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面具之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场庆功宴接二连三的出了这么多事,不要说是庆丰帝,就是众人也是没了兴致。

因为任是谁也是没有想到,平白的参加宫宴,竟是看了这么一出儿热闹!虽然最后大家还是有些稀里糊涂的,毕竟怎么看那女子与靖安王妃也是不像的,可是偏偏那碗水摆在那里,眼见为实!

而原本应该最是怀疑这个结果的夜倾瑄,此刻却是眸光暗沉的坐在那里,平静的望着慕青冉。

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并非是一定要拉慕青冉下水

方至群臣皆散,慕青冉才走到楚鸾的身边,动作轻柔的伸出双手扶起她。

“青冉”楚鸾借着她手的力气,慢慢起身,尽管肩膀的伤口疼的揪心,可是

她仍然笑着与慕青冉说道,“你好厉害”

怎么能就像是变戏法一样,将她们变成了至亲骨肉呢?!

然而还未等慕青冉回答,楚鸾便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随后便晕了过去。

“鸾儿!”眼见楚鸾忽然失去了支撑晕倒,慕青冉顿时便有些心急。

见状,夜倾辰示意墨刈抱起楚鸾,随后他拉着慕青冉,便赶忙向宫外而去。

一时间,倒是没有人顾及老王爷了,不过这倒也罢了,他左右也是要留在宫中,与陛下叙话一番的。

沈太傅方是要走,却是被老王爷留住,只言有些话,还要与他私下说一下

靖安王府的马车一路飞驰而过,慕青冉坐在车上,脸色苍白的拉着楚鸾的手。她开始觉得鸾儿晕倒,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可是想到这整件事情夜倾瑄的反应,却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楚鸾的手很凉,额头隐隐有细密的汗水的流下,可是她始终昏迷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马车一路飞奔,方是到了靖安王府门前,墨刈便一把抱起她直奔墨熙的药庐而去。

而此刻的靖安王府,众人也是不免有些心急,只因为天将擦黑,可是楚鸾还没有回来!

虽然她胡闹爱玩了一些,但是以往绝对是守时回来,从来不会让王妃为她担忧,那今日这是怎么了?

墨锦派了好几个人去城中的茶楼戏院中找,均是芳影无踪。最后听流鸢提起,说她素日也常去青楼和一些秦楼楚馆,可即便是他将那些地方也翻了一个遍,但却依旧没有找到她!

因此当紫鸢在看到墨刈怀中的人时,整个人先是一喜,可是随即看到她面色苍白的紧闭双眼,紫鸢便是一惊!

她这是怎么了?!

待走至她的近前,紫鸢便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随后在看到她黑衣之上隐隐有湿透的迹象,便心知她肩膀处的剑伤必然伤口很深!

慕青冉和夜倾辰随后赶过来的时候,紫鸢正欲为楚鸾将外衣除去,好检查她的伤口。

见状,夜倾辰便与墨刈一起退到了外间,墨熙在屏风之后等着,只要紫鸢那边确定了病因,他便可以从旁协助。

因为受伤的时间有一会儿,当时的情况并不能及时为楚鸾包扎,是以当紫鸢准备一层层除去她的衣物时,却是发现凝固的血水将她的皮肤和衣物都黏在了一起。

旁的地方倒也罢了,紫鸢可以用温水氲湿之后,一点点的除去,可是这伤口

她用剪刀将周围多余的衣服剪掉之后,方才露出了伤口的边缘,隐隐透着青紫色。

中毒了!

慕青冉也是看到了那个情况,只觉得脑中“倏”地闪过了什么,她方才明白了夜倾瑄布这一出局的真正意义。

挑拨她和夜倾辰的关系是假,威胁鸾儿刺杀皇长孙是假,只有当众揭穿她的身份是真!如今给她下毒,要她性命也是真!

慕青冉觉得,她大概是能够猜出那人与鸾儿说了什么,多半是将她抓了去,逼着她喝了毒酒。只言若是按照他们吩咐办事,便给她解药,否则的话,便只有等死的份儿!

如果鸾儿不答应她们,那么等待她的便是只有死路一条,甚至是让她连救她的机会都没有。

可若是鸾儿按照他们的计划,先是进宫刺杀皇长孙,随后假意被捕,之后在殿上被人认出是临水的公主。那么到时候不仅仅是鸾儿因为刺杀罪名难逃一死,便是她和夜倾辰,也会因为窝藏她,而受到牵累。

而夜倾瑄自然也是考虑到了自己可能会化解这个危局,所以才喂了鸾儿毒酒。一来是为了威胁她的性命,如果鸾儿为了一己性命出卖自己,那结果想必是夜倾瑄最想要看到的。

到时候自己不仅是会被陛下责罚,也会因为鸾儿的背叛而伤心难过。

可不是伤了身子还不算,还要伤了心!

二来,若是鸾儿如如今这般,当场反悔改了口,那他也是不怕的,左右她的命已是被他拿捏在手里了!

夜倾瑄从始至终打的,便是这个主意吧!所以他才会在父王开口“包庇”鸾儿的时候,并不多言,只让夜倾睿假意说了几句便作罢。

看着楚鸾面上毫无血色的躺在床上,慕青冉的眸中满是焦虑担忧之色。原来这才是他最后的后招!

便是她能解了所有的危局,可是偏偏这最后一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王妃,奴婢要为清鸾小姐清理伤口了”紫鸢的声音唤回了慕青冉的思绪,让她有些不解的望着她。

其实紫鸢的意思是,她要扯下楚鸾黏在伤口的衣物,这只怕会有些血腥,还是不让小姐看的好,免得她因此更加有担忧。

“无碍,我就在此处!”明白了紫鸢怕是不想让她担忧,可是她仍旧想要在这里陪着鸾儿。

闻言,紫鸢便也不再多言,她知道小姐决定的事情便不会再改变。

收敛心神之后,紫鸢看了看楚鸾的脸色,“唰”地一声,便出手稳妥快速的撕下了粘黏在她伤口的衣物。有鲜血飞溅到她的手上,也丝毫没有影响她,只专注的看着楚鸾的伤口,不禁眉头越皱越紧。

“啊”忽然感觉到的刺骨痛意,让楚鸾不受控制的叫喊出声。

她的手死死的攥住身侧的衣服,眉头紧紧的皱起,脸上的汗水顺着鬓角滑落,可是除了初时一声毫无防备的痛呼之外,之后的楚鸾却是咬紧了牙关,再也不肯发出一丝的声音。

慕青冉在一旁蹙眉看着,身前交握的双手不觉狠狠的捏紧,心中好像被人揪扯着一般。

她知道鸾儿为何会这般隐忍,因为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一个人受伤而无人理会,习惯不管出了何事也是无人心疼。久而久之,她便知道,即使是她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也是不会有人来帮她的,既然如此,那又脆弱给谁看呢!

正是因为这样的楚鸾,所以才会让慕青冉更加的心疼,想要将别人给不了她的关爱都给她!

“鸾儿”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让因为剧痛而清醒过来的楚鸾不觉微微转头看向她。

“青冉疼死我了!”说完,楚鸾便开始难以抑制的哭泣起来。

明明被那个面具人抓住的时候她心里那么害怕,她都没有哭;在宫中被人用剑刺伤,疼的险些连匕首都握不住,可是她还是没有哭。

但是现在,慕青冉救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说什么也让她忍不住泛滥的泪意。

她不哭,不是因为她忍得住,只是因为觉得哭了也没人心疼在乎,便也就没有了哭泣的**。

可是面对慕青冉不一样,楚鸾觉得在这世上,最在乎关心她的人,就是青冉了。明明比她还小几个月,但却是偏偏总像姐姐一般的照顾她,时间越久,她便越依赖她。

在对外人无法展现的一面,如今却是都可以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表现。

“王妃伤口有毒!”紫鸢方是为楚鸾切了脉,心下只道不好。

时间拖的太久了些,毒药已经慢慢扩散,若是再不解毒,只怕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随后不觉身子一晃。

方才紫鸢为鸾儿除去衣物的时候,她也是注意到了她身上青紫色的伤口,自然也猜到是中毒所致。

可是如今紫鸢又特意与她强调一遍,难道是有什么隐情吗?!

“你可能解?”虽是疑问,但是慕青冉的心中却隐隐带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既是要害鸾儿性命,那夜倾瑄就绝不会只是拿些个寻常的毒药给她服下,而且,如果情况不麻烦的话,紫鸢的脸色也不会如此刻这般难看。

“需要些时间。”但是楚鸾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她身中的这个毒,是用几十种毒草混制而成,而且用量不同,出来的效果自然也不同,她需要花时间一一去确定,可是眼下楚鸾的身体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启禀王妃,这毒若要解,我和紫鸢联手,少说也要三天!”忽然,墨熙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了来,紫鸢闻言,也是朝着慕青冉微微点头。

有墨熙帮忙,的确是好过她自己研制解药,但是即便如此,这时间也是最短了。

慕青冉见此,不禁慢慢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紫鸢话中的意思,如果鸾儿无法撑到三天之期,怕是必然会毒发身亡!

“你们先去准备。”不管怎么样,总要尽力一试的,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鸾儿去死!

墨熙闻言,便赶忙与紫鸢一起去研究解药的事情,而与此同时,墨锦知道这般消息的时候,却是不觉眸光一闪,随后走到夜倾辰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去取!”夜倾辰的声音略显清冷的响起,眸光只紧紧的盯着内间的方向。

“属下遵命!”说完,墨锦便赶忙转身直奔库房而去。

他方才也是听墨熙说起,依照楚鸾如今的状况,怕是撑不了多久,只言若是有什么宝贝能为她续命就好了。

墨熙本也就是随口一说,但却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续命的宝贝墨锦想了想,却是猛然忆起府中有一支千年灵芝,倒真的是个宝贝!

那本是陛下赏赐,为了以防王爷四处征战受伤,届时续命自救之用。只是他家王爷实在是太过英勇无比,至今未曾用上,唯一的一次危及性命的受伤,还是上一次被苏离设计,只是那时他们唯恐那人暗中不知动了什么手脚,是以也不敢贸然乱用。

而事到如今,那灵芝便也只能一直被放在库房当中“落灰”。

今次倒是刚巧可以解了楚鸾的危难,只不过用了就没了,日后若是再出了何事,怕是再难得!

所以墨锦才没有直接声张,而是私下里与王爷先讲,看看主子是何意思。

虽说靖安王府财大势大,但是千年灵芝毕竟也比不得旁物,只是有银子便可以买来。若是今日王妃有什么要紧,那他自然是连请示也不用,只管拿出来便是,想来便是能救了王妃,要王爷的命也是使得,更遑论这等死物!

但是如今出事的是楚鸾,他总还是要再斟酌一些的,救了她自然是万事大吉,王妃也免得忧心思虑。可是若然日后王爷或是王妃出了何事,那

不过如今既是已经请示了王爷,得了他的同意,那他便按照王爷的吩咐便是。

紫鸢见墨锦匆匆而去,不过片刻又急急而回,还以为又是出了什么大事,但却是没有想到他竟是带着这么一个宝贝回来!

有了这个为楚鸾吊着命,她和墨熙倒是又多了一些时间,而且,这灵芝本就是好东西,即便是不能完全解毒,却也是对身体有所助益的。

不过随即想到什么,紫鸢却是不禁心下暗叹,王爷对她家小姐实在是太过用心,便是爱屋及乌到了这般地步,便是清鸾小姐,他也是这般全力维护!

而对于墨锦等人来讲,这些却是根本见怪不怪了。对于他们家王爷来讲,只要是能让王妃平安无忧的生活,让王爷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只怕是王爷自己也不记得有一个千年灵芝,否则眼见王妃那般担忧,他只怕一早就命人将东西送过来了。

直到紫鸢过来给楚鸾换一些止血的药粉,方才想起将这件事情告诉慕青冉,而后者听闻之后,方才想起夜倾辰还等在外面。

见楚鸾已是慢慢睡熟,慕青冉才慢慢抽出被她紧握着的手,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了盖被子,方才出了房中。

一直以来,楚鸾给人的感觉,都是活泼好动的,这还是慕青冉第一次见到她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紧闭着那双眼睛,仿佛一下子便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和精神。

轻轻的掩上了门,慕青冉刚刚转头,便见到了夜倾辰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折腾了这么一大圈,都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辰了,沈太傅和老王爷也都已经从宫中回了王府,此刻怕是早已经歇下。夜倾辰拉过她,不觉伸手轻轻抚过她的眼睫,她定然是哭过了的!

“时辰不早了,王爷先回去安歇吧!”他明日,还要上早朝呢!

闻言,夜倾辰却是目光沉沉的没有说话,只眼睛黑漆漆的望着她。

“鸾儿她受了重伤,我在此陪陪她。”她是亲眼见到了鸾儿身上的剑伤,只是看着,便觉得痛意难忍,更遑论是伤在她的身上。

她素日便有些怕疼,如今虽是好不容易睡着了,却也是难以睡得安稳,她还是在这陪着她好一些,免得她夜里痛醒,却是难以忍受。

谁知慕青冉不说还好,这一说夜倾辰脸色更是难看。

不过是一道剑伤而已,怎地就是重伤了!

夜倾辰此刻倒是有些后悔,怎么自己与临水交战的时候,没有受到什么重伤呢!否则的话,他也能得她这般心疼了,可是看着她为自己担惊受怕,他又是舍不得,到最后苦的还是自己!

“她受了伤,那你自己的身子便不要紧了吗?”隔了半晌,夜倾辰方才开口说话,却是偏偏说出的话,让慕青冉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知道夜倾辰是担心自己的身子,可是她又何尝不是担心鸾儿的身子,这好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一般。

“那王爷先回去安歇,我晚些便回去。”心知自己若是不答应,只怕他也不会轻易妥协,还是早早顺了他的意思,免得让他为自己担忧。

“别让我亲自来抓你回去!”说完,夜倾辰便也不顾一旁还有下人在,直接张口便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后才眼神微露“警告”的离开。

而慕青冉听他这般一说,却是还未顾得及害羞,便不觉面色微红的轻轻淡笑,随后又回了楚鸾的房间。

大皇子府上

夜倾瑄面色微虞的坐在书案之后,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眸光定定的望着一处,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恭喜殿下!”说话之人,身上罩着一件垂直脚踝的黑袍,脸上带着一张面具,整个人隐匿在黑暗之中,若是他不开口说话,只怕一时间,还没有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闻言,夜倾瑄也是不觉微微笑开,似乎是当真有些喜悦似的。虽然没有成功设计沈太傅和夜倾辰反目,但是那本也不是他一开始的目的!

若是仅凭一个陌生人的三言两语,便能让慕青冉束手无策的话,那倒是反而令人觉得惊讶。

不仅前面的一个局是假的,就连后面的那个,也不过是半真半假而已。

“这还要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他认出了那个清鸾公主,他们只怕还想不出这么好的计策呢!

“属下不过是偶然见到而已,还是殿下智计无双。”

“怎样都好,如今也算是扳回了一成!”当时决定利用楚鸾,便是觉得如果能说服那女子与慕青冉反目,这自然最好。

只是为防万一,他还是命人给楚鸾下了毒药,如果一切顺利,慕青冉被他扳倒;如果不顺利,便是如这般情况,慕青冉会安然无恙的活着,但是楚鸾便会毒发身亡!

夜倾瑄倒是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个女子,倒是有些胆识和气魄,竟是宁愿拼着一死,也不愿意出卖慕青冉。

可是那又怎么样,结果还不是难逃一死!

但是唯一有一点令夜倾瑄觉得有些奇怪地便是,慕青冉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能让那两滴血相融呢?!

书房中正是一时寂静无话,却是不想这时,外面“咻”地一声,便只见一支箭矢夹杂着凛冽的气势破窗而入!

夜倾瑄和那面具男子见状,相互对视一眼,便赶忙起身走到桌旁,那箭身上绑着一张一条,还未等他们拆开来看,却是蓦然听到外面响起了打斗之声。

随后便见到有几名黑衣人破窗而入,手持宝剑,直奔夜倾瑄而来。

刺杀!

夜倾瑄见状,赶忙退到了暗卫之后,目光惊疑的望着来人。

今日是怎么了?竟是所有的刺杀都“撞”到了一天!但是夜倾瑄心里也清楚,谋害夜倾辰的刺客是假的,残害皇长孙的刺客也是假的,但是眼前来势汹汹欲取他性命的刺客——是真的!

皇子府的侍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只三下五除二便解决了个干净。随后对上了夜倾瑄的暗卫,却也未见有何吃力,为首的那名黑衣人眸光嗜血的直奔夜倾瑄而去。

那面具男子见状,便欲抽身来挡,却是被人牵制住,自顾不暇。夜倾瑄的武功比之那人,实在是差了一些,没过几招,便被那名黑衣人一剑刺中了肩膀,若非是他闪躲及时,只怕这条命就没了。

他几次被那人逼至绝处,好不容易才勉强逃脱,却是身上大大小小的也受了不少剑伤。

就在他以为今日就要命丧自己府中的时候,却是之前在外院被牵制住的暗卫赶了进来。

那群刺客见状,心知再纠缠下去也讨不了好处,便瞬间抽身退步,飞身离开,一如来时一般神出鬼没。

皇子府的侍卫本欲再追,却是被夜倾瑄制止住了。

那群人武艺高强,根本就不是他们这群侍卫可比,便是追出去了也是无用。但若是派暗卫去追,夜倾瑄又恐对方是“调虎离山”,到时再折返回来,岂非是中了计策!

“去传太医!”那个面带面具的男子似是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转头见到夜倾瑄一直按着自己的肩膀处,却是忽然意识到,方才打斗间,好像是殿下受了伤!

将夜倾瑄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谁知他的目光却是一直阴沉沉的望着桌上的那支“冷箭”。

那个面具男子见了,便赶忙摘下那张字条,呈到了夜倾瑄的面前。

后者目光阴鸷的接过之后,在打开那字条的一瞬间,却是身子猛的一僵。

那是夜倾辰的字迹!

龙飞凤舞的几行字,却是让夜倾瑄在看完之后,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

皇家自古多无情,

子子父父不留心。

楚歌一唱绝千古,

轩然风波已无名。

夜倾瑄皱眉看着纸上的这首诗,不觉微微皱眉,过一会儿,却是激动的猛然站起了身子。

皇子——楚轩!

他的目光震惊的望着眼前的面具男子,一时间却是无话,他的身份竟是也被人知晓了!

原来,一直隐匿在大皇子府上,之前掳走楚鸾之人,却正是临水的五皇子——楚轩!

没有人知道这位已经死去的皇子是如何活下来的,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如何来到丰鄰城,又攀上了夜倾瑄,成为了他的谋士。

想到有人知道了楚轩的真实身份,夜倾瑄的眸光,便不觉变得有些更加的幽暗。

他再看向手中的字迹,只觉得一头雾水,这一定是夜倾辰的笔迹,他绝不会看错!

可是怎么会?

夜倾辰前来刺杀自己,竟然还刻意留下这样的把柄给自己知道?!

还是说有人利用今日殿上发生的事情,故意假冒靖安王府之名,来对自己刺杀,从而嫁祸到靖安王府的头上?那这个人是谁

夜倾昱?

他倒是有这个动机,可是他就不怕自己将这件事情捅给夜倾辰知道?到时候,只怕他们的“同盟”就毁了。

还是夜倾昱觉得凭着自己的心机,段或是猜不到这幕后之人的?

偏偏这件事还不能大张旗鼓的彻查,也不能让父皇知道这个字条的存在,否则的话,查不到刺客不说,便是连楚轩的事情也会被闹得人尽皆知!

楚轩见夜倾瑄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在他的示意下接过了那个字条看去,却也是同样的震惊非常。

这诗可不仅仅是在道出他的身份,还有这里面的意思,无一不是在说着他曾经的经历和环境。

他的身份曝光了!

而夜倾瑄遇刺的消息在第二天便传遍了整个丰鄰城,慕青冉听到墨锦说起这事得时候,却是不禁一愣。

有这么巧?!

昨日才出了那么多事情,晚间夜倾瑄便遇刺了!

这难道又是他的一出局?想了想,慕青冉却又觉得不像。

昨日的事情,已经算是有了一个结果,夜倾瑄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多此一举,而且便是传出他遇刺的消息又能如何,难道还指望以此来博得陛下的同情吗?

公然闯入皇子府中刺杀,这是怎样的猖獗之态,事后竟是还能全身而退,怕是一般人做不到这一点吧!

楚鸾的精神瞧着比昨日好了一些,但却仍是面色苍白,唇上也是毫无血色。只不过因着紫鸢给她用了一些止血的药粉,还将那个灵芝给她服用了,她此刻倒是并未觉得如何难受,只除了伤口有些疼。

“青冉,你那日究竟是如何让两滴血相融的?”盯着慕青冉看了半晌,楚鸾却是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这个疑问困扰了她一个晚上了,不过她觉得凭着她的脑子,无论如何也是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的,索性也就不想了,干脆等到今日,直接问青冉。

“嗯自然是因为,你我是姐妹至亲,滴血相融,岂非正常。”闻言,慕青冉轻轻将她身上的被子往上提了提,又仔细的帮她掖了掖,方才淡淡的笑道。

“青冉!”心知她是在逗自己,楚鸾不觉微微着急。

“好了好了,告诉你便是”连她实在好奇的紧,慕青冉便也不再掖着藏着的故作神秘。

其实,这倒也不是什么计划周密的计谋,不过是她在猜出夜倾瑄的打算之后,方才想出的计策。

昨日的宫宴之上,有一碗绿豆细粥,她素日便也喜食一些,王府中的厨子也时常会做。只是宫中的膳食,有一些多是提前制好,为了保证绿豆细粥口感松软,御厨在做的时候,多是会在里面添加一些明矾。

旁的倒也罢了,唯有这明矾有些讲究!

她也是偶然在一本书中看到,当时只是觉得很新奇,有些意思,便还特意问了紫鸢。

明矾能够使毫无相关的两个人血滴相融!

所以那日在见到鸾儿被人押上大殿之后,她心里隐约有了些猜想,便想起了之前偶然看到的这个方法。

恰好昨日的膳食中,也恰巧有“绿豆细粥”,于是她趁机故意在陛下问到她的时候,打翻了那碗粥,将里面的粥水染上了自己的手。

而之后银针入手的时候,她也是刻意用的那只手,以此将明矾混进了那碗清水中。

所以,她和鸾儿的鲜血才会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相融在一起。

听完慕青冉的一番解释之后,楚鸾只听得目瞪口呆,这实在是太厉害了!

怪不得青冉总是那么喜欢看书,换来书中不仅有颜如玉和黄金屋,竟是还有这般救命的法子!

“青冉,那么短的时间内,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她见多识广,却也实在是有够沉稳机智,否则换作她,只怕是仅剩下着急慌乱了。

“你没有设身处地,所以觉得我厉害,若然易地而处,你也会如我这般想到办法的。”非是她面对那般情况如何冷静,而是相比担忧她,自然是救下她更为重要。

“哎或许吧!”她就是这么笨的脑子,偏偏还不好好习武,否则昨日也不会连那几个人都打不过!

“对了!青冉,老王爷为什么要救我?”青冉救她是自然,便是夜倾辰出手相助的话,那也是爱屋及乌,可是老王爷她却是实在想不通了!

“大概是爱屋及乌吧!”慕青冉虽是没有问夜倾辰,但是想也知道,定然是他当时暗示了父王什么,方才会让他出手。

虽然自己最后要想说服陛下也要费一番唇舌,但是到底结果如何,还是要看陛下的意思,倒是比不得父王这般,光明正大的“要人”,却是也无人敢驳。

“我觉得你以后都可以在这丰鄰城中横着走了,怕是再也无人敢轻易惹你!”有了那样一个横行无忌的夫君还不算,竟是连公爹也是这般霸道肆意,还都是这么护短的人,不仅是青冉自己受益,便是连她都沾光受到了维护。

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楚鸾觉得,她现在就是有这种深切的体会和感悟,也更让她坚定了,日后要更加“抱紧”青冉大腿的心思。

另一边,在紫鸢和墨熙彻日彻夜的不眠不休之后,终于是为楚鸾配制出了解药!

而且按照墨熙的意思,竟是不仅仅调制了只够楚鸾服用的,他还另外多配了一些。

紫鸢见状,略有些奇怪地问他,墨熙也只是神秘兮兮的一笑,只说是为了要气气大皇子。

他一心以为给楚鸾下了剧毒之药,他们便没有办法了,可是如今偏偏他们调制出了解药,若是让他知道楚鸾没有死,怕是要被气的不行!

听闻墨熙这般一说,紫鸢也只当他是熬夜熬傻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与此同时,夜倾瑄看着自己床头放着的一张药方,脸色简直铁青的难看。

那是他逼着楚鸾服下毒药的配方还有解药的方子,他们居然为她解了毒!

可是明明他已经是算计着时间了,若然是按照当日的情况,他们绝对是没有时间为她研制解药的。

想到这,他便气的一把打翻了手中的药碗,却是在猛然间扯到了他的伤口,又是一阵钻心之痛。

这一局竟又是他输了!

楚鸾这边服用了解药之后,体内的毒素也一点一点被解了,只除了伤口依旧有些疼,旁的倒是已经好了许多,并没有什么大碍。

而眼见着楚鸾一日一日的好转,夜倾辰便也不再允许慕青冉终日守着她,直接将人“扣在”浮风院,只每日让她在他不在的时候,才可以去看望楚鸾。

但是只要是他下朝回来,便要一直陪着他才行。

楚鸾听到紫鸢这般和她说的时候,却是不禁哈哈大笑,还贵为一国王爷呢,竟是这般小气之人。

不过想到自己还用了他的灵芝,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和他计较了。

自从老王爷回了王府之后,第一眼看到夜安陌,之后便对这孩子爱不释手,连出外游玩的话都不提了,只每日早早起来边去看着夜安陌玩。

实在是他也有太久没有见到过这么小的孩子了,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亲孙子,自然是喜爱有加。

其实夜倾辰小的时候,老王爷也很是疼爱他,只是那时候到底还年轻一些,比不得如今,经历的多了,失去的多了,年纪也大了,再是见到这般小的奶娃娃,却是实在止不住满心柔软。

而老王爷这般每日守着夜安陌,倒是让夜倾辰有好几日未曾和自家儿子亲近了,顿时便又有些脾气上来了。怎地他的娘子和儿子,竟是一个接着一个被人“抢走”!

不过想到老头子带着夜安陌玩,他倒是难得的,可以和青冉单独在一起,便也就没有说什么,只状若大方的随着他们去。

就在一切都还看似平静的背后,却是隐隐又有一些事情在悄然的发生。

没过几日,宫中便传出了庆丰帝的旨意,只言将收编临水的降军统统交给三皇子——夜倾桓!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震惊朝野,倒不是没人知道三皇子是谁,只是有些新入朝为官的,大抵是不清楚三皇子其人的。

丰延唯一一位曾经被议储的皇子,如今却好似透明人一般的存在。

可是现在,陛下竟然将兵权交到他的手上,这却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打算开始扶植他了吗?

不要说是朝中的大臣不明白庆丰帝的意思,就是连这几位皇子,也是不明白自己父皇的意思!

即便是不交给夜倾辰,可是还有夜倾瑄和夜倾昱,交给夜倾桓究竟是打算做什么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