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血海深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中

庆丰帝高高的坐在上首的位置接受众人的拜见,他的目光慢慢的扫过下面的人,不觉满意的微笑点头。

“众位爱卿平身。”

“谢陛下。”

待到众人都重新落座之后,庆丰帝端起酒盏,遥遥朝着他们一领,朗声说道,“今次靖安王征战大获全胜,朕心甚慰,如今大局已定,丰延一统天下,实乃天命所归!”

“恭贺陛下!”

慕青冉淡淡的坐在那里,听着他们满口对陛下英明的称赞,还要不落下的将夜倾辰也“巴结”一番,她便不觉感到好笑。

看来这为官之道,不仅仅是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便是这巴结奉承之事,也是要偶尔为之才是。

殿内歌舞升平,鼓乐声声,一群身姿娇媚的女子鱼贯而入,翩翩起舞。一步一步踏着鼓乐,回眸转身,满是倩影嫣然。

夜倾昱的目光远远的望着慕青冉,面上未有何神色,但是心中却是忍不住赞叹。

丰延的庆功之宴,是建立在临水和北朐破国的基础上,而如今慕青冉身为临水人,满眼看着他们为了此时而庆贺,却不知心中是何感想,想来这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才知道。可是抛却她心下的想法,单单只是看着她如今的状态,却是看不出有丝毫的不悦,偏偏她神色淡淡的坐在那里,倒也不让人觉得突兀。

想来,这番情况落到别人的眼中,也是会啧啧称奇。若是换了任何一个女子,面对这般境地,想来或多或少都是尴尬的。

毕竟,是她的夫君亲自率军,踏平了她的家国!

只是瞧着夜倾辰的样子,似乎并不如何担心慕青冉会因此而有何不悦的情绪,依旧是如往常一般,未有何异常情况。

其实说到底,夜倾辰和慕青冉这夫妻二人,都不是寻常之人的想法,他们都是这世间难得的聪明人,懂得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

对于慕青冉来说,夜倾辰带兵打进临水,这不过是大势所趋,自古朝代王朝的更迭便是在历史的转盘下推动,非是仅凭一人之力造就。

临水国会有今天的结局,是宣德王朝的败落所致。而如今早已没有宣德王朝可言了!

所以,她不会怨怪夜倾辰,反倒是以他为骄傲!是她的夫君,于这浊浊乱世安马定乾坤,是她的夫君,许了这山河百姓一个现世安稳,她原是为他喜悦还来不及来的,却又如何会不悦。

至于夜倾辰,他根本没有考虑过慕青冉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他有别的情绪。

虽然偶然会和流鸢置气,但是那是因为她真的在意流鸢,她对于身边除他之外的亲朋好友的在意,都会令他近乎“嫉妒”的抓狂!但是抛却这些,别的任何事物,他相信都是比不过自己在青冉心目中的地位的!

宫宴也是参加了这么多次,左右每一次都不过就是献艺跳舞,也没什么值得新奇的。

夜倾辰略有些百无聊赖的在桌案下握着慕青冉的手,他略带薄茧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在她的掌心画着圈圈,带着些微的痒意。

他是不是有些无聊了?

想到这,慕青冉不觉眸光温淡的望向身旁之人,眼神之中满是温婉的笑意。

虽然他素日也习惯做这些小动作,但是她总觉得他今日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想来也是不愿应付这样的场面。可是说到底,这场庆功宴,他才是主角,若是直接离开到底不好。

“青冉在想什么呢?”忽然,夜倾辰的声音“蓦然”响起在她的耳边,竟是还透着丝丝的笑意。

怎地竟是朝着他笑的这般温软,害得他险些有点心猿意马。如果不是顾忌着这里人太多,被人瞧见她娇羞的样子,夜倾辰觉得,自己一定会上前在她的浅笑的唇角“咬”上一口。

“王爷可是有些无聊了?”虽是“偷窥”被人发现,但是慕青冉却是没有丝毫的羞涩,只声音轻柔的说道。

“青冉怎地知道?”他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要知道,他们这些皇族子弟从小惯会的便是掩饰自己的情绪,如果那般轻易的便被别人看出情绪,那只怕坟头的草都可以没人高了

他自认并不是情绪外露之人,这么多年,便是墨刈与他“形影不离”,却是也不见得能够猜出他的心思,那青冉是如何得知的呢?

见他目光略显疑惑的望着自己,慕青冉盈盈浅笑的说道,“王爷素日都是一下一下仿若梳理一般的划过我的手心,今日却是一直绕着手心打转,我便隐约觉得会否是你有些无聊了!”

初时她也并未注意到,可是时间久了,便也渐渐品出了其中的“规律”。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禁一愣,这个习惯连他自己尚且都未注意到,她竟是留意的这般仔细。如今听她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样,平常之时,他倒是果真不如今日这般略显“焦灼”。

以前也不是没应付过这种场合,但是如今既是有了青冉,他便不愿与他们这群人在此浪费时间,哪里比的他们在王府中悠闲自在的好!

不知心下是想到了什么,夜倾辰竟是忽然笑了一下,随后微微凑近慕青冉低声说道,“未成想青冉竟是这般在意为夫,连这样的小细节都能注意到”

听着他语气之中满是调笑之意,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叹气,早知道便不同他讲了!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这些小动作都是与她做,她如何不知道。

两人这边正是“情意浓浓”,却是不想,变故也是恰在此时发生!

已经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众人只知道待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见到原本还在殿中央跪着谢恩的戏班班主忽然起身,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便直朝着夜倾辰而去。

刺杀!

这是殿内诸人见到这般景象的第一反应!

看着他去的方向,竟是直接朝着靖安王的位置,这人竟是要刺杀王爷?!

一时间,他们倒是也不知该为王爷担心还是该为那名刺客担心,居然还有人敢刺杀王爷,这不是等于变相自杀嘛!

这丰鄰城中谁人不知,王爷本身武艺高强自是不必说了,更遑论他的身边还有墨刈这样的高手在,寻常人根本连近身都不能,更不要说刺杀他。

想来这人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旁的人皆是这么想,但是夜倾昱却不是!若然只是夜倾辰自己,就是再来一百个刺客也是不怕。可是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慕青冉,那这情况就不好说了。

事实证明,夜倾昱考虑的的确没错,眼见那人手持匕首向自己这边冲过来,若是换作以前,夜倾辰定然是直接迎上去一剑了解了他。可是眼下,他却是不进反退,一把抱起身旁的慕青冉便瞬间闪身后退。

而那人一招落空,方是要再继续攻过去,却是被赶忙赶来的侍卫拦了下来。

夜倾辰紧紧的将慕青冉护在怀中,眸光冰寒的射向那名刺客,只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便是有人要刺杀他,他也极少动怒,只一剑杀了他们完事。这世上要杀他的人实在不少,他从来不放在心上,可是今日,他竟是险些伤到青冉,这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

墨刈一直站在夜倾辰的身后,刚刚变故突生,他却是没有直接出手,而是第一时间护在了夜倾辰的身前。

他与夜倾辰考虑的是一样的,两人皆是以守为攻,并没有直接出手。墨刈知道王爷定然是会第一时间保护王妃,所以他定是要先护住王爷。

而就在墨刈护着夜倾辰和慕青冉退到安全的位置,刚要准备出手去了解了那人的时候,却是忽然听闻旁边响起了一个轻柔压低的声音。

“墨刈!”慕青冉的声音忽然响起,一时间倒是引得身旁的两人均是不解望向她。

而这一声轻唤却是生生止住了墨刈的脚步。

心知慕青冉是有心拦下墨刈,夜倾辰便也朝着他微微点头,示意他无需出手。

而另外一边,方才赶来的两名护卫与那人缠斗,而随后御林军也是将那人团团围住。

“留下活口!”庆丰帝的声音沉沉的响起,语气中满是不悦与气氛。

竟然有人公然在大殿上行刺,真是当这皇宫之中无人嘛!

将那人制服住之后,原本那两名护卫便也退回到了夜倾瑄的身边。慕青冉被夜倾辰拦在怀中,除了突发的变故,脸色略有些苍白之外,她却是只眸光温淡的望着某一处。

旁人见此,只以为靖安王妃这是一时被吓到了,却是全然不知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方才变故突生,但是她一直被夜倾辰紧紧的护着,是以最是看的清楚究竟情况如何。那两名护卫是夜倾瑄的人,可是他如何会这么好心的救下她和夜倾辰?!

若然真的是刺客要刺杀夜倾辰,只怕夜倾瑄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这人

想到这,慕青冉微微低首掩住自己眸中的思绪,被夜倾辰带着重新落了座。

“你受何人指使,前来刺杀靖安王?”庆丰帝的声音中满满透着愤怒,皆是风雨欲来之势。

那名刺客也不过是三四十的年纪,眸光中满是愤恨之色,似乎是恨不得将庆丰帝也一起杀了!

“哼!无人指使!奸佞小人,人人得而诛之!”说完,他狠狠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眸中满是对夜倾辰的不屑之意。

闻言,不要说是众人,便是淡然如慕青冉也是不禁一愣。

这人居然咒骂夜倾辰是奸佞之人?!

可是偏偏在她看来,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夜倾辰更加忠心的人了,他虽然性格我行我素了一些,但是论起忠于社稷主君,怕是无人能和他相较。

“大胆!”听他这般一说,庆丰帝却是瞬间勃然大怒,猛的一掌便拍到了身前的桌案之上,发出“啪”的一声,吓得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呵呵夜倾辰算是什么东西!与他老子一样卑鄙无耻!”谁知庆丰帝的举动非但没有吓到那人,竟是引得他说出的话愈发的难听。

话音方落,他一直瞪着夜倾辰的目光却是不知是不是不经意间扫过他身旁的慕青冉,随后赶忙移开了目光。

可是先前听着,好像是针对王爷而来,但是如今怎地听他这话,倒像是冲着老王爷来的!

否则的话怎地竟是会将老王爷都骂上了!

听他这般说话,连庆丰帝都是气的脸色通红,可是反观夜倾辰倒像是丝毫不在意一般,依旧是神色清冷的坐在那里,好像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只有距离他最近的慕青冉知道,他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紧,眸光也越来越冰寒,估计已经是恨不得将那人大卸八块了。

慕青冉觉得,如果眼前之人当真是个刺客,那么夜倾辰只怕是早就不顾一切的杀了他了!

殿内的众人闻言,均是赶忙低下了头,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这般大逆不道的话,也是亏得这人敢说出口来,但是他们段或是不敢听的。

先不说这父子俩均是这丰延的功臣,单是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便是容不得他们冒犯的!

“来人!把他给朕”越是听他说下去,庆丰帝便越是怒不可遏,竟是直接开口欲将他拉下去处死!

可是话未说完,便被夜倾睿匆忙拦住。

“父皇!这人言辞这般激烈,实在是有些奇怪,倒像是故意为了激怒您,因此求得一死一般。”

闻言,庆丰帝觉得,夜倾睿这般说倒是也有些道理。难道这人竟然真的是想要一心求死吗?!

“朕再问你一遍,到底是受何人指使?!”庆丰帝的声音已经满是威胁之意,如若这人再是对幕后之人闭口不言,只怕他就一定会下旨处死他了。

虽然他说了,结果也未必就是活路!

可是令所有人都奇怪的却是,他这次虽是依旧没有交代什么,但却是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夜倾辰的方向。

但是有的人却是看的清楚,他看的不是王爷!

而是靖安王妃!

难道这人竟是与王妃认识吗?!

见状,慕青冉只眸色平淡的与那人对视,虽是心下略有疑惑,但是面上却是不露分毫。

这人为何要用那般“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她做了什么令人失望的事情一般!

“哼!助纣为虐,卖国求荣的无知女子!”

卖国求荣?!

无知女子?!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挑眉,这是在说她?

而一旁的那群大臣闻言,也是不禁一愣,听他这话的意思,竟是又冲着靖安王妃去了,他说“卖国”难道他竟是临水人吗?

“竟是枉费当年沈将军战死沙场,却是让这辈后人连记都不曾记得!”说完,他便仰天长笑,笑着笑着,竟是眼中盛满了泪水。

慕青冉听他这般一说,不禁眸光一闪,沈将军他说的是

“他爹杀了你的舅父,你竟是还欢欢喜喜的做着他的王妃,真是孽缘啊!”

这人此话一出,却是生生惊的众人目瞪口呆,他这是到底在说什么!

夜倾昱的目光不禁在慕青冉和夜倾辰之间来回游移,据闻沈太傅当年膝下育有一子一女,这女儿便是靖安王妃的娘亲,而这儿子嘛想来便是这人口中说起的沈将军!

按照他所言,便是老王爷杀了沈将军!那慕青冉与夜倾辰之间岂非是隔着“血海深仇”!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慕青冉的眼神却是瞬间一凝。

舅父的死难道真的与父王有关吗?为何这人会是这般信誓旦旦的说出这样的事情!

此前她已经是听闻外祖父提起过,舅父的死,是恰好当年与父王的那一场战役,他会这般说,难道他知道当年的隐情?!

“呵呵可怜将军一生为国,如今一家老小竟是皆投靠了敌国!将军啊你在天之灵若有所感,如何安息啊!”说完,他竟是直奔着殿内的白玉石柱,“砰”的一声便撞了上去!

众人未曾料到这般事情的发生,竟是生生看着他撞了过去,倒是墨刈眼疾手快的赶忙飞身闪到他身后拉了他一把。虽是没有一头碰死,但却是直接撞晕了过去,墨刈见状,直接伸手将他丢在了地上。神色冷然的回身往回走。

夜倾瑄见状,却是眸光不觉一暗,可惜

若然直接死了,倒是更完美一些!

看着昏迷在大殿中央,满脸血迹的那人,慕青冉的心头却是忽然闪过了一抹不安的感觉。如果这是一出计,那依照她素日对对手的了解,他定然是还有后招。

可是这一次,便是聪明如慕青冉,却是也是不知这后招是什么!

但如果这不是一个针对她和夜倾辰的计谋,这人果然是为了复仇刺杀而来,那她和夜倾辰之间

想到这,她的眸光中便不免有些茫然之色,直到手上有一丝痛意传来,她方才恍然回神,目光迷蒙的望着夜倾辰。

后者见此,却是眸光渐露幽暗,握着慕青冉的手也是不断地用力。那些事情都与他们无关的!只要青冉心里没有别的情绪,不会受到影响,那么他便也是全然不在乎的。

可是他们两人心中都明白,便是他们彼此之间都不在乎,都不会受到影响,可是沈太傅呢?老王爷呢?难道他们也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若无其事的继续装作一无所知吗?!

感情是他们两个人的,但是如今的生活却是他们两家人的!沈太傅日后如何面对自己的杀子仇人的孩子,而且自己最是亲近的亲人竟然还嫁给了仇人的孩子!

慕青冉心知如果外祖父得知了这件事,他便是心中再为难过纠结,却是断然不会逼着自己与夜倾辰分开,可是这以后的日子

而且,还有老王爷!

他难道还全无芥蒂的看待慕青冉和沈太傅吗?

一场战争,令沈太傅失去了儿子、儿媳、还有沈家唯一的孙儿。这当中的百转千回,非是亲身体会,如何能明白!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老王爷!

这一切的一切,如今都成了绑缚住慕青冉心头的结,仿似越理越乱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