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庆功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楚鸾出现在靖安王府之后,慕青冉自然便不会轻易让她离开,好不容易两人见了面,如何能轻易让她走。

更何况,临水如今国破,她已经是无家可归,虽是嘴上不说,但是慕青冉知道,她心里定然也是不好受的。

所以,如今既是有她在,便必然不能让她四处飘零,孤苦无依。

虽然慕青冉这般的打算是好的,但是楚鸾也有自己心里的计较。青冉这般为她打算,她心里自然是极为感动欣喜的,可正是因为如此,她方才更加不能留在王府,免得为她惹来麻烦。

先不说她的身份会不会被人知道,单是她这一名未出阁的女子,整日的待在王府中,让别人知道她是青冉的至交好友,却是生生带累坏了青冉的名声。

别人保不齐会说,这靖安王妃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好好的一个姑娘不出阁,却是整日的赖在王府,难不成竟是嫁来了一个王妃,还要搭上一家子不成?!

她虽然是性子粗枝大叶了一些,但是她并不傻,人言可畏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因此,她此番前来本就是为了要见见青冉,如今见她事事如意,身子也康健了许多,便也就放心了。眼下若说是要走,青冉段或是不会同意的,她自己也有些舍不得,索性便在此和她腻歪几日,然后再悄悄离开吧!

楚鸾虽是打定了主意要走,但是并未表现出分毫,素日依旧是嘻嘻哈哈的同流鸢她们玩笑。可是慕青冉是什么人,她素日惯会察言观色的,再加上知她甚深,便也能猜到一些她心中的想法。

不过,她倒是未准备点破,鸾儿一直住在王府上,的确不是长久之计。

倒不是她忌讳担心什么,而是鸾儿如今尚未婚配,如此这般住在王府,难免瓜田李下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好。待到再过一段时间,倒是可以让她搬到之前外祖父置办的宅院中去。

如此一来,既是有了安家落脚的地方,她们也能时时相见,岂不是两全其美!

可是慕青冉的这个打算,还未等到与楚鸾说出来,便是突然发生了意外!

庆丰帝原本定下的庆功宴,便是大军凯旋的三日之后,到了正日的那一天,夜倾辰便直接带着慕青冉进了宫。

这似乎还是她生下夜安陌之后,第一次走出王府。

坐在马车上一路直奔皇宫而去的时候,夜倾辰见慕青冉的目光一直从车帘边角的地方向外望去,便也不觉俯身在她身后,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与她一起望向外面。

慕青冉慢慢转头望向他,却是只见他眸光依恋的“赖”在她的身上,一副略显慵懒的样子。

他近来是似乎是越来越喜欢黏着她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分开了一段时间的缘故,慕青冉总觉得,夜倾辰这一次回来,明显变得更加的缠人,经常会兴起一出儿是一出儿。

想到这,她便不免有些觉得好笑,明明他总是强大到为她遮风挡雨,好像只要有他在,纵是万般荆棘也形同虚设。可是有些时候,偏偏他又缠人幼稚的像个小孩子,实在是有些令人招架不住。

倒是像此刻这般,安安静静的“依偎”在她的身边,还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美男子。

马车一路到了皇宫之后,夜倾辰先带着慕青冉去了华阳宫,不管怎么说,太后如今病重,于情这当然是没有的!但是于理,他们原该是去探望一番的。

若然是依照夜倾辰的意思,本是连做做样子都是懒的,只是毕竟还有慕青冉在,便“勉为其难”的带着她去了华阳宫。

许是因着多番缠绵病榻的缘故,方才是进入殿中,夜倾辰便觉得里面满是浓郁的药气,十分“刺鼻”!

明明青冉之前也是常常用药调理,可是她的身上却只是淡淡药香,哪里有这般的闻着令人作呕。

两人一路由周嬷嬷引着直奔内间而去,越是往里面走,便是可以闻到更加浓郁的药味。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心下微思,太后如今竟是已经病的这般严重了吗?!

直到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时,慕青冉才觉得,嗯的确是这般严重了!

太后如今整个人都瘦的皮包骨一般,仿若纸片人一般的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厚重的锦被,似是都能将她压得喘息不过来一般。

她的脸颊深深的凹陷了进去,颧骨高高的突起,面相看起来极为的凶恶。不禁如此,便是脸色也是极为的暗沉,眼眸也无一丝的光泽,灰突突的一片,似是染上了尘埃一般。

“臣参见太后娘娘!”

“臣妾参见太后娘娘!”

太后闻声,便欲转头望向说话的两人,似乎是还反应了一段时间,方才听到有人在同她说话。

周嬷嬷见状,便不禁在一旁提醒道,“太后娘娘,是靖安王和王妃来看您了。”

谁知这不说还好,一听到周嬷嬷这般一说,太后原本无甚情绪的眼中却是瞬间浮现了一抹怒气。

她的目光狠狠的瞪着慕青冉和夜倾辰,口中浓重的喘着气,却是一直没有说话。

慕青冉见此,眸中不禁划过淡淡浅笑,原来是有人容不下她了!

她就说嘛怎么会忽然之间病的这般严重,便是这当中有她的推波助澜,也不会是到这般境地才是。

就是不知这中间到底是掺和进了几波人了?!

“原是要带小世子进宫给您瞧瞧的,但是王爷恐小孩子家胡闹,扰了您在此养病,想想便作罢。”没有理会太后满是怨毒的目光,慕青冉唇边始终挂着盈盈的笑意同她说道。

她话虽是这般说,可是谁听不出来,夜倾辰哪里会有那般的好心,只怕是恐太后的病气过到夜安陌的身上还差不多!

而太后听慕青冉提到“小世子”这三个字,却是瞬间变得激动了起来。

费了好大的力气,她方才朦胧不清的说了一个字出来,“滚!”

慕青冉细听之下,方才知道她是在让她和夜倾辰离开!

竟是连说话都这般吃力?!

“太后娘娘既是累了,青冉和夫君便先行告退了。”说完,便朝着她嫣然一笑,随着夜倾辰便走了出去。

方是出了华阳宫,慕青冉唇边的笑意便落了下来,太后有些不对劲儿!

即便是生病,却又如何会病的这般,若然是神智糊涂说不出话还好说,明明神智清醒,可是偏偏说出的话模糊不清,似哑非哑的感觉。

倒像是有人故意将她弄成这般!

若是一个字也说不出,直接哑掉,把必然会招来别人的怀疑,倒是如今这般,自然了很多。

见慕青冉一直皱眉微思,夜倾辰却是不禁停下了脚步,伸手按住了她的眉心。

“浪费精力想着她做什么?”反正都是注定必死之人,不管是哪一方的人,都不会容得她活下去的。

“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到底是哪一方的人,要这么对她?

“若是为了报仇,不会这么麻烦!”见她似是一定要想明白整件事情一般,夜倾辰只得出言提醒说道。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低首想了片刻,方才忽然明白了夜倾辰的意思。

如果是何人为了报仇,那么只折磨她便够了,实在没必要让她口不能言。那不是报仇,便是为了“封口”!

太后想必是知道何人的把柄,抑或是知道一些什么隐秘之事,才会被人忌惮。

假借她生病之名,暗中筹划,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被病魔折磨如此,而实际上,却是死于非命!

而这群人当中,与太后之间牵扯利益最多的不外乎是皇后和夏家,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恐怕还是夏家——西宁侯的嫌疑最大!

这个深藏不漏的夏侯爷,如今终于是忍不住出手了!

夜倾辰在一旁看着,见慕青冉的眸中渐渐澄明一片,便方知她是想明白了这事情的关键。

见状,他便不再多说什么,只牵起她的手继续朝着朝华殿走去。

两人到了殿中的时候,里面已经先来了一些大臣及其家眷,几位皇子也是已经到场。

慕青冉的目光慢慢环顾四周,在看到夜倾桓坐在案几之后的时候,不禁心下失笑。她也临来时方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回了丰鄰城几天了,却是迟迟没有来王府上接夜倾君回去,想来是觉得将他放在这放心,便也就不再掩饰什么了。

方是她和夜倾辰进宫之前,夜倾桓才顺道将夜倾君直接带到了宫中。

她不禁隐隐觉得,只怕是与她兄弟二人之间的关系,日后想断也断不了了。

刚刚落了座,慕青冉不经意间抬头,却是见到了对面的夜倾瑄正在和谁说着话。见状,她不禁凝神望去,却是只觉得那背影有些眼熟。

见夜倾瑄眉眼带笑,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慕青冉不觉微微皱眉,她倒是极少见到夜倾瑄这般神色。

直到背朝着她的那人转过身来,慕青冉看清他的长相。

宋祁!

竟然是他!

他几时与夜倾瑄走的这般近了?

看着两人交谈的很是投缘的样子,慕青冉只觉得额角有些隐隐作痛,若然宋祁只是宋祁,那他与谁交好,其实都是不关她的事。

可是如今宋祁便是沈灵均!那他如何能与夜倾瑄成为一个阵营的人!

若然有朝一日,真的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那她自然投鼠忌器,恐会波及到他,变得畏首畏尾。

而且,更重要的是,若然是外祖父得知了这样的事情,想必是要伤心的。

在外祖父的心中,只要储君未立,那么所有的朝臣都应该只忠于主君,而非是结党营私。他一生清正廉洁,忠君效国,纵是旁人再是贿赂巴结,他也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初心。

早前他便对宋祁此人青眼有加,如今既是得知了他们的关系,自然更是对他寄予厚望。若是他知道,宋祁只怕是有意投靠夜倾瑄,不知他会作何反应!

慕青冉见到的,夜倾辰自然也是见到了,她想到的,他自然也是想到了,只是却只眸光暗沉的看着夜倾瑄和宋祁,眸中情绪莫名。

之前夜倾瑄为了拉拢宋祁,置办了那么大的一座宅院给他,便是只为了偿还这笔银钱,宋祁与他之间的关系也是断不了的。

更何况如今他事事对宋祁礼遇有加,尽显“明主”风范,宋祁自然是不好拒绝。

这一来二去,倒是越来越相熟,至如今,便出现了慕青冉今日见到的景象。

因着陛下还未到,众位朝臣也只是三五一堆的凑在一起,聊聊近日发生的事情。

夜倾睿从慕青冉进殿开始,目光便有些不受控制的朝她望去,直到七皇子妃将斟好的热茶放到他的手中,他方才回神。

却是顿时眸光一暗,脸色有些难看!

他自己心中也是懊恼不已,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忘掉她,可是谁知心中总是控制不住的浮现她的身影,将他百般折磨。

自她怀孕之初,到如今,已是过了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之内,他几乎就没有见到过她。本以为时间愈久,他便会将她遗忘,那段时间,他也刻意的不再想起她,可是今日一见,他却是无奈的苦笑,分明就是自欺欺人!

烙印心间之人,却是又如何忘却?!

想来只有将这颗心刮掉,方才能彻底遗忘!

夜倾睿略显灼热的视线,慕青冉自然感觉到了,可是她却只当不知,并没有像往常一般,回眸与他对视颔首。

非是她心里有鬼,不敢与他接触,只是明知对他的感情无法回应,便还是拒绝到底的好。而且,不单是为了他,想起那日七皇子妃与自己说的话,慕青冉只觉得满心悲戚。

她自认不是一个太过感情用事,悲天悯人之人,可是那日见到那女子压抑下满心的爱意,为了心中的人来探望她时,她是忍不住同情她的。

所以,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夜倾睿能够好好的与他的皇子妃走下去,就算将来发生何事,至少圆了那女子心中所念。

慕青冉的思绪渐渐飘得有些远,直到庆丰帝进殿的时候,她方才被夜倾辰拉起,回了神思。

看着庆丰帝一身明黄的龙袍,一派儒雅的笑着,慕青冉的目光慢慢顺着他的身后望去。

果然!

又是华嫔!

已经这么久了她竟是还这般圣宠不衰!

不过奇怪的是,她这般盛宠不断,却是一直未曾传出有孕的消息,这一点,倒是让慕青冉有些觉得奇怪。

而如今昭仁贵妃也不知是真的哀莫大于心死还是在等待时机,竟是一直按兵不动,迟迟不见动作。

皇后也好似受了夜倾瑄的叮嘱,虽然每每见到华嫔都没有好脸色,但是却从不曾出手治理她。

听闻前几日,有宫人在华嫔的膳食中发现了毒药,陛下得知之后,竟是险些要杖毙了整宫的宫女和太监。最后还是这位华主子亲自求情,方才免了这场血光之灾。

不过,那位给华嫔下毒的小主,却是直接被庆丰帝关进了宫人斜,那是一个比之冷宫更为可怕的地方!

所有犯错和有大过的妃嫔皆是会被关进这里,终生不得放出,日日遭受刑罚。似乎是为了以儆效尤,庆丰帝特意命所有的宫人去观刑,看看那人究竟是遭受了怎么样的惩处!

那件事情之后,这宫中更是无人敢随意对华嫔出手,人人皆是敬而远之。

宫中这边热热闹闹的办着宫宴,然而靖安王府这一边,却是出了变故。

楚鸾——不见了!

------题外话------

今天的题外话,咱们不说别的,作者大大只想强调一件事,偶是个妹纸,如假包换的妹纸!

偶不是变态大叔!不是!不是!

重要的解释说三遍!

刚刚群里发生了这样的对话:

小花花:我刚爬楼了一下,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性别是一样的啊!

作者: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是汉纸吧?!

小花花:以前一直以为是个幽默大叔。

作者:

大叔!

作者:是因为我太污了嘛?

小花花:说实话,有这个因素!

作者:小花花,你是不觉得我不仅是个大叔,还是个变态大叔啊?

小花花:你真相了!

作者

血槽已空,记得给我烧纸!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