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靖敏郡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丰帝的这个旨意一下,却是顿时让众人不禁想起,原是还有一位三皇子!

倒不是说此前便无人知道三皇子的存在,而是夜倾桓如今,实在是太不显眼了。

甚至自从他的双腿出了问题之后,连早朝也不去了,宫中的宫宴也是选择性的去,更遑论是寻常人家有什么喜宴。是以他现在基本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甚至如宋祁一般方是入朝为官的“新人”,竟是连他的样子也未曾见过。

可是当年的夜倾桓,尚且还是风光无两的太子殿下,但是自从容嘉贵妃死后,一切都变了!

他一夜之间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变成了如今仿若透明一般存在的皇子!

手中没有半分实权不说,便是人脉和财力也是万万比不得其他几位皇子,若然只是孑然一身还好,偏偏还带着一个“痴傻”的兄弟——十二皇子!

但是如今,陛下竟是就将临水的兵权交到了他的手上,也实难怪众人惊疑不已。

慕青冉听着墨锦说的消息,先是一愣,随后却是不觉微微皱眉,陛下如今的这般举动,实在是令人有些不解。

他此前一直“冷落”夜倾桓,不仅不重用他不说,还会刻意无视他的种种能力,只一味的“偏疼”其他几位皇子。

但是如今,就在众人都以为这兵权不是落在大皇子就是六皇子的身上时,却是忽然让他得了这么一个“大便宜”!

想到这,慕青冉不觉微微蹙眉,陛下是刻意将三皇子暴露在人前吗?!

虽是庆丰帝的这般举动实在有些令人捉摸不透,但是到底圣旨已下,众人便是奇怪,却也是改变不了什么。

而至于夜倾瑄,自然是满心悲愤,他本以为自己最应该忌惮防备的人便是夜倾昱,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半路竟是忽然杀出了一个夜倾桓!

稍早之前他尚且还会将夜倾桓示为对手,但是后来他败了!夜倾瑄便也就很少将他放在心上了,倒是夜倾昱渐渐势力庞大起来,隐隐有盖过他的势头。

这些年,他甚至都渐渐遗忘了这个人,却是实在没有聊到,父皇竟然将他想了起来。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庆丰帝的旨意本已经算是够惊人,更惊人的却是,三皇子居然抗旨了!

听闻当日夜倾桓接到圣旨之后并没有领旨谢恩,反倒是直接随着那传旨的公公进了宫,不肖片刻,便只身回了皇子府。

没有人知道他与庆丰帝究竟说了什么,众人只知道后来陛下在宫中发了好大的火儿,但却是真的收回了成名,重新下旨将兵权交给了夜倾昱。

这可是三皇子主动放弃不要了的,方才落到了六皇子的手中。

这事若是换了寻常之人,只怕是要与夜倾桓反目成仇的,虽然此前夜倾昱与夜倾桓的关系就未见得如何好。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本该是越来越僵才是,可是谁知,圣旨传下的第二日,夜倾昱便派人去了三皇子府上“酬谢”。

至于这到底是在谢什么,虽是众人心里清楚,却又偏偏觉得惊奇。

不管怎么说,这六皇子的肚量也实在是太大了些,先不说他心中如何作想,单是这面上的功夫,却是实在做的漂亮。

此前与靖安王之间也是这般,都险些被王爷一剑杀了毙命,可是他却是丝毫不计较,这结果倒是“收获颇丰”。如今靖安王府与六皇子府的关系也实在是走的较为亲近一些。

难道六皇子这一番示好,也能与三皇子“化干戈为玉帛”吗?

虽是表面看起来二人毫无交集,但是用这句话,却是实在不为过。当年容嘉贵妃方才薨逝,六皇子便转投了昭仁贵妃,不仅对三皇子兄弟二人不闻不问,甚至偶尔还落井下石。

所以,即便是陛下后来重新下旨,但是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夜倾桓的注意,原应是他百般拒绝了此事,陛下方才无奈改了主意。

也正是因此,这一群看官大多觉得二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几率并不大。

事实证明,众人猜的果然没错,那好几箱子的谢礼方是才抬到了三皇子府,却是直接被门房拦了下来。夜倾桓只言无功不受禄,旨意乃是父皇所下,却是与他无关。

消息传回到六皇子耳中的时候,他却是并未见丝毫的恼怒,只略显邪魅的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倒是一旁的云舒,知道整件事情之后,却是不禁“调笑”夜倾昱说道,“敢情殿下这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闻言,夜倾昱倒是并未见不悦,只是微微皱眉看向云舒。

“你一个姑娘家,说话怎地这般口无遮拦!”这若然是换了别的女子,怕是如何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吧!

“那殿下可以不将我当成姑娘家啊!”听夜倾昱这样说,云舒不仅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倒是微微挑眉,颇为无所谓的说道。

夜倾昱:“”

她的脑子里究竟都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想法总是那么的惊世骇俗?

“如今三皇子没有收您的谢礼,殿下心中的主意岂非是落空了?”不再与他玩笑,云舒一改方才的语气,略显正经的说道。

“本也未曾指望这件事情对他们有所影响,不过是想要探探他们的底罢了。”说着,夜倾昱的手不觉轻轻转动手上的白玉扳指。

如果夜倾桓接了这份礼,那就不仅仅是代表他有冒犯父皇的意思,更有将要与他一笑泯恩仇的意思在里面。

毕竟,如果没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打算,却是实在不会与他有“好脸色”!

而且,如果没有为将来的事情做打算,却是何必与他交好,夜倾桓如今这般举动,倒是实在让他们放心了些。

云舒闻言,却是不觉眸光一闪,这个人心机实在是太过深沉了!

他总是大张旗鼓的与大皇子唱反调,在朝中也是拥护者颇多。但是明明是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皇子,却偏偏对很多事情有着常人都没有的容忍力。

是进了六皇子府之后,云舒才知道,这个男人的隐忍能力绝非一般之人可比

靖安王府

楚鸾的身体如今一日比一日好,解了毒之后精神也恢复了不少,眼下伤口也是渐渐愈合。

这一日她又下床走动的时候,慕青冉见着,虽是有些惦记,却也没有阻止她。左右她也是坐不住的性子,幸而伤到的是肩膀不是腿脚,倒是还好些。

经过了这样一出事,楚鸾如今是更加在意自己的这一条小命了。她已经想好了,等自己的伤完全痊愈之后,她就要找流鸢小师傅开始继续习武了。

有了一些精进之后,她就进一步去找夜倾辰的护卫,开始一一击破!

“你今日若是精神还好,不若待晚些时候王爷回来了,与我一同去趟寥云轩。”即便父王那日是因为爱屋及乌方才出手救了鸾儿,但是到底是他的恩惠,若然鸾儿亲自去谢过他,至少能表达她们心下的感激之情。

“廖云轩?!”闻言,楚鸾略有不解的望着慕青冉。

廖云轩是哪?!

“是父王住的院子,我原想着你应该亲自去拜谢一番的。”倒是不必虚假的拿什么谢礼,只不过是为表一番心意罢了。

“哦,那自然是要去的!”听慕青冉这般一说,楚鸾方是恍然大悟。

这般救命之恩,她理应要去亲谢的,只是近日刚刚才被紫鸢允许下床活动,倒是一时没有想起。

慕青冉一直在楚鸾这边待到了晚膳时分,直到夜倾辰回来,她方才回了浮风院。

总觉得近几日的菜色似是较之之前,要更为丰盛一些。事实上,是如今靖安王府中的人口渐渐多了些,显得尤为热闹,全然不复之前的轻轻冷冷。

是以府中的厨子做起膳食来,也是尤为起劲儿,只恨不得这人越来越多才好呢!不过倒是不要那些妖妖艳艳的“小妖精”来他们王府上作乱,王爷只有他们王妃一人便够了,他们这群下人也只伺候王妃一个女主子便是了。

倒是像小世子这样的人口,往后可以多添一些,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王爷可却是万万不打算再让王妃生育了!

“可是有何喜事?”夜倾辰开始还专注的吃着饭,后来眸光扫到一旁的慕青冉,见她一直淡淡浅笑的看着桌上的膳食,不觉便有些奇怪的问道。

闻言,慕青冉眸光微愣的望着他,随后摇了摇头。

喜事?

嗯鸾儿身子恢复了,这算是喜事不?

或许对于夜倾辰来讲,这只怕不是一件“喜事”才对!

“那为何瞧着青冉这般喜形于色?”虽说青冉素日便是这般浅笑盈盈,可是今日总觉得她是在笑什么。

“不过是瞧着今日的菜色不错,想来府中的厨子如今也是心情不错。”说完,慕青冉便为夜倾辰又添了些菜,也都是他素日爱吃的。

她最近几日都是围着鸾儿打转儿,倒是的确有些忽略了他和陌儿,如今既是终于对鸾儿那头放下了心,便也要好生安抚他一番。

“用完晚膳我想要去拜见父王一下,王爷可有空闲陪我一同去?”

听闻慕青冉说起要去廖云轩,夜倾辰先是一愣,似是不明白她为何忽然要去见那个老头子。

随即想起什么,他才恍然大悟,之后便微微点了点头。

他自然是要陪着她一同去的,若然依照他的心思,却是没必要走这一趟,左右是那老头子自己愿意帮忙的,她便是不去道谢,那人也不会说她什么不是。

只不过她能有这份心,想来老头子是会很高兴的。

用过晚膳之后,夜倾辰拉着慕青冉的手,方是出了浮风院,便见到楚鸾笑容满面的现在那,夜倾辰拉着慕青冉转身便欲往回走。

怎地连她也来了!

见状,慕青冉却是实在有些哭笑不得的拉住了他,明明连千年灵芝都舍得给鸾儿用,可是怎么就偏偏二人到不了一处呢!

“既是要谢过父王,自然也要鸾儿亲自去谢才好。”倒不是一定要有这个过程,这事不过是讲求一个心意。

也是为了给老王爷一个交代!

“那她便自己去!”闻言,夜倾辰却是声音清冷的说道。

又不是不知道廖云轩在哪,何苦又来缠着他的青冉,明明是那么大的人了!

而夜倾辰此刻心中的腹诽又何尝不是楚鸾心中所想,明明是那样一个声名显赫之人,却是怎地就这般喜欢黏着青冉呢!

楚鸾虽是性子有些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于夜倾辰隐隐对她抱有“敌意”这件事,她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有青冉在,她就不信他敢将自己怎么样!嘿嘿,怕是还不仅“不敢”将她怎么样,反倒是要好好“供着”才行。

“好了,快走吧,晚些别耽误父王休息。”说完,慕青冉便拉着夜倾辰继续向前走,随后又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楚鸾。

她明知道夜倾辰不愿她缠着自己,可是她偏还那般洋洋得意的对着他笑,倒也难怪他会有些动怒。

三人一路气氛诡异的到了廖云轩,宋伯见状,急忙将他们迎了进去。

“青冉拜见父王。”

“民女拜见老王爷!”

慕青冉和楚鸾见到房中坐着的人时,便双双朝着他问安施礼。

而唯独夜倾辰,只直挺挺的站在那,也不问安,也不施礼,倒是让楚鸾惊诧不已。

原来他不仅仅是对外人没有好脸色,便是连自己的亲爹也是这个样子呀!

“起身!”夜焯扫了一眼一旁的夜倾辰,终是没有说什么。

左右这孩子这样的脾性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如今有青冉陪着他,较之从前,他倒是已经好了许多了。

想到慕青冉,夜焯的眸中不觉划过一抹满意之色,他果然没有看错,这孩子果然是个好的。

那日殿上的情况他可是亲眼见到的,这丫头反应机敏,心思聪慧,并不一味的寻求辰儿的保护,心智倒是不似外表看起来这般柔弱。

他倒是不怕她惹出什么麻烦,只要她好生与辰儿过日子,他夜家的媳妇,难道还能平白被人欺负了不成!

“今日过来,原是为了感谢那日父王出手相救,青冉心下实属感激不尽。”方是被夜倾辰拉着落了座,慕青冉便对着夜焯说道。

闻言,夜焯却是毫不在意一般的摆了摆手,仿若全然不放在心上。

“这话却是在哄骗我了,便是我不插手,你也原该是有法子的!”这话倒是真的是夜焯心中所想。

那日慕青冉在大殿之上,所做之事,所言之话,均是步步谋划,便是没有他出手,想来她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听老王爷这般说,慕青冉却是只淡淡微笑,并没有再刻意解释谦虚。

她的确是有自己的打算,这却是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楚鸾在一旁静静地坐着,不觉在一直打量着眼前“雄霸一方”的老王爷!

虽是那日便已经瞧见,但是到底她心思焦灼,没什么精神细瞧,只觉得那人气质不凡,满身浑然天成的一股霸气。

“民女楚鸾拜谢老王爷救命之恩。”忽然,楚鸾直接拜倒在地,说出口的话也是令老王爷一愣。

楚鸾?!

倒不是老王爷真的相信慕青冉那日在殿中说的话,只是他也实在没看出那孩子用了什么办法,方才使两滴血相融。

眼前这女子必然不是青冉那丫头的什么姐姐,她说她叫楚鸾



再想到那日殿上有人说她是临水的公主,临水的国姓可不就是“楚”嘛!

而且青冉说她叫“慕青鸾”,那人却说她是清鸾公主,这当中倒是的确有些门道。

“你叫楚鸾?果真是临水的公主?”虽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夜焯到底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仔细想想,便也就不觉这事如何奇怪了。

“是!”闻言,楚鸾慢慢的抬起头,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是她和青冉一起商量的结果,要对老王爷坦白这件事。

她们既是得了他的庇护,那么原应是对他有个交代的,不止是道谢那么简单,还要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他知晓。

接下来的时间里,楚鸾将自己的出身经历仔仔细细的讲给了老王爷听,从她幼年出生,再到后来出逃皇宫,最后随军征战,每一件事情说出来,都是不禁让人为之动容。

不要说是老王爷,便是宋伯在一旁听着,也是不禁心下暗叹,这孩子不过与王妃年岁相仿,可是却实在命运清苦了些。

毕竟王妃还有太傅大人和青珩少爷,但是她却是一无所有!

那日宫宴上的事情,宋伯却是未曾亲眼所见,但却是听老王爷提起,这倒也难怪王妃会对她诸多疼惜和维护,实在是让人不免心疼。

慕青冉在一旁手持茶盏,静静的听着楚鸾讲述她的经历,却是不禁思绪渐渐飘走。

便是听鸾儿说起,觉得心中难受,可是她知道,这事情非是亲身经历不得明白。自小便被父亲所不喜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事事被人欺凌侮辱又是怎样的憋闷,鸾儿她实在是受了太多的苦!

老王爷听完楚鸾的话后,先是气的眸中怒火大盛,随后却是又不禁心下悲戚。他一个大男人听了这样的事情,尚且会这般心中抑郁难平,更遑论是她一个小姑娘亲身经历。

旁的倒也罢了,单是这行军打仗,本该是男儿做的事情,可是她一个姑娘家要有怎样的勇气和决心,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倒是不会觉得女儿家便不能上战场杀敌,左右辰儿的母妃还在世时,便也时常与他一起挂帅出征,于战场上为他出谋划策。

更何况,老王爷最佩服的是楚鸾的一身血性!

既是身为公主,便自然要为这个国家尽一份力,单单是她的这个觉悟,便已胜过那些状似“高高在上”的公主千千万万。

而且依照临水当时的情况,怕是连之前的宣德帝也是想不到这一层,可她一个女儿家竟是有这份心,倒是“鸡窝里飞出一个金凤凰”!

“既是出入战场,那想来也是会些拳脚功夫的!”见楚鸾说完之后,未成想老王爷竟是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嗯只是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说着,楚鸾竟是好似有些害羞一般的低下了头。

实在是她觉得自己的那一身功夫说出去太丢人了!

“哈哈你这女娃对本王的脾气,待改日你伤养好了,本王带你出去打猎,看看你这武功到底如何!”老王爷这话一出,却是生生引得几人皆是一愣。

楚鸾自是不必说了,已经是震惊的连话都不会说了。这般将自己的老底都告诉了老王爷,说实在的,她心里是没底的。

虽然知道青冉不会害她,但是毕竟是欺骗了众人,将来若是被陛下知道,这可是欺君之罪!而且老王爷与当今陛下可是亲兄弟,可想而知,他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反应。

但是楚鸾万万没有想到,他竟是会这般和颜悦色,而且他后来说的这句话,可就是不追究的意思吗?

或者说,不仅是不追究,已经算是抬举她了!

事实上便是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楚鸾也是不怕自己会如何,她担心的不过是会影响了青冉在老王爷心中的形象,可是今日看来,倒像是她多虑了。

慕青冉听闻老王爷说鸾儿对他脾气的时候,便下意识的看向了夜倾辰。

难道是他事先说了什么嘛?怎地父王竟是会忽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不过这般情况但是出乎意料的好!

她原本不过是打算让鸾儿与父王坦白一切,却原不是为了因此让父王对她另眼看待,她虽说是心思沉了一些,但是到底不会算计自己的家人。

如今这般情况,也算是意外收获,大抵是上天终于想起了鸾儿,终是要偏疼她一些了。

“楚鸾自然从命!”

夜倾辰看着自家老头子笑的满眼精光的样子,不觉握了握一旁慕青冉的手。依照他对他的了解,怕是这件事还远远没完呢!

不好好的闹出一个“大阵仗”,但是也枉费了他那日在大殿上开了一次口!

而事实上,也果然如夜倾辰所料的一般,过了没到一月,老王爷便有了动作。

那时候,楚鸾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伤口方才结痂,自由活动倒是不妨事,但若是拉弓射箭,只怕是伤口会重新裂开!

可是老王爷偏偏是想起了之前说好的打猎一事,也不管楚鸾身子如何,便拉着她前去,却是不到半天,便传回了“噩耗”!

那传信的侍卫只言老王爷和青鸾小姐在打猎的时候遇到了凶兽,青鸾小姐为救老王爷受了重伤,眼下生死未卜!

慕青冉闻言,却是惊得连手中的茶盏都差点掉在地上,她方是要赶去猎场,却是一把被夜倾辰拉住了。

眼见他眸中并无一丝忧色,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冷静下来想了想,便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儿。

先不说父王武功如何,单是猎场的护卫,便不可能让他受伤,又怎么会轮到鸾儿出手救他呢!

而且,他不顾鸾儿有伤在身也要去打猎,这举动本就有些奇怪,但也不能怪她多想。

而后不多时,整个丰鄰城中,这件事情便是被传扬的满城皆知。

城中百姓人人都在言说,是“慕青鸾”在被老王爷押送去猎场做苦力的时候,反过来救了老王爷一命!

当日回了靖安王府之后,老王爷便马不停蹄的直接入宫,向庆丰帝请了旨,直接让楚鸾收为了义女,封号靖敏郡主!

不过这些,便都是后话了!

如今眼下最为要紧的事情,倒是靖安王府的小世子夜安陌,他的百岁宴要到了!

要说夜倾辰足够特立独行,那么靖安王府也差不多就是如此。至今为止,怕是王府最热闹的一次喜事便是夜倾辰和慕青冉的大婚。

此后不管是什么日子,他们均是没有大肆操办过,可是不操办是不操办,这贺礼倒是都正常收的!

先是小世子爷出世,后来又是满月宴,均是没有操办,不过那时是因为夜倾辰不在。

如今便不一样了,不仅是夜倾辰。便是连老王爷也是留在了王府,可不就是要好好的热闹一场嘛!

夜安陌百岁宴的这一日,天气非常好,虽是稍稍冷了一些,但是难得阳光很足,太阳很大,不免便让人觉得很是温暖

这一日最忙的,便要属墨锦了,天还没亮他便开始带着人在门口迎客,一直忙里忙外,好不得闲。

而墨音等人虽是在暗处,但是到底要顾及府中主子们的安危,更何况这一日人多眼杂,自然更是要万分小心的。

奶娘早早的为夜安陌喂了奶,便将他送到了正房,夜倾辰抱着自家儿子不发一语的坐在一旁,看着紫鸢手指飞快的为慕青冉挽着发。

慕青冉从雕花镜中望着那父子二人,不觉淡淡微笑。

陌儿如今与他越来越像了!

虽然他们都说那双眼睛像极了她,但是整体的感觉,明明还是更像夜倾辰!

难得靖安王府这一次终于又有了一点大事,这朝中的众臣自然是少不了要来“巴结”一番的。

旁的人倒也罢了,只是庆丰帝是一定要来的,从这孩子出生开始,他便一直没有看到过,如今既是他的百岁宴,他自然要来瞧瞧。

想来那些大臣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方才会争着抢着的前来表一番自己。

除了这些大臣,几位皇子除了大皇子和三皇子没来,旁的人倒是都到了。夜倾君因为情况有些“特殊”,慕青冉便让慕青珩一直陪着他,万万不能让旁的人欺负了他才是。

而至于三皇子为何没来,旁人倒是也不太在意,想来是身体不良于行,觉得有些不方便,再加上他不得陛下宠爱,之前又因为临水兵权一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如今想来或许是为了避避风头。慕青冉听闻夜倾瑄没来的时候,却是不禁看向身后的夜倾辰,听闻大皇子是因为之前刺杀一事受了伤,如今在府内安心静养,便没有前来。

虽然大皇子府上并没有传出什么消息,言明刺客究竟是何人,但是慕青冉总觉得这件事情和夜倾辰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过,她却是一直没有开口询问他,左右不管是谁,夜倾瑄也不会捅到陛下的面前去彻查,毕竟他府上的秘密,可是不比王府中的小!

真若是不慎走漏了风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如今陌儿的百岁宴他不曾来参加,未免在陛下和众人面前落了口舌是非,这贺礼嘛他定然是要越名贵越送什么,什么稀奇送什么,想来墨锦又要喜悦一番了。

值得一提的是,连多日未见的锦乡侯也是带了夫人“特意”前来,倒是令慕青冉惊有些惊讶。

听闻袁徽出事之后,侯爷和夫人便双双病倒,之前一直缠绵病榻,怎地如今竟是忽然好了!

不仅如此,竟是还亲自前来府上参加陌儿的百岁宴,可不是让人有些觉得奇怪!

夜倾辰一手抱着夜安陌,一手拉着慕青冉进到殿中的时候,只见满殿的人,均是将目光定在了他们三人的身上。

这王爷王妃二人均是这般倾城之姿,他们已是见过多次,但是每一次见到,总是不免会被惊艳。

如今他们既是有了孩子,那想必也是貌若天人,非是“凡人”可比。

但是话虽是这般说,但是到底并没有几个人见到过夜安陌的容貌,像是夜倾宁这般,有事没事便往王府跑,有事没事便往王府跑的人,毕竟是少数。

毕竟夜倾辰或是靖安王府的人,不是给了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特权。

像是夜倾羽这般,如今便算是第二次踏进靖安王府!

想起上一次来时的那般情况,夜倾羽也只是感谢幸好六皇兄来的及时了些,否则的话,她怕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即便如此,她心里也是不喜欢慕青冉的,偏偏母妃和皇兄都是叮嘱了她,不可以再去轻易招惹她,她这才一直安安稳稳的待在宫中,不敢随意惹是生非。

但是如今的后宫,已非是之前可比。

此前她的母妃统理后宫,旁人均是要看她的脸色,她们女儿二人均是颇得父皇的恩宠。

谁知如今冒出一个华嫔,生生抢了母妃的宠爱不说,还处处“挤兑”她,与她为难。

父皇偏偏还多番纵容她,幸而他对自己这个女儿还算是不错,但是对母妃却是实在大不如前了。

她们如今在宫中的生活,也实在是有些如履薄冰,以前她总是无忧无虑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但是现在惠妃娘娘把持后宫,她素日便是连要出宫玩玩,也要事先禀明了父皇才行,可她偏又是不敢!

如今,她已是许久未曾出过宫了,今日还是特意央求了六皇兄,他方才带自己过来的。

她本有意直接去街上逛逛的,但是想到待会儿父皇便会来王府,她还是等这边散了,她再好好求求皇兄,让他晚些送自己回宫。

现在,她倒是要看看,夜倾辰和慕青冉的孩子,究竟有多出奇!

众人的目光随着夜倾辰走近,便顿时从初时的好奇,转变成了惊艳!

好好漂亮的孩子!

只见夜倾辰怀中抱着的奶娃娃穿着一身红艳艳的小衣服,外面包裹着一层锦被。只露出了他的一双小手在外面时而挥来挥去,时而抓着夜倾辰身上的墨色锦袍。

他的皮肤很是白皙,小小的嘴巴粉粉嫩嫩的,小舌头偶尔一下一下的吐出来,显得分外的可爱。

虽是方才百日,但是眉目已是愈见清晰,轮廓分明。

只是这般看着,众人只觉得这孩子与王爷简直别无二致,但是唯独看到那一双眼睛,却是又觉得像极了王妃。

特别是他眸光漆黑一眨不眨的望着你时,那黑白分明的眼珠当中,却是仿若晚间漆黑的夜空一般,布满了繁星点点,而待他朝着你微微眨眼,却又顿时只觉得犹如洒落了点点星光一般,熠熠生辉。

看来看去,众人看入迷回神的同时,却是纷纷得到了同一个结论,这个孩子将来只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恐是这相貌又要在丰鄰城中为人津津乐道了。

“哎呀,小世子真是人中龙凤啊!”忽然,不知是谁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接下来,便是不绝于耳的赞叹声。

“小世子如今便是已见天人之姿,将来长大还不知是要如何的丰神俊朗呢!”

“是呀是呀,果然是继承了王爷和王妃的全部优点呀!”

慕青冉听着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赞叹,不觉唇边淡淡浅笑。幸而陌儿如今倒真的是样貌出众了些,否则还是像他刚刚出生时那样,岂非是要难为他们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怕是他们还不知,这孩子之前还曾被他自己的亲爹嫌弃呢!

“今日小世子百日宴,臣等恭贺王爷王妃!”

闻言,夜倾辰将怀中的夜安陌抱的紧了些,便端起酒盏朝他们示意一下,仰头便干了。

众人见状,却是不禁心下微叹,王爷也不知是太过喜爱这孩子还是太过心疼王妃,竟是一直自己抱着,也不假他人之手,唯独这一点,不似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

而眼见王妃也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似是生产之后,整个人周身的气质更见平和。

他们三口之家坐在一起,倒是真真是一副极为养眼的画面。

可是偏偏这一幕落到了一个人眼中,生生变得极为讽刺。

夏韬目光微凝的望着夜倾辰怀中的孩子,再看看他身边的慕青冉,不觉仰头喝净了酒盏中的烈酒。

上一次宫宴的时候,他本以为与大殿下计划的万无一失,谁知竟还是被她给识破了!

不仅如此,竟是连那个劳什子公主也是没有收到牵连,连老王爷都开口为她保下了一命!

他如今在大殿下的面前竟是越来越无用,每一次算计慕青冉竟是都无法得手!这般长此以往下去,难道殿下不会对他失了重用的心思,这怎么使得!

越是这般想,夏韬的心中便越是憋闷,眼见众人皆是恭维的围着夜倾辰他们,他眼中不觉划过一抹暗光。

有些人便是这般天之骄子,好像一切都不用努力,便唾手可得!

但是明明他那么努力的想要证明自己,却是偏偏被祖父叮嘱,被父亲告诫,不管怎么做都是不对!

------题外话------

番茄公子书童[26—2—3]

撩宠系花学妹

酸番茄

他是人中翘楚,校园传奇,以前的他只出现在人口相传的校园神话中,可是如今的他却心甘情愿地被她拖入凡尘,还因此流连忘返。

他信她。

“这辈子你都不用向我解释什么。”某男一脸坚定。

他爱她。

“你之于其他女生就如太阳之于星星,太阳一出现,星星就都看不见了。”

“那晚上没太阳呢?”

“那我就拉上窗帘,只看你。”某男一脸邪笑,欺身上前。

他宠她。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想吃。”某女一脸吃货相。

“好,都买。”

“三个冰淇淋,你吃了两个。”某女一脸不悦。

“不用感激为夫,为夫替你拉肚子也甘之如饴。”某男一本正经。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