去。

然后便是近乎急切的“攻城略地”,丝毫不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他的唇舌不住的在她的口中游走,一点点的汲取她唇齿间的香气。

不知是不是因为生了孩子的缘故,她身上的药香淡了些许,却而代之的却是满满的奶香之气。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见到夜倾辰的缘故,慕青冉觉得自己只是这般被他抱在怀中,身子便愈见酥软。

至于夜倾辰他便是日日与慕青冉黏在一起,只要碰到她,也是瞬间起了反应!

更遑论如今“饿”了他这么久,只恨不得立刻就与她翻云覆雨,好一番被翻红浪。

一把抱起慕青冉之后,夜倾辰抬脚便走向了床榻,方才将她放倒,自己便立刻俯身压了上去。

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便从她的领口探了进去

他的目光隐隐透着猩红,理智丧失的前一刻,他炙热的吻如同烙印一般,慢慢的覆在慕青冉的脸颊和肩膀之上。

她的呼吸略显急促,总觉得夜倾辰今日有些不比往常,似乎“粗暴”了一些!

看着她的肩膀和颈侧满是他落下的吻痕,烛光下泛着盈盈的水光,红的暗沉诱惑,让人迷醉。

夜倾辰的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却是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看什么”他这么什么也不做,只用着那种好似要吃人的目光看着她,她只觉得更恐怖!

“嗯望梅止渴!”说完,便又俯身照着每一个吻痕,一一舔舐撕咬,直到听着慕青冉抑制不住的轻吟出声,他方才含笑的住了口。

望“梅”止渴?!

慕青冉有的时候真的很恨自己能听懂他的话,为什么明明是他说出那些羞人的话,却是偏偏她都明白了!

似是实在忍的难受,夜倾辰的身子隔着衣物,不住的在她身上蹭着

大掌一挥,便一件件的剥落她身上的衣物,偏偏一边动作,还一边振振有词的说道,“为夫在边关之时,时常想起一句诗,青冉知道是什么吗?”

她不想知道!

慕青冉如今也算是总结出经验来了,床笫之间,就不要听他讲话,左右说出来的话不是逗弄她就是逗弄她!

见她并不回答,夜倾辰也不急,只慢慢的与她耳鬓厮磨。

“诶你别”

“是‘床前明月光’!”说完,他还好似怕她不明白一般,“唰”地一声便掀开了幔帐。

窗外的月光洒入房中,散在地面上,映的满室的月华

“只不过如今,为夫有了不同的见解”说完,他便不再解释,只静静的望着慕青冉半裸在外的娇躯。

床前、明月、“光”!

慕青冉:“”

已经是生无可恋了!

有些时候,慕青冉真的是觉得有些奇怪,他到底是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呢?

明明平日是那般清冷的一个人,难道就是因为在别人面前太过严肃正经,所以才会在她的面前,变得这般孟浪?!

“青冉,我忍不住了”便是不管如何难受,他也是不忍心在她尚未情动之际,便勉强她的。

万一要是他一时控制不住自己伤了她,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说到底他还是舍不得。

察觉到夜倾辰的意图,慕青冉虽是心下有些羞涩,但是到底不忍心见他忍得这般辛苦。更何况,他之前也有过这般的要求,是以方是听到他这般一说,她已经明白了。

慕青冉的手被他紧紧的握着,不似他掌中的火热,她的小手带着淡淡的温凉之感。

虽是冰火两重天,但却是矛盾的只让他觉得身心舒畅。

直到夜倾辰发出满足的一声喟叹,他才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慢慢的平息自己急剧的喘息。

他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并没有急着擦拭被他沾染的“气息”,似乎是唯有这般,他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就在自己怀中!

抱着她平息了片刻,夜倾辰却是忽然握住了她的脚踝,不顾她眸中的诧异,他的嘴角慢慢扬起一抹微笑。

“你要干嘛?!”她就知道他片刻都不会让她安生,却是不知这一次他又要如何胡闹!

闻言,夜倾辰慢慢俯身,声音低沉暗哑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原是答应了我的,待我回来,便可如愿以偿!”

这句话,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呢!

慕青冉听他这么一说,方才想起,好似的确是有这么回事,可是谁能想到他会记得那么清楚,明明已经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青冉,要言而有信,你明明答应了的”

可是她并不是这个意思啊!

“夜倾辰”出口的难耐之音,只生生让夜倾辰觉得心下似有羽毛在瘙痒他一般,愈发的心绪激动起来。

他已许久不曾与她亲近,唯恐会没个分寸的令她不舒服,便一直在心中不停的告诫自己,要温柔一些。可是偏偏看着青冉就在他眼前,却是如何也压不下心中的**!

待到夜倾辰终于偃旗息鼓的时候,慕青冉已经的近乎是要昏睡过去,她已经太久没这般累过了,忽然这般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可是谁知她方才转过身去,便又被夜倾辰抱着翻了过来。

“青冉,你可知临坛竹?”夜倾辰的目光,是慕青冉一贯熟悉的**之色,乍看过去,她连哭的心都有了。

明明他已经要了几次了,怎么还是这般深陷其中的样子?!

听着他说起的话,慕青冉只满眼哀求的摇头。

不知道!

便是知道,她也不会承认的,更何况她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夜倾辰的声音,仿若不相信一般,竟是还追问了一遍。

继续摇头

“当真?”

点头

“无妨,为夫可以教你!”说完,便眉眼含笑的俯身在她雪白的肌肤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可是慕青冉心中却是瞬间就“咯噔”一下,只觉得“大事不妙”!

想起还是上一次他这般说,便是好一番“言传身教”,之后她连路都走不了,还是被他抱着回了卧房。

那如今她岂非连骨头都不剩了?!

“我不想”知道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便取而代之的变成了一声轻呼。

感觉到他略显粗糙的大掌慢慢滑过她的小腿,慕青冉的身子却是不受控制一般,渐渐无力,任他为所欲为。

事已至此,她方才明白,原来他一直没有忘了自己最初惦记的事情。

他说起“临坛竹”,便是她不知道那是何意,他也要教到她“心领神会”!

直到眼前的人渐渐变得模糊,看着他目光痴迷的缠抱着她,乐此不疲的一遍又一遍与她痴缠,慕青冉方是慢慢抬手环住了他的脖颈,将自己彻底的交给了他。

虽然这样的举动,可能会引得他更加无休无止——

题外话——

空间带我去古代

悠苒

某医药公司的小职员曲悠,在下班途中捡拾到了一枚古朴的戒指。当戒指认主后,曲悠穿越到了千年前的一个未知时空,成为了清河村曲家唯一的女孩。

面对贫苦得仅够温饱的食物,刮风时呼呼作响的墙缝,曲悠毅然奋起,决定赚钱养家。

办村学,开店铺,种植水稻,开工厂,在空间戒灵云洛的帮助下,曲悠不仅带领家人过上了安逸的生活,还引领着十里八村的父老乡亲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