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清鸾被绑/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在慕青冉和夜倾辰进宫之前,楚鸾便已经先行自己出去“浪”了。她素日爱去一些秦楼楚馆逛逛,慕青冉也是深知她的那副“德行”,便也就由着她去。

她每日均是从王府的后角门出去,待到回来的时候,也是从那里进来。其实她本也可以大大方方的从正门走,一如她当时来的那般。

可是她当时是打算在此处看看青冉便离开的,便也不怕会为她带来什么麻烦。但是如今她暂时在王府中住了下来,这般里出外进的,万一被什么有心之人见到,怕是到底不好。

其实说到底,楚鸾是在介意自己亡国公主的身份,万一有人以此为由,往青冉身上泼脏水就不好了!

她脑子没有那么灵光,能想到的也不过就是这些而已

可是谁知这一日,楚鸾方才在戏院听曲儿听了没一会儿,便被小二告知,包间有人要见她。

闻言,楚鸾不禁一愣,有人要见她?!

在这丰鄰城中,除了靖安王府的人,还会有谁认识自己?

想见她那便自己来见她呀!

派个人来和自己说,是为了彰显自己多神秘还是为了端架子!可是不管是哪一种,姑奶奶她都不吃这一套!

哼!她是那么容易见的嘛!她又不是店小二,随便别人呼来喝去的,想见她就自己来见她,难不成还要自己上赶子去嘛!

“没空!没看本姑娘忙着听曲儿呢嘛!”说着,楚鸾便直接白了那人一眼,随后挥了挥手将他赶到旁边,让他不要妨碍自己看戏。

“姑娘”见状,那人似是还准备说些什么,却是在见到楚鸾瞪圆的眼睛时,生生憋了回去。

不再理会一旁传话的人,楚鸾依旧是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听着小曲儿,纹丝不动、

那来人见此,一时也说她不动,便只能灰溜溜的回去复命。

这照理说,一般人要是听见有人要见自己,基本都是会有些好奇是何人,怎地她竟是一点也不奇怪呢!

这事他们不知也是正常,楚鸾是瞧着爱玩胡闹了一些,但是唯一一点值得赞扬的就是,她的好奇心实在是少得可怜,特别是在针对一些陌生的人或事。

拒绝了那人之后,楚鸾便依旧若无其事的听着戏,那人没有再来烦她,她一时间便也就忘在了脑后。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准备出了戏院回王府的时候,却是转瞬间被几个人给团团围住。

变故突生,楚鸾也是猛地一惊。

“我家主人想请姑娘叙话。”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声音沉沉的说道。

言外之意便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楚鸾的目光慢慢扫过眼前的几个人,心下也不住的计划着,看看如果是硬闯,会有几分胜算。

左右看了看,她心下才算是有了结论。

嗯一点胜算也没有!

这几个一看明显就是练家子,武功绝对都在她之上,真要是交起手来,只怕是讨不了好处。

可若是真的就这么乖乖的跟着他们走了,谁知道前面有什么龙潭虎穴在等着她!

“也好,本姑娘就同你们走一遭!”说完,楚鸾便无所畏惧一般,仰头阔步的跟着为首的那人向前走。

可是方是走了没几步,楚鸾便一头扎进了人堆儿里,看也不看路便开始四下逃窜。

她是疯了才会跟着他们走!

既然是打不过,那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逃跑这种事情她还是很在行的。

但是令楚鸾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纵是她逃得再快,可是那群人也不是笨的,好一番追捕,到底还是将她堵到了一处暗巷里面。

这一次,不再和她多费唇舌,为首那人上来便是与她过招,虽是没有伤她性命的打算,但是那出招的架势也明显是打算要给她一点厉害尝尝了。

不过十招之内,楚鸾便已是落败,被那人一掌劈到后颈上,瞬间便晕了过去。

陷入昏迷之前,楚鸾唯一的想法便是,早知道就和流鸢小师傅多学几招了,再不济,也应该管紫鸢再要一些药粉。

至少从临水从军之前,青冉便让紫鸢

为她准备了好多的药粉,只是后来战事爆发便都被她用的快没了。那日“刺杀”夜倾辰的时候,已经是她勉强留下的最后一点了,如今一点儿也不剩了!

那群人将楚鸾弄晕之后,便赶忙将她套进了袋子中,其中两人抬起她便扔上了一旁的马车,接着便飞快的向远处驶去。

楚鸾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被人绑坐在椅子上,手也被反绑在身后。她只觉得后颈疼的难受,想来是先前那人劈了她一掌的缘故!

她的目光慢慢环视眼前的景象,却是只发现这不过是一间很普通的房间。唯一不普通的,是这房间尽头的人!

只见楚鸾正对面的方向,站着一名一身黑袍之人,他的脸上带着一方面具,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就是这厮命人将自己捉来的?!

她似乎没有得罪过谁才对。

“手下人不懂事,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姑娘见谅。”忽然,那人竟是声音略显低哑的说道。

闻言,楚鸾却是不禁微微挑眉,真当她是好糊弄的嘛!

手下人不懂事?!手下人还不是听他的命令!

“见谅也不是不行,那你放了我啊!”这般将她绑在这,还口口声声说多有得罪,她会信才有鬼!

“呵呵,只要姑娘好生配合,在下不会与你为难。”说完,他动作慢悠悠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语气中满是慵懒惬意。

配合?!

让她配合什么?!

听那人阴阳怪气的说话,楚鸾却是不禁微微皱眉,这人什么来路她不知道,抓她来的目的她也不知道,情况实在是不太乐观。

“说来听听”总不能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也要她先探探底才是。

“不知姑娘与靖安王妃是何关系?”

楚鸾闻言,心里顿时一惊,靖安王妃?

这人是奔着青冉来的?!

他特意命人将自己抓来,难道是为了威胁青冉?!

可是想了想,却又觉得有些不对,若是要为了威胁青冉,还何必与她在此多费唇舌。

他问她与青冉是何关系,是为了证实心中的想法还是想要解决心里的疑问?

“靖安王妃啊”楚鸾似是在思索一般,随后才恍然大悟道,“没有关系!”

她就是不承认,看他能怎么样?

“姑娘日日从王府后门离开,想来是为了遮掩和靖安王妃的关系,这般矢口否认倒也是正常。”听闻楚鸾的话,那人竟好似全然不在意一般,微微笑道。

然而楚鸾听他这般这说,却是眸光倏然一凝。

他知道自己从王府的后门离开!

这么说他今日将她绑来,根本就是早有预谋!

越是想下去楚鸾的心机便越是觉得恐怖,她没有慕青冉那般聪明的头脑,什么事情不过与旁人三两句,便能猜出那人背后的目的。

可是她不行,她整个脑子都浑浑噩噩的,想来想去也不明白这人要做什么。

“在下不过是弄清楚一些事情,姑娘还是照实说的好。”虽是那人语气还是那般客气,但这其中隐含威胁之意,便是楚鸾这般粗枝大叶的人,也是听出来了的。

“我的确是与靖安王妃相识,可那又怎么样?”这还违了王法不成!

“那敢问姑娘姓甚名谁?”

“你连我出王府走哪个门都知道,还能不清楚我是谁!”楚鸾的语气中满是嘲讽之意,这人如此“手眼通天”,连靖安王府都被他监视了,还能不知道她是谁!

或许正是因为知道她是谁,方才将她捉来的。

“在下奉劝姑娘还是别故作周旋的好,便是缓兵之计,可如今靖安王夫妇均是进宫赴宴去了,怕是无人得知你的境况。”

楚鸾:“”

她就说她不能要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好不容易想出的办法,合计着与他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着,多拖延一些时间是一些时间。

哎结果还被人给识破了!

哼!说就说,谁怕谁啊!

“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烟淼是也!”楚鸾的表情显得无所畏惧一般,似是觉得自己即便是承认了,那人也不敢将她怎么样。

可是那面具男子闻言,却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不可抑制的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他在一边不住的摇头失笑,倒是笑的楚鸾有些心里没底。

她是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的,万般无奈之下,她方才会选择撒了谎。可是她到底也不认识几人,还要和青冉相识,想来想去,便也只有烟淼了。她此前在临水的时候,便听青冉提起过她,是位江湖女子,为人低调不谙世事,说是她想来安全些。

倒是楚鸾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偏偏就是烟淼——最为不安全!

“哈哈在下至今时今日方知,原来姑娘竟是三皇子妃,失礼失礼。”那人语带调笑,却是偏偏声线略显沙哑,说不出的瘆人。

听他之言,楚鸾却是瞬间瞪大了双眼,满目皆惊。

烟淼是,是三皇子妃?!

楚鸾觉得她今日一定是出府的时候没有为自己算一卦,怎地事事都这么不顺利!

先是被人抓了不说,后来为求自保撒个谎也能被人当场拆穿,这是什么命数。

“做人太过言而无信,可不是什么好事,你说是吧清鸾——公主!”

什么?!

闻言,楚鸾只觉得脑中“嗡”地一声,猛的抬头看着眼前那人。他远远的坐在她的对面,整个人都被黑袍裹住,似是暗夜的鬼魅一般。

那一声“清鸾公主”唤的她只觉得遍体汗毛都要炸了起来!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谁?!

这个称呼已经太久没有人叫过她了,这个世间,哪里还有什么清鸾公主。有的,也只不过是于这“乱世”飘摇的楚鸾而已。更何况,如果可以这个姓氏,她也不想再要!

那面具之人见到楚鸾脸上的震惊之色这般明显,却像是很得意一般。他慢慢踱步到楚鸾的身前,声音依旧略显低哑的说道,“听闻两年前,临水皇室的一位公主出逃,此后便一直音讯全无”

随着那人声音的响起,楚鸾的眸中渐渐染上了一抹回忆之色。

“出逃想必是因为躲避和亲,但是你万万没有想到,你是躲过去了,但是靖安王妃却是被推了出去,代你出嫁!”

闻言,楚鸾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愈加的忧伤,满满皆是被那人勾起的回忆。是她害得青冉背井离乡,和亲丰延;也是她,事事让她为自己操心,百般谋划

“公主这般神色,是在内疚吗?”眼见楚鸾眸中隐隐闪动着泪光,那人若是颇为诧异的说道。

可是楚鸾好像没有他的话一般,依旧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不受打扰。

那面具之人也不着急,只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公主倒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只不过可惜却是识人不透。”说完,他好似觉得她可怜一般,不住的摇头叹息。

初时楚鸾未见如何反应,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却是慢慢抬起头,眼神略带疑惑的看向他。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即便公主在宫中过得再是不济,可是想来总是要好过在外四处飘零的,靖安王妃自从嫁到丰延之后,便一直独得王爷的恩宠,若是她开口向王爷求一些什么恩典,想来公主也不会时至今日方才过上好日子。”

“你不要胡说八道”楚鸾听着他说的话,原本刚要下意识的为慕青冉辩驳,却是被那人生生打断。

“公主再怕什么?是怕在下说出你心中的疑惑吗?!”他的目光满是锐利的寒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楚鸾,口中也是不停地说道,“事到如今,公主竟还是有心为靖安王妃开脱吗?”

“承认吧!她根本从未将你当成过至交好友,或许以前是,但是现在”

话未说尽,但是楚鸾知道他的意思。现在青冉没有再如以前那般,对她事事上心留神了,他是这个意思吧!

“公主别忘了,一开始选定的和亲人选,可是你!如果不是慕青冉嫁了过来,那么现在的王妃之位本该是你!独得王爷宠爱的人——也是你!”

那人每说一句,楚鸾的脸色便难看一分,素日眸中光彩熠熠的神色也是变得黯淡无光。

“可是如今你忽然出现,靖安王妃原应该最是不希望的,因为她唯恐你会破坏了她如今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公主指不定还满心为他人着想的准备再次离开,想来靖安王妃那般聪明的人,说不准为了更加取得你的信任,还要假意留下你,或者给你安排别的去处!”

这最后一句话音方落,楚鸾却是猛的眸光一闪,他如何得知!她之前的确是听闻紫鸢说起,青冉不想让她离开,但却是有意让她搬到王府之外,沈太傅置办的宅院中。

这些事情,眼前之人再是如何厉害,也是无法得知的。那么他是因为身为局外人,所以方才能看透这一步吗?!

眼见楚鸾的眸光中满是纠结挣扎之意,那人嘴角胆笑着趁热打铁,“在下与公主说这些,不否认存在一些有意利用公主的打算,可是既然敌人相同,那么帮了我,便也就等同于帮了你自己!”

沉默了好半晌之后,楚鸾似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她眸光坚毅的抬头望着眼前之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我如何帮你?”

青冉不要怪我!

那带着面具的男子闻言,却是不觉唇边泛起一抹微笑。

事情已经成了一半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