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流氓公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一早慕青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难受的紧,想到昨晚不依不饶的某人,她边一时恶向胆边生,伸手便捂住了身边之人的口鼻。

让他也难受一下

该怎么说呢!慕青冉虽说是聪明,但是她的头脑均是放在了对付“外人”上头,对着自己家她是没有那么多的心机的。

更主要的是,在这床笫之间这方面,她只有被“欺负”的份儿,却是哪里有欺负人的份儿呢!

说到底,这也是她经验不足,或者说她脸皮太薄。这事若是换了楚鸾,绝对能将自家夫君勾引的欲火焚身,随后拍拍屁股走人!

只是这些,怕是慕青冉这辈子也学不会了!

所以不管夜倾辰前一晚有多胡闹,她虽是当时羞涩,事后略有着恼,但却从来不曾真的拒绝过他。是以夜倾辰除了在两人大婚初期忍了一段时间之后,之后却是过得如鱼得水。

因此可想而知,这征战的一年多来,他是如何度过的!

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夜倾辰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略有恼意的一双眼睛,他的唇边却是不觉绽开了笑意。

伸手将人抱进怀中之后,他方才拉下她的手在掌中把玩,只觉得她肌肤细嫩的好似新生的婴儿一般。

嗯的确是与夜安陌触感很像!

“谋杀亲夫可不好”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问题是他活着“风流”不好嘛!干嘛一定要去死!

闻言,慕青冉不禁瞪了他一眼,便窝在他的怀中,不敢随便乱动。

两人好歹也成婚了许久,她对他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她若是在这时候有些什么抗拒之类的小动作,只怕是一定又会被吃干抹净。

是以如今她也学乖了,半分挣扎也没有,只安静的窝在他的怀中,单等着他抱够了,放她下榻便好。

可是谁知,抱着抱着慕青冉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她面露疑惑的抬头朝那人看去,却是只见他目光渐渐迷离的望着她,眸中**渐生。

她顿时便有些欲哭无泪,如今竟是连不动也不行了

那他到底要她如何做呢?!

其实若是夜倾辰自己觉得,他倒是并未感觉自己如何重欲,可是偏偏每次他尚未觉得如何,青冉便有些受不住了,他就不免反省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过任性了。

可是反省归反省,等到下一次抱到慕青冉的时候,他依旧还是这般“我行我素”!

在他看来,**一事若是不了解还好,一旦得了个中滋味,心中又有佳人相伴,这“相思”之苦,却是实在令人煎熬。

所以,他与她一分别就是这么久,如今好不容易团聚,他当然要好好一解相思之苦。便算是要将之前的都补回来,她还差他许多呢,他不是也同她计较!

若是慕青冉知道此刻夜倾辰心中的想法,只怕定是会后悔自己方才手劲儿太小了!

自从慕青冉生完夜安陌之后,旁的地方倒是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只这身前似是更加丰润了许多。虽然此前她身子瘦弱为了些,但是依旧是玲珑有致,夜倾辰每每见到,只觉得血脉喷张。

如今她身姿愈见曼妙,他自然更是有些心猿意马。

慢慢将头蹭到她的肩窝处,薄唇一下一下的啄吻着她雪白的肩膀,她的发丝顺滑的散落在枕上和身前。半遮半掩的挡住旖旎风光,却是更加的令夜倾辰欲罢不能。

他一直觉得素日的青冉似是兰花一般,幽静淡雅,恬淡嫣然。而当他每每将她撩拨的动了情,却又觉得她艳丽的犹如夜间绽放的昙花一般,纵是黑夜沉沉,却也唯她自芳。

已经察觉到了夜倾辰的一如,慕青冉虽是有些乏累,但是到底是不忍心拒绝他,她有些时候会觉得,夜倾辰是不是就是吃定了自己心疼他,所以才越来越放肆胡闹了。

世人皆言靖安王凶狠残暴,手段狠辣,慕青冉想,嗯他在床笫之间的手段,的确很“辣”!

既是心知他动了情,她便也拦不住他的,还不如干脆随了他的心意,恐还会少折腾一些。

看着慕青冉这一次乖乖的躺在他的怀中,未有丝毫的抗拒,由着他为所欲为,夜倾辰只觉得满心的满足。

青冉定然是也想念他的,所以今次才会这般“听话”

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腕扣在她的身侧,炙热的唇舌在她的肩颈处游走,引得她娇喘不已。

看着她的眸中渐渐迷蒙着水汽,望着他的目光中满是依恋之色,夜倾辰的唇边慢慢扬起了一抹笑意,仿若春风化雪,润物无边。

昨夜已是“狂风暴雨”一番肆虐,他也算是暂时解了饥渴,是以今晨醒来的时候,他耐心十足,一点一点的诱哄她,“吞噬”她,将她拆吃入腹!

**事休之后,两人起身的时候已近晌午,王府中人也不觉有异,好像人人本该这个时辰起身一般。

大家依旧是各司其职,井井有序的做着自己的活计。

至于暗处的墨音等人,则是百无聊赖的仰躺在浮风院的树上,质疑着自己的职责所在。

如今他们一时清闲下来,倒是有些无所事事了。王爷回来之后,只怕是恨不得日日与王妃黏在一起,自然是不需要他们在暗中时时刻刻的保护,那接下来的日子该做些什么呢?

这件事情,在墨音第一次夜间听到夜安陌的啼哭之后,有了答案。

随后,这群武艺高超的可以在江湖上自立门户的皇家暗卫们,开始了“哄”孩子的新的“职业生涯”!

而眼下,某位“恬不知耻”的王爷对于晚起这样的事情,并不觉得丝毫的难为情。

慕青冉虽是心下有些羞臊,但是只要不是在面对夜倾辰,她倒还是很淡然的,也瞧不出什么异样。

流鸢站在慕青冉的身后,仔仔细细的为她挽着发髻,眸光瞥见她颈侧的暗痕时,不禁目光一凛,便朝着一旁“悠哉悠哉”的夜倾辰瞪过去。

谁知夜倾辰见了,非但没有像往日那般与她置气,竟是还朝着她扬起了一抹大大的微笑。

而流鸢见此,便瞬间被气的炸毛儿了!

挑衅!

他绝对是在向她挑衅!

慕青冉在一旁见了,不禁摇头失笑,却是也没有多加劝阻。左右夜倾辰不会真的伤到流鸢,便是这般胡闹,也随他们去了。

而至于夜倾辰为何没有与流鸢动怒,一则的确是为了故意气她,这二则嘛,其实是他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从前他会那般与她置气,不过是因为青冉将她这两个丫头看的比他还重,所以他才心下不平,便处处看不惯这丫头!

可是如今青冉连孩子都给她生下了,他的地位想来是无人可以撼动的,既然如此,他何苦还要与她置气。

用过了早膳不对!用过了午膳,慕青冉和夜倾辰正哄着夜安陌玩耍,却是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未告诉慕青冉。

想到那个麻烦的女人,夜倾辰的目光不觉变得有些暗沉,不过到底还是命墨熙去将人带来。

在针对楚鸾的这件事情上,夜倾辰算是比较有先见之明的,如果他是一开始就将她带来了王府,那么只怕昨日的种种温情缱绻均是会被她打乱。

如果不是看在青冉也对她颇多上心,他才不会带她来见青冉呢!

是以昨日大军进城之后,他便直接进了宫,命诸位将军率领各部回驻扎之地,他出宫之后便直接回了王府,根本没有理会楚鸾。

想来她如今还是在军中呢!

而此刻本应该如夜倾辰所想一般在军中的楚鸾,却是好不悠闲的晃悠在丰鄰城的大街上,看着街道琳琅满目的小物件,满眼皆是兴奋之色。

哼!夜倾辰以为将她扔到军中便能困住她了吗?!

虽是比不得在临水的军队出入自由,但是她这么多年闯荡江湖也不是白混的,区区一个军营,还拦她不住!

这会,她可是要好好在丰鄰城中逛逛,免得日后便没有机会了。

她这一路走走停停,瞧瞧看看,初时觉得新鲜,后来便也有些失了兴致。

逛了好一会儿,直到走的有些累了,她便准备找家酒馆略歇一歇。沿途看着生意最火的便是这家名为“天香居”的酒楼了,听说这里的美酒是一绝,楚鸾觉得,她今儿倒是要尝尝。

喝完了酒,她还要去“天外仙”瞧瞧,听闻那是丰鄰城中有名的青楼,楼中女子各个色艺双绝,她定是要好好去见识一番。

可是方是迈进了天香居的大门,楚鸾却是猛然一愣,刚要转身向外走去,却是随后看到热情洋溢的店小二迎向她时,最终便若无其事的抬脚走了进去。

“姑娘里边请!”说着,便引着她直接上了二楼。

楚鸾面色如常的随着店小二慢慢往里走,边走边欣赏着这楼中的布置,嗯单看这修葺,倒是很有些精致。

她一路四下张望,并没有特别注意眼前的路,终是在上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人,那楼梯倒不狭窄,只是因着楚鸾一直分神东看西看,是以也并未注意到对面有人下楼,这才撞了个满怀。

“姑娘小心!”那人见对面的女子险些被他撞倒滚下楼梯,便赶忙出手拉住她。

“啊”她在低一阶的位置,是以这么一撞,便是她被直接撞得向后面倒去。

一旁的店小二一直走在前面,这状况突生,是以也未来得及拉住她。

楚鸾本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滚下去了,却是不想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拉了回去。

倒是免了她的皮肉之苦!

虽是未上到楼上,但是走到一半的位置,这高度也是不低了,若然摔了下去,只怕是要她好受的。

“多谢公子”好不容易获救,她方是站稳了身子,便赶忙低头朝着那人连声道谢。

“无妨!”闻言,那人也是有礼的在稳住她的身子之后,便赶忙松开了手,身子也向后退了一步。

不知是不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楚鸾朝着那人道谢之后,便随着店小二继续向楼上走去,连看也没看救了自己的那人一。

宋祁看着那个背影“匆匆”而去的女子,不觉微微皱眉,她是太吓到了吗?才会显得有些“慌乱”的离开?

可是怎么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呢!

而另一边的楚鸾在落座之后,方才一把抛起一个钱袋子,随后稳稳的用手接住。虽是里面银子不多,但是也够自己填饱肚子了。

她也是在方才进门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忘记带钱了,或者说忘记自己没钱了!

若是换了别人,想必就直接离开不进去了,身上都没有银子,难道指望“白吃”嘛!但是楚鸾和别人不一样,她若是决定了这件事情,那是一定要做到的,至于这手法是不是光明磊落她也不是很在乎。

她在江湖上“浪”的久了,也不觉得这顺手牵羊的事情如何不对!左右那些世家公子哥也不差她这一点银钱使使,江湖救急嘛!

点了好一桌子菜,楚鸾方才要大快朵颐的时候,却是忽然被人拦了下来。

宋祁面色难看的站在桌旁,看着桌上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味佳肴,不禁目光更是气愤的瞪向桌边的那名女子。

他刚刚本是已经离开了,可是走了一段路却忽然发现自己随身带着的荷包不见了,这才回头来找。一路上他都在回忆方才自己经过哪里,可能将荷包掉在何处,却是忽然想起在天香居撞到的那名女子,便赶忙赶了回来。

这一回来不要紧,看到眼前的景象没把他气个半死!

别的小偷偷完银子只怕是赶紧跑还来不及来呢!她倒是好,偏还坐在这大吃特吃起来,一点也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

楚鸾奇怪的看着站在桌边一直瞪着自己的人,心下愈发的疑惑。

这人有病吧!

怎地一直瞪着她?!

不过瞧着模样倒是俊俏许多,可惜满脸怒意,想来若是笑起来会更好看。

“要不兄弟一块吃点?”见他一直不离开,楚鸾也是被瞪得莫名其妙,便试探着开口说道。

见面三分情嘛!

行走江湖,义字当头。大家互相帮助,这朋友才有的交,说不准她今儿请他吃了一顿饭,明儿就有事求他呢,难保哪片云彩就有雨呢!

兄弟

闻言,宋祁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她居然管他叫兄弟!

她有一点女儿家的自觉嘛!便是个贼,那也不能这般行为无状啊!

“姑娘这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吗?”宋祁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好,目光也隐隐透着怒意。

用他的钱来“请”他吃饭,她倒是打的好主意!

楚鸾听他这么一说,先是一愣,随后拎起桌上的一只叫花鸡便瞬间跑到窗边跳了下去。

她是没有青冉聪明,但是她又不傻!这人的言外之意分明就是在说,她偷的银子是他的,这般情况自然是要跑。

虽说那人也未见得有证据,可是就怕他不依不饶的纠缠,到时候惊动了官府,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还是走为上计!

宋祁看着眼前突生的变故,尚且还没有反应过来。目光望了望桌上空着的盘碟,又瞅了瞅大开的窗子,竟是一时间被气的笑了起来。

还是个“贪吃”的贼!

“少诚不是已经离开了吗?”忽然,旁边响起一道声音,宋祁闻声望去,却是只见夜倾瑄满脸笑容的站在他身后。

少诚,是宋祁的字,竟是不知何时,夜倾瑄与他的关系倒是好到这般了。

“殿下!”见是夜倾瑄,宋祁便赶忙回身施礼,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原是不慎丢失了个荷包,便回来找找,果真是掉在这里了。”

“你竟是也有这般不小心的时候,哈哈”

“殿下说笑了。”

“本殿恰好也要回府了,你便一道同归吧!”

闻言,宋祁的眼中似是闪过一抹难色,隐隐有着纠结之意,夜倾瑄见状,却是并未多说什么,只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

“如此便有劳殿下了。”

两人一起离开之后,原本夜倾瑄所在的房中,却是仍然站着一人,他想起刚刚见到的那个身影,面具下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那个人是她吗?

而另外一边,楚鸾出了天香居之后,便一路直奔靖安王府而去。

可是她走了一路,却是发现沿路的百姓都对她侧目而视,初时她还未曾意识到是因为何事,知道后来有只狗朝着她“汪汪”地叫,她方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中还拎着从天香居顺出的一只叫花鸡!

哎实在是有够狼狈的!

终于到了靖安王府门前的时候,楚鸾高高仰着头看着眼前漆黑的匾额之上,鎏金的四个大字,赫然写着“靖安王府”!

她的嘴角不觉便牵起了一抹洋洋得意的微笑,有种“抱上大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门口的侍卫见来了一位一身劲装的陌生女子,便很自然的将她拦了下来。

楚鸾见状,也只微微挑眉,并没有说什么,靖安王府若是那么好进,便也就不是夜倾辰待的地方了。

“嗯其实我是你们家王爷的大姨姐!”说完,楚鸾自己先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女人有病吧!

跑到王府门前来胡乱认亲,若是说别人倒也罢了,居然还敢冒认王妃的姐妹!

那领头的侍卫命人看住她之后,便赶忙叫人去通知墨锦。

墨锦接到消息赶到门口的时候,便见到一女子坐在靖安王府门前的台阶上,翘着二郎腿好不自在。

这人不会真的是有病吧!

“不知姑娘来王府有何要事?”甭管怎么说,来者是客,总要先礼后兵,以免被人说靖安王府仗势欺人。

闻言,楚鸾慢悠悠的起身看着眼前之人,一时有些疑惑。

这人是夜倾辰的护卫?

可是那日在军中并未曾见到他啊!

可若说是管家,会不会有些太年轻了一点!

“我来见青冉的!”不管是谁,想来应是这府里管事的,与他说准是没错的。

青冉

墨锦闻言,不禁心下诧异,竟是就这般直呼他们王妃的闺名!

“不知姑娘是?”总不能她说见就见,把靖安王府当成什么地方了!

“你只与她说,清鸾合鸣,她自会见我!”

清鸾合鸣

见她说得这般信誓旦旦,墨锦也唯恐真的还是慕青冉相识之人,便让她稍后片刻,自己前去通传。

浮风院

慕青冉听闻墨锦的话后,却是激动的一下子便站起了身,眸中满是惊喜的笑意。

“她果真如此说?”竟然真的还是鸾儿吗?!

“回王妃的话,正是。”瞧着王妃这般激动的神色,墨锦觉得自己幸好走了这一趟,不然还真是将娘家人挡在了外面呢!

“她在何处?”

“还在王府的门口”

墨锦话音未落,却是已见慕青冉快步走了出去,连流鸢也急吼吼的跟了上去。

夜倾辰眸色沉沉的望着慕青冉匆匆离开的身影,不觉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夜安陌,眸中一片幽暗。

怪不得墨熙去了军中之后找了一圈也未曾见到人影,原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他有一种预感,只怕以后的日子不会消停了!

想到方才青冉的激动之色,他的眼色就愈加的不爽,竟是连他们爷俩都丢下了,看来这人是个极大的威胁啊!

慕青冉一路出了浮风院后,便直奔王府门口而去,而墨锦既是已经知道了楚鸾是真的与王妃相识,便命人先一步将她领进了府中。

看着对面朝自己走过来的那人时,慕青冉的眼前却是愈见模糊,她此前是真的未曾想过,原来两人还有相见的那一天。

依旧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发髻,将头发统统束于脑后,她的目光一如两年前的张扬热烈,只是似乎更加的洒脱了一些。

面容倒是未变,只是肤色比之前更暗了一些,想是长久在战场,饱受风沙之苦,才会这般。

“青冉!”楚鸾也是远远的便瞧见了那一抹莲青色的身影,顾不得旁边还有人在,她便飞身而起,瞬间便跃到慕青冉的面前,张开双手便给了她一个熊抱。

随着慕青冉之后赶来的夜倾辰瞧见这一幕,却是气的脸都要绿了!

楚鸾将慕青冉紧紧的抱着,眼中竟是不觉渐渐湿润,“青冉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

说着,她的声音中已经满是哭音,竟是不复此前的“吊儿郎当”。

闻言,慕青冉的心里也是一阵难过,她何尝不是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可是即便再是惦念她,她也是不敢贸然派人去寻她的。

她的身份在此前是绝对不可以暴露的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她并非是不放心夜倾辰,而是一旦派出人去找她,便难免走漏了风声,倒是岂非是害了她!

而如今,临水已经战败,连皇室都没有了,谁还会在乎她这一个出逃的公主,所以她才会让夜倾辰派人寻她回来。

“平安便好”慕青冉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温柔的出言安慰着。

却是没想到这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反倒是招的她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旁人都是有些不解,好好的,旧交相逢,她却是哭的这么上心做什么?

但是慕青冉却是知道,临水兵败,她再是洒脱无忌,心里想来也是烦忧的。哭了也好,哭过之后,便擦干眼泪,昂头阔步的继续她的肆意人生,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牵累到她。

“好了,鸾儿听话,都过去了”一下一下的轻声诱哄着她,慕青冉的语气中满是心疼与怜惜。

便是一旁的下人在旁边听着,也是不觉满心柔软,只觉得王妃待人温柔的不可思议。

偏偏慕青冉的声音越是温柔,夜倾辰的脸色便越是难看。他微微低头看着眼中正兀自睡的香甜的夜安陌,忽然心里兴起了一股“邪念”,他要不要在陌儿的屁股上掐一把,到时候惹得他嚎啕大哭,看看青冉会不会将注意力分给他们爷俩!

可是最终想想,他到底还是没有那么做,她们好不容易见面,便不是再不喜她,也要看着青冉的面子不是!

再说了一个流鸢他都受了,也不差这一个!

但是即便聪明如夜倾辰,也是完全没有料到,流鸢和楚鸾相比,那完全不是一个段位的。

楚鸾是谁,那可是江湖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老江湖了,什么鬼点子没有!若说此前的楚鸾身上还有一丝女儿家的感觉在,那么在经过了这么久的军旅生涯之后,她身上所剩无几的娇羞早已经不知道被狗叼到哪去了!

很久很久之后,靖安王府中的人才恍然大悟,这楚鸾姑娘分明就是女版的墨音啊!

而眼下,楚鸾尚且还是这般小女孩姿态的抱着慕青冉,哭的欲罢不能。慕青冉是好一番安抚,方才将她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本以为她会平静好一会儿才会恢复如常,谁知她竟是忽然抬头望着慕青冉,满脸严肃的说道,“青冉,我饿了!”

从军营出来之后一直晃到现在,她连口饭还没吃呢!

好不容易顺出来的一只叫花鸡,还让她给狗吃了,方才又那么大哭了一场,眼下都要饿的两眼冒金星了。

闻言,墨锦等人在旁边简直都要惊呆了,这情绪转变的快了点吧!

刚刚还哭的言不得语不得,满心悲戚的样子,怎么这才好就张罗着要用膳了?

慕青冉听她这般一说,却是不禁淡淡微笑,心知她是哭过便放松了,便吩咐了墨锦去备膳。

好不容易见到了慕青冉,刚刚一直忙活着哭了,都没有好好瞧瞧她。

见她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看,慕青冉也不说什么,只眸光温淡的朝着她盈盈浅笑,任她看着。

青冉她好像越来越美了!

这是楚鸾的第一感觉,虽然她此前便已经是极美,但是总觉得如今增添了一丝以往不见的感觉。

只觉得更迷人了!

想来,是因为嫁了人的缘故。

这般一想,楚鸾才意识到夜倾辰一直就在旁边盯着她们,她下意识的转头望去,却是瞬间被他怀中的孩子吸引去了目光。

好漂亮的奶娃娃!

一时也没管夜倾辰的黑脸,楚鸾只眸光精亮的望着夜安陌,眼睛都要看的直了。

“青冉这是你的孩子吗?”

闻言,未等慕青冉回答,夜倾辰却是声音冰冷的来了一句,“废话!”

说完,也不管楚鸾是什么反应,直接抱着夜安陌便离开了。

娘子都已经被抢走了,总不能连儿子也沦陷了,还是赶快离开那个“祸害”为妙!

而身后的楚鸾见夜倾辰这般,却是不禁朝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真是小气的要命,连看一下都不给看!

慕青冉在一旁见状,却是不禁微微失笑,怎么他才刚刚和流鸢不闹了,竟是与鸾儿又杠上了?!

见慕青冉似乎是面露疑惑,楚鸾便心知想来是夜倾辰并没有告诉她,自己之前曾经去军营“刺杀”他的事情。想了想,楚鸾觉得自己也还是不要说了,否则青冉一定会斥责她胡闹的。

她不过是觉得好玩,哪里想到夜倾辰身边的护卫武功那么高强,走没过三招便将她打败了。

原本她今日还打算偷偷溜进靖安王府的,可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万一这府内高手众多,一时将她当成刺客直接杀了怎么办,这风险太大,想了想她便果断放弃了。

不得不说,墨锦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不多时,便有婢女捧着托盘,盛着各色的美食佳肴鱼贯而入。

楚鸾只是闻着香气,便已经要流出口水来了。

她一边吃,一边与慕青冉讲着她这段时间的经历,可谓是跌宕起伏!

原来她两年前初入临水的军队时,便是直接“充军”了北朐境地,那是三国尚且并未开战,边境虽是环境艰苦,但是倒是很太平。

她的性子本就是在外面游玩惯了,是以也没那么多娇气金贵可言,整日与一群男子厮混在一起。初时的确是有些不适应,觉得哪里都不自在,后来就如鱼得水了。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方才到了那里没多久,便听说临水送了和亲的公主去丰延,她顿时便来了精神,开始四处去打探,究竟是何人“代”她和亲远嫁!

可是这不打探不要紧,一打探之后,却是在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楚鸾只觉得是晴天霹雳!

慕青冉!

最后竟然是青冉被人送去和亲了!可是,这怎么可能?!

因为心里实在不相信这个结果,她又费尽心机,打听了好久,最终才确定了这事是真的。

她当时本想着自己要不就直接赶到丰延,将青冉救走,可是救走以后呢她们要亡命天涯吗?

而且,她虽然脑筋转的没有青冉快,但是多想一段时间,她还是能想明白一些的。

青冉既是能在一开始战事刚起的时候,就猜到是她被送去和亲,那么在她走之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青冉原是应该有所准备才对,会不会她是故意的?!

不管怎么说,楚鸾当时左思右想,便也没有敢轻举妄动,她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若然真的扰乱了青冉的计划就不好了。

而之后,就在她筹备好了一切,准备到丰延一探究竟的时候,却是不想忽然爆发了战争!

她在临水接壤北朐的边境驻守了一年左右,“好日子”也终于算是过到头了。

先是传出皇帝驾崩,之后楚沛继位,紧接着便是丰延大军气势汹汹而来,他们整军都被调配到了丰延的边境之地,准备展开大战。

许是因着求生意志使然,加上她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倒是在冲锋陷阵的时候得到了主将的赏识,还将提拔了一番。这在别人眼中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在楚鸾看来,却是万分要不得的事情。

所以过了没几日,她便又故意犯了一些错事,被人又贬回了普通的士卒。

之后,便一直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这条小命,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给折腾没了。

直到最后,夜倾辰率军攻进临安城,这场战争才最终有了一个结束,而她,也算是对自己和这个国家有了一个交代。

如今竟是还能见到青冉,她只觉得老天对她不薄!

“青冉,幸好夜倾辰对你有意”忽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楚鸾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语气中满是歉然。

不管是不是青冉自己有意要来和亲,可毕竟是她出逃在前,才会发生后面的这些事情。如果夜倾辰如传闻般那样,也是对青冉不假辞色,那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幸好她虽是身在边关之地,但是偶尔听到传言,都是在说靖安王如何如何宠爱王妃,她心里倒是放心了一些。

现在,更是连孩子都有了,她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石头。

两人正是在说着话,却是见门外忽然急急忙忙的走进一人,楚鸾定睛望去,却不是紫鸢又是何人!

“紫鸢!”她就说方才见到流鸢小师傅的时候,怎地却是没有看见紫鸢,原是才过来!

眸光瞥见门外的另一个人影,楚鸾的眼中满是打趣的笑意。

“奴婢参见清”

“哎呀,好了好了,你快改改这毛病吧,总这么虚礼做什么!”还未等紫鸢的话说完,楚鸾却是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她知道紫鸢要说什么,可是她如今已经不再是什么公主了,国都破了,哪里还有什么公主!

更何况早在她离开临安城的那日起,她便已经舍弃了“清鸾公主”的那个身份了。

慕青冉闻言,便微微朝着紫鸢点头,让她顺着楚鸾的意思。

更何况如今,再是对她以公主相称,也是多有不便,还真的是换个称呼的。

而另一边的院中,墨刈神色冰冷的站在廊下,目不斜视的满眼冷寂。

旁人只当他是素日便这般没什么表情,一副酷酷的样子,然而事实上,他一直在凝神听着屋中的情况,唯恐楚鸾和流鸢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本来他与流鸢久别重逢,他自然是要好好与她温存一番的,连王爷和王妃都特意吩咐了近日不用他们前来伺候。可是谁知她听闻楚鸾来了府上,便急急忙忙的跑来见她!

明明他们两人也是许久未见了,怎地昨日不见她这般激动呢!

越想心下越是气不过,他又不敢在紫鸢面前表露出来,只心中越发的“记恨”楚鸾。而当他一路随着紫鸢来到浮风院的时候,见到王妃也在这边,墨刈觉得他似乎平衡了一些。

连王爷都被王妃忽视了,他似乎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

------题外话------

想看未删减版的肉肉的小可耐们,进群:492046990

作者大大发糖呦!

撩宠系花学妹

酸番茄

这是一个高智商校园传奇宠溺一个低情商系花的故事,暗恋五年,一追到手,他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他是人中翘楚,校园传奇,以前的他只出现在人口相传的校园神话中,可是如今的他却心甘情愿地被她拖入凡尘,还因此流连忘返。

他信她。

“这辈子你都不用向我解释什么。”某男一脸坚定。

他爱她。

“你之于其他女生就如太阳之于星星,太阳一出现,星星就都看不见了。”

“那晚上没太阳呢?”

“那我就拉上窗帘,只看你。”某男一脸邪笑,欺身上前。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