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驸马人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羽这句话方是说了出来,顿时便是让众人震惊的瞠目结舌,均是呆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夏韬夏大人,居然会“调戏”九公主?!

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是有些诡异的吧!

便是他再行为无状,也万万不是敢招惹皇家高高在上的公主啊!更何况,夏韬本就不是那般“**熏心”之人,又怎么会在今日这般场合调戏公主呢?

这还不算,九公主竟然就这般自己大咧咧的说了出来!

闻言,夜倾昱只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夜倾羽的背,只无言的安抚着她,却是让夜倾羽的眼泪只流得更加的凶。

见状,他不觉眸光一闪,却是仍旧没有说什么。现在这种时候,情况尚且不分明,还是不要乱说的好,事情毕竟是发生在靖安王府,若是羽儿真的是在此发生了何事,怕是靖安王府之人也是要负些责任的。

所以,他还是先只静静的瞧瞧情况再说,不要是误入了何人的圈套才好。忽然,夜倾昱的脑中,却是猛然想起方才在大殿上夜倾睿让夏韬离席之时,难道这竟然是他们故意的吗?!

然而的此刻的夜倾睿,在听到“夏韬”这两个字从夜倾羽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便是一惊!

方才便就是因为担心夏韬喝酒误事,所以他才会特意命小厮将他带出去清醒一下,可是怎么会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眼见夜倾羽缩在一旁哭哭啼啼,夜倾睿便不觉微微眯眼,这位皇妹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算计旁人这些,便是有六皇兄在一旁教她,怕是也“难成大器”!

那眼下这般情况

“夏韬何在?”忽然,庆丰帝的声音沉沉的响起,语气之中满是怒意,原本略显儒雅平和的脸上,此刻也是布满了阴云。

慕青冉闻言,却是眸中淡淡的闪过一丝笑意。陛下这话实在是说的有些“技巧”,他并没有因为夜倾羽的一面之词,便直接断言那院中之人是夏韬。

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岂非显得有些不分青红皂白!

他如今只问夏韬在何处,众人闻言,便也一定会奇怪为何独独这位夏大人不在场,如此待会儿便是里面走出来的人不是夏韬,陛下也有话能圆回来。

“启禀父皇,方才宴中见他似是略有不适,儿臣便命人带他先行下去歇息了。”见是庆丰帝问起,夜倾睿便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只是这话嘛却是要换一种方式讲。

若然是直言夏韬有些醉酒,待会儿真的将他从院中搜了出来,那便是没有调戏夜倾羽,只怕也是变成真的了。而若是他并没有卷进这件事情当中,那让父皇知道了他无故酗酒,怕也是会影响以后在父皇心中的形象。

左右一想,夜倾睿方才换了一种说法,并没有直接禀明了情况。

“去了何处?”闻言,庆丰帝却是继续追问道。

“这儿臣就不知了。”这话却是实在没有撒谎,他是真的不知道!

原是小厮引着夏韬出去的,他并没有一同离席,是以也并不清楚究竟他去了哪里。

“来人!进去搜!”庆丰帝的旨意一下,顿时便见到段御风带着人冲进了院中。

见状,众人的心却是不禁都提了起来,都是十分好奇,到底这里面之人是不是夏韬!

而慕青冉与夜倾辰比肩站在庆丰帝后面一点的位置,借着望向门口的机会,她的目光,却是不着痕迹的看向西宁侯——夏阙!

这人实在是太过深藏不露了!

她与夜倾瑄交手这么多次,也方是最近几次才接触到夏韬,他将整个夏家都“隐藏”的太好了。好到这丰鄰城中,有太多的人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不知道这位一直与世无争的夏侯爷,其实是这朝中隐藏的最深之人。

或许不是他!

想到脑中忽然闪过的一个念头,慕青冉的唇边不觉牵起一抹微笑。或许那个人,才是这皇室之中最能隐忍和掩藏之人。

不消片刻,便见到段御风带着人从院中出了来,身后跟着的两名侍卫,一左一右的架着一人,走到庆丰帝的面前,便直接将人扔到了地上。

众人见此,不禁都是伸长了脖子向前张望,均是想要看看到底这人是不是夏大人!

可是有眼尖之人,已经是认出来地上倒着的那人,与今日夏韬穿的服饰一模一样。

这人可不就是夏韬无疑!

这般冰天雪地的,也不是一个审问的好地方,命人将夏韬弄醒之后,庆丰帝便带着一群人先行回了殿中。

夜倾辰拉着慕青冉的手,不禁轻轻捏了捏,后者感觉到之后,不觉转头望向他。

“嗯?”因着众人一起往回走,附近还有别的人在,慕青冉也不好大声的询问,只微微压低了声音,疑惑的望着他。

“青冉如何看?”见她睁着一双盈盈含水的大眼,略显迷茫的望着自己,夜倾辰便不觉也学她一般,压低了声音,微微凑近她说道。

闻言,慕青冉不禁淡淡笑着看着夜倾辰,却是转回了头,什么都没有说。

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怕是一早便看出了这局势,如今偏又问她做什么!

见她并不说,夜倾辰也不恼,只手指慢慢摩擦她的掌心,却是借着披风的遮挡,一点一点的握上了她的手腕。

见状,慕青冉只能又转回了头,颇为无奈的看着他,眼中皆是无可奈何。

偏偏夜倾辰见了,却是不觉无声的笑了一下。他似是中了一种毒似的,每每见到她不想“理”自己,却又因着他的行为而无可奈何的时候,他就觉得心情莫名的好!

“说来我听听!”便是他自己明白,但是听她说来,那感觉终归是不一样的。

“此意别人应未觉,不胜情绪两风流”见他势必要有个解答,慕青冉也唯有淡淡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谁知夜倾辰闻言,却先是一愣,随后才眸中不禁含笑的望着她。

“青冉这是又看了什么?”夜倾辰的声音略显调笑的在她的耳边响起,却是让慕青冉瞬间低下了头不再多言。

这诗实在是她闲来无事随意翻翻的,虽是内容有些轻薄香艳,但是那个中感情倒是描写的极为细腻,也因此她方才有些印象。

方才发生了夜倾羽的事情,虽是事实上,她与夏韬并非是两情相悦,但是为了保住皇家的体面和夜倾羽自己的名声,想来陛下一定会将此事便的如她所言一般。

这些原本都是没什么,便是与夜倾辰说了也是不值什么的。

可是怕只怕,她方才提起的那一句诗,依着他素日颇为不正经的样子,这话他定然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会那般语气含笑的问她!

实在是太丢人了!

接下来,仍是夜倾辰再说些什么,慕青冉却是只淡淡朝着他微笑,却是绝不开口。她如今也算是看出来了,说多错多,看起来在他面前还是少说话的好,免得又被他“逼问”的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便是一路无话的回了殿中,可是不知情的人远远的望着二人的状态,却是不禁心下感叹。

这王爷和王妃的感情实在是好啊!

你瞧这王爷走这一路,一直不停的眉眼带笑的同着王妃说着话,而王妃也是浅笑盈盈大的回望着王爷,真是鹣鲽情深!

众人见此,只觉得满心艳羡,但是这一幕落到了夜倾睿的眼中就全然不是这么回事了。不管在心里告诫自己多少次,他至今也是无法彻底的将慕青冉从心里除去,目光总是下意识的便追着她看,可是每每见到她与夜倾辰言笑晏晏的说说笑笑,他却又只能生硬的转开眼,硬是逼迫着自己不再去看。

勉强让自己转开了视线,夜倾睿转头间忽然瞧见自己的皇子妃一直面露忧色的望着自己,他忽然觉得心下一阵酸涩。

不忍让她再为自己担心,夜倾睿只对着她微笑一下,示意她自己没事。

七皇子妃见状,也只当不知一般,对他回以微笑。

她知道殿下是不想让她担忧,那她便只作不知,只要他能开开心心,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目光慢慢转到斜前方比肩而行的两人,七皇子妃的眸光中满是羡慕之情,似乎便是如慕青冉这般的女子,才合该得到这一切。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

待到众人终于回到了殿中的时候,夏韬也已经被人弄得清醒了过来。他目光茫然的望着殿中的人,不觉心下诧异,这是发生了何事?!

而此时的夜倾羽,只神色气愤又恐惧的坐在夜倾昱的旁边,眸光愤恨的瞪着夏韬。想到方才自己经历的事情,夜倾羽就恨不得将夏韬碎尸万段!

“夏爱卿,你方才去了哪里?”虽是亲眼见到了夏韬从那个院子中出来,但是庆丰帝到底还是要听听他自己怎么说的!

“回陛下的话,微臣方才略有些酒气上脑,便去到外面略散一散”见是庆丰帝这样一问,夏韬虽是心下略有疑惑,但是也只得照实回答。

夜倾睿闻言,顿时眉头一紧,随即却是又想到,夏韬如今满身酒气,便是不如此说,怕也是瞒不住的。

众人听夏韬这般说,却是不禁奇怪,到外面三酒气又怎么会散到九公主所在的地方?

“那却又如何会冒犯到了九公主?”庆丰帝却是好似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一般,直接出言追问道。

什么?!

闻言,夏韬却是猛然瞪大了双眼望着庆丰帝,随后不敢置信的望着夜倾羽。

冒犯九公主?!

他几时冒犯了她?

“陛下明鉴,微臣万万不敢啊!”他连夜倾羽的面都没有见到,却又如何会冒犯她!

“父皇!他撒谎”听夏韬竟是直接否认,夜倾羽顿时便坐不住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向着庆丰帝说道。

“羽儿!”见状,夜倾昱赶忙伸手将她拉了回来,不让她再随意的开口。

慕青冉冷眼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禁唇边扬起一抹笑意。

若然说起夜倾羽,别的慕青冉倒是不敢苟同,唯有她这般“不管不顾”的性子,倒是真的方便了她许多事情。

今日若是换了旁的女子遇到这样的情况,想来便是要为自己讨个公道,也绝不会闹得人尽皆知。既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陛下自然会为她撑腰,给她一个交代的,总是好过自己这般在前面“冲锋陷阵”!

但是夜倾羽这般做,虽是有些失了体面,但却是会令夏韬万分为难,岂不是很好!

“伺候公主的人何在?”这般情况下,段或是理不清究竟当时是发生了何事,但是由夜倾羽亲自来说到底不好,因此庆丰帝才会开口询问一直伺候夜倾羽的人。

“启禀陛下,公主殿下的婢女被人打晕了,还没有醒过来!”忽然,段御风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顿时让庆丰帝的脸色变得愈加对的难看。

想起方才在那个院外见到的倒着的几名婢女,庆丰帝眸中的怒火便是变得愈加的明显。

而此时的夏韬,在听到段御风说到婢女被人打晕的时候,却是不禁一愣。

打晕

他方才似乎是同人动手了?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夏韬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不好使,总觉得忘了很多事情一般。

他只记得自己开始的时候,被下人搀扶着出了大殿,本是打算只在外面歇一歇便回去的,却是只觉得头脑愈发的昏胀。他唯恐在御前失了仪态,便让那人将自己扶到偏殿去休息一下。

可是谁知两人走着走着,绕来绕去,竟是不知到了何处,夏韬记得他仿若是见到了天外仙的怜梦姑娘!

但现在一想,却是觉得完全不可能!

靖安王府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让一名青楼女子进来!

只是他现在觉得不对劲儿,但当时却是并没有觉得有何异常,只满心欲追上走在他前面的怜梦。

恰逢那时,却是忽然见到从旁边“窜出”一人,欲将怜梦强行带走,他既是见到了,自然不会放任不管。也不顾身边小厮的阻拦,直接便上前去那人打将到一起,可是谁料打跑了坏人,回神的时候,却是发现怜梦姑娘已经不见了!

刚好旁边有一处院子,他只见到了院门口飘然而过的一抹衣裙,便忙不迭的追了进去。

但是后来的事情他却是实在记不住了!

现在想来,夏韬只觉得这整件事情都有些透露着诡异!他素日酒量便不差,今日便是再喝的多了些,却也是不会头脑不清醒到什么都不记得!

夏韬微微转头看向一旁怒不可遏的夜倾羽,却是不觉紧紧的皱起了眉头。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猛然转头望向夏侯爷,却是只见对方眸色沉沉的看着他,并没有开口为他辩驳一句。

见状,夏韬不觉失望的低下了头,便是到了这般地步,祖父也是并未打算出手的!

不管是父辈,还是他们这一代的孙辈,总是被祖父叮嘱,绝对不可以参与党争!一旦要是决定了参与夺嫡,而在此过程当中发生了何事,那么夏家绝对不会插手维护!

这是他们兄弟众人都了解的事情,父亲和几位叔父也都时常告诫,但是夏韬从来没有真的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事到如今方才明白,原来祖父说的都是真的,他如今可不就是在袖手旁观嘛!

直到段御风将夜倾羽身边的那名宫女带上殿,这件事情方才又有了一个进展。

“方才公主离席期间,到底发生了何事?”庆丰帝目光微沉的望着跪在殿中央的那名宫女,却果然是素日跟在夜倾羽身边的人。

“回陛下的话,方才方才”说着,那宫女似是极为难以启齿一般,深深的低着头,一直吞吞吐吐的没有将话说全。

“还不快说!”蔡青见了,不觉出言喝道。

这宫中之人如今怎地变的这般没有眼色!眼见陛下已是有些动怒,竟还是这般支支吾吾的说不利索,岂非是找死!

“是是夏大人,忽然闯进了公主的院子,还打晕了门口阻拦的王府婢女!”说着,她好像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一般,拄在地上的手还有些发抖。

“陛下!”闻言,夏韬下意识的变要开口辩驳,然而庆丰帝却是根本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直接开口堵住了他的话。

“继续说!”

见状,那宫女却是愈加将身子伏在地面上,只得继续说道,“奴婢眼见有人闯入,还未来得及唤来护卫,便直接被夏大人打晕了,后面的事情奴婢却是一概不知了!”

话音方落,却是只见夏韬目光满是震惊之意的望着那宫女,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愤怒不已。

“父皇!你要为羽儿做主啊!”见是那名宫女说完了事情的始末,夜倾羽也赶忙上前跪在地上,继续淌眼抹泪的朝着庆丰帝哭道。

“陛下!微臣冤枉啊!”夏韬见状,却是也不禁出言解释。

可是解释又有什么用呢!

难道堂堂一国公主,竟是会不顾自己脸面的故意诬赖他不成!

何况众人皆是亲眼见着,夏韬被段御风从那个院中带了出来,这却是又如何解释!

既是说不清楚,那夏韬自然是百口莫辩,更何况还有靖安王府这么多的婢女牵扯进去,岂非皆是人证!

忽然想到什么,夏韬的目光猛地转向慕青冉的方向,却是只见那女子嫣然浅笑的朝着自己微微点了点头。

旁的人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但是夏韬却是分明看在了眼里。

这整件事情,看起来扑朔迷离,绕的他头晕脑胀,但是如今他算是全明白了!这分明就是慕青冉故意设计陷害他的!

可是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道就是为了设计让他冒犯了九公主,从而让陛下怪罪他吗?

慕青冉看着夏韬的那一幕,旁人没有瞧见,却是被夜倾睿看进了眼中。

果然是她!

初时夜倾睿便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和她有着分不开的关系,毕竟靖安王府中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结果却是没有一个侍卫赶过去,这岂非是太过天方夜谭了!

更何况,他对夏韬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便是这般饮了酒,也绝不会行为这般无状。

现在看来,倒果然是慕青冉在背后捣的鬼!

“父皇,这事恐是会有什么误会!”如今既是大皇兄不在,却是也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夏韬遭了事。

“误会?!七弟这话说的倒是轻巧,难道是有人刀架在脖子上,硬逼着他如此嘛!”心里清楚夜倾睿是为了帮夏韬开脱,夜倾昱便也赶忙开口说道。

眼下的情况,已经是十分明朗,既是夏韬醉酒唐突了羽儿,那怎么样也该有个交代才是。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笑开,只让人觉得眸中华光四射。

这件事情的确是她设计的!

从一开始她便知道夏家一直隐匿在暗处,本来对于太后之事,她便有意引幕后之人出来。可是后来,她却是改变了注意,如果夏侯爷能够这般隐忍一辈子,她倒是也可以和他们夏家相安无事。

可是谁知,夜倾辰出征回城的那几日,夏韬自己撞了上来,这笔账,她还一直未曾找他算呢!

后来庆功宴上,他故意挑起事端,直将鸾儿的身世与靖安王府扯上关系,这桩桩件件,她可是都记在心上呢!

怪道自古圣贤皆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如今想来,这话她倒是也不否认。

虽说夏韬也不过是为了夜倾瑄办事,但是夜倾瑄之前遇刺,听闻也是伤的略有些严重,她如今不会拿他开口。因为依照陛下的打算,他不会让夜倾瑄和夜倾昱两人当中任何一方太过势力微,所以如今夜倾瑄既是受了伤,那么为了不让夜倾昱在这段时间太过势大,便是她设计了夜倾瑄什么,只怕陛下也不会重罚于他。

既然如此,那她何苦还白费力气,索性直接朝着他身边之人下手。若然能够将他最有利的臂膀一一剪除,那么到了最后,夜倾瑄便是再如何神机妙算,只怕也是无用的。

所以从一开始,她的目标便是夏韬!

如今宋祁渐渐与夜倾瑄的关系越走越近,夏韬难免会因此而觉得心里不自在,加上他此前几次都办砸了夜倾瑄交代的事情,如今岂能不窝火!

可即便心中再是压抑难受,今日陌儿的百岁宴夏韬依旧是会过来,而她等的便是这一天!

从夜倾羽被那名婢女将衣服弄脏,再到夏韬几近醉酒,这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她设计刻意为之。

早前准币对付夏韬的时候,慕青冉便派人查探了他一番。夏韬此人,为人生活倒是也极为严谨,并没有什么热别混账的事情传出来,可是唯一有一点,他在天外仙中,有一名极为“要好”的红颜知己,名为怜梦!

听闻夏韬曾经几次扬言要为她赎身,娶她进府,但是都被夏侯爷拦了下来。最后这事也是不了了之,只要那女子不进府,夏侯爷便也没有“赶尽杀绝”。

慕青冉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当时心中便隐隐有了一个念头,恰好当时墨熙四处得瑟显摆自己新研制出来的一种迷药,并不是寻常的那种使人昏迷的蒙汗药之类,而是食用之后,有醉酒之效。

而今日夏韬喝的酒中,便是被人事先“加了料”。为了避免旁的人不会中招,墨锦特意命人将药下到了夏韬的酒盏之中,如此,便只他一人可中招。

虽然夜倾睿派了小厮跟着,但是对于墨音他们来讲,解决一个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实在是太过简单了。因着夏韬中了迷药,是以也根本不清楚身边的小厮早已换了人。

至于他眼中所谓的迷梦姑娘,却也不过就是墨晗的一个侧影罢了。

一路被墨晗引着到了夜倾羽所在的院落,墨熙再冲出来,“强行”将墨晗带走,这也就造成了夏韬眼中的一番情况。

其实事实上,墨熙的这个迷药,倒也没有这么神乎其神。多少还是因为夏韬本就喝了不少的酒,加上他心境不顺,便也就容易胡思乱想,也更加容易醉!

想到这,慕青冉便不觉淡淡微笑的看了看夜倾睿的方向,她想他此刻心里定然是觉得,原本陪在夏韬身边的那名小厮不见了,这倒是刚好可以借此解释,或许夏韬是被人冤枉的。

但是如果夜倾睿足够聪明,就不会这么做!

她有太多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名失踪的小厮,或者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用别的方法来引开他,总之不会让他成为证人。但是她偏偏选择了看起来漏洞最大的一个,目的,便是留下这个把柄。

如果夜倾睿和夜倾漓发现了,却是只当作没发现,那么一切都是按照她最开始设计的走,并没有什么影响。可是万一他们有谁提出了这个疑问,那么陛下便会严查,到时候查来查去,一定只有一种结果!

那就是——既没有证据证明夜倾羽说的全然是真的,也没有证据证明夏韬的话全然是假的。

可是两人从同一个院子中被搜了出来是事实,如果无法坐实夏韬“冒犯”夜倾羽的事情,那这位公主殿下的名声,岂非就这样白白的毁了!

所以,这个看似有疑问的根结所在,是她故意留下的,如果夜倾睿提出来,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救了夏韬一般,然而事实上,却是直接得罪了陛下!

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让堂堂一国公主蒙受了这样的事情,皇室的颜面何在!

因此,不管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既然已经闹了出来,那么便只有一种结果。

“父皇!夏大人身边”忽然,夜倾漓的声音蓦然想起,但却是只说了一般,便生生被夜倾睿打断了。

“父皇!这事到底还是九皇妹受委屈了,还望父皇为她主持公道。”说完,夜倾睿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慕青冉一眼,随即便转开了视线。

进可攻,退可守,青冉,你果然是心机深沉到可怕!

见状,慕青冉眸中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明显,夜倾漓的年纪到底是小一些,这般看来,倒还是夜倾睿的脑筋转的更快一些。

其实,她留下那个小厮的这个错漏,还有另外一个考量。如今,这事情是发生在靖安王府,如果事无巨细,统统都是特别的严整,没有一丝的漏洞可寻,那便只能说明这事是她和夜倾辰指使的。

否则的话,还能有何人能在靖安王府中设计这样一出天衣无缝的计划!

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一步,也是让众人看足了笑话,庆丰帝略微沉吟,便开口说道,“夏侯爷!”

“老臣在!”忽然听闻陛下的话中提到了自己,夏阙赶忙起身应道。

“不知夏爱卿可有婚配?”庆丰帝其实是知道夏韬并没有娶妻的,只是不确定他是否已经议亲。

可是庆丰帝这话一出,夏韬却是顿时心中心中“咯噔”一下。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方才明明在说别的事情,怎么忽然话锋一转,竟是问起了他的婚事!

难道

脑中想到了什么,夏韬只觉得自己背后满是冷汗,垂在身侧的手不觉紧紧的握起,眸中满是郁结之色。

众人闻言,也是不禁一愣。

这殿内之人有几个是傻的,庆丰帝这话一出,众人皆是隐隐猜到了他的意思。

怕是宫中有好事将近了吧!

庆丰帝的话方才出口,慕青冉便不觉伸手拉了拉夜倾辰的衣袖,眉目嫣然的望着他。

她的“卦”批的没错吧!

从一开始她就没指望这件事情会让夏韬受到重罚,相反的,陛下不禁不会惩罚他,还会赐给他一门好婚事呢!

见状,夜倾辰伸手包覆住她小巧的手掌,也是不觉微笑,只是眼眸深处却隐隐有冰寒闪过。

“太过麻烦了些!”若然照他之言便应该直接一剑杀了,才一了百了!

闻言,慕青冉也不与他争辩什么,只淡淡的将视线转向夏阙,想要看看这位高深莫测的夏侯爷到底会如何做!

殿内一时安静了下来,好像所有人都在等着夏阙的回答。

隔了好半晌,他方才开口说道,“回陛下的话,韬儿还不曾婚配!”

虽然知道欺君之罪,罪无可恕,但是果然听到夏侯爷这般说的时候,夏韬还是满心的失望之色。

祖父竟然是当真会不管不顾!

陛下分明是打算将九公主许配给他,可是他根本不想娶她!这样的情况,祖父不会想不到,却是仍然坦言回答,半分遮掩也不曾。

想到自己可能要娶之人,夏韬便只觉得脑子都要痛的炸裂了一般。忽然,他的脑中闪过了什么,忽然转头望向了夜倾羽。

他既是不愿意迎娶九公主,说不定她也是刚巧不愿意嫁给自己呢?

这一点,倒是真的被夏韬给猜中了!

夜倾羽虽然素日性子莽撞了一些,但是毕竟也没有“傻”的如何了,庆丰帝的这一番话,她自然也是听明白了的。

父皇准备将她许配给夏韬?!

这个想法一出来,夜倾羽却是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这怎么和她预想的不一样?

事实上,夜倾羽也有自己的一番小打算。

她自然知道女儿家的名节很重要,所以才会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故意在父皇的面前又哭又闹。

其实也不过就是她更衣之后,夏韬闯了进去,虽是并未瞧见什么,但是到底是唐突可她。

她此前也是知道了一些有关夏韬的事情,偶然间听六皇兄和母妃提起,只言他好像是大皇兄的人,所以她才会这般不肯轻易罢休!

夜倾羽本以为庆丰帝会因为这件事情严惩夏韬,这样自己也算是帮六皇兄解决了一个问题。到时候,皇兄必然会因此感念自己,以后自己和他提什么要求,想来他照着今日的事情,也会答应自己的。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父皇不禁非但没有责罚夏韬,竟然还要将自己嫁给他!

“父皇”

“如此,朕今日便做主,将九公主许配给夏爱卿!”听闻夏阙说了夏韬尚未婚配之事,庆丰帝却是连听也没听夜倾羽说的话,直接便下了圣旨。

什么?!

闻言夏韬和夜倾羽竟是难得的,均是满脸震惊的望着庆丰帝。便是心中如何猜想,可是事到如今方才最终确定,这便是金口玉言了!

“父皇!羽儿不嫁!”自从顾长安死后,她便再也没有对何人上过心,如今

想到什么,夜倾羽的目光慢慢扫到人群中的一人,不觉脸色愈见娇羞。

慕青冉远远的看着,目光顺着夜倾羽的视线看过去,却是不禁微微皱眉。

宋祁?!

夜倾羽她不会是对宋祁有意吧?

想到这个可能,慕青冉便只觉得事情隐隐变得有些复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夜倾羽竟然将目光放到了宋祁的身上?

不过,她倒是也觉得似乎这是情理之中,毕竟顾长安给人的感觉和宋祁有点像,而且宋祁的样貌明显要比顾长安还要更胜一筹。若然夜倾羽是真的对宋祁有意,不过是有些意料之外罢了!

只心下略想了想,慕青冉的唇角,却是不禁微微弯起。

或许情况会更好也说不定!

如今夏韬本就有些对宋祁抱有敌意,如果他知道自己还未过门的妻子居然心仪他人,而这个人还是他自己的“假想敌”,不知道他是何感受。

只是想想,她心里却是不免有些期待起来。

“胡闹!”庆丰帝的声音忽然想起,手也狠狠地一下拍到了身前的桌面上。

口谕已下,岂有能收回的道理!更何况,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丰鄰城中定然会因此传言纷纷,如何还会有人主动愿意娶她!

“父皇”见庆丰帝言辞决绝的斥责她,夜倾羽顿时便是满心的委屈。见是改变不了庆丰帝的心意,她赶忙转头看向夜倾昱,祈求他能帮她说说话。

“皇兄你帮我和父皇说说,我不想嫁”她满眼期待的望着夜倾昱,将最后一丝希望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却是偏偏事与愿违!

见她泪眼连连的求着自己,夜倾昱也是面露不忍。

但是最终,他也是无法说什么,父皇已经下了成名,便是何人也是无法挽回的。

而且依照今日发生的事情,怕是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直到靖安王府宾客散尽,夜倾羽也没能说服庆丰帝收回成名,而九公主夜倾羽被赐婚金吾卫指挥使的消息也是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丰鄰城!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